豔獸都市6

豔獸都市6

第一集  第六章

實驗室在一樓,足有近百平方米,十多台聲控電腦連在一起高掛在牆上。周圍到處都是稀奇古怪的大型儀器,還有不少廢棄的電子零件堆了滿地。

朱彥雪坐著輪椅在前帶路,將白鳥薇帶到一張類似手術台的儀器前。

他伸手撐住檯面邊緣,吃力地挪動著癱瘓的下半身,想要將整個人從輪椅移到檯面上。

白鳥薇靜靜地看著,雖然目露關切卻沒有施以援手,她知道這位表哥從小就好強,自己能做的事絕對不願意假手於人,幫他反而會刺激到他的自尊心。

朱彥雪費了不少勁后,總算順利挪到檯面上,仰天躺了下來。

只聽“嗡嗡”的機械聲響起,天花板向兩邊打開,一塊與檯面同等大小的透明罩子緩緩降落下來,邊緣部分正好嚴絲合縫地扣緊檯面。

朱彥雪頓時被“關”在裡面,就好像一個躺在棺材里的死人。

白鳥薇好奇地問:“表哥,你在幹嘛?”

朱彥雪做了個手勢,示意她看下去就知道了。

只見透明的罩子內突然延伸出十多條導線,猶如觸手般將朱彥雪全身緊緊包圍著,其中最粗、最顯眼的一條就盤踞著他的頭部,頂端有個吸盤似的東西接觸著腦門。

罩子發出輕微的“滋滋”聲,藍色的電流在導線間閃耀,令人眼花缭亂。

白鳥薇不由得有點擔心,生怕這位表哥一個不慎被電死,不過看他的表情似乎很安詳,顯然一點也不痛苦。

就這樣“通電”了一分多鍾后,電流驟然停止。

實驗室里霎時一片寂靜,又過了好一會兒,什麽異狀都沒有出現,躺在罩子里的人彷彿睡著了,閉著雙眼始終沒有動靜。

白鳥薇耐著性子又等了片刻,終於不耐煩起來,伸手敲了敲罩子叫道:“喂喂,你到底在搞什麽鬼?該不會只是想換個地方睡覺吧!”

“當然不是啦!有你在身邊哇啦哇啦的吵,我哪裡還睡得著。”

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從身後傳來,雖然陌生但語氣卻十分親切。

白鳥薇霍然轉身,就見到不遠處的一個衣櫃狀儀器打開了,一名英俊無比的男人走了出來。

“你是什麽人?”

白鳥薇警惕地喝問,雙臂已擺出攻擊的姿勢。她心想:有個人隱藏在室內,自己居然未能察覺,這人的本事實在非同小可。

要知道像她這樣的轉基因人,耳目感官都遠比一般人敏銳,要想走近她身旁十米之內不被發覺,正常人絕對不可能做到。最合理的解釋就是,眼前這人也是個“改造人”。

“我是你表哥啊!”英俊男子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你不是想知道人體RPG項目的進展嗎?現在,你已經親眼看到了。”

白鳥薇吃了一驚:“啊,這……這就是你的代理肉體嗎?”

她回頭看了一眼罩子中的朱彥雪,再看一眼這個英俊男子,來回看了三五次,滿臉難以置信。

英俊男子點點頭,步履蹒跚地走了過來,顯然是因爲很久沒使用過下肢,動作頗爲生硬。

他走到平台邊,透過罩子望著躺在裡面的半殘廢軀體,苦笑著說:“每次這樣子看著自己的身體,我都有種熟悉又怪異的感覺。哈,就像靈魂出竅到了另一個人身上,然後去出席自己的葬禮一樣,哈哈哈……”

“是……是啊,我也覺得……好怪!”白鳥薇手足無措地說:“這樣跟你說話真不習慣,怎麽樣都覺得是一個陌生人!”

“是嗎?呵呵,那好,我還是“靈魂歸位”吧。”

英俊男子說完就走回那衣櫃般的儀器中,將之重新關好。

半分鍾后,罩子里又開始閃爍著電流,等電流停止后,整個罩子“吱呀”一聲離開平台,緩緩向天花板升去。

朱彥雪用雙手支撐著坐起身,長長吐出一口氣。

“表哥,你你你……你太了不起了!這簡直是劃時代的發明呀!”

白鳥薇驚喜地鼓起掌來,崇敬之情溢於言表。

朱彥雪淡淡一笑,艱難地將自己挪回輪椅上,淡然說:“我只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罷了。”

白鳥薇興奮了好一陣子后,突然嗔怪道:“好啊,表哥!原來你早就把人體RPG項目研究成功了,卻一直瞞著我!”

“你錯了,小薇。首先,這個項目並沒有成功——至少不算完全成功。”

“啊,這麽完美了還不算成功?是哪裡還需要改進嗎?”

“你還是別問了。”朱彥雪避而不答,岔開話題說:“其次,我也不是故意瞞著你,是我自己失去了繼續研究下去的興趣,甚至連提都不太想提了。”

“爲什麽?”白鳥薇大感不解:“你不是說這個項目可以造福很多殘疾人士嗎?”

“那的確是我的願望,可現實總是殘酷的!”朱彥雪憤然說:“我就怕還沒有造福殘疾人士,就先成爲了野心家的工具!”

“什麽意思,?”

朱彥雪欲言又止,半晌后才淡淡說:“你去問你姐姐吧。”

白鳥薇稍微怔了一下,馬上恍然大悟:“你是說姐姐……想把這種技術用于軍事用途?”

朱彥雪枯瘦的臉頰抽動了幾下,神情苦澀地說:“她想得很美妙。如果軍隊掌握了這種技術,每一個老兵都可以配備上代理肉體,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戰,傷亡的只是這些替身,老兵的豐富經驗配上永遠年輕強壯的軀體,就能打造出戰鬥力最強的“不死兵團”了!”

白鳥薇一時不知該說什麽好,片刻后才問道:“用代理肉體……真的不會死嗎?”

這句話其實有語病,但朱彥雪明白她的意思,點點頭說:“如果代理肉體受了傷,是會感覺到疼痛的,受致命傷當然就會死。不過,只要在臨死前能夠及時切斷“連線”,讓意識回到本體,就會安然無恙。”

白鳥薇的雙眼亮了起來,來這里之前的猜測果然被證實了!

那個跳機自殺的刁德一,百分之百是個代理肉體。他在躍出機艙的時候就已經“下線”了,摔死的不過是那具肉身而已。

“要連線是不是一定要躺在這平台上,像你剛才那樣操作后才能做到?”

“是的!這個平台,連同剛才那個罩子,組成一個“終端機”。人只要躺在裡面,腦電波就會被機器搜集、加強再發射出去,通過安裝在代理肉體上的“腦波傳輸管”,就能順利接管肉體的所有神經和細胞,實現所謂的連線了。”

“腦波傳輸管?就是刁德一腦殼中找到的那根小針嗎?”

“對,代理肉體其實是用複制技術製造的合成人,一切生理機能都正常,只是沒有腦組織。當本體“下線”之後,代理肉體就會成爲一個沒有意識的空殼,在外人看來跟植物人沒有差別。”

“我懂了。表哥,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白鳥薇躊躇了一下,低聲問:“這個項目的技術資料,你有給過任何人嗎?”

“還沒完全研究成功的項目,我怎麽可能給其他人?”朱彥雪冷冷地說:“我拒絕繼續研究這個項目后,你姐姐曾經向我索取最新的資料數據,也都被我拒絕了!”

白鳥薇脫口而出:“你懷疑是姐姐……偷偷拷貝了這些資料,瞞著你私下提供給軍方?”

朱彥雪黯然說:“我不想懷疑她的。可是,該怎麽解釋代理肉體的出現呢?

除了你們姐妹倆和鄭姐,沒有人進入過我的書房和實驗室。“白鳥薇啞口無言。她很清楚,姐姐的性格是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手,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完成,從小就是如此,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在遭到表哥拒絕后,以姐姐的性格當然不會放棄。雖然這棟別墅守衛森嚴,偷偷潛入實驗室盜取數據對外人來說難如登天,但對姐姐而言就易如反掌。

“對不起,表哥!”白鳥薇低聲說道:垂著頭不敢看對方一眼。

“傻啦!幹嘛要說對不起啊?做錯事的又不是你。”朱彥雪柔聲說著,伸出右手,拉住了白鳥薇的左手。

“小薇,你和你姐姐不同……這些年來她變了很多,而你還是和以前一樣……”

“不,其實我也變了。比如說變得很愛抽菸……”

白鳥薇淘氣地做了個鬼臉,右手變戲法般亮出了一個菸盒,然後左手巧妙、不露痕迹地抽離,取出打火機點燃香煙,得意地噴了一口。

朱彥雪面色微微一變,眼光流露出失望之色。

白鳥薇裝作沒有看到,抽了幾口菸后就在菸灰缸里掐滅了香煙。

“表哥,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

“嗯,慢走。”

朱彥雪沒有挽留,平靜地揮手向表妹告別。

目送白鳥薇的背影離開后,他緩緩拿起菸灰缸里的半截香煙,將沾有淡淡口紅印的菸嘴含在嘴裡,用打火機點燃。

“……薇表妹,太容易就相信人,這是你從小到大都沒變的毛病,早晚有一天會害了你的……你可知道:哥哥有多羨慕你那雙腿啊……”

煙霧袅袅,過了許久都沒有消散……

白鳥薇走出朱公館,穿過人工開辟的林間小道:回到自己的敞蓬氣墊車上。

她心不在焉地踩下油門,駕駛車子上了公路,腦子里卻在思索、推斷著案情。

毫無疑問,姐姐用某一種不光彩的方式盜取了表哥的資料。也就是說,目前掌握代理肉體技術的不是別人,是軍方。

雖然表哥說這種技術仍未完全成功,但軍方本身也有第一流的科研人員,很可能已經將技術發展完善,並且暗地裡試驗,甚至正式投入使用。那個死去的刁德一,其“本體”搞不好就是軍隊里的人。

對,一定是這樣!所謂的“刁德一”不僅是軍隊成員,而且必然在軍隊中具有比較高級的地位,所以才能利用職務之便組織黑社會走私,並總是能最快弄到最新的違禁品,運到中京的黑市上銷售。

雖然本體及時“斷線”逃生了,但只要在軍隊內部展開秘密調查,查出真相應該並不是難事,至少總會有一條有用的線索。

白鳥薇想到這里,忍不住想要打電話給姐姐,但又猶豫了起來。

雖然參與了警方的掃黑行動,但案子畢竟不是由她負責,自己去追問姐姐,從辦案程序上來說是違規的,要問也只能由未婚夫朴永昌來問。

況且,這件事牽涉到軍隊,按照慣例警方的處理會更加謹慎,就算是朴永昌,十有八九也要先向最高警務處長請示后,才能決定如何展開調查。假如在軍隊和警方的高層達成共識之前,姐妹倆先談過案情,將來很有可能會被斥責犯了“打草驚蛇”的錯誤,到時候姐妹倆都脫不了關系。

因此白鳥薇認真考慮后,還是放棄了跟姐姐聯系的念頭,決定盡快將事情的始末告訴朴永昌,讓他按照既定程序來操作,這樣對三個人都好。

她打定主意后,剛取出手機,鈴聲卻突然響了。

白鳥薇一手操縱方向盤,一手按下了接聽鍵:“H6110,哪位?”

“是我啊,白鳥警官。”

“洪岩先生?”

“對。”

“你的聲音怎麽了?好像很沙啞啊。”

話筒里傳來歎氣聲:“何止沙啞,我差點就發不出聲了。”

“是嗎,出什麽事了?”

“我撞車了,剛剛才做完手術。”

“啊,很嚴重嗎?”

“整輛車報廢,人也險些沒命,你說嚴重不嚴重?”

“喔,這麽嚴重?你一定是開快車了吧!”

“我是被迫的……”洪岩苦笑一聲,停頓了兩秒后忽然道:“白鳥警官,我很想見你。你現在能來醫院嗎?我在市第一醫院……”

“洪先生,我們認識還不到一天,連朋友都還算不上吧!”白鳥薇不客氣地打斷他的話:“你撞車,我頂多送一束花祝你早日康複,已經算很夠意思啦!我不認爲我有義務去醫院見你。”

“咦,白鳥警官,你不是親口答應過我,會抽時間和我見面,接受我的采訪嗎?”

“你放心,我說話算話,如果是采訪我會接受,但是探病就免了,我很忙。”

“那就當作是采訪好啦,嘿嘿!我想馬上采訪你,如果你不方便到醫院來,那我立刻出院找你吧。”

“有必要這麽著急嗎?非要今天?”

“對。”洪岩的語氣很堅定:“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也許撐不過明天也說不定,還是早點采訪比較好。”

白鳥薇嗤之以鼻:“喂喂,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麽誇張啊?好像隨時會英勇就義似的!”

“沒有誇張呀,本來就是。”洪岩認真地說:“我撞車並不是意外,是有人想謀殺我!我請你到醫院來,其實是想向你報案。”

“謀殺?哈,你的想像力真夠豐富。哈哈哈……”

白鳥薇放聲大笑,駕駛著車子在路上飛馳,引來不少路人側目。

“真的,我沒騙你啦!”洪岩顯然被她笑得有點惱火,氣呼呼地說:“你不相信就算了。唉,霸王花也不過如此,我算是看走眼了。采訪不做也罷,當我沒說過吧。”

“等等,什麽叫“霸王花也不過如此”啊!”白鳥薇明知道對方在用激將法,還是忍不住叫道:“好,我這就到醫院去。不過我警告你,如果你是報假案,我絕對不會對你客氣!”

“OK,沒問題。”

下午三點十分,中京市第一醫院的高級病房。

洪岩半靠在病床上,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

他的左胳膊吊在胸前,右胳膊上吊著點滴,腦袋也包紮了半邊,看上去雖然不至於慘不忍睹,但也夠狼狽的。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請進!”

門被推開,一個身材高挑、雙腿極其修長的美女走了進來,正是白鳥薇。

“白鳥警官,你總算來了。”

洪岩精神一振,滿臉喜色地直起腰,用熱切的眼光打量著她。

這個女特警和昨晚扮成妓女的樣子截然不同,臉上的濃妝全都洗掉了,清湯挂面般垂下的柔黑秀發、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直挺的鼻樑和薄薄的嘴唇,全都透著一股靈動的氣息,充滿了東方美女特有的韻味。

她的衣著也不像昨晚那麽暴露,上身是一套粉紅色緊身襯衣,勾勒出豐滿堅挺的雙乳,下身是一套黑色皮短裙,雙足套著很長的高筒皮靴,將整個小腿連同膝蓋包裹著,剩下一小截裸露的大腿就穿著性感的網襪,看上去有種女王般的高貴。

“洪先生,才十幾個小時不見,你怎麽就傷成這個樣子了?”

白鳥薇有點驚訝地說著,自己在病床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哎,一言難盡。我這是到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幸好福大命大,逃過了這一劫。”

洪岩說著籲了口氣,顯然還心有餘悸。

“到底是怎麽回事?你爲什麽認爲有人要謀殺你?快說吧。”

白鳥薇單刀直入地問道,表情已經恢複成女警那種職業性的冷靜和淡漠。

洪岩只得趕緊進入正題:“是這樣,我今早開車出斗后,無意中發現有一輛黑色的懸浮車在跟蹤我……”

他一五一十地說出整個過程,包括如何加速飛馳卻甩不掉那輛車,停車等候但對方也停了車,掉頭去追但對方卻也掉頭跑了,重新開車上路后又發現被跟蹤,如何再次掉頭等等細節,全部都說得十分詳盡。

“……最後我沒其他招了,心想就只能加速甩掉對方,才會越開越快,一不小心就和一輛汽車撞上了!還好我的氣墊車做足了保護措施,安全氣囊立刻發揮作用,才沒有當場撞死。”

洪岩說完伸手拍了拍胸,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說完了?就這樣?”

“是啊,后來我就被送到這里,做完手術就想到要打電話給你。”

白鳥薇啼笑皆非:“這明明就是交通意外嘛,跟謀殺有個屁關系!”

“如果不是對方如影隨形地跟蹤我,我怎麽會出意外呢?這擺明是包藏禍心、企圖謀殺啦!至少也是企圖對我不利……”

白鳥薇不想再浪費時間,站起身說:“好吧,我去幫你找一個刑偵組的同事過來,替你詳細錄一份口供。”

“剛才已經有兩個警員來過啦,他們也是完全不相信我的話,我才想打電話給你!”

“就是站在外面的那兩個警員嗎?”

“是的。”

“那我去跟他們溝通一下。放心,我會讓他們重視你的看法。”

“他們不會重視的!白鳥警官,請你相信我好嗎?只有你才能幫我……白鳥警官!”

洪岩焦急地大聲叫嚷,但白鳥薇根本不理睬,自顧自地走出病房。

來到走廊,只見兩個警員正在轉角處跟醫務人員談話。

白鳥薇走上前,對他們打了聲招呼。

這兩個警員都認得她,忙對她敬了一個禮。

白鳥薇將他們帶到旁邊,問起洪岩的情況。兩個警員回答說只是普通的交通意外,沒發現什麽可疑的地方。

“可是那位洪先生堅持說是謀殺,還說是因爲有一輛車一直跟蹤他,才導致他開快車出事。”

兩個警員面面相觑,片刻后,其中一個才小心翼翼地問:“白鳥警官,那位洪先生是您的朋友嗎?”

“喔,也不算什麽朋友,點頭之交罷了。”

“那我們就實話實說了,這個人的說辭不可信。事故的地點在勝利廣場附近,那一帶有很多監視器。我們調看了錄影,根本就沒有任何車輛在跟蹤他——至少在他撞車之前的三分鍾內絕對沒有!”

白鳥薇點點頭:“現場的情況看來,他是爲何發生車禍?是不是喝了酒?”

“酒精測試顯示他並沒有喝酒,車速也不算太快,時速才六十多公里,在市區里是完全正常的。可能是在想什麽問題恍神了,現場居然完全找不到刹車的痕迹。撞得很慘呀,送到醫院搶救了好久才醒過來……”

“活該!這家夥居然騙我說是啥謀殺,簡直是信口開河!”白鳥薇惱怒地說:“不然就是有被害妄想症。”

“要不就是撞傻了,這里出了問題吧。”另一個警員指了指腦袋,低聲笑道:“剛才醫生說他撞車受了傷,有輕度腦震蕩的迹象。”

“管他有沒有腦震蕩,你們就公事公辦吧。”

白鳥薇抛下這句話,邁開長腿,大步離開了。

剛駕車駛出醫院,手機又響了起來。

她一看號碼,是特警隊總部打來的,忙按下接聽鍵:“喂。”

一個甜美的聲音傳了過來:“最新氣象預報,八級台風馬上來臨,市郊國際機場有可能短暫關閉,請做好防災工作。有問題請等待政府通知。謝謝!”

電話掛斷了。

外人聽到這通電話一定莫名其妙,此刻天空一片晴朗,萬里無雲,哪裡像是要刮台風的樣子?

其實這是特警隊的“暗語”,意思是說“有緊急任務委派下來,要她立即趕赴機場執行任務,而且不能跟任何其他人聯系。至於任務的具體詳情,等到了機場會有進一步指示”。

Hope you could continue this stroy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文章真夠牛B呀!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