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海關

假海關

因傳聞「好景」商場有「李加欣寫真」之偷攝的四仔出售,我去到「好景」商場。在商場二樓中走了一圈,人影全無,所有的四仔舖的門前也貼有一張警方告示與一條印有警方字句的長帶子。我正要走之時,忽見一人由扶手電梯那方出現。只見來人在轉角暗位的四仔舖的門前,放下兩大袋物品。有多年買四仔之功力的我,從遠遠看一眼,就知那兩大袋是超三級片!…坩級片!

我步上前在售貨員身後問:「是四仔嗎?」

售貨員轉身:「是四仔!!今晚新到……」

那售貨員一頭飄逸長髮幾乎垂至柔軟纖細的腰肢,肌膚雪白無瑕,鮮嫩可口。三圍大概33C,22,34,,幾乎沒有化妝的五官相當清麗細緻,楚楚動人,氣質清靈,中等身高,短裙下露出一雙修長勻稱的雪白美腿。幼顏白嫩,帶一種嬌柔纖弱,令男人想憐惜或蹂躪的美。這是我第一次碰上如此美貌鮮嫩的少女,尤其她那清純羞澀的神態,以及水汪汪的眼神。

售貨員一面開門,一面向我說:「四仔新貨!!…全場獨家……「李加欣寫真」的偷攝四仔…「劉加零」的盜拍四仔,有六九、有玩後亭、有吹大愛、有老漢推車、有騎乘位……招招清楚,LD質數,每隻六十元,不買是你損失!」一面由大袋中拿出一盒盒碟。

我的目光全集中在售貨員胸前鐘乳上,美乳在緊身T-SHIRT內隨說話而上下起伏,她一句我也不入耳。少女見我依然無動於中,便轉身繼續把放碟到貨架上,一面說出「好景」商場的口訣:「真軍四仔,包跟封面,包清包正,有壞包換!真軍四級,化啖止咳!……有四級,碌鳩不會眼濕濕!……」聲音空洞地傳遍空無一人的商場。

我一面選碟,一面暗暗欣賞少女的身段。見少女那一雙乳房隨著正在起身又彎腰而不停地搖落搖上,短裙上隱露出內褲邊沿與渾圓結實緊繃高翹美臀,更令我心頭狂跳不停。我滿腦袋是雙手在少女那雙美乳上左搓右搓,忽然靈光霹靂,一條絕世淫計閃現,我即不理後果的依淫計而行事。

我隨手將手中所選的數只「四仔」交與少女,少女即一手收買碟錢,跟手將數只「四仔」放入黑袋中,我拿著放有四仔的黑袋,煞有戒事的拿出我的工作證件,在少女臉上快速一搖,輕聲說:「海關!!」

少女給我嚇得不知所措,我看著少女的驚慌幼顏,心中暗笑。我說:「落閘關門吧!」少女如我言地落閘關門,隨即軟坐在地上。我兇狠地威脅她,賣盜版碟,不但有罪,未成年打工還要罪加一等,不判坐牢,也要入女童院,還要繳十萬元罰款。嚇得她拚命求饒,半哭半哀求:「我只是來做暑期工,昨天才番工,我不想入女童院…求求你…放過我!!」奸計即將得呈,我低頭看著少女。「哈哈」我不懷好意淫笑起來:「我是很通情理的,只要妳乖乖聽話,吹吹喇叭,讓我過過手隱,滿意了就放過妳。」

我隔著短裙摸著少女的屁股淫笑:「還不把衣服脫下。」少女受到我的恐嚇,不敢不從。啜泣著脫下T-shirt和短裙,露出藍色乳罩和內褲,內褲上還有米奇老鼠圖案。幾乎全裸的美少女,卻又比完全一絲不掛更誘人。我立刻抓著少女的手拉進自己懷裡,一面摟著那軟玉溫香的柔弱嬌軀,一面吻著懷中無依獵物的俏臉,這樣楚楚動人的美少女,再穿上這樣誘惑的服裝,當然要先好好猥褻一番:「你甚麼名字」。少女既嫌惡又害怕地輕啟櫻唇:「李彩樺」我趁機將彩樺的香舌吸進自己嘴裡,嘖嘖地吸吮,再將自己的舌頭夾帶口水侵入她的小嘴裡舔弄攪動。柔軟芳香的舌尖抗拒地推擠我的舌頭,我可以強烈感到彩樺因嫌惡與羞辱而顫抖,但這讓我更興奮地用舌頭與她的舌尖推擠交纏。

「啊…求…求你…不要啊…啊……我以後不敢了…」彩樺哀求我。

「叫什麼叫?舌頭伸出來,快點。」

彩樺啜泣著仰頭,輕吐豔紅舌尖迎上來,我深知清純或高傲的女子對接吻非常重視,視為心靈的貞操。我要恣意品嚐她的紅唇膩舌,徹底羞辱玩弄她。

我強吻了好一會,便強迫彩樺轉身彎腰,雙手撐著桌子,原本就很翹的屁股翹的更高。我從她背後緊抱著她,手在她雪白的大腿內側游移,興奮地感受她的顫抖和害怕,我內褲裡勃起的下體緊貼著她的股間摩擦起來,手指隔著藍色內褲輕撫著她粉嫩顫抖的花瓣。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這樣……嗚…嗚…求求你……」彩樺嚇得全身發抖,左閃右避的想躲開我的狼手,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她這種誘人的哀叫聲柔媚可憐,聽在色狼耳裡,令我酥麻銷魂,獸性澎湃。

我左手撩起她的胸圍,兩個香郁、嬌嫩、可愛的小乳房立時展現在我的眼前!嘩!兩顆小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呢!雖然不是豐滿型,但乳房的曲線十分柔美俏挺,我握著她的嫩乳,盡情搓揉顫抖的粉紅乳頭。

右手伸進她內褲搓著少女幼嫩雪白的高翹屁股,美臀渾圓結實緊繃、令我的手越摸越爽。中、食二指接著從前方滑進美少女的花蕊裡,激烈地撫弄彩樺的陰唇,可是無論我如何賣力,卻仍挑不起彩樺半絲性慾,她的鮑魚仍然活像沒澆水的泥土一樣的乾旱。對於毫無反應的性交,我以為和姦屍沒有分別,只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和精液。乾巴巴的把龜頭插入,自己也一樣受苦。

我突然看見貨架上鬼畜輪姦幾個字,靈機一動。找了一隻以護士為封面的VCD ,放到隨身的手提影碟機上。我對懷中的彩樺說:「若果不跟封面,吾係真軍四級,我不會放過你。」

影片開始,站著的美麗少女讓人眼前一亮,纖細的長髮少女很有氣質,大概17、18歲,冷豔嬌媚,嫵媚動人中帶著高傲,波浪般長髮,瓜子臉。純白的護士服緊裹著誘人的曲線。白色的護士帽子與一般護士帽樣式類同,白色制服上衣的V型領口開的很低,暴露出柔滑誘人的白嫩乳溝,而且隔著單薄上衣可以清楚看見胸前蓓蕾明顯激凸的誘人形狀,表示上衣裡面沒穿任何內衣。

護士被兩個打手左右挾持著,驚恐地看著全身肥肉的刀疤漢向她走來,護士嚇得不停顫抖,全身無力地求饒:「不…要…不要…求…求你…放過我……」

刀疤漢強迫護士在身前蹲下,強行將勃起的巨根插進她嘴裡激烈抽插,護士頭上的護士帽隨著口交的動作擺動。更讓兩個打手的大雞巴輪流享用護士的舌技和喉嚨,有時還強迫她將其中任兩根大肉棒一起放進嘴裡舔弄吸吮。

刀疤漢在口交了好一會,便強迫護士轉身,讓她爬在地上,褪下護士的白色蕾絲丁字褲,一手扯開護士原就酥胸半裸的制服衣襟,搓揉起那34D的雪白美乳,撫弄著露出的嫩紅蓓蕾。刀疤漢雙手抓著護士那柔軟纖細的腰肢,噗滋一聲從背後狠狠直插而入,「啊…啊…好痛…啊…啊…啊……會死…啊……」護士慘叫哀嚎,艷紅的破處鮮血混著淫水從顫抖的雪白大腿流下,白色的護士服衣襟已完全被扯開,雪白誘人的美乳隨著抽插的激烈節奏上下搖晃,銷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強制性交和口交的抽插聲中不斷響著。

另一名打手捧著她垂下的頭,將濕黏的肉棒插入她嘴裡猛幹,還不時雙手搓揉她那被幹得上下搖晃的白嫩美乳。配合刀疤漢猛烈抽插的激烈節奏狠狠幹著她的喉嚨。可憐的美少女,被前後夾攻,幹得死去活來。最後刀疤漢和打手同時射精在護士的美穴和臉上,部分白濁精液從護士艷紅的唇角流了下來。

彩樺目睹影碟裡活色生香的輪姦派對,聽到機內傳來許多男人的淫聲淫笑,其中清楚夾雜護士的呻吟與哀鳴,以及男人激烈抽插下體發出濕淋淋的噗滋噗滋撞擊聲,逗得彩樺全身一顫,雙腿發寒曬抖。我又伸出像毒蛇般的舌頭,將她含苞待放的紅嫩蓓蕾嘖嘖地舔弄吸吮;把兩團堅挺雪白的嫩乳搓揉至又紅又漲。這加劇了彩樺的反應,祇見淫水開始緩緩地從本來乾枯的肉洞中滲出。

是收穫的時候了,我拉低了運動褲,那條硬了好久的火熱大鐵棒,有如一支蛇芧般彈了出來,我哪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按著她的頭,強迫她跪在我的大雞巴前。

「不要啊……嗚嗚…不要……嗚嗚…饒了我……」一下子面對眼前難以想像的八吋巨龍,彩樺嚇得不停啜泣搖頭求饒。「張開嘴,親親妳的好朋友。」我按住她的頭,陽巨不住拍打著她俏麗的面頰。

我強迫彩樺用舌尖在龜頭及根部處舔著,並將巨X含入嘴裡吸吮,還抓住她的纖手來到血脈賁張的巨根上,強迫她一面口交一面用右手揉搓肉棒,左手輕搓我的蛋蛋,她眉頭輕皺,卻又不敢反抗地用她的丁香小舌舔著我下體。我撥開彩樺披散在她臉上的秀髮,看自己的肉棒在彩樺紅豔欲滴的小嘴裡抽插,嫩薄的嘴唇含在包皮上,像兩片軟綿綿的麵包夾著香腸一般,充滿了唾液的濕潤口腔,感覺像把陽具塞進沾濕滿了暖水的蜜桃中,她清麗如天使般的臉上還流著眼淚,雪白誘人的喉嚨痛苦地抽動。

我拿出相機,著她一個一個動作的做,不停的按下快門,攝下她的清純淫態!

我先要她雙手托著自己的乳房搓揉,學著AV女優般裝出一副性饑渴的樣子;然後要她張開嘴,將小紅唇弄成小洞後,輕放於龜頭頂,續小續小的吞下我已經勃起了的陽具;當她吞了一半時,還要她抬頭看著我,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然後我要她躺在地上半撐起身,一隻手撫摸,一隻手搓揉自己的陰蒂,作自慰狀!起初她是戰戰驚驚的動著,但一經點火,不用我再多說話,自己已經忍不住出力的動來!

是時候了,我抓著彩樺的長髮,用力將肉棒插到她柔軟的喉嚨,連續用力抽插十多下,然後在她嘴裡射精。一半精液射滿在彩樺嘴裡,肉棒抽出時部分精液噴在她稚嫩的美麗臉上,顏射的精液配上悽楚受辱的神情,令我看了更想立刻狠狠蹂躪她。

我要她每吞下一啖精液,就張開口讓我拍一張,直到所有精液被吞下為止;然後,再將剛才顏射的精液,慢慢撥入口中,包括眉毛、額頭、面頰上的精液,通通先撥到口唇邊,再伸出舌頭來舔入口中!最刺激的莫過於是她含著半口的精液再替我口交!溫暖的精液在她口腔的濕潤下,包著我的陽具浪來浪去,那種刺激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求求你…這樣…可以了吧……」彩樺希望惡夢就此結束,發抖地求饒:「你說過只要幫你用口,便會放過我的…」

「蠢西,妳想得太美啦!」我忽然用手銬將彩樺雙手反銬背後,淫笑著把彩樺反轉向下伏在地上。

我兩手抓住她的米老鼠內褲,用力往下一拽!隨著%26quot;嘶啦%26quot;一聲,內褲被撕破褪到了一邊的大腿上!我狠狠地分開她雙腿,把玩著茂密叢林中賁起的陰戶,可以看到她賁起了的陰阜上,正疏疏落落的長出了一小撮的陰毛,再下面的處女陰唇更是如一條線般,緊緊的合著!我兩集拇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粉紅色的陰道嫩肉立即聯同小陰唇一拼的翻了出來!只見一片薄薄的「物體」立在那裡,「處女」兩字令我碌鳩立時硬上加硬。處女即是處女,陰唇的彈性果然也不同凡響,我的手一鬆開來,她的兩片陰唇立即像彈簧般,黏成一條峽篷!

我從後面緊貼著彩樺的美臀,雙手扯著彩樺的嫩乳,龜頭抵著已經濕淋淋的幼嫩花苞開始用力,準備插入。彩樺知道劫數難逃,狠狠地罵道:「X街!仚家產!你都「口爆」左我一獲啦,X街你無好死架…你敢搞我,我老闆係新義安,一定不會放過你!仚家祥!錫你XX…」彩樺粗口連珠爆發的向我狂罵。她以為粗口爛舌可以凶我,把我嚇怕,誰不知妳越講粗口我就越high!

我抓著彩樺充滿彈性的翹臀,用力一挺狠狠插入。陽具奮力的向著她那緊窄的陰道深處不斷進發,我每進一分,她就痛得叫喊一聲,被我的超大雞巴開苞撕裂的劇痛令纖細的背像觸電般激烈弓起,彩樺發出令男人銷魂萬分的悽楚哀叫:「救命啊…啊…好痛……會死的啊……」彩樺的哀鳴和嚎叫有如為這次「強姦」增添一段現場配樂。「好痛,求你…求你不要攪我…」

我也好不了多少,處女的陰道果然夠窄,把我的陽具緊緊勒著,我每進一分,也感到她兩邊的陰道壁不斷的向著我入侵的陽具擠壓,還有種想將我的陽具推回去的感覺!在她陰道壁的緊勒著的情況之下,就連我的莖身也感到異常的腫痛!我再向內推進了約兩公分,發現她下面真的緊得難以再進一步,於是我把陽具輕輕的抽出來,直至只留 下龜頭在她的陰道內!

此時彩樺已不再向我哀求,因為一切抵抗都無法挽回她的貞操了。她用充滿怨毒的眼神怒視著我道:「死X街,你要做就快D,搞完快D欄呀!」

「好呀!甘寸?一陣我就撲到妳叫救命!!」我唯恐彩樺的叫聲驚動附近的人,便用剛才脫下的米老鼠內褲塞進她的小嘴裡,然後,深吸一口氣,運起腰力,強而有力的臀部肌肉一彈,把那硬如鐵石的陽具,直搗黃龍般狠狠插入彩樺的陰道內,直抵花芯盡頭。我的陽具不單突破了她陰道壁的緊迫,更狠狠刺穿代表貞節的薄膜!陽具終於全根沒入了她處女的陰道內!我這一下全力一擊實在太厲害了,將彩樺後面的怒罵變成了一聲聲慘叫,「啊啊…呀!!!!!!」悽厲慘叫聲從塞了內褲的口中傳出…

可憐的彩樺,我現在已經無法憐香惜玉了,我是在強姦,顧不了那麼多了。她的痛苦更增加了我摧殘她的興趣。她的頭髮更加零亂,淚水像決堤的洪水一樣流個不停。我從後激烈地搖著彩樺纖細的腰肢,每次插入都將粉紅嫩唇擠入陰道,拔出時再將嫩唇翻出,剛開苞的處女嫩穴緊緊地夾著我的大雞巴,那柔軟多汁的處女嫩肉緊緊地纏繞並吸吮著整根肉棍,感覺真是爽爆了。無論我是抽出或是插入都痛得她弓起了身子想去躲避,但她那是我的對手!我按著她的腰身,陽具是打樁機般不停在她的陰道內進進出出,還不停把她的淫液跟處女血一併帶出來,美少女幼嫩雪白渾圓翹起的屁股被我猛烈撞擊得啪啪作響。彩樺陰戶周圍的淫水已經被我幹成白稠黏液,豔紅的破處鮮血混合著淫汁從雪白的大腿流下。

彩樺被幹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數百下的抽插後,我感到自己的龜頭正在不規則地跳動著,我知道這是射精時的先兆;不期然地吼著:「太爽了…要射啦…射進去…插死你…」

「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彩樺掙扎著逃避。我死抓住她的嫩乳不放,興奮地用力把挺腰上仰,加快速度抽插。把龜頭深深地頂實她的灼熱花芯中,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被幹得奄奄一息的彩樺,還是不能休息,被迫跪在我面前,將碌鳩上面的汁液清理舔乾淨。

臨走時我從她錢包裡找到一張她的合照,得知她有一個當診所助護的姐姐–彩雲,大概18、19歲,清爽短髮,胸前一雙大竹筍,臉上雖然沒化妝,郤讓我感覺肉棒又要勃起,我要彩樺打電話給她。

「我不知到她電話號碼…」

我一腳把她踢倒地上,抓住彩樺屁股兩個翹起的肉丘,向兩邊野蠻地扒開,接著一根手指插進了緊縮著的菊花洞裡!

「不!啊……不、不要啊!!」彩樺拚命扭動著渾圓的白臀掙紮逃避起來。

「不要?那你告訴我她的電話號碼。」我感到彩樺緊湊的屁洞不停抽搐著死死夾住我的手指,乾脆又插進一根手指,用兩根手指一起在彩樺的屁眼裡使勁地摳挖轉動起來!

「我不會告訴你的!」

「你那屎眼那麼緊!抽插起來一定舒服得很!!」我一邊惡狠狠地羞辱痛哭失聲的彩樺,接著把堅硬的肉棒頂在她的肛門上。

要遭到可怕的雞奸的恐懼,終於使彩樺再不能緊守最後的心理防線,在這要緊的關頭出賣了姐姐。

「1048 0438嗚嗚嗚…」彩樺絕望地哭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