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在淫蕩的女上司陰道里,射得真爽!

插在淫蕩的女上司陰道里,射得真爽!

说来也怪,象我这種人你拿个扫帚一扫,扫出来的都会比我强。“要长相没得长相,要才华没得才华,要金钱没得金钱。”是个标準的“三无”对象,偏偏就我这么一个俗鬍子,我的上司对我百般的好。

起先我並不知道上司对我好会有那種情懷,她至少比我大三岁但实际看上去比我小,是我有一次偷看了她的身份证后晓得地。

我是她手下最底层的一个营销员工,上面有班长、主任,要汇报什麼的也轮不到我这么个小卒,但偏偏她喜欢把我叫到她办公室“布置任务”,我受宠若驚啊。

第一次到她办公室,我很紧张,我环视了一下屋子,妈啊!至少有五十平方米,还是个套间,内面有床有卫生间,我想,这那是办公室啊!比我的住房还要宽敞明亮。

她坐在一把黑色的牛皮高靠老闆椅子上注视着我的到来,她对我说:工作习惯吗我说还行。她说:有什麼不好办的事情就直接跟我说。我连忙说好,心裡很是紧张。

她起身给我泡一杯热氣腾腾浓茶,我端着它才有種暖暖的感觉。顿时,也消除我紧张的心理。

我坐在一把长沙发上,一动不动的认真聽她讲这讲那,远的有美国的大事,近的有单位鸡毛蒜皮的小事,反正我是洗耳恭聽,装出一副什麼都感兴趣的样子。她讲得口乾舌燥之际,咚咚,外面有人敲门,一声请进,进来的是管我的主任。

我有点面红耳赤,主任见我也好象不大自在,我起身假装上厕所,上司马上说:还有事跟你商量呢。主任送一份报告,上司签了一下字很礼貌的退了出去。

我在一旁思想也没停歇,总意识到上司有另外一種“企图”包含在裡面,那眼光火辣辣的,我低下了头,象个小媳妇。她起身走到了我的跟前问,有女朋友吗一时我不知怎麼回答才好,有点慌神的说:有就好。

我不知道她说好的意思在哪裡那幾分钟,我感觉全身有点发抖,思维是空白的。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千萬不能让自己在上司面前出格。我还是不敢面对她绯红的笑脸,那一刻,我意识到将要发生什麼,我内心清楚得很,我一个大男人将要成为一隻羊羔了。

她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旁边,我感觉出女人一股独有的芳香撲向我的鼻孔,象是走进了春天的百花园。我还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温度是炽热的,她一下抓住了我的大手,顿时,我全身感觉酥酥的。

咚咚,又有人敲门。她迅速起身回到老闆椅子上:请进。

主任把盖好章的文件送了上来,他用異样的眼光瞥了我一眼,分明在说:後台硬啊!

管理层的头头们纷纷下楼中餐,上司还没有说走的意思,我摸了一下咕咕直叫的肚皮,对上司说:我走了。

上司没有回答,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往门走去,一下把门反锁了,又把暗栓插上,我看得十分清楚。

我还是恭恭敬敬坐在沙发上,好象等待上司的奖赏。我的心脏在加速的跳动。她反过身来,一下子抱着我,我被动地和上司“战斗”起来。

在那个问题上,我一点也不示弱,狠狠的把她弄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她“痛苦”的叫着,彷彿没有任何顾及,完全忘记是在办公室里。

那一次,我表现出一个男人的威风與潇灑,真正體会到除了“三无”外还有值得欣赏的一面,我自己这样想着,上司也表现出高度的肯定,象是上次幹部职工大会上肯定劳模一样。

俗话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有了第三次就自然成为一種习惯。我越想还是越有点害怕:怕别人知道,怕女朋友知道,怕上司的老公知道。

我思来想去不再和上司继续发展下去,我有没有底氣和上司说拜拜,但在心裡还是暗暗下定了决心。

新一轮改革正在进行,从改革的方案上得知,这次要裁三分之一的基层员工,部门把我列进了"黑名单"。

那天夜裡,我接到了上司的电话,说要我马上到她家裡去一趟商量一件事,我想肯定是涉及工作上的,我没有忧虑。她给我说了很多很多。她的家庭,她的事业,她的孩子。关於我工作的事她隻字未提,可能对她来说这件事算不了什麼。

那一晚,星星和月亮十分显眼,好象诉说牛郎和织女的传说。我害怕她的家人回来,有点神坐不安的感觉。她看出了我的担心,很平和地对我说:我老公到美国考察去了,要半个月才回来。我微微点头没有做声。

她说:今晚你好好陪我说说话。

我撒谎说:我妈从乡下来看我,我还得回去。

她没有再勉强,要我休息一会兒,洗完澡后开车送我,我没有推辞。我顺手打开了墙上的液晶电视,一曲《等你来》灌进了我的脑海……

我陶醉在这種舒適的环镜里,顿时,我有種蠢蠢欲动的感觉,我起身向浴室走去,半透明的玻璃现出美丽豐满的體态,哗哗的水冲在潔白的肌肤上汇成一部交响乐。我明显感觉下身有了强烈的反应,我有点喘粗氣,我迅速脱掉衣服,冲进了浴室。

上司象一具软绵绵的泡沫玩具一动不动的摆在那裡供我欣赏,我慌神似的不知从那裡下手,她完全被我俘虏了,我使出全身解数使劲往内面弄,她的叫声打破了夜的寂静,那声音直捅我的灵魂。我没有开口要她开车送我,我看到她象一具疲惫的骡子躺在沙发上,消魂后的轻松與快感还在美丽的脸上荡漾。

我走出她的豪宅,天上的星星和月亮依然照人。

我舒缓了一下身子,走起路来两腿软绵绵的没劲。轻风在我的脸上吻过,我的激动才平缓下来。我想,我一定要在第二次上“刹车”,不能这样长期下去,我正在编织我的理由。

我又想,她是我的上司,她有更大的空间左右我,她的电话我不能不接吧!她要我到她办公室我不能不去吧!我要不被“裁下”没有她的帮忙不行吧!我反反覆覆问自己,最终还是糊里塗里。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