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推銷】

【強制推銷】

【強制推銷】

=============================================

最近真的有點煩,工作不順,女友劈腿,連養了多年的老狗看到我回家,還狂

吠好幾聲才讓我進門,真令人郁悶。

躲進房�,恍恍惚惚的坐在計算機前,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網上不知是正妹還

是恐龍的人聊着天。

叮咚!你有一封新郵件。

郵件标題寫着" 改變自己,創造全新的生活!"

看這标題,大概又是個無聊的廣告信,我想都不想就按了删除,繼續跟網友

聊天。

就在我按下"Delete"鍵時,這封信竟自動開啓了。

" 搞啥鬼,按錯鍵了嗎?" 我疑惑的看着這封信件,内容寫着跟标題一樣的

字,後面附上了個電話,還有幾張圖片。

" 無聊的垃圾信!" 我再次按下"Delete"鍵,但信件卻自動回複了。

" 靠!這鍵盤是壞了嗎?" 跟網友又聊了幾句,一切正常。算了,反正回複

信件也沒寫字,應該沒有影響,既然現在一切正常,我也就不理會剛才怪異的現

象。

過了約莫1 個小時,門外的門鈴突然響了起來。

" 周先生包裹,請簽收!" 門外站着黑貓快遞的人員,手拿着一箱50cm大小

的包裹,等着我簽名。

" 奇怪,我沒有訂東西呀!是誰送來的?" 我好奇的簽了名,關上門後,仔

細的看着送件人名稱,上面寫着LiveD 科技,咦?這似乎是剛剛我回複廣告信件

的那間公司,不會吧!我什麽都沒寫,就寄了産品過來,這家公司效率也太高了

吧,根本是趕鴨子上架嘛。

這東西不知道要花多少錢,還是趕緊退貨要緊。我看着簽收單上面附的電話,

打了過去。響了幾十聲,都沒人接,看來人都下班了。

看着這神秘的包裹,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如果打開來看,應該還可以退貨吧!

現在都享有7 天鑒賞期,就算使用了,7 天内退貨都可以。

想到這,我忍不住拆開了箱子,隻見�面似乎是一件" 皮衣" ,是真正的膚

色皮衣,這是啥産品呀!難道是充氣娃娃?越看越像,難道這公司是情趣用品公

司?

我長這麽大,還沒碰過這種玩意,拿起這件似乎是充氣娃娃的皮衣,卻找不

到可以吹氣的孔。旁邊有張紙,似乎是說明書,我趕忙拿起來看。

親愛的客戶您好:本産品爲變身皮衣,爲試用産品,可以個人喜好改變體型、

外貌甚至性别。使用方式:請由皮衣背後之開口穿上,穿上後請将欲改變之部位

以欲替換之相片塞入口中即可。感謝您使用本産品。如有任何疑問,請電洽:XX666-666

我驚訝的看着上面的說明,這種産品怎麽可能會研發得出來?這未免太神奇

了吧!試着摸往皮衣的背後,確實有一個内藏的開口,我好奇的拉了開來,似乎

真的可以穿得感覺。

被騙就被騙,反正頂多就沒變化嘛,我試着脫光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穿

了進去。就在我穿上後的一瞬間,背後的開口竟自己合了起來,完全沒有任何縫

隙。

不過,奇怪的是,我穿上這件皮衣後,竟然像沒穿上任何東西一樣,沒有變

化,光是這點,就讓我覺得神奇了。

那可以變身的功能,似乎也有可能了!

我趕緊跑回房内,看到計算機上有個知名的外國男星圖片,二話不說,立刻

打印出來。真要吃下去才能變身?看着沾滿碳粉的圖片,我一度猶豫了一下。又

吃不死人,怕啥!

一口吞下圖片,過沒多久,臉上突然傳來異樣的感覺,似乎有人在臉上不停

得按摩,感覺非常舒服。過沒多久,按摩停止了,難道是完成了?

我拿起鏡子一看,乖乖不得了,這…這真是湯姆克魯斯的臉呀,這太神奇了,

我一時興奮的說不出話來。

不過奇怪的是我身體也傳來陣鎮按摩的感覺。我明明隻有印湯姆克魯斯的頭

呀,怎麽身體也開始變化了。這次的變化不像臉部那麽舒服,反有有種疼痛的感

覺出現,尤其是下體部份,似乎有股力量再緊緊按壓,並不停的在腸子�蠕動。

最後,甚至連臉部也開始變化了。啊,我突然想起來了,剛才那張圖的背面,是

我昨天把我最喜歡的日本女優打印出來,準備當作皮夾�的圖片用的。

這下慘了,隻見我那平坦的胸部逐漸隆起,原本稍有肥油的肚子,卻漸漸的

消下去,而有着肌肉的粗壯黝黑雙腿,開始變得白皙,肌肉也逐漸消失,腿毛更

一根根的縮了進去,最後竟然變得筆直又修長,連腳趾頭也都變得小巧圓滑,上

面還塗了粉彩晶亮的指甲油。而胸部的一點點成長,最後讓我低頭也看不見下面

的變化,那個已長成E 奶的胸部,堅挺渾圓,一點都沒下垂的迹象,全身的肌膚

更是滑嫩白透,一點毛孔都沒有。我想一定是那女星的照片有修過,所以連帶的

讓吃了這修過照片的我,身上幾乎找不到一絲缺點。

最讓我覺得恐懼的是,我的小弟弟也像腿毛般逐漸的縮了進去,最後竟形成

一道裂縫,而在裂縫的下面,又漸漸多了個開口。這下全都齊全了,看來我已完

全變成女生了。

我看着鏡中的自己,冷豔又驕傲的臉龐,晶漾誘人的紅唇,略帶邪氣的迷濛

眼神,無可挑剔的豐滿胸部,盈盈不可一握得纖腰,筆直白皙且修長的雙腿,還

有那微翹的臀部,簡直比那日本女優還要完美,根本就是她的完美版。我完全被

鏡中人物的美色給震攝住了,一股奇異的感覺湧上心頭。

腦海中浮出各種畫面,全都是這個女本女星所主演的" 動作片"我忍不住依

照我所回憶的畫面,在鏡子前擺出各種相似的姿勢,那眼神、體态,說有多誘人

就有多誘人。我雙手忍不住摸着胸前這抖動不已的豪乳,一陣陣酥麻又令人酸軟

的感覺傳入腦海,這…這感覺太奇妙了。撫摸了一陣子,身體越發覺得燥熱,下

體隐隐傳來緊迫的感覺,不知如何,我試着将手指在下面滑了一圈,哇!

像是觸電的痲癢感刺激了我的神經,嘴�忍不住一聲輕呼,原來女生的感覺

是如此奇妙,我忍不住将手指輕輕的插進下體,一種刺痛又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

手指不自主的進進出出,那股奇妙的感覺瞬間在腦�放大,阿~ 阿~ 阿~

淫蕩的叫聲從我那殷紅的小嘴不斷發出,往着鏡子�那淫糜的神情,誘人的

體态,我已完全失去男性的自覺,隻想不停的在那進出的手指�得到最大的滿足

感。

最終,我激烈的扭動身體,在高潮中大量的洩出體液,身體及心靈都得到滿

足,一陣疲倦的感覺襲來,沉沉的入睡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感一陣尿意,我疲累的爬起,就往廁所走去,随手一掏,

想抓着小弟弟對準馬桶,豈知摸了個空,我才愕然想起,原來還穿着那件變身皮

衣,現在還是女人的身體狀态,不禁用手掩面,噗哧一笑,就像個女人樣,但我

自己還沒發覺。

坐在馬桶上,感受從未有過得奇特滋味,我輕輕的用衛生紙擦過尿道,卻又

不小心碰觸道下陰,那敏感的痲癢感,頓時又讓我忍不住自慰了起來。

過了良久,我看了看時間,什麽?已經是早上六點了,待會還要上班,要趕

緊脫下這件皮衣才行。

我往後摸着原本在背後的開口,怎麽摸也摸不到那條裂縫,背對鏡子照着全

身,也找不出任何縫隙,這到底要怎麽脫掉?

這時我突然靈光一現,吃掉我自己的照片不就好了嗎?這樣就可以變回我原

來的樣子了。我不禁對自己的靈機應變感到得意,找出照片,就往嘴�塞了進去,

咀嚼一會,等了約莫十分鍾,一點動靜都沒有,可能是時間還沒到吧,又過了20

分鍾,還是沒有任何反應,不會吧!怎麽會這樣,一股恐懼感油然而生,我不要

被困在這個女優的外表�呀!

我急得不停戳揉身上這件皮衣,但不停戳揉的結果,隻是造成表層破皮,而

且還有些許血絲流出,且帶點刺痛感,就像是真的受傷一樣,難道這皮衣已變成

了我自己真的皮膚了?

一定有解決的辦法,我要冷靜。對了,那張說明說書上有電話,製造公司一

定有辦法幫我脫下來。

我着急的按着号碼,祈禱這間LiveD 公司有人上班,老天似乎聽到我的乞求,

響沒幾聲,電話有人接了起來。

" 這�是LiveD 公司,請問有任何可以爲您效勞的地方嗎?" 一個語調輕挑

的女生說道。

" 我…請問你們公司的那個…可以變身的…衣服,要怎麽脫掉" 我結結巴巴

的問着。

" 您是說變身皮衣嗎?請問您的皮衣是試用型還是付費型呢?"

" 好…好像是試用型"

" 再請問一下,您是否已經使用過兩次以上了呢?"

兩次以上?我回想昨夜的變身過程,如果第一次變身成湯姆克魯斯加上這次

變身成日本女優,確實是兩次。" 是的,那到底要怎麽脫掉?" 我心急的問道。

" 本試用型産品隻供體驗一次,超過一次以上,倘若需脫掉本産品,則要另

外付費。"

" 什麽?你們這是什麽公司,分明是詐騙集團,我不管,你們根本沒有事先

說明,就硬塞了這個産品給我,我說什麽也不會付錢。" 我激動的說道,但聽起

來卻像是在撒嬌一般。

" 小姐,如果您堅持不付費,本公司會派催讨員去向您收取額外使用的費用,

請好好考慮清楚。一旦催讨員出動,可不是隻有付清費用這麽簡單。" 對方用冷

冷的語調說着。

" 你他媽的我不是小姐,就是你們的鬼産品把我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如果你

們不負責處理掉,我會告你們告到破産。看誰狠!走着瞧!" 我憤恨的說着,但

外人聽起來卻一點威脅性也沒有,這聲音未免也太嬌媚了。

" 請小心催讨員,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拜拜!" 對方已毫不猶豫的掛上電

話。

我操,這是什麽詐騙集團,想逼我付錢,老子就是不吃你這套。不過身上這

套皮衣真的還是脫不下來,難道沒有别的方法可行嗎?

正當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時,門鈴響了起來。

奇怪,一大早的是誰呀,我看着自己絲毫不掛的裸體,趕忙拿了件T 恤套上,

由於身高縮小,這件T 恤穿上去,反而像時下流行的連身T ,包裹着前凸後翹的

好身材,胸前的乳房還因與衣服摩擦的關系,略微激突,下擺剛好在臀部與大腿

交界的下方處五公分,露出的那雙美腿,更顯得風情十足。

我打開門,隻見門外站着一個身高約180cm ,長相帥氣,有着外國血統的男

人,眼神正對我上下打量着,臉上露出些許神秘的微笑。

" 美麗的小姐,請問周正南先生在嗎?" 男人客氣的問道。

" 我…我男朋友剛出門,請問你找他有什麽事?" 本來差點脫口而出說我就

是,好在實時忍住,並掰了我是自己女朋友的身份。

" 昨天周先生有訂購我們公司的産品,今天想來跟他調查産品的實用度如何。

" 男子依舊用他那不急不徐的語氣,很有誠意的說明來意。

我操,這難道就是那家公司的催讨員嗎?動作未免也太快了吧!我表面毫無

異樣的看着這個男子,心�卻着實驚訝。

" 那可能要請您晚上再來了,他已經出門上班去了。" 我不動聲色的回答着,

臉上卻帶着足可令人傾心的動人微笑。

男子聳聳肩,微微一笑,道" 那美麗的小姐,不知您是否有試用過我們公司

的産品!"

" 沒有呢!不好意思,現在還早,我想再多睡一會,請慢走!" 我試圖趕走

這個催讨員,希望不要有任何破綻被抓到。

男子一副失望的神情,歉然道"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那皮衣請務必保持完整,

方可退貨!"

我輕笑的說道" 我會保持皮衣的完整,並退還給你們公司的,謝謝!" 說完

将門輕輕關上。

就在要關上的同時,門外的男子喊了聲" 周正南!"

我微一錯愕,停止了關門的動作,卻沒想到門外的男子竟強力的推開門來,

我腳步一個不穩,随即跌坐在地上,那姿态說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 哼哼,一句話就試出你來,别以爲你可以瞞過我,你用得是我們公司的産

品,我難道會被自家的東西給騙了嗎?" 男子露出猙獰的面貌,惡狠狠的注視着

我。

我嘤咛一聲,用最無辜且又帶點驕氣的神色嬌嗔道" 你幹麽呀!把人家摔倒

了也不過來扶一下,還對人家大小聲,真讨厭!"

男子冷冷的看着我,随手把門帶上,說道" 周正南,你真知道你面對得是什

麽嗎?" 看着男子冷酷且毫無血色的表情,我知道了,他一定是個Gay ,不然面

對這麽美豔的我,沒有一個男人會不動心的,連我自己都不例外。

" 你這個死Gay ,快離我遠一點!不然我報警了!" 我擺出強硬的姿态,一

點都不退讓的說道。

男子微微一笑,随即冷冷的看着我,不屑的道" 周正南,我隻問你一句,到

底付不付帳!"

被他這犀利冷峻的眼神一逼視,我霎時間失去了僞裝的力氣,不過要我付錢,

這是不可能的,於是我大聲回道" 你他媽的我就不付錢,你們這啥爛産品,我既

然沒有訂購,當然也沒有義務要付錢,不然我去消基會告你"

男子沒有生氣,反而又冷笑了兩聲," 很好,既然如此,那隻有強制執行你

附費了!"

" 什麽強制執行?" 話還沒說完,男子從懷�拿出一罐奇怪的噴劑,突然一

陣冷列的黑色濃霧,快速的向我襲來,並以包圍之勢由四面八方逐漸收攏。我吓

得試圖逃出這濃霧的包圍,卻隻見它影随行的緊緊逼近着我,最後,我逐漸被這

團黑霧給吞噬。

我被黑霧整個困住,隻覺得全身皮膚傳來陣陣刺痛,彷佛有千萬之針在上面

不停的刺,我尖聲哀号,痛苦的在地上打滾,卻隻聽到男子在黑霧外不停的冷笑,

彷佛再看一出最好笑的戲一般。

就在刺痛的感覺漸漸消失的同時,黑霧也逐漸的随着刺痛感的消失而減少,

最後兩者同時不見。

我掙紮的爬了起來,卻看見身上的皮膚突然産生的鬆弛?

難道,我伸手往後頸一摸,果真又摸到那條裂縫,驚喜之餘,已不在乎男子

在一旁註視的眼神,大剌剌的脫掉上衣,将背後的裂縫用力一拉,整個人就從皮

衣�脫離出來。

真是太好了!我興奮的跳起來,卻感到胸前異樣的重量,随之上下跳動。

我愕然的往下一看,這是怎麽回事?

我不是已經脫掉變身皮衣了,怎麽還是兩個大奶垂掛胸前,身體一點都沒有

回複原來的樣子呀?

男子看了我錯愕的神情,沒有多說什麽,隻是靜靜的拿起我脫掉的皮衣,小

心翼翼的卷了起來。

"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麽事?" 我忿怒的對他咆哮着。

" 美麗的小姐,您現在可是貨真價實的女性了!這容貌、這身材,可真是令

人難以不動心呀" 男子說完,眼神閃着異樣的光芒。

" 你…你到底想做什麽?" 不知如何,我竟然沒有對他叫我小姐感到反感。

從他異樣的眼神中,我卻有了女人般的直覺,我清楚的明白,他不但不是個Gay ,

還是個有強烈性慾的男人。

男子臉上邪淫的一笑,一手往我胸部抓來,我拚命想逃開,豈知他手一碰到

我的乳房,我全身的力氣一下就消失了,正要往後倒去,他另一隻手迅速的攬住

了我的腰,将我往他胸口拉了過去。

在我還來不及反應時,他那些許鬍渣的嘴唇,已吻在我那鮮甜又嬌嫩的紅唇

上。

左手輕輕按撫着我堅挺的乳房,那輕柔又熟稔的技巧,搞得我全身火燙,我

内心些許的男性尊嚴,也在這高超的愛撫下,整個潰提了,忍不住輕輕呻吟,雙

手也情不自禁的抱住了這身材雄偉的英挺男子,並将他身上的衣服用力扯開,不

停的以堅挺的雙乳磨蹭他厚實的胸膛。

男子並沒有絲毫放鬆,用嘴輕輕咬着我的耳朵,並伸出舌頭,從耳際不停的

親舔到我那滑嫩的頸子處,這痲癢的觸感,更激起了我全身的性慾。

我那白皙修長的雙腿纏上了男子的身體,眼神已呈現迷濛狀态,男子見時機

已到,挺起他巨大堅挺的陽具,就往我的下陰挺進。

一股劇痛從下體傳來,我尖叫了一聲,男子聽到這聲驚呼,像是在爲他鼓掌

般,更加賣力的抽插。

" 好…好痛…停…快…停!" 下體的劇痛不停的傳來,中間穿插着奇妙的快

感,讓我的說話斷斷續續,似乎在鼓勵着男子勇猛的表現。

劇痛漸漸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奇異的感覺,下體被硬物充實,男子抽插之間,

既舒痲又略帶刺痛,我忍不住大聲的呻吟," 阿~ 阿~ 好硬~ 我……快受不了了

…"

這強烈的刺激,已讓我神智模糊,完全進入了女性的思維理了。我緊緊抓着

男子的雙臂,纖細的十指深深扣進男子的雙臂�,身體随着男子的抽插上下

不停的擺動,嘴�不停的呻吟,還不自覺得喊着" 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呀!

"

那順從放浪的淫媚姿态,連情場老手的男子都不禁感到暢快。

就在我感覺到男子的陽具忽漲忽縮的同時,一股熱呼呼的精液已不斷的射入

我的下體,我也在同時間洩出大量的體液,瞬間到達了高潮。這股快感差點讓我

失去意識,全身猶如筋癵一般,實在是太美妙了,完全不是男人的射精可以比拟。

男子倏地站起身來,擦幹身上的體液,穿好衣服,渾如沒事人一般,體力好

的令人訝異。

" 解除皮衣的費用,就這樣抵銷吧!" 男子若無其事的看着我說道。

" 就這麽簡單?可是我還沒變回原來的我呀!" 我滿臉潮紅,呼氣急促的說

着,身體還陶醉在剛才那強烈的高潮之中。

" 嘿!超過使用的次數,隻要噴上的我們公司這軟皮噴霧,是可以脫下皮衣,

但由於是強制脫皮,所以隻能維持皮衣變化後的模樣!" 男子淡然的道,不過眼

神中卻閃爍着詭谲的光芒。

" 什麽?那…那我豈不是要變成女人一輩子了!我不要呀…" 說完也不知怎

麽回事,心�一陣氣苦,眼淚就忍不住留了下來。

男子不懷好意的說道" 也不是沒解決的辦法…"

我聽到他這麽說,心�又生出一絲希望,趕忙問道" 是什麽辦法?"

男子微笑的道" 隻要妳購買我們付費型變身皮衣,就可以順利變回原來的你,

而且可以無限次數使用!"

聽到這�,我恍然大悟,怒道" 原來從頭至尾,你們就是要我付錢買這件皮

衣,才會搞這些事出來,真是混蛋奸商,你以爲我會就此屈服嗎?"

男子並沒有接話,微笑的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改變心意。

真可惡,我心�憤恨不平,瞧着這男人夢想中的女神容貌及身體,雖然那種

女人的滋味令人着實難忘,但畢竟還是自己生活多年的身體比較自在,如果買了

這件變身皮衣,既可以變回原來的我,又可随時變成這令男人噴血的火辣女人,

或許是個不錯的交易!

考慮良久,終於下定決心,於是我開口問道" 好啦,那這件皮衣要多少錢?

"

男子點點頭道" 我們公司是以物易物,金錢不在我們的交易範圍内。所以,

妳必須以我們認定具有交易價值的東西進行付費。"

我疑惑的道" 不要錢?那要什麽?難道又要我做…剛剛的事嗎?" 說完我臉

又不禁紅了起來。

男子哈哈一笑," 妳隻有一次的處女之身可供作交易,剛已抵銷脫去皮衣的

費用了,現在哪還有交易價值!"

" 那你到底要什麽?" 我實在是不懂這個催讨員想要的是什麽。

男子淡淡地道" 很簡單,就是你的靈魂!"

" 什麽?我的…靈魂!難道你…是…" 我驚駭的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男子嚴肅的道" 正如你所想,不過當然不是現在,而是你死之後,靈魂将爲

我們公司服務,如何?我們連你死後的職業都幫你安排好,這個交易不錯吧!"

" 我呸,你這個蠱惑人心的惡魔,我才不會上當!" 我邊說邊退了幾步,避

免被這個渾身邪氣的男子,施展着什麽邪惡的魔法。

男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忽然半空中落下一張紙,上面寫滿我從未見過得文

字,緩緩的飄落在我身上,我拿起一看,豈知在我手指按壓的部份冒出陣陣青煙,

最後留下了一個血紅的指印。

" 你做了什麽?難道我們已經交易了?" 我驚恐不已的看着張這奇怪的文字。

" 聰明的小姐,妳答對了!"

" 我根本就沒有同意,我絕對不會交易的!" 拿起手上那張契約,我用力的

将它撕成兩半。

" 很抱歉,這是強制推銷型商品,妳無從選擇!" 男子話一說完,撕裂的契

約,竟又恢複了原狀。

我忽感一陣無力,口中一陣惡心,突然從嘴�有嘔出一團淡藍色的氣體,朦

胧中帶點我原本的形狀。

我還沒明白是怎麽回事,男子手�揚起那份契約,整團藍色的氣體就被契約

給吸光殆盡。

" 你幹什麽?" 雖然心�已知道會發生什麽事,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 這就是交易的代價,妳的靈魂!" 男子微笑道。

腦袋嗡的一聲,我渾身顫抖,全身無力的哭道" 我不要交易,快還給我!"

" 交易完成!好好享受妳未來全新的人生吧!" 男子微笑的看着我,又說道,

" 順便告訴妳一事,等妳死後,若在地獄的一萬年内妳能服侍得主子舒舒服

服的,說不定還可以直升本公司的催讨部門!到時還可以跟我一起當同事呢,期

待妳的到來!"

" 你們這些惡魔,我不要,快還給我我的靈魂!"

男子撫摸着我的臉,搖頭歎息道" 早就跟你說我們是惡魔了,妳難道現在才

知道嗎?"

" 你們從來都沒說過,你們這些低級下賤的惡魔!" 我憤怒的說道。

" 仔細看看我們公司的名稱吧!不是早就告訴妳了嗎?"

我愕然的低頭看着那标簽上的名稱,仔細的念着LiveD …。阿!由右至左,

不就是Devil (惡魔)嗎?

騙人!我憤怒的擡起頭,卻隻見男子早就消失不見,隻留下那變身皮衣,和

1# maweiwei

1# maweiwei

,隻見�面似乎是一件" 皮衣" ,是真正的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