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淫術煉金士22

淫術煉金士22

淫術煉金士 第22部第1-3章

〔第一話〕 元帥萬歲

難怪亞沙度如此渴望成為家族之主,掌握權勢的感覺實在爽透,比起白乾人家的馬子還更爽。當我踏出宮殿的大門,宮外三萬呎平方的前庭已見三萬黑龍軍騎士,浩浩蕩蕩排成三十支千人部隊,每十人即見一火炬,將皇宮前庭照得仿如白晝。

黑龍騎士團屬於拉德爾家族的子弟兵,軍中的高級將領若非有血緣的親戚,就是世代侍奉的家臣,即使一般士兵也跟我家有點淵源。亮出臂上的三角龍頭標記,前軍廿名儀仗軍士同時吹響喇叭,黑龍軍士全體單膝下跪,長呼道:“黑龍飛舞!元帥萬安!”

踏前兩步,大軍連環發出三次歡呼,我舉手向著大軍朗聲道:“自我父——法特,自拉德爾帶領家族開始,黑龍騎士團未嘗一敗。今天到我亞梵堤當家,黑龍軍仍然會縱橫天下,所向披靡。”

在上半世紀,帝國軍方以皇室的黃金翼獅團為尊,然而隨著老爸的崛起,黑龍軍藉著輝煌戰績成為帝國重要勢力,作為士兵的亦承受了此份光榮。前庭爆起了喝采,我敢擔保整個皇城都能聽見。激勵完士氣,黑龍軍由各將領帶回去休息,亞加力走來搭我膊頭說:“好兄弟,恭喜!”

我苦笑道:“恭喜個屁!我對這個位置根本沒有興趣,只是面對帝國的形勢不得不低頭。”

亞加力皺眉問:“我們家可是帝國的四大貴族,掌握十萬軍隊的兵權,武威壓於一方,難道你一點都不會動心。”

我反手搭他肩膊,笑說:“你應該知道我喜歡什麽。”

亞加力點頭認真說:“也對,說起來你從小就對軍政不感興趣,只愛偷看藏書閣的春宮……思?”

我急急掩著亞加力嘴巴,說:“別亂說話,不則我殺你滅口!”

“哇,你的手好臭,救命……好了……好了……玩笑開完了!我們尚有四萬騎兵集結在東北一帶山脈,只等你的號令即可趕來助戰。”

深深吸入清涼的空氣,我道:“已經沒此必要,我們再多待數日將可以回去帝國。”

亞加力問道:“數日?在情在理,愛珊娜公主都是一大強援,放著迪矣裡的混亂形勢不管,真的沒有問題?”

我笑說道:“別被形勢影響心思,假設愛珊娜和黎斯龍在公平情況下比試,你覺得那個贏面較高?”

“無疑問是愛珊娜公主……嗯……看來我是白擔心了。”

只要愛珊娜的健康沒問題,形勢上扳回平手,黎斯龍根本贏不了她,更何況現在的形勢稍微傾向我方,黑龍軍根本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亞加力用力敲一下腦袋,道:

“政治這玩意真是傷腦筋,還好是由你來做當家,接下來我們應該怎樣走?”

我略微收斂神情,反問道:“你指迪矣裡?武羅斯特?還是我們拉德爾家族?”

亞加力劍眉再皺,說:“有什麽分別?”

“迪矣裡這一邊已經有九成勝算,只要消除餘下的兩個不定因素,這一役就算正式完結。至於拉德爾家族的內務你也很清楚,我不排除發生流血衝突。”

亞加力面色微變,他是家族嫡系的核心成員,比誰都更清楚家族內的人脈關係,雖然我已傳承家主的身份,但亞沙度鐵定不會接受事實。黑龍騎士團的正規部隊是十萬之數,今次老爸帶來的只有七萬,而我相信最少有兩萬騎士已傾向於亞沙度一方,想擺平他們恐怕要費上一點精神。

怪只怪我一直不願意參與家族事務,不則亞沙度沒那麽容易勾結他們。

一把嬌柔的聲音響起,愛珊娜宛如風鈴般清脆的話語道:“我反而比較有趣,提督所說的兩個不定因素。”

我倆一起轉身,只見愛珊娜穿著一套白中帶點淺紫的松身長裙,腰間一條素藍色綾巾,腳上一對半透明琉璃瑪瑙鞋,在露茜和基魯爾的陪同下,沿著皇宮梯階向我們走下來。

“對不起,小愛應該改口叫大元帥才對。”愛珊娜從我身邊走過,這個角度剛好能?看領口內的乳肉,亞加力嚇得立即別過面去。

基魯爾眼中閃動水光,他半生敬仰法特,剛才一定去拜訪並得知法特的身體狀況。露茜的目光落在亞加力身上,後者亦留意著這名迪矣裡的高手,他的手不自覺握緊劍鞘,一看就知道這傢夥的老毛病又發作。

愛珊娜笑道:“第一個是力克和他的龍騎士團,對嗎?”

基魯爾和露茜忍不住露出讚賞神色,亞加力亦暗暗點頭,愛珊娜對於形勢看得很通透。黎斯龍兵敗逃離皇城,他的籌碼只剩下海棠、靜韻、泰這和力克。可是暗妖精族大敗,逼使元老會排擠海棠,而五癆七傷的靜韻更加不用說,這兩路殘兵不必考慮。

至於泰這,他本身較傾向於佐治和多度,只是礙於形勢才歸順黎斯龍,現在局勢逆轉,黎斯龍亦不敢指望他。唯一難測的是力克,此人向來頗具野心,在內戰結束之前他仍會擺出飄忽立場,以爭取最大的談判籌碼。

愛珊娜歎口氣說:“第二個是帝路,小愛較沒信心對付他。”

露茜道:“觀乎天美出手,誰也不敢保證她跟帝路有關連。”

失去梅菲士以及眾多謝迪武士,迪矣裡抵抗龍族的專才買少見少,若再加一個天美就更難招架。我望向亞加力,他已知我心意說:“黑龍軍內有兩支弓箭部隊會接受特殊訓練,只要略微改裝武器即可應付龍族。”

露茜說:“如果提督能藉此部隊給我們,露茜願意狙擊帝路。”

我搖頭說:“不,西瓦龍族由我處理,待解決帝路之事,我會立即動身回帝國。”半夜三時,當軍隊和百姓都在休息之際,我們一眾將領仍然在忙碌。愛珊娜分秒必爭,盡力穩住新降的迪矣裡舊臣。愛珊娜真是天生的領袖,誰想到那軟弱的嬌軀,竟可以兩日兩夜不睡覺仍然精神奕奕。亞加力和破嶽則趕著調整弓箭部隊,而原本想躲進被子的我突然被佐治傳召。

匆匆趕到皇宮後院,心裡一邊臭?佐治阻著本少爺睡覺,嘴上則向著皇帝寢宮門口說:“微臣亞梵堤參見佐治陛下,願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寢宮大門打開,赫然見到佐治安坐沙發上,他身旁還有兩名姬妾,以及四名貼身保護的近衛兵。佐治向他們揮手,六人行跪禮後退出房間關上大門,只剩下我們兩個人。

佐治望著我露出曖昧神色,道:“大家是經歷患難的好兄弟,我也開門見山,兩小時前令尊來見我,他提出你跟小愛的婚事。”

我的頭髮自動豎起,答道:“居然有這種事引”

“千真萬確。在迪矣裡皇國內,只有兄弟你才跟小愛合適,而我也贊成這宗婚事,可是並不苟同令尊的想法,兄弟你聰明絕頂,應該明白我意何所指。”

老爸盡最後努力,希望透過我和愛珊娜的關係,讓拉德爾和迪矣裡的軍隊橫掃大地。可是佐治討厭戰爭,他純粹想撮合我和愛珊娜,所以跟法特的立場完全不同。佐治說:“以你和小愛的才能,統一兩大國家並非不可能,可是我不想看見生靈塗炭,只要兄弟答應善待小愛,以及讓迪矣裡安享和平,我也樂意給兄弟滿意的回報。”

本來我在想如何婉拒這宗政治婚姻,但聽到“滿意的回報”五個字,剛要吐出口的說話即時吞回去,先聽聽佐治的話亦無妨啊。

佐治悠然笑說:“我一直渴望四處旅行,所以會在大婚之日把帝位傳予小愛,此後將會計畫遨遊天下。”

“呀,那祝兄弟一路順風。”但是關我屁事啊?

佐治續道:“隨行的人數不能太多,只有我最疼愛的六名寵妃,以及三名劍姬,侍從婢女亦會從簡,但後宮尚有廿多名妃子,八十位美妾沒人照顧,我想將她們交託給你。”

“你講真講假啊?!”我忍不住整個彈起身,竟然送我後宮佳麗一百人?

佐治點頭說:“君無戲言。”

我一道不想,甚至可以用痛恨來形容政治婚姻,故此誰也勸不服我娶愛珊娜。可是現在娶愛珊娜一個,等如娶一百個美女,這筆帳怎麽計都太劃算了。而且侍奉國王的女性,姿色不會差到哪裡去,越想下去我的血液也越往下流。冷靜細想,佐治也有一點年紀了,我不禁問道:“好兄弟,你的妃子年紀多大?”

佐治笑說道:“你真多心!年紀超過三十,或不想留在皇宮的,我都已經遣送回家,所以才會剩下百來人。”

誘惑太大了,一向立場堅定的我亦忍不住抱頭呻吟起來:“這……這……這……”

佐治一邊抽雪茄,一邊冷笑道:“不用考慮了,她們每個都千嬌百媚呢。”

想不到啊,原來佐治才是世上最強說客!兩百個奶子、百多個屁股在腦海盤飛,我痛苦地呻吟道:“可是……可是……”

“她們有幾個還喜歡美女犬玩意呢!”

這一下比龍煞的四絕劍招更猛,我的手掌沒經過思考地舉起,跟佐治擊掌三次,他才笑說:“成交!”

(“迪矣裡後宮”到手!)

在我趕緊抹臭血時,佐治續道:“除了後宮之外,我還有些好東西想送你。”

跟著佐治沿著皇宮內苑走,這段路化灰我也認得,之前出使時已經來過一次,正是通向皇國寶物庫的小道,耶!

經過多重站崗,我們走到最深的大門前,佐治跟守著寶庫的侍衛吩咐兩句,兩名侍衛讓路給我們通過,我不禁好奇問道:“黎斯龍佔據皇宮多時,他搶了寶庫多少東西?”

佐治一邊搖頭,一邊從褲子裡抽出一條……黃金大鑰匙,說:“我們的寶庫相當於一座巨型保險箱,我跟小愛出走時帶了鑰匙,誰也打不開門它。”

“炸也炸不開?”

佐治反問道:“你家的寶庫會被炸開嗎?”

“當然不會,我家寶庫裝了多重反擊魔法,一年不知轟死多少***。”女賊我也不知幹過幾次了,這一句只在心裡暗暗說。

佐治打開大門,一陣陣久違的寶物氣味飄入鼻孔,讓小弟當即為之一震。他帶我走到最後一所小室,拍拍我肩頭說:“你救了我和小愛的性命,又將那逆子趕走,更願意保護我國和平,客氣說話也不多說了,隨便挑幾件吧。”

幾件?

不是全部送給我嗎?

入目的第一件寶物,是一顆泥黃帶著水銀色的晶石,晶石鑲在一件正方形的金塊上,擺放在當眼的平臺上。我沒有這水晶的資料,但正方金塊的雕刻卻相當眼熟,腦中閃過若隱若現的一件兵器,僅差一點我就要叫出來。

大地神弓!

七大神心剩下的最後一顆——地皇之心!

我一直認為大地神弓的三件組件齊全了,但卻無法起動這件超級神兵,現在才驚覺欠缺了推動力,即使硬拼一起又有屁用?佐治見我望著地皇之心,又再拍拍我肩膀說:“這個水晶叫地皇之心,是我爺爺多年前收購的寶物,但有什麽用途我就不清楚了。”

我脫口說:“物質密度。”

“什麽?”

一時間我明白了大地神弓的構造和運作,也發現被淫魔皇的記憶給混淆。在他老人家的記憶中,我看見大地神弓射出威力驚人的箭,直覺以為大地神弓是一把硬得無法再硬的弓,但事實上我被普通常識束縛了。

一箭破龍,真正的主角其實是那枝箭才對。

據妖精族資料的記錄,地皇之心能夠改變物質的密度,大地神弓就是發揮這項功能的配件,它可以將箭的密度瞬間增加或減少。當箭將要射出的一刻,箭的密度縮減至接近零,密度近零的箭重量也近乎零,隨便一把弓也可以射出極速。當箭發出之後,箭的密度瞬間劇增,產生出超乎常人能想像的破壞力。

越想下去我的背部越濕,如果這張弓能把箭的密度減至零,物理的理論上箭速將達到光速,如果箭的密度能增加至無限大,箭本身更會形成黑洞,吞噬所有一切。這個想法還不夠恐布,如果箭的密度減至負無限大……那真正是滅世之弓。

哇,妖怪呀!

大地神弓是淫魔皇巧手製造的得意之作,他的理念連我這天才煉金術師也要拍案叫絕。可是要做到上違的情況,也需要有相等的能量推動,只不知淫魔皇的能力能不發動這些變態異能。

佐治將地皇之心取下來,塞到我手上道:“拿去吧,快抹抹口水。”

拿著地皇之心,我知道大地神弓將要復活了。

(“地皇之心”到手!)

走了寶庫一圈,這裡很多寶物價值連城,但除了地皇之心是必需品之外,其餘要選出一件特別的還不容易。心念一動,指著兩個盛滿金銀器、彩寶石和珍珠鏈大木箱,說:“我要這兩箱珠寶。”

(“財寶” 一箱到手!)

(“財寶” 一箱到手!)

在迪矣裡皇宮小住兩日,愛珊娜連找我的時間也欠奉,單是慰問降將和士官已經忙到不亦樂乎,還要處理皇城的管理及治安。這還不算重要,黑龍軍元帥跟迪矣裡公主的結婚大典亦進行得如火如茶,基於時間及篇幅關係,佐治決定在結婚大典當天卸任,換句話說登基和大婚都在同一日,皇室已廣派千名官吏進行籌備。戰事方面已全權交由基魯爾和露茜負責,至於外交方面,就連七老八十的多度,和隱形丞相利加也要親身面見泰這和力克。

招降泰這不會困難,隨便派一位廢人就可以,所以愛珊娜指派利加左丞相,帶同國玉手書星夜趕去風鈴山脈。然而勸服力克恐怕不容易,所以愛珊娜借用我的說客莫斯,跟多度一同前去,即使不成功亦可以拖延時間。

至於我,唉……

亞梵堤?拉德爾會經發下毒誓,絕不會因為政治而婚娶,不則嘴巴患痔瘡,雞雞生癬疥。可是……可是……最終竟然低頭於佐治的後宮手上……

由太陽升起至落山,我都忙著佈置結婚大典,到了晚上自然忙於重整新到手的後宮佳麗。說起來簡直難以置信,實在想不通佐治如何張羅這群後宮佳麗,她們每一個都獨當一面,果然是各具魅力。

“噢,那裡多舔一下,佳麗一號。”

皇帝的後宮隨便都超過千人,雖然佐治因為節儉而沒擴大後宮規模,但五、七百名美女肯定少不了。不過隨著他的卸任,新王又是一隻母的,迪矣裡後宮至此不得不解散。現在留下來的,只剩下一批來自海外小島,回家不容易的佳麗。

由於是外族,這批女性的名字稀奇古怪,像我兩腿間吸香腸的是位童顏巨乳美女,一對嘴唇厚而性感。左右還有兩名美女為我舔乳頭,一個清麗可愛,一個風韻誘人,我只約略記得她們姓蒼井、吉澤和柚木。

由於女孩太多,名字也不好記,很多時我都只能記住特徽,像是有個大奶妹濱崎、混血兒小澤、熟女犬友田、癡女立花、鐵人武藤、藝能人琴乃、潮吹女王紅音、豔女松島、幼女初音等,還有年資較長的川島、長瀨、金澤、小澤、夕樹,以至剛來不久的小泉、藤崎等等,單是幻想百多名具有風味的美女,已經夠讓任何男人射到精盡人亡。

奇怪,為何沒有西野?

難道同一故事不能容納兩個相似的女人嗎?

廢話少說,當佳麗一號從上位壓向我的弟弟坐下來時,我和蒼井妹妹交合的一刻大門被敲響,傳來亞加力的聲音說:三一弟,方便進來嗎?”

“啊……你不介意的話……可以進來。”

門響起聲音,亞加力躲在屏風之後說:三一弟,我有要緊事情跟你彙報。”

姓吉澤的佳麗二號小嘴貼在我耳邊,我用左手輕托她的筍乳輕搓,同時向著屏風說:“不要緊,我習慣了一邊上床一邊工作。對了!別說兄弟吝嗇,借十個八個美女給你爽,如何?”

亞加力半生氣說:“你明知我不好這玩意,擺明在耍我!”

“哈哈哈哈……那麽借露茜給你試劍又怎樣?”

屏風後突然沈默片刻,顯然切中了亞加力的癮子,他續道:“此事稍後再談,三弟吩咐調查的事已有眉目,正如你的猜測,黎斯龍並沒有投靠力克。”

不由感覺有些奇怪,奇的不是黎斯龍去向,而是亞加力竟然忍得住不跟露茜交手?

左右兩邊各有美女為我舔身體,中間還有一個坐在我腰間,肉洞套住魔槍上下套弄。唉,三個美女六隻奶,只恨爹娘生少兩對手,我一邊捏著兩隻不同尺碼、彈性和形狀的奶子,欣賞蒼井上下拋動的巨乳,一邊道:“力克亦非善類,黎斯龍要是去找他,肯定被他擒下來當成談判籌碼,知不黎斯龍的逃走路線?”

“據情報所得,黎斯龍脫離了暗妖精的保護,只帶著數十侍衛向東北方向逃走。”

“哦?”皇城東北方向,應該是帝國和迪矣裡的望月河交界線,難道這傢夥想逃去帝國?

不對,無論帝國王權落在誰人手上,也不會傻得包庇愛珊娜的敵人,黎斯龍的目標應該是海外。忽然之間感到頭痛,黎斯龍本身是強悍的戰士,加上帝國形勢混亂,就算是我親身出馬亦沒有十是信心截住他。權衡輕重之下,唯有暫時放他離去,並叮囑愛珊娜儘快鞏固戰果。

亞加力急道:“不如讓我去追黎斯龍吧。”

忽然心裡明白過來,難怪亞加力放棄跟露茜交手的機會,因為他覺得狙擊黎斯龍更具挑戰性。雖然我不認為這是好主意,但亞加力好歹是黑龍軍副元帥,也是小弟的老大哥,他的要求不能斷然拒絕,故淡然道:“選擇好手三百人,以半個月為限,要是追不上黎斯龍必需立即回費本立城等待命令。”

“謹依軍令。”

“猛虎義軍有什麽舉動?”

“不知什麽原因,猛虎義軍撤出西邊的城鎮,慢慢向迪矣裡的邊境撤退,露茵隊長已在整頓兵馬準備追擊。”

亞加力的話幾乎把我嚇得射出來,要不是我趕緊勒著精關,恐怕已栽在身上這童顏巨乳女之手。猛虎義軍突然撤退,原因不外乎是黑龍軍團橫空殺出來,黎斯龍這勁敵落敗太快,帝路辛苦營造的形勢傾刻間化成泡影。

問題是帝路命令軍隊撤至邊境,這裡有兩個理由,一個是他已經放棄逐鹿皇都,故此將猛虎義軍帶到西瓦山脈當戰利品,將這些人類分給同族作食物。另一個是引發我生出上述念頭,故意誘惑我軍追趕,趁機埋伏或偷襲。越想越驚,我急急說:“叫露茜立即來見我。”

吩咐了露茜防備西瓦龍後,我更叫她通知灰羽翼人的首領,著他將一枝箭交矮人匠師斷金鑄造。在皇宮後院走了一圈,原本想找佐治暢談玩女人的心得,赫然發現國王寢宮已經封閉,苑外的待衛一個不見,門口那兩條百年老樹也被移走。

冷風之中,我目瞪口呆站在寢宮門前,一片枯葉掉落在我的頭上。好厲害,佐治這傢夥真是要得,他做正經事總慢兩拍,但提到吃喝玩樂玩女人,動作卻比誰都要快,超過三萬呎的偌大寢宮,花一天時間已經搬得乾乾淨淨,狗屎也不會留一塊給你。要是佐治的才能是傾向工作,說不定他比愛珊娜還要強。

離開寢宮回到前庭,點算後宮留下的花名冊,佐治留下合共一百零九位美女,咦,怎麽會是一百零九位這麽詭異?再來就是找地方安置她們,至於這點我心裡已有一個鴻圖大計,愛珊娜會開金口答應封賞皇國以北,蒙內比斯郡三分之一的領地予我,當中包括兩座水路摳紐的碼頭,那裡正是建造行宮的最佳地方。

雖說後宮佳麗一百零九位,但仍有婢女、侍從和守衛等人需要住宿,故此興建行宮必需容納五百人以上才是夠。以一般貴族水準的建築,加一個停泊航太船和輸送艇的私人碼頭,粗略估計最少要四千金幣。小弟我雖然有幾個銅板,但四千金幣可也不算小數目,加上帝國那邊戰事吃緊,不得不作軍費撥備。

思,看來要想方法搜刮錢財。

“喂,賤男!”當我正為刮錢而心煩時,背後一股殺氣湧來,只見一身便服的雅男從天而降,手上拿著霸皇弓。

“原來是同性戀翼人,怎麽了?”

雅男面色不善,一手扯著我的衣領怒道:“你跟母親搞什麽啊!我何時答應跟你結婚?!”

“結……結……結婚……跟你?開玩笑有限度啊……”我不禁張目結舌,才想到跟梵沁女皇的約定。之前我給她配種,她因為憂慮腹內胎兒的血統被質疑,故此我教她一條絕代好計。這條好計是讓雅男當兩年暫代女皇,在此期間哄她跟族人假結婚扮大肚,最後來一招狸貓換太子,讓梵沁和本少爺的女兒名正言順成為鳥人族儲君。

本來是解決問題兼耍一耍雅男的,可是怎麽會變成我跟女同性戀者結婚?

雅男氣急敗壞,口水花四濺叱叫道:“誰跟你說笑!剛才我們召開圓桌會議,母親委任我當兩年攝政皇,要求眾貴族提出一名可以扶助我的皇夫,結果破嶽老師立即說出你的名字,貴族們一個也沒有反對,白癡都看出你們早有預謀!還有啊,稱呼我時請用“你”字!”

幹!原來是破嶽那個僕街!

雅男亦非笨蛋,猜到一半是我和梵沁的計畫,可是沒想到破嶽會那麽忠心,連這種好康事也幫我參一腳!

破嶽並非重機心的人,他可能想幫我爭取翼人族支持,但我失算了翼人貴族的反應。

要知道翼人貴族跟種馬一樣,他們對血統十分講究,所以我和梵沁認定他們不接受我捫配種,自然沒想過他們會贊成我和雅男成婚。可是現今局勢有變,我和愛珊娜正處於上風,而且是“風帥”破嶽親口建議,加上梵沁未公然反對,變相成為了默許,試問翼人貴族們怎敢說一個不字?

我獃獃望著雅男,她急得眼角流出淚光道:“就算天下的男人死光光,即使只有豬、狗、賤男作選擇,我也?願選擇豬狗!”

“好啊,你的寶貴建議我會跟梵沁表達。”

“你……你……死賤男!”

“唉……其實叫賤男就夠啦,何必加個‘死’字?”

雅男兩翼一張,旋風颳起,她已經一飛沖天消失在我視線之外。既然我手上拿著“雅男使用卷”,還有必要跟她結婚嗎,當我傻啊?

在十二名黑龍騎士的護送下,我第二次拜訪迪矣裡皇城的大牢,上一次是去拯救小桃子,但今次卻是去找佳娜。跟上次相比,大牢門口的衛兵明顯多了一倍人手,而且全部穿著重鎧甲,手執丈八長矛,背後還掛著一把大弓。

一名官員從大牢門口走出來,只瞥見我一眼立即掉頭轉身,然而我已經大笑著上前,一把搭著他的肩膊。這批衛兵只是皇城的牢卒,應該不認識我是誰,可是皇城裡仍然外弛內張,衛兵見氣氛異常早已挺矛指向我,而我身後的騎士也拔出鋼矛。

那官員已經大喝道:“無禮!快收起兵器!”

衛兵暗吃一驚,全都收起長矛回到崗位,我亦打手勢讓黑龍騎士保持冷靜,那官員吃了黃蓮似的表情說:“亞梵堤大人,什麽風把你吹來?”

這官員不是別人,而是前任的右丞相,叛黨惡賊普察堤的老爹——巴奴。據我瞭解,當黎斯龍在任時寵信普察堤,將後者取代了巴奴的丞相地位,而將他調任為皇城的執法部長。黎斯龍敗走之後,普察堤失蹤得無影無蹤,但年紀非輕的巴奴一直留在皇城。

這正是愛珊娜聰明之處,若是現在向巴奴開刀,其它會降於黎斯龍的舊臣也會人心惶惶,故此她接受巴奴的投降,更保留他為執法部長,好安撫其它新降的官員。這只龜蛋跟我有很多牙齒印,要不是看在愛珊娜面上我早找他算帳,心下已有定計,笑道:“此行是為了見一見佳娜,但想不到碰上你,真幸運呢。”

巴奴聽到幸運兩字,他的面色立即變灰,趕緊說:“大人有所不知,犬兒早將家中大部分財產移到各地,微臣現在僅靠微薄奉祿糊口。”

“哈哈哈哈……我又沒說要拿你的錢,你太感感了。”

巴奴面容微微放鬆,說:“大人公事繁忙,小人也就不送了,西瓦龍就困在地下二層。”

想逃走?

有沒有這麽容易?

巴奴努力想掙開我的手,可是我死抓住他的肩膊,道:“老朋友久別重逢,何必急著要走?雖然資產被調走,但走得和筒走不了廟,聽聞你們家世代都是做戰馬生意。”

巴奴腳一軟,幾乎就跪下來,勉強擠出笑容道:“小生意罷了,豈能跟提督大人的豐功偉業相提並論?”

“嘿嘿嘿嘿……數迪矣裡最有分量的馬商,你肯定列入三甲。我們是做武器買賣,重型、中型、輕型、攻城、守城、燒糧、劫寨什麽樣的武器都有,算起來唯獨只欠戰馬……涼風有訊,秋葉無邊……”

“如果提督大人有興趣做戰馬生意,小人當然無條件歡迎,憑我們的交情最少也打個九折。”

“原來我們的交情只值九折啊?真是太傷人心了。”

“哎,人老了就是糊塗,剛才我想說八折的。”

我向著巴奴淫笑說:“大人真慷慨。愛珊娜現在最大目標是穩住國內情況,穩住情況後不知會幹些什麽?”

巴奴自己知自己事,誰能保證愛珊娜坐穩帝位後,會不會剷除有危險性的傢夥。

巴奴眼珠一滾,說:“其實我家族對提督大人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打個”折一點問題也沒有。”

“哎呀,那真是十分多謝呢。我記得令公子相交滿天下,不知多少貴族朋友在懷念他?”

普察堤曾經淩辱過的貴族女性多不勝數,只不過當時巴奴仗著權勢,壓得其它貴族敢怒不敢書。但時移勢逆,那些貴族終於等到機會報仇,而且普察堤逃走國外,這口氣不算在巴奴頭上還會找人?

巴奴一邊流眼淚,一邊苦笑道:“能跟伊美露商族合作,簡直是我此輩子的殊榮,特別優惠六折,再途三百匹一等良馬作樣辦,加六十日無息貨期付款好不好?”

“當然好啊,我代表安菲小姐多謝你呢。呀……我記得紫菱跟令公子有血海深仇……”

“那個……那個……貨款期九十日,輸送費用由我方支付,我們只提供大人在帝國地區的獨市交易權,求求提督大人不要再數下去了,不然老臣心臟負荷不來的。”

呀,本來還想多敲詐一下,可是巴奴的面色已經變成灰黑,嘴唇微微發紫,眼珠開始有些往上吊,說不定真的心臟病發掛掉。我笑著道:“難得大人不計前嫌,還給我們這等優惠,小弟一定幫你向愛珊娜公主美言幾句。”

(“迪矣裡戰馬交易權”到手!)

(“迪矣裡戰馬樣辦三百匹”到手!)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