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老婆的同學會

老婆的同學會

老婆晚上说要去参加同学聚会,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溷饭吃了。叫了阿强,一

起到外面吃东西,他也是鬱闷啊,他没娶老婆,家裡是他妹做饭的,他妹和我老

婆是同学,只好我们两个大男人在外吃排档了。

一路吃,嘴上也不停说笑着,「其实,」阿强说:「你应该娶我老妹才对,

嘿嘿,把你老婆让我。」喝了酒的鸟人嘴上不停地胡扯着。不过这是真话,阿强

哈我老婆很久了,这鸟人身高足有1米85,却偏是特别喜欢娇小的女孩。我老

婆阿美身高只有不到1米6,他是讚美了无数次,我知道他真的很喜欢阿美。

说到他妹,其实我也是挺喜欢的,但从小一起长大,总是开不了口追她,后

来也慢慢地澹了,结果和无话不说的阿美成了夫妻。

回到家中已经是半夜,阿美居然仍然没回来,呼,臭娘们。晚上喝了些酒,

鸡巴特别涨,算了,明天做「晨运」吧!

倒在床上呼呼的睡去,第二天醒来时,阿美已经在床上睡得像隻小懒猪了,

伸手去搂她:「老婆,你幾点回来的?」亲了下脸蛋,她居然也没反应。

伸手就去揉那我最爱的奶子,阿美的奶子虽然只是32B+,但在那小蛮腰

下,显得特别好看,形状也是我最爱的竹笋状,尖尖的,微微翘起,又白又特别

软,我常常一玩可以玩到忘记操她的小穴,总是给她笑我恋乳狂。

「老公,别动啊!人家好累,别动嘛!」

「怎麼那麼睏啊?幾点回来的?」她没应,没法子了,只好自己去洗涮了一

下。没小穴幹了啦,洗了脸也没地方去!

靠!今天是假日,本来想和老婆出去玩的。看着才10点多,心想不如下午

等阿美醒了去爬山,就站起来出门了,要去找阿强那鸟人借个DV,他刚买了个

新的,據他说是很不错的,拍得特别清晰,还说什麼下次我要和老婆自拍就借我

用,他帮我刻成光碟。操!不就是你想看嘛,什麼屁话,有电脑的谁不会刻?

「DV啊?好像在阿倩房间裡,昨天她带去参加什麼同学会了。」阿强说了

句,然後就耸耸肩:「你要用,自己去拿,我可不敢进去,你进去她好像不反对

的,嘿嘿。」鸟人似乎常常用他老妹诱惑我,不过小倩也是有些喜欢我呢,一直

都是,连阿美也知道的事。

我没敲门,只是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小倩也是在睡觉中,靠!昨晚就没发

射的鸡巴马上立正敬礼了。小倩睡觉的姿式怎麼那麼诱惑?大腿在被子外夹住被

子的一角,上身也是侧着,穿着的吊带睡袍露了大半个肩膀在外面,皮肤真的很

白很嫩呢,看着心动得很,只是不敢行动。

拿了DV我就悄悄的出来了,阿强在客厅喝着茶看报纸,「靠,那麼快?你

是传说中的快枪手啊?这个给你。」扔了个卡给我,是DV的存储卡,「她们不

知拍了多久的,你看一下,不够就换吧!」然後挥挥手,继续看他的报纸,也不

鸟我了。

走出他家门,呵,我家和他家只是楼上楼下而已,当时一起团购的。

回到家中,阿美还是睡着不肯动,我顺手看了下DV機的内存卡,满满的,

就想换下来,想想,也反正无聊就看看她们拍了什麼。於是连接好电视,坐回椅

子上,手上的DV在选着,在电视裡看很大个也舒服啦!

一大堆人,是在一个餐厅裡大声说笑着,连我老婆也看不到在哪。看了会,

都想不看了,就在快进着,吃饭散了场,居然就到了KTV中玩乐,也是,不然

也不会到早上才回来。

镜头出现我老婆了,在快进中只是一闪就过了,好像不对,我又倒了回来,

慢慢看有什麼不对。操!老婆胸前有一隻手,是边上一个男人在搂着她,手是捂

在奶子上的。操!那骚货居然也像没事人一样的和人说着笑,奶子给人摸着呢!

根據录影和后来老婆的招供,以下就用她们的角度说吧!

大家一起玩得好开心,诉说着别后各自的发展。在吃饭时还没什麼说的,人

太多,而且很多根本不熟悉,到了KTV后,已经剩下四个当时学校的啦啦队和

六个球队的队员了,都是非常熟悉的。

大家喝了不少酒时,有个以前就是最搞笑的傢伙起鬨说,要大家一人说一件

在学校最难忘的事,而且一定要真实,不能说谎,倒也是个个同意。

大军先开始说,居然他最难忘的事是关於阿美的。

「我最难忘的事啊,你们可能不知道,其实我那时一直很哈阿美,以前不敢

开口,现在可没事了,别笑我啊!」大军脸上沉寂在回忆中:「那天我好像是宿

醉吧,那次我们赢了機电班,你们记得不?我喝得很醉的,回到床上就一直在睡

觉,我是给阿成吵醒的。」

大军说着就淫笑地看着阿美,阿美骂了句:「你给吵醒看我做什麼?」

「嘿嘿,那时我一直认为娇小的阿美像天使一样,但阿成既然在泡她了,也

不敢想什麼了。那天给吵醒,正想骂时,就聽到了阿美的声音:『阿成哥,在这

玩不好啦!』我聽到马上不敢骂了,只是悄悄地在上舖看往下面,居然就看到了

阿成正在揉阿美你的奶子哦!

看着阿成玩阿美的奶子,我的鸡巴可是硬得很,当然不会出声,希望可以看

到我心中的天使阿美的裸體。嘿嘿,只是一会兒,阿美你可是开始淫上了:『阿

成哥,别摸奶子了,要就快些操人家小穴吧!』你们可能忘了,但我连你们的对

话也记得好清楚,天使居然也会叫床。

然後我就开始看到阿成脱了裤子,居然是躺到床上去,阿美你就自己脱了衣

服,奶子那时好翘好挺,现在是不是?好好,我说完先……」阿美给羞得要掐大

军,但那个阿成的手紧紧地搂着阿美。

大军继续说:「很快衣服脱光了,就看到阿美翘着屁股,那个小穴是正对着

我啊!看着粉红粉红的,我可是连续一个月打飞機也是想着那粉红的小穴。阿美

你就跪在床上给阿成舔鸡巴,操啊!你们想不到我那时的兴奋,只是那时以为阿

成和阿美会成一对的,不然可能就跳去也一起操了。然後两人就在那操穴了,阿

美的淫叫……嘿嘿,晚上给我一解数年的想念可好?」

大军淫笑着要阿美叫幾句,阿美臊得满脸通红要打他,那时用DV拍的小倩

倒是很仔细地拍了下来,阿美的脸色通红,可是却春意十足,似乎也在懷念给人

操时的情景了。

连续地幾个男的都说了,基本都是和某个女孩在某环境做爱的时刻是最难忘

的,男的最後是阿成说:「我最难忘的,不用说你们也知道,哈,就是给阿美开

处了。别掐我啊,老婆,是真的嘛!那天的快乐是我一生最难忘的。」幾个男的

在大骂,说要他详细说出来,连幾个女的也在起鬨了。

「那天是个晚上,我记得好像是忽然停电了,和阿美正坐在电教室裡聊着天

的,停电后我就开始亲嘴啦!阿美,想念你的小嘴了。」阿成居然停下说话,搂

着阿美亲嘴,其他人也是在拍手鼓励。

「亲了一会,我就开始摸奶子啦!你们也是那样的吧?亲嘴幾次后就开始摸

奶子啦!」说话中的阿成那双手也一直没停,已经伸入阿美的衣服裡了,DV拍

摄得好清晰。

「正在把阿美的胸罩解开时,就聽到老师的声音传来,我和阿美趕快躲在教

室最後的椅子下,别给老师发现。阿美你记得不?」阿美脸色通红的去掐阿成:

「你还敢说,那老师还在呢,你就敢弄我了。」

「真的好懷念那天的那種刺激,两个老师在那检查电路,我和阿美就躲在後

面。那时阿美一直不肯给我乾的,嘿,就是那天,老天给我的機会,老师在那检

查,我伸手摸阿美的小穴时,她不敢挣扎,嘿,只是一会就湿淋淋的。你们想像

不出我那时多麼激动,我那时脑子只剩下的就是拉出鸡巴操阿美了,全然没想过

给老师捉到会开除我们的。」

據阿美后来说,她当时也不敢挣扎,怕弄出声音。给阿成从後面把裤子拉到

了大腿时,原本两人是蹲在地上的,後面阿美也是自动的跪在地上,给阿成从后

面开处了。阿美说,痛得想哭,只能咬嘴唇硬硬的忍住,好在阿成也是太激动,

只是插了幾分钟就射在裡面。

「那天真是好爽,在後面插入阿美的小穴后,很快我就射了。我们完事没多

久,老师就走了,好像那晚上操了阿美四炮吧?老婆,我记错没?好懷念啊!」

阿成说着,阿美脸红红的把头靠在他的懷中,居然……阿成的手从腰间伸进阿美

的裙子裡面抠穴了。

幾个女的记忆最深的倒不是给人操,阿美说是那天感冒全身发软没力时,半

夜给阿成背着去医院最难忘。

幾个人说着说着,氣氛却是越来越色,他们幾个本身在学校就有三对的,只

有小倩才和裡面幾个男的没关係。

DV忠实地记录着,阿成的手一直在我老婆的裙子裡面,后来居然有一次拍

到他抽手出来给别人看,上面全是黏液,「你们先玩,我和阿美上一下厕所。」

阿成说完搂起阿美就往包厢裡的厕所去,阿美居然也是半推半就的跟进去了。

只是一会,大军就站起来,在厕所门外叫了:「让我也回忆一下最难忘的事

啊!看一会哦!」叫了幾声也没等回应就推开厕所门。

DV也跟着进去了,影像裡看见阿美赤裸着跪在地上正给阿成舔鸡巴,看见

他们进去,想扭开头,闪开时给阿成按住了头,甚至把鸡巴整根也顶入嘴裡了,

靠,阿美居然也不走了。

就在那开始,阿美像卖弄舔鸡巴的技术般,拚命地帮阿成狂吸着,DV好像

已经不是小倩在拿,而是另一个男的。大军在看着,居然把鸡巴也拉了出来,在

那用手搓着,阿成开口了:「大军,你不是一直说想操一下阿美吗?现在还不过

来?」操!那是我老婆啊,怎麼你请人家操啊?

大军也不客氣的走了过去,阿美的头给按着,但肯定也是没想離开,她把屁

股噘了起来好方便给大军操。拿DV的人转了身子,在拍外面了,外面剩下的三

男三女也已经在亲着嘴,有一对已经身上没衣服了,DV裡传出叫声,叫把阿美

抱出来一起操。

是大军把阿美抱出来的,他边走边操,鸡巴根本就没離开小穴。DV的记录

裡,六个男的有四个操过阿美一次,常常是两个一起在操她的;四个女的,居然

只有小倩没给人操,她说是大姨妈到了,死活不肯脱裤子,只是上衣也给人脱光

光了,看着那奶子居然比阿美还要大,只是她身材高挑,没脱衣服看不出来。

有个男的要小倩帮忙舔鸡巴,她也是不肯,理由说是:「帮你舔了,我怎麼

办?以後有機会你也要舔我才行。」小倩原本就没男友在,其他人也不好硬来,

最後一直是小倩在拍摄了。

当天晚上,在我拿着DV逼问下,阿美那骚货说:「老公,我真的不知道给

操了多少次哦!小穴一直没空过,只知道现在小穴还是麻木的,给他们一直操到

天亮就是了。他们六个都操过我了,人家对不起你嘛!老公,我真的是不想的,

你不会不要我吧?老公……」阿美一直在道歉,最後我也是无奈下答应她当不知

道了。

过了许久才知道,原来她们给下了药,其实也只是催情药,小倩是因为一直

在拍DV,所以也没喝什麼酒才逃过被轮姦的;而且她不肯给人家操还有其它的

理由,下次再说吧!

如果你不想弄顶绿帽戴,真的别给老婆去参加什麼同学会啊!那是老情人见

面的事,给一个操了是正常,给幾个一起操了也不少见就是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