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淫蕩,我無悔!

我淫蕩,我無悔!

我承认,我淫荡。我的淫荡是真实的,毫无遮掩的。我可以坦然的告诉大家,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十五岁那年,一个恶棍夺去了我的贞操,从那时侯开始,我放荡自己。我上过的男人或者说上过我的男人快要达到3位数了。我再告诉大家一点,我不是暗夜女子,我也有正当的职业,我每个月的薪水够飞美国西海岸两个来回。

我承认,我淫荡。可是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麼直白的淫荡,却比不上那些遮遮掩掩的虚伪。难道人活着除了伪装自己的感受以外,就不能有真实的表露?

我承认,我淫荡。如此淫荡的我,也渴望有爱情,纯粹意义上的爱情。我经历过那麼多的男人,上床以前口口声声的说爱你,完事之後却踪影全无。我对男人已经失去了信心。

我承认,我淫荡。可是我不虚伪,我看不惯那些虚伪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许久以来,我是不上網的。網络本身就是虚幻的,人與人之间相隔千里,互不相识,应该不会有那麼多的虚伪吧?让我对網络保留一份美好的想象或者说让我把網络当成意淫的对象总可以吧?第一次上網是因为要给在旧金山的公司本部发电邮,道貌岸然的同事借教我发邮件之機拉着我的手不放。当天晚上,我就陪他上了床,他满足了,之後再也不敢跟我说话。

我承认,我淫荡。網络让我见识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比我的身躯还要骯脏的世界。我后来上过的男人都是網络里的孤魂野鬼,他们见到女人就象苍蝇闻到了臭鸡蛋味道一样紧追不舍。在網络中,我挑逗他们,他们也在挑逗我,在双方互相贡献一个工具各自取乐的思想下,我们在放纵。

我承认,我淫荡。我並不是因为丑才这么作践自己。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自己归属到恐龙的行列当中。我自信,168的身高,55公斤的體重,36的胸围还算能对付过去,否则男人为什麼会在看我第一眼以後会不由自主的看一下自己。

我承认,我淫荡。淫荡难道只是女人的专利?我想不到一个词来形容淫荡的男人。男人有色狼、色鬼、甚至有人美其名曰色仙,为什麼指责的总是女人?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女人的错,都是淫荡的女人在引诱男人。

我承认,我淫荡。谁能告诉我淫荡的标準是什麼?一个女人,是不是有了两个以上(含两个)的男人,就会被称之为淫荡?如果我不说,你又能知道我到底有过多少吗?男人会自称淫而不荡,我只想说你是有贼心没贼胆。男人惧怕的不是什麼这个病那个病,有保险套给你罩着呢。在他认为事情不会败露的环境下,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在三秒钟之内将自己脱的精光。

我承认,我淫荡。当恶棍进入我的一刹那,我就知道,这辈子我註定是个淫荡的女人。我没有感到痛,相反,我體验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高潮了。我的痛在心裡。我知道,那一刻起,我是女人了。那以後,我很少再有高潮。从心眼裡,我厌恶活塞运动,更多的时候我在欣赏男人拙劣的表演。

我承认,我淫荡。长江奔腾,黄河嘶鸣。河东河西,孔子和秦淮名妓轮番上演着中国古老的文化大戏。表面上看,我的教育程度很高,又显得十分西化,但骨子裡我依旧是一个心地善良单纯的中国女子,我痛恨自己每次都是以生理的名义而不是以爱情的名义做爱。做爱,做什麼呢?能被做的,便是东西或事物。爱,能做出来吗?如果真的能做出来的话,也是在我的泪水中做的。

我承认,我淫荡。如此淫荡的我,不抽烟不喝酒,不塗脂不抹粉,我不需要任何伪装来掩饰自己,也不需要任何掩饰来伪装自己,从我的外表你看不出我淫荡的本性,就象某些人精心去掩饰却如何也掩饰不住其淫荡的本性一样。我所需要的只是灵魂颤栗时的快感,唯一能让我的灵魂颤栗的是那首永�的《命运》,每次聽到它,我都会泪流满面,同时能够分泌液體的不仅仅是我的眼睛。

我承认,我淫荡。虽然我已经不能从性的刺激中體会到生理的快感,我仍旧会去追寻。把性约束到婚姻中,正如同婚姻根本约束不住红杏出墙一样的可笑。当处女膜修復成为一種时尚,隆胸和包皮手术越来越红火时,整个世界淫荡了。我现在更象是潘金莲,除了跟着那个见面就想呕吐的人之外,就只有合谋杀夫一条路好走了。

我承认,我淫荡。当别人对我的称呼逐渐从姦夫淫妇、狗男女变到第三者、直到相好、情人时,是整个社会造就了我的淫荡。我也曾经历过被别人的老婆捉姦的场面,更多的时候是我打别人的耳光而不是相反。在那些所谓正经女人迟疑的瞬间,我看到了她们心理上的自卑,同时也看到了她们生理上压抑不住的渴望。也许之後,当她们的老公、男友在我雪白的肌肤上肆虐的时候,她们自己也同时在另外的男人身下扭动呻吟抽搐。然而,淫荡的是我。

我承认,我淫荡。我毫不隐晦的说,我喜欢一夜情,或许称之为一夜姦情更能引起我的性冲动,罗马帝国在衰亡之时所表现出的那種腐朽让我痴迷。很多时候,我无法控制慾望对自己的煎熬,我需要男人来配合我身體某个部位所起的变化。

我承认,我淫荡。只有男人才能引起我感官的兴奋,在这種兴奋的欲流冲击下,我不能自持。我渴望同他们结合,同他们融为一體,在的催化下肉體的结合使我的幸福體验达到巅峰。唯有此我才真正體会到生命的茁壮和温馨。被要求的同时,我也懂得了自己的要求。我感到自己的心灵和身體都被那难以说清的波涛包围。然而,每次之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麼还要支撑麻木的肢體,我甚至不知道拿什麼来支持自己麻木的肢體。我不知道自己为什麼还保留着麻痹的头脑,我只知道自己需要不停的做下去。

我承认,我淫荡。我来自何方,又要归於何处?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世界是光明的;现在,当我真正走入这个世界,却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是那样令人失望和沮丧。我像一隻没有航标的小船,在慾望的大海里漂荡。我企图寻找一片自己的聖地,企望耶稣的聖手会来拯救我。我企求上帝的宽恕可是上帝却丝毫没有被感动!上帝已经抛弃了这个世界!

我承认,我淫荡。在人类漫漫历史长河中,唯有蒙受的冤屈最沉重,最难以洗涤。幾千年来是带着枷锁受着虐待活过来的。我这颗疯狂跳动的心,也带着世俗的枷锁,在世俗的压力下挣扎。它把最後的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我,投向了那些同样为“淫荡”、“黄色”、“下流”、“糜烂”所困绕的人们。我们要从水深火热中拯救人类最樸素的,把它带到一个它本该去的地方。

我承认,我淫荡。当淫荡受到铺天盖地的歧视、自戕、压抑时,疯狂的反撲是不可避免的,但又不得不付出疯狂的代價,愚昧中的挣扎是带着血腥和眼泪的倒退。

我承认,我淫荡。每个自诩高尚的人无疑都会谴责淫荡,但却未必认真教育天真和好奇。潔白的颜色是那样的眩目,但只有在成熟的映衬下才显得聖潔。那些自觉與不自觉地沦为幾千年封建意识牺牲品的人,或是有意與无意地做了西方腐朽的性解放实践者的人们,在阳春三月的今天,都显得那麼可悲可憐。

我承认,我淫荡。在那些道貌岸然的男人面前,我将永远背负这样的罪名。但是,伪善的面孔掩饰不住他们内心的躁动,種種的借口,成了他们最好的伪装,一首《都是月亮惹的祸》,男人便可以将责任推卸到十萬八千裡外的月亮那裡去。在这些伪装没有被识破以前,仁义道德是所有男人最常用的词汇。而当爱情事实上不成其为真正的爱情,而是堕落为生物的、盲目的、野蛮的,随心所欲的兽性发作时,仁义道德早已被抛至九宵雲外,淫荡一词再次被演绎的淋漓尽致。

我承认,我淫荡;

我淫荡,我真实;

我淫荡,我快乐;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分享快樂

助跑~~~~~~~~~~~~~~~~~~ 我推!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