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創)獵美陷阱

(非原創)獵美陷阱

獵美陷阱

 

這裡是繁華城市的邊緣,一棟古老的別墅,裡上密密麻麻地爬滿了青藤,一直蔓延到房頂上,象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將整個別墅罩得嚴嚴實實。

這樣的地方,常常藏著價值連城的古董或稀有的收藏品,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在一個月前開的庭院展示會上,我把家父留下的一些寶貝當眾展示了出來,其中最珍貴的就是一尊名為“唏噓”的美女白金雕象,據說是某國皇室的家傳寶物,引起了到場來賓的好一陣驚嘆,當下就有很多人表示願不惜代價的將其納為自己的收藏,但是都被我一一拒絕了,絕不轉買這個雕象,是家父的遺願之一,而且留著她,我的確還有別的用途……這天晚上,依舊是月朗星稀,不過今天這個偏僻的地方似乎有客到訪。

一個高佻而俏麗的身影敏捷地從窗口滑進我的臥室,毫無聲息。在月光下,可以看到,這是一個長髮披肩的美女,高挺的鼻樑,長長的睫毛,性感的紅脣,還有一雙似乎會勾魂攝魄的美麗眼眸。她穿著一件黑色的緊身低胸吊帶絲衣,下身的黑色超短皮裙加上被絲襪包裹的一雙修長的美腿和短及腳踝的高跟皮靴,讓人看了都會有一種莫名的衝動,一般的竊賊,為了行動方便,都是穿緊身而靈活的夜行衣,象她這樣惹火的裝束,除非是技藝十分高超的老手,否則是不會有人敢嘗試的。

據我所知,一個月前的展示會,不僅吸引了不少收藏家的目光,同樣也引起了各個有名的以古董和名畫為目標的偷盜集團的興趣。

這些人與一般的竊賊不同,大多本身對古董之類的東西有著極高的認識,不少人平時還是相關行業的從業人員,具有較高的素養,其中還有幾個美女組合,“暗夜玫瑰”就是這次對“唏噓”感興趣的組合之一,而穿便裝做事,就是她們的習慣之一,眼前的這位小姐,想必就是她們的一員。

她先小心而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在確認了沒有報警和防盜裝置之後,便開始在房間中熟練的搜查起來。之前曾經有人拜訪過我們家的其他地方,但是似乎沒有什麼發現,因為我們家的習慣是將古董當成平常的擺設分散在家裡的各個房間,並沒有專門的保管室或保險箱。之所以那麼大膽,除了個人愛好和習慣外,是因為平時不顯山露水,沒人知道家父乾的是古董發掘的工作。

看來她認為最珍貴的寶貝一定是放在了男主人的臥室,所以進來了,她的確是猜對了,可惜她不知道我的臥室美女進來容易,想出去?那可就難了。

雕像並沒有擺放在明處,她不得不慢慢地打開抽屜和櫃子搜尋,但是只是發現了一些衣服,雜誌和無關的東西。當她拉開我床邊桌子的抽屜時,在裡面發現了一大疊照片,上面是很多不同類型、不同穿著、不同姿勢的美女被全身捆綁起來的性感樣子,其中一些還是全身赤裸的,雙峰圓滾滾地挺著的特寫。

她看了以後臉色大變,臉頰明顯有些發紅,再一看照片下面的抽屜裡還放滿了各種繩子,絲帶,塞口球,蠟燭,鞭子,皮扣,項圈之類的東西,不由得愣了一下。

“哼,看來是一個大變態的家……”她喃了一句,將東西重新放好,繼續尋找雕像。這時候她的目光落在了正在床上裝睡的我身上,準確的說,是我枕頭邊的一個黑色的盒子上。

她馬上輕輕地爬上我的床沿,上身伸過我的胸前伸手去取那盒子,到了她這種境界的人,基本上可以無視主人的存在了。她那傲人的雙峰此時就正對著我的臉,幾乎要碰上我的鼻尖,深深的乳溝看得我下身不由的起了反應,好在有被子隔著,看不出來,而我的眼睛上也戴著看似黑色實際上是透明的眼罩,可以清楚的看見她,她卻毫無察覺。

就在她的手就要碰到盒子的時候,我突然伸出一隻手死死扣住了她的手腕,另一隻手直接狠狠地抓住了就在眼前的她的堅挺的右乳,雙腿則踢開被子象鉗子一樣夾住了她的大腿,同時把她的那隻手往後用力一擰。

“呃!……什麼?!”她似乎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大聲嬌叫了一下。

一隻手已經被我擰到了背後,雙腿盤在她的大腿上使得她的下半身根本動彈不得,那隻抓著她右乳的大手用力一捏,只聽“啊!!……”的一聲嬌吟,她的上身在我的懷裡拚命地扭動起來,用剩下能活動的那隻手想伸過來抓我的頭,卻被我用原來抓著乳房的那隻手在腦後抓個正著,用力將她的兩隻手並在了一起,變成了“關公背大刀”的姿勢。

“啊?!……放開我……呃!!……”她雙手被我這樣用力的在腦後並在一起,胸部不得不更加的挺了出來,一對飽滿的雙峰隔著薄薄的半透明的衣服呼之欲出。

“想不到吧?‘唏噓’只是個誘餌,我在這裡等你來很久了,在我的床上被我逮個正著,你還能跑得掉?從今天開始,乖乖做我的玩物吧……”我淫邪的大笑起來。

“什麼?……誘餌?……你……休想!……啊!!!……”她扭動著嬌軀還想掙紮,我吻著她光潔脖頸的嘴突然對著她高聳的乳房就是一口,留下一排清晰的齒印。

“上面的味道不錯呢,不知道下面的如何?”我被她身上散髮出的淡淡的香味熏得更加獸性大發,原本想溫柔一些的想法被慾望衝得蕩然無存,決定用狂野的力量來盡情的蹂躪她。

“啊!……住手!!……你竟敢……你這個大變態!!”她憤怒地喊著,身子雖然拚命的扭動卻還是不能從我的魔掌中掙脫。懷擁美人,我的下身早已堅硬無比,直愣愣地杵著她的臀部。

我用一隻手抓著她的雙手手腕,騰出一隻手來取出紅色的繩子,將她從肩頭背過來的那隻手彎下來,雙手手掌並在一起在身手成“W”緊緊地捆在了一起,然後將繩子縱橫交錯的扣成一個個網眼將她的雙臂牢牢箍在了背部,然後用同樣的手法罩住了她的雙峰和小腹。

在勒緊雙峰的時候我還特別的用力,聽著她嘴裡發出的淫霏的呻吟聲我感到全身都非常的舒暢和興奮,在引出兩股繩子繞過她下體的時候,她輕輕地呻吟了一聲,接著我突然用力一勒。

“啊!!!……啊!……那裡……不要……”她突然弓起身子顫動了一下,繩子已經深深地勒進了她的蜜穴裡。

我一邊捆綁她的美腿一邊貪婪的撫摩著,隔著絲襪手感出奇的好,讓我猛吞口水。

“真是性感的尤物,這樣的身材簡直天生就是給男人操的,哈哈哈……”我被慾望衝得有些失去了理智,說的話也更加離譜和粗魯露骨起來。終於捆好了她的雙腿,現在的她,全身被繩子緊密的捆了起來,只能躺在床上無助地扭動著身體。

“嗯……呀……”她顯然還沒放棄逃跑的希望,奮力地想掙脫繩子,但是一切都是徒勞,這些繩子是我專門加固過的,比一般的繩子更加堅韌,即使象她這樣的有些武功根底的女人,也休想能掙得開。

“哼,沒用的,這些繩子就是專門為你們準備的。”我把身上的衣服一脫,露出自己的一身肌肉和下身高挺著的粗大陽物,她用一種恐懼而憤恨的眼神看著我,張著嘴卻說不出話來。

我撲上去把她壓在身下,粗暴地撕開了她身上的衣服和下身的內褲,分開勒著她穴口的兩股繩子,雙手抓著她那對傲人的肉球,下身迫不及待地硬生生的一下下地挺了進去。

“啊!……啊!!……噢!!!……呀!!……”她仰起頭不停地尖叫著,乳房被我用力而粗暴地捏得變了型,下身更是被捅得不停地顫動。我的嘴在她的身上貪婪地吻著,咬著,盡情品嘗著她身上的每一寸銷魂的肌膚,兩個人急促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劇烈的動作把床都弄得咯咯做響。

她開始還斷斷續續地罵兩句,後來就只能不停的大聲呻吟,浪叫聲一陣高過一陣,我身上積累了幾個星期的慾火全部都噴發在她的身上,粗暴地衝擊著她嬌弱的軀體,直到她淫水狂瀉不止,終於受不了的被操得幾乎昏了過去。

我在一陣抽動之後射了出來,然後意猶未盡的退了出來。

她全身軟綿綿地癱在我身下,一雙美麗的眼睛無神的半閉著望著我,印滿紅色手印的胸口劇烈地在起伏著,全身香汗淋漓,嬌喘不斷,已經沒有了說話的力氣。

“呼……真是暢快,一直以來的計劃終於能夠實行了……”我靠在床頭,從抽屜裡取出相機,對著她開始拍照,這些照片並不是為了日後威脅她,因為我根本就沒打算再放她走,而是作為收藏的紀念品日後可以慢慢欣賞回味。

她似乎很不情願的樣子,盡力想把臉扭過去,但是主動權在我手裡,想要什麼角度我只要移動一下身體就行了。

“人是慾望的動物,在追逐慾望的時候卻不知道也要付出代價,而你,以及之後來到這裡的那些美女大盜們,想偷取‘唏噓’的代價,就是成為我的玩物,作為我的收藏一直留在我的身邊供我盡情的享用……”

她睜大著雙眼,臉上露出淒涼而又不甘的表情,嘴裡吐出一個字:“不…”

我取出一個塞口球,捏著她的小嘴給她戴上,在腦後扣緊,徹底剝奪了她說話的權力。

“怎麼,不甘心嗎?沒用的,你的命運已經掌握在我的手上了。”我摸著她的臉笑著說,能夠操縱別人的,特別是美女的命運是一件很過癮的事,以前只是在網絡上寫色情小說的時候有這種機會,沒想到今天卻真的實現了。

“嗚……”她無力的搖了搖頭,嘴裡發出含混的聲音。

我從床下拉出一個大箱子打開,把她抱起來整個放了進去,箱子裡有電源,連接著電動按摩棒和通風裝置,我將兩根粗大的按摩棒一下插進了她的小穴和幽門裡,開動了開關。

“嗚!!……”伴隨著輕微的蜂鳴聲響起,她的身體又一陣顫動呻吟起來。

“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不過那已經不重要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美女一號收藏品,這就是你的小窩,你也看到我抽屜裡的那些道具了吧?以後每天晚上我會把你抱出來盡情的玩樂的……”

“嗚!!……嗚!!……”她用盡幾乎是最後的力氣發出痛苦的悲鳴,然後箱子便被我關上鎖住了。在箱蓋上,有一個“1”的標籤。我看著床底下其他的十幾個空箱子,笑了笑,將它推了進去。

“暗夜玫瑰”見同伴沒有回去,一定會再派人來“下一個是誰呢?……”我躺在床上,靜靜的等待著……(二)第二天,我從床下抽出了那隻箱子,還沒打開就聽到裡面傳來不斷的輕微的呻吟聲。

箱蓋一打開,一股強烈的蜜汁的味道馬上撲鼻而來,裡面的美女仍舊被繩子緊緊地捆住,緊縮著身子蜷縮在箱子裡,下身插著的兩根粗大的按摩棒還在電力的作用下繼續瘋狂的顫動著,不知道經過多少次高潮而瀉出的蜜汁流滿了箱子底部,使她的一部分身體浸泡其中。

她身上流滿的香汗也早已浸透了衣服,美艷的臉上汗珠密布,紅潮滿天,雙眼無神地半閉著,小嘴早已成了一口泉眼,從塞口球的小孔裡流下大量的香津,在不停的喘息和淫霏的呻吟,發出“嗚嗚”的美妙的聲音。

“如何?這樣是不是很爽呢?”我笑著用手捏了捏她那對早些時候因為被我灌了催乳劑而漲得滾圓堅挺的乳房。

“嗚!!……嗚!!……”她身體痙攣似的顫動了一下,疲憊的雙眼突然睜大了,用屈辱、羞憤和憤怒的眼神盯著我。

“看來變得很敏感呢?是不是覺得漲得難受呢?”我將她嘴裡的塞口球取出來,想聽聽她有什麼感想。

“嗚……啊……混蛋……放……放開我……快停下……我……啊!!……”

“哦?你是指這個嗎?”沒等她說完,我突然用手抓著插在她蜜穴裡的棒子往裡再用力一頂。

“啊!!!……”

“啊,抱歉,我似乎搞錯方向了。”我望著她嬌媚的樣子笑了笑,抓著棒子的尾部,用力地往外一拔。

“啊啊啊啊啊!!!!……”這一聲一點不亞於剛才那次,隨著棒子的“全身而退”,不少蜜汁被帶著也飛濺而出。

然後是她豐滿的臀部上的那根,自然又是少不了一聲嬌叫。

“呃……啊……”這下她只是用帶著極大的怨毒的目光盯著我,連罵也罵不出來了。

“看你一身搞成這樣,幫你清理一下吧,來∼”說著我解開固定的皮帶,將她抱起來,走進了浴室。

解開了她身上所有的繩子,然後把她全身上下扒個精光,被繩子捆著縮在箱子裡差不多一天的她,手腳早已麻木,根本連一點力氣都沒了,只能象個玩偶一樣讓我隨意擺弄。我將她整個人丟進了早已放好熱水的浴缸之中,然後我也脫光了跳了進去。從身後抱著她的玉體上下使勁的揉搓起來。

“啊!……啊!!……嗯!……你!……”她只是動了動無力的雙手做了點象徵性的反抗,就被我抓著扣在了浴缸頂上的鏈銬中,現在她的雙手被高吊著,胸部和玉腿完全暴露在我的一雙魔爪之下,於是我就……浴室裡迴盪著她嬌媚的呻吟聲和水花的擊濺聲,我托著她柔軟的臀部往上擡起,然後分開她的大腿,將我早已堅硬無比的兄弟直搗而入。

“啊!!!呃!!!住……住手……啊啊啊!!!……”

“在水中別有一番感覺對吧?”我在她耳邊笑著問,同時加大了下身抽插的力度。

“呀!!!……畜生……我……呀啊啊!!……”

“你要怎麼樣呢?啊?”我說著用手在她那豐滿的臀部用力地一擰。

“啊啊啊啊啊!!!……”

……我的臥室裡,美人被雙手高吊著捆起來,繩子一端系在了天花板的吊環上,她的身上,又被繩子象蜘蛛網一樣七纏八繞地捆了個密密麻麻,右腿在膝關節處被一道繩子拉著向旁邊吊了起來,這樣她就成了個金雞獨立的姿勢,左腳踮著勉強能碰到地面。

“你……你又想幹什麼?”她已經恢復了些精神,眼睛裡怨毒的目光依舊,不過現在更多了些對未知的恐懼。

“說起來早餐似乎沒有牛奶喝了呢……”我用淫褻的目光盯著她漲得老大的胸部笑著說。

“什……什麼??”她疑惑了一下,馬上從我的眼神中明白了什麼,臉色馬上大變,大叫著說:“你……你竟敢!!……”

“其實我早就想嘗嘗美女的乳汁是什麼味道了,哈哈……”我從身後亮出一套吸乳裝置,慢慢地朝她走了過去。

“不……不要!!……別過來……啊!!”她徒勞地拚命搖晃著身子,花容失色地大叫著,但是沒人能夠救得了她,我一手抓著她那豐碩的乳房,將吸乳器套在了上面,然後打開了開關,她的一對乳頭馬上被吸得直了起來,開始有乳白色的奶水源源不斷地順著透明的管道被吸進了地上象小型飲水機的容器裡。

“啊!!……啊!!……快……住手!!……呃!!……”我不知道乳房被榨汁是什麼感覺,不過看她的表情似乎不怎麼舒服。

容器裡的乳汁夠了一定數量之後,我打了一杯慢慢地品味起來。

“不錯呢,甘甜爽口,果然美女的乳汁就是美味啊。”我向她笑了笑,舉杯示意。

“你要不要嘗嘗自己的乳汁是什麼味道?”說著我將催乳劑也一起倒進了杯裡。

“不……別過來……嗚……”沒等她說完,我就捏著她的下巴把剩下的大半杯乳汁連同加進去的催乳劑一起灌了進去。

“啊……”乳白色的汁液順著她的嘴角留了下來,她的眼睛裡含著淚水,還有極度的屈辱和無助的神情。

“呵呵,看來以後不用訂牛奶了呢?那麼接下來該到每天的必修課程了…”

說著,我打開了她看過的那個抽屜,將什麼鞭子蠟燭假陽具倒了出來,並將鞭子抓在了手上。

“沒有嘗過被鞭子抽的味道吧?”我拿著鞭子的把子在她的臉上摩擦著。

“你這變態狂,我的姐妹們一定會把你撕成碎片的!”她雙目圓瞪著罵道。

“哦,我巴不得她們快點送上門來呢,哈哈哈∼”

“你!……啊!!!……”在笑聲中一鞭子已經抽在了她裸露的胸口上,她的身子就象觸電般整個抽動了一下。

然後是兩下,三下……“啊!!!……呀!!!……”每一下都可以看見她美妙的身體劇烈地顫動一下,同時發出動聽的呻吟聲。

“呵呵,你呻吟的聲音是很好聽,不過似乎太大聲了點呢?”我隱約聽到附近有車子的聲響,就從地上拿了一個末端是一條粗大假陽具的塞口球,撬開了她的小嘴,將那條粗大的假陽具部分塞了進去,直抵她的喉嚨眼,然後球的部分正好把她的嘴給堵上,兩條皮帶在腦後一扣,她現在就和幫人口交沒什麼分別了。

“嗚!!……”她顯然對口腔裡的異物極度的排斥,臉上的表情極為難看,但是又吐不出來。

“哼,我就喜歡你的這種表情。”我又將連在一串的珠子一個接一個的塞進了她的小穴裡,然後再用一根更粗的假陽具硬是插了進去,並用兩股繩子在外面勒住。

“嗚嗚!!……”下身的腫脹感似乎讓她很不舒服。

突然從我的身後傳來一個清悅動聽的聲音:“喲,這不是陳倩嗎?一天都不回去,原來是在這和人家玩sm呢?”

我回頭一看,又是一位長髮飄飄的美女,長長的劉海微微蓋住了半邊眼睛,修長火辣的身材。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灰色紗衣,右半胸到乳房的上部都沒有衣物遮擋,幾乎裸露,裡面居然沒有帶胸圍,兩粒櫻桃般的乳頭若隱若現。下身則是超短緊身紗裙和半透明的網眼長襪,如此性感的穿著,讓人看了忍不住都要流口水。

“哦,剛想起我還沒問過她的名字……不過,這位小姐,你又是誰呢?”我轉過身看著她,尋找著下手的機會。

“呵呵,我嗎?我是‘暗夜玫瑰’的紫嫣。”啊?就是那個經常失手被擒,但是最後總能被她將東西偷到手然後逃掉的那位“銷魂絕艷”紫嫣?

“哦?看你的表情,好象聽說過我的一些事情?不好意思,我是我們那些姐妹中最差的一個,總是被人家抓住,然後……”說著紫嫣露出一副妖媚的表情。

“哈哈,你也是我的目標之一,不過我不會象其他大意的傢夥一樣,讓你再跑掉的,從今天晚上開始,你也將會變成我的性玩物……”

“哦?你想抓住我嗎?”

“那是當然。”

“抓住以後呢?”

“……當然是捆起來先奸後虐再調教,每天都讓我盡情的奸虐蹂躪玩弄∼”

我感覺她肯定是在裝傻,一個大男人把一個大美女抓了還能幹什麼事情?

“嘿嘿∼∼”她聽了以後倒不緊張,反而衝著我莞爾一笑。

“還笑??是小看我沒能力抓住你嗎?恐怕你等下就笑不出來了∼喂?!”

沒等我把話說完,她居然縱身一躍,整個人抱在了我身上,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居然也用手把她抱在了懷裡。

“好啊!!∼∼很久沒有碰到象你這樣威猛又喜歡sm的男人了,以前那些傢夥只不過看上我的美色就借懲罰小偷的名義強姦了我幾次,但是個個都沒用,一下就瀉了,又沒什麼情趣,真沒意思,還是你夠勁,直接就說要天天強姦我蹂躪我,看你的體格也真的很不錯啊,一定可以讓我盡興呢∼∼”

“我……-___________-|||”

我聽完她的話,腿一軟,幾乎就要倒下去,後面那位原本有些希望的臉也馬上變得如死灰一般。

“來啊,你不是要抓我嗎?我現在整個人都在你手上了,還不動手捆我?”

她用手勾著我的脖子,衝著我嫣然一笑。

“……把我當傻瓜啊,等下就叫你哭不出聲∼”我突然惡狠狠地將她丟在我的床上,然後將她的手用力地扭到身後,操起旁邊的繩子就捆起來。我把她的雙手在背後手掌合十,連手指也緊緊地捆在一起,然後將引出的繩子套在她白嫩的脖子上,接著是她的手臂和胸部,每一下都格外用力,因為我覺得她根本就是仗著本領高超自以為可以輕鬆掙脫在故意的藐視我,捆得非常的緊。

“啊……哦,真有力呢,好,再用力一些,啊……再勒緊一些∼∼不然會被我跑掉的哦∼”她卻象沒事一樣衝著我嫵媚地笑著,一邊享受般的隨著我每次的緊繩呻吟一下,嘴裡還一個勁的喊著要再緊一點。

“啊……再緊一點……啊……”在勒緊她雄偉的雙峰的時候,直到把她可憐的雙峰勒得好象隨時要爆開的樣子,她才滿意似的。然後是雙腿,為了便於等下“深入”,我把她的雙腿分開大小腿綁在一起,網眼長襪的手感真的不錯。

好了,現在她被我綁得,不,應該是勒得象個粽子似的躺在床上,繩索深深地陷進她的皮肉裡,比我捆的任何一次都要深。

“哎呀,捆得真緊呢,這樣人家就跑不掉了,還等什麼呀?來盡情地蹂躪我吧。”她扭動著身體衝我媚笑著,雖然這正是我最想乾的事情,但是總覺得有點奇怪的感覺???

不行,管她究竟有什麼目的,男人如果這時候退縮,顏面何在?於是我脫下褲子,亮出我那讓無數美女膽寒的名器。

“喲,真雄偉呢∼∼不知道是不是用起來也一樣強勁呢?”她眨了眨眼睛笑道。

“哼,等下看你還能不能再笑得出來。”說著我撲上去,將她的內褲粗暴地撕開,對準目標全力挺進。

“啊!……呀!……用力……再用力……啊!!……”隨著我猛烈地抽插,她也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不過和陳倩的根本就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哼,這個女人,怎麼感覺我是被命令著強姦她似的??我決定要把她完全的摧垮,超過她的極限,將她由享受帶入痛苦的無盡深淵!!

“啊!!!……啊!!!……呃!!……噢!!!……”用力,再用力,頂死她∼∼隨著她的身體被我捅得晃動得越厲害,呻吟得越大聲,我的力度也越來越大。

“啊啊啊!!……噢噢噢!!……啊!!……啊!!!……啊!!!……”

哼,叫不出其他的了吧?叫我用力?後悔了吧,這才剛開始呢∼∼∼“呃?!”在劇烈地抽插當中,她居然趁我伏下身子的時候在我肩膀咬了一口,你咬我,我也咬你∼來吧!∼於是我就張開血盆大口對著她豐滿的乳房就是一口下去,留下一排清晰的齒印,然後牙齒咬著她的乳尖不停的扯動。

“啊啊啊啊!!!”她被我咬得浪叫不停,痛得鬆開了咬在我肩膀的小嘴,但是緊接著又更加用力地咬了回去。

痛啊!!!∼∼∼好,看看誰厲害∼∼,我摩擦著牙齒夾著她的乳尖四處拉動,她的乳房都被我扯成了長橢圓型。

“啊啊啊!!!別咬人家……那裡啊……啊啊啊啊!!!!……”哼,知道厲害了吧∼∼雖然我越來越大力,不過她的下身卻收得越來越緊,看來“銷魂絕艷”不是浪得虛名,不行,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要射了呢……才40分鐘,明顯沒有以往的持久。

她似乎也看出了這點,在不停呻吟的同時,用一種詭異的笑容在看著我。

“哦!!!”我一個激靈,下面終於噴發而出。

“啊啊啊啊!!!……”激流直衝她的子宮口,讓她好一陣浪叫。

接著又是一下。

“啊啊啊啊啊!!還……還有??”她在驚訝中身體又一次隨著噴射痙攣起來。

沒等她回過神來,又是一次更加猛烈的噴射。

“呃啊啊啊啊啊!!!……”她的身子被射得弓了起來,精液從穴口裡倒噴而出。

這是我的絕招“三連射”,威力驚人,但是耗費也相當客觀,射完之後,我們兩個人都軟了,我往前一倒,趴在了她劇烈起伏的胸前。

“呼……”喘息聲持續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我們兩個就我盯著你,你盯著我,她是面帶微笑的,我是有點鬱悶的。

雖說都是爽,但是幹這事男人怎麼說都有點虧∼唉∼她雖然面色緋紅,嬌喘不斷,但卻是至今為止在我的三連射面前沒昏過去的第一個女人。

“真……棒呢……果然很厲害啊……好久沒那麼盡興了……”她在我耳邊笑道。

“哼,便宜你了……”

“哈哈……哪有的事,怎麼說我也是被你狠狠地‘蹂躪’了,是吧?”她這話怎麼聽起來象在嘲笑我。

我疲憊的從她身上爬起來,將旁邊看得目瞪口呆的陳倩先解下來,拉出箱子把她給塞了回去,然後把紫嫣抱起來,放進了另外一個空箱子裡固定好,接著取來一個藍色的塞口球。

“喲,那麼快就要封我的嘴嗎?我們還沒怎麼相互了解呢?算了,今天也累了,記得明天再來好好地‘蹂躪’我哦?不許偷懶∼”

“……”

我把塞口球塞進了她的小嘴裡,她的臉上還帶著調皮的笑容,真是……我把兩根按摩棒往她的兩個洞裡一插,打開開關,看她一副很受用的樣子,真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我最愛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助跑~~~~~~~~~~~~~~~~~~ 我推!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