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正妹凌薇

隔壁的正妹凌薇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 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 謝謝

1初遇凌薇

首先我要說的是這些全都是真的,靠記憶拼湊,絕對相差不了多少,還有別怪我太羅嗦,我是像寫日記般的描述,更詳細一些。我叫阿浩,22歲大學生,在外面和很要好的朋友租了一間房子,每天都渾渾噩噩地過。自上兩年跟前任女友分手之後一直單身,承認當時確實傷得很深以至於做了宅男好長一段時間,習慣了,一直到現在。就跟大部分宅男一樣,整天沉迷於打電動,看A片過著打手槍生涯。感覺好像也不壞,至少不會被傷害嘛哈哈(覺得這樣說有點悲哀 =_=|| )

說起我的前任女友,長得不算太美,就是那惹火的身材使我能夠為她精盡人亡,之後被我的一個不太熟的朋友拐走了,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恥辱啊啊啊~ 那段時間每天晚上想著我那正翻的女友被那個人渣用各種各樣的姿勢干著淚崩啊。所以說,這麼久沒嘗過做愛的滋味其實我已經是壓抑了夠久的,只是逼自己盡量別去想。

直到那一次,我們隔壁搬來了兩個妹。其中一個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個晚上,我跟我的兩位室友吃完宵夜后回家,看見她剛好出門。運用多年來練成的眼睛掃瞄記憶了一遍,那次她綁了一個長長的馬尾,棕色的頭發,劉海全綁在後面,稍微化了一點淡妝,時尚的打扮,一身黑色連身短裙加上一對高跟鞋,只能說第一印像真的是正翻了,眼睛不算太大,不過很有神,記得她眼睛水汪汪的,嘴唇水水的,皮膚超白,她那時候稍微蹲下想調整好高跟鞋,大腿看起來水嫩嫩的,身材偏瘦,但是胸部看起來很不錯,之後跟室友討論過一致認為有C接近D罩杯,哦麥咖。她看到我們,輕輕笑了一下就走了,應該是去夜店吧。當晚我就偷偷的把她當成我睡前的娛樂嘿嘿。至於另外一個妹,我想就這樣跳過了,好嗎?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總之就是上巴士一個人坐兩個位子的那類生物。

之後我們都蠻常碰到的。我們房子都有個陽台,有時候曬衣服會碰到。第一次看到她曬衣服的時候,最有印像就是她前面的劉海放下來了,陽光照在她身上棕色的頭發看起來更耀眼,反而覺得看起來更清純美麗,穿著緊身T加短褲,稍微露出一點腰部,每次視線對到她都只是笑一笑,真要命。室友都會開玩笑說那大腿摸整晚都不會膩,我們三個男子漢都因為隔壁搬來的鄰家正妹有了一點點不一樣。像曬衣服的次數增加,每次回到家門口都故意慢慢拿鑰匙開門,想看看會不會碰到她,真惡心啊這班色鬼。

有一天我回到家,其中一個我們叫他排骨的室友用極度惡心欠揍的表情向我炫耀說他剛剛在門口跟那正妹聊了好久,笑得好開心,但是我懷疑其中有吹牛的成分哈哈!(我怎麼這麼小人之心)才知道那女的叫凌薇,20歲(好正的年齡!)是附近學院的學生,修室內設計之類的。排骨說原來她非常的談得來,說了一句「她好friendly哦~」可見這個死排骨當天非常的愉快,真想用惡魔風腳了結他。聽到這些使我對她越加感興趣,也很悲憤,隔壁有這樣的一個正妹自己卻什麼也做不了,哪怕只是跟她做朋友,其中當然交雜著一些很壞的想法哦麥咖。

幸運的一次近距離接觸就是有一次凌薇跟她另一位室友好吧貌似叫傑西卡什麼的 靠妳有資格用醬可愛的名字嗎啊~?(幹嘛啊我?開個玩笑嘿嘿)兩個人跑過來說廁所好像有什麼問題,排骨第一個沖到她們家,我跟另一個室友阿峰跟在後面,結果原來是馬桶沖水有點問題,沒兩下子就搞定了。第一次看到她們的房子,一人一間房,廁所共用,當我們進到廁所的時候聞到一陣沐浴露的香味,好香啊,心裡在默默的幻想著凌薇洗澡的樣子。然後她們禮貌性的邀我們坐下,請我們喝汽水,一方面也是想打好關系下次可以幫忙些什麼的吧。像我們的一樣客廳好小,藍色的小沙發靠著牆壁,還有兩張小椅子,一部小電視,看起來整體品位不錯,一定是因為凌薇的關系,我們就算怎樣宅也自認是有基本品味的宅男!之後接下來的日子我們都相處得不錯,越來越熟之餘也了解了凌薇的不少。她有男友,自從他出國留學一陣子后基本上沒什麼聯絡,就像沉默分手了。貌似她是夜店咖,不過后來聽她說那是大學生活交際的一種方式,有時候她也覺得累不想去。

后來一個晚上,令我們幾個男子漢熱血沸騰,心癢難耐的難受,我幾乎失眠到天亮。記得那時候應該有2,3點了,其實我們也准備關上使命召喚去睡了,但是關掉電腦后才發現我們超餓,所以猜拳看誰下去買面吃。我輸了。

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我的表情定住了看著裡面,先是看到熟悉的凌薇,滿臉通紅,頭發散亂,劉海遮住半張臉,低著頭,她醉了,胸口及半粒乳房都呈粉紅色,因為左邊還是右邊的吊帶掉下來了,加上是深v,隱約看到她的胸部好挺形狀好正,我看的口開開的,然後看到旁邊抱著她的一個男人,看上去微胖,好啦算是型男,接著就注意到他的手抱著凌薇的細腰抱的緊緊的,衣服裙子都被弄亂了,抱著腰的手腕壓著凌薇裙子後面撂了上來,清楚地看到雪白修長的美腿,如果當時我在他們後面的話肯定完全清楚地看到凌薇的裡面到底穿什麼樣子的內褲。那男的貌似也醉醺醺的瞪了我一下,抱著凌薇慢慢地走到她的房子,很明顯凌薇沒發現我。我假裝進電梯,按住開門,在裡面等(靠 真覺得自己很幼稚)「嗯」我的天,是凌微的呻吟聲,我的東東爆青筋了,接著聽到接吻的聲音一陣滋滋滋一陣嗯嗯嗯的,像是激烈的舌吻,我偷偷把頭伸出去,那個幸運的傢伙一邊接吻一邊大手抓住凌薇的翹臀大力揉捏,(凌薇的屁股真的翹的要人命)記憶中深紫色蕾絲丁字褲完全展露在我的視線中,我心跳的好快,好快。那豬男望過來,我好像是用雙腳跳回去的,真沒出息,真不懂我需要這麼的慌嗎?

開門聲,關門聲,我慢跑的跑回去。排骨和阿峰看到我兩手空空的就要干吊我,我把我看到的告訴他們,接著就是三個可悲的宅男隔著牆壁專心地聽隔壁有什麼動靜,我們知道隔壁就是客廳。(你們不知道如果在現場的話是有多麼的刺激)開始像是撞到什麼的聲音,接著有很小聲的說話聲不知道內容,接著靜了一陣子,我們失望的以為他們進去房間了,就要放棄竊聽「啊」很銷魂的呻吟,又是一陣寂靜,「嗯」這次很小聲,不過肯定是凌微的呻吟聲,長長的嗯了一聲。我們三個對望,心裡想的應該差不了多遠。

”他們要在客廳搞嗎?”

”傑西卡大姐在房間耶~”

”玩這麼凶哦?”

”真想沖過去多P!”

等等。

「嗯嗯」

聲音越來越接近,真的,我們確定當時凌薇一定很靠近牆壁,甚者趴在牆壁上,因為我們連喘息聲都隱隱約約聽得到,雖然非常困難,也就是說他們一定是在那藍色的小沙發上。幻想著凌薇被抓住小蠻腰,漲紅的臉貼在牆壁上,頭發散亂的披著臉,跪在沙發上翹起屁股被那豬男狠狠撞著充滿彈性的屁股,如果當時那兩個混球不在的話我肯定脫掉褲子爽一番。凌薇的呻吟聲「啊」接著應該是沙發腳跟搖擺的聲音。「啊啊嗯」我的媽呀他們真的在做愛!很小聲但是絕對沒有聽錯,當時覺得很興奮,又有點不知道吃什麼醋。之後兩個人不知道在咕嚕什麼,接著隱約聽到砰地一聲,猜測是關門聲,他們進去了,結束了。我們各自回房間,我是自己住一間,排骨和阿峰一間。打得最激烈的一次手槍,射的一塌糊塗之後睜著眼到天亮。

之後得知那男的是當晚在夜店認識的,還以為是男友,這才知道凌薇有多開放,也激起了排骨接著展開了猛追凌薇的日子。

2上了凌薇,主角不是我

再來的一個月都沒什麼特別的事發生,就有時候我們會去凌薇家玩,她們有時候也會過來。雖然說凌薇好像也沒正面答應排骨不要臉的追求,但是不知道從幾時開始他們已經很親密了。坐在一起的時候屁股貼著屁股的地步,有時候我也注意到那混球假裝吃凌薇豆腐,像手假裝不小心碰到凌薇的胸部,有時候排骨故意大力一點,凌薇竟然笑嘻嘻的說他好討厭壞壞之類的。他媽的真羨慕,每天看著這些,我體內的慾望已經快要爆發了。

我覺得排骨真的走狗屎運,有一晚,排骨接到凌薇的電話,她喝醉了,問說可不可以載她回去,排骨有一部他老爸的舊車子,排骨二話不說,對我打了一個惹人厭的眼色,咻的一聲不見了。看著鐘,已經接近一個小時了他們還沒回來。(之後才聽排骨說的,原來醉的厲害的凌薇在車里騷得不得了,問排骨是不是真的很喜歡她,想不想要她之類的。靠!我承認我超妒忌的。最誇張的是凌薇一直用手隔著牛仔褲磨蹭排骨的肉棒,排骨受不了,隨便找個地方停車就把凌薇拉過去然後超色的舌吻,排骨說凌薇的嘴巴超濕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突然凌薇推開排骨,然後用超嫵媚的眼神看著他,之後頭慢慢地往下,用牙齒幫排骨拉開拉鏈!!我聽到這里我下面已經硬邦邦的,那時排骨還作弄我大力的抓了我的東東一下看有沒有硬。繼續,在這里說排骨也已經不是處男了,但是相信性經驗方面還是新手。排骨說真的很爽,吸的好猛,整個口裡滿滿的口水 ”卟滋卟滋”(排骨惡心的做出聲音)的,像小穴一樣!感覺她好像在吸冰棒。「老公,想要更舒服嗎?想嘗一下我的下面嗎?」對,聽說她是這樣說的。排骨差點就讓凌薇騎上來,但是驚覺當時那裡有不少人煙,不行不行,就說「回家干吧。我今晚要好好嘗嘗」)

說回來,當時我還在等他們的動靜,不久就聽到他們笨拙的腳步聲,一些喘息聲,接著就聽到隔壁關門聲。

卟 卟 卟

我的心跳的好快,貼在牆壁聽到沒動靜!之後我站在那裡足足5分鐘。”我現在要干什麼?”我這樣問自己。記得那晚阿峰因為校外教學很累,很早就睡了。我走出外面,心理好希望他們忘記鎖門。我手抖的好厲害,身體發冷。「哢」打開了!!那個死排骨沒鎖門!(之後他說他故意的,管他是故意還是忘記)我望著房子裡面一下子不敢進去。「嗯啊好大你的好大好喜歡老公的嗯」我快昏倒了,沒怎麼想傑西卡大姐會不會突然跑出來或怎樣,我慢慢掂起腳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凌薇的房間。「老公再凶一點哦強奸我啊!頂到了啊天啊」聽到的大概是這樣。這些日子我已經慢慢將清純的凌薇的印像慢慢拋開了,現在簡直就認為她完全就是一個放蕩的婊子。

他們沒把門完全關掉,我通過門縫可以清楚看到靠在牆角的床,他們正好斜背對著我,看到排骨裸著屁股狠狠搖動著腰,身上還穿著T恤,瘦小的凌薇已經一絲不掛的趴在床上,上半身被排骨用力壓著,屁股高高地翹起,像母狗一樣被插。好像做夢,這種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眼前,那種心情不知怎麼形容,興奮,緊張,妒忌,沖動掙扎等全交雜在心裡,好想上去一起干凌薇,反正她喝醉了,但我沒有。「啊啊好舒服老公的雞雞每晚每晚都要啊嗯」我的手磨蹭著肉棒,好激動。「好好啊,每晚都要插老婆的淫穴啊緊好爽好濕」排骨加快抽插速度,在我這里都可以隱約聽到淫水磨擦陰道的聲音,好淫蕩,卟滋卟滋的,可見凌薇是真的很濕。「操要射了啊」排骨頓時停住不敢動,開始我還以為他竟然內射!?接著看他低頭猛添凌薇的背,雙手繞到前面使命揉捏她的胸部,腰部一直沒動。「老公不要停啊干我」「我怕我射進去啊寶貝」靠,你做夢都想著可以內射吧,我心想。「嗯不管不管」凌薇自己搖動著腰部享受著「啊啊」排骨突然猛地把肉棒拔出來,他應該是射了一點出來。凌薇轉過身對著排骨想看怎麼回事。「我射了一點出來」排骨說。「嗯老公好差勁喔老婆還要」真想這個時候沖過去。排骨喘著粗氣,好像要插不插的「可是現在再插進去懷孕怎麼辦?」凌薇看著排骨硬邦邦的雞雞好像是笑了,接著用手幫他打手槍。我看不到20下只聽「射了射了!啊媽的!可以射在臉上嗎?」凌薇也沒說不行,排骨也很急了,自己抓著肉棒向著凌薇的臉准備要發射了,只見凌薇的頭向旁邊一閃,排骨全射到了凌薇的脖子,可以看到順著流到胸部,排骨射了好多。我稍稍的走了出去,回到自己房間又開始瘋狂的打手槍,把剛剛沒發洩的全射在房間牆壁上

之後凌薇也好像沒有真的跟排骨在一起,不過關系還是越加親密就是了,時不時排骨都會跑過去一去就是第二天才回來,這不是炮友是什麼?寫到這里眼睛快閉上了,先去睡了。托排骨的福,真正讓我永生難忘的在後頭。下次有機會再寫。

3排骨讓我上凌薇

本來是我自己一間房,排骨和阿峰一間,因為凌薇那一陣子頻繁的過來和排骨過夜,阿峰被多次的趕去我的房間,慢慢的就變成我跟阿峰一間房了。幾個月過去了,排骨和凌薇做愛的淫聲浪語都聽習慣了,甚者與一些他媽的淫語。

「啊啊再多一點啊啊啊!不要停」

「寶貝,我看一根肉棒喂不飽你吧啊?想要嘗嘗其他肉棒嗎?寶貝?」

「好啊誰都可以只要老公想看的話我隨時打開雙腿讓他享用我」

「啊!看你賤的!啊!射了射了」

看來是爆醬了。

當時多麼希望那是真的,不過想那排骨就算再怎樣豪放也應該不會真的讓其他人享用她的女人,雖然說他們不是真的在一起。突然想到傑西卡大姐也挺可憐的,一個人孤零零的。

不久后就是1個多月的假期,阿峰那死板相回老家了剩下我跟排骨。一天早上我和排骨兩個吃早餐,凌薇還有課。聽那混球一直在炫耀他和凌薇的事,說著說著我開始不耐煩正想要叫他適可而止。

「誒,想要嗎、」

我看著排骨,剋制自己的表情,裝傻的問「什麼啊?」

「我問你想要干她那水穴不!再給我裝啊!」

「聽你在放屁!」心裡很激動,差點笑出來。

「真的啦凌薇這騷貨,基本上就是玩具,你懂嗎?」

我正好奇排骨的話能確信的程度,接著他說了一堆好像他很想得開似的話,說凌薇只是當他玩伴,竟然這樣他也不會對她付出真感情。其實我也可以隱約感覺到排骨的不甘心,因為在排骨和凌薇玩在一起這段時間我們也知道凌薇好幾次的帶其他男人回家過夜,有些還貌似比我們年紀大不少。「怎樣?阿峰剛好不在,就你跟我。」排骨淫笑。我心裡激動的想抱住他,好兄弟!

當天晚上排骨去接凌薇放學。當凌薇在我們浴室洗澡的時候排骨匆匆跑到我房間叫我照計劃行動,就是先躲到他房間的衣櫃!我被精蟲沖昏了頭腦,也匆匆躲進了排骨房間的衣櫃,通過衣櫃斜縫可以看到外面。聽到在客廳的浴室開門聲,接著凌薇走了進來,身上穿著排骨寬大的黑色T恤,坐在床上吹頭發,那沐浴露的香味散開了整個房間,好香,想到她已經把她的小穴洗干淨,我下面已經硬的受不了了。排骨從後面抱住她,開始揉捏她的胸部,親吻著她的脖子肩膀,當時我祈禱千萬要一切順利。

無論如何今晚我一定要插進凌薇的小穴!

排骨把凌薇壓到床上,脫掉她的T恤,扯掉內褲一下子把她脫個精光。排骨又吻又舔著凌薇的全身,耳朵到脖子,嘴唇,腋下,接著那對讓人愛不釋手的白奶,手指已經插進凌薇那貌似已經濕了的水穴在大力的摳著。

「老公,門,門啊先關門不然不給你!」

「家裡就剩下阿浩,他要是看到了就給他看。」接著又把頭埋在那對白奶中間吸允。

「嗯~不要啦老公關門,快快。」

「你說過如果我要看的話,你就打開雙腿讓人進去這里對吧?」(排骨的兩根手指大力摳了幾下)「現在只是讓他看一下又怎樣?」

「可是可是」

「賤貨,看你濕的,興奮了吧?給我裝啊!今晚我就讓全部人都看到你放蕩的摸樣!」

排骨有點暴躁,一隻手大力的把凌薇左手抓住,另一隻手把床邊的小櫃打開,在裡面拿出一把手銬!我心想排骨,真有你的!

「老公你怎麼了?你壞壞哦,東西都准備好了」

接著排骨就這樣把凌薇的一隻左手銬在床頭架上了。

「啊老公不要」

排骨的手掌在凌薇的陰道口來回磨蹭。

「媽的,有夠濕的,聽到我說讓人干你很興奮是吧?」

排骨又從櫃子里拿出攝影機。

「啊,你要拍哦?」凌薇直直盯著排骨。

「誒,出來。」排骨望向衣櫃。

當時我嚇傻了,躲在衣櫃幾秒鐘不敢出來。

「靠你睡著了哦?」

「啊~XXX!」凌薇叫了一聲,接著喊出了排骨的全名,但是出乎意料的,她看起來不像生氣,而是羞澀地笑著好像想把頭埋進枕頭里,一隻手被拷著,另一隻手遮住胸部,雙腿夾的緊緊的,身材一覽無遺,真是尤物啊。

「浩哥,怎麼啦?像塊木頭似的?」排骨詭異地笑著說,接著望向凌薇「寶貝,可以吧?今晚我們玩瘋一點,讓我的兄弟好好玩玩你」

「不行啦」看不到凌薇的表情,但聽得出她的確很害羞。

排骨不理凌薇的反應,對我說「來啊,像這樣!」看著排骨用力把凌薇的雙腿打開,快速地把頭湊到凌薇的小穴由下至上的舔著,像舔冰淇淋似的。

「啊啊喂真的不行哦死排骨不要」

看到這樣的畫面我終於爆發了,長久壓抑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了,連忙脫掉褲子內褲,走過去推了一下排骨要他走開,我頭腦空白,只想著要發洩,就整個壓了上去,狂吻著凌薇的身體。

凌薇的香味,身體的溫熱,我什麼都不管了!管他以後會發生什麼事!

排骨發出詭異的笑聲「哈哈!對!干她!讓她知道自己有多放蕩!」原來他已經在拍著,我也不管了,顫抖的雙手狠狠的抓住凌薇嫩滑的白奶使命揉捏,我的龜頭也剛好頂在她的陰道口,才真實的感覺到她已經完全濕透了,都流到外面了,我睜大雙眼再也等不及了,我忘情的叫了一聲一下子插到底。

「啊!不不!阿浩!啊!別一下子哦!」凌薇一隻小手想把我推開,我把她壓住,接著就是一陣狂插。

「啊啊啊阿浩不要真的,好羞人啊啊不要不要拍哦」排骨已經特寫著凌薇已經紅潤潤的俏臉。

排骨突然把攝影機放到床邊,正好拍到凌薇的右臉和我們交媾著的下半身,然後走出房間。

我當時沒在管排骨,只知道盡情享受著凌薇,深怕這是最後一次。

「阿浩啊!好硬哦你的」

「喜歡嗎?凌薇?你也好濕好緊吸得好爽」

一定是太久沒做愛了,到這里我已經是極限,拔都來不及拔,就這樣射了進去,我終於明白排骨早洩的原因,凌薇的小穴實在是太正點了。

「完了,射進去了,對不起」只見凌薇的側臉臉色紅潤的喘著氣,閉著眼沒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想回答還是太舒服了。

「來玩點刺激的。」排骨跑了進來,我慢慢地把肉棒拔出,肉棒難受的很,排骨這雞巴男竟然拿了一盤冰塊進來,我跟凌薇當然知道他想干什麼。

「哦拜託別這樣我真的會生氣」凌薇眼眶好像紅了,但又不像。

排骨問凌薇這樣的玩咖有沒試過玩冰,凌薇搖搖頭。

「真的沒試過?那今晚就是你的第一次。」

排骨兩手各拿一塊冰塊,放到凌薇的乳頭輕輕點了一下,只見凌薇整個身體顫抖了一下,嬌呼了一大聲,凌薇伸出沒被拷起的右手推掉了排骨的冰塊。

「阿浩,抓住她的手。」我挺者慢慢軟掉還殘留著一點精液的肉棒,照做了。

「你不聽話,要處罰你。」排骨撿起掉在地上的兩顆冰塊,放到凌薇的乳房,兩手掌打開把冰塊壓在凌薇的乳房上。

「啊!天啊好冰求求你住手不要這樣真的別再玩了排骨!」

的確,可想而知這樣直接把冰塊放在敏感的乳房上是有多麼的難受。

可能因為體溫的關系,冰塊沒兩下子就融化成小了一半,只見排骨拿著冰塊往下移,把兩顆冰塊放在一隻手掌上,一下子塞進了凌薇的陰道。

「哦哦天啊」凌薇一隻手被拷著,另一隻手被我壓著,沒辦法反抗,只好把頭搖來搖去,好淫蕩好性感。

「爽嗎?寶貝?應該不會太冰吧。」排骨接著把手指挖進去摳了幾下,淫水連著冰塊融掉的水一起擠了出來。

「哦」凌薇超銷魂的表情出現了,閉著眼睛緊鎖眉頭,是很享受的表情,我的肉棒又挺了起來。我吻住了凌薇小而飽滿,櫻桃般的嘴唇,太棒了,她沒有抗拒,迎合著我的熱吻,她眼睛微張,發出「嗯嗯嗯」的呻吟聲,我們的舌頭已經糾纏緊貼在一起了,我把壓住她的手放開,移到那對讓我愛不釋手的白奶揉著,一手撐住床頭,好爽。

排骨感覺放在凌薇裡面的冰塊已經完全融化,便再拿起一顆冰塊在她的小穴周圍轉圈圈,甚至於肛門口。

「哦啊哦哦」凌薇伸手想蓋住陰部,被排骨粗魯地抓住,接著凌薇想夾緊雙腿,排骨就在凌薇胯下用腳把她的腿撐開,再繼續玩弄著她的小穴。冰塊又融了一些,排骨又一次地把冰塊推了進去,伸手又拿了一顆直接塞了進去。

「啊!好冰!哦求求你真的不要了老公饒了我」

排骨喘著粗氣,顯然也已經等不及了,拉開拉鏈把短褲內褲脫掉。

「那我給你溫暖溫暖」把早已硬挺的肉棒插了進去,排骨應該也感受到冰塊的冰冷感,連連叫爽。

「啊操好爽這騷貨的淫穴更爽了」

凌薇蕩人心魂的浪叫聲讓我受不了,我拿起排骨的攝影機拍了起來。

特寫著他們結合的地方,現場看真是視覺震撼,畫面里凌薇的陰道頻頻擠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淫水,融合了冰塊融掉的清水。

「啊啊啊慢一點我不行了」凌薇明顯的第一次高潮了。

我把攝影機交給排骨,跨坐在凌薇身上把她的頭稍微調正,凌薇好像已經意識模糊,眼神朦朧,我就直接把肉棒塞進她的嘴裡,直達喉嚨處,享受著她溫熱濕潤的舌頭及嘴唇內側。

「嗯嗯」凌薇完全在享受著這次的亂交,把我的肉棒吸的緊緊的。

聽到排骨啊了一聲,拔出肉棒噴了凌薇一身,半透明乳白色的精液就射在那對白奶上,肚子周圍,很記得連我的背也沾到了一些,真有夠惡的!!

排骨離開了凌薇,有點半透明白色的液體連著融掉的冰水流了出來,可能是我剛剛射進去的。我還在忘返的享受著凌薇上面的水洞。

「到你了。」排骨又拿了兩三顆冰塊直接塞進了陰道里。「試一下,真的很爽。」

當我插進去的時候,跟想像中有點不一樣,裡面也不是想像中的冰冷,只是沒那麼溫熱罷了,可能凌薇的陰部實在是太熱辣了,然後碰撞冰塊的感覺也不是很強烈,感覺很快速的就融化了,不過就一句話,真的很爽很爽,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噴出外面,感覺很棒。

凌薇放浪的大聲淫叫著,我想如果有誰經過我們的房子肯定能清楚地聽到這婊子的淫聲浪叫。

凌薇左右搖擺著身軀,又一次的高潮了。

我也受不了了,凌薇無力閃躲,一堆溫熱的精液就噴在了她的俏臉。

終於!顏射!

我想把肉棒塞進她的嘴讓她舔干淨,看她緊閉的嘴唇,也不想硬來了。

完事後我悄悄回到我的房間,很滿足。聽了聽隔壁沒什麼動靜,很累的睡著了。

之後排骨和凌薇的關系竟然好像更親密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