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鎖的房門

不上鎖的房門

不上鎖的房門

-----------------------------------

「噹∼∼」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原來又是我那任性的小表姊打電話來,姊姊

打來總不能不接吧!無奈地拿起了手機:「幹嘛……」保持一貫的作風——就是

懶。當然,對付親戚以外的女子不可能是這樣的口氣啦!

電話那頭傳來算美妙的聲音:「我媽叫你今晚回家吃飯。掰∼∼」

哇靠!只顧自己說,我是答應了喔……所以才說我表姊任性吧

到目前為止,大家並不了解我故事的背景吧?小小介紹一下。我是我家族同

輩份裡倒數第四小的,在我下面只有美麗的表妹和一個比我高的表弟,以及一個

肥嘟嘟的小胖子表弟;當然往上數,我想誰都會想成為我。我上面有四位姐姐,

都是表姊,最小的表姊也大我五歲了,雖然個性任性,但是卻是個人人都喜歡的

職業……答案是護士!

哇塞∼∼男人三大幻想不就是空姐、護士、或是老師嗎?對!我姐就是位護

士,還是個美麗的護士,只是因為親戚的關係……唉!

乖乖的我只有乖乖的回家,「姑姑∼∼砰砰砰……」我拍著鐵門呼叫我的

姑,我二姑也有點年紀了,但還是一樣保養得很美麗,難怪生出我小表姊這樣的

美人胚。

「姐呢?」我望著四週尋找叫我回來的任性女子,二姑用很理所當然的口吻

說道:「在樓上睡覺。你上去叫她啊!」整個就無言…

覺,看我不鬧死你才怪!隨即我上了樓就看到我表姊躺在軟綿綿的被單團中,不

用想,直接給她來個泰山壓頂。

「喔∼∼」二樓瞬間傳出呼叫聲:「媽媽……好重啊!」

「死豬,起床了啦!睡睡睡,每次回家你都睡覺!」由於表姊在是別縣市工

作,放假才回家。「好啦!你起來啦!很重欸!」你以為她說這句話就會起來?

那你就錯了,她還是給你睡下去!

「白癡才相信你!你再不起來,我就搔你癢!」我語帶威脅的說著。想說她

應該會起來了,只是……夢想永遠是美麗的,這頭豬還是繼續睡。她以為我嚇唬

她嗎?於是我將被單掀起,鑽入她的棉被中開始攻擊她的腰。

這天表姊是穿著緊身褲,我姐真的很瘦,162公分卻才43公斤,但是身

材卻也不差,前凸後翹的,胸圍大概34B左右。

「哈哈∼∼不要……哈哈∼∼」我火力開始集中攻擊表姊的小蠻腰,表姊由

於經不起癢,開始扭動身體……突然我手有種觸電的感覺,好軟啊!

該死!當我明白那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她已經在看我了,於是我馬上逃下樓

去,走之前當然不忘叫她下來吃飯。自從剛剛摸到表姊的胸部,我心裡一直很忐

忑……但那真的是意外,希望表姊癢到沒感覺才好!

過了大約五分鐘,表姊穿得很儉樸的下樓了,寬鬆的衣服和她睡覺穿的緊身

褲,我第一次回家那麼不自在。表姊突然撲了上來,開始攻擊我的腰……我才明

白,我都是白擔心了。

吃完飯之後二姑叫我留下來過夜,反正明天沒課,過夜也沒差,所以我答應

了。直到這刻我卻後悔了,由於二姑家根本沒有床,所以都是打地舖,而我二姑

習慣在樓下睡沙發,然後……結果就是我和表姊一起打地舖睡覺,還蓋同一條棉

被。

旁邊那隻豬當然很快就已睡著了,而我卻無法入眠啊!正當我在煩惱睡不著

時,表姊來個超級大翻身,一手搭在我的胸口,而她的腰已經壓在我的腰上,也

就是說,她的私處正貼在我的老二上!

天啊!這對一個正常的大學生來說……只有折磨!

我試圖移開身體,沒想到表姊卻有如無尾熊抱樹一般,還給我開始磨蹭!我

家老二是很誠實的,馬上舉起白旗投降,頂在表姊的穴口。由於表姊穿的是緊身

褲,加上她睡覺有不穿內衣褲的習慣,所以現在她的穴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天人交戰後,我決定與其這樣難過,還不如享受吧!於是我輕微地挺起我的

腰,開始在表姊的穴口摩擦。這感覺真是爽到翻天了,但是這時候很該死的卻發

現有雙眼睛正在看著我!

表姊醒了!沒錯,她醒了。   「你!你在幹嘛?」表姊語氣嚴肅的說。我能說什麼?這根本就是現行犯被

逮捕了啊!「我……我……」我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來。

「噗∼∼嚇到了吼!真沒用……」表姊邊說邊用手去撫摸我的老二。表姊在

接觸到我的老二後,表情突然變色的說:「哎呀!這麼硬!我看看……怎麼……

這麼大?」

說到這,任何男人聽到這句話都會自豪吧!小弟不算撼世神器,卻也稱得上

名刀一把,19公分長的老二一直都是我的驕傲。

「姐,我……很難過!」我一臉哀求的對我表姊說。

「小色鬼!知道你想幹嘛了。不行的,我們是姐弟!乖,睡覺吧!」說完,

表姊自顧自地翻身過去不理我的要睡了,但她卻犯了錯——把屁股對著我!

想想都已經硬成這樣了,不射出來怎麼行?我隨即將褲子脫去,將我的老二

插入表姊兩腿之間,「你……你幹嘛?我們是姐弟,不可以!」表姊開始慌恐的

說著。

「姐,還不是你引誘我……這不能怪我啊∼∼男人到這時候,不射出來不會

罷休的。」我語氣沉重的說。語畢,我開始用我的右手撫摸表姊的乳頭,這時候

她的習慣反而成為我的幸運。

當然,左手也不能閒著,開始游移在她的三角地帶,並且開始扭動腰部,抽

送著我的老二。表姊發現她在替我臀交,嚇得馬上把腿打開,這卻正中下懷!我

順勢用腳勾住她,讓她雙腿呈M字型,好讓我的手探索那神秘的花園!

「放開我啊!小色狼……不……可以啊!」表姊還是不放棄地想要掙脫,雖

然表姊一直嘗試用手將我的手撥開,但以她的力氣,又怎麼可能阻止我呢?我開

始將手伸進她的緊身褲內,努力地想探索那最後的堡壘。

「好弟弟,不可以的,我們是姐弟,不能有這種關係的……」表姊說歸說,

卻是嬌喘連連,臉也非常紅潤,並漸漸放棄抵抗了,但因為女性的矜持,總要護

衛一下。

像這時候,不是我自誇老江湖,我突然將所有動作停下來,表姊隨即吃了一 驚。

「姐,對不起,我不該這樣對你的,但是你實在太美麗了,而且又自己靠過

來,所以……」我裝作一臉無辜的說道。

表姊的語氣緩和了,說:「傻弟弟,表姊又怎麼會怨你呢?」雖然表姊很努

力不表現出來,但是我已經看到她瞬間失望的表情了,這時候當然是再度展開攻 勢。

我又道:「真的嗎?那我要上了喔!」表姊隨即恍然大悟,她被我拐了。

我立即將表姊的緊身褲脫下,將她旋轉180度成為69姿勢:「好姐姐,讓我來替你服務吧!」

「啊……不要啊……髒啊!不要舔……啊……」表姊激動的說著。

我開始舔著表姊的蜜穴,用舌頭努力地翻攪著她的小穴、手指撥弄著她的陰

蒂,「啊……」表姊立即就達到第一次高潮。   表姊高潮後全身癱軟趴在我的身上,而她的臉就在我的老二旁邊,這時候我

故意扭轉我的腰,讓我的老二觸碰表姊的臉,暗示著她幫我口交。起先表姊只先

用手握著,一臉狐疑地思考該不該舔,這時候我又再度停下動作:「姐……姐你

幫我舔舔吧!我小弟漲得好難受呢!」表姊還是一臉猶豫。

我索性站了起來,立即抓著表姊的頭,把我的老二直接往表姊的嘴巴送,表

姊一臉吃驚,卻也掙脫不了,「嗚……」表姊被我強迫口交,似乎想說些什麼,

「姐,要用舌頭!舌頭舔我龜頭……不要用牙齒……」為了讓自己幸福點,

我開始教導著表姊如何口交。接著表姊似乎漸漸習慣了,我將手放開,她還是繼

續吸著我的老二,並又吸又舔。我還嘗試將我整個老二插進姐的喉嚨,感覺只有

爽啊!

正當我快要射的時候,表姊卻停下來了,「好弟弟,我……我想要……」表

姊一臉嫵媚的表情對我說著:「快點……給我吧……」

平常的我一定會逗一下才上,但是這時候我都快射了,還哪有這樣的閒情逸

致?二話不說馬上將我的老二對準表姊的蜜穴展開突刺!由於不知道表姊有沒有 m

經驗,所以我用了最正常的體位。

「啊啊……啊……啊……小力點……痛啊……太大了……痛啊……」表姊努

力地壓低聲音,怕吵醒樓下的二姑。

「姐,爽不爽啊?弟的老二夠大吧?」我驕傲地說。

「好弟弟……快!大力點!快……你的老二最大了……」表姊這時候神志似 乎已經模糊了,一下叫我小力,一下叫我大力。

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馬上將表姊抱起,玩起「火車便當」!由於表姊實在

很輕,這對我來說真的不算什麼,只是以這樣的姿勢,我的老二將會插得更深、

更裡面!

「啊∼∼啊∼∼停……等等……頂到子宮了……」表姊開始有點失控,聲音

大了起來:「啊……好……好舒服啊……弟……太舒……服……了……」

這時候我也快忍不住了,怎麼可能停下來?繼續往表姊的小穴抽送!大約在

繼續抽插五十下左右我也要射了,「姐……我快忍不住了……我要射了……」我

一邊加快動作,一邊說道。

表姊突然很緊張的說:「不可以射裡面!會懷孕啊!快……快拔……拔出來

啊!」但這時候我卻已在她陰道內毫無保留地射了出來。

兩人躺在床上,正繼續回憶昨晚的一切,表姊開口道:「小色鬼!連姐姐都

不放過啊?」表姊假裝生氣的說著。

「哪有!你昨天還不是很爽?」我又回復以往的說話方式。

「死小孩,得了便宜還賣乖啊!看我怎麼懲罰你!」表姊翻身坐到我的身上

來,卻發現她的股溝有個硬物頂住,而她胸前有著兩隻大手正在玩弄她那粉紅色

的乳頭。

我一臉不屑道:「你說,誰要欺負誰?」昨夜的風雨又繼續吹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