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取親,母親陪客

兒子取親,母親陪客

我的家鄉遠在沂蒙山區的一個小村裡,說是小村,其實也不小,足有四千餘

戶人家,將近三萬餘人,實實在在是一個大村,我們這裡的婚嫁風俗極為奇特,

一旦有人家將要娶媳婦了,就得在主屋邊上起一個新屋以做新房,這新房可不需

要主人家出錢出力,這新房將由全村成年男人上山伐木,下河挑泥,燒磚取石,

集全村之力所成。新屋一般長十二步,寬九步,大約就是十二米長,九米寬,正

好一百零八平方米,六窗四門十二柱,全屋只有一間房間,屋子用山裡特產的麻

石墊高一米三十,房子地面由木匠師傅用堅硬的山核桃木刻成每邊長三十公分的

的六邊型木樁鋪成,房子裡不設床,全房由主家購買的羊毛織就的厚毛地毯鋪著,

毛毯厚要達到十公分厚,人倒在上面只感到軟綿綿的舒服而不會有任何痛感。

一個這麼大的大廳,又這麼多窗戶和門的房子做結婚新房,是不是很奇怪,

做成這樣,是有實際用處的。

沂蒙山區以前山高路險,野獸叢生,生活在這裡的人們,若不緊密團結起來,

就無法在這險惡的環境下生存,先祖們為了能世代團結,想出了這麼一個方法。

那就是每家的兒子娶新娘之後,新婚之夜全村成年男性都可參加洞房,沒錯,新

郎新娘不得拒絕,每次有人娶媳婦,新房裡外,是人山人海,新娘被逼一絲不掛

的躺在新房中間由得眾人輪流姦淫,為防止新娘被撻伐過度,新娘的娘家要派出

家中已婚育生子的少婦,通常是新娘的姐姐,小姨,嫂子組成,人數三到五人,

若丈母娘年紀還輕,容貌尚好,通常也會跟來陪同新娘分流眾多男人,新郎家也

會照此安排,這樣,新婚之夜,新房之中,十多名容貌姣好的少婦,一二名熟女

陪同一位少女全裸上陣,鬧哄哄的被無數男人輪奸到天明。這樣的的夜晚一般要

持續一周之久,然後新娘的娘家人被抬回去,因為一般到這種情況下,來陪客的

女人們都已經精疲力竭,下體紅腫,新郎村裡的人會用竹子做成一種樣式奇怪的

抬椅,女客們全身赤裸的斜躺在竹椅上,這種竹椅被稱之為陪娘橋,陪娘們兩條

腿被架在架子上,紅腫的下體被最大限度的展示在外,她們就這樣被一路抬回自

己村子並繞村三周,以示新郎村裡招侍周到。

至於新娘,休息恢復之後,按規定,每晚她房裡不得少於五個男人陪同,男

人們按自己的方法決定今晚是誰留在她房裡,確保她每晚接受多個男人的精液,

通常過了不至於男人們等得太急,新郎的家人會派出一到二名少婦陪同,直到新

娘懷孕為止。她才可以停止這種全村男人輪流享用的日子,這樣確保了新娘的第

一個子女不知道父親是誰,他可能是全村享用過新娘肉體的任何一個男人的,這

個孩子也就會得全村的人庇護。而實際情況是,參於陪房的所有少婦基本都會懷

孕,把全村的關系緊密聯系起來。

我在家裡排行老六,上面有三個哥哥二個姐姐,我們村裡人結婚早,我娘十

六歲嫁到我家,一年二個,我娘十九歲時已經是六個孩子的媽了,奇怪的是,山

裡的女人吃苦耐勞,但是這裡山水養人,女人們都一個個嬌艷欲滴,我們村的大

嫂們四十多歲的看上去宛如三十齣頭,我發小三柱的娘,四十五歲那年還給他結

婚陪房,一直陪了半個多月,被人用陪娘橋架著繞村時,別的二十歲左右的小媳

婦們都下體紅腫的綿軟的躺在架子上,她還能跟抬橋的大叔們說笑談天,她下體

還是那麼鮮嫩活泛。第二天就下地收苞谷時被幾個同村的叔伯們說犖話撩發了性,

當著地頭上幾百人的面扒下褲子,跟著多條漢子輪流交媾,她口吸逼滑,硬生生

放倒了當時在場的一百多條漢子,當晚她小腹微凸的回家,據三柱說,他娘那晚

沒吃飯,硬是讓男人的精液撐飽了。

妻子小梅是上海出生成長的姑娘,身材高挑,容貌秀麗,她聽我說了我們那

裡的風俗後感到極度不可思議,她很羞澀的問我:“全村的……男人……都來?”

我回答到:“嗯,沒有血緣關系的都會來,我們村裡出了不少能人,上海的

信合投資公司的張總,市經貿委的劉主任,還有我公司黃董事長,都是我們村的,

在中央,全國都有我們村的人。因為我們村的人都關系很親,大家都會相互幫助。”

妻子小梅又問道:“……如果,不回你們村過那個風俗,他們就不會全力幫

忙了?”

我無奈的說:“那當然了,沒在我們村裡結過婚的人都不可能得到幫忙!”

小梅眼波流動:“你公司的黃董事長,他太太我見過,那麼高雅的一個女人,

也曾經……曾經被你們村的人……那麼過?”

“嗯,每年過年他們回村,黃董的老婆還要每晚陪人呢!”我回答到

小梅突然眼光一緊:“我問你,你有沒有去過參加你們村裡的婚禮?怪不得

談了三年戀愛從來不帶我回你老家,每年回家你都很爽吧,黃董的太太你有沒有

……有沒跟她睡過?”

我措手不及,囁嚅著回答:“……這個……這個……”

妻子小梅看著我滿頭大汗的樣子,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哼,我還不知道你

們這些男人,這麼好的事還會放過,算了,放過你們了。”

新婚第三天,我就帶著小梅准備回家鄉補辦婚禮,這是我跟小梅商量很久最

後的決定,為了以後更好前程,小梅決定犧牲自己的肉體,准備在我老家生下第

一胎後再回上海打拚,而公司的黃董也跟我做了保證,回村結婚後就是家裡人了,

他笑著說:“小王你這還算好的,最少你先享受了幾天,我太太婉靜的處女之身

都不知道是那個傢伙拿走了。”

我同意回村結婚的消息讓家裡又開心又難辦,小梅是上海姑娘,她娘家不可

能派陪娘來,陪娘只有我們家出了。

一家人圍著堂屋的火盆,三十九歲的娘穿著一身白綿布的緊身小褂,下身穿

著山裡女人常穿的淺蘭色土布束臀寬口七分褲,紅紅的火光映在她依然光滑緊湊

的臉孔上,山裡女人沒有穿內衣的習慣,圓領無袖小褂緊緊的束在她健美豐腴的

胴體上,隨著她白嫩的手臂的揮動,飽滿碩大的乳房輕輕顫動著,硬硬的小凸起

癢癢的撩撥人心。不禁讓我想起娘那對豐滿的乳房在男人手下揉搓變形的場面,

隨著眼光下看,半蹲著的娘,纖細的腰肢下彭漲的屁股,緊緊束在她下身的褲子

可以清晰的看見她下體的輪廓,甚至陰縫都清晰可見。

我不露痕跡向暗處挪了挪,偷偷吞口唾沫,母親的肉體,我早已經多次的品

嘗過,體健貌美的母親,多次被同村的人請去做陪娘,在被別的男人姦淫到迷迷

糊糊之際,我也曾多次趴在她的身體上,把精液射入到我出生的地方。

我永遠記得那是我十四歲的那年,我那規矩,十四歲的男孩才有資格參加婚

房,我堂伯的兒子猛子娶山那邊的淑芳姐,淑芳姐是十裡八村出了名的美女,她

娘家又知道我們村是大村,怕是頭夜淑芳姐熬不住,說了要堂伯家出十個陪娘,

要生養過,身子健壯,長像俏麗的三十歲婆娘,堂伯提了兩只雞來我家,請了娘

去做陪娘。

頭三天晚上,我一個十四歲的小屁孩壓根兒就沒法擠進新房去,只能跟著一

群跟我差不多大小的半大小子在窗外擠來擠去,偶爾的從人縫裡看著一眼房裡的

情景,淑芳姐娘家來八個陪娘,我們村十個,加上淑芳姐十九個女人,被我們村

的男人們包圍著,偶爾從人群中瞧著一條白嫩嫩的大腿或一隻豐滿的乳房,把我

們逗的心癢癢。

一直到第五天,村裡的三明哥也娶媳婦了,這邊才算靜了一點,我們一群半

大小子一商量,得,去三明哥那邊准又得守窗戶,咱們不挪地方,就在猛子哥這

邊了。

當天晚上,我瞅著娘親出門去猛子哥那兒吃晚飯,陪娘的晚飯和早飯是在結

婚的主家吃的,我急吼吼的扒了幾口飯,就溜出門去招呼了大牛,三柱一群兒半

大小子,就到猛子哥家去了。

到那一看,果然,人群比前幾天清淨多了,我們也不用守窗子了,可以擠進

屋了。

我用力擠到新房的一個角邊,找了一個視線最好的地方就開始一邊看著一邊

等著。

我好不容易安頓下來,喘勻了氣向著最近著我的那個女人看去,當時就心裡

嗡嗡作響,從來都是安靜賢淑的娘正一絲不掛的躺在厚毛毯子上,平時總是扎著

的頭發放開來了,一大片烏雲般的秀發披在地毯上,她仰天躺著,微微閉著眼睛,

臉蛋兒紅紅的,秀氣小巧的肩頭下面,飽滿碩大的乳房正顫微微的在五十多歲的

九大爺那雙粗糙的大手中被搓揉擠壓著,娘的一條結實修長的大腿被九爺扛在肩

上,將一個女人最私隱的地方完全的暴露在人們面前,在我口瞪目呆中,娘親一

邊吃吃的笑著對九大爺說:“大爺,你真還是寶刀不老啊!”,一邊伸出手自己

輕輕把陰唇分開,另一隻手握住九大爺那根又粗又大,滿是青筋暴出的老陽物,

將它對准自己的下體,輕輕的含了進去,在我眼皮子底下把那根醜陋不堪的老吊

完全的插進去。

在我心急如焚的中,九大爺不緊不慢,在我娘上身上玩弄了半個小時才抖動

著一身老皮的身子,一震一震的將自己的老精射入到我娘的身裡中。

那老貨才剛剛將自己的傢伙從我娘下體抽了出來,在後面等了一會兒的張殺

豬就不耐煩的把九大爺擠到一邊,涎著臉笑著對我娘說:“妹子,想哥哥了不。”

我娘臉上還帶著性愛過後的紅暈,眼睛水靈靈,她對著張殺豬張大了兩腿,

剛被九大爺享用過的花徑一片泥濘,她嫵媚的斜了肥胖的張殺豬一眼,聲音嫩的

可以滴下水來:“想,想哥哥的大雞巴,還不快插進來”。

看著娘親在張殺豬肥胖的身子下底下呻吟著,我簡直不相信平時賢惠的娘親

會做這樣的事來。

眼看著一個又一個男人在我娘親身上發泄過獸欲後轉身離去,時間一點一點

過去,大牛心滿意足的走了過來問道:“還沒來啊,我來了三次了,淑芳嫂真好

看,鐵柱娘的下面真緊,我跟鐵柱說,他不相信,你看,他在干他娘哩!”

我順著大牛的手指看去,離我娘不遠,文靜白晰的鐵柱娘正跟一條發情的母

狗一樣半跪在地上,白嫩的屁股高高聳起,鐵柱抱著他娘的屁服,正操弄的歡呢。

回過頭,卻看見大牛正盯著我娘的裸體,說道:“六兒,你娘真長的好看,

你玩不玩,我先玩一回你娘!”

不等我回答,高大壯實的大牛就把褲子一脫,正好一個男人滿足的從我娘身

上下來,沒等我娘回過氣來,大牛那條粗的不像話的雞巴就一捅到底,直操得我

娘哼哼起來。

看著大牛一邊舔吸著娘玫瑰色的乳頭,一邊把粗黑的陽器捅到娘的下體最深

處。

而據我所知,全村的男孩子們都品嘗過自己娘親的肉體,三柱就曾在那次他

娘親跟村裡男人打賭的過程中,在地頭當著大家的面,跟他娘親交歡,三柱兒的

娘親還唯一的一次女上位就是騎在三柱兒的身上,讓三柱兒不費一絲一毫力氣享

盡艷福,當時鄉親們起鬨說要三柱娘一個一個服待來,三柱兒娘當場說了:“三

柱是我的兒,我願意這樣服待他,你們誰以後叫我媽,我就這樣服待他!”

我也以為母親在那樣眾多的男人的姦淫之中分辯不出我來,我樂此不彼的一

次次在別人的婚禮上姦汙著母親。直到有一次我正肆意的在娘的身上任意抽插著

時,娘突然在我耳外說一句:“沒膽的東西,只敢這樣的時間才來。”這讓我很

是羞愧,當時便停住了,被身後排隊的大牛一把拉了下來,我當時看著母親健美

的胴體被大牛巨大的黑油油的身體壓在下面猛力操弄,她主動把結實的長腿盤在

大牛的腰上,聳動著自己的臀部,迎合著大牛的抽插,她當時挑戰性的眼神和她

肥美的陰唇包裹著大牛粗壯的陰莖蠕動的情景深深的印入到我腦海。以至於大牛

痛快淋漓的顫抖著在我娘的身體裡激烈的噴射之後還迷惑不解的拍拍我的肩頭說

:“今天你娘親這麼賣力,不會以為我是你吧?”我才知道,大牛享受了本來應

該是我享受的東西。第二天陪娘結束後的晚上,我摸入娘親的房間,當著父親的

面,把娘親剝的精光,把跟一頭小白羊兒似的娘親按在床上,在父親及當晚三個

來陪睡的叔伯們詫異的眼神中,娘親的呻吟聲是如痴如醉,以至於父親他們脫光

了衣服貼了上來,我們父子叔伯輪流上陣,把娘姦淫得第二天早上忘記起床喂豬。

當年情慾勃發的我很是把母親搞的哭笑不得,我只要一有想要的衝動,我就會把

娘親按在地上,撩起她的裙子或扒下她的褲子,把自己的陽器插到她的身體裡,

在田間地頭,當我滿意的從娘親下體抽出陽器時,圍觀的鄉親一哄而上,在村裡

小巷子,當我愜意的享受著娘親的肉體時,娘親卻不得不在我發泄獸欲過後還要

應付圍觀的一群小朋友,看著母親裸著下身跪在地上一邊替那些十幾歲的小屁孩

口交,一邊被他們輪流抽插下體,在吃飯吃到一半,當著全家的人面,把娘按倒

在桌子上,扒下她的褲子,在哥哥們的古怪笑意中和嫂子們的半嗔中把娘親姦淫

的要死要活,然後吃飯變成了無遮大會,嫂子們和母親一樣被剝的乾乾淨淨的被

家裡的男人輪流著姦淫。那時,母親甚至只穿短裙,並且不穿內褲以應付我的需

索。而我,在村裡也成了有名的蠻牛。三柱兒,大牛的二個嫂子,夥伴的娘親和

姑嫂,經常在我夥同三柱兒,大牛等一群半大小子衝入屋內後,嬉笑著主動脫光

衣服,接受我們的輪奸。我的娘親那自然是重點照顧對像,據娘親的說法是,現

在那群小子只要把陽器一插進她體內她就知道誰了,太熟悉了,每個人的長短粗

細,抽插節奏都她都一清二楚。

小梅臉紅紅的出羞赧接受母親關於快速應付男人的法門,我的兩個出嫁的姐

姐,三個嫂子和我二個姑姑,都被召喚回來做陪娘。娘吩咐我們幾個不要出去鬼

混,她要用村裡秘方幫小梅護身,以防婚禮的晚上受傷。

這種秘方,也是村裡一大密事,上千年來,婚禮上沒新娘出過大亂子,這個

秘方是有一定功勞的。這秘方一直以來,只有婚後的人才知道怎麼做,當年我怎

麼打聽也打聽不到,現在終於可以知道這秘方是怎麼一回事了。

晚飯後,我和三個哥哥都被娘叫到房裡,娘親一邊熟練的把身上的衣物脫去,

一邊叫我們脫光衣服,她跪趴在床上,把大哥拉到面前,張嘴含住大哥的陽器,

二哥,三哥也熟練的一左一右的在娘親的身邊坐下,把玩起娘那對飽滿碩大的奶

子起來,娘看我有些發愣,不知所措,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把正對我的臀部對著

我輕輕搖了搖,那女人的私隱之處緊閉的陰唇輕輕的裂開了一道小縫,對著我發

起了性的邀請,二哥輕笑著說:“老六還不快點,爹正在請人呢,娘今晚是沒覺

睡了,這頭道菜讓你先吃呢”。

我挺著硬直的陰莖,伸出兩手分開娘的陰唇,直插了進去了,那熟悉的緊湊

滑膩讓我舒爽的輕叫起來,隨著我猛力的抽插,娘緊緊的夾緊了下體,腔室不停

的蠕動著,不一會兒,我熾熱的精液就直噴而出。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