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和女大學生—淫猥姐妹】【完】

【少婦和女大學生—淫猥姐妹】【完】

第一章內衣的淫照

下午的課剛開始。神琦卓也一個人留在照相社團的房間里看拍好的相片。年輕女人抱著大樹,赤裸的勻稱胴體在陽光下發出亮麗的光澤。

「好像……缺少什麽。」

卓也把照片放在桌上點燃香煙。連連歎氣,將煙一並吐出去。聽到敲門聲。

女孩推開門,探出頭來。

「你果然在這里。」

「香織,照片洗好了。」

卓也用眼神指著桌上的照片。

葉山香織進入房間後,坐在卓也的身旁,拿起照片。

「很好呀。雖然有一點難爲情……」

看到自己的裸照,香織的臉紅了。

「可是參加比賽我就覺得缺少一點什麽東西。」神琦卓也是大四,高四一年,留級二年,現在已經二十五歲了。

快要畢業了還沒有去找工作,除拍照外,就無所事事了。

「是嗎?我喜歡這張照片。」

葉山香織是大三,二十一歲,是照片社團的學妹。受到卓也多少陰沈的氣氛之吸引,約從三個月前發生密切關系。香織是非常適合半長發型的可愛的女孩。

「還需要一個女人。」

卓也喃喃的說。

「還要一個人……」

香織瞪大眼睛凝視卓也的側臉。

「我覺得只有一個人好像缺少趣味性。還需要一個身體的氣氛比你且更成熟的女人。」「你是在說我姐姐嗎?」

「你聽得出來嗎?」

卓也的腦海里出現雅香。

抱著大樹的美麗姐妹的雪白裸體。

那是自然和性感的融合。

「我知道了。爲了卓也的照片,我會拜託雅香姐試試看。」香織本身就是受到卓也的請求,忍耐著羞恥感擔任裸體的模特兒。

「卓也,你不用去上課嗎?」

「那種東西毫無意義。」

卓也牽著香織的手走出照相社團的房間。

香織的姐姐雅香住在從大學搭電車約二十分鍾的地方。

雅香二十六歲,已婚。丈夫在貿易公司上班,以前是雅香的同事。

「這個時間一定會在健康俱樂部。」

從車站的北口出去,約走五分鍾便到達目的地。到二樓的有氧體操房,約二十多位穿著緊身運動衣的女性配合舞曲做激烈運動。

「姐姐在那裡,穿黑色運動衣的那位。」

雅香在最後面,四肢著地,做交互擡腿的運動。

卓也的視線盯在少婦豐滿的屁股上。

隔著一層薄薄的運動衣,運動的屁股充滿性感。

無論任何時候看到,雅香的身體都很美……

卓也在心裡呼呼雅香的名字。

卓也自從和香織交往,從而認識美麗的姐妹之後,一直懷著把成熟的肉體壓在身體的下面的妄想。

充滿智慧的美貌和令人激賞的身材,深印在卓也的腦海。

從第一眼看到的刹那,就爲雅香身上的高雅的性感的魅力折服運動告一段落,卓也和香織走進房內。

「哦,香織。」

雅香一面用毛巾拭汗,一面對可愛的妹妹和其情人露出笑容。

「午安,姐姐。黑色的運動衣非常適合你。」

白晰的手臂特別醒目。

「謝謝。」

雅香左手撩起捲曲的長發。卓也看到幾乎是蒼白的液下,心裡一陣震撼「姐姐,有事請你幫忙。」「什麽呢?」

雅香輕輕擺頭。

「希望你能當模特兒。」

「模特兒……」

「無論如何請做我的照片的模特兒。」

卓也向雅香微微一鞠躬。

「要模特兒的話,不是有香織嗎?」

「姐姐和我一起當模特兒……是裸體的模特兒」香織停頓一下後說出來。

「裸體……」

雅香拭汗的動作停止了。

「不行嗎?」

卓也盯著看雅香的眼睛。

「那是……裸體」

「姐姐,我已經爲卓也做裸體模特兒了。卓也這次要拍參加比賽的作品。求求姐姐也給他做模特兒吧。也只有姐姐適合做。」香織哀求似的握緊姐姐的手。

「可是會照出臉吧……」

「因爲從背後拍攝,看不到驗。而且主題是大樹和女人,所以是遠距離拍照。」「原來如此……」「姐姐,拜託啦……」

「既然香織這樣說」

雅香和香織是十分要好的姐妹。

爲香織什麽事都願意做……而且對拍裸照雖有排斥感,但也有興趣。

雅香在心裡想,能把年輕時漂亮的肉體拍下來留做紀念也好。

「雅香姐,無論如何你都得答應。」

卓也的視線向雅香的豐滿的胸部瞄過去。

從微微露出的乳溝散發出甜美的汗香。

只是這樣面對雅香,卓也就感到頭昏腦脹,胯下物疼痛。

「和我先生商量一下吧。」

「不行,姐夫一定會反對的。」

「說的也是。」

雅香的丈夫有村功一是一板一眼的人,只要聽到心愛的妻子拍裸體照大概就會昏倒了。

「我本來現在準備去遊泳的。你門怎麽樣呢?」「做裸體模特兒的事,希望能得到好消息。」「好吧。會在最近答覆。現在一起去遊泳吧。」「是。姐姐。」卓也當然也答應。因爲能欣賞到雅香穿遊泳衣的肉體。

香織和卓也向俱樂部借遊泳衣後,來到四樓的室內遊泳池。雅香已經在溫水遊泳池遊完二十五公尺。從遊泳池上來說:

「真舒服。」

長發束在腦後,露出雪白的後頸。雖然是極普通的淺籃色一件式遊泳衣,但背開得很大。

一件式的遊泳衣特別強調身材的曲線,從腰到豐滿的臀部的曲線很迷人卓也陶醉的欣賞雅香沾上水的身軀。如果她穿上高開叉的比基尼不知會如何。

只是這樣幻想就幾乎要流鼻血了。

「不論何時看到姐姐的身材都是如此美麗。」

「香織,你最近的身體更有文人昧了。」

受到姐姐的贊美,香織的臉紅了。

卓也和穿遊泳衣的香織姐妹相處在一起,心裡不盡陶陶然。

如果能和雅香,香織玩三人遊戲,就是死也甘心。

「卓也,遊泳吧。」

卓也眼看香織跳進遊泳池裡。

數日後,卓也接到雅香的電話,懷著興奮的心來到指定的咖啡店。

「接到你的電話,我感到很驚訝。有什麽事嗎?」卓也向服務生要了咖啡,對坐在對面的少婦說:

「是關於模特兒的事。我不想看香織傷心的樣子,所以很想接受定要裸體嗎?」說到裸體,雅香的臉頰微紅。

「女性的裸體是神創造的藝術品。尤其你的裸體,十分有魅力。只有女性的裸體能和自然美對抗。」「是這樣嗎……」

「拍一張照片看看吧。」

「什麽……」

「我隨時都攜帶相機的,如果對裸體感到害羞,就穿內衣試試看吧,好不好?」「穿內衣的?……」雅香想,突然在鏡頭前暴露裸體,不如拍內衣照試試看。

「雅香姐,到我的公寓來好嗎?」

「可是,香織來了,我會難爲情,還是另外找地方吧。」結果借了旅館的雙人房。

兩個人獨處一室時,彼此就會意識到對方的存在,說話也減少了。

對方是香織的男朋友,所以值得信賴,但一旦要暴露身體雅香還是感到猶豫。

卓也爲锾和雅香的緊張,先連拍數張穿米黃色洋裝的照片「現在請脫洋裝吧。」「是……是的……」

雅香伸手拉背後的拉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