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媽媽都這樣

是媽媽都這樣

黑暗中街道的灯火分外迷人,那酒店的霓虹灯闪闪烁烁,不停地变幻,我无

所事事地站在马路对面迷着眼睛看了很久,一阵大雨把我淋得精湿,当身旁不远

处的一位服务小姐热情地让我避雨时,我却向黑暗的远处走去,我是说我什麼也

不怕,可没走多远,就聽见妈妈叫着我的名字追了过来:“小涛,小涛,快回家”

“不,我在等我爸”

“别等他,他不回来,你也没爸了”妈妈说

“好兒子,回家吧”妈妈抱住我,她央求我,给我一種再造的安慰,我觉得

哽哽咽咽,象梦中了一般。

爸爸和妈妈终於離婚了,一个家庭拆散了,一个離婚不離家的协议,把我家

三间房一分为二,当然厨房还是公开的

爸爸新娶的后妈住在东面,我家在西边,我怎麼说他们呢,他们和我们的生

活节奏刚好相反,清晨起来,他们却在呼呼地酣睡,而晚上我写作业,读书时,

他们看电视、聊大天,而我们入睡时,他们那裡锅碗、铁铲,大声喧笑的噪声使

我们无法入睡,等他们睡了,我和妈妈只能睁大双眼,睁得血红肿胀,所兴的是

发生了一场械鬥,这種情景才有些基本改变。

那个女人,我的后妈很有钱,而有钱正是人们嫉妒的目标,在夏天到来之

前我爸爸出差去了,去得时间很长,足足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的

后妈完全可以渡过一个欢愉的蜜月,我是说一个男人正好有空可钻,也就在此时

我的后妈聚然有了许多成套的衣裙,那时我对她的敌意像恶菊一样盛开。

“她怎麼这么有钱?”我对妈妈说这话时,那个男人刚刚溜进她的房间。

“我们也会富裕起来的”妈妈轻声

“我们的钱在哪?我们只有受穷”

“你都十六岁了,你就是妈妈的最大的财富,我是说我们追求的不仅是物质,

也有精神”

旁边不远的房间有些响动,妈妈立即捏手捏脚挤到门框探头啼聽,而我也闻

腥似的翩翩地移到后妈的窗下,透过一丝缝隙向里观看,那些下层人物的窥探心

理,在我和妈妈的心裡表现得淋沥尽至,如同吗啡一样给我们以刺激和兴奋。

爸爸仍然没回来,那男人也来的越来越勤,越来越大胆,后妈充满热情的接

待他时,她的衣裙和打扮往往长久地吸引我的目光,而对她那女性的隐密对我永

远是猜测。

夏天即将临近,爸爸还没回来,而此时的我早已无心上学了,竟在家裡执拙

地俳徊,我决心弄些服装卖卖。

“你不能去,妈妈说”我们没有钱

“我现在去就是为省钱”

妈妈安慰我,用涌流的泪水,用温情的抚摸,我心裡溢出了幸福的糖水,女

人的泪水是感情的表徵,妈妈在为我的俭省、好强而流泪,这说明她是懂得感情

的女人,是个好妈妈。我白天倒腾衣服,晚上回来很晚,半夜裡我示威性的敲门,

我在让后妈聽见,门早已打开了我却仍不住地敲、咯咯地笑着把一大把钱扔到妈

妈的床上。

“这么多,都是你挣的?”妈妈驚喜地数着。

总不是像她那样挣的“我向东面弩着嘴。

妈妈开始穿起讲究的衣裙,那服饰使她女性的躯體分外地精神起来

那时十六岁的我,不,是十六岁另十个月的我,已经是个刚刚成熟的男人,

过早地接觸两性的密秘,使我对女性的身體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嚮往,我对妈妈

哪怕是極偶然的肌肤的碰觸都敏感十分。

在雨天里,我闲在家裡,窗外的雨丝被风吹动,潲进我的沙窗,我在床头上

看书,其实一本书我一页也没看进去,脑子里不知瞎想着什麼,妈妈进来了,她

要我拨去她手上的一根小刺,我捏住她的手掌又慌忙撒手,妈妈的手凉津津的,

却汗湿的要命,我曾从一本《女子性向学》那诲人淫乱的书中看到,那书中把女

人手心的汗液和女人阴道的粘液胡扯八道地连在一起。那天我起来看到妈妈躺在

她的床上,薄薄的裙衫起伏跌谷,那该低的地方,尤如窪地或沟谷,该高的地方,

简直就是陡起的山丘和峰峦,我看着不禁赞叹:女人真是上帝構造的傑作。

“你还出摊吗?看来这雨一时停不了”她起身的时候,裙摆里露出了紧绷的

粉红色的内裤,我承认,我不止一次产生过卑鄙的慾望,很想找个女人。

爸爸回来了,他悄悄地回来,躲避着邻里,直到有一天在酷热的傍晚,他和

一个年轻的女人挽手搭肩公然地走在街上,到市场卖衣服才让人明白一些事情的

由来。

后妈不再傲氣十足了,有一次当我作饭时由於火柴没了而无法点火,她竟送

我一盒火柴,笑嘻嘻地对我说:“小子,用这个吧”显得很友好,我冲她笑了笑,

喉咙里吞噬进一些莫名的东西,看着她那白皙、饱满而过於裸露的胸脯,我轻声

地说了声:“谢谢”无形中我默认了她对我:“小子”的称呼。

那时我的脑子里闪现出,她那又白嫩又豐满,極具女人特性的躯體,我曾不

止一次地从窗子的缝隙里窥视到她赤裸做爱的场景,她自然也知道这一点,那是

一次我隔着门簾看见她在洗脚,那男人正在帮她,搓着搓着她便哼叽起来,他们

把门关上,而我却像麻雀似的闪开了,但还是没有逃脱她们警惕的眼睛,关好门,

我又偎拢在窗外,看到后妈被那男人扒得精光,他们滚打在一起,我看到她在那

男人身下的颤抖,聽到她不间断的欢吟哼叽,像是在哀泣又像在撒娇,窗缝的有

限空隙却没能折住我的视线。

我窥探窗缝、啼聽墙根,既使人忿瞒溃丧又给人欣慰乐趣,即是简陋的食宿

之所又是启蒙幻想的乐园,院子里两家人各自为政,老死不相往来,无怪呼各自

在家裡为所欲为。

有一天,我的服装销得快,我来家取货,在门外就聽见妈妈不断的呻吟,我

以为妈妈病了,急忙推门不开,又拿钥匙却也打不开,一会妈妈应着磨莫蹭蹭地

打开门,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跟在妈妈身後。

“大白天的,干吗把门扣死?”

妈妈耿耿着脖子“扣上怎麼了,也没别的事情”

“你懂个屁!”妈妈说着抬手要打我,她突然看见身边那男人,因来不及掩

饰的醜陋,她竟呜哇一声哭骂起来。

晚上回来,妈妈指着那男人送来的一堆水果,让我吃,我没吃,看到妈妈略

带羞涩的样子,我嘻嘻地对她说,“我什麼也没看见”妈妈凄惨地一笑“看见怕

什麼,我離婚七、八年了……”然後忙着给我拿饭。看着妈妈裙子裹的臀部圆鼓

鼓的在扭动,我痴迷地彷彿看到后妈那白色的肉體,我真不明白女人怎麼会容忍

一个默生的男人在自己的體内进进出出,把自己弄得死去活来,我彷彿看见妈妈

和后妈没什麼两样,男人都会使她们在颠狂中发出难耐的“呃”的声节,使人聽

了又羞耻又兴奋。有幾次后妈叫我到她屋去,我没敢进去,下次我一定去。

果然一天,后妈叫我帮她搬东西,其实並不沉,忙碌中我无意碰觸了她的胸

乳,她並没恼怒,也没装得若无其事,她却嗔怨地拧了我一把,“你越学越壞”。

无形中激发了我的胆量,我嘻笑地盯住她过分裸露的胸脯,她笑着一扭身把领口

的开口处向上提了提。

搬完后,她请我喝最好的饮料,把罐打开,她却挨个兒喝了一口,说味道不

一样,让我也都尝尝,每隻吸管都沾有她的唾液,她把她吸得最多的递给我,我

接过吸着,她对我说,“我比你妈疼你吧?”我摇摇头“你没我妈疼我”她笑了

起来,突然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咯咯”地笑着“美的你,你妈敢这么疼你吗?”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的心裡充满了焦虑和恐慌,我期望着实现又惧怕着实

现,身體的潜能膨胀出渴望,我的確需要温情,更需要生理的慾望,在强烈勃发

的年轻的慾望中,伦理的禁忌力何其渺茫,在我的幻觉中我把她搂了过来,由於

她感觸到我得寸近尺的慾望,她推开了我,那时节我感觸到她绵软的突起和那结

实而激发性慾的丛林和耻丘。

她驚叫着逃避,氣喘吁吁。

夏日裡,好多个夜晚我的房门虚掩,我赤身裸體地躺在床上,我总有種期待

和渴望生发的奇迹,半夜或黎明时分,我期待这后妈会轻轻走来,仅幾米的路程,

不用点灯也能摸进我的房间,那一刻,我在床上,僻息聆聽,却没有半点声响,

一个赤身裸體的男人,肌健豐满英武有力,却在长时间的期待中荒废着勃勃生機。

里间传来妈妈撒尿的声音,那尿流在桶里冲荡出让人难堪的响声,搅得我焦

躁不勘,想着妈妈那肥肥的臀部挤盖着整个便盆,她早该站起走了,却还在那裡

磨蹭。

聽着、想着身體深处总会有種远远而来的激动,来势迅猛,生命的潜能潮水

样的漫过我的周身,迫不得以,只好在床上,在阵阵微风和树梢的轻轻絮语中,

唤起摩擦和揉情的慾望,真想纵身於它们中间,渴望大地的懷抱。

是某些书籍帮我找到了缓解的魔法,当我试着那样做时,我心裡充满了罪恶

和恐惧感,在痛苦中欢乐,在绝望中再生,每一次我都想着身边熟识的女人,也

不外乎后妈和妈妈,她们激发着我的情慾,床铺晃动起来,吱吱嘎嘎的声响在半

夜传得很远,妈妈似乎觉察到了什麼“你幹什麼哪”她询问着,吱嘎声立时消失

了,我感到羞愧得无地自容。

一天中午,我在床上小息,身上的汗酸味令我陶醉,我知道我早已成熟了,

妈妈走过我身边,聽到我的鼾声已经有了雄性的底色,她嘻嘻地笑着看我那兒,

一个蓬帐一样的东西出现在我的身體下部,令人羞臊,而我驚醒之後,看着妈妈

那风韵健美的背影,脸颊通红。

那天夜裡,我的床铺摇晃过,现在它平静如初了,我经过一度的兴奋,渐渐

入睡,我的身體还在不觉地瑟瑟发抖,大概我还沉浸在幻想的梦境之中,朦胧间

妈妈站在我的床边,看着我光裸的睡姿,她的发丝象一片柔软的乌雲,如果它飘

落下来,最好把我復盖,妈妈见我动了动,她拉过被单盖在我光裸的腹部,轻声

说了句“怎麼这么睡,没个人样”转身走了,我随即用脚把被单蹬开,重新裸露

起来。

也许妈妈跟本就没走,也许什麼时候又转来了,反正在我阴茎的異样感觉使

我陡然驚醒,妈妈就在我身边,我感到妈妈轻柔的觸摸,一时间我驚诧地缩成一

团。她有些慌乱地手忙脚乱,声音颤颤的显得異常嘶哑“……我知道你想做什麼,

别动,就这么看着,你会很舒服的”她轻易地扳展我的身體,我也情願这样。

/ 我看她轻揉着我的阴茎,那东西在她的掌中膨胀挺直,我难耐的呻吟出声,

双腿震颤着,希望她再剧烈些,我的一隻手抓寻着什麼,象寻求解脱似的握住了

妈妈的一隻乳房,妈妈停止了手的摆动,声柔氣短地喃声说:“……要麼,我为

你做”我並不回答,身體燃烧的慾火使我丧失了一点仅有的理制,我的手在妈妈

的身上没有目的却又全是目的的揉摸着,我的手觸摸到妈妈身上更多的东西,手

指上沾满了妈妈溃流的粘液。妈妈那茂盛的浓毛、凸起的山丘,丘下那润泽的沟

隘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你想要我,是吗?”

:“也许是的”我显出一丝虚伪。

“你真的想?

“是的……可……我们不是乱伦吗?”

“没人知道的,在说我们是男人和女人,这不和平常人一样吗”

说着话,我手却没有歇息,妈妈难耐的哼叽着,再不言语,她把头俯进我的

腿间,我觉得她嘴唇的蠕动,吻着、舔着,将那香蕉似的一種营养学上的快乐食

品,吸吮进她那温润的陷阱。

我看着她嘴唇和喉管的蠕动,享受着妈妈给我带来的痛苦的欢乐,我颤抖、

呻吟嘴裡不断的喃喃地湧出“真不敢……不敢相信,女人能给男人这么大的欢乐”。

她用舌头在我的阴茎最敏感的地方上下左右舔弄,佩服!身为一个男人的我都不

见得能做到这種程度的牺牲。我阴茎从妈妈的嘴中拔出来,在她舌头和唾液的照

料下,整根东西显得闪闪发光、精神奕奕。

一滴透明的液體掛在我龟头的口上,转而被妈妈用舌尖捲入嘴中,“你真行

……”我赞叹着,“味道怎样”。

妈妈抬起头,一幅渴盼的模样“不错真不错,对我的嘴巴来说稍嫌大了点,

还是用下面的开口更合適吧”

看着妈妈冷艳的渴盼目光,那期待把身體变为起伏的大地的神情,我一下子

把她按倒在床上,她任凭我撕掠去她所有的丝织物,她身體健康、硕壮、豐满、

清新,灼热的温暖传到我的身上,她呢喃氣喘,甜腻腻的感受促使我把长久地觸

摸这母性的大地,在我的抚摸下,妈妈象一片四散的瓦砾,我就是亚当,就是夏

娃,让那陈腐的伦理见鬼去吧,我轻而易举地滑过杂草丛,拨开那翩蝠色的羽翅

夹缝,性别的鸿沟被我的强捍所充填。聽着妈妈口中呻吟着,发出阵阵娇喘,那

令人心神荡漾的喘息,更令我兴奋,妈妈回应着我的动作,欢愉、亲切、痛苦、

亢奋,她的每一声回应都是一串串並不联连贯的音节。

“哦……噢……天啊,为什麼要缔造出男人……”在忘形之间她娇吟着说,

她咬我、拧我捶打我,把我炽烤出无限的激情。

尤如一场合力的拼搏,飓雨初歇,站在欢乐的制高点上,伏首回望,彷彿证

实我所拥有似的,我结结实实拥着妈妈,我们赤裸裸躲在黑暗中,感受着清新的

氣氛,她周身光滑,绵软、温顺得象只羔羊,由於温柔娇尧可人,我们再次狂欢。

窗户的缝隙露出晨光,像舞台的光圈,照耀出妈妈的豐乳,象两座白玉雕塑

的坟包,而那離它们较远的地方,穿过一片黑密繁茂的草丛,褐色的洞天似合若

开,那是进入墓穴的通道,它吞噬着我,夹紧地包裹着我,而我却逃脱出来,是

它孕育出我鲜活的生命,而它又在渴望着我在那兒耗尽生命。

看着妈妈光裸的躯體,脑子里却在赞誉着女人这天生的尤物,她不计较粗鄙,

不计较身體的疯狂,在性慾的支配下她完全任你轻狂,认你肆意放纵。

我用手分开妈妈的大腿,显露在我面前的那诱人的肥唇,我用舌头轻划着它

的轮廓,妈妈比刚才更激烈地蠕动起来,屋裡徊荡地响起“噢,噢”和“啪哒啪

哒”的声音,我的舌头划着妈妈下部的裂缝,一味地用手指在她的裂缝的空间探

寻、发泄,妈妈喘不过氣来了,不断地重複激烈的反应和愉快的呻吟,现在她再

也剋制不住狂野的呻吟了,她的双腿更大幅度大畅开,粉红色的裂缝,深浅莫测

的洞穴看的一清二楚,从分开的山谷间,正流溢着透明的液體,我像小猫一样,

舔食那溢流的汇同我和妈妈原汁的液體,一種无可言喻的感觉,直撲我舌头的味

蕾,使我的频率加强,我们很快达了極限,在妈妈的疯颠的诱引中她又要了我一

次。

第二天,我彷彿做错了事,居促不安,恼海中却对夜间之事有種非常甜蜜的

回忆,偷眼看妈妈时,她面若桃花神采亦亦,把我显出有些尴尬的情绪一扫而光

小院里藏不住秘密,我和妈妈窥视,啼聽窗根、墙角的技量当然後妈也会,

可我当时並没想到,直到看见她俩異常的亲近,不知什麼时候她们竟然以姊妹相

称了

我认为这也许是共同被爸爸抛弃的命运,也许是共同的不潔的生活经历,使

她俩走在一起,妈妈叫后妈妹子,后妈叫妈妈姐姐,她俩更是变得心投意合,竟

象同胞的一般,她有心事对她讲,她有隐情也对她说最近,后妈对我媚态诡異的

笑容使我似乎感觉到了什麼,一天我从外面进来,她俩在院里说笑,我聽到后妈

在和妈妈说“……看你这样得意,莫非上了手么?”

妈妈“你都聽到了,偏还要问”

后妈聽见这话,就像考试不及格的孩子,遇着成绩優秀的同学一般又惭愧又

羨慕,变赔个笑脸说“啊……这可要恭喜你了!凭空添了个姐夫……”

“别挖苦我了,我们有祸同受,有福同享,我哪能独自受用,不與你同乐,

可如今要均议一个规矩,以後也就没了争议”

“你肯如此,也不枉我叫你姐姐一场,就求你立个规矩,我遵从就是了”

“今夜我跟他说,从明天起,我们一人睡一夜”

“我们乾脆来个”二分一共“那不更好”

“怎麼叫”二分一共“”

“我们分睡两夜,合睡一夜,再依旧分睡两夜,这更使我们姐妹有共體连形

的乐趣……如何……”

妈妈显出一些羞涩“嗯……小夥子……可吃苦了……”

见我进来嘎然而止,我从后妈的眼中看到一種異样的色彩。

那天,后妈热情的把妈妈拥进屋子说“我今天让你开开眼……”她们东一锤

西一斧地聊了一会,后妈就起身调弄一台录相機,一边调弄一边对妈妈说“这玩

意兒你一定没见过……”

录相機沙沙地启动了,屏幕上一个个裸男裸女肆无忌惮地放纵……令妈妈目

瞪口呆,她虽然知道男女间的事情,也渴望並追求过那难以言喻的欢乐,甚至禽

兽般的與兒子纵欲,但全然想不到会有如此赤裸裸地展现,她觉得呼吸紧张,浑

身有一種異样的骚动……“你,你怎麼让我看这个?你……”

“怕什麼?又不是没干过,别人想看还看不到呢!瞧!多刺激!……”

后妈紧挨着妈妈座下来,津津乐道地给妈妈讲

妈妈座着没动,觉得身上热燥难耐,上下身都不自在,一種动物般的冲动令

她口乾舌燥,她很有些慾火燃燃…

录像放完了,妈妈的嘴还没合拢,半晌,她才说“真恶心!真可怕!”

“开眼了吧?”后妈似乎没聽见妈妈说什麼,反问她。|

“真没想到……”妈妈低声说。

那天晚上,妈妈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脑子里翻来復去地重现那令人激昂又令

人脸红心跳的画面,直到情不自禁地推醒了熟睡的兒子……

第二天,后妈看着妈妈笑着,一语双关地说:“怎麼,过隐吧?再开开眼?”

妈妈脸红红的闭口不语,却会心的笑了一下,和后妈进屋又看起了那種录像,

这次妈妈在兴奋之中有了一種坦然,但她没想到我回来了,那天晚上和妈妈作爱

时,妈妈把这一切都告诉了我,我自然有我的心计。

后妈从窗子看到我,说了声说“哟……这小子回来了”然後大声对我说“你

妈在这呢!”並用手势示意要我进去。

我进出了,录像继续放着,看到那样淫荡的画面我呆滞住了,耳朵里隐约聽

见后妈妈嗲声嗲氣逗趣的娇音“哟,都多大了还離不开妈妈”

她看了妈妈一眼“你还看吗?”她问妈妈。

“看,看”妈妈说着,眼睛並没有離开屏幕

“别看了吧,待会你受不了的”

“没事!”

后妈让我坐下,也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我看到屏幕上的男女疯狂的运动,心

里如同有一把火在燃烧我偷偷地看了看妈妈和后妈一眼,见她们面有潮红,氣息

不均匀,知道她们和我一样也无法忍受画面对自己的冲击,不想妈妈和后妈却也

在偷窥着,把每人的每一细节都看在眼裡。我看了一阵,知道自己受不了了,但

又抵制不住画面的诱惑,还想看,我又偷偷地看了妈妈一眼,妈妈也正好看我,

妈妈的一张脸更是通红。

“小子,你想什麼?”后妈看着一切,轻声问我。

“你骗我?”后妈从座位上走出来,“我去买点菜,一会就在这吃吧”她诡

密地看看妈妈说着起身向外走。

“别,别去……一会就完了”妈妈被画面煎熬到喘不过氣来了。她坐着没动,

笑嘻嘻地看看我和后妈,眼睛似乎在暗示这什麼。

后妈醒悟道了,她和她之间根本没有什麼秘密,耻辱心在她和她之间早已荡

然无存了,她知道她要看着她怎样被兒子玩弄,后妈明白了妈妈的意图,乾脆撕

破麵皮图个快乐吧!她走到我身前,用手抚摸着我的脸,眼睛盯着我看着,她把

我的脸转向自己的方向,手却从我的脸上移到我胸部“真是充满男性魅力的小伙

子”然後把我搂在懷裡“你在想我是吗?

“我,我……

“我知道你在想”她的声音比平时冷漠“真是不可貌相,连亲妈都敢弄,更

何况我这个后妈呢”说着一弯身,一隻手在我敏感的裤裆里捣了一下,我差点跳

起来。

“别,别……”我看着妈妈,真不知道当着一个女人该对另一个女人怎麼样。

“象电视似的,让我们一起乐乐”妈妈说着也探过身来将我揽过去,后妈又

用手在我的阴部活动了两下,我已完全冲动起来。

“想要我们吗?”

“想

“真想”

“真想”

妈妈说“那还不把衣服脱了”“我忙点点头,此刻只想與面前的两个女人放

纵情慾,我心裡涌动着一種慾望,这種慾望好像要把自己毁灭掉,电视画面早已

在我的目光中燃烧起熊熊烈火,如若不把眼前的两个女人压倒在身下,那火焰就

会把自己烧成灰烬……

我痴痴地看着后妈,她淫荡地笑笑让我转过头去,“只一下就好了”我似乎

没聽见,实际上是聽而不闻,“看他那急不可耐的样兒……”后妈 嗔怨似的笑

着,她大方地在我面前褪尽衣物,展露出美艳的娇躯,她扭动着凹凸态致的身體,

分叉着大腿,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種女人的风韵,她那对高耸的乳房,在她潔白的

胸脯上发出让人心醉神迷的光泽。

后妈把光裸的我搂进胸脯,两只豐满的乳房顶住我的脸,情慾之火煎熬的后

妈开始扭动身體,並不时发出愉快的呻吟声。她瘫软似的顺着我的身體向下滑动,

她抓着我的阴茎顶觸摩擦她的双乳,不时地怂动双乳夹裹住我的阴茎上下蠕动,

我的阴茎竟然有一阵埋没在她的双乳之中,突然她向下一滑,我的阴茎呈献在她

的脸前“噢……哦,好大呀”她蹲着身子开始爱抚我最敏感的阴茎,她用左手握

住我的阴茎,轻轻地爱抚,指尖滑溜的动作,让我误以为她是用舌头在舔弄,终

於,她那灼热的香唇復在我热情、挺直的阴茎上做着上下滑溜的动作,比起妈妈

给我的感觉似乎显得更生加娴熟,吸吮和吻舔的技巧更加熟练,给我另一種不同

的感受,因为这種快感我的呼吸自然而然地急促起来,身子也不禁为之乱颤的颤

栗着,正用口腔和舌头挑逗我的后妈露出了诡異的笑容“你……别闲着……”她

喃喃地对妈妈说。

我把妈妈拉过来,利用一隻手刺激她的胸部。将另一隻手探入她的裙子,从

内裤的上方抚摸她的私处“噢……”極富魅力的声音从她口中滑出,我的手指押

入她的體内“噢……啊……”从她的口中再次呻吟出这種声音,我进去的手指被

那裡的皱褶缠住了,我把手指拔出来“唔……嗯……”她依恋的呻吟,我再次把

手指插进去“噢……”的再次娇吟,我又淫情地拔出手,促使她又发出恋恋的娇

吟后,我把手指用力地完全的插进去“啊……啊咿……”她敏感的反应令我兴奋

不已,我的手指进出的速度加快,她那满溢的液體把我的手指润得精湿,她瘫倒

在我的脚下。

這文章真夠牛B呀!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