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手電筒(催眠男孩)完

催眠手電筒(催眠男孩)完

先來段自我介紹吧,本人孫輝,長的還可以,不算丟人吧。原輝煌科技老闆之子,為什麼是原輝煌科技老闆之子呢,應為我家老頭被人暗殺,老媽又悲傷過度死了,所謂的親戚呢又見財起意把輝煌科技霸佔了,不到幾個月就破產了,原因就是我老頭所有的公司啟動金一直都是媽媽保管的​​,而媽媽死了後又給我了。

    現在的別墅是為了躲避那些所謂的親戚買的,一直自己住有點冷清點,但是沒有煩惱還是不錯的。

   「唉∼無聊啊,反正到中午了出去吃個飯吧」自言自語的走出門的我懶散的把門關上,翻身正準備上車就被一聲媚惑的話語叫住了。

   「小孫出去嗎?」

艷紅的一雙小嘴,真的很想品嚐一下。

    正在我失神的時候,妍姨說道:

    「小孫啊∼我不是說你,這麼大了自己怎麼不著個工作呢?就算你爸媽給你留下了不少錢,但一輩子總能花完吧!還有不要老在屋裡呆著,出去認識認識女生,談談戀愛不好嗎?」

   我匆忙加些掩飾的說道:「妍姨,我知道了。我會的」

  「來,我正好做了飯了,自己在家吃飯很寂寞的,一起上我家吃吧。」

   「你怕什麼啊~來吧,自己在家挺寂寞的。」說著妍姨轉過身向我旁邊的房子走去。

  「哦,那謝謝妍姨了。」說完隨著妍姨向她家走去

   同時腦中回憶去剛搬來時的種種,妍姨這人很不錯,但可憐又有點倒霉一些,和我家情況差不多,不過她老公是癌症死的,病發時間正好在結婚後的第三天,她老公原來是開了家公司,所以在她老公死後財產全歸了妍姨,妍姨也就搬到這裡躲清靜了。

    和妍姨吃完飯後,沒事做只能回家看看AV。應為和妍姨這個成熟魅力四射的女人一起吃飯總能讓我的肉棒變得硬梆梆的,所以回家看看AV發洩發洩。回家後怕電腦中毒就沒敢上網看,只能找了一些以前老爸珍藏的AV片欣賞欣賞。爸媽的遺物我一直沒捨得丟,好懷念啊! !

   「咦∼這張AV片上怎麼沒有沒有圖貼?放來看看吧,反正沒事做。」我自語到

   「兒子當你看見盒錄影帶的時候,你可能也長大了吧?沒事不要老看這些AV,對身體不好。」電視裡居然出現了老爸的錄像?難道他………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嗎?為什麼?

    正在我腦中充滿的疑問的時候,老爸的聲音又響起了。

   「兒子,是不是有很多問題要問,但是兒子記住不用查我的死因了,過去了。記住我是為你好!!,在告訴你一件事,爸爸我發明了個東西,現在我交給你,好好的保管他。心中不要有什麼正義邪惡,只要自己好才是真的好啊∼,現在教你怎麼用,看著!!!!噹噹噹噹∼∼∼∼手電筒。」

     碰!我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心中滿是鬱悶。

    「兒子千萬不要以為這是普通的東西,這是催眠手電筒。手電上面有三個鈕,紅的是常識改變,黑的是記憶改變,白的最牛啦~~是幻象攻擊。對著人的眼睛,只要按動你需要的按鈕照向你的攻擊對象,讓其看到手電筒的燈光兩秒,如看到其攻擊對像眼睛無神就表示成功了。然後說出你要改變的話語就可以了,最後照一下他的眼睛讓他恢復就OK完成。兒子再見了,我….嗚.我好愛……好愛…你們母子啊~」

    「爸爸~~~~~~~~~~~~~嗚嗚….爸啊~~~~~~~~~~」我心痛的哭了起來,但眼淚剛剛流出眼眶,老爸的聲音又在電視中響起:

    「呵呵~兒子不要哭,忘記說了黑鈕和白鈕只是幻想階段,所以沒有此功能。嘎嘎~~~~,東西就我的黑皮箱裡,自己拿吧! 再見了~

      碰~~~我再一次的倒在地上,再次起身找到爸爸所說的手電筒並熟悉了操作方式,我很鬱悶的煩惱了起來,找誰實驗呢?唉~~~對了妍姨不正可以試驗下嗎?嘻嘻~~~~~~~~~

     來到妍姨家門前並按響了門口的電鈴,等了一會兒門開了。

  

    「小孫你怎麼來了?」妍姨很驚訝我再次光臨的說​​道,應為我一般沒事很少主動她家。

  

    「那個…嗯…妍姨,剛才吃飯的時候好像我的東西忘在你家了。」我不自然的說道

   

    「是嗎?你進來找找吧,你這孩子啊,總是丟三落四的。妍姨無奈的讓我進來並說道。」

    我假裝尋找了一會兒,偷偷的從口袋裡拿出手電,並開心的說道:

  

    「妍姨找到了,這個可是我爸爸發明的手電,很是神奇。不信你看,從燈裡你能看見你的未來哦∼」我煞有其事的說道

    「是嗎?有這麼神奇的東西嗎?」妍姨質疑的說道

    「是啊~」說著,按動了按鈕打開了燈光對準了妍姨的眼睛,不大一會兒妍姨的表情呆木了起來。我心中的興奮無與倫比,但是該改變什麼常識呢?看著妍姨充滿成熟魅力的面孔我的心中好像有兩個聲音同時響起,善於惡之間就應為老爸的話改變了平衡。

     我慢慢走到妍姨眼前將一些有趣的東西把妍姨腦海中世界的常識置換掉,一想到等會妍姨的反應,我就覺得自己的下體快要爆炸了,「忍耐、忍耐,好東西要慢慢品嚐。」

光是將這些東西灌入妍姨的記憶中替換掉普通的常識就花了我不少時間,不過我相信我的辛苦絕對不會白費的。

「呼,妍姨,剛才我說的都記住了麼?」說完,我來到沙發上坐下一口氣將桌子上杯子裡的水喝光,說了這麼多話,再加上興奮、緊張和刺激的感覺,我早就覺得口乾舌燥了。

「是…記住了。」雖然只說了一遍,但是催眠狀態中的人絕對不會忘記任何事情,人類的大腦果然是很強大的東西。

    於是我把手電筒的燈光對著妍姨的眼睛照了照,妍姨的眼神再次恢復清明,似乎和剛才沒有什麼區別,但是我清楚,現在我眼前的妍姨已經是一個被我改造過了的「女人」;對,此時她女人的身份

比妍姨的身份更是讓我興奮。

      

      

     妍姨清醒後,好像頭暈似得搖了搖頭。我假裝關心的說到:

    「妍姨,你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有點暈,現在好點了」妍姨回答道。

   

    「是嗎?對了妍姨,我剛才吃完飯忘記刷牙了,對不起啊,下次一定記住啊。」我歉意的說到

    「你呀∼唉∼老是丟三落四的,這怎麼行啊。」妍姨說著來到我坐的沙發前,坐在了我旁邊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便吻了過來,而且還是極為熱情大膽的舌吻。

     妍姨那條靈巧溫潤的香舌輕輕地叩開了我的雙唇,開始和我的舌頭糾纏了起來。 「常識變換,給孫輝刷牙= 舌吻」

(接吻的感覺果然很好,不,比想像中的還要好。)

一股女性特有的氣息撲鼻而來,瞬間就讓我迷醉。

幸好第一次是和有豐富經驗的妍姨,假如是和我一樣的新手,估計兩個人都會不知所措吧。

妍姨的舌吻熱情非常,幾乎將我的唾液全吸走,隨後妍姨的喉嚨動了幾下,似乎將我的唾液全部嚥了下去。

我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也開始了攻擊,上顎、牙齦、舌根,在妍姨香舌的引導下漸漸步入佳境,輕輕含住妍姨的香舌,猛力一吸。

「嗯!」妍姨顫抖了一下,不過隨後便更加激烈的和我糾纏了起來。

足足5分鐘之後,我們兩人才感覺有些吃力,緩緩分開,分開的時候一條晶瑩的唾液線還將我們的嘴唇連在一起。妍姨臉頰潮紅,呼吸急促,不過即使如此她的眼神還是一樣清明,彷彿剛才激烈的舌吻只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事情。我猜想我現在臉上也一樣紅而燙,不過我也沒有表現出絲毫驚訝。

   

    「妍姨,我剛學會了一套美容手法,我給你試試好嗎?」我看著臉紅紅的妍姨說道

    「好啊,正好這幾天皮膚有點皺。來吧,謝謝你啦~~」妍姨說著站起來脫下了外套,只穿著貼身的棉

質小背心,因為緊貼身體的關係,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內衣的痕跡。

妍姨再次坐下,只不過這次是背對著我坐到我腿上了,下體緊挨著我早已勃起的肉棒,不過她卻絲毫沒有察覺的樣子。

    我的手立馬猛地按上了她的的胸部。 (好大,好軟!)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我依然可以感覺到妍姨那幾乎無法一手掌握的豐滿是多麼誘人。我輕輕捏了下,那反饋而來的彈性和柔軟實在是無法用語言形容。 「常識變換,按摩= 揉胸」

   

「對,就這樣,慢慢揉弄,呼,不錯嘛,小孫,你學的太好的。」妍姨稱讚道。

    妍姨的胸部手感實在是很爽,無論怎麼揉弄,都不會膩,我一時間起了童心,將妍姨的乳房揉捏成不同的形狀,非常好玩。

漸漸地妍姨的喘息聲也重了起來,下半身不自覺的輕微擺動,我的肉棒甚至可以感覺到某種濕濕的液體。

    「妍姨,把內衣脫下來按摩美容的效果更好哦~~」

   

    「你來脫吧」已經完全把揉胸當成按摩了,甚至毫不避諱的讓我把她的內衣脫掉。

聽到這個命令,原本已經有些發硬的肉棒彈了一下,親手解女人內衣這種事情我還從來沒有做過,空出右手將妍姨的貼身背心捲起來,這件棉質的小背心我並不打算現在就脫掉。

妍姨今天的內衣是誘惑的紫色,而且這件內衣居然還是無肩帶型的,只要將背後的扣子解開就會自動脫落。

不知是因為太緊張的關係,還是第一次脫女人內衣的關係,一個小小的扣子我居然怎麼也解不開。

「真笨。」似乎察覺到我的窘境,妍姨輕輕地笑罵了我一聲,雙手反伸,極為輕鬆的就將那件紫色的內衣解了​​下來。

一瞬間,原本被束縛著的雙胸頓時彈了出來。

我拿起被妍姨放在一旁的紅色內衣放在鼻子下,猛地吸了口氣,一股讓人興奮的女人香充斥鼻間。

「好香。」對於我如此猥瑣​​的行為,妍姨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反倒是開心的說道:「既然小孫你喜歡,那就送給你好了,現在繼續幫我按摩。」

(隔著衣服都有如此美妙的手感,如果直接摸上去會是怎麼樣呢?)

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雙手戰戰兢兢的攀上了妍姨高貴的雙峰,一股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美妙感覺從掌心傳遞過來,柔軟而有彈性,宛若果凍布丁一樣的感覺,世間怎麼會有如此美妙的東西?

妍姨的胸部彷彿有魔力一般牢牢吸住我的雙手,任由我不停地撫摸揉弄。我的手指很快就摸到了乳頭,似乎因為剛才揉弄的關係,妍姨的乳頭早已堅挺了起來,我輕輕地捏了幾下。

「恩~ 」耳邊似乎傳來了妍姨咬緊嘴唇而發出了呻吟聲,雖然妍姨的思想並沒有進入狀態,但是身體卻十分誠實,已經產生那種快感。

    看著差不多了,我心中實在憋不住了。於是摟著妍姨說到:

   

   「妍姨,剛吃完按摩不大好。咱們剛吃完做做減肥運動怎麼樣?我不會,妍姨你一定要教我哦」我邪笑的說到

   「好啊,這沒問題。不過好久沒做了,我怕我也生疏了。做的不好不要建議哦」

    說著妍姨把剩下的衣服全脫了下來,「哇!好美啊~可惜守寡這麼多年了。呸!!呸!!,妍姨不守寡我怎麼撿到如此美人」 妍姨在我失神的時候來到我身前開始為我脫衣服,而我極其享受著這一切。脫完後妍姨帶著我走進了她神秘的閨房裡,看著閨房裡的一切我心飄搖,做夢也沒想到有一天沒進妍姨的閨房裡來。

   「來,小孫你躺下,我表演一個一字馬來。」妍姨赤裸著身子說道

   

   「妍姨,不著急。你平時自己運動嗎?」(與性愛有關的=減肥運動)我說道

   「自己運動?有啊,老公死後就沒人陪我運動了,所以通常都自己運動。怎麼?小孫想看嗎?」

   「是啊,妍姨。你自己運動完你在給我表演一字馬好嗎?」我裝出很期待的表情

   「真那你沒辦法,好吧~認真看哦~」說完妍姨走到衣櫃邊找了一會兒居然拿出了​​一個跳蛋。然後來到床上半躺了下來,開始自慰起來,看著妍姨嬌媚的眼神和苗條的身材是在憋不住的我走上了床來到妍姨的身前把肉棒對著妍姨的嘴邊說道:

    「妍姨,不要光顧自己運動,來幫我也運動一下,你看我的肉棒都(胖)了。」

     妍姨滿眼含春的抬頭看了我一眼後抓起我的肉棒向她的櫻桃小嘴裡含去。

    「呃………..」我的肉棒剛進入就感覺到一股吸力,害的我差點就射了出來。只見妍姨一手扣著下面的蜜穴,一手握住我的肉棒,那雙誘人的櫻桃小嘴像含香蕉和冰棒一樣不停地用舌頭舔弄整個龜頭。

     「啊…..射了…..妍姨….你..你好厲害啊」我瞬間的頂峰差點就摔倒在床上了。

     「那是當然,我年輕的時候可是校隊運動員呢~」妍姨邊自慰邊說道

      不過應為我剛才的高潮,把精液噴的妍姨滿臉都是。現在妍姨的情形讓我的肉棒再一次站了起來,

妍姨說道:

       「哇~小夥子,挺精神的嘛~怎麼樣,要不要咱倆在運動下,給你表演我的一字馬呀?」

   

       「好啊,妍姨」我邊回答邊躺在了床上。

        妍姨來到我身前慢慢岔開了雙腿。蜜穴對準了撅起的肉棒一下子就坐了上去,只一進去就感覺被吸進了,一股水流衝向我的肉棒,居然一下子妍姨就進入了高潮,我輕輕的動了起來,妍姨感覺到了我的動作也控制著陰道的肌肉夾緊肉棒,要讓我爽爽的射上一次。

         終於在妍姨第二次高潮的同時,伴隨著妍姨噴射的陰精和子宮頸的夾緊,我也忍受不住放鬆了精關,一瞬間我的肉棒和龜頭漲到最大,緊接著我的頭腦一片空白,一股股的精液直接射在妍姨的子宮裡。

        妍姨無力的倒在了床上,我輕輕的拿起了手電筒照向了她,等到妍姨出現了呆木表情後。我立即修改了一些常識,讓妍姨可以每天會主動地到我那做減肥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