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孽兒(上)

慈母孽兒(上)

慈母孽兒

我是個大學生,在本市的大學就讀,大學離家很近。我先說說我家裡的情況

吧,我家很大,有兩間客房,我父母住一間房,我自己一間。

我的爸爸是家跨國公司的老闆,媽媽沒工作,在家料理家務,有時也去爸爸

的公司幫忙,名副其實的副老闆。

我父母他們的感情很差,差點離婚,因為爸爸業務很忙,常常出門或出國,

美麗的媽媽常常抱怨生活的乏味。

爸爸是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賺了很多錢,也是個十分標準的守財奴,雖然

我們家看起來很高檔,但是很多是跟爸爸有生意來往的人送的,爸爸給媽媽理家

的錢少得可憐(我的零用錢更不用說),媽媽是個很美麗的女人,她很愛惜自己

漂亮的臉蛋,經常去美容,而且她是個自我很高貴的女人,可能也跟她年輕時窮

過有關,她花在排場上的錢也是不少,所以父母經常為錢的事吵架。

到了後來媽媽不知從哪弄來很多錢,危機才緩解下來,爸爸問過媽媽那麼多

的錢從哪來,媽媽說是跟朋友炒股弄的,爸爸也就不過問了,只要不向他要錢,

什麼都好辦。

媽媽以前跟姥姥住在偏遠的小村莊裡,家裡很窮的,後來姥姥一家人東借西

欠湊來一筆錢,送媽媽到城裡讀書,進學校後一豔驚人,成了高中的校花,雖然

那時比較閉塞,不象現在這麼開放,但是追求媽媽的人也可以排滿大街。爸爸花

了好多心血才追到她。

今年她已經有四十一歲了。但是不說,別人是不知道的,她因為保養的好,

會覺得很神秘,會勾魂那種;又挺又圓潤的鼻子;軟軟微翹的小嘴巴,加上笑起

來晶瑩潔白的貝齒,特別的可愛。我最喜歡媽媽笑起來,彎彎的小嘴,黑霧似的

迷人的眼裡,藏著多少醉人的風韻。

而且媽媽的身材沒得說的,豐滿梨子般翹挺的乳房,結實又碩大的臀部常是

我眼裡追尋的風景線,唯一的缺點就是腰身有點粗肥,畢竟生過孩子了,不過我

還是喜歡,抱起來很有彈性和柔軟。

媽媽很疼我,很多事都為我操心,獨生子女就是這樣,我要求不過分的事她

都會答應;但是她另外一方面也很嚴厲的管轄著我,出於望子成龍的心理,只要

成績下降,她就會狠狠的罵我。所以我對媽媽真的是又畏懼又愛慕。她生氣的樣

子,在我眼裡覺得那是另外一種美麗,是一個做母親的關愛的美。

什麼時候開始喜歡媽媽的我也不清楚,只記得少年時,每次回到家裡,媽媽

和藹慈祥的笑容,是我放學最盼望看到的。

一起看電視時,我看那電視上的女明星,個個都不如我媽媽美豔動人,她的

一笑一皺眉,都好象長出肉來,美味而甜蜜,恨不得撲上去吃一口。我喜歡抱著

媽媽看電視,雖然還不懂男女之事,但我的肉棒只要抵在媽媽又肥又有彈性的臀

部上,神經就特別興奮,當然我不敢亂動,母親素來對我不怎麼加防備的,只顧

自個看電視。

長大以後,我對媽媽的感覺,已經不是單單的敬愛之情,慢慢的媽媽象塊磁

鐵一樣,緊緊地吸住我的心,變成了男女愛情那種心態。

有同學來我家看到我媽媽,臉紅的跟我說:“你媽媽太漂亮了,有種心跳的

感覺。”

他這樣說讓我感到很幸福,我知道他很羨慕我。

每天面對著成熟美麗的媽媽,我深深地愛她,想著她二十年前把我生下來,

給予我生命;從胎兒開始,她二十年來對我嘗辛含茹的養育之恩,這些恩情使我

把媽媽當成女神愛戴,但她的花容玉貌,玲瓏豐滿的肉體,感性而可愛的性格,

使她又成為了我心中的魔鬼,引誘著我性幻想,每天總要對著自己強烈的慾望壓

抑,我無處發洩,矛盾之間的我很苦惱。

其實我很羨慕別人有個一般的媽媽,因為他們只會純屬敬愛著媽媽,不會對

自己的媽媽有著性渴求和汙瀆。

到了高中,有一次回家比較早,浴室傳來嘩嘩的水聲,我懷著顫抖的心,知

道只有媽媽一個人在家,便悄悄的走過去偷看,浴室的門半暢開著,可能霧氣太

濃排風吸不了那麼多,而一般這時候我是不回家的,所以媽媽沒有防備,無意中

的回家,使我看到了人間絕色。

媽媽濕漉漉的黑髮緊貼在雪膚上,雪白的臉蛋抹著一絲桃紅,眯著那雙大眼

睛,紅潤的小嘴半張開著接著迎頭的水,透明的水被亮晶的牙齒所激射,混著粘

滑的口水一起流下,熟得泌汁的酥乳因為水流的衝擊微微顫動,粉紅色的乳頭象

花生一樣。

水流順暢的滑過那光滑身軀,一切都白晳發亮,她的手摸過之處,可以感到

很有彈性和肉感,突然,媽媽的腰彎了下去,張開白胖的大屁股,兩瓣褐黃色的

陰唇夾著濃黑的捲毛,一下子盡顯眼底,有點張開的腥紅穴內,水流進又灌出。

第一次看到女人陰部的我,立刻臉上覺得好燙好燙,口乾舌燥的,肉棒象火

燒似的;血液煮開一樣;我那時就想走過去,把媽媽的大腿架起,把肉棒狠狠的

刮開媽媽的肉唇,潤滑的猛插進去,品味媽媽血濃於水生下我的甜蜜的肉穴,但

幻想歸幻想,我強忍著火燙的慾望,彎著腰溜出門外,在外面無聊的閒逛一陣子

才回家。

媽媽來開門,剛剛沖洗完的身子,還可以看到濕嫩如牛奶般光滑,白圍巾圍

不住挺聳的雙乳,乳溝一下子就被我都看到,水白的嫩肉一次一次猛擊心房。媽

媽沒注意我的眼光看哪裡,甜笑著問我道:“兒子,今天沒帶鑰匙嗎?”

她離我很近,噴出香甜的氣息,吸在鼻子裡,不知怎的使我的肉棒又硬了起

來。我看著媽媽如花綻放的臉蛋,小紅嘴微軟翹起,一口潔白的貝齒,濕粘著發

光。當時我也沒想多了,慾念驅使我走上前去抱住媽媽,狠狠地親了媽媽的小嘴

一下,沾了她一點香噴噴甜甜的口水,含在嘴裡讓舌蕾弄清口水的味道。然後頭

也不回地跟她說道:“媽,我回房了,吃飯叫我。”

媽媽捂著嘴,看著我的背影有點發呆,想了想又氣又笑地罵道:“這小鬼,

對你老媽都要吃豆腐啊,跟你說多少次了,這是情人才能做的,你啊真是的,回

頭別打遊戲啊,快吃飯了……”

其實以前我已經好幾次想親吻媽媽的香唇了,但是媽媽每次都很嚴厲的跟我

說這是夫妻才能做的事,而且舉例爸爸也從不跟媽媽接吻的,我知道媽媽有封建

思想,接受不了西方人一些觀點,她主要認為太不衛生了,互相吮吸那些髒髒的

口水,會傳染細菌不說,而且口水的味道很腥臭,甚至還說我的嘴有口氣自己不

害羞,還想弄髒她的嘴。

我想爸爸主要是拿媽媽沒辦法。那天成功親到,主要是我沒有預先性,我回

房後咂嘴回味了半天,豐熟美麗的媽媽,她的口水,象牛奶一樣膻香,而且下了

糖似的清清甜甜的,難怪我每次見到她都想親她。

那晚上我夢遺了,夢見的做愛對象是媽媽,她就濕漉漉的坐在我床前,半眯

著媚眼,笑意盈盈的,小嘴巴又是那麼誘惑的半張開著,粉紅色的舌頭輕輕的舔

了一下晶白的牙齒,柔若無骨的手輕輕的從白晳的頸部撫摩下去,帶到豐滿嬌挺

的酥乳。

夢裡好象真的見到那漲突的奶子,顫抖的翹動了幾下,柔軟而渾圓的質感夢

裡都感覺得到。接著她把兩團白雪似的大腿張開來,又是那兩片褐黃色的肉唇,

研磨著如水如火的猩紅肉壁。

我那時沒接觸過黃色的媒介,不懂怎麼插穴,直接就夢見我的陽具好象本能

的自己狠狠的插進媽媽的肉穴裡,上半身壓住媽媽的胴體,把媽媽的臉蛋捧對我

的臉,她美麗的臉上抹著一朵紅霞,狐媚的大眼直釘地看著我,潤圓的嘴唇紅得

象血,張成個O字形,表情好象很痛苦,舌頭舔著嘴唇。

我回續下午的經歷,把嘴巴伸到媽媽的嘴上,柔軟的粘住她的小嘴,咂著她

的肉舌,吮吸媽媽甜蜜的唾汁,下面快速的套動,只覺得那裡好象柔軟又緊又溫

熱,弄進一個熱水壺裡一樣。一下子,腰部一緊,漲大又癢又痛的陽具,就一抖

一抖的猛尿著尿一樣射精,爽得連腳都有點抽筋。

我很快從夢中醒來,看著濕濕的內褲,才弄懂是在做夢。口幹得半死,我緊

張的弄了杯水,喝了一口,轉頭看到了床頭櫃上的全家照,媽媽慈祥可親的抱著

我,旁邊是嚴厲的父親,眼睛好象瞪著我這個不肖子,我慚愧的抱住頭,深深的

責怪自己,怎麼可以,對自己的親生母親這樣汙瀆呢,我還是個人嗎?

我感傷的拿起照片,看著媽媽美豔如花的臉蛋,豐韻肉緊的身段,穿在身上

的旗袍,慢慢的,在我眼裡好象變成透明的,就象紅樓夢裡所寫的風月寶鑒。我

又見到了夢中裡一絲不掛的媽媽,她那傲雪的肌膚;手輕輕摸過會聳動的渾圓大

奶;,慈祥的眼睛變成誘惑的媚眼,氾濫著春情看著我,要著我;緞子般光滑的

大腿,慢慢的打開,露出的肉穴好象淌出我乳白色的精液。這些幻想把我剛剛射

過的肉棒又帶大起來,象喝過酒後火一般燒著我的全身,龜頭分泌著一絲清清的

液體。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媽媽的肉體,就算受到天下人的恥笑與漫駡,或者是父親

的暴怒如雷,我都要得到:美麗媽媽熟得流汁的肉體,不管是魔鬼或是女神我都

要得到她。從此之後一顆邪淫的種子落在我的心裡,等著那一天能夠開花結果。

但這種事不是想幹就幹,而且那時我沒上過網,不知道有那麼多象我一樣渴

望得到媽媽的同道,我試想過強姦媽媽,因為家裡常只有我們母子兩個人,別墅

區人人各理個的,這都是絕好的環境條件,但一件事使我完全打消了這個幻想。

那是有一天,早上起來,憋尿很急,急匆匆闖進廁所,沒想到打開一看,裡

面媽媽正在如廁,媽媽很大聲的驚叫了一下,把我也嚇了一跳,我那時也沒想太

多,一見到媽媽裸露的大腿,肚伎下那團曲毛,我呆住了,盯著媽媽的私處一直

看,媽媽連忙叫我出去,她叫了幾聲我都沒反應,就竟然站了起來狠狠地颳了我

一把掌,把我推了出去,我一個鏗鏘摔在地上,摸著疼得發熱的臉,嚇得一天都

沒跟媽媽說話,過後媽媽警告我,進廁所要先敲門,進她房間也要如此。

從那天後,我有點怕媽媽了,我小時侯犯了最大的錯誤也就罵幾句,到了長

大媽媽也很少罵我,那天她竟然打我,可想而知,先不論能否強姦能否得手,就

說過後我肯定會被殺的,而且強姦會傷害我們母子感情,一世都不會翻身。

現在我已經去過很多色情網站了,比如情色海岸線,色狼網,成人文學論壇

(這個網站好象是買廣告的),看過很多亂倫小說,裡面有很多講做媽媽的很淫

蕩,跟兒子發生關係都是容易而順乎自然的事,真的是亂論,每個做母親的其實

都很捍衛自己的尊嚴,特別是對兒子,幾千年來人類的倫理是牢不可摧的,那件

事後,一段時間,我幾乎放棄了想跟媽媽做愛的想法,一切的幻想好象都是不可

能發生的事。

事情的改變總是出人意料,老天居然也來幫我。

在高二的暑期裡,住在很遠的姥姥帶著一大幫親戚到我家來做客,人太多連

客廳也住滿了,我也被安排到爸媽的房間去,三個人擠睡在一起,我十三歲後再

沒跟媽媽一起睡了,很開心,當然爸爸在場,我不敢怎麼樣,媽媽沒有因為我在

場,而把自己包得嚴實,她外面雖然穿著睡衣,但可以看得出來裡面是真空的。

她一天早上起來料理床被,低下腰時,兩團嫩白的柔乳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連淡紅的乳暈都看見了,我看了無可奈何,外面又住了很多人,不能打手槍,憋

死了。

過了四天,爸爸不知是怕接待這些客人會發到他的錢,還是公司真的有事要

出國,去三個多月,臨走時叫我跟他談一下事,我知道爸爸一定放心不下,因為

他這次出門要很長時間才回來,以前沒有過。

爸爸先跟我談到錢的事,說我該懂事了不要亂花錢,並給了我三個月的零用

錢,又叫我要看緊媽媽,要是媽媽要給這幫親戚禮物或錢,要阻止她。切,這事

我才不管呢,但我還是假裝答應了。爸爸就是個錢精,什麼都想到錢上面去了,

真不知道媽媽那時看上爸爸那點了。

嘮叨了半天,最後,爸爸給我透露了一個天大的秘密,那就是媽媽有時晚上

會夢遊,起因不大清楚,可能是由於心臟突然停頓後喘不過氣來,還是因為小時

侯大腦受到過驚嚇,有時過了半夜,她就會自動起來夢遊,而且夢遊起來,怎麼

弄她推她都不會醒的。

爸爸叮囑我不要怕,過幾個小時她就會自動又睡著的,要我最好是跟媽媽一

起睡,以便注意媽媽的安全,要是她夢遊要走動要看牢點,別出什麼事,也不要

跟媽媽說,她還不知道自己夢遊的事。

(媽媽的家人都沒跟媽媽說,當時會同意把她嫁給沒文化的爸爸,可能就是

出在這個事因上。)因為爸爸要很久才回來,怕媽媽這毛病會出什麼事來,所以

才告訴我這件事。

爸爸看著我驚呆的樣子,笑著拍了我肩膀幾下,叫我不用太擔心,可能他不

在這段時間裡,媽媽不會夢遊也說不定。

我起先感到很吃驚,媽媽竟然還有夢遊這個怪病,我長這麼大第一次知道。

不過我暗自想到,這可是天賜良機,就算媽媽不想跟我一起睡,我還可以偷

偷幫媽媽夢遊,看看有什麼有利可圖的事,比如一親香澤!想到這我樂了起來,

我拍了胸口跟爸爸說一定照顧好媽媽,爸爸高興的給了我幾百塊錢。談完一些事

後我走到外面幫媽媽一起給爸爸準備行李。

外面,媽媽正跟親戚們有說有笑,看到我出來,狐媚的笑道:“怎麼父子感

情這麼好啊,聊這麼長時間啊,來,幫媽媽想想,還有什麼忘了給你爸爸準備的

事。”

我盯著媽媽的臉蛋兒,乏著一層紅暈,最近可能心情很好,居然肉色如此熟

蜜,她松垮的睡衣,掩不住緊凸的身段,雪白的大腿來回搖晃著,肉黃色的小內

褲被我一收眼底。想著過幾天可能就可以知道媽媽身上的秘密,很高興的走過去

幫忙,一整天紅著臉望著媽媽,跟媽媽有說有笑的,幻想著眼前這位美婦人她身

上的肉味。

第二章 美仙婦 夢巫山 遇雲雨              凡夫子

撐小船 尋密寶  爸爸出門後的那天,媽媽就跟我說要和親戚們一起出去購物,

問我要一起去嗎,我知道爸爸不在沒人管媽媽,她又想擺闊了,難得跟媽媽一起

出去一下,我連忙答應。

媽媽那天好好打扮了一下,她臉上化了淡淡的樁,眼上畫了淺藍色的眼影,

配合著長長的睫毛,顯得更加妖豔炫目。頭髮剛做了一下髮型,很輕盈的披散到

潤圓的肩膀上,柔順而黑得發亮。穿著緊身白色的吊帶上衣,兩團豐乳被緊緊的

壓得怒突又上翹,下身就穿著紅色的小短裙,真的看上去還比我還年輕了,就象

學校裡那些小師妹那種年紀一樣,而且天使般的漂亮美麗的臉孔,加上那身性感

豐熟的身材,路上一定有很多男人要給媽媽迷倒。

牽著媽媽的手饒著整個大買場一直跑,可累死我了。但是摟著媽媽又感到很

快慰,時不時假裝無意的碰了碰媽媽的奶子,性奮得半死。值得一提的是,媽媽

下電梯時被絆到,向前摔去,我趕快用手一抱媽媽的酥胸,跨部死死的頂著媽媽

的肉臀,媽媽才沒現醜,倒被我這個兒子賺了很多,媽媽雖然帶著胸罩,但我死

命一抓,什麼料都感覺到了,很有彈性,我的肉棒跟媽媽的臀部只隔著薄薄的一

層似的,肉棒感到很溫熱和下陷。

媽媽急籲了一口氣,摸著起伏的胸口,望了我一眼,不知為什麼笑了笑,這

銷魂的一笑,把我的三神六魄都帶走了,我傻傻的望著媽,媽媽臉上抹出一朵紅

霞,很感激地把我抱緊。

在商場時,我要求跟媽媽一起照個大頭照,媽媽很好奇就答應了,我和媽媽

兩個臉接得近近地,照完效果很不錯,媽媽青春迷人的臉蛋,笑得很可愛,兩顆

小虎牙都露了出來,看起來我們象一對情侶一樣,我很高興地把看法給媽媽說,

媽媽也覺得很象,然後臉蛋一紅,賞給我幾個粉拳,嗔怪我沒大沒小的。

路上,幾個老外看到媽媽覺得很漂亮,大叫小女孩,要求跟媽媽合照,我連

忙幫媽媽拒絕掉,老外吹口哨指著我喊著“吃廚吃廚(吃醋)”,讓媽媽笑得合

不攏嘴,那時我為自己有個如此迷人的媽媽感到很高興。

回到家後,大夥都覺得很累,就各自回房了,我洗完澡穿著內褲等著媽媽來

一起睡,媽媽跟姥姥聊得很晚,讓我在床上等了半天,差點睡著時,燈亮了,媽

媽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叫了我幾聲小名,看我沒反應,以為睡著了,就刷刷的

脫下衣服。

我趕緊半眯著眼偷看,媽媽脫到只剩內衣褲時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胸罩解了

下來,兩顆水蜜桃的奶子跳了出來,燈光下乳頭不是紅色的是淡黑色的,光滑又

肥實,但沒讓我細細品味就套上了睡衣,淡紅色的燈光,照在媽媽黑色繡花睡衣

上,就象回到人間的妖怪一樣,說不出的性感和詭異,沒有幾個凡人能夠抵擋得

住這。關了燈擠上床,隔著媽媽的身體傳來陣陣幽香,我聞著聞著就睡著了。

睡到半夜,我被尿憋醒起來,月光下看見媽媽熟睡的姿態,象小女生一樣可

愛,玉雕粉鑿的臉蛋兒,美得如畫,小鼻子吸氣的嗡合著,小巧的嘴巴半開著呼

吸,小貝齒後面的小舌頭,象美味的糖果,發出陣陣蘭香,媽媽的胴體極有誘惑

的擺開,起伏的酥胸滑上滑下的,我被尿逼急的肉棒不受控制的青筋勃發,腦子

裡密密麻麻的都是跟媽媽性的想法,沒辦法了,看有什麼法子讓媽媽夢遊。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