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慾的紫微姐妹們

縱慾的紫微姐妹們

珊妮回到住所,同住的除了珊妮的姐姐和姐夫之外,還有姐夫的弟弟,還在讀高中的華恩。珊妮一進門,想起和弘揚的一場好是就硬生生的被艾威給打斷,心理 不僅嘔的要死,更重要的是體內那股熊熊的慾火還沒澆熄。進門之後,發現同住的姐姐和姐夫都沒回來,華恩也去補習了。一坐下來,一眼瞥見電視上放著一台 DV,一時好奇打開一看,裡面還放著一卷帶子,珊妮於是決定放來看一看。

  畫面從電視理傳出來的場景非常眼熟,珊妮仔細一看,不就是自家客廳嗎,只見珊妮的姐姐珊怡居然穿著極性感又暴露的薄紗睡衣在鏡頭前搔首弄姿跳著性感的 豔舞,一方面口中還發出淫蕩的呻吟:『喔、、主人、、來上我啊、、你來摸摸看、、我的小穴都濕了、、還不來幹我、、、。』只見珊妮的姐夫華泰也出現在鏡頭 中,對著珊怡說:『妳這個淫蕩的小騷貨,想被幹了嗎?』只聽珊怡答道:『對啊、、我的主人、、奴婢小穴好癢喔、、、快來幹我啊、、、。』

  原來這是珊怡夫妻做愛所拍下來的錄影帶,而且似乎在玩著主人與奴婢的角色遊戲,畫面中不斷傳來珊怡夫妻各式各樣的做愛鏡頭,珊怡也毫不掩飾的大聲叫 床:『喔、、我的親主人、、、大雞巴主人、、用你的雞巴來教育奴婢、、懲罰我這個壞奴隸、、喔、、我好壞喔、、壞死了、、。』

  『妳今天作了什麼壞事啊?』華泰問。

  『人家、、人家今天在辦公室自慰、、、好淫蕩喔、、。』珊怡答道。

  『為什麼啊?』

  『因為、、因為今天加班的時候、、你知道的、、小俊作人家旁邊、、就一直瞄人家的大腿、、、看的人家心癢癢的、、又一直彎腰偷瞄人家的內褲、、、偷摸人家大腿、、、弄得人家淫水都流出來、、內褲都濕透了、、、。』

  『後來呢?』

  『後來、、人家只好把內褲脫掉、、、因為好濕喔、、可是、、、小俊還是一直偷看、、、人家的小穴都被他看光了、、看的人家都癢死了、、、淫水又流不 停、、人家受不了、、、只好自己自慰、、、可是他還是一直看、、、看的人家興奮死了、、忍不住把手指插進小穴裡了、、、可是人家胸部也好癢。』

  『要說我的賤奶子!』

  『是、、主人、、奴婢的賤奶子也好癢、、、就把上衣也解開、、一面抓著奶子、、一面插自己的賤屄、、、興奮死了、、、後來小俊走過來、、、蹲下來舔妹子的小穴、、人家受不了、、、就把衣服脫下來、、、讓小俊又舔又摸、、、、。』

  『那他後來有沒有插妳啊?』

  『嗯、、、人家原本受不了、、要小俊插妹妹、、、可是、、、妹妹才幫他吹喇叭、、他就噴在人家嘴裡了、、、。』

  『賤貨!』華泰吼一聲。

  『是啊、、奴婢是賤貨、、、快來幹死我啊、、、人家今天差一點就被野男人幹了、、啊、、、好想喔、、。』

  珊妮到此不禁看的出神了,沒想到平常端莊的姐姐居然這麼騷浪。珊妮忍不住撩起原本就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將手指深入私處,對著自己的蜜穴自慰起來。 『嗯、、好癢、、癢死人了、、啊、啊、、。』珊妮越弄越興奮,原先還擔心姐姐會回來,後來實在受不了,索性將內褲褪去,敞開上衣,一手搓弄胸前的酥乳,一 手撥弄下體的蜜穴。『啊、、啊、、啊、、好癢、、癢死我了、、啊、、珊妮好癢、、、好想、、想要哥哥、、、想要哥哥的雞巴、、啊、、癢死了、、誰來插 我、、、珊妮癢死了、、珊妮想要、、。』

  無巧不巧,這時候華恩正好回來,從門外的陽台已經清處的看見珊妮的動作了。對一個高中生來說實在是無比的刺激,再加上珊妮此時又傳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珊妮好想、、、癢死了、、啊、、啊、、喔、、喔、、快點、、、快來、、誰快來救珊妮、、、珊妮受不了、、。』華恩聽的早就慾火焚身,一股腦的衝進 去了『珊妮姐、、我、、我、、、。』。

  珊妮看見華恩衝進來,不禁嚇了一跳,從華恩鼓起的下體,珊妮也知道自己淫蕩的模樣都被他看見了,華恩充血的眼睛,更刺激了珊妮的情慾。

  『華恩,你怎麼躲在那裡?你好壞,偷看多久了?』

  『嗯、、姐姐的樣子好迷人喔。』

  『真的嗎?弟弟好壞,偷看姐姐、、、嗯、、、不要看了嘛、、、好害羞喔、、、嗯、、壞弟弟、、、都被你看光了。』珊妮一邊說,一邊雙手仍在私處不停的滑動,這邊華恩則是漸漸的靠近珊妮的身邊。

  『嗯、、壞弟弟、、你要做什麼、、、不要看了嘛、、、嗯、、、壞弟弟、、、你看的人家好害羞喔、、、姐姐被你看的心癢癢的、、、嗯、、不要再看了嘛、、、姐姐好害羞喔、、壞弟弟、、、。』

  華恩當然受不住這樣的刺激,於是也不管在客廳中,迅速的脫去衣物,將嘴湊上珊妮的蜜穴,伸出舌頭舔弄起來。

  『啊、、、壞弟弟、、、你怎麼可以、、、啊、、、不要、、、不可以、、你舔到姐姐的那裡了、、啊、、、好癢、、壞弟弟、、、壞死了、、姐姐癢死了、、啊、、、不要舔了、、啊、、姐姐受不了了、、、。』

  這個時候,華恩也禁不住誘惑,爬上珊妮的身上,對準珊妮的蜜穴,將雞巴狠狠的插入。珊妮等的就是這一刻,忍不住呻吟起來:『啊、、壞弟弟、、你怎 麼、、怎麼插進來了、、、啊、、不行、、壞弟弟、、啊、、我要告訴姐夫、、啊、、不行、、不行、、啊、、啊、、壞弟弟、、你插到姐姐小穴了、、啊、、。』

  珊妮雖說不行,可是雙腿卻死命的夾住華恩的腰,屁股還配合著華恩的抽送,不停的擺動。口中更是放蕩的叫床:『啊、、壞弟弟、、你欺負姐姐、、欺負姐姐 的小穴、、啊、、插姐姐、、啊、、、好癢、、姐姐忍不住了、、啊、、用力、、啊、、好弟弟、、、啊、、不行、、姐姐好舒服、、。』

  『姐姐喜歡嗎?』

  『嗯、、壞弟弟、、姐姐不知道、、姐姐只是小穴好癢、、、啊、、用力、、親弟弟、、姐姐喜歡、、喜歡弟弟幹、、幹小穴、、、幹姐姐的蜜穴、、啊、、好舒服、、幹死姐姐了、、啊、、姐姐好美、、。』

  血氣方剛的華恩,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三兩下就要繳械了。『姐姐,我要來了。』

『好弟弟、、、給姐姐、、噴給姐姐、、姐姐也要來了、、啊、、啊、、美死了、、。』

縱慾的紫筠(18)值班

星期六,紫筠和同事小萬這一週必須到補習班值班,因為五月的天氣已經越

來越熱了,再加上補習班內只有幾個自習的同學,紫筠索性脫去外衣,只穿著一

件小可愛和短裙。

  到了下午,同學陸續回家了,紫筠在巡邏教室的時候,居然聽到教室中傳來

陣陣的嬌喘聲。

  「啊……壞人……不要啦……我會受不了的啊……啊……不要……不要……

啊……好深……啊……癢死了……啊……壞人……我會叫出來的……啊……太深

了……」

  紫筠一聽這聲音,當然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不禁好奇地往裡面張望,只

見一對有男女,女的仰躺在桌上,短褲與內褲都褪至腳邊,雙腿之間的私處夾著

是男子的頭,顯然男生正在舔弄著女孩的蜜穴;女孩的上衣則被撩起,露出堅挺

的乳房,上面則是男孩的雙手。

  「菁菁好騷喔!下面都濕透了。」男生停下來說。紫筠一看,才知道男子是

小武,並不是菁菁的男朋友,原來是菁菁在偷吃!

  「都是你壞死了……弄得人家……人家好癢喔……」

  「那怎麼辦啊?」

  「嗯……人家不知道啦……要是被人家的男朋友知道就完了!」

  「那我們要快一點囉!」

  「嗯……人家不知道啦……」

  「可是菁菁都濕了耶!」

  「人家才沒有……啊……不可以……你摸到人家那裡了……」

  「哪裡啊?」

  「就是……啊……好癢……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壞哥哥……啊……

人家受不了了……啊……來嘛……」

  菁菁一邊說,一邊脫去全身衣物,一絲不掛的躺在桌上,不停地扭動下體,

口中發出陣陣的呻吟:「嗯……好癢喔……癢死了……啊……啊……好癢喔……

啊……受不了了……快點……快點來搞我……菁菁癢死了……菁菁好癢……要男

人幹我……啊……快點嘛……菁菁都濕了……菁菁的淫水好多……淫水都流出來

了……啊……快來啊……」

  菁菁此時已經是情慾高漲,當場將自己的手指慢慢地插入私處,自慰起來。

小武當然也非常配合地脫下褲子,挺起傢夥往菁菁的蜜穴中插入。

  菁菁也顧不得的大聲叫床:「啊……啊……對……用力啊……喔……對……

就是這樣……插進來……用力幹……搞我的淫穴……啊……好美……幹死我……

啊……啊……再來……對……用力……好色情喔……啊……」

  紫筠看到這裡,也已經是不能自己了,除了情慾高漲之外,私處更是騷癢難

耐了,主動跪在地板上,脫去底褲,翹起光溜溜的屁股,手指不由自主地滑進蜜

穴裡,眼睛盯著眼前的景像自慰起來了。

  這時候,教室裡的菁菁更是大聲淫叫著:「啊……幹妹妹……我的乾哥哥,

我的親哥哥……插得妹妹好爽……啊……啊……好棒……用力……好色情喔……

啊……啊……」

  原來此時菁菁已經趴在桌沿,由著小武從後方插入,而菁菁全身都已經脫得

一絲不掛,搖著屁股迎合男子的抽送,口中也配合著呻吟著:「啊……好深……

哥哥幹得好深喔……啊……就是那裡……好棒啊……啊……太美了……啊……不

行了……我要來了……」

  「我也是……」小武吼著。

  「給我……親哥哥……幹我……啊……啊……好美……美死了……」

  裡面已經結束了,而紫筠這裡淫水已經沿著大腿流到地上了,掙扎著爬起身

來,可是蜜穴實在癢得難受,恨不得找個男人狠狠幹一次。

  悻悻然回到辦公室後,小萬並不在裡面,於是紫筠就大著膽子將裙子撩起,

甚至選了一支大小適中的簽字筆,往自己的小穴中插入。紫筠一邊手淫著,一邊

嘴上也漸漸發出淫蕩的呻吟:「啊……啊……怎麼這麼癢……啊……癢死了……

啊……救命……癢死了……啊……」

  紫筠另一隻手也沒閒著,伸入胸口的小可愛中,對著胸口愛撫著,發出更放

蕩的聲音:「啊……誰來幹我……我好癢喔……癢死了……啊……啊……小穴癢

死了……啊……啊……受不了……怎麼會……」

  紫筠此時索性躺在辦公桌上,將小可愛脫下,短裙也撩起來,雙腿張開,徹

底放蕩地自慰起來。

  這時候紫筠突然感覺到一雙手撫摸著自己的大腿,低頭一看,原來是小萬,

紫筠不但不反抗,反而嗲聲嗲氣的對小萬說:「嗯……小萬弟弟……快幫姐姐一

下嘛……姐姐好難過……姐姐那裡好難過喔……」

  「那我幫姐姐按摩囉!」說完,小萬就將手向上移動,來到了紫筠的私處,

並且連嘴也湊上去,對著紫筠的陰核舔弄著。

  這一舔,弄得紫筠更加興奮了,蜜穴深處卻加倍酥癢,淫水噗噗的往外冒,

流得小萬滿嘴都是紫筠的愛液。

  此時紫筠再也忍不住了,放蕩地叫床起來:「啊……啊……好弟弟……好會

舔喔……啊……舔得姐姐好舒服……啊……深一點……對,就是那裡……啊……

好癢……好弟弟……用力點……啊……啊……啊……不行了……姐姐受不了……

嗯……好弟弟……嗯……弟弟喜不喜歡姐姐啊……姐姐的身材美不美啊……」

  「美,姐姐好美!我好早就想幹姐姐了。」

  「嗯……真的啊……從什麼時候啊……」

  「從我來的那天開始,後來越來越想,每天都幻想幹姐姐來打手槍。」

  「嗯……說得好色情喔……為什麼這麼想啊……」

  「因為姐姐的裙子都好短,而且常常都可以看到姐姐丁字褲露出來的股溝,

這個時候,就好想……好想……」

  「好想什麼啊……好弟弟……」

  「想把姐姐壓桌子上,狠狠地幹姐姐!」

  「是不是像這樣啊?」原來紫筠此時已經趴在桌上,撩起裙子翹著屁股對著

小萬。

  「對,對,就是這樣!」小萬興奮的說。

  「那怎麼還不來幹……來啊……來上我啊……來享受姐姐的身體……來撫摸

姐姐的奶子……搞我的賤穴……姐姐好癢喔……小穴裡好像有螞蟻一樣……癢死

了……來幹姐姐濕透的小穴……」紫筠搖晃著屁股,就等待著小萬的插入了。

  小萬這邊當然早就受不了了,馬上脫去全身的衣服,挺起傢夥就往紫筠的蜜

穴衝入。其實小萬的傢夥並不大,但是年輕人自有一股狠勁,毫不留情地用力抽

插著。

  紫筠已經是慾火焚身了,淫水就像沒關上的水龍頭一樣不停地湧出,口中更

是騷浪地呻吟:「小萬好壞喔……喜歡這樣幹姐姐嗎……姐姐就像小母狗一樣給

小萬弟弟幹……給弟弟插……」

  「喜歡!喜歡!喜歡紫筠姐像小母狗一樣。」

  「那……弟弟還不用力幹……用力插……像公狗一樣幹姐姐這隻小母狗……

啊……對……用力插……姐姐好癢……小穴癢死了……啊……不對……是母狗好

癢……母狗的賤屄好癢……要公狗的雞巴幫她止癢……用力……啊……不然……

小母狗要去找別的公狗幹……啊……用他們的大雞巴來插紫筠的淫穴……啊……

用力……」

  「姐姐好淫蕩啊!」

  「對啊……紫筠是淫蕩的小母狗,發情的小母狗……要被弟弟幹……啊……

對……插到了……用力……啊……就是這樣……啊……插死紫筠了……啊……姐

姐好爽……啊……」

  小萬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突然一股陽精就沖入紫筠的蜜穴裡。

  「啊……壞死了……怎麼突然噴了……姐姐還不夠呢……」紫筠埋怨著說。

  「那……那……怎麼辦?」小萬訥訥的不知如何是好。

  「不管……我還要……」紫筠說完,主動跪在地上,捧起小萬的雞巴,將它

整個含住吹舔著。

  在紫筠的功力之下,小萬很快的又再度勃起,正當兩人高興地要進入第二回

合之時,突然外面傳來副主任筱雯的聲音:「小萬!」

  「有!」小萬傻傻的答應著。

  「到我辦公室來。」

  雖然筱雯沒有進來,但是兩人還是趕緊穿上衣服,小萬只好萬般不捨的出去

了。小萬進到筱雯的辦公室,居然看見筱雯背對著小萬趴在地上似乎在找什麼東

西,從後面看去,短裙完全無法遮掩住臀部,屁股幾乎一大半小小的丁字褲已經

擠進股溝中了,加上筱雯汗流浹背的使襯衫完全濕透了,內衣也清楚地印出來。

  「小萬,幫我擡一下櫃子,我的報表掉進去了。」

  小萬彎下腰,試圖從一側將櫃子擡起,可是失敗了。

  「唉啊!從我的兩邊啦……」筱雯說話的同時,因為身體的擺動,使裙子完

全撩起,光滑的屁股就呈現在小萬眼前了。

  小萬於是跨在筱雯身上,彎下腰,可是這樣一來,小萬勃起的陽具就已經頂

著筱雯的股溝了。筱雯感覺到異物頂著自己的私處,才想到今天穿著迷你裙,而

且這麼直接的感覺,表示裙子已經完全撩起了,那剛才不是全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了?而且小萬的口鼻,就在筱雯的耳邊發出粗重的喘息聲,更證明了這一點。

  這樣羞恥與暴露的感覺,讓筱雯突然興奮起來,不由自主地搖晃著屁股摩擦

著小萬的陽具。

  小萬感覺到筱雯的擺動,自然十分受用,也配合著往前頂著筱雯的臀部,這

樣一來,筱雯覺得私處似乎更是騷癢,淫水也慢慢地流出來,口中不自覺地發出

「嗯……嗯……」的呻吟。

  「筱雯姐,妳怎麼了?」小萬挑逗的問著。

  此時筱雯彷彿回過神來,回答說:「沒……沒什麼……我拿到了,可以放下

了,我要起來了。」

  「喔!」小萬失望的說,慢慢將櫃子放下。

  可是當筱雯急急忙忙地要起身的時候,屁股一擡,卻正好又頂到了小萬的下

體,筱雯也因為浪得全身發軟,雙腳無力,所以不但沒有站起來,反而「唉啊」

一聲往櫃子上倒。

  小萬雙手往前一抱,正好握住了筱雯胸前的一對酥乳,再順勢往自己身上一

靠,使得筱雯的股溝又緊緊地靠著小萬的下體。而且沒想到因為剛才小萬慌張的

出來,不但內褲沒有穿,連褲頭的拉鍊也沒拉上,這時小萬的雞巴就這樣翹出來

隔著筱雯的底褲頂著她的蜜穴。

  「唉……啊……小萬……你在幹嘛……你……你頂到人家了……啊……你的

手……啊……你的手怎麼抓人家的……啊……輕一點……」

  「筱雯姐好性感……我……忍不住……」小萬此時當然是情慾高漲,而且小

萬聽出筱雯絲毫沒有反對的意思,不僅更大膽地搓揉筱雯的奶子,另一手甚至一

把扯下筱雯的丁字褲,直接深入筱雯的蜜穴當中。

  筱雯早已濕漉漉的小穴被小萬一摸,更是騷癢難忍,不禁又羞又急的呻吟起

來:「唉……唉……你怎麼……怎麼摸人家那邊……啊……不……不行啦……不

可以……這樣子人家會……受不了的……啊……怎麼伸進去了……啊……啊……

喔……不行……姐姐我……會……會受不了……啊……啊……好癢……弟弟弄得

姐姐好癢……啊……姐姐受不了了……」

  小萬這時也不客氣,脫去褲子,將雞巴對準筱雯早已淫水氾濫的淫穴,一使

勁就將雞巴插入。筱雯沒想到這個小萬真的這麼大膽,就在辦公室幹了自己,想

到紫筠或是其他人可能隨時會進來,筱雯是又想又怕。

  「啊……你怎麼真的插進來了……啊……好用力……啊……不行啦……不能

在這裡……會……會人家看到……啊……好猛喔……小萬弟弟好猛……啊……不

行……我老公等一下會來……啊……會被他看到……啊……不行……啊……好弟

弟……會被看到……」

  「被看到什麼?」小萬調侃的問。

  「看到……看到我被幹……被小萬弟弟插……啊……啊……被小萬幹姐姐的

淫穴……被男人搞我的小穴……被弟弟強姦……啊……好猛……我的好弟弟……

啊……用力……用力幹姐姐……啊……美死了……姐姐受不了了……啊……」

  「那弟弟幹姐姐給妳老公看,好不好?」

  「啊……壞死了……弟弟好壞喔……啊……啊……用力……不知道……姐姐

不知道……啊……用力……幹死姐姐了……啊……弟弟壞死了……快點……弟弟

好猛喔……啊……幹死我了……喔……」

  「姐姐喜歡嗎?」

  「喜……喜……喜歡……姐姐好喜歡……喜歡弟弟用力插姐姐……幹我的淫

穴……啊……快一點……不要停……人家老公快來了……啊……再用力……插死

我……幹死我……啊……」

  因為小萬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了,所以特別持久,連續幹了十多分鐘仍然沒有

停止的意思。此時筱雯的手機卻響了,原來是老公家銘打來的。

  「喂!你在辦公室嗎?」家銘問。

  「沒……沒有……是……喔……是……我還在忙……啊……」筱雯含糊的回

答著,因為小萬此時正加倍用力地衝刺。

  「你怎麼啦?」家銘疑惑地問。

  「啊……沒事……我……我……在……開會……還要一會兒……啊……」

  「妳聲音怎麼怪怪的?我上去找妳了喔!」

  一聽說家銘要上樓,筱雯嚇得趕緊拒絕道:「不……不行……我……啊……

啊……」

  這時候小萬用力衝撞得筱雯全身搖晃著,下體接觸的「啪!啪!」聲也非常

明顯。

  「什麼聲音啊?」家銘有點起疑。

  「沒有……是……是拍手聲……那……那……你先到大辦公室等我……我再

一會兒就好了……我再去找你……好……好啦……」筱雯急中生智。

  先不說筱雯和小萬,紫筠這邊因為小萬被叫去卻遲遲不歸,紫筠久候不耐,

居然半裸著身子就在椅子上睡著了。睡夢中,似乎正在享受著男子的愛撫,發出

「嗯……嗯……」的陣陣呻吟。

  此時家銘卻正好進入辦公室,看見紫筠張開的雙腿及裸露的酥乳,不禁大起

色心,於是伸出雙手對著紫筠的酥胸和蜜穴愛撫起來,一摸之下,才發現紫筠的

私處早已是淫水四溢。

  在家銘的挑逗下,紫筠不自主地扭動著身體來配合家銘的愛撫,口中發出呻

吟般的夢話:「嗯……嗯……好癢……人家好癢……怎麼去這麼久……人家等得

都受不了了……嗯……不要摸了嘛……快插進來啊……你不是想插死姐姐……」

  原來紫筠已經醒了,半夢半醒之間感覺到有人在撫摸自己,以為是小萬回來

了,於是也不急著睜開眼睛,閉著眼享受男子的愛撫。

  『今天遇到一個騷貨了。』家銘心裡想著,於是脫光了衣服,挺起雞巴就往

紫筠的蜜穴裡用力地插入。

  紫筠感覺到雞巴的尺寸似乎變大了,不禁發出淫蕩的叫床聲:「啊……好弟

弟……你的怎麼變大了……啊……啊……好大……啊……好爽……好弟弟……大

雞巴弟弟……啊……對……用力……用你的大雞巴插姐姐……啊!怎麼是……」

紫筠睜開眼,發現原來是家銘在幹自己,不禁大叫一聲,可是立刻被家銘摀住了

嘴。

  被紫筠發現之後,家銘一時停了下來,不知如何是好。而紫筠這邊雖然發現

自己搞錯了對象,可是因為正在興頭上,當然不希望家銘停下來,於是主動地挺

起屁股套弄著家銘的雞巴。

  家銘會意,但是不確定的問了一句:「還要嗎?」

  紫筠不能答話,於是緩緩的點點頭。

  「那你會不會叫救命?」家銘又問一句。

  紫筠卻拉著家銘的手,讓它們抓著自己的奶子,然後將嘴對著家銘的耳邊說

道:「紫筠不會叫救命……紫筠妹妹只會叫床……家銘哥哥要不要紫筠叫床……

哥哥用力搞我……紫筠叫床給我的大雞巴哥哥聽……嘻嘻……」

  家銘聞言,當然用力地幹起來了,而紫筠也配合地開始叫床:「喔……對、

對……好哥哥……用力插紫筠……喔……哥哥的好大喔……用力……喔……幹妹

妹……紫筠的身材好不好啊……啊……妹妹的小穴好癢……啊……紫筠的奶子也

好癢……抓紫筠的奶子……紫筠有沒有比筱雯姐姐的大……啊……親哥哥……你

幹得我好爽喔……用力幹……啊……搞我的賤屄……啊……享受紫筠的小穴……

啊……不行了……來了……紫筠高潮了……啊……啊……強姦我……啊……你噴

了……噴在紫筠的賤穴裡……對……啊……」

縱慾的紫筠(19)訪客

「啊……好老公……大雞巴老公……喔……用力插……插妹子的淫穴……妹

子好欠幹……淫穴癢死了……頂到了……啊……不要停……人家小萬……昨天偷

摸人家……壞死了……啊……」

  星期六中午,我(紫筠)和弘揚正在享受魚水之歡,他最喜歡聽我說一些淫

蕩的情節,有些當然是瞎掰的,有些卻是千真萬確的,當然,當永遠不會知道哪

些是真的,哪些又是我編的,所以他非常樂於配合我的故事。

  所以,他馬上接著問:「妳公司的小萬啊?」

  「對啊……他……他昨天偷摸人家……啊……」

  「摸了哪裡啦?」

  「摸……摸人家的大腿……」

  「只有這樣嗎?」弘揚一說完,又用力地幹人家的小穴,還狠狠地抓人家的

奶子,弄得人家興奮死了。

  「啊……輕點……他還……還摸了人家的胸部……啊……」

  「是妳的大奶子吧?!」

  「嗯……壞老公……對……是……是妹妹的大奶子……他又搓又揉的……弄

得人家心癢癢的……」

  「後來呢?」

  「後來、後來,他又把人家的裙子掀起來……就……就摸到人家那裡……」

  「哪裡啊?」

  「嗯……就是人家的小穴嘛……啊……他摸得人家真的受不了了……害人家

的淫水都流出來了……把小褲褲都弄濕了……」

  「那妳怎麼說啊?」

  「人家……人家跟他說……不行……你不能再摸了……啊……人家……人家

有男朋友……你再摸……人家……人家會受不了的……」

  「受不了怎樣?」

  「受不了……受不了要被他幹……被他插……被他插妹妹的淫穴……啊……

親哥哥……啊……好猛……弄死我了……」

  壞老公聽我說的特別興奮,因為我感覺到在我小穴裡的雞巴正用力地插著,

弄得我的淫水像噴泉一樣不停地流。

  「那他有停下來嗎?」

  「嗯……當然是停……啊……停不下來了……啊……他把人家壓在桌上……

啊……脫掉人家的裙子……還把人家的丁字褲給扯破了……然後……把人家的上

衣也脫掉了……把人家像小母狗一樣……就要從後面幹人家了……啊……強姦人

家啦!」

  「幹得爽不爽啊?」

  「嗯……他好遜喔……他找不到人家的小穴……弄了好久……後來……還要

人家幫他……幫他……啊……才插進來……」

  「妳還幫人家強姦自己啊?賤貨!」弘揚一說完,馬上用力衝刺。

  我知道他最喜歡聽人家幹我,這樣一來,可弄得我高潮連連,忍不住大聲呻

吟:「啊……不是啦……人家小穴好癢嘛……啊……他摸得人家小穴癢死了……

人家受不了嘛……啊……對……就是這樣……小萬也是這樣一直幹人家……幹人

家的賤屄……啊……用力……他說……他早就想幹我了……啊……他還說……下

次上班還要幹人家……啊……」

  「那妳被幹得很舒服囉?」

  「啊……不說啊……啊……輕點……壞老公……人家幹你老婆,你還這麼興

奮……啊……嗯……他……一直衝……一直衝……幹得人家……人家……人家舒

服死了……啊……他好用力喔……幹得人家淫水一直流……」

  「小騷貨,那妳不是叫床叫得很大聲嗎?」

  「……人家是被強姦的……啊……」

  「還不說實話,那我停下來了喔?」

  這時候的我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為了讓好老公狠狠地幹我的小淫穴,我決

定索性全盤托出。

  「不……不要停……好哥哥……我說……是妹妹發浪……妹妹趴在桌上給小

萬弟弟幹……讓小萬弟弟插妹妹的淫穴……妹妹的淫穴都濕透了……妹子把屁股

翹高高的……讓他的雞巴可以狠狠地插……妹妹跟他說:『嗯……好弟弟……姊

姊的小穴好癢……弟弟快來嘛……用弟弟的雞巴來幫姊姊止癢……用力插……就

是這樣……插死姊姊……插得姊姊爽死了……姊姊全身都……都酥了……』後來

筱雯的老公也來了……他稱人家不注意……一下就插進來了……啊……」

  「那妳不是被輪姦了?」

  「對啊……一個接一個……他們壞死了……幹得妹子爽死了……啊……老公

最壞了……喜歡老婆被輪姦……那妹妹下次在去給他們幹……讓他們插紫筠的賤

屄……好不好?」

  「鈴……」就在這個關口,突然電話響了,我當然不想接,可是弘揚卻直接

按下了免持的鍵。

  「喂,找哪位?」弘揚問。

  「喂……弘揚哥嗎?我是雅惠啦!紫筠在嗎?」

  電話裡傳來雅惠嗲嗲的聲音,我心裡則是又氣又急,人家正要高潮,連忙搖

首要老公掛掉電話,但壞老公偏偏回答:「她就在旁邊,妳說吧,她聽得到。」

這樣一來,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回答了一聲:「喂,幹嘛啦?」

  這時候,弘揚卻突然又狠狠地插了起來,弄得我忍不住就要呻吟出聲了。

  「紫筠啊,我去妳家找妳喔!」

  「喔……好……好啊……妳在哪裡啊?」壞老公還不停下,害我只好咬著牙

故作冷靜的回答著。

  「我已經在計程車上了啊,就快到了。」

  「什……麼……啊……啊……等……等一下……好大……」最後一句當然是

對我老公說的,因為他的雞巴漲得更大了,已經插得我全身酥痲。

  「妳……在幹嘛啊?」雅惠顯然已經聽出我聲音的異樣了。

  可是我顧不了這麼多了,忍不住繼續呻吟著:「沒有啦……我、我在忙……

啊……好老公…………輕一點……啊……」

  「大白天的,你們該不會是在做愛吧?好羨慕喔!」雅惠這個小騷貨居然口

沒遮攔的直接說出來了。

  「妳……妳管我……啊……」

  「告訴她啊!」死老公居然還幫忙讓我出糗。

  既然如此,我乾脆也豁出去了,於是大聲的叫床:「對……對啊……我們在

做愛……我老公正在用他的……他的、大雞巴幹我……啊……美死了……啊……

親老公……幹死我……不然我又去給小萬弟弟幹……還有家銘哥哥……啊……讓

他們輪姦紫筠的賤屄……啊……以後妹妹都不穿內褲去上班……啊……反正一下

就被扯破了……讓他們每天都可以幹妹妹……啊……他們幹得紫筠好舒服喔……

一個幹妹妹的小穴……一個舔妹妹的奶子……一個幹完換一個……我們就在辦公

室裡打砲……啊……美死了……幹我……幹死我了……」

  等我清醒過來,電話已經掛斷了。

  弘揚匆匆洗了個澡,就對我說:「雅惠要過來啊?那我去買些飲料。」我答

應了一聲,也起身到浴室沖個澡。

  進入浴室之後,撫摸自己的小穴,才發現原來老公還沒有噴呢!摸著摸著,

小穴似乎又癢了,於是從房間裡拿出按摩棒,到浴室裡自慰了。

  我把按摩棒電源打開,慢慢地插進自己的小穴,雖然比不上老公的好用,可

是也是聊勝於無。我一邊玩弄自己的淫穴,一邊抓著自己的奶子,嘴裡也興奮的

呻吟著:「嗯……好癢喔!啊……怎麼會這麼癢啊……啊……紫筠的小穴還是好

癢喔……好想要男人喔……嗯……奶子更癢……誰來抓我的大奶……插我的小穴

啊……嗯……紫筠好騷……好欠幹喔……嗯……來幹我嘛……我要男人……大雞

巴的男人來幹紫筠……啊……」

  「嫂子好淫蕩喔!」

  我一睜開眼睛,居然看見阿賢就站在浴室門口,眼睜睜地看著我上演的自慰

秀,我害羞著雙手遮住臉說:「嗯……壞哥哥……偷看人家!」

  如此一來,不僅我全身都赤裸裸的呈現在阿賢面前,連小穴裡的按摩棒都掌

握在阿賢手中了。他毫不客氣地接手過去,將電源調到最大,對著我的小穴一進

一出的插著……

  這樣一來我哪受得了,忍不住大叫:「唉……啊……壞哥哥……不行啦……

啊……嗯……不要啦……啊……啊……這樣人家受不了啦……唉啊……唉啊……

癢死人了……唉啊……哥哥壞死了……不要啦……啊……」

  阿賢弄得我興奮死了,忍不住扭著屁股迎合他的手。

  「嫂子還要嗎?」

  「嗯……要啦……壞哥哥……快點嘛……」

  「嫂子剛才不是說不要嗎?」

  「人家是說不要按摩棒……要……要哥哥的……那根……那根大雞巴啦!」

  「那,求我嘛!」

  這時候我也顧不得了,只想大雞巴來幫我止癢,於是主動的趴在地板上,翹

起我那渾圓的屁股,對著阿賢說:「嗯……阿賢哥哥……來疼妹妹嘛……小穴癢

癢……嗯……要哥哥來幫我止癢嘛……好哥哥……妹妹的賤屄癢死了……哥哥還

不快來……妹子都濕透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阿賢說完就急忙的脫掉褲子,挺起雞巴,往我的小穴

用力地插進來。

  阿賢似乎非常的興奮,因為他一進來,就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插著我的小穴,

雙手也緊緊地捏著我的胸前大奶子,弄得我忍不住大聲呻吟著:「嗯……我的好

哥哥……好久沒來、來插妹妹……就是這樣……啊……美死了……用力幹……妹

子好欠幹喔!啊……妹子最喜歡男人操我……操妹子的淫穴……肏我的賤屄……

啊……好美喔……舒服死了……啊……用力插……啊……妹子好爽……」

  「嫂子真是騷貨!」

  「嗯……叫人家妹妹嘛……人家就是騷嘛……妹妹是淫蕩的騷貨……犯賤淫

貨……就是喜歡男人幹……」

  「那哥哥下次找很多人來幹妳好不好啊?」

  「唉啊……嗯,哥哥壞死了……那不是輪姦了嗎……嗯……這樣妹妹受不了

的……啊……太色情了……啊……真的嗎……好色情喔……妹妹好興奮喔……」

  「那就是好囉?」

  「嗯……人家不知道啦……啊……上次……你們就輪姦人家了……啊……快

點……紫筠不行了……啊……哥哥要幹嘛啦?」

  這時阿賢突然把我抱起來,將我抱到客廳裡,大剌剌的躺在沙發上對我說:

「換紫筠上來囉!」

  「嗯……不要啦……我老公回來看到怎麼辦?」

  「我們剛才在門口遇到的,他說要去大賣場,沒這麼快啦!」

  「真的嗎?」

  「當然啊!如果妳不快點,就危險了喔!」

  我心想,不管了,誰叫老公不把我餵飽,還放男人進來,於是往阿賢的身上

一跨,扶住他的雞巴往自己的小穴肏。

  誰知到才一插進去,阿賢的雙手就對著我的奶子又揉又捏的,雞巴也一挺一

挺的頂著我的淫穴,弄得我全身又酥又麻,原先還有一點點的擔心,現在全部被

我的慾望給淹沒了,我只能搖擺著腰配合阿賢的插入,嘴裡更是放浪地呻吟:

  「唉……啊……好、哥哥……我的親哥哥……哥哥的雞巴……好、好硬……

頂到了……頂到妹妹的花心了……唉、唉……啊……我的大雞巴哥哥……小穴妹

妹的賤屄……好爽……舒服死了……用力頂……頂紫筠妹妹的淫穴……抓妹子的

奶子……啊……」

  我感到快感流遍全身,這股淫蕩的氣氛讓我腦袋一片空白,明知道老公隨時

會回來,還是讓我恣意地享受性愛的高潮,口中也毫無意識地淫叫著:「啊……

不行了,妹子高潮了……啊……頂死我了……啊……來了……又來了……啊……

親哥哥……」

  「我也要到了!……」

  或許是太刺激了,我們都很快的進入高潮。

  「喔……紫筠偷人喔!」我一回頭,雅惠居然就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盯著

我們看。

  「要死啦,也不敲門!」當場被抓姦,讓我有點惱羞成怒。

  「是你們自己辦事也不鎖門的,還怪我?」雅惠反駁。

  「那妳別亂說喔!」我心虛的要求。

  「放心啦,我們是好姊妹嘛!不過呢……」

  「不過什麼?」

  「我要妳老公陪我!」

  這個騷貨居然毫不知恥地要脅我。不過想一想,我也不吃虧,於是就答道:

「好啊!只要妳有本事。」

  「那當然囉!」雅惠淫蕩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