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濃

春濃

(一)

羅世然在高唱骊歌聲中,步出校門,數年學生生活,隨著那祝福聲和再見聲而結束了。

畢業了,也失業了,接著要來臨的是最現實的問題∶生活,生活。唉!這個頭痛的問題,要怎樣去解決呢?何況羅世然僅僅是一個職校畢業的二十歲青年,在今日的社會中像這樣的人,真是不知有多少。這些沈重的問題,一直萦繞在羅世然的心裡。

經過多日的苦思到處去求職,都是失望而歸。他的心情也一天天的不安起來唯一的希望就一切的幻想,都寄托在報上的小廣告。

每天清晨,羅世然都要到公共閱報處去看報,在事求人的小廣告中,去找尋自己可勝任的工作,每次都同大海撈針,接連十多天來,一無所獲,不是說什麽學曆不夠,就是經曆不能聘用,幾天的奔走,他的信心幾乎失盡。

晴空萬里,豔陽照滿大地,羅世然毫無目的地走著,也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雙腳不停的向前慢走著,腦海中沈浮著無數美夢。

突然一聲刺耳的喇叭聲把他由這個美夢中驚醒,擡頭一看,自已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己經走到一所公園前面,也好!反正也沒有地方可去,到公園去消磨一段無聊的時間也好。

一對對的情侶,攜手摟腰,情話綿綿的,在這情人道上蜜蜜細語,男士們都是那麽英俊潇灑,女士個個溫柔多情又體貼,真教人羨慕。

眼前出現在面前的這一幕幕,羅世然實在沒心情去看他們,就隨便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兩手捧著臉,兩眼直視著藍色的晴空,腦海中一直爲了生活,棲身之處等問題在作癡想。

忽然之間,對面的花叢中,一對情侶在這豔陽高照下,吻的那麽熱烈、那麽長久。羅世然看得心也不由得的跳了起來,一股性的慾望在斷的燃燒著自已……

突然之間一陣風吹了過來,將一張報紙吹到羅世然的懷里,拿起報紙沒目的看了眼,翻過來一看,羅世然發出了會心的微笑。

一則事求人的小廣告出現在他的眼前,「徵求職員,限男性,年二十至二十三,高中職畢,請親至本市XX路XX號,每日下午二至四點洽試。」

看完這一則的廣告,羅世然心裡,又出現了一個新希望,走出公園手中握著那一份報紙,擠上了公車,向著這一家公司而去。

在公車中的羅世然,摸了摸自己的身份證和畢業證,先前寫好的履曆表,衣袋中還有十多張,心裡稍覺安定下來,又在計劃著如何應付考試自已的人。

公車之中的人越來越多,車子也越開越慢,心急如火的羅世然恐怕趕一不上時,偏偏這車又是兩段票,開到中間站,司機停了下來,車掌才一個個的去收車票;好不容易下車的人下完了,又開始收上車人的車票,這一折騰又浪費了十多分鍾。「嘟」的一聲,感謝上帝,車了總算開動了,也不知道費了有多少時間,總算是到了目的地,下了車之後,羅世然整理了一下衣服,按著門牌的號碼,一號一號的找下去。

到了這家公司門口,眼看已經有三、四十個在等了,羅世然先辦了應試的手續,也在一邊等候。

向這些應徵的人們,羅世然一個個的衡量著,大都是西裝革履,只有自己,依然是穿著一套學生服,留著小平頭,看起來自己的希望不大,心情也一陣陣的又緊張起來。

一陣清脆的聲音,正在叫著自己的名字。

羅世然站了起來∶「我是羅世然。」

「羅先生,請你到總經理室。」

羅世然順著指引人的指示,進入了總經理室。

一張很大的玻璃辦公桌的位置上,坐了一位老先生,戴著眼鏡,西裝畢挺,態度嚴肅的,大約有六十多了。

「請坐,你是羅世然先生?」

「是的。」

「以前在什麽地方做過?」

「我是今年應屆的畢業生,沒有做過事,因爲家人都在越南,越南陷入匪掌後父母都沒消息,我畢業後一直在謀職,因沒工作經驗學曆又低,所以謀事很困難,今天看到報上貴公司徵人,固前來試試。」

「羅先生,你很誠實也很純潔樸素,我覺得你將來很有前途,今天來應徵的這些人,我都跟他們談過了,可惜我這公司太小不敢聘請大才,如果你願屈就的話,我想聘請你,不知道你願屈就嗎?」

「我願意做做看,謝謝你,總經理。」

「那麽羅先生,你所希望的待遇是多少?」

「總經理,這問題我不計較,只要能維持我個人起碼的生活,就可以了。」

「好!你的月薪我給你七千元,吃住由公司供給,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希望你明天就搬來。」

「謝謝你,我很願意做,不知道我在哪個部門工作?」

「對了!我還沒告訴你,這里我有一間公司是我的,但我的事業大部份都在美洲,我經常都在那邊。這里我有一幢別墅,也有部份家人住在這里,在別墅的四周還有一部份土地,因爲沒有人照料和管理,公司里又抽不出人來,所以我想請你幫忙,你搬來後住在別墅那邊,那裡的環境很清靜,如果你想利用那裡多讀書,倒是個十分理想的地方。」

「謝謝你,董事長,我真的太感激你了,我定好好工作以報答你。」

「羅先生,不必客氣了,這是我的名片,我明天派車去接你來公司,然後一起到別墅去。」

「董事長,不必派車了,我的行李很簡單,乘公車就可以了,不必太麻煩,明早我自己來公司。」

「也好,我在公司里等你好了。」

「董事長,我告辭了,明天見。」

羅世然對著董事長,來了一個一百四十度的鞠躬禮,走出了這個公司,向著公車站而來。

「嗳呀!我這個人真糊塗,董事長叫了半天,人家姓什麽、叫什麽我都不知道,給我一張名片,我緊張的連看也看,真是太糊塗了。」

羅世然想著,就把名片取了來看了一下。

「乖乖,原來是這一位大亨。」

名片上印著「賈似真」三個大字,經常在報紙上看到他的大名,是一位億萬富翁,私生活比較不檢點,花邊新聞上也會常常出現他的大名,在各地都有他的金屋,並且藏了不少的嬌。

他想著、想著,公車來了,跳上了公車人也不擠了,也有坐位了,心情也輕鬆了很多,公車也開了快些似的,一轉眼也就到了。

賈似真帶著他來到這別墅,把這里的大概情形,向他說明了一下。

「世然,這是我的私産,我有一位姨太太和她的表妹住在這里,只有一個女傭人,因爲都是女眷,所以請你來經管和照顧她們,工作也很簡單,每月的開支公司會按月送來。」

「是,董事長,我會按照你的指示去做。」

「好了,不要客氣。阿嬌!」

羅世然做出一副假道學的臉,不敢正眼看這位噴火女郎。

「阿嬌,你去請姨太太來。」

賈似真吩咐阿嬌去後不久,客廳之中進來了一位少婦。林瑛,這一位二十五的女人,長得十分漂亮,白嫩的皮膚,圓圓細嫩的臉孔,經常含著微笑,兩只酒渦總是笑迷迷的展露在臉上,一對 滿的乳房,高高的挺在胸前,走起路來上下的顫動著,好像要從衣服里跳出來似的,細細的腰部,肥大的臀部,走起路來擺動著,一雙白嫩而修長的玉腿,那麽的細嫩而均潤,走起路來就夠迷人,適度的身材,及迷人的態度,叫人魂飛魄散。

「似真,是你叫我嗎?」一陣嬌滴滴的聲音,送進耳鼓中,叫人聽了十分舒暢。

「來,小瑛,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羅世然羅先生,我請他來我們家來幫忙經理這里,你以後也輕松一點,今後有什麽事請他辦理,安排羅先生住在樓下好了。小瑛,你看好嗎?」

「姨太太,你好!」

他紅著面孔,輕聲的向林瑛問好,一直不敢把頭擡起來,也不敢用正眼看林瑛,因爲她穿了一件露背裝,下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褲,白嫩的屁股差不多有一半露在外面,使人看了就有種非非之想。

「好!啊,對了,以後叫我林小姐好了,不要什麽姨太太姨太太的,聽起來好肉麻。」

「對!對!以後你就稱呼林小姐好,是我一時的疏忽,沒有先向世然說明,對不起,請不要生氣喲!」

「去你的!誰生你的氣。阿嬌,羅先生的房間有沒有安排好?」林瑛在問阿嬌。

「小姐,我這就去安排。」阿嬌說完就走出客廳。

「世然,你和阿嬌去看看該怎樣整理,也可以幫忙阿嬌的忙呀!到了這就不必客氣了,要自然一點。」賈似真的這番話,是在下逐客令了。

「是,董事長。」

羅世然說完了,就退了出來,同阿嬌一塊去整理房間去了。

賈似真見客廳里的人都走了,馬上就露出一副色迷迷的笑容。

「寶貝,來,來,坐在我腿上,讓我親一親。」

「死相,不害臊。」林瑛說完就一屁股坐在賈似真的腿上。

賈似真樂得眼睛迷成了一條縫,雙手抱著林瑛的細腰,不停的親她的臉,一雙手在白嫩的玉腿上,摸來摸去。

「死鬼,摸得好癢,怪難受的,老實一點好嗎?」

「這,這,小心肝,我愛死你了,快把你的奶頭拿出來,讓我吃嘛!」他說完後,雙手就要解林瑛的上衣。

「老色鬼,你要死了,在這里怎麽可以?等晚上到床上再給你吃。」林瑛說著說著,就用一隻手在賈似真的褲子里摸。

他高興的哈哈大笑,身子一倒就平躺在沙發上。

林瑛知道老家夥想干什麽,就用手把賈老頭的褲子前面拉開了,由內褲里把他的雞巴拿了出來,用兩個手指頭捏著,上下的把他的雞巴搖幌,搖了很久也沒有把雞巴弄硬。

「小心肝,你用手上下的套弄嘛,這樣怎麽能硬呢?」

「老死相,誰要你硬,等晚上再跟我商議。」

說著,說著,賈老頭用手就要脫林瑛的褲子,林瑛趕緊把雙腿並緊,不準他來脫。

「你是怎麽了?在客廳怎麽可以,四面都是玻璃窗,小心被人家看到,表妹就要回來了。」

「嗳呀,管他呢,我忍不住了。」

「我告訴你,先忍一忍,晚上包管給你滿足,現在我把褲子脫下來,讓你摸摸給你止止渴,但是不能弄,先跟你講好了,要不然,我連褲子也不脫了,急死你。」

「好嘛,好嘛!快脫下來,讓我好好的摸摸。」

林瑛站了起來,四周看了一看,見外面沒有人,就把那條熱褲的拉練垃開,把褲子的一隻腿褪下來,正面站在他的面前。

他見林瑛的褲子脫掉了,趕緊把她的大嫩白屁股摟著,戴上了具老花眼鏡,躺在沙發上,她把一隻大腿跨在沙發上,站在賈老頭的身邊。

他見林瑛的小穴露了出來,一片黑黑的穴毛,長在陰戶上,兩片大陰唇成嫩紅色,稍稍的向外凸出,小穴里好像有水濕潤潤的,賈老頭看得直吞口水,喘著長氣,趕緊用手去摸了摸穴毛,然後指頭在穴邊上摸來摸去,摸得她直發抖,騷水也流了出來。

「死鬼,摸得癢死了。」林瑛說完把大腿一翹,騎在他的臉上,小嫩穴正對著他的嘴。

賈老頭也忍不住了,用鼻尖對著穴毛上揉,說∶「你的小嫩穴洗過嗎?」

「死鬼,你聞一聞嘛!對你好,你不知道。」

賈老頭真的聞了聞,果然一股香味,吸進鼻子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用嘴唇把林瑛的穴,親了又親,伸出舌頭去舔穴的邊邊,舔得她小嫩穴里的騷水往外直流,他舔的功夫真是到家,伸出舌頭對著穴眼裡,把舌頭伸進去連舔帶吸,舔得她直嗯 著,實在美妙到了不能再美妙的地步了,他趕緊把放在沙發上的大腿放了下來。

「老色迷,你好會哦!把我逗得全身上下都趐了,我不要了晚上再玩。」她說完就很快的穿上褲子,對著他直笑。

「小心肝,你真要了我的命,正要緊的時候你又不來了,好!晚上可要讓我過過瘾,現在我好難受,來,小寶貝,幫我摸摸雞巴嘛。」

林瑛回頭一看,賈老頭 雞巴還在褲子外面,就用手去握著,摸摸也有一點硬了,林瑛就給他上下的套動,套動了半天,賈老頭的雞巴,真的硬了起來,她就一把捏住了。

「好人,晚上睡在床上,雞巴就要這樣硬才好,讓我的小穴痛痛快快的舒服一次好嗎?」

「你多用點功夫一定會很硬,包準叫你的小穴滿意。」

「滿意個屁,雞巴才三寸長。」

「你不要老潑我冷水嘛,馬馬虎虎能止穴癢就行,三寸長不是也能幹得你叫哥哥嗎?」

「你這老色鬼,床上的事你也拿來講,真不要臉。」

「怕什麽?我們兩個的事什麽都能講,管它床上地上。」

這個時候,院子里一陣高跟鞋的聲音向著客廳走了來。林瑛趕緊把他的雞巴往褲子里一塞,因爲用力太大使他叫了聲,又很快的把他褲子上的拉煉拉好,人也坐了起來。

「表姐,你在那裡嘛!」

人還沒到聲音先到,一位十八歲的少女,留著一頭長發,生就一副迷人的身材,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襯衫,黑色的迷你裙,健美的體格,白中透紅的皮膚,一對玲珑而又有彈性的乳房,隨著身體的走動,乳房也在顫動著,完全是一副學生的打扮,但已夠迷人了。

這位小姐就是林瑛的表妹,黃玲,像一隻熟透的蘋果,全身都散發著一股吸引人的熱力。

她是一位高中即將畢業學生,個性很活潑,很喜歡熱鬧,這個家只華她一回來就顯得有朝氣,她經常也會把一些要好的女同學帶回來,有了這表妹,林瑛孤寂日子也比較好過。

賈老頭一年之中,最多只能回來住上十天左右,所以他就安排了林瑛的表妹住在這里。

「嗨!表姐夫你回來了,怎麽這兩天回到家裡都那麽早,是不是又快走了?

你好意思,大白天兩人就那麽親熱,不怕阿嬌看見了……「

黃玲的話還沒說完,林瑛就一把抓住了她的頭發∶「小鬼,你想死呀,胡說八道的,看我打你。」

「好姐姐,快放開我嘛!抓得好痛我是爲了你好,幫你講話你還整我,快點放開嘛!你的手怪髒的。」

「小丫頭,你講什麽?看我撕了你的嘴。」

林瑛說完,真的用手去抓她的臉,她急忙的避開。

賈老頭也站了起來,站在她們兩個之間,把她們隔開∶「好了,你們兩個不要鬧了,黃玲我告訴你,今天我請了個先生來管理這里,以後這里的事都讓他一七管理,你可不要對人家發小姐脾氣。」

「表姐夫,我什麽時候發過脾氣,你看過幾次?算了,不理你們了,免得在這做夾心餅乾。」

黃玲故意把身子一扭,一對乳峰在不停的擺動著,她又把步伐放重,一走一扭,屁股不停的搖擺著,走上樓去了。

賈老頭看得口水直流,兩眼成了一條線,隨口就歎了一口氣∶「唉!小蘋果熟透了,可以吃了。」

「你說什麽,老色迷,你敢碰她,看我就要你的老命。」

「不會的,小心肝,你放心。我又不是金鋼,就是你我也沒那麽大力量讓你滿足呀,我怎麽再想這只小蘋果呢?」

(二)

夜幕低垂,周圍甯靜,萬物都開始要進夢鄉,這座別墅之中也開始甯靜了。

林瑛的臥房裡,射出了溫柔的燈光,床上的顔色映著燈光,顯露出一種令人心醉的情調。

賈老頭正浸在浴缸內,林瑛一絲不掛的站在缸邊,正用毛巾替他擦背,這位少婦赤裸的肉體,全部展露在他眼前,她的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擦弄,兩乳也不停的搖幌,逗得他直叫「好心肝」。

「我的小心肝,你坐下來嘛,讓我吃你的奶頭嘛。」

她笑迷迷的坐在浴缸邊,圓潤雪白的兩只大奶頭,展現在他的眼前,他用手撫摸著對新剝雞頭。

「給你吃是可以,不要咬痛我呀!」

「不會的,小心肝,快過來一點。」

林瑛把身體向前俯了下來,賈老頭急忙的也坐了起來,用嘴先把兩只大奶頭親了又親。她把紅嫩的奶頭送到他嘴裡,他如獲至寶的吸吮了起來,一面用舌頭來舐,使她全身毛孔都張開了,嘴裡不斷的輕叫∶

「嗳喲,癢死了,好舒服,再稍稍吸重一點,喲!好要命,這會死掉,你這功夫真好!」

林瑛不停的輕喊,他就拚命的在吸。

「好哥哥,我的穴好癢、好難受,穴裡面好像有東西在裡面爬一樣,癢死我了,我不給你吃了,我要雞巴入小穴,我的小穴會癢死掉,走嘛!死鬼,到床上去干穴嘛!」

「小心肝,你把大腿騎上來,我看看你的小嫩穴,到底有蟲了嗎?」

她好像吃醉了酒似的,也不答話把大腿一翹,雙腿叉開來,騎在浴缸上,小穴對著他 臉上。他先用手摸了摸小穴,穴水一直向外流,就用毛巾把小穴流的水擦擦,就對著穴眼吻了起來。

她覺得自己的穴內,有一個軟軟熱熱的東西塞進來,那東西正對著穴上舐,身了不由得一抖,趐趐麻麻的很舒服,就是不止癢,騷水一直向外淌,淌得賈老頭滿嘴都是騷水。

「小寶貝,你的小怎麽這麽多?」

「都是你把我逗得水直淌,命都快沒了。好哥哥,快上床嘛!用雞巴 小穴嘛!不然我會死掉,看你心疼不疼?」

「好!好!快點,我的雞巴硬起來了。」

兩個人光著身體回到了臥房裡,林瑛來不及的向床上一躺,兩只粉腿叉得開開的,等著他上馬。

他回到了臥房,慾火大退了下去,雞巴又軟了下去。林瑛恨的眼睛冒火,趕緊用手去套弄著,套弄了一百多下,也沒有再硬起來,沒辨法插進去。林瑛急了很快的坐起來,一口把雞巴銜在口中,用力的吸吮,好像吹氣一樣的在吹。經過這一弄,他的雞巴總算硬了起來。

「好哥哥,快點上來插進去,我癢死了。」

賈老頭的精神也來了,把她的一雙雪白大腿,抽的高高的肩上,雞巴對準了穴口一頂,就插進去了。

她感到一節熱熱硬硬的東西,向穴裡面一頂,穴裡面好漲,知道老頭的雞巴插進來了。

「小心肝,美不美,過瘾嗎?」

他一說完就用起功來,屁股向下壓,雞巴向穴里頂,猛抽了起來。

「嗳喲!好哥哥,干進去了,好舒服。」

賈老頭拚命的閃幌,騷水直淌,「哔叽,哔叽」小穴在響,閃幌了一會兒,他又不動了。

「好哥哥,好舒服,用雞巴大力的閃嘛!」

他經林瑛這一鼓勵,渾身的勁都來了,拚命的閃幌,她的騷水淌了很多,雞巴 穴只在「哔叽、哔叽」的響著。

林瑛好像在天空似的,嬌滴滴的浪叫聲,不停 喊叫。

他拿出了全身的精力,閃閃幌幌的,把林瑛舒服得只是喘氣,雙手把老頭抱得緊緊的,嫩穴一舒服就用力的一夾,他的雞巴一麻,屁股溝一酸,一股熱騰騰的精液射入穴心了。

林瑛的穴心上感到一陣熱熱的,知道賈老頭射精了。

「死鬼,不中用,人家才開始有點舒服你就丟了,氣死人,穴里現在癢得利害,你叫我怎麽辦?死人。」

他累得氣喘如牛,斷斷續續的安慰她∶「對不起,小心肝,明天再讓你痛快點。」

「痛快個屁,把我逗得騷水直流,乾的不到五分鍾就完了,這一夜教我怎麽辦,怎麽忍嘛。」

「忍耐一點,小寶貝,睡覺吧!」

賈老頭倒頭便呼呼的睡了。

她氣得只是咬牙,小穴里又癢,騷水不停的外流,這怎麽辦,不幹還好點,幹了下反而難過的要死,想著,實在忍不住了,走趕緊跑進浴室里,打開水管放著熱水,一隻手伸到下面,用一個手指頭,插進小穴里邊,進去連連的對穴心裡捅進捅出。這樣弄了有三、四百下,小嫩穴一麻,又一酸,一股酸酸的滋味,襲上了心頭,小嫩穴里「噗吱,噗噗吱,咕咕吱」射出了一堆白沫的水來,屁股溝溝里一陣舒服,兩片肥嫩雪白的屁股,連擺帶搖的擺動了幾下,就倒在浴池裡,只是喘著大氣。

經過了約一個小時後,她慢慢的站了起來,感覺四肢無力,但穴癢總算止住了……

回到臥室的林瑛,一眼看見睡在自己床上的賈老頭,跟豬一樣,不由得心裡就發生了厭惡感,回過來又想一想,看在錢和享受的生活上,還是先要忍耐著一點兒。

日子過得很快,羅世然來到這里,轉眼已經快一周了,在這六、七天的日子裡,他很小心謹慎,做事細心對人也有禮貌。賈老頭、林瑛和黃玲都覺得他,雖然年青但很能幹,也很會處理事情,雖然短短數日,但賈似真已十分信任他。

爲了事業的繁忙,賈老頭把這里交代清楚後,終於走了。

羅世然在這兩天中的確很忙,完全是給賈老頭辦理私人的事務,賈老頭要走的這一天,林瑛和黃玲、還有公司的一些人,都齊集前往機場送行。當飛機起飛後,林瑛和黃玲帶著羅世然返回別墅,別墅又恢複了往日的甯靜,其中有所不同的是多了個羅世然。

阿嬌在這別墅中算是個總管事,二十四、五歲的阿嬌,是一個個性外向而又愛美的女人,尚未結婚,但是有一個不太好看的男朋友,兩人時常偷偷的在別墅之中來往。

羅世然這個初出社會的男孩,也是個性慾最強烈的人,生活在這樣一個衆香國里,真是可想而知了。在賈老頭走後的這幾天,羅世然隨時在注意著個人的習慣,生活起居的狀態,作爲今後做事的準則。

因爲阿嬌住在樓下,和羅世然是最接近的人,所以羅世然的心裡對阿嬌有種說不出的味道,每天不跟她說幾句話,好像這天就缺少了什麽一樣,所以對她特別的注意。

最使羅世然感到怪異的,是阿嬌每夜的行動。每當入夜之後,林瑛和黃玲都是住在樓上,很少到樓下,就是有事也是叫阿嬌上樓去做。

這天夜裡十一點時,羅世然的房門被阿嬌輕輕敲著∶

「羅先生,你睡了沒有?請你開門,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羅世然把房門開開了,笑嘻嘻而又色迷迷的看著阿嬌,她穿了一套迷你式的洋裝,烏黑的頭發,一對玲珑的大眼睛,白嫩的皮膚,胸部的乳房雖沒有林瑛和黃玲的那麽大而迷人,但也有動感,一樣的十分惹火,叫人看了就有種想去把她抱在懷里,撫摸揉弄一下的感想,再加上阿嬌那種一說話,就有一種媚勁,確實也讓他顛倒了。

「阿嬌小姐,請進,我這房間很亂,你就隨便的椅子上坐嘛!有什麽事請你說吧。」

阿嬌見他這種有點失常的樣子,就笑了起來∶

「羅先生,你不用忙,我也沒什麽大不了的事,因爲我看見你這麽晚了還沒睡,所以進來跟你說一聲,這里的大門你不用管,每天晚上都由我來鎖,這是小姐交帶我的,我怕你會擔心門戶,所以告訴你,對不起,這麽晚了打擾你了,你早點休息吧!」

「阿嬌小姐,謝謝你,不要客氣嘛!坐一下再走。」

阿嬌笑嘻嘻的站了起來,轉身就要回房。

「算了吧,深更半夜的老在你房裡坐著,算什麽嘛!我走了。」

她故意把那個圓圓的大屁股,擺動著,一扭一扭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裡,把門關了起來。

羅世然被她這麽一逗,好像失了神一樣,傻傻的站在房門口,對著她的房間看。這個沒有經驗的羅世然,對於男女之間的事一知半解的,在學校里雖然跟女同學擁抱過,也吻過她們,也會時常性慾沖動,雞巴常常硬,對於性交的事情也知道,就是沒弄過,也不懂要怎麽弄。當每天看到林瑛,黃玲和現的阿嬌時,那根雞巴老會翹起來。

每當清晨或午夜時,雞巴硬的難過時,羅世然就用手淫來解決這個問題,近來阿嬌挑逗得他心裡很難忍耐,好多次想把她抱住吻一吻這風騷的人兒,可是不會干穴,萬一阿嬌要他干穴,自己不會弄,那多丟人呢?這一個問題,他一直都無法解開。

※※※※※

是一個很靜、也很涼爽的深夜,人們都進入了夢鄉,羅世然把房間里的燈關了,人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不能入睡,腦海中一會是林瑛的影子,她那美麗的臉、豐滿的乳房,出現在眼前。又一轉身黃玲修長的美腿,細嫩的皮膚,和那圓潤的屁股,阿嬌那雙勾人靈魂的大眼睛,細細的蜂腰,會扭擺的屁股,還有她迷人笑容,真要把人的命都給要去。羅世然如同喝醉了酒一樣,忍不住的發出了一陣陣的奇想。

大門的外面突然有一陣手指輕彈的聲音,連續三次,羅世然覺得很奇怪的事情恐怕要發生了,輕輕的起來,走到窗口看了看。

這時阿嬌的門開了,她很小心的走到大門邊,輕聲的在問∶「是你嗎?都快幾點了?」

「十二點差五分。」

阿嬌輕輕的把門開了,進來了一個男人,臉看不清楚,但身材好像很壯的樣子,那人就把阿嬌摟著狂吻。

阿嬌用手指指我的房間,叫那個男人輕點,兩人拉著手同入房中,阿嬌的房門關了起來。羅世然的心裡好像有隻鹿在跳似的,跳個不停,輕輕的走出房來,光著腳連拖鞋也沒穿,怕驚動了阿嬌他們,走到她房間後面的窗邊,窗幸丫拉上了,但有一個角沒拉攏,也許是永遠拉不攏。

對準了這個空隙向裡面看去,那個男人坐在椅子上,阿嬌坐上了男人的大腿上,男人把阿嬌抱在懷里,阿嬌雙手把男人頸子抱住,兩人正在熱吻,吻得那麽熱烈又那麽久。

阿嬌的胸部被男撫摸著,她輕聲的在哼著,閉上了眼睛在享受甜蜜的撫摸和熱吻。阿嬌的腿好像是放不合適,一會放在這面,一會又翹到那面,翹來擺去始終在動。

忽然之間,阿嬌自動把自外面的裙子脫了下來,一雙白嫩的大腿露了出來,那雙大腿映在燈光之,十分美麗,下面穿了一條網狀的白色三角褲,細嫩的白屁股,大部份都露在外面,肚子下兩胯之間,一遍黑黑的穴毛,若隱若規的在三角褲內。

那男人很不客氣的一下子就把阿嬌的上衣也脫掉了,乳罩也解了下來。阿嬌不但沒有阻止,反而笑嘻嘻的讓男人脫,兩只奶頭露在外面,奶頭雖然並不大,可是富有彈性。那男的對著阿嬌的奶頭上摸弄,兩個奶頭突了出來,阿嬌一直是笑嘻嘻的。

「好人,這麽久也不來,害人家想死了。」這是阿嬌在輕聲的說話。

「你們的董事長走了嗎?」那個男人這樣問阿嬌。

「早就走了,你今夜不來,我明天就去找你,告訴你,你說話要小聲點,這里請了一位管事的先生來,住對面那間里,我們兩個事要小一點兒才好。

「是不剛來沒多久,油條不油條?」

「剛來沒幾天,油條個屁,見了女人就臉紅,說話低著頭,只有二十歲剛畢業的,看樣子很老實。」

羅世然想不到阿嬌會以他爲話題,並且把自己形容的很可笑,由此可見阿嬌是個夠壤的女人。

「嗳呀,親的好癢,鬍子也不剃光一點。」阿嬌輕聲說著。

那男人在阿嬌身上、臉上、胸部之中狂吻著,又把阿嬌的奶頭吸吮得她只是扭擺。

阿嬌用手一拉把他的褲子拉掉了,男人的雞巴硬得好高,快碰到肚皮了,阿嬌高興的只是笑,趕緊用手去摸雞巴,又上下的把雞巴套動,雞巴硬得像根鐵棒一樣。

羅世然仔細一看,那人的雞巴還沒自己的大,也沒自己的粗,最多只有四寸長,雞巴頭被阿嬌套弄得紅紅的。

阿嬌這時可真忙,雙手不停的摸雞巴,又忙著脫自已的三角褲。那人一看見阿嬌的穴就用手去摸,阿嬌把兩只大腿叉的開開的,讓那男人摸,黑黑的陰毛下一個水汪汪的穴,男的就用手指插了進去。

阿嬌好像吃醉了酒一樣,穴里的騷水只是向外淌,兩個光光的,一個雞巴硬得翹翹的,一個的騷水只是淌。

羅世然看得眼睛只是冒火,雞巴也硬了起來,硬得他好難受,只好用手把雞巴捏著,愈捏愈硬。

「好哥哥,我的穴好癢,簡直要命哩,快到床上吧,把你的雞巴 進我穴里嘛!給我止止癢,快點嘛!」

1

「快上來嘛!把雞巴插到穴裡面吧。」

男人一翻身騎在她的胯間,又把阿嬌的雙腿舉高,放自已的肩上,阿嬌的穴挺得好高,阿嬌高興只是笑,趕緊用手捏著男人雞巴,往自己的穴眼裡一塞,那人屁股向下一壓用力一頂,阿嬌的嘴一張、眼睛一翻,就「嗳喲」一聲,阿嬌把那人摟得緊緊的。

「嗳喲!好哥哥,干進去了。」

插去後男人停了約一分鍾,就開閃晃起來,屁股用力向下面頂,阿嬌的嘴只是喘氣,男人閃的勁大,阿嬌的屁股也在擺,又用穴向上面迎,兩人的肚皮碰在一起,打的「碰!碰!」響。

男的用力插,阿嬌的穴就「哔叽……」的響,阿嬌輕聲的浪叫。

「嗳喲喲!我的穴……很舒服……好哥哥, 得重一點嘛!」

男人一陣狂插,把她幹得直喘氣,他把她舒服得死去活來,阿嬌有點吃不消了。她把那人摟得緊緊的,男人卻還是一個勁兒在猛插著嫩穴,穴裡面忽然「哔叽,噗吱,噗吱,咕咕吱……」的響。阿嬌的穴裡面響了一陣後,順著穴眼裡,只是淌著白槳。

兩人卻不動了,依然兩人擁抱得緊緊的,男人的雞巴還是插在陰戶內,阿嬌閉著眼睛,直喘著長氣,也慢慢的睡了。

羅世然看阿嬌給人家干穴,雞巴也硬得要命,捏著大雞巴狠命的狠套一陣,正想再用力的狂套,這時看見阿嬌的屁股又擺了兩下。

「好哥哥,我又癢了,怎麽辦嘛!嗳喲!真癢呀,好哥哥,再用力的給我插嘛!」

阿嬌這麽一叫,男人的屁股又擡起來,並且擡得很高,連雞巴都拔出來了,阿嬌想到雞巴拔掉了,就急了。

「怎麽插的嘛!雞巴都跑出去了。」

她的話還未說完,那人很大力的又一插,「吱咕,」一聲,又弄進去,再拔出來,進幹了數百下。

「嗳喲!我的穴心,要被干破了。」

「嗳喲!我的穴心……親丈夫,插死我了,我會舒服死,這真好!」

那男人經阿嬌這樣的狂浪騷叫,更是精神百倍,對著阿嬌的兩條大腿,親了又親,把阿嬌舒服的如同騰雲駕霧一般,雞巴拉出來又大力的插進多,拔掉、頂進……連連的抽送。

「我的心……都插癢了,大雞巴哥哥……我好美,好舒服,我夜裡會被大雞巴哥哥插死。」

羅世然聽見阿嬌這樣的浪叫,實在忍不住了,狠命的套動大雞巴,雞巴也只是出長氣,又伯他們聽見了,只好忍著不想看了。

但是,她又換了種浪叫的方式,那男人還是在用力的拔出雞巴又干進去,並且把她插得好高,阿嬌被幹得頭向兩邊亂擺,不停的在吞口水,屁股也不停的狠命向上迎。

阿嬌的穴裡面,一陣「咕吱、咕叽」的聲音,又成了「噗噗吱,噗吱,噗噗叽」的聲音。

「……我快了……我在酸酸……麻麻……穴心幹掉了……我的穴心……開花了……吃不消了。」

阿嬌這樣浪叫了一陣之後,把頭一歪、雙手一松,一動也不會動了,睡在床上,好像死了似的。男人把雞巴拔出來了,阿嬌的腿也放下來,她的穴眼裡,一股股白白的精水向外面淌了出來。

那個男人用衛生紙把她的穴擦了一擦,自己又去擦雞巴,她的穴被幹得紅紅的也開開的。

男人跟阿嬌說話,她也沒聲音,一動也不動了,她的兩只大腿還是開開的,陰毛也全濕了。阿嬌軟得像棉花一樣,赤裸裸的就睡了。

男人也躺在她的身邊,抱著阿嬌睡了,那根雞巴也軟綿綿的縮在毛里,好像一顆大落花生那麽大一點。

他們幹了約一個小時,羅世然的慾火高熾,雖然他們完了,但他的雞巴還是硬棒棒,又看到阿嬌給別人插,心裡也很難過。

羅世然再向裡面一看,阿嬌睡在那裡,雪白的肉體,浪穴被插得紅紅的,又想到他們兩個剛剛的舒服樣,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好。想著,想著,他又把大雞巴從褲子里拿了出來,用手一杷捏著,拚命的套動,套弄了一會,只覺得屁股溝一麻、鼻頭尖一酸、雞巴裡面一漲,好舒服,一股股的精液由雞巴頭的裂縫中射了出來。射的好遠,也射出來很多,雖然感覺到一陣舒服,可是並沒多大的快感,絕對沒有插穴舒服。

羅世然拖著疲累的身了,迷迷糊糊的回到了自己房裡,躺在床上,連衣服也沒脫就睡了。

自從他來到這里,每天很早就起床了,除了黃玲每天要上學外,阿嬌是十點起來,林瑛要到十一點才起床。

羅世然經過了昨夜這一幕,又加上狠命的手淫,使得全身疲累不堪,這天睡得也不知道起來了,一直睡到下午二時還沒起來,就見阿嬌在叫自己去吃飯,方才慢慢的起來。一看時間已經兩點了,馬上就緊張得套好了衣服,胡亂的洗好了臉,就到飯廳來了。

經過客廳,羅世然看見林瑛,穿著件粉紅色的露背裝,一條短的不能再短的熱褲,高梃的雙乳,梃在胸前,一雙玉腿露在外面。

林瑛懶洋洋的半躺在撒沙發上,雙手抱著頭的後面,一隻腿伸得很直,一隻腿就架在另一隻腿上。如果再把腿架高點,那個迷人的桃源洞,都會暴露出來,他不敢瞰,就隨口說∶「林小姐,早。」

林瑛那黃莺似的聲音,也輕輕答應著∶「還早呢!現在都是下午二點多了,羅先生,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兩眼紅紅的。」

「沒有,對不起,我今天睡過了頭,真是很抱歉。」他回著話,臉也不由得紅了起來,低著頭就想往飯廳走。

「沒關系嘛!反正這里也事,多睡一會也不要緊,阿嬌每天也是十點多才起來,有時她也會睡得連午飯都不知道吃,你以後不要老說些客氣話,現在你快去吃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