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奴隸調教

sm—奴隸調教

「媽媽……」

甜而帶俏的一聲撒嬌之聲,一位束了兩條長長的辮子,臉上掛著一副

大眼鏡,背上了個深紅小書包的可愛女孩子,正興高采烈地纏在她那慈祥

媽媽的腳邊。

在這個風和日麗的清晨,正是這個小女孩上小學第一日的入學式。學

園之上有不少的學生在觀察四周,也有不少仍在和父母一起。面對又新又

大的校園和校舍,還有這麽多的老師和一大班和自己年齡相約的新同學們

,也很難怪一群小孩子們都如此興奮。

「我的小早苗,小學的校院好玩嗎?有沒有見到什麽有趣的同學?」

彎下了身,親切地笑著向早苗回話,在這位早苗的媽媽面上是令人無

法抗拒的美麗和賢淑,於陽光之下,其靈氣竟似不弱於眼前的一個小女孩

黑發雪肌,明眸桃唇,古典氣息,知性成熟和不一般的清麗,即使已

爲人母,非但無損她的美貌身材,反更使人深深感受到她散發的一種溫暖

和諧的氣質,即更是在她們附近的其他父母和小孩,也不禁留心起這位漂

亮的麗人。

「很棒很棒!!我們班上有很多很可愛的男同學。」

看著早苗又跳又做著動作地繪影繪聲,她的媽媽不禁溫柔地掩嘴微笑

,其柔美之姿更使看到的旁人心動。

「男生不是用可愛來形容的。」

「爸爸!」

出現在她媽媽身邊的,是一位樣子平凡而且還中年發福的漢子。就外

形上看,他和他的妻子並不是很配對,然而當他一出現,他的妻子眼中卻

立時閃動著溫馨而幸福的華采。

「早苗這麽小就懂得看男生,看來我們真是老了,呵呵呵………」

「爸爸,早苗才不是呢。」看到被調笑而面紅不已的小早苗,夫妻兩

人同感無比欣慰,其快樂滿足更是毫無保留的出現在他們面上。

合家的快樂光景,就一直持續至學園上課的鈴聲響起,早苗乖乖地親

了一親美麗媽媽的面頰,向爸爸則作了個可愛的鬼臉兒,才搖著小裙子,

跑著跳著回到了校舍之內。

看著早苗的遠去,夫妻兩人就一直並臂站在原地,直至看著他們的愛

女那嬌小的背影慢慢地消失於眼前。

沈靜了良久,當其他的父母也離開以後,男子的口中突然爆出了一句

說話。

「這個年齡居然就對男生有興趣,早苗看來真的繼承了你荒淫的血緣

呢,真理子。」

男人嘴上現出一個淫邪無比的笑容,和剛才那慈祥和藹完全地相反。

無視於身在女兒學校的操場,他的手繞過真理子背後,把她那隻豪乳用力

地抓起來。

「我………」面對突如其來的羞辱和犯侵,真理子並沒有任何的抗辨

,只是面上閃過紅霞,知性的眼眸里點燃起閃閃生輝的光茫。

「今日真是高興,真理子,我們就在這里拍一些有趣的記念照吧。」

「但……這里……是……是的……」

「動作快點,要把下流的身體全都露出來。」

「……是的……」

面上雖然害羞,但真理子卻真的服從了丈夫的說話。看了四周再沒有

其他人,竟就這樣在光天白日之下,於小孩子們神聖的學園操場上,小心

地解下了衣領,反開了亵衣,扯起裙子拉開內褲,那雙高聳入雲的白晢巨

乳,昂然勃起的豔紅乳頭和濃密绻曲的體毛,全皆暴露在這個開放而廣大

的空間之中。

「那是什麽呀,真理子你的一對奶頭又勃起了,這麽喜歡被看嗎?真

是淫賤無恥呢。」被丈夫譏笑自己的下流,真理子的面頰上更爲绯紅,但

也更爲豔麗動人。

「變態!給我看著鏡頭好好介紹自己!」男子拿出了旅行相機,對真

理子帶點粗暴地叱喝起來。

真理子全身劇震,但從她柳眉輕蹙的表情看來,卻不像是害怕。呼吸

突然的加快,原已巨大的胸部,起起伏伏的,更爲突顯那驕人的豪峰。她

靦腆地望著旅行相機,嘴上尴尬地牽出笑容,在鏡頭的瞄準下,面紅耳赤

,眼泛春潮地顫抖著半裸的嬌軀。

「主人……請爲你的奴隸妻子?隼真理子,這個下流淫賤的姿態,好好

地拍下來。」

男子滿意地冷笑並按下快門,太陽之下那美麗卻淫亂的美女就被拍攝

進相機之內。

第一章 無盡的夜

自從早苗入學后的好幾年裡,真理子一家都生活得相當愉快。丈夫的

工作一直順利,而真理子也克盡其職地相夫教女。

看著早苗一天一天的長大,和丈夫之間的恩愛,更是非他人能明白的

如膠似漆,如此的幸福生活,在真理子而言都是猶如不會、也不用醒來的

美夢。尤其是真理子那天人的美貌氣質和賢慧的談吐舉止,更是惹來左鄰

右里的豔羨。他們也因此而成爲了這街中的模範之家。

這一夜,真理子看著愛女早苗入睡以後,乖乖地回到客廳之中。

脫下了一身浴衣,全身上下一絲不掛的真理子,讓她的主人丈夫熟練

地把她給五花大縛起來。

仍未到三十的她,除了賢淑秀逸的美貌外,在端莊面孔之下卻是一副

熟得不能再熟的肉體。不用工作的真理子,皮膚保養得非常地好,不但是

如霜雪般潔白,更如羊脂白玉一樣滑不溜手,在被繩子縛起之後就更是白

中透著一遍嫣紅。

那一雙巨大驕人的豪乳,配合她那高佻的身型,非但沒有臃腫感,反

而充滿了女性性徵的強大魅力,實在使人對上天的創造力感到驚歎。

粉頸上被套上了如火般紅的首輪,除紅白相輝的搶眼美感外,更清楚

表明了這位美麗人妻的性奴隸身份。粗粗的麻繩,非只把一雙柔美的玉手

反縛到背後,更繞在胸前的豪乳上下,使得那雙峰及峰上兩枚紅色蓓蕾直

勾勾的激突出來。

左腳被吊起,單腳支地的身軀在無法自衛和遮掩下,那女性最吸引和

穩密的桃紅洞口大爲張開。

微隆豐滿的肉丘上早已被清除了所有的雜草,然而在其之上竟有一些

比毛發還要搶眼的東西,那是兩個不大也不小,但看了卻會使人感到無比

震憾的黑色文字刺青——‘愛奴’。

「哈哈哈……怎麽淫水流到一腳都是呢。真理子呀,你真不愧是真正

的重度被虐待狂呢。」

被說得羞慚無地的真理子垂下螓首並阖上兩眼,而那長及腰際的一絲

絲秀發在空氣之中散亂輕飄,那淩亂和春情更加添了無限的風韻绮旎。

正如她的主人所說,經過了長年累月的調教,現在的真理子已經是個

不折不扣的被虐待狂,渴望被她的男人淩虐蹂躏的美麗牝犬。

在被縛著的時間里,即使什麽也沒有對她做過,但那一條白潔優美的

長腳,仍被自己肉穴所自然流出的下流汁液沾得濕透了。

她那一對山峰上的蓓蕾,就更是完全不顧主人的恥辱而高高地挺立,

也像是盛開的漂亮花朵向人示意渴望人家採摘一樣。

斯文端莊的絕美長相,竟有著淫邪無恥的豐滿肉體,真理子就是那種

天生的奴隸,男性夢寐以求的性愛恩物。

看著主人手持一個注射型的灌腸器慢慢步近,真理子的兩條柳眉輕皺

,紅潤的櫻唇欲言又止。

「已經等不及了嗎?今天這些灌腸液可是加進了一點碳酸,保証真理

子你會爽得反眼叫好……嘿嘿嘿……」

「碳酸!……等等…主人……」

對真理子的說話視若罔聞,灌腸器的注射頭往她那一縮一張的紅色菊

花口一推,注口就插了進去。

被縛起手腳的真理子,只感到肛門被強行侵犯,然後一些冷冷的液體

直接流入了體內,她除了僅能稍微擺動一下身體外就只能在口中輕呼呻吟

混和了淡碳酸的灌腸液的確不能說笑,甫一進入,真理子已感到陰冷

瞬即化爲火熱,強大的刺激滿貫大腸之內。那種像是被腐蝕的感覺使得真

理子不住呼叫求饒。

「主人!太強……放過我……」

腰際一個大肚腩的中年大叔,卻在淩辱一位千嬌百媚的美女,那個景

象還真是荒淫至極。

男子毫不留情地不斷向真理子的肛門注入灌腸液體,沒多久已經使得

真理子的肚子大得有如孕婦沒有兩樣。但他對此仍不滿足,拿出一個大型

的肛塞就封閉了真理子的排出口。

被注入的份量應該超過了1000CC,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承

受的分量了,可是真理子的肉體也早已經被調教成和常人不一樣,這個程

度仍在她的接受界限之內。

「呵……不……主人……讓我排出來……那樣……我……會死……噢

……」

「你這條母狗真吵,排出來是不可能的了,你忍不了也得忍。」

看到真理子腹大便便的樣子,他似乎很高興,還用手在她那大肚子上

抓下去,使到真理子又再掙扎呼喊。

「啊……忍不了……主人……我……」

男子笑著把真理子解下來,並把她的兩條腿對摺縛起,再用繩子將真

理子腳朝天頭向地的倒轉縛於沙發之上。

「排泄就沒有了,來給你一點玩意解解困吧。」

仍感到肚內絞痛的真理子,意外地面色反更越來越紅潤,剛剛仍吵著

的小嘴現在卻變成了均衡的深呼吸。赤裸的美麗胴體也染成引人的嫣紅,

下身的肉穴里淫液更流過不停。

「主人……真理子……排泄……主……嗯……人……」

男子把多個震動跳蛋拿出來,先用膠貼把兩個貼上了真理子那高勃的

乳頭上,再把其餘的四個給埋到她的性器之中。

「嘿嘿嘿嘿……真理子,你這個樣子像極是要受刑的女囚呢……哈哈

……一會兒我就會把你行刑了……哈哈哈……」

看到真理子像個倒轉葫蘆的大肚子模樣,那大張的雙腳突出了那個朝

天而且緊緊封死的肛門口。三點最爲敏感的地點都安裝了震動器,現在只

等男人把那開關一開啓,就是對真理子行刑的時候了。

「真理子,這幾個震蛋不是普通的傢夥,那是特別連在交流電的震蛋

,保証電力充足而強勁呢!」

已然氣若遊絲的真理子呆眼看著自己的男人,對他的說話也不知是否

真的聽得進耳內。

「上路吧!!!」

他雙眼像是會放光一般,將變壓器的開關打開,緊接而來就是真理子

的大聲悲叫和她那豐滿女體的強烈震動。

「呀∼∼呀∼∼∼」

「會死的……不要……呀……主人……停……」

不住的掙扎和不斷的哀號,反更使她的主人高興和興奮。

「想停嗎?好,那就看你的表現吧。」

他急不及待地脫下了衣服,那早已興奮得硬挺的陽物立時出現在真理

子的面前。爲了快點可以得到解脫,真理子不再多說話就張開了口。

男人行近了她,把陽具老實不客氣地畢直插進了真理子的檀口之內。

他用力地抓著她那向天的兩條玉腿,就像玩電動遊戲一樣控制著真理子的

身體前後微擺。

不斷被搖晃,使到體內的灌腸液和震蛋,更爲刺激她那成熟的肉體,

同時更承受著男性邊淩辱而邊口交,真理子在快樂和痛苦的邊緣徘徊掙扎

,然而受虐狂的血性,卻被極度的變態玩意慢慢地被喚起。

「哈哈哈……真想讓早苗也看看真理子你這個淫賤的德性…哈哈……

啊…」

爲了盡快解脫,真理子把塞在口中的陽具努力地吸吮,舌頭也盡量爲

主人的陽具服務。

在男人得意而輕蔑的笑聲之中,真理子感到他的身體輕微地抖動,在

腦中朦胧地想到射精二字時,一股腥臊的液體已直射進了她的咽喉深處。

當他大叫一聲后,愉快地在真理子的口內盡情發泄和滿足,及后他也

無力地跪坐在真理子的面前。

「…………極限………………極限………主人……」

震蛋仍在滋擾她的乳首和小花穴,灌腸液也在她的直腸肆虐,精液在

紅色的唇邊一滴一滴地倒流,小部份更向地上滴了下去,但在嘴角之上竟

像有個妖媚的笑意。全身已經嫣紅的真理子,被折磨得連說話也斷續不清

,那一對美眸很不容易地睜開,但已沒有了平時的神采。

「………極限……排泄…………主人………主人……」

看了看跪坐地上的主人,他一動不動的全沒有半點反應,迷糊之中一

個念頭在腦中隱約地浮現起來。

「不∼∼∼∼∼∼∼∼」一時之間,真理子的腦中變成了全白,看著

心愛的主人頹然地坐在面前,那還有一點半點氣息。真理子發狂似地掙扎

,但身體仍是受制於繩索的束縛。最難堪還是她那已然被悅虐所荼毒的軀

體,在一個死人的面前苦苦掙扎之時竟還出現了極爲強烈的興奮。

雖明知環境極不恰當,但沒掙扎多久,被虐的快感再次支配了真理子

的身與心。肚子之內的便意已抵達極限,無奈肛塞卻仍是硬塞了它的出口

,使到她痛苦得流出眼淚,可她同時卻感到自己的身體正一步步地被強制

逼上高峰。

「啊…不……求你……不要………在這時…」

徒然地亂叫亂動后,一陣強烈的觸電感遊走全身,配合震蛋那強而有

力的刺激,真理子知道自己的身體已全面不受控地快將進入高潮境界。同

時全身的肌肉包括了肛門的括約肌也自動自覺用足全力地收縮,而肛門口

也因此傳來了異感,一直受到撞擊的大型肛塞居然有被撞開之勢。

真理子心中極度惶恐,但肉體卻被慾火持續焚燒,一對腳在空中不停

地擺動,連真理子也以爲身體再不屬於自己似的。

她咬緊牙根地忍著便意和快感,也瞥了一眼自己那下流的地方,那塞

子擴開了紅色的菊花口慢慢往上昇,看來好像真的要被沖開了。

「停……停………止……不………啊!!!!!」

突然的一聲大叫和巨響,真理子的身體在沙發之上古怪地扭動好幾次

,汙物也終於沖破肛塞的阻撓,與體液會合一起望天噴灑開來,她也達到

了性的高潮。

在她仍是失神昏死時,六個震蛋仍在繼續刺激她的肉體。尤其是四個

深入她體內的震蛋,與及那詭異絕望的困境狀況毫無道理地燃起她的變態

性趣。

不知多久后又再感到一種又酸又麻的感覺在下陰和乳尖出現,真理子

的身體也沒有了掙扎的能力,只能任由快感的波動支配著她。

「救……我……………………………………………」

對時間的觀念已經迷糊,真理子連說話求救的發聲也辦不到了,所有

掙扎脫困的力量和意志也被快感及高潮撞散。

在這個死寂的大廳之中,就只有她一個人全身赤裸微微呻吟的聲音,

腦中朦胧地想到將要讓人發現自己這個變態下流的模樣時,精神意外地沒

有做成太大的悲傷,反而快感的沖擊卻還更大。

在這個完全絕望的閉鎖環境里,真理子的精神靈魂逐漸脫逃了軀殼。

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全完摧毀了這位賢淑美女的一切理智和思考,變

成餘下一具純粹的肉體從淩虐而得到興奮,被刺激而達至高潮,高潮過后

又重新的燃起悅虐之火的無盡循環。

高潮之後仍是高潮……………

臨近天光,客廳的大門終於被開啓,身穿睡衣的早苗步進了客廳之內

。一股濃烈的臭氣瀰漫著整個廳子,而當她看到裡面的情景時,她立時呆

若木雞。

入目的是全裸而黝黑的胖爸爸跪在地板,她那慈祥賢淑的美麗母親則

倒轉凝定在沙發上。

已不知高潮了好幾多十次的美白赤裸身體上,沾滿了不知是什麽的液

體以及被一捆一捆的粗麻繩所緊縛著,一些像是電線的粉紅線子,由她那

豔紅的羞人地方伸挻出來。

身體所有能動的肌肉都怪異地痙攣,最明顯是她那十隻腳趾像是用盡

全力地扭曲了一樣。她那一向柔和的雙眼已經反白,原本細小的櫻桃小嘴

大張,在嘴角處更泊泊流下白色的泡沫…………

第二章 倒錯關系

「那些黑煙………」

在陽光之下,從煙管昇出了縷縷黑煙,但此黑煙卻標志著一個美滿家

庭的破滅。

真理子一身莊嚴的黑色喪服,手上緊抓著一串念珠,眉目之中透著惹

人憐愛的落寞神傷。早苗穿起了全套洋服裙子,遠遠看著爸爸的遺體火化

后的煙霧,逐漸融進空氣之中。

在她們母女的身邊同時還有很多的親戚朋友,但大家的焦點也是針對

著真理子這位年輕而又漂亮的未亡人。有人婉惜她的早年喪偶,有人憐憫

她們孤苦無依,有人羨慕她們的保險金,但更多人是對真理子這位美麗動

人的未亡人起了淫邪之念。

真理子偷偷看了身邊的早苗一眼,丈夫的事已成了定局,但那晚讓早

苗清楚看到自己那個無法見人的樣子,也讓她發現自己這個變態的秘密,

真理子不得不擔心日後應當如何面對這名愛女。

「早苗,我想和你……」

「不用說了,早苗都已經知道了。」

真理子心中微悸,可是嘴上卻始終無法把話說得清楚。然而早苗卻只

對真理子笑了一笑,只是在陽光底下看來有點牽強。

「不要讓其他人等了,我們走吧。」早苗丟下這話就獨自走開,只留

下真理子一人在發呆。

丈夫的喪事完滿結束的那晚深夜裡,當一切儀式完成以後,真理子那

年輕健康的肉體又感到強烈的需求。看著以前由丈夫所拍下的錄影帶,性

欲,罪疚和悲傷也都由心裡傾巢湧出。

坐在那張沙發上,仍未脫去喪服的真理子已經不禁把手移往胸前和服

下。瑩光幕上是她被縛著的成熟裸軀,傳進她耳內的,是她舊日被淩虐時

所發出的,既像痛苦又似滿足的呻吟。

越是看著聽著,身體也越是發熱,但無奈的卻又越是空虛寂寞。

「主人,懲罰真理子,求你………………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