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春少女】

【思春少女】

【思春少女】

思春少女

蘭慧前天跟「大喇叭」及「小冬瓜」約好今天一起去看刺激點影片,限制片

且聽說會有插片的「激情豔女」影片,因爲長這麽大了,還分不清什麽是「X 級」、

「A 片」、「R 級」、「插片」,光隻聽班上的男同學說什麽似的,於是三人決

定今一探究竟,興緻沖沖的,一路殺到電影,眼看開時逼近,買了票橫沖直撞的

進去,幸好時間到,快進去吧。

我們是頭一次回看這種電影,特别好奇呀,所以那「情、愛鏡頭」,使我覺

得特别肉緊刺激,想低下頭不看,又捨不得,……。

這時突然卡擦一聲,跟原先劇情不同的影像,男主角把女主角的大腿八字分

大的肉柱,就來個餓虎撲羊式,朝著她的脹蔔蔔的陰戶一插,女主角的淫水早已

是泛濫於陰戶内,於是應聲「唰!」的一聲便全根盡沒,那男主角像一匹發狂的

野馬奔騰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次次是那樣的急來回抽插,,

而女主角那兩扇肥厚的肉門呀!一開一合一張一收便緊緊咬著那粗大的肉柱不放,

我看到覺臉紅熱熱的,心中亂跳似的,不好意思在看下去,「大喇叭」及「小冬

瓜」她們兩似乎看到津津有味。

我們坐的是樓上後面倒數第三排,觀衆很少,斜背後排卻有一對男女,黑暗

中這時我偷瞟一眼,不要臉,兩人互摟在一起,正學著銀幕上動作,在大開「開

司」呢?

親吻還罷了,那男的一手提著她的腰,一手竟由女的裙子底下伸摸了進去。

女的臉上紅暈紅暈的,頭歪斜在男的肩上,不時皺眉,低低的淫笑喘息著。

忽然,女的也伸手出來,解開男的褲扣,用手套著男生的大肉柱。

兩人還附著耳朵說話。以爲黑暗中沒人看到哩。

可是我看到感覺臉上更加的燒的,混身不自在,下意識的想用手去挖那地方。

接著聽見女的口中「嗯嗯」地低迷聲音說著:「好哥哥……養的受不了……不要

弄了……嗯嗯……」,男的也說:「我也硬的發脹,也快要射了……我要插你的

小穴……」

銀幕上的鏡頭很精彩,男女正床上作愛,他二人似被那精彩畫面吸引了,兩

人偎依在一起,邊看雙方的動作随著劇情起伏加快。

幾分鍾後,女的輕輕的「喲」了一聲:「我出來了……」

男的喘了一口氣,隻見黑影中有點白影一幌從那女的手中大肉柱射出。

接著看那女的大約是用手帕擦手,又往自己的裙内擦拭了一回,「啧」一聲

兩人親了個吻。

女的說道:「我想回去了。」

男的卻說:「你已出來了,我仍硬得難過,你沒看它翹首高舉地,隻出來了

一些「口涎」,這樣不好,要出去,……你……坐上來……」女的似乎不願。

男的卻已把她強拉著,提起她的腰身,掀起裙了,脫去三角内褲,坐至他的

腿上。

這是做什麽,女的不穿内褲光著屁股的坐在男人腿上看電影,還是頭一次看

到哩。

不一會兒,隻見女的微微提了一下身子,男的雙手抱住她的腰,她一手伸進

裙内,然後猛往下一沉,隻聽女的口中有點輕微的響聲,「唔」了一聲。

我正感到奇怪,那女的兩腳點地,身子一上一下,提起又坐下,發出一種細

微的悉悉率率的聲音,有時還有蔔漬蔔漬的聲響。

微微可聽見那女的口中浪叫著:「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丢

了……快狠狠……幹……親哥哥……快插……猛力磨……丢……要……丢了……

再插……快磨……丢了……。」

就這樣約有十多分鍾,女的「嗯」了一聲,屁股一沉,坐在男的身上不動,

一手打開手皮包,拿出一團衛生紙,由裙内股下探去。

她離開男的大腿,站了起來。

那男的在後面毛手毛腳的,不知在忙著什麽?

我心中一動,有點明白了,隻覺得自已那地方有點麻養,我隻好夾住雙腿,

;卻覺得三角内褲裆上有點涼絲絲的膩人的水。

此時電影演完了,燈光大明,隻見他們兩臉上紅紅的,女的低罵著:「死鬼!

差點……」男的說:「我會控制時間的,誰知道呢?」

見鬼,我就知道,全被我看到了。

他二人便匆匆走向擁擠的人潮中。我故意順繞走到他二人的座位中間,看見

地上有幾團衛生紙。

我忽見「大喇叭」及「小冬瓜」走向女廁所那邊去了。

人潮梢已消失在太平門外。

我假裝坐下,低頭拾起衛生紙,上面的東西沾手像黏了漿湖、膠水似的,我

就著燈光,往椅背後一看,那女的内褲竟丢在這�沒穿回去,還有衛生紙盡是淡

黃色的水漬,□透了,有的衛生紙像是揩了鼻涕,怪膩的。可是,我並未聽到看

到他或她二人吼鼻涕,到底是什麽東西呢?拾起一聞,腥味很濃,是不是像電影

中所演得,男人的精液。

這時「大喇叭」及「小冬瓜」在女廁那邊叫喊著我,真三八,我亦感到有點

頭暈似,於是放下衛生紙趕快與她們會合,心理也懶得和她們說些什麽,一個人

沒命似的在人潮中向外擠,出鐵栅門。

可是人潮中,我覺得背後有件東西,好像橡皮棍似的,頂在我屁股溝内,一

股熱氣,使我心中亂跳,喉下發緊發乾。

因爲,前面恰好有人吵架,把路堵住,前面的人停了腳步,後面的人擁上來,

擠在一起,連轉身都不容易。

這時我心中又急又好氣,想用我的鋒利的指甲給點利害看看!

我迅速的把右手繞到背後,一把抓住那橡皮棍,用力扣緊指甲!

背後果然痛得「呃」了一聲,我罵聲:「下流的東西!……」

猛覺得一團又熱又富有彈性軟肉,直撞我手心!

原來,該死的家夥竟已先解開了褲扣,被我的手一抓,一半就露出褲外,好

粗的東西,我一把還握不滿!

我急忙想縮手回手,不抖,被一隻手捉抓了脈門,鴨蛋樣大的一團肉在我掌

心直頂!好像要插進我小穴似的。

頂得我心慌意亂,覺得由那團肉的正中,沁出如膠水一樣黏手的水,是出來

了嗎?

爲何不軟下去?後來才知那不過是殺千刀的男人射出來的熱精液,男人有要

有兩次的射精才會軟下。

我用力想抽手回來,想喊叫,又叫不出口,好不容易前面路開了,他鬆了手,

我頭也不敢回,拚命往前快走。

出了栅門,偷看一下掌心,像打開的雞蛋清,混白色,腥味很濃,髒死了!

我隻好犧牲一條手帕,狠狠擦了一擦,丢入巷邊陰溝内。

我生平第一次碰到男人的東西,那麽粗,那麽大,真是又怕,又恨,又愛,

心中慌亂,說不出的滋味。

————————————————————————————————————

餐廳小妹出身的馬玉芬,由於嚮往明星生涯,於是想混入電影圈,先是參加

綜藝節目什麽……天使選拔,演員訓練班,模特兒選拔,中國小姐選美,……混

了兩三年還是沒混出什麽明堂。

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結識一位攝影師餘□天,這位人如色狼般的騙馬玉芬說,

隻要她願陪他到郊外去跟他作愛的話,他一定将她推薦給導演,飾演「春歸何處」

的女主角。

馬玉芬成名心切,心想想用自已的處女初夜交換成名明星夢也很劃算,於是

又去約了她的一位姊妹淘溫翠蘋,她亦是羨慕明星那種浪蕩的生活方式,在她聽

取馬玉芬的遊說之後,欣然答應與餘□天、馬玉芬一起到有名的風景區——陽明

山國家公園——去玩那三人的性愛遊戲。

一番打扮之後,馬玉芬與溫翠蘋那股騷味更是味道十足,馬玉芬穿著低胸露

背的花色短裙洋,而溫翠蘋著緊身露肩低胸的白色洋裝,陪襯出她那高聳的雙峰

更是挺出。

到了陽明山國家公園走到後山找較偏僻的角落�,取出了帶來的啤酒來飲用,

邊談笑風生,雙方都以黃色提材來說。

說著說著,馬玉芬說道:「餘先生,我的床上功夫是第一流的,而演戲更是

高人一等,作完愛,可别忘了推薦「春歸何處」的女主角喔!」

馬玉芬似乎怕被餘□天佔了便宜後不認帳,因而在作愛之前反覆再三強調。

「那……那當然,至於你的床上功夫,等一下試試看即可分曉!」餘□天帶

著笑容,色迷迷地回答著。

「對了!餘先生!我能在那戲�演個角色嗎?例如女主角的妹妹,或是男主

角的情婦,我來演合適嗎?」

溫翠蘋亦逮住機會,讓餘□天答應她的要求。

「那絕對沒問題,不過等一下可要賣勁喔!」碰上餘□天這大色狼,眼看到

手的一塊肉,當然捨不得放棄。

馬玉芬瞪目神飄,意愛情迷,亦有些讨好,馬上與餘□天熱吻在一起了,而

溫翠蘋忙著爲全□天作「馬殺雞」,他兩人吻了十來分鍾,餘□天轉向與溫翠蘋

吻在一起,借那舌頭轉動來傳遞雙方的熱情。

這可使餘□天有些按奈不住,於是一把住馬玉芬将裙内三角褲脫去,自己亦

将早已堅硬的大雞巴挺了出來,「碰然!」一聲,那巨無霸超大型的大雞巴已出

來了。

馬玉芬及溫翠蘋紅著臉心中蹦蹦的亂跳著,但想一舉成名,不管那麽多,互

相對餘□天直抛媚眼,馬玉芬左手捏弄那兩粒雞蛋大的睾丸,而溫翠蘋一手不停

地套送餘□天那巨大的大雞巴。

餘□天目現慾火,他看著馬玉芬,美豔嬌嫩,他逗笑說:「馬……你……你

真性感,讓我吻你那肥大的陰戶一口,不知道有多好?」

隻見馬玉芬猶豫一下,不見回答,卻以行動表示,立刻把雙腿八字大分,跪

蹲著躺在地上餘□天的頭部,露出一條細縫,且紅�帶水地,讓餘□天能很輕易

的吻那陰唇、小穴口。

「喔……嗯……哼……好……好舒服……」馬玉芬氣喘噓噓的嬌浪著。

而溫翠蘋等到他們陶醉的當兒,一陣嬌喘,她的玉手把那餘□天的大雞巴套

弄的直跳動不已,她的似觸電般,引起陣陣遐思。

心中一陣肉感,她那櫻桃小嘴立即往餘□天那大雞巴含了起來,天呀!竟是

滿滿的一口,沒絲毫的空隙。

這兩個天生尤物,爲了當個電影明星,不惜賣弄風情,獻出珍貴的處女身給

這攝影師,女人的心,可謂微妙的很呢!

在這綠草如茵的大地上,她倆都脫得一絲不掛了,想享受著原野般性快活,

使得餘□天英雄氣短!群俠沒路。

這時,馬玉芬被餘□天吸吮得那小穴淫蕩地叫道:「我……我那小穴……好

養……好養喔……」

那溫翠蘋亦有些慾火上升,馬玉芬見往狀用她往昔手淫的習慣,驅使她右手

撥開了溫翠蘋的外陰唇,顯露著小穴,馬玉芬伸出舌頭吻了起來這一吻,把溫翠

蘋吻得甜蜜極了,她臉上漸漸升起了像一朵紅豔的桃花,渾身開始發抖,像蟲一

般地在地上扭來扭去,馬玉芬更不停的吻捏弄著。

馬玉芬於是抱起了她往餘□天身上一放,不偏不倚,溫翠蘋的屁股眼正好對

準了餘□天的嘴巴,馬玉芬亦在溫翠蘋那陰蒂上吻個不停。

「哎唷……哎唷……好……好痛快呀……哼……」

溫翠蘋的舌頭在口腔中顫抖了起來,她的小穴已經養得非常厲害,淫水有如

泉水般的湧出。

當溫翠蘋那顫抖的扭動身子無法在支持時,於是她翻了個身,好讓雙手握在

地上支持著身體重量,現變成餘□天吻住她的陰核,而馬玉芬舐她的屁股眼了。

溫翠蘋這樣地被挑逗在她心中心花怒放,像小鹿般亂闖,血液在周身激湯起

來,而餘□天的陽具亦膨漲的到極點,溫翠蘋不時的将它含在嘴中套弄。

馬玉芬将溫翠蘋的身子扶正,此時溫翠蘋那鮮嫩的小穴口,不停地向外流出

騷水,於是溫翠蘋自已用左手扶正餘□天的大雞巴,往她嫩穴插了進去。

她心己亂,急似地不顧一切的将玉腿張開開,讓小穴口張開顯露出,屁股向

前迎頂上來。

柳腰上一用勁,大雞巴的龜頭對準嫩穴破關插入了。

「插進去……不得了了……。」溫翠蘋的陰戶熬了這些時,淫水早已是泛濫

於陰戶内,於是應聲「唰!」的一聲整根沉入小穴内,她這時好像又痛又養,又

似乎領到無限的好感舒服與痛快,溫翠蘋是未經人道的,這破題兒第一遭,這粗

大的雞巴真令她的吃不消,如今被一根特大号插弄著,直抵穴心,真是中了特獎,

餘□天那根大雞巴反而感覺被她緊緊地□住,龜頭似有一股熱氣噴在上面,那正

是溫翠蘋的陰精淫水,使餘□天酥養養的,像溫泉般的熱流,順著雞巴往草地上

不停地溢出。

馬玉芬幫她上下套弄著,溫翠蘋将她那整齊有緻的陰毛間的嫩穴,對準餘□

天那豎硬如鐵的大雞巴龜頭頂在她的小穴,每當她用力下沉時,「噗滋……滋…

…」的作響,溫翠蘋上下牙齒咬著更響、更緊,她的臉上更露出那陶醉狀,微微

的冒出汗水,嬌聲道:「餘……還……還沒插到底……你……你再向上頂………

…快……快……我……我養……死了……哼……」她的媚眼已經細眯得像一條縫,

細腰扭擺得更加急,那兩扇肥厚的肉門呀!一開一合一張一收便緊緊咬著那粗大

的雞巴不放了。

大色狼的餘□天知道這法子是永遠無法插到底的,於是說:「溫……你下來

……

那樣插玩法……不容易使深深插到你的陰道子宮底去的,要插深進去……換

個方式……我教你快……」

於是溫翠蘋躺在草地上,将兩腿分開高舉,讓她的陰戶突出,再用左手盡量

地撥開她的陰唇,使陰唇中更加顯露出小穴口,嫩穴還不停地流出淫水,餘□天

見狀心中慾火更旺,将大雞巴往穴口輕輕地試了一試,腰上一用力,整根雞巴齊

根而入。

餘□天不停地一抽一送了起來,溫翠蘋的屁股随著餘□天的抽送像花一樣一

波一波的迎送插抽,她被抽插得口中「哼……唔……」作響,兩人之間的動作配

合得合作無間,她邊哼叫道:「我……我不行了……要丢……丢……好美……好

舒服……唔……你……你好棒……我……我上天了……尿……尿出來了……

……哼……哼……唔……」

一陣狂風暴雨的殘拼下,兩人身體間,一起一落的動作,肌膚沖系,隻聽得

馬玉芬心養不已,淫水直流。

待溫翠蘋酥麻倒地,餘□天接又與馬玉芬以同樣的姿式插入,但因馬玉芬還

是處女之身,一經餘□天的大雞巴猛插整根而入,頓時疼痛不已,但餘□天的心

醉了醉得像一匹發狂的野馬奔騰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

是那樣的重真達花心,次次是那樣的急來回抽插,原本疼痛的她也随著餘□天的

加快插弄而由痛轉爲慾火高漲,口中的喘息和斷續呻吟聲浪花碰擊礁石聲,馬玉

芬口中浪叫著:

「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極……要丢了……快狠狠…………幹……親

哥哥……快幹……猛力幹……丢……要……丢了……快幹…………快幹……丢了

……。」漸漸地慢慢地精神愈來愈緊張了,那根雞巴也越來越堅硬粗大了,渾身

的血脈已經沸騰了似,慾火升到鼎點。兩個人的身體快要爆炸了。

終於餘□天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将馬玉芬一抱,那個大龜頭吻住花心一陣跳

動,一串熱滾滾辣辣的淫精液像連珠炮似放□直射深處進了子宮,她好似得了玉

液瓊漿夾緊了肥飽滿的陰戶,一點也不讓它流到外面去,這樣她窒息了,她癱瘓

了也滿足了,靈魂輕飄飄的随風飛湯了,她們倆的第一次就這樣給了餘□天。

三人休息了一回又在大戰了一回,直到太陽下了山,才整理行裝,回到台北

夜市。

馬玉芬及溫翠蘋爲了明星夢,将處女身讓餘□天得到最大的性慾滿足,而之

後才明白餘□天的身分,隻不過是擡攝影機的工人,對於誰當主角,絲毫沒有任

何影響力。

於是馬玉芬與溫翠蘋又要開始尋找那能使她倆當上明星的人,當然,她倆在

這之後更懂運用性愛技巧使得那些人得到最高性慾享受,以達完明星夢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