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法戰03

艷法戰03

內容簡介:

京雲學院即將開始魔法大賽,史威恩和安吉麗娜四人去摩爾森林歷練一番,

途中卻遭遇了斯科特、雷特兩人的追殺,無意之中,史威恩居然可以將修城的傳

家寶劍解封,而所有人均不知道這個秘密,就連史威恩自己也都沒有料到,且看

他如何使用帝國三大神器之一,斬落擁有斗氣的超強劍士……

京雲學院魔法大賽在即,一個小小的禮物居然讓史威恩萌發了經商的想法,

而和鐵匠的偶遇也促使了他的想法;無意中激怒了安樂窩中的花魁,花花公子將

如何應付?

目次:

第一章 比試

第二章 組團打獵

第三章 偷襲

第四章 森林裡的戰斗

第五章 寶劍血魂

第六章 第二次龍毒發作

第七章 真假寶貝

第八章 夜曲

人物介紹:

侯  爵:侯公子的老父親,有極強的政治手腕,是聖路易斯帝國的侯爵。

索斯老父親:鐵匠世家的傳人,發明了煥鐵水,為人厚道老實,可惜有個不

成器的兒子,沒有接班人。

巴  斯:因為長了一撮小鬍子,所以小鬍子便成了巴斯的外號。身為鐵匠傳

人的兒子,卻好賭愛嫖,最後走上了騙子的道路,只是他遇上了史

威恩,人生軌道隨之改變。

杜馬·豪維斯:杜馬十三代家主,帝國最富有的商人之家,一代商神,城府

深沈,文韜武略,狡詐與厚道並存的巨商。

第一章 比試

冰刃帶著死神的尖嘯朝史威恩迎面射來,在那一瞬間,史威恩只覺得世界在

眼裡僅剩下一道白色的光芒,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他的瞳孔迅速收縮起來。

 

「轟——轟——」

一聲巨響,史威恩身後厚重的青石牆面被冰刃破開了一個直徑一米左右的大

洞,巨大的石屑和灰塵瞬間揚起,迎面撲來。

冰刃的這一擊,看似隨意,實則聲勢驚人!

大廳內的學生早已目瞪口呆,傻傻地看著史威恩身後的那個大洞,如同野獸

的血盆大嘴,好像要把人吞沒一般。

「嘿,小子,果然有兩把刷子!」就在眾人都驚魂未定的時候,史威恩弓著

腰,嘿然說道。

他心裡也是暗暗震驚,這一道看來隨意的風系魔法,居然帶著如此強悍的力

量,盡管他不願承認,但還是不得不認定這個事實:那個名叫修城的家夥,真他

媽的可怕!

雖然修城可怕,但史威恩不會畏懼。

他一隻手捂住了胸口,一邊卻在腦袋裡回憶剛才那一瞬間的感覺。那是一種

在死亡線上走了一圈,又平安回來的感覺,心中所有的雜念,似乎在一瞬間通通

消失,而一股陌生卻強大異常的力量,在無形中指使著自己的行動。

他能感覺到!剛才他好像下意識地躲開了冰刃的攻擊!

天哪!他明明是不能動彈才對!

這意味著什麼?

史威恩倔強地咬緊了牙,堅定地想著,那股強大力量是屬於自己的!

即便如此,冰刃還是擦傷了史威恩的胸口,並且使他受了不重的內傷。

血從史威恩的嘴角處緩緩流出,但他卻笑了;他的眼神中,散發出一道奇異

的光芒!

「居然躲開了!看來我低估你了。」修城心中有些驚訝。他冷冷看著史威恩

,這家夥居然在眨眼間躲開了那一道迅疾無匹的冰刃,多少有些意外。

史威恩也毫不畏懼地盯著修城的眼睛!

兩人眼神碰在了一起,如同閃電般擦出了火花。一瞬間,兩者不同的氣勢都

在暴漲。

可是修城心裡的疑惑卻是越來越大。從史威恩眼神中透露出的那種強大自信

,居然可以和自己不相上下,而且,甚至越來越強大,他居然妄圖在氣勢上壓倒

自己!

做夢吧小子!來自貧民的賤種,居然敢用這種不屑的眼神看著我,我要殺了

你!

修城自幼就受到良好的教育,從小到大,要嘛是師長贊許嘉勉的眼神,要嘛

是同齡人傾慕艷羨的眼神,從來沒有人敢這樣輕蔑地看他、輕蔑地對他說話。

他不是沒有和人斗過法,可是如今這種狂妄自大、想要把自己壓倒的眼神,

竟然屬於一個低劣的人種。

修城受不了!他的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恥辱感,他怎麼可以被一個賤民的氣

勢所壓倒?盡管那只是氣勢!可是,夠了!他不能在任何地方被壓倒!

修城左手以閃電般的速度擡起,幾乎同一時間,兩道如同長矛般的颶風帶著

嘯音朝史威恩刺去!

「風劈斬!」

果然,那兩團小型颶風似乎將周圍的一切空氣抽空,讓圍著觀看的人頓時感

覺呼吸困難,在圖書館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無形壓力壓迫在身上,更有甚

者,距離稍近的人,直接就滑倒在地面。

兩道「風劈斬」帶著摧毀一切的壓迫力,朝史威恩狂呼而去!

誰都不會懷疑,即便是風,也有殺人的力量。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眼睜睜看史威恩該如何躲過這兩道可怕的風暴?

修城英俊的臉上掛著殘酷的冷笑。天縱奇才如他,吟誦咒語的時間只有一般

人的十分之一,這對於一個法師來說,在戰場上無疑佔了巨大的優勢!

去死吧小子!能夠逼我主動出擊,你也不算冤枉了!

當看到颶風帶著自己的能量朝史威恩呼嘯而去的時候,修城可以想像史威恩

這個賤民會有怎樣的下場。

「什麼?」然而他的想像還沒有完全結束,一種難以置信的異色爬上了他的

額頭。

修城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史威恩居然躲開了,他居然在「風劈斬」到達

眼前時就躲開了!而他是如何躲開的,以修城的修為竟然完全沒有察覺。這怎麼

可能?

修城這次無論如何是笑不出來了。

是的!史威恩以一種看不見的速度躲開了。而且,他還釋放了一個風系魔法

,將這兩道帶著狂暴力量的風引向了另一堵牆壁!

 

「轟——」

 

「轟——轟——」

這一下,可不是只有一個大洞那麼簡單,一堵完整的青石牆壁,居然被這兩

道「風劈斬」給徹底震裂開來,露出了兩條長長的裂痕,然後轟然倒塌。

史威恩看著兩道巨大的裂縫,心裡有些吃驚,同時感覺到修城這個家夥實在

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對付得了。好漢不吃眼前虧,自己硬拚肯定討不了好。史威恩

笑著說道:「奶奶的,這麼一堵好牆被拆了,果然厲害!小子,我小看你了,沒

想到你這個才修練魔法一年的家夥,竟然可以到這種地步!嘖嘖,了不起!」

修城不知道史威恩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他也在暗暗吃驚史威恩方才的速

度;照先前的傳聞,這個小子應該沒有修練過任何魔法,安吉麗娜也只說過他會

一點淺顯的一級魔法,可是他的速度居然可以到達這種地步。

這個史威恩到底有什麼來歷?修城看著眼前對自己嬉皮笑臉的史威恩,心裡

充滿了疑竇。魔法師一般並不會刻意修練速度和力量,只有武士、劍士才那麼做

。當然,高階的魔法師,速度和力量同樣驚人。

只是,難道說這個家夥是一個武士,或者劍士嗎?

 

「修城才不只修練一年呢,他可是從小就開始學習魔法,你這個家夥不知道

不要瞎說!」一旁有幾個低年級的女生不滿地叫道。

史威恩卻朝她們咧嘴一笑,「你們肯定在撒謊!如果從小就開始修練魔法,

怎麼可能這麼差勁!」

修城聞言勃然大怒,從很小的時候開始,他聽到的便是阿諛奉承,見過他的

人,無不稱贊他天賦異秉、進展驚人,剛才他還在詫異史威恩葫蘆裡賣著什麼藥

,卻沒想到這小子如此狂妄,居然說自己差勁,這豈不是說自己是天資平庸?

修城本就是個自視甚高、眼睛長在頭頂的人,加上天賦驚人,這種話在耳朵

裡,比尋常人更感覺刺耳百倍千倍。修城的呼吸漸漸加重,一股火焰竄上了心頭。

他的拳頭漸漸握緊,「我見過許多囂張的人,但今天,我不得不說,你是我

見過最囂張的!」修城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怒氣平息一些,但拳頭卻越來越

緊,「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你,讓你知道,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做不

自量力的事情!」

修城正要動手,史威恩冷笑了一聲:「沒出息!」

這三個字加上史威恩那種不屑的眼神,在修城的眼裡,比任何言語更讓他發

狂,他從牙縫裡迸出了幾個字:「如果不解釋清楚,今天我會廢了你!」這種賤

民,廢了他多少會損害自己的名聲,對於日後在帝都的發展恐怕有副作用,但如

果容忍他說出這種話,而且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恐怕自己以後再也不能在學院

立足了!

自傲的修城,怎麼能接受「沒出息」這三個字?一向不屑於與賤民一般見識

的修城,居然為了一個無名小子大發雷霆!倘若修城靜下心回憶今天這一段,恐

怕也要驚訝於自己怎麼會這麼沒有分寸。

看著修城寒冰一般的眼神,史威恩感覺到有一股涼意從心底泛起。這的確是

個天生冷漠高傲的家夥,他的氣質和常人不同,但他對自己的蔑視,卻也激發了

史威恩所有的傲氣。

「實話告訴你吧,我從接觸魔法到今日的成就,只用了一個多月!」史威恩

貌似淡然地說出了這句話,卻別有一番氣勢!

兩人三丈內的范圍已經沒有人站立,周圍一大圈人的目光集中在兩個氣質迥

然不同的大帥哥身上;一直占據了壓倒性優勢的修城,在史威恩說出了這句話之

後,身上的那一層耀眼光環居然不知不覺地消失了。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了史威恩一眼。

 

一個月,才接觸魔法一個月?居然可以在修城狂風驟雨一般的攻勢下保持不

敗,這小子吹牛的吧!

但是當大家用另一種眼光去看待這個學院外的無名小輩,卻有著特殊的發現

:史威恩眼神裡流露出一股淡然的自信和平和,和修城尖刺一般的銳利默默抗衡

,他沒有修城天生的銳氣,卻給人一種舒適的感覺。

或許,有些女生,忽然發現這個叫做史威恩的家夥,也有迷人的一面,而這

一面是修城所沒有的。

別看修城表面保持著不動聲色,心裡的震動,卻是在場所有人中最為強烈。

從小生在武將家庭的他,對於魔法修練的認識比起一般學生來說又要深刻許多:

接觸魔法才一個月就能夠輕松的施展出一級魔法,而且威力隱隱超越一級魔法,

進展不能說不快!

即使自己,如果全力修為,能夠到達這種境界嗎?

修城回憶起當初自己的境界,答案是:即使可以達到,也不能如此嫻熟地使

用魔法!

修城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股淡然的笑容,這笑容來得突兀,所有人都是一怔。

「看來你值得我等你一段時間!史威恩,我記住你的名字了!」

修城說出了這句話,居然理了理衣服,轉身離開,留下了一大群不知所措的

人群和同樣有些驚訝的史威恩。

史威恩對修城這樣挑釁,一來是讓修城自己亂了陣腳,二來是告訴大家,自

己只修習了一個月的魔法,就算修城打敗自己,丟人的也絕不是我史威恩。更何

況修城自視甚高,眾目睽睽之下,怎麼會為難一個比他少修行十倍時間的人?

可是修城忽然罷手離開,史威恩又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哪裡知道修城雖然

狂妄,之前對史威恩又非常不友善,一來是因為安吉麗娜的緣故,二來是史威恩

出言不遜,可是當他意識到史威恩有著非同一般的實力之後,卻又覺得史威恩有

那麼一些意思。

恢復理智的修城,可不會在京雲學院做傻事。

等一段時間?呵呵,老子會讓你後悔自己曾經這麼囂張過!

史威恩摸了摸鼻子,心裡這麼想著。

盡管史威恩受了傷,但卻不能示弱;他環視了周圍一群魔法學徒,擦了擦嘴

角已經乾涸的血潰,臉上掛著頗有風度的笑容,在女生們「崇拜眼神」的注視之

下離開了圖書館。

帶著血離開的,才是英雄吧?史威恩走出來的時候,被微風一吹,頗有幾分

得意。

至於那堵倒楣的牆壁,嘿嘿,就讓那小子善後吧,反正,老子是死不認帳了。

史威恩相信自己這個名字很快就會被那些八卦的女生在京雲學院傳開的。

 

「真是有意思極了,沒想到他才修練了一個月的魔法!」

 

「大人,我猜這小子八成是吹牛的!」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倒願意相信這是真的!」瘦削的男人沈聲說

道,他看了看自己的幾個手下,「以我們的情報,包括從史威恩的老鄉斯科特那

裡打聽出來的消息,這小子應該是來帝都之後才開始接觸魔法的!這件事在京雲

學院傳得沸沸揚揚,我想,那個老院長應該不會無動於衷,我們得趕緊下手!」

「雷特大人,恕我直言!」其中一個手下猶豫了一下,終於下定決心問出聲

來,正是那天將斯科特叫出來的陰慘臉,「侯公子讓我們教訓一下這小子,到底

是打算讓我們怎麼處置他呢?如果是要幹了他,嘿嘿,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陰慘臉的疑問也是其他幾個手下想要問的,他們都是滿臉疑惑望著雷特。

雷特笑道:「也難怪你們這麼問,侯公子別看他平日隨隨便便,對這種事情

卻比你們這群膿包強太多了!」

陰慘臉忙打著哈哈,「是是,我們哪敢和侯公子相提並論!」其他幾個手下

也附和著,只不過,他們心中對雷特的話卻不以為然;侯公子劍術不通,為人好

色,一副紈褲子弟的樣子,在他們心目中誰會看得起這樣的人?不過是仗著好家

世。只是大夥對這個雷特非常景仰,自然也不好說侯公子的壞話。

這個侯公子的家族確實有著很大的來歷,不說他們現在的榮耀與富貴,單說

他們的先人,也是很不平凡。

該家族的先人是自遙遠的大海深處一塊神秘大陸西渡而來,但這樣的外來者

很快便在這裡扎穩了根,而且取得的權勢越來越大。

他們的姓名非常古怪,不過由於幾百年過去,他們也漸漸融入了西土的文化

,名姓也漸漸西化了。只是侯公子卻有些羨慕祖先的姓氏以及那些古怪的稱呼,

當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想讓自己顯得與眾不同,於是便有了「侯公子」這一稱

呼。

「哎,你們這群膿包本來不需要關心這些事的,不過,既然你問我,我就告

訴你們也不妨。侯公子身為財務大臣的長子,帝國皇帝的侄兒,如此身分,居然

在妓院裡頭遭到了一次不明來歷的襲擊。你們以為真的只是簡單的英雄救美嗎?

哼,頭腦太簡單啦。在妓院裡英雄救美,他恐怕也太忙了吧!」

雷特這句話一針見血,幾個手下頓時恍然大悟,陰慘臉道:「所以,那個史

威恩,愈是身分尋常,愈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雷特贊賞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你們可千萬不要小看了侯公子,他小事犯

傻,大事卻不糊塗,這件事一定要追查清楚,當然,如果最後真的可以確定只是

一場誤會,我們那時才可以將這小子給做了!」

幾個手下已經是一臉崇拜。雷特說完,阿諛奉承的話頓時如滔滔江水般滾滾

而來。

雷特臉上劃過一絲冷笑:「一個月內到達了如此境界,真的以為自己是傳說

中血脈相傳的龍戰士嗎?這小子即使以前是一片空白,最近也一定有某種不可告

人的際遇!至於這件事是否和侯公子發生關系,那就要我們來挖掘了!嘿嘿,不

管結果怎麼樣,得到了我們想要的一切之後,他還是難逃一死!」

陰慘臉幾個愣了一下,問道:「雷特大人,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龍戰士嗎?」

雷特沈默了片刻,模稜兩可地說了一句話:「這世界上有許多東西,大部分

都是傳說。而大部分的傳說——是騙人的!」

「那麼關於龍戰士的傳說呢?屬於大部分的傳說之中嗎?」一個不識相的家

夥追根究底地問。

雷特看了那人一眼,冷冷一笑:「是不是騙人的不重要,不過,有些事情你

們是知道愈多愈危險,閉嘴吧,蠢材!」

那人這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閉嘴不吭聲。陰慘臉說道:「雷特大人,

那個史威恩,我看他實力不過一級法師的水準,怎麼可能和三級法師相提並論?

誰都知道一個級別的差距,實力幾乎是十倍之差……難道,修城那小子故意讓著

他?」

雷特喃喃說道:「修城這個小子我曾經見過的,身為將軍的後代,他是個天

賦非同小可的魔法師。至於你說他們實力的差距,我肯定修城沒有用全力!三級

法師對上一個什麼都不會的二級中階法師,要贏如同老鷹捉小雞一般容易。或許

,我猜他只不過想試探一下這個史威恩!」

幾個手下噤若寒蟬,對於雷特,他們一向是高山仰止的感覺,對於雷特大人

的推斷,沒有人有任何的異議。

雷特的眉毛挑了挑,獰笑爬上了他的臉龐,「或許,是時候該讓我們可愛的

斯科特先生發揮點作用了!」

對於斯科特來說,這幾天無疑是生命中最為黑暗的時期,無盡的恥辱、自卑

、憤怒、痛恨、欺騙……他在一個晚上全部經歷過。

唯獨留給自己、實實在在的東西,卻是無名指上,那隻閃動著幽深光芒的藍

色戒指。

「只有你,才是最可靠的夥伴嗎?」他喃喃說道,臉色陰沈得有些可怕。

當人的尊嚴突然被現實撕得粉碎之後,會變得如同被逼急的動物,奮死掙扎!

力量,斯科特此時此刻,腦袋中始終縈繞的就是力量了。他需要強大的、無

邊的力量,將自己的恥辱掃蕩干淨,將自己看不順眼的東西徹底地毀掉。

海絲特、史威恩,甚至,包括那幾個對史威恩千依百順的侍女,還有那座看

上去總是熱鬧非常的酒樓,他都要將他們徹底毀滅!

然後,自己帶著無窮的暴戾氣息,乾脆將整個大學城徹底地毀滅掉吧!

大學城的深夜,薄薄的霧氣在賽漯河上漂浮著,被露水打濕的草坪上,斯科

特如同遊魂一般失魂落魄。

「給我力量,我需要力量……給我力量,我需要力量……」

他低聲吼著,聲音已經有些嘶啞。此刻已經是深夜,涼風一吹,寒意彷彿滲

透到骨子裡去。學院裡約會的男女生早已回到了學校或者旅館,空寂的河邊,只

有他一個人。

此情此景,顯得十分的詭異。

斯科特將手指上的藍戒取了下來,兩眼中露出了灼熱的神情,如果讓外人看

到了,一定以為他將要發狂。

「可憐的家夥!」

不遠處的雷特觀察斯科特已經很久了,他臉上露出了一股欣慰的笑容。要控

制一個可憐的家夥,應該是件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斯科特!」

一道陰陰的涼風突然襲向了斯科特,他感覺心裡一涼,一下子清醒過來。

「誰?」轉過身,斯科特看到了一個冷峻修長的身影,正是幾天前那個瘦削

的面孔,一道深邃的目光直射自己。

「是你,是你……你來干什麼,你害我還不夠嗎?」斯科特認出了雷特,好

不容易平復了一點的情緒馬上又開始激動起來。

「懦夫才這麼說!」雷特的話如同一盆冰水澆在斯科特的頭上,再一次硬生

生地刺痛了他,清醒的刺痛。

斯科特眼中露出了悲傷和絕望的神情,突然,他身子一矮,整個人趴在地上

,如同一個孩子般放聲哭泣起來。

 

「沒用的廢物!」雷特冷漠地說道,這句話如同鞭子一樣抽打在斯科特的背

脊上。

 

「你說什麼?」斯科特仰起頭,他的臉色看起來猙獰得可怕,雙眼因為憤怒

和哭泣變得通紅。

「你在這裡哭泣,你的仇人卻摟著女人快活,嘲笑你的沒用,你說你不是廢

物又是什麼?」雷特看起來依然是那麼冷漠、近乎可怕的冷漠,他似乎看到斯科

特因為自己的話已經激動得顫抖了起來。

雷特說完這句話,斯科特雙手捂住頭埋進草地裡,身子顫抖了好久,終於再

度慢慢平復過來。

他站了起來,臉上有幾塊潮濕的泥土和青草,還有不知道是淚痕還是露珠的

水漬,只是,盡管看起來如此狼狽,他的眼神卻充滿了堅決,死灰一般的堅決!

 

「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幫我,說出你的條件來吧,只要讓我擁有力量,我什麼

都可以答應你!」斯科特堅定地說道。力量是他剛才就一直想要的東西。

雷特看著黑色的天幕,嘲笑道:「我不需要一個懦夫,而一個只有拚死之心

的人,除了讓他做點苦力,沒有任何價值!」

斯科特嘴唇蠕動了一下,卻沒有說話。

「等你徹底冷靜下來再來找我!」

「你要走了?」斯科特多少有些驚訝。

「是的!」

「等等……我要怎麼找到你呢?」斯科特在後面大聲叫道。

 

「如果你想,我就會出現在你面前!記住,哭泣和憤怒永遠都不是辦法,想

要報仇和雪恥,就將仇恨埋在心裡,站起來重新戰斗。」

雷特越走越遠,他的話飄飄忽忽地落在了斯科特的耳朵裡,久久揮之不去。

「忘記仇恨嗎?埋在心底?」斯科特喃喃地重復著這句話,似有所悟。

京雲學院每年一次的大賽終於快開始了,而在這之前,學院通常會進行一次

盛大的野外生存演習。

所有的種子選手和新生代表會參加這次野外演習,他們的目標是在原始森林

裡的小型魔獸。

魔獸在聖路易斯帝國並不多見,不過在距離大學城兩百公裡的摩爾原始森林

地區有不少魔獸,那些魔獸大部分是低階魔獸。

這次演習的地點,就選在了這裡。

參加這次演習的選手,則是進行了自由搭配;一般來說,五到十人的組合最

理想,學院並沒有硬性規定。不過,作為一個必要的訓練,人數不能再多,少一

點倒是沒有關系。

修城身為二年級數一數二的高手,自然是要參加的;安吉麗娜是一年級的代

表,自然和修城主動組成了一組,而另一個小組成員則是史威恩曾經見過的大美

女帕美拉。

就在史威恩和修城大戰了一場的第三天,胖子羅伯特告訴了史威恩這個消息。

「嘿,哥們,你要和他們一塊嗎?」胖子笑嘻嘻地對史威恩說道,看起來對

前幾天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一般。

「兄弟,我和修城那小子幹了一架,你讓我參加他們的團隊,搞笑吧?不去

!」史威恩沒好氣地回答道。

「不過,安吉麗娜那小妞也要去?嗯,還有那個美女帕美拉?」就在史威恩

斬釘截鐵地拒絕之後,還是忍不住探問道。

「可不是!」胖子見史威恩問起來,添油加醋地說道,「如果,我是說如果

,你不參加他們的團隊,他們就是三個人同行,不會再加入其他隊員了!」

「哦?」史威恩眉頭一挑,心裡有些不是味道。

「嘿嘿,深山老林,三個人生死患難,難免會那個發生點什麼……哥們,我

想,你不會眼睜睜看著安吉麗娜那個如花似玉的丫頭就這麼被那小子吃了吧?」

胖子擠眉弄眼說道。

 

「不會的,他們不是去演習嗎?你剛才這麼說的。」史威恩搖搖頭。

「呸,學院組織這個演習,媽的,照我看來,就是給那些偷情的情侶一個藉

口。你知道有多少團隊是二人團隊嗎?一男一女,或者兩男兩女,你說這算什麼

?分明是找片安靜的原始森林打野炮,奶奶的!」胖子看起來有些氣急敗壞。對

於這種差事,他因為錯失良機所以十分痛心疾首。

 

「哈哈,也不盡然,那些原始森林裡,不是還有一些魔獸什麼的嗎?」

「哎,帝國能有什麼高階魔獸,再說如果不深入森林,連一個低階魔獸都不

見影子。兄弟,這可是聖路易斯帝國啊!是人類的帝國!」

史威恩點點頭,「也是,我也沒聽說過帝國出了什麼高階魔獸的傳聞,八成

就是沒有!」

胖子連忙接話肯定地說道:「就是沒有!」他似乎想起來了什麼,「哎,兄

弟,你別打岔了,我勸你趕緊去找安吉麗娜那小妞說說,盡管她對你很兇,但似

乎挺在乎你的,八成會答應帶你去。學院可沒有硬性規定不讓校外人參加!」

史威恩不置可否地說:「先吃完飯吧,兄弟,我們多喝兩杯,這事我再想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