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姐

大家姐

安妮:「而家係唔係以為我女人好恰,我唔理,個場我睇開冇理由要我讓出黎,俾一個爛場我睇」

老大:「安妮,大家搵食,妳又咁叻,做生意做邊樣就賺邊様,個锢場有潛質至俾妳做」

安妮:「你唔駛講,總之我冇咁好蝦,你要搶我場,我咪爆你大鑊,你養埋班人幫你姦淫擄掠,我一爆料,你仲唔麻煩」老大:「好好好,有事慢慢傾」

安妮:「死男人,嚇一嚇就收哂皮,Jay,走」

榮:「你真係要郁佢?」

老大:「佢話有你地d料,女人係蠢d,蠢到咁招埋d禍上身,抵佢死」

同伴A:「你估條女有冇35D?」

同伴B:「我估36D都有,對奶咁大,又咁索,老大,做得過」

我:「既然老大叫到,一定做」

老大:「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下場,就係身邊既人都願意出賣你,對人好等於對自己好」

安妮,一位社團大家姐,作風強悍,其身邊少女名Jay,是十三歲跟在安妮身邊的近身侍從,經安妮培育,身手了得,守在安妮身旁,儼如成為她身邊保鑣,安妮表面正當生意是經營一間酒家,實際是酒家附近街道的話事人,由於是首領,在社團中愈見囂張,並開始對老大不滿,而她不怕樹敵,最終逼得老大出手收拾她

安妮:「條數唔岩,你落左格呀,下,出聲喇,成碌木咁」

榮:「安妮姐,呢期有人搶地盤,收d數係少左」安妮一本數簿扔向榮

安妮:「冇撚用,下期數,再係咁少,你因住黎」

榮,安妮的左右手,但安妮經常對她呼呼喝喝,而安妮亦冇當榮是人

同伴A:「膠布,繩,手銬,棉花,齊哂」

同伴B:「仲有老大俾既補品,一陣肯定爽死條八婆」

Jay:「阿姐,十點鐘喇,我渣車接妳走」

安妮:「ok,等等,袋左支槍未」

Jay:「袋左,唔係點做妳跟班,似阿榮咁就死得」

這晚安妮跟Jay如常從酒家回家,不過這晚將成二人踏上絕望之路開始

安妮日常出入酒家都是穿行政套裝,這晚一套黑色外套,一條黑色背後開叉長裙,白色襯衫,剪裁非常合適,即使已經三十多歲,仍然能夠把她臀部顯得渾圓,身材豐滿,黑色高跟鞋及膚色絲襪,外人很難想像安是黑社會的大家姐,Jay本身十九歲,長長秀髮成啡色,一雙又圓又大的眼睛,一件白色緊身上衣加一條黑色熱褲

Jay這晚如常駕駛那平治房車,安贈送給她的房車,而安妮則閉目養神,突然在一條僻靜小路,一架客貨車抽頭越過Jay,並在前面停低

Jay見狀急停,安妮亦被突如其來的剎車嚇醒

安妮:「仲咩事」

Jay:「似乎有人伏,坐穩」Jay準備把車倒後,這時已經有三名蒙面男子跳車

在倒車時一架私家車從後駛至,兩車發生碰撞

安妮:「呀」安嚇得大叫

Jay:「安妮姐,唔駛驚」Jay危亂中仍保持鎮定,並拔出手槍,從車側窗向外準備射擊迎面而來既歹徒,但扣板機一下,Jay突然全身力,不能動彈,連叫喊也無力

安妮:「Jay,妳仲咩開槍呀」,這時三名歹徒開車門把Jay拉出去,安妮見狀,嚇得手忙腳亂下從手袋找手機求助,但這時又兩名蒙面歹徒出現,左右把安妮挾持

安妮:「你地係咩人,想點」

同伴D用一把摺刀放在安妮臉龐:「一陣妳咪知,咁心急仲咩姐」這時安妮透過擋風玻璃外望,先前三名歹徒把jJay押在引擎上,把她雙手用手銬反鎖於背後,用藥棉塞進Jay的口腔,再用銀色強力電線寬膠布,把Jay的嘴巴緊緊纏繞,Jay亦眼泛淚光,以絕望眼神跟安對望

這時同伴D及E合力把安妮制服,用繩把她雙手於背後綁緊,然後把她嘴巴打開,塞進一團團藥棉,一樣再用銀色強力電線寬膠布把她嘴巴緊緊綑纏封好,這時 Jay亦被另外三名同伴用繩把上身緊緊綁好,黑布蒙眼,然後押上客貨車,至於安妮目睹Jay被綁走不久,眼前亦一黑,然後再被人用繩把上半身五花大綁後一同押上客貨車運走

安妮及Jay被眾人押到一間寫字樓,安妮蒙眼黑布被除下,眼前景象令她感到十分驚嚇,這正是酒家的辦公室 榮:「點呀,好驚訝我會係度,唔係我搵人綁妳,妳自己得左人咪自己食返個果」 安妮聽畢後想到一定是老大背後策劃,氣得只能發出微弱的嗚嗚聲 榮:「死靚妹,想鬱郁唔到呢,係呀,妳支槍俾我做左手腳,手槍變麻醉槍,裡面仲要係加勒比海河豚肝臟中抽取的毒素製成的毒葯,足夠令妳癱瘓但又唔會損壞神經系統,郁唔到但咩都感覺到」Jay聽後也未能作出任何回應 說罷,安及Jay身上的繩子被解開,然後安妮黑色外套被除下,Jay的緊身上衣亦被人撕破,露出一個黑色喱士罩,豐滿的胸部立即呼之欲出 榮:「忙左成日,谷埋好辛苦,八婆,幫下我手」說罷安妮被同伴們押到房中的書枱,臉朝書枱,而榮則把她的裙脫下,隔著膚色絲襪褲下是一條黑色三角褲 榮:「黎喇」說罷焇隔著絲襪及內褲把陽具擦著安豐滿的臀部,安妮只得緊閉雙眼及涰泣,至於Jay則黑色熱褲亦被脫下,露出黑色T-back被同伴狎玩著,而同伴亦樂於輪流品嘗著這件火辣辣的獵物 榮:「有d野阻都係唔夠盡興」說罷把安的絲襪及內褲脫下,同伴接過把內褲及絲襪褲套著她的頭部 同伴:「問返自己個西d味正嘛,咁樣俾人強時都會好興奮」說罷榮便把陽具插進安妮肛門,然後進一步把安妮強姦,襯衫被扯開,露出黑色乳罩,另一邊廂Jay 的T-back亦同樣被同伴套上頭部,然後變成性慾三文擡,一前一後被同伴侵佔著 經過兩個多小時,安妮及Jay已經被蹂躪得不似人型,安被穿上一條肉色內褲及絲襪褲,黑裙,外套,上身重新綑綁,至於Jay只餘下乳罩及穿上一條黑色內褲再被五花大綁,兩人在深夜再被押上客貨車運到巢穴囚禁,面對悲慘的命運,繼續被用作發洩性慾或者賣往第三世界作性奴 榮,終於除去眼中釘,取代安妮的位置,而安妮樹敵太多,即使突然失蹤惹人懷疑,但榮不斷收買人心及跟老大合作,亦沒有人在意,安妮的去向安妮及Jay被眾人押到一間寫字樓,安妮蒙眼黑布被除下,眼前景象令她感到十分驚嚇,這正是酒家的辦公室

榮:「點呀,好驚訝我會係度,唔係我搵人綁妳,妳自己得左人咪自己食返個果」

安妮聽畢後想到一定是老大背後策劃,氣得只能發出微弱的嗚嗚聲

榮:「死靚妹,想鬱郁唔到呢,係呀,妳支槍俾我做左手腳,手槍變麻醉槍,裡面仲要係加勒比海河豚肝臟中抽取的毒素製成的毒葯,足夠令妳癱瘓但又唔會損壞神經系統,郁唔到但咩都感覺到」Jay聽後也未能作出任何回應

說罷,安及Jay身上的繩子被解開,然後安妮黑色外套被除下,Jay的緊身上衣亦被人撕破,露出一個黑色喱士罩,豐滿的胸部立即呼之欲出

榮:「忙左成日,谷埋好辛苦,八婆,幫下我手」說罷安妮被同伴們押到房中的書枱,臉朝書枱,而榮則把她的裙脫下,隔著膚色絲襪褲下是一條黑色三角褲

榮:「黎喇」說罷焇隔著絲襪及內褲把陽具擦著安豐滿的臀部,安妮只得緊閉雙眼及涰泣,至於Jay則黑色熱褲亦被脫下,露出黑色T-back被同伴狎玩著,而同伴亦樂於輪流品嘗著這件火辣辣的獵物

榮:「有d野阻都係唔夠盡興」說罷把安的絲襪及內褲脫下,同伴接過把內褲及絲襪褲套著她的頭部

同伴:「問返自己個西d味正嘛,咁樣俾人強時都會好興奮」說罷榮便把陽具插進安妮肛門,然後進一步把安妮強姦,襯衫被扯開,露出黑色乳罩,另一邊廂Jay的T-back亦同樣被同伴套上頭部,然後變成性慾三文擡,一前一後被同伴侵佔著

經過兩個多小時,安妮及Jay已經被蹂躪得不似人型,安被穿上一條肉色內褲及絲襪褲,黑裙,外套,上身重新綑綁,至於Jay只餘下乳罩及穿上一條黑色內褲再被五花大綁,兩人在深夜再被押上客貨車運到巢穴囚禁,面對悲慘的命運,繼續被用作發洩性慾或者賣往第三世界作性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