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家馬騎記

換家馬騎記

換家馬騎記

老婆婚前是個時裝模特兒,身材修長均勻,三圍玲珑有致;如今雖已生兒育女年近四十,但仍是風韻猶存,引人遐思。她平日個性開朗,待人熱誠,因此常有許多男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和她親近;不過她外表雖平易近人,內心道德尺度卻嚴,所以那些個男人大都自討沒趣,铩羽而歸。由於結婚已久夫妻性生活益趨平淡,爲了增添情趣,我經常租些A片回家與老婆共賞;但老婆卻正經八百,一絲不茍,完全不肯仿效學習。雖然由她的身體反應,我知道她也興奮動情,但她就是死板板的一聲不吭,搞得我也意興闌珊提不起勁來。

同事小王與我交情最好,我們幾乎無話不談。30歲的小王英俊潇灑,泡馬子功夫一流,經常向我炫耀光榮的戰績。

這天我倆聊到換妻的話題,小王突然賊兮兮的道:“老哥,不如咱們來換一換,你看如何?”

小王的老婆才27歲,奶大腿長,是有名的美女,真要能換,我當然求之不得,但我那老婆……

想到這,我不禁歎了口氣道:“唉!我當然同意,只是我那老婆……難啊……”

小王一聽興趣可來了,他興沖沖的道:“我一向很欣賞大嫂,只要老哥你同意,我老婆就讓你先上;至於大嫂,你就交給我好了……”

我一聽,竟然有這等好事,當下欣然同意,立即和小王擊掌爲誓。

小王辦事俐落爽快,當天晚上就要我去他家單兵作戰。他擠眉弄眼的道:“大哥,我已經跟老婆講好了,下班你就自個去我家,不過我老婆胃口大得很,你自己可要多保重啊!”

小王的老婆顯然不是初次搞這勾當,她熱絡的招呼我,態度大方自然。中間的細節咱們就不提了,直接進入正題。

洗過澡的她,全身香噴噴的寸褛不掛,赤裸裸的歪在床上,騷騷的叫喚:“李大哥,你還發什麽楞?人家想你好久了啦!”

我看她那騷樣那還忍得住?當下一個餓虎撲羊,便將她壓在身下。她全身軟棉棉的就像是蛇一樣,扭啊扭的小嘴就湊上我的雞巴,她輕輕巧巧的那麽一舔,我只覺一陣冷顫,雞巴立刻硬得如鋼似鐵,簡直破了十年來最佳記錄。

俗話說:來而不往非禮也!於是我也拿出看家本領,朝著她陰戶就是一陣猛舔。她被舔得舒服無比,哼哼唧唧,呢呢喃喃,一邊浪叫,一邊說些淫穢的話語:“大哥∼人家受不了……你快用你的大雞巴……狠狠的操我這小騷屄嘛!∼唉喲∼∼快點啦∼∼”

我一聽真是興奮萬分,覺得和她作愛真是過瘾刺激,那像我老婆,簡直就跟木頭人一樣。我扛起她的大腿,將龜頭對準陰戶,一家夥就狠命往裡面戳。

她啊的一聲,撒嬌道:“哇!你的雞巴好大,戳死人了啦!討厭∼∼也不會溫柔一點。”

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雞巴不過普通,但聽她睜眼說瞎話,倒也頗能滿足我的虛榮心。於是我拼了老命,快速抽插起來。

小王說得可沒錯,他老婆胃口很大,簡直就是榨汁機。她一路高潮不斷,浪叫到底。我才剛泄,她就含著我的雞巴猛唆。結果一竿進洞延續成梅開二度,梅開二度又延續爲梅花三弄,梅花三弄又延續爲四季發財……當她要求五福臨門時,我垂頭喪氣,可再也神勇不起來。不過她還挺疼人的,她語帶幽怨的道:“李大哥,你把人家弄得死去活來,怎麽現在又不理人?你下面累了難道嘴巴也張不開?我不管,人家那裡好癢,你快幫我舔舔嘛!”唉!長到四十歲,我終於知道,什麽叫男人的悲哀了!

我那天盤腸大戰,鬼頭鬼腦的小王也沒閑著,他還沒下班就先打電話連系我老婆,說有要事相商。老婆平日也知道他與我要好,如今見他神秘兮兮,不禁也滿腹狐疑。

倆人一見面,小王就哭喪著臉說我偷他老婆,老婆一聽如遭雷擊,整個人傻愣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死小王果然是獵豔高手,他唱作俱佳能哭能笑,唬得老婆一愣一愣的聽他擺布。他開車將老婆載到他家巷口,讓老婆親眼看見我進入他家,老婆氣得渾身發抖,他卻又反過來安慰老婆。老婆忍不住崩潰了,趴在他身上哀哀的哭了起來,小王輕撫老婆秀發,溫柔的說道:“唉!大嫂!咱們同是天涯淪落人,找個地方清淨一下吧!”

他將車開到郊區人迹罕至之處,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訴說,他是如何的難過痛心。老婆受他感染也是傷心欲絕痛哭流涕,他趁老婆心神不定之際,不著痕迹的便將老婆摟在懷里細細撫慰。老於此道的他並不急於侵襲老婆的敏感部位,只是撫摸頭發,將嘴貼近老婆的耳朵輕輕泣訴。越是端莊正經的女人,越受不了這種若有似無的挑逗,老婆情緒激動之下,竟輕易的讓小王侵佔了她貞節的嘴唇。他一邊親吻著老婆,一邊施展他的調情密技。他握著老婆的手輕輕搓揉,身體也緊貼著老婆磨蹭。老婆在他的柔情攻勢下,防衛心不知不覺的便消失無形,敏感的身體也起了異樣的反應,她覺得小王好可憐好傷心,她有責任要補償我的錯誤,讓小王高興。

小王的愛撫愈漸露骨,他將手探入老婆裙里,撫摸老婆的私處。老婆蓦然警覺欲待推開小王,但小王卻一反方才的溫柔含蓄,呈現出男人的兇猛強悍。他粗暴的將手指伸入老婆的陰戶摳挖,並恨恨地道:“大嫂!對不起,我一定要報複!他玩我老婆,我就要玩他老婆……大嫂!原諒我!拜託妳幫我吧!……”他扯開老婆的襯衫、胸罩,拉下老婆的褲襪、三角褲,全面展開了攻擊。他搓揉老婆豐滿的乳房,吸吮老婆櫻桃般的奶頭;他粗魯的扳開老婆的雙腿,猛舔老婆的陰戶。老婆一方面覺得內疚,另一方面也感受到異樣的刺激,她陰戶隱隱騷癢,白嫩嫩的屁股也開始搖晃;淫水像潰堤般的狂湧而出,老婆的端莊形象徹底受到了考驗。

小王展開攻堅的行動,他硬梆梆的大老二開始鑽探老婆的嫩穴。他的家夥比我粗一圍,長一截,因此一旦進入老婆的身體,老婆立即感受到那種充實飽脹的快感;她雙腳不由自主地翹起,屁股也來回擺動迎合肉棒的沖擊。大老二不斷深入老婆陰道,直頂老婆敏感的花心,初次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作愛,老婆既感刺激也覺羞愧,她雙眼緊閉,嘴唇微張,忍不住竟發出如泣如訴的呻吟。

小王從我閑聊中知道,老婆作愛時一向都是悶不吭聲的,如今見老婆竟被他搞得哼哼唧唧起來,他心中那股得意可就別提了。其實男人喜歡搞別人老婆,有一大半原因就是可以從別人老婆身上證明自己的優越性,小王這家夥,可徹底滿足了他驕傲的男性自尊。

那天淩晨三點,小王得意的回來了。他看到我被她老婆整得渾身癱軟,不禁開懷大笑。

我尴尬的起身穿衣準備回家,小王賊兮兮的道:“大哥,大嫂已被我搞定了!你回去可別惹她!”

我一聽半信半疑,便問他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他毫不隱瞞,一五一十全說了出來。這下子可嚇得我半死。

我埋怨道:“你這小子怎麽這麽缺德?竟然說我偷你老婆,要是回去她跟我算帳,那可怎麽得了!”

小王笑道:“大哥你累得腿軟,大嫂也不比你好多少,我可是卯足了勁侍候她……嘿嘿∼∼你還騙我大嫂性冷感,我看她也不比我老婆差多少嘛!”

我心裡突然有股酸酸的滋味,像是吃醋,又像是自卑,反正是非常的不舒服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謝謝樓主分享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是最好的論壇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是最好的論壇

回覆 yuanhui0007 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