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配種巴士】作者:不詳

【媽媽的配種巴士】作者:不詳

媽媽的配種巴士

作者:不詳

字數:6635字

在國外定居。

我爸和我媽都在我們家鄉一家國營大廠工作,我爸是廠長,我媽是醫務室的

護士。不知道什麽時候起,我們家就開始富起來了,我爸經常在外面應酬,我媽

的衣服首飾也越來越時髦,給我的零花錢也是水漲船高。他們幾乎不管我的學習。

在這樣的條件下,我的成績就像斷了線的風筝一樣,每況愈下,因此才到了

連高中都考不上的地步。我來了南非兩年,從來不好好學習,整天跟一幫跟我一

樣的小留學生中的狐朋狗友一起瞎混,錢花光了就打電話問我爸要。

三個月前,我爸突然說我媽要來南非,讓我找房子。不到一個星期,她就到

了。我跟媽媽一起搬進學校附近的一套公寓。媽媽出來得很急,不是出差或者旅

遊,甚至也沒有提到回去的意思。我猜想是我爸因爲經濟問題事發才讓我媽先逃

出來的。

來南非以後,我媽整天貓在公寓里,除了到超市買菜,哪兒也不去。除此之

外,我能感覺到一個明顯的差別是,我那在國內的爸給我的錢明顯不如以前大方

了。這對於習慣了大手大腳的我來說是很難過的。我幾次打電話向我爸要錢,他

總是只給一點,逼急了還沖我發火。爲此,我只好另尋財路。

剛開始我向我的小留學生朋友借錢,他們還借給我,后來因爲我多次有借無

還,都不願意把錢借給我了,只有鄭普例外。

鄭普18歲,比我早來一年。從沒聽他提過他爸媽的事,但他似乎從來不缺

錢。不到一個月,我已經欠了他幾千蘭特,他也從來不提還的事。我心裡隱隱覺

得不對勁,感覺要出什麽事情。但想看電影、下館子、泡酒吧的時候缺錢,還是

忍不住向他借。

上個月初我又向鄭普借錢的時候,他一反常態,沒有馬上把錢給我,而是問

我要不要找發財的路子。我說當然想啊,可是有什麽路子呢?他神秘的對我笑笑,

說這很好辦,你這麽這麽著,就能不費勁來錢了。我一聽簡直氣得要暈過去,一

轉念以爲他在開玩笑。沒想到鄭普這次是來真的了。他跟我說沒的商量,要麽跟

他合作,要麽馬上還他的錢,否則會有我好看的,還說給我一夜時間考慮。

當晚我一宿沒睡。第二天,我帶著兩只黑眼圈找到鄭普,答應了他的條件。

需要我做的其實很簡單。又過了一天,是我媽去超市買菜的日子。她去超市

需要坐巴士,我謊稱要去學校,跟她同路。到了她平時等巴士的站台,我看到沒

人在等巴士,站牌柱子上新釘了一個黃色的牌子,上面寫著幾行字。我媽媽不認

識英語,我告訴她,牌子上寫著,因爲前面修路,巴士站暫時移到附近的一個地

方。她不知道怎麽走,我帶她穿過房子後面的巷子,到了一條小街道,找到了釘

在電線桿上了一塊類似的黃色牌子,跟她說臨時車站就在這了。

不到兩分鍾,一輛破舊得看不出本來顔色的巴士開了過來。我看了一眼車牌,

跟預先約定的一樣。我的心怦怦直跳,因爲我知道我媽上這輛巴士意味著什麽。

但我還是沒有阻擋她,而是跟在她後面上了車。

車上已經有一個司機和兩個乘客,都是黑人。我媽上車的時候感到司機的目

光朝她的領口裡看,同時感到子宮一緊。一瞬間她感覺有些不妥,但她已經把硬

幣遞給司機。

我和我媽兩個人分別找了位子坐下。兩個黑人乘客坐在車後面,好像睡著的

樣子。這輛巴士又破又髒,地面黑乎乎的,座椅殘破不堪,沒有幾扇窗的玻璃是

完好的,一開起來好像整輛車都要散架似的。

車開了五分鍾,還沒到站,我媽媽開始疑惑,我雖然心裡明白,但還是要裝

出疑惑的樣子。我們倆只有我會說幾句英語,所以我站起來,走到司機旁邊,裝

模作樣的跟他說起話來。

這時候車後面的兩個黑人壯漢也走到前面來,他們經過我媽身邊的時候,其

中一個裝作站立不穩一個趔趄,撲倒在我媽身上。她大驚失色。

一切發生得太快,我媽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只聽到她一聲尖叫。我作勢扭頭

一看,裝作要沖過去解救她,這時剛才撲倒在我媽身上的那個黑人已經站起身來,

手裡不知什麽時候多了一支黑乎乎的手槍,槍口指著我,說了一句:「Don

t move。」

我立刻呆住不敢動,雖然知道槍里並沒有子彈,心裡還是七上八下的。另一

個黑人過來把我铐上。這期間我媽癱在座位上,身體像抖篩糠一樣,36C罩杯

下面的兩只乳房抖得尤其厲害,乳房頂端的兩顆奶頭不自覺的開始勃起,子宮壁

開始發熱。她的生殖器官預感到要發生什麽事了。

我媽生我的時候只有23歲,因此今年她也只有39歲而已,長期的養尊處

優使她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她的身材不胖但很豐滿,尤其乳房和屁股這兩個女

人本錢都很豐厚。她的臉蛋是鵝蛋型的,頭發燙過,微微有點卷,窄肩細腰寬臀,

小腹有一點點發福。她的皮膚非常光潔細嫩。

兩個黑人把我都铐在座位上后,把癱在座位上的我媽拉起來,架著她往車后

面走。我媽尖叫著喊救命,喊著我的名字,但我也幫不了她。這時我才注意到,

巴士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停在一個空曠的廠房裡面。司機站起身來,從我身邊走

過,也到車後面去了。

三個黑人壯漢把我媽圍在車後面狹小的空間里。我媽的上衣很快被解開了。

因爲是夏天,她穿的衣服不多,裡面只有一件小背心,再就是白色的絲質乳

罩。

站在我媽面前的那個歹徒從上面直接把手伸進她鬆鬆垮垮的背心裡,探進乳

罩的罩杯,握住我媽的左邊乳房。

我媽勃起的奶頭頂著他的手掌心,他覺得睾丸一緊,胯下的陽具開始伸長。

站在我媽側後方的那個歹徒也伸手握住她的右邊乳房,捏弄奶頭,陽具隔著

褲子摩擦她的左邊屁股。

三個歹徒玩弄我媽乳房和奶頭的同時,並不妨礙他們把我媽的上衣整個掀開,

將背心和乳罩的吊帶往兩邊沿著她白嫩光滑的香肩撸到肚子的高度,完全暴露出

我媽兩只36C尺碼的大乳房!

我媽的乳房是木瓜型的,保持得很好,幾乎沒有下垂,雪白的乳房頂端是兩

顆豐碩的奶頭,顔色绛紅,像兩顆鮮嫩的大紅棗一樣,奶頭周圍的一圈褐色的乳

暈有易拉罐口那麽大,乳暈像花蕾一樣鼓鼓的往外凸起。由於恐懼,我媽的身體

在簌簌發抖,她那對熟女式的松軟乳房抖得尤其厲害,在歹徒們眼中性感誘人,

無異於邀請他們的撫摸和揉捏。

雖然我媽這對乳房哺育過我,但我自從記事起就沒見過她們暴露在外。在國

內時的公寓的牆壁薄,晚上常常聽到我爸媽過性生活的動靜,想必我爸對她們也

是樂此不疲。

我媽那兩只可口的乳房現在被幾個黑人手口並用的肆意玩弄。更讓我不願看

到的是,歹徒們一邊摸乳一邊還能騰出手來襲擊我媽的下體。

我媽的裙子被從前面掀開,露出裡面的T型內褲,長襪被剝到膝蓋處,一隻

黑黑的手隔著內褲撫摸我媽的陰阜和小腹的嫩肉,還有一隻黑手居然從我媽裆下

穿過,揉弄她的陰部。黑手的主人們兩眼放光,嘴裡不停的咽著唾沫,睾丸和前

列腺開始充血,輸精管在源源不斷的輸送著精蟲。

我媽此時停止了尖叫,她的子宮頸開始潮潤,膣壁發熱,B口微張,乳房充

血,奶頭更加堅硬的勃起。不管她心理百般千般的恐懼和不樂意,她那些熟透了

的女性生殖器官還是做好了交媾的準備。

緊接著,我媽的裙子被掀到小腹以上,紮成一團,靠橡皮筋固定的內褲隨即

被扒到膝蓋,屁股和小腹一涼,我媽的下體赤裸裸的暴露在黑人歹徒們面前。歹

徒們的陰莖頓時又長了一寸。

這是我媽第一次在我爸以外的男人面前光屁股,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我媽的下

體。我媽已經完全愣在那裡,沒有做出任何反抗,只有她的身體還在不由自主的

發抖。

我媽隨之被推倒在最後一排座位上,歹徒們把她的腿擡起,脫掉她的內褲,

卻保留她的長襪和中跟皮鞋,然後掰開她的雙腿。我媽似乎想並攏雙腿,但無濟

於事,還是被一個黑人壯漢掰開,他趴在我媽兩腿中間,把嘴湊到我媽肥厚的陰

部,親吻我出生的地方,舔她的春肉。

我媽身上對男人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就是這里,除了我爸以外,還沒有別的男

人光顧過。白膩的小腹下方有一小從烏黑發亮的恥毛,恥毛下面鼓鼓的一塊豐美

的肉丘,恥毛像一個黑色的箭頭一樣指向我媽的女性外生殖器,從恥毛間隙中透

出的肉是雪白的。生殖器從外面看就像一張豎著半張開的嘴一樣,暗色肥厚的大

陰唇中間露出兩片薄薄的小陰唇,小陰唇半張著,中間透著粉紅色的B肉。

一個黑人壯漢已經脫掉褲子。他的長褲裡面沒有穿內褲,所以一脫掉長褲,

巨大的陰莖立刻彈出來,帶著黑人下體的惡臭和尿騷味。他抓著我媽的頭發強迫

她撐起上半身,用半勃起的陰莖下流的抽打她的臉頰。我媽的臉頰很快變紅了。

這時他捏住我媽的下巴示意她張開嘴。

雖然我爸還從來沒享受過這個待遇,但這是沒有商量餘地的。我媽用哀怨和

無奈的眼神往我這里看了一眼,閉上眼睛,張開嘴,含住像洋雞蛋一樣大的龜頭。

那黑人壯漢往前一挺胯,把龜頭直頂到我媽的喉嚨里。

我媽胃裡面陣陣惡心作嘔,但還是不得不屈服於淫威,用舌頭舔弄龜頭和冠

狀溝,冠狀溝上的汙垢使我媽的舌頭一陣發麻,腥臭的氣味直沖鼻腔,她再也忍

不住了,胃裡的酸水一下子湧上來,在喉嚨里被龜頭擋住,從她的鼻子里噴出。

那黑人壯漢見狀大怒,擡手就給了我媽一個巴掌,我媽的半邊臉頓時就腫起

來了。她順從的開始爲他口交。與此同時,我媽感到陰蒂被另一個黑人含住舔弄,

兩個奶頭和乳暈被第三個黑人手口並用吮吸捏弄。

我媽在兒子面前暴奶露陰吮吸黑人的陽具,更被他們吮乳舔陰,她羞得不敢

擡頭,身體里湧動的熱流卻越來越明顯,她越是壓抑自己不顯露出來,這種感覺

越讓她不能自已。

與此同時,三個黑人壯漢的三支陰莖也已經完全勃起。他們平時很少有機會

接觸黃種女人,從來沒見過我媽這樣白嫩細膩的皮膚、松軟有彈性的乳房和屁股、

色彩鮮豔的乳暈和奶頭和豐滿圓潤、肉質鮮美的陰部。他們的睾丸比平時漲大了

一倍,輸精管瘋狂的往外輸送精蟲,副睾和前列腺充盈著漿液。

吮吸我媽陰部的歹徒站起身來,脫掉褲子,伏下身,晃動著龜頭湊近我媽的

陰部。他的陰莖跟他的身體一樣黑,只有龜頭有一點泛紅。我媽的外陰已經濕潤,

陰道還在分泌粘稠的液體,子宮頸伸長,使得她的生殖器顯得更加豐滿誘人,隨

時可以被陽具插入。

黑人晃動的龜頭一旦接觸到我媽的B口,就像認識路一樣吸住那裡的嫩肉,

我媽剛意識到要發生什麽事,那黑人一挺胯,龜頭分開我媽的陰唇,滑入她的陰

道,隨后全根至少有七寸長的黑陰莖就勢插入我媽的下體。目睹我媽的下體被黑

人的陽具插入,我帶著一種莫名的興奮,看著我出生的地方被粗壯的陰莖撐成圓

形,彷彿看到我媽的陰道和子宮在龜頭摩擦下戰栗。

那黑人的陽具在我媽的陰道和子宮里肆無忌憚的抽插,就好像我媽的逼萬里

迢迢坐著飛機趕來,就是爲了這一刻與它相會一樣。猛烈抽插的聲音響極了,

「噗哧……噗哧……噗哧……」,一刻不停,我媽一邊發出淫蕩的呻吟,的身體

也隨著節奏搖動,胸前的雙乳更是猛烈晃動。它們根本無法體現我媽身體里奔湧

的春潮,一股比一股更強烈的抽搐順著與龜頭接觸的陰道壁擴散到子宮頸、整個

子宮、輸卵管、卵巢,再向上傳播到兩只乳房和乳房頂端敏感的奶頭上。我媽全

身的女性器官都在興奮和恥辱中顫抖。

終於,在我媽一浪接一浪的高潮中,在她溫暖潮潤的膣壁擠壓下,黑人的陽

具爆發了。他停止了抽插,熱乎乎的精液直接噴射在我媽子宮的花心上,把我媽

打得要暈過去。

黑人陰莖抽出的時候,龜頭頂端沾滿白色的液體,一股粘稠的液體還連在他

的馬眼和我媽的逼口之間。黑人用手指挑起自己馬眼上這一頭的黏液,抹在我媽

洞口,一點也不想浪費他的精液。

剛才吮吸我媽乳房的那個黑人早已經脫掉褲子等著。第一個奸汙我媽的黑人

把我媽赤裸的身體像玩過的性玩偶一樣推到一邊,他就把我媽抱起來放在他腿上,

把我媽背靠著他的肚子,他的手托在我媽大腿和小腿的關節處,把我媽雙腿高高

擡起。這個黑人身材高大,抱著我媽就像大人抱小孩把尿一樣的姿勢。

我媽剛被淫辱過的下體正對著我的方向。她的陰毛全被分泌液和精液粘濕了,

陰道口半開著,少頃,一股濃稠的精液從我媽的陰道口流出,滴在黑黑的地板上,

頓時成了白白的一灘,像吐在地上的一口濃痰。我媽剛從性高潮中恢複過來,腰

酸腿軟,垂著頭任他擺布。

抱著我媽的黑人看到她陰道口不再有精液流出,才把我媽的中國逼對準他垂

直勃起的陰莖,慢慢放下她的身體。插入並不困難,他很快也全根盡沒在我媽的

下體里,然後一邊扭動自己屁股一邊抱住我媽的身體上下前後左右套動。這樣的

姿勢,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媽的東方蜜洞和黑人性器官交接的部位和抽插的動作,

甚至還可以看到我媽小腹里龜頭的輪廓。

無論他怎樣套動,我媽下面那張嘴總是含著他的陰莖。過了一會兒,他可能

覺得這樣手太累,或者想騰出手來做點別的,他放開我媽的腿,雙手伸到她的胸

前,托住我媽顫抖的乳房揉弄。一邊揉,一邊說:「Shake your

ass, whore! Shake you rass!」

看到我媽沒有反應,擡頭對著看呆了的我說:「Tell your

mother whore to move her ass。」

我想也沒想脫口而出:「Yeah……she s your whore

……對不起,er good!」

對我媽說:「媽,他讓你動屁股,快動屁股。」

我媽身體里的慾望這時已經再次被發動,因此她順從的扭動屁股,配合黑人

對她的奸汙。到后來這個黑人幹得興起,乾脆直接抱著我媽站起來,用她的身體

上下套動自己的陰莖,玩弄她的乳房。

這個黑人同樣在我媽身體里射精。他剛玩完,第三個黑人早等不及了,他就

是那個讓我媽先給他口交的那個。他把已經三點盡露的我媽抱過來,扒下她的裙

子和剩下的背心、乳罩。

全身赤裸的我媽被面朝後按在最後一排座位上,被迫撅起屁股,分開雙腿,

讓黑人從背後插入她的下體。她的下體此時已經被糟蹋得一塌糊塗,陰部全腫了,

連粉紅色的陰肉都往外翻著。黑人背對著我的方向,我可以看到他鼓鼓的陰囊里

兩顆暗色的睾丸輪廓。

我媽紅腫的陰部再次被黑人的陰莖插入,這時第一個奸汙過我媽的黑人強迫

她轉過身來,把已經開始恢複元氣的陰莖塞進她嘴裡。他們就這樣開始一前一後

奸汙我媽。我媽松軟的大白乳房垂在胸前,好像吊著兩只大木瓜一樣,凸出的奶

頭和乳暈隨著乳房的晃動和顫抖摩擦著座椅,時不時被不同的人握在手裡玩弄。

抽插我媽陰道的那個黑人在她體內射精后,原本在奸汙她嘴的那個人就換到

後面來,剩下的那個黑人又把陰莖塞進我媽嘴裡。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三個

黑人走馬燈似的輪奸我媽,並且無一例外的把精液射進她的子宮里。

他們用各種各樣的姿勢跟我媽交媾-老漢推車、觀音坐蓮、六九式、背後插

花、海底撈月……看得我目瞪口呆。我媽在情慾的控制下也配合他們的動作。黑

人粗壯黝黑的身軀和我媽白嫩嬌小的肉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黑人粗重的喘息夾

雜著我媽籲籲的呻吟,黑人射精時惬意的吼叫伴隨著我媽高潮時失神的浪叫,這

一切構成了絕妙的春宮表演。

等到一切都平靜下來,三個黑人壯漢已經把他們積存多時的精液悉數排泄在

我媽體內。那個司機重新回到前面開車。我媽斜靠在最後一排座位上,她慘遭蹂

躏的身體癱軟得像一堆柔軟的白肉,陰道口張得比啤酒瓶還大,粘稠的精液不時

從裡面流出來。

等車再度停下的時候,我驚異的發現這不是我們熟悉的地方。街上到處可見

廢棄的房屋,汙水遍地,垃圾成堆。更可怕的是,周圍成群的黑人青壯年在閑蕩。

我猜到這是黑人聚居區。

司機把車停下,下了車,不一會兒,就開始有人上車,一共上來六個黑人青

壯年,他們衣衫褴褛,身上都很髒,唯一的共同點就是看到一絲不掛的我媽都兩

眼放光。

司機向每個黑人收了20蘭特,就開車了。原先的兩個黑人在後面維持秩序,

那些新上來的乘客開始輪奸我媽,每人限時十五分鍾。雖然車上人很多,我還是

可以看到我媽被不同的黑人或抱在身上或騎在身下,六根長短粗細不同的陰莖輪

番插入我媽的嘴和下體,我看到精液噴灑在我媽的臉上、頭發上、胸脯上、肚皮

上,當然最多的還是注入她的子宮。

巴士過一會兒就到一個不同的地方。奸汙過我媽的人滿意的下車,又有一些

新的乘客上來,司機還是照樣收他們每人20蘭特。到太陽落山的時候,除了司

機和原先那兩個黑人以外,十幾個乘客已經輪奸過我媽。然後巴士開回我們上車

的地方,我被放下車。

從那天開始,我媽就淪爲性奴隸,天天在巴士上被迫賣淫。而我被關在他們

的住處負責每天我媽接客回來照顧她。原來鄭普參加了一個黑幫,這個黑幫通過

強迫賣淫和拍攝成人小電影來賺錢。黑幫控制下的性奴隸中只有兩個黃種女人,

一個是鄭普他媽,一個是我媽。因此我媽的生意很好,每天都要接客十幾次。我

就和鄭普一樣從黑幫那裡拿錢。

黑幫還故意在我媽的排卵期安排她密集接客,連續三天,從早到晚,一天要

被四五十個黑人輪奸。就這樣,39歲的我媽懷了黑人的種。她懷孕期間還是要

照常接客,甚至到七八個月都要大著肚子讓那些黑人搞。

這個星期我媽就要生了。我很想看看我的這個弟弟長什麽樣子。

如果可以的話,請按一下下面的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