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旖情記(1)

海上旖情記(1)

一、普通的一家人

  “當當…”

  海關大樓的鍾聲驚起了早飛的鴿子。

  “希遛遛”的鴿哨聲,夾雜著黃浦江上的外國輪船的汽笛聲、畫開了上海晨

曦時的薄霧--上海醒了。

  有軌電車的“叮當”聲,倒糞車的“幫幫”聲,摻雜著買早點的吆喝聲,一

條一條弄堂,一間一間石庫門都開始有人走動。

  寶慶里的張家姆媽(姆媽:媽媽)劉愛蘭早早地出去給兒子女兒和孫女買來

了早點。

  在跟鄰居打好招呼后,她一手拎著用一根筷子穿著的油條,另一隻手端著盛

著豆漿的鋼精鍋,鍋蓋翻轉著,上面是一大堆南翔小籠。

  她用肩膀推開黑色的大門,邊越過天井向客堂間走去,邊大聲招呼:“小川

,小娟,下來吃早飯啦。”

  等她把早點在客堂間的八仙桌上放好,還不見一子一女有什麽迴音。

  匆匆地在竈披間洗好手上油條的油膩,她轉身“”地向樓上走去,邊走邊嘀

咕著:“這兩個小懶迫鬼(懶鬼),介晚(這麽晚)也不起來。都要等我做娘的

拉被頭。”

  先拉開后樓的女兒房間,只見還在讀高中的女兒張小娟只穿著一件小背心,

蓬鬆著一頭秀發,睡眼朦胧地坐在亂蓬蓬的被子中。

  做媽的當然心疼女兒。

  愛蘭一把把衣服披在女兒的肩上:“天介冷,衣服也不穿。當心受涼。”

  小娟迷迷糊糊地問道:“姆媽,幾點鍾了?”

  “快七點了,晚了?”

  “啊呀!上課要遲到了。姆媽幫我被頭折折。”

  “不要急,不要急。慢慢來。晚了讓你哥哥喊黃包車送侬。”

  幫女兒收拾好床鋪,愛蘭看看兒子的前樓還沒有動靜,做媽媽的只好再去叫

兒子。

  打開前樓的門,裡面還是黑黑的。

  她上前拉開絲絨窗簾,回頭一看,大銅床上的兒子,仍然擁著錦緞被面的被

子,在呼呼大睡。

  她一把掀開兒子身上的被子:“懶鬼,起來了。侬昨天夜裡不是讓我今天早

一點叫你嗎?!”

  兒子翻了個身,嘴裡嘟囔著:“姆媽,讓我再困一歇嗎。”

  男子早上陽氣足,兒子張小川這一翻身,頓時把前面那塊鼓鼓囊囊的地方暴

露在媽媽的眼前。

  雖說還隔著一條短褲,但也足夠讓寡居很久的愛蘭嚇了一跳,連忙轉過頭:

“小川,已經七點鍾了,不早了。再晚一點豆漿都冷了。”

  說完轉身就下樓去了。

  不一會,一家三口都洗漱完畢坐到了客堂間的八仙桌旁。

  小川看看只有三個人,便問媽媽:“姆媽,婷婷呢?怎麽還不下來?”

  婷婷是小川的女兒,才三歲,明天就要到一家有名的外國修女辦的住讀幼稚

園讀書去了。

  愛蘭答道:“今天讓小人睡個懶覺。明天到外國幼稚園就沒有懶覺睡了。”

  媽媽拎起桌上的罩籠,妹妹就叫了起來:“啊!有小籠饅頭。”

  提起筷子就挾了一個。

  “當心,當心湯水濺到你衣服上。”

  媽媽一邊給兒女倆倒豆漿一邊提醒著。

  “來,阿妹。阿哥幫你倒點醋。”

  “謝謝阿哥。”

  小川給自己和媽媽也倒了一碟醋,然後也挾了一個小籠饅頭:“阿妹,阿哥

教你一手。看著:輕輕提,慢慢移,先開窗,后唆湯。”

  說著挾這醋碟里的小籠饅頭,將邊上薄薄的皮咬掉一點,然後“孜孜”有聲

地吮吸掉小籠里的湯水,再一口把小籠放進嘴裡嚼了起來。

  妹妹歡笑著拍著手:“阿哥真聰明!”

  愛蘭也笑了:“你這個小赤佬(小鬼),花樣經真多。”

  “我這個是跟我們報社裡的‘羅革里’學的。你不曉得他用江北話說還要好

玩呢。”

  (註:革里,訓音不訓形,舊上海對那些穿洋裝的職員一類人的一種貶稱或

玩笑,意思大概是要“面子”不要“夾里”,底氣不足。)

  “哼哼,阿哥叫人家‘羅革里’,人家不也叫你‘張革里’嗎!”

  “好的不學。這麽大的人了,女兒都該進托兒所了,還這麽頑皮。該想想正

事了!”

  小川裝糊塗:“姆媽,啥正事啊?”

  “阿哥還裝傻!姆媽當然是問你啥時候再給我討個阿嫂回家。”

  小妹嚼著小籠向哥哥眨眨眼。

  小川索性裝到底:“老婆嗎?早就討過了。小人(小孩)嗎?婷婷也三歲,

可以上托兒所了。至於……女人嗎?相信你們的兒子和哥哥,花樣經是玩的來的

……”

  “我就怕你這個!外頭的女人……當心找個……”

  “嘻嘻,媽媽放心。哥哥是領市面的,不會找個‘女拆白黨(拆白黨:騙財

騙色的騙子)’回來。”

  “小川啊,要是有合意的就討回家來吧。討回來的放心……”

  小川見媽媽又要長篇大論的要自己結婚,連忙打了個哈哈:“姆媽,家裡已

經有你們兩個美女了,我還要在找什麽女人!阿拉姆媽阿妹都介(這麽)漂亮,

我外面跑了這麽多時候,是再也找不到比你們好看的女人了。看來要討老婆只好

從你們倆中找,姆媽才放心。”

  一句話,弄的母女倆滿臉通紅。

  愛蘭漲紅了臉不住的說:“要死,要死……”

  小娟則低下了頭用眼角瞟著哥哥吃吃的笑:“阿哥,侬真要命!連姆媽和我

的豆腐也要吃。不曉得侬(你)在外面是哪能(什麽)樣子!”

  小川乘機轉換話題:“阿妹,我說的不錯。你是年輕美麗、豆蔻年華,那不

用說了。你看姆媽:我們兩個子女都這樣大了,連孫女都有了;但是你看姆媽像

個做阿奶的人嗎?這樣年輕、這樣漂亮、這樣登樣(漂亮,多指穿衣服有樣子)

!旗袍一著(穿),身材賣相不要太好噢!”

  小娟定睛一瞧,媽媽今天果然與往日不同:一襲黑色絨質的旗袍,裹著那豐

腴白皙的嬌軀,頭上雲發曲卷,素顔映雪,越顯得雍容華貴,樸素端麗。

  愛蘭被女兒看得渾身不自在起來:“這樣看媽媽干什麽?看得人汗毛都要豎

起來了。”

  “姆媽,你真好看!這樣一打扮,別說不像我們的媽媽,跟哥哥站在一起,

簡直就像哥哥的女朋友。”

  “作死(找死)!你才像你哥哥的女朋友呢!”

  愛蘭被女兒說的臉都紅了,連忙解釋道,“今天是送婷婷上外國幼稚園入全

托,所以才穿得正宗一點。誰知你們兩個……”

  一家人歡歡笑笑的吃完了早點。

  小川一揮手:“小妹,走。跟哥哥叫黃包車去。”

  小娟挽著哥哥的手臂一起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