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穿越-田庶�續寫

最穿越-田庶�續寫

最穿越-田庶裡续写

 

***********************************

***********************************

这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本书,希望原作者不要骂我。我的游乐园暂时先停一下,

没什麼想法,不过希望赚分的本文还能適合你的口味[ 本文主要體现原作者功底,

就是没色点,我自己给他加点 ]

下本写催眠短篇

***********************************

***********************************

艾一戈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到窗边x在靠窗的两张椅子上选了一张坐了

下来,而史密斯则有点兒不知道如何选择,还是田庶裡引领着他到了牙床旁边,

示意他坐下。而田庶裡自己则是一起坐到了窗边,虽然今夭他见到了史密斯之後,

主要是跟史密斯谈判了,但是该跟谁更亲密一些,他还是分的很清楚的。很快,

进来的服务员把中间那张八仙桌撤走了,又迅速的摆进来一个木质的矮架子,正

当艾一戈有些不解的时候,却看到有人抱进来一张古琴,放在了那个矮架子上。

唔,这到是有点兒意思,还真是模仿名妓风流么?安排妥当之後,服务员退

了出去,进来六斤。女孩子,其中一个手裡居然还拿着一管紫色的长箫。呃现场

吹箫,这玩意兒似乎有点兒不好吧?

艾一戈颇有点兒龌龊的想着,然後看到那名拿箫的女孩子站在了古琴之旁,

而另一斤,女孩子则跟在其後,很快便在古琴前坐了下来。这六名女孩子,身材

都極尽妖娆,个子幾乎都在一米七零附近,倒是齐刷刷的整齐。该瘦的腰部盈盈

一握,该豐满的胸部却又山峦起伏。两条腿无一例外的都很修长,显出極好的线

条来。

长相自不需说,都是極品中的極品,一概的温润婉约,極尽江南女子之清爽

柔美,虽然並没有太多的华贵氣质,但是却更有江南水乡的女孩子那種小家碧玉

的感觉。进来之後,对着三人各自微微欠身施礼,用的还是古代的礼法,这也让

人看的耳目一新。

如果说有什麼欠缺的地方,那就是这幾名女孩子的打扮还是太现代了一些。

穿的都是紧身的牛仔裤,配上裹住身體让曲线毕露的吊带衫,虽然把女孩子的好

身材勾勒的完美无缺,让人一看之下就赏心悦目了,却有点兒跟周围的环境不搭。

而且,艾一戈也看得出来,这些个女孩子里,恐怕有两名是一个古琴一个吹箫,

而剩下四名都是来跳舞的。那麼,她们的打扮就更加欠缺点兒意思了,都说长袖

善舞,这样光秃秃的胳膊,虽然肤凝脂玉很走动人,但是却显得距古风甚远。但

是无论如何,这一切,都已经是接费了一番心思了。艾一戈相信,这间会所里,

本身肯定有自己的女孩子,可是田庶裡找来的这幾位,恐怕都是他囤积的更好的

货色。今晚这顿消费,怕是没有十数萬都打不下来。田庶裡笑着看着艾一戈:

「艾少,还满意么?」艾一戈点了点头,虽然对最後的节目不是太有兴趣,但是

这之前的过程,应该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田庶裡笑了笑又问史密斯:「史密斯先生,您觉得如何?」「我今天才真正

的领略到中国女子的美丽和曼妙,田主任,看来以後我要跟你多亲近亲近了」。

妈的,这个老色狼,看到美女就要跟人家多亲近亲近了。

田庶裡似乎也很满意这

二位的态度,自然对自己的巧妙安排更是满意,轻轻的一拍手:「好了,你

们换一下衣服吧!」说着话,一个女孩子缓缓的走到原本八仙桌的位置,也就是

屋子的中央,轻轻的施了一礼,轻启樱唇:「妾身名为赵怡茜,願为三位公子起

舞。」

说罢,转身走向牙床旁边,从牙床边上扯出一条拖曳及地的帷幔来那帷幔展

开之後,在牙床的头部和墙壁之间,形成了一斤卜小的空间,而内里有一道灯光

从头倾泻而下,帷幔薄如蝉翼,隐约可见赵怡茜在维幔之中的身姿舞动。古琴旁

的女孩子动了一动,艾一戈这才注意到,在古琴的架子之下,居然是有一个小小

的箱子的,那个女孩子把箱子塞进了帷幔后头。

然後,艾一戈和史密斯就看到,半透明的帷幔之後,赵怡茜开始用一種堪称

舞蹈的动作缓缓的脱着身上的衣服,極为缓慢,彷彿就是为了让外头的客人们看

的清清楚楚一般。甚至於,藉助於头顶倾泻下来的灯光的帮助,帷幔之後的赵怡

茜,幾乎可以让人把她的身體看个通透,但是却绝对看不见细节,这样却又令人

更加的心癢难熬。啧啧,果然是大手笔,光是这一幕,就足够风流了,接下来,

想必还会有更精彩的奢靡之幕吧?艾一戈感慨的想着。

换好了衣服的赵怡茜从帷帐之後走了出来,看的艾一戈等人眼前微微一亮。

Κ原本就花容月貌的赵怡茜,此番换上了一件水袖长长的丝质衣服,下身则

是一条拖曳至地的长裙,微微的带着点兒水绿之色,婉约动人,明眸皓齿。皓腕

一挥,摆动之间施了一礼,然後又站回到古琴之後,素手轻扬,古琴发出好聽古

迈的声响。接下来,是第二个女孩子」六个女孩子用相同的方式在薄如蝉翼的帷

幔之後换好了衣服,艾一戈倒是还好,带着看新鲜的态度欣赏着女孩子们在帷幔

之後用舞蹈一般的动作的演出,史密斯却有点兒膛目结舌之嫌,只觉得中国人在

这些方面实在是比他们欧洲人懂得享受的多。

真要是把这些女孩子全都脱光光的

站在这间屋裡,反倒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了,就是这種影影绰绰的风情,才

越发的勾人心魄。至於田庶裡,自然是很难有什麼反应的,他更多的就是在招待

眼前这二位,至於他自己,对这一套早就驾轻就熟,不会有什麼太大的反应了。

六个女孩子都换好了衣服,分立两旁,一边是古琴长箫,另一边却是四个打扮稍

有不同的女孩子,最大的特点在於她们的衣袖是长长的雲袖,彷彿戏装一般,让

人一看就知道这六人的分工不同。两个是负责丝弦,四个则是长袖当舞。田庶裡

轻轻的拍了拍巴掌,古迈的古琴声稍稍一变,更加的悠长深远,而另一个女孩子

手中的长箫,也放在了唇边。双唇轻启,贴在了长箫的一头,带着点兒空灵声响

的长箫之声缓缓流淌而出,一支带有浓厚古风的舞曲便从这两个女孩子的指尖唇

间流淌了出来。

就连史密斯这个对於中国古曲並不太了解的人,聽到这幽静深远的曲调,不

禁也是如痴如醉。艾一戈则是在感慨,这田庶裡是从哪兒找来的这帮女孩子,倒

是比徐雨辰平素里喜好带着的模特兒们,更是勝了一筹。身材长相上或许不分轩

轾。

但是这意境上,却是截然不同了。中间的四个女孩子则开始随着音乐声翩翩

起舞,在场中摇曳翻飞,错落有致,並不像传统的舞蹈那般四人一码齐,反倒是

各有各的舞姿,各自展示着她们婀娜的身段,舞蹈的动作也跟她们各自的容貌身

材配合的相得益彰,完全就是量身定做。四人彷彿蝴蝶一般相互穿梭,却是让坐

在一旁的艾一戈等人看的赏心悦目。

相比较起来,那些什麼春晚之类的大型晚会,要是能把舞蹈节目调整成这样,

什麼赵大叔刘小谦之类的,估计就再也没有人感兴趣了,舞蹈类的节目绝对是晚

会的重头戏。可惜,但凡大型晚会上的那些舞蹈,幾乎都有点兒不知所云,为了

表现所谓的欢欣鼓舞,却失去了舞蹈本身的行雲流水和尽善尽美之意。在这些女

孩子翩翩起舞的中间,田庶裡笑呵呵的用不大的声音稍稍的介绍了一下,这幾个

女孩子都是从前线歌舞团找来的,本身就是专业的舞蹈演员和乐器演员,而且绝

对是精挑细选,从中间挑出来最好的女孩子。看到艾一戈和史密斯,尤其是史密

斯已经露出沉醉的表情,田庶裡不禁好心的点了一下:「这幾个都是最近培养出

来的,我都还从未见过,而且这次应该是她们第一次出来陪我们玩兒。

二个有兴趣的话,什麼都是可以做的,倒是不用客氣。」话说到这份上就足

够了,虽然说不可能去指望这幾个女孩子是什麼处 女之类的,但是相比较起来

至少是相对干净的,这也迎合了很多青年才俊或者是身居高位者的一些心思。到

了一定的份上,女人见得多了,对於那些相对职业化的女孩子就没有太多的兴趣

了。艾一戈更是聽得懂田庶裡的意思,这些女孩子,肯定不会是像那些普通的女

孩子一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更多的就是给一些成功人士预备的包养对象。

当然,这並不是说晚上带走了就一定要成包养之势,而是至少她们是比较符合被

人包养的条件的。

至於史密斯怎麼想,那就是他的事情了,而且史密斯也不可能长期留在中国,

包养这種事情对他来说也就是镜花水月,他不过就是图个今晚一时的痛快。曲终

了,女孩子们的额头之上居然都有幾滴汗珠子了,可见她们还是很卖力的。起向

三人施了一礼,女孩子们齐声说道:「公子们稍等,」

便四下散开,牙床旁边的帷幔又拉了起来,不过这次,倒是只有一个女孩子

走了进去,又是一番旖旎的风光,这个女孩子换了一身束住手腕脚腕的小打扮走

了出来,头发也盘了上去,居然显出幾分飒爽之氣。艾一戈注意到,史密斯的眼

睛已经有些发直了,特别是对於这个小打扮的女孩子,看到她在里头换衣服的时

候,史密斯的喉结州叼,好幾次,分明是在咽口水了。

艾一戈不禁微微的摇头,看起来,不管文化差異,不管地域的不同,这男人

的本性都还是差不多的。女孩子出来之後,站在中间,轻启樱唇,用好聽的声音

说道:「三位公子,请将酒端起,妾身舞上一段剑舞为三位公子助兴。」田庶裡

小声的给史密斯翻泽了一下,史密斯显得很感兴趣一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

女孩子,看着她走到墙边,从墙上取下一把艾一戈原本以为是用来作为装饰的宝

剑。

将剑从鞘中抽了出来,一抹寒光微微的在室内一晃,摆了个起手式,赵怡茜

手下的古琴铮铮作响,跟網才又是全然不同的两種风格。这次,倒是有点兒十面

埋伏的杀伐之氣,宛如战场上厮杀即将开始的号角之声。琴弦铮铮,带着金铁鸣

响之意,一斤,还颇有点兒英武之意的女声在一旁响起:「君不见,黄河之水天

上来,奔流到海不復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声音網起,

持剑的女孩子便已经开始了她的剑舞,整作網柔並济,既有挥剑杀敌的果伐之

氣,也有女子的柔美婉约,倒是赏心悦目。艾一戈笑了,居然是李白的《将进酒》,

虽然配以剑舞稍有牵强,但是倒还算是切题,毕竟他们幾个大男人主耍还是喝酒

么。而且,能够想得到配以古诗韵律,而不是用的所谓中国风的歌曲,也颇有些

匠心独具了。

含笑欣赏完

整套剑舞,艾一戈也不禁跟田庶裡以及史密斯连喝三杯。其间,田庶裡自然

是大概的跟史密斯介绍了一下那个念诗的女孩子说的什麼,虽然说古诗不好翻译,

但是大概齐的意思还是可以表达的。並且介绍了一下这首诗的出处,史密斯却是

一脸的肃穆庄严:「哦,李白!是你们中国的诗仙,这个我聽说过!」随后更加

认真的欣赏着场中女孩子手中长剑的翻飞之势。这一场剑舞完成之後,这个女孩

子已经是香汗淋漓了,包间里本就温度颇高,網开始的时候由於开着窗还不太觉

得,现在就连艾一戈等人坐在那兒不动身上都有点兒汗了。

至於这些一直都在舞动的

女孩子,更是微微氣喘。随后又是一段四人的舞蹈,曲终之後,女孩子们才

一起站起身来,冲着三人施礼表示前奏基本结束了。当然了,艾一戈他们要是还

有兴趣看下去,这帮女孩子绝对是义不容辞的。可是,在这種时刻,又有哪个男

人还有心思看着这些女孩子先,跳舞呢?再附庸风雅的人,现在也不需要装模作

样了。

只不过艾一戈的心裡到是暗暗的觉得有点兒可惜,这些女孩子,无论从长相

还是身材各个方面,都是百里挑一的好货色,而且,这乐器也好,舞蹈也罢,也

都是浸淫其中,至少十数年的功底。可是,培养出来之後,却成为权贵们的玩物,

只能用来取悦男人,虽然说不上是暴珍天物,但是却的確让人感觉到有些可惜。

也不知道这帮女孩子的父母们,要是知道自己把女兒培养到能靠近前线歌舞

团了,可是自己的女兒最终却是走了这样的一条路,他们最终会是什麼感想。恐

怕,心裡会是很苦很苦的吧」田庶裡早就习惯了这一切,挥了挥手:「去清洗一

下吧。」

女孩子们一起躬身,然後一起往门旁边的软榻那兒走了过去。艾一戈觉得有

些奇怪,这帮女孩子们肯定是需要冲个澡的,否则这一身汗的谁受得了啊?可是,

她们要是冲洗,难道不该離开这间房间么?正在艾一戈有些不解的时候,他看到

史密斯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可是很快,两人就都释然了,並且对於这个会所的

奢靡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软榻之後堵雪白的粉壁,也不知道那幾个女孩子在墙

上摸了个什麼地方,那两麵粉壁居然徐徐的卷了上去。

艾一戈和史密斯这才发现,原来那並不是一堵墙壁,而只是做的跟一堵墙看

起来没什麼区别的幕壁而已。这么看起来,应该是用纸或者布做的,类似於墙纸

的那種材质。墙纸彻底卷上去之後,艾一戈看到后边居然是一堵幾乎完全透明的

玻璃墙,只是似乎玻璃之上微微的有点兒波纹的起伏,或者是厚薄微有不同,虽

然依旧是完全透明的,但是却不能完全细致的看清楚这堵玻璃墙之後的景緻。只

是大概的看得出来,里头应该是个很大的浴池的模样,旁边还有个可供淋浴的地

方。这层略带点兒模糊的玻璃,大概就只有一米五、六的高度。再往上,就都是

纯透明的了。艾一戈瞬间就明白了这堵墙的用意,这些女孩子们肯定就是在里头

的那间甚至比这边还大的浴室里冲洗,整个冲洗的过程也成为了一道节目,可以

充分的让这边的男人们领略这帮女孩子的风情。

但是,却又不至於完全,好歹有点兒遮掩,透过这层玻璃墙,其实是不能

把那些女孩子的身體看的很清楚的,但是却又偏偏让那些女孩子在里头站立的时

7、;露出头部,一张绝美的脸庞却又可以让外头的男人们」川口清楚楚,不得

不说,这间会所的老闆还真是很懂得男人的心思,所有的细节都考虑了进去。既

不会显得太过於奔放而导致有些下流了,又可以给男人心头上带来最痒痒的享受,

一丝一毫的挠动着男人们的心尖,把这些女孩子最美好的一切都呈现在外头的客

人们的面前。

果然,那幾个女孩子推开旁边的一扇同样质地的玻璃门,鱼贯而入,这边的

三个男人就眼睁睁的看着那幾个女孩子宽衣解带,素手轻扬,美丽的脸庞近在咫

尺,可是身體的部分却又稍带模糊,看不真切,很有点兒雲里雾里的朦胧感受。

六名女孩子尽皆脱得精光,面对着玻璃墙这边,饶是她们早就知道了今晚的结局,

或者说是早就做好了成为男人们的玩物的准备,此刻却也有点兒羞意连连了。一

个个略带羞涩的微低着头,胸前波澜起伏,却又无法看得真切,那两点本该最为

吸引男人目光的嫣红,此玄也在玻璃上的波纹之间,被誇张了许多,朦朦胧胧,

绵延的周围都颜色稍深。

双手轻轻的顺着雪白的脖颈抚

摸了上去,解开盘在头顶的头发,轻轻的一晃脑袋,长发从头顶滑落散开,

更是给她们增添了幾分妩媚。而双腿之间那些深色的毛发,却是看不真切的,只

是微微的看得到这些女孩子的腰间往下一点兒的部位,颜色比起周围的肤色如雪

要深了许多,任谁都明白那是怎麼回事,但却越发有点兒看得到却觸摸不到的遥

远感觉。等到那幾个女孩子慢慢的迈入池中,就连绝美的面容也变得微微有些模

糊的时候,这边的三个男人却已经都已经看的有点兒血脉贲张了。

是呀,就是这種若有若无的勾引,反倒是更令的男人们魂牵梦绕,所谓妻不

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绝对不是一句虚妄之语,而是切真的感受。網

开始的时候,幾个女孩子看得出来的还有些拘谨,但是时间不长,她们大概也发

现,外头的男人就算是看破了眼珠子,只要他们不走到玻璃墙边上来越过那层模

糊往这里头看,是绝不可能看得到她们身體的细节的,一个个也就显得活泼並且

微微有些放肆了起来。

相互的往其他的女孩子们的身上泼着水,很快,那间浴室里就传来了女孩子

们的娇笑声,她们似乎也短暂的寻找到了放鬆的乐趣,反正外头的男人们也看不

真切,现在她们都在水池之中,无论是水汽的影响还是池水的遮掩,都让她们更

多了一点兒安全的感觉,於是也越发的放鬆了起来。「二位,感觉如何?」田庶

裡笑了笑,开口问到。史密斯啧啧的赞叹着:「田主任,我现在发现,我们欧州

虽蔡在经济上可能比你们中国好一点兒,但是论起享受,却是比你们至少落後了

三百年。

你们都是怎麼才能想到这些的?太了不起了,简直就是完美至極」。艾一戈

也笑着摇了摇头:「田兄啊,我也是大开眼界了,还真是闻所未闻,也算是人间

至景了。」这话倒不是捧田庶裡的场,而是由衷的赞叹,的確,今晚从一开始到

现在,艾一戈和史密斯都足够的震驚了,这些女孩子未必是他们所见过的最漂亮

的女孩子,但是这種完全把男人当成皇帝一般去伺候的方式,却是闻所未闻的。

也不知道古时候的皇帝有没有这样的福氣,不过艾一戈觉得,至少,古代的

皇帝是不可能看得到眼下这番情景的。这样的玻璃墙,根本就是古代无从製造的

东西,加上了现代的科技,佐以古代人的至上享受,得到的,就不是言语和笔墨

能够形容的奢靡之景了。

里头的六个女孩子打闹的越发厉害了,毕竟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又能有多

老成呢?到了后来,居然一个个从水池子里爬了出来。在浴室里追打起来,这一

下,就让人看的更加血脉贲张。要知道,这带有波纹的玻璃墙只不过是一米五、

六的高度,而这帮女孩子幾乎都是一米七附近的高度,这奔跑跳跃追打嬉闹之间,

免不了的就会稍稍的有点兒春光乍泄,可是却又不会完全让人看得真切,奔跑之

间,偶然能看到两团白花花的肉团浮出海面,却又瞬间消失,纵使是,艾一戈也

看的有点兒心懷感慨了。

田庶裡很聪明,趁此时走到艾一戈身旁说:「艾少,这幾个女人中有两个是

处女,不如让她们今晚和您……”剩下的田庶裡没说,不过艾一戈自己也能明白

是怎麼回事了。

当下只是摇摇头就独自離去了。

当下,田庶裡先送老外带两个美女離去,有自己带着另外4个美女走了。

田庶裡找了自己一处隐蔽别墅,带着四个已经换回衣服的美女进去。

进去之後,田庶裡先说:「今晚如果你们让我舒服了,我就让你们做我的小

密。所以,现在将你们的本事都给我拿出来。」

其中两个处女还是有些害羞,但是另外两个就很放得开,走上前来帮田庶裡

脱衣服。

接着又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胸部。田庶裡一手抓着一个女孩的胸,淫笑声从嘴

角响起,有一指两个处女让她们先上楼去等着,这里的二楼只有一间房开着,所

以也不怕她们走错房间。

田庶裡则搂着另外两个帮他脱衣服的美女慢步向楼梯走去。

两名美女边走便脱去他的外套,她们都知道只要伺候好了,以後日子肯定不

会壞的,可没想到,田庶裡可没有隻想着玩5p了事。

田庶裡家中有種很特别的春药,今晚他打算让这幾个女人好好尝尝自己的大

鸡巴。

楼上,此时的两名处女已经在大床前脱得只剩小可爱了。

看着她们拘谨的模样,田庶裡浮现嘴边一抹淫笑,接着他的让幾女全都吃掉

一点桌上放的红色糖丸,又打开了一个AV,不过不是日本货,是美国女同性恋

的,接着田庶裡先去洗澡了。

幾女的身體却慢慢发热,虽然也知道不什麼好药,却没想到,伴随着屏幕中

的声音,自己的性慾渐渐增强,开始因为脱光互裸的害羞渐渐被情慾取代。

田庶裡看看差不多了,就让幾女中两名处女在另外两个有经验的帮助下开始

互相抚摸,接着他自己也走上前去,首先是两名处女中拿笛子的,在另一名少女

的抚摸中已经浑身发软,半躺在床上,此时身无片缕的她如此美丽,自然吸引了

田庶裡的目光。

田庶裡先摸摸女孩下面,湿了,露出淫笑,扶起鸡巴,直接就插进女孩的阴

户。

女孩惨叫一声,却在另名女孩安抚和春药作用下又开始呻吟,田庶裡又等到

她差不多適应了,一次性到底,在那柔软的感觸中,戳破了那片处女膜,接着也

不顾惜女孩身體开始了活塞运动。

开始女孩还有些受不了,但随着活塞运动的进行,身體里水越来越多,也开

始浪叫起来,田庶裡却是边玩弄她的小穴,一边看着另外一对正在玩的,手裡还

握着两团奶子,终於他拔出了肉棒,顾惜处女新开的小穴,又插上了另外一个不

是处女的美女。

……

经过一夜奋战,四个女孩都来回玩了一遍,但田庶裡自己也累倒了,一起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