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人妻凌辱日記 – 鋼筆

秘書人妻凌辱日記 – 鋼筆

各位,這章較變態的,不喜勿看。

可能是 Michael 已經玩厭了我, 他對我的需索次數越來越少, 過去三個星期他都沒有姦淫過我。一方面我慶幸不用再受到折磨, 但另一方面財政便出現問題了, 因沒有了 Michael 的「資助」。

如常地, 一天 Michael 叫了我入他的 Office, 當我正想着是否又是那回事時。

他對我說:「還記得邊個是 Vivian」

我:「Sure!」

Vivian 是公司以前一個 Top Sales, 約六個月前 resign, 而且都幾靚女, 身裁又 fit。

Michael :「妳知唔知點解佢以前係 Top Sales」

我:「佢唔係」

Michael :「係! 」

Michael :「妳上次係酒店 serve 果三個客, 其實係 Vivian 嘅 account, 單 deal 準備簽約, 佢就話要 resign, 俾佢激死! 咁啱妳嚟搵我, 話等錢用, 所以未搵妳代替囉。所以果啲錢妳唔駛還, 係妳應得嘅。」

跟着 Michael 係抽屜裡攞出一份文件及一盒東西。Michael 對我說份文件係價值過千萬的保險合約, 個客原本係 Vivian, 啲細節已經全部傾好, 就欠份約未簽。

我:「你想我去簽番嚟」

Michael :「妳自己決定, 但係如果妳肯去簽, 妳會分到相當可觀的傭金, 不過妳明啦,  個客當然係有啲要求啦!」

我:「你俾我考慮吓!」

Michael :「咁算啦! 我搵過第二個, 諗住妳等錢用, 先至益妳, 出面大把 Sales , 隨便叫一個都肯。」

我:「等等, 我去!」

Michael 將份合約及一盒東西交俾我, 佢話盒東西是送俾個客做禮物。

我到洗手間略為補補妝, 便出發。 個客姓楊, 他的公司位於中環的國金二期高層。到了國金樓下, 個心突然跳得好快, 雖然已有了心理準備, 但當事情真要發生時, 仍然覺得好驚。

楊生的公司裝修得好靚好豪華, 他的秘書出來帶我到他的辦公室。估唔到他的秘書會咁靚, 還好 sexy, 她穿了一條窄身的短裙, 是前面大腿開叉的款式, 她行路的時候, 差不多整條修長的大腿都露了出來, 此外, 她的恤衫刻意少扣了一粒鈕, 差一點, 整個乳房都被看到了。

當我行去他的辦公室的時侯, 我留意到週圍的人用很奇異的眼光望着我, 對我上下打量, 有些更在竊竊私語, 我就好像一件正在被人鑑賞的藝術品。直覺告訴我, 他們好像知道我即將和楊生要幹的事。

入到楊生的辦公室, 他的辦公室很大, 足足有成千尺, 整個維港盡入眼簾。辦公室內更有一張很大的 sofa, 莫非這就是我稍後被凌辱的地方

我向楊生先打招呼:「楊生, 你好。」

 

楊:「哈哈! Michael 果然冇介紹錯, 真係靚過 Vivian, 不過唔知身裁又點呢」

被他這突如其來的一問, 我也不知道如何反應, 只是獃獃地站着, 時間就好像被凝住了一樣。

我定一定神對楊生說:「我明白你的意思, 麻煩你叫你的秘書先出去。」

楊:「我一向都喜歡聽 Eunice 的意見, 妳要講甚麼, 做甚麼, 就隨便, 唔喜歡就走!」

我:「你」

我知道楊生是有心羞辱我, 但事到如今, 我唯有接受。我站在楊生面前, 將原本穿在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 而他的秘書 Eunice 就用她冷豔的目光在旁觀看。

我一件一件地脫, 直至完全赤裸, 只淨下那對我仍穿着的幼帶高踭鞋。

楊:「哈哈! 唔錯唔錯! 比 Vivian 更 fit, 應大既大, 應細既細。Eunice 妳覺得點」

Eunice:「OK 啦! 估唔到對 breast 有我咁大咁挺, 係個 pat 大咗少少, 接受到嘅!」

聽到楊生的秘書對我的評價,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喊出來。

經過一輪的指指點點後, 楊生就叫我穿回衣服。心想楊生就這樣放過我 當我滿以為事件就此了解而沾沾自喜的時侯, 楊生說:「大家都肚餓啦! 出去食完 lunch 返嚟再傾過。」

究竟楊生玩甚麼把戲, 真是摸不着頭腦, 但相信下午回來我一定不會好受。

楊生帶了我到中環一間私人會所, 他的秘書 Eunice 也有一起來。我以為這只是一餐普通的商務午饍, 原來這亦是凌辱我的一部份。他們簡直當我不是人, 甚至連妓女也不如。估不到香港會有這樣的鬼地方!

我們一入到去, 那個侍應就對楊生說:「咦 楊生今日件貨我相信是指我好似有啲唔同喎!」

楊:「哈哈! 果然好眼光! 試得北菇雞多,轉轉口味試吓本地雞嘛!」

我聽到, 心�面不禁一寒。

奇怪地, 楊生和他的秘書跟剛才的侍應入了去, 而我就被另一位女侍應安排到另一間房, 更奇怪的是那一間房竟然有沐浴的設施。帶我入房的人叫我除衫沖涼。心想莫非是做 spa, 但楊生無理由對我咁好,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事到如今唯有跟指示去做, 我脫去所有衣服, 就往浴缸�浸, 啲沐浴液好香! 令我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沖完涼出來後, 我發覺所有的衣服都不見了! 那一刻好驚。但在房裡就多了一張很大用木做的枱, 張枱的形狀就好像壽司店那些盛載魚生的木架, 但在枱的四角各有一個鋼環。

那個女侍應叫我瞓起張枱上, 雖然我有點猶疑, 但還是照做。跟着她拿出一條粗麻繩想將我的手縛在那些鋼環上, 我立刻反抗並大叫:「妳想做甚麼!」

跟着有幾個男人衝入來按着我的手腳, 令我動彈不得, 然後任由那個女侍應將我的手腳縛在那些鋼環上。最後其中一個男人將一條粗麻繩在我的乳房上下打圈, 然後縛緊, 我整對乳房隨即被唧起, 隆隆地漲起來! 由於縛得太緊, 除了痛之外, 連呼吸都有一點困難。

這時我就好像一絛被放在砧板上的魚, 任人宰割。我心�面好驚, 乳房就隨着我急速的呼吸一起一伏。我大叫:「你哋想點 怏啲放咗我!」

女侍應:「妳乖乖地瞓起到, 楊生食完飯就會放妳。」

接著有一個戴着廚師帽, 看似是廚師的人帶着一箱東西走了入來。他打開箱子, 然後將�面的東西一塊一塊地放在我身上, 我初時不知那些是甚麼, 只知道好凍, 後來他將一片東西放在我的乳房上, 原來那些是一片片的魚生。他將那些紅色的吞拿魚魚生放滿我的乳房。由於那些魚生好凍, 我的乳頭都硬起來了。

我差不多每寸肌膚都被鋪滿了魚生, 然後他要我張開口, 將一個杯狀的東西放入我的口中, 跟著就將醬油倒入杯中。

當我以為完的時候, 最難受的一刻來了。 一條東西正塞入我的陰道裡, 我不知道那是甚麼, 只知道很粗。那個廚師不斷將它塞呀塞呀, 直至再插不入為止, 我嘗試將它迫出來, 但實在插得太深了, 我只好放棄, 那種被迫着的感覺真是很難受!

慢慢習慣了, 不知甚麼原因, 我的陰道反過來不自主地不斷吸啜着那東西, 而且令我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連胸部因被粗麻繩縛着的痛楚也忘記了。

跟着所有人都離開間房。一會兒後, 楊生和 Eunice 便入來。

楊生一見到我便說:「哈哈! 唔錯唔錯! 簡直係一件藝術品! Eunice, 妳覺得呢」

Eunice:「OK 啦! 都擺得幾靚。」

我聽到他們這樣說, 眼淚再也忍不住了, 不斷地從眼窩流出來! 但他們沒有理會, 還拍了幾張我的照片。

他們一片一片地夾起鋪在我身上的魚生來吃, 還點我口中的杯的醬伷, 有些醬油更滴在我的面上, 但他們好像看不到似的, 沒有為我抹去, 當我好像一件死物一樣!

楊:「哈哈! 果然係人間極品, 鮮味的魚生加上女性微微的體溫, 簡直是完美的配搭!」

他們邊吃邊說, 話題就轉到我的肉體上。楊生用筷子「督」着我的乳房說:「哈哈! 對波好鬆軟, 又會咁有彈性嘅!」

Eunce 用筷子夾着我的乳頭並說:「你睇吓佢幾硬!」跟着用筷子再大力夾緊, 雖然好痛, 但因為我的口被一隻杯塞着, 不能叫出來, 只能從喉嚨發出呀呀的聲音。

當我身上的魚生, 被吃得七七八八。突然我感覺到有人從我的陰道�拔出那條一直塞在�面的東西, 那人是楊生! 他沒有將它立刻拔出, 而是拔出少少又塞回去, 來來回回數十次, 並不斷扭動, 我被他弄得死去活來, 冷汗直標。

最後他終於將它拔出來, 而我亦看到那東西, 原來是一條又粗又長的香蕉! 由於它在我的陰道太耐, 整條香蕉都佈滿了我的淫水, 而我亦 feel 到我的陰道仍不能合攏, 仍然處於張開的壯態。

楊生剝開香蕉的皮, 然後叫他的秘書將我口中的杯拿出來。

當那個杯一拿開, 我即刻發狂地大叫:「你哋變態架! 快啲放開我!」

我剛講完, 楊生便將整條香蕉塞入我的咀�。

楊:「哈哈! 我哋食飽, 輪到妳食啦!」

跟着他們便離開間房, 其他人就入來清理我身上食淨的魚生及口中的香蕉, 然後替我鬆縛, 讓我到浴室沖涼清潔身體。我一路沖, 眼淚就一路流。

我沖完涼後, 楊生便帶我回他的辦公室。

我:「楊生, 你都應該玩夠, 可以幫我簽咗份約啦」

楊:「哈哈! 可以可以! 妳係份約簽名先。」

我從公文袋�取出份合約, 正準備在合約上簽名, 楊生叫停我。

楊:「唔係用呢支筆簽。」

我:「咁用邊支」

楊:「Michael 唔係有份禮物送俾我咩」

我從手袋�攞出那盒東西, 交給楊生。他打開盒子, 裡面原來是一支很粗的墨水鋼筆。

楊:「哈哈! 好靚! 我想妳用呢支筆簽, 但係唔係用手」

我初初不明白他的意思, 但我留意到他的眼光正望向我的下體。

他竟然要我把那支墨水筆插入陰道裡, 然後在合約上簽名!

我:「你妄想! 我唔會咁樣做!」

楊:「OK! 咁算啦! 請妳走!」

我心有不甘, 就只差這一步, 既然之前已被他盡情凌辱了, 這又算甚麼呢

我拉起我的短裙, 將內褲脫下來, 接過楊生手上的鋼筆, 將它一點一點地抽入我的陰道裡, 那支筆又硬又冰冷。我一直塞一直塞, 直至只有小部份筆尖露出為止。由於害怕它從陰道裡跌出來, 我要用力地用陰道將它夾緊。

我:「現在你滿意啦!」

楊:「哈哈! Well Done!」

楊生將一隻墨水樽放在地上, 他要我蹲下點墨水, 然後在合約上簽名。幾經辛苦, 我終於在合約上畫了幾筆, 算是簽名吧了!

跟着他要我瞓在地上, 不斷轉動仍在我陰道裡的鋼筆, 玩完轉圈就玩出出入入。

楊:「哈哈! 估唔到有咁多水, 真過癮。」

我:「好痛呀! 你要玩幾耐!」

他一巴打過來:「收聲! 我要玩幾耐就幾耐! 邊到到妳出聲!」

他發瘋地攪動支筆, 就好像攪麵粉一般, 我給他弄得死去活來。他一路攪動支筆, 我的淫水就不斷地流。他突然將支筆抽出來, 將他的陽具狠狠地抽入, 我隨即發出呀的一聲。他發狂地幹着我, 我就只靜靜地躺着, 眼淚不斷地流

最後他射了, 當他將陰莖抽出來的時候, 有幾滴精液更滴在那份合約上。楊生用那支仍濕淋淋的鋼筆在那份合約上簽名, 跟着便叫我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