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孩也風流

女孩也風流

我叫林,一個17歲的女孩,生在一個繁華的都市中多少有一點空虛於是就嚮往一些讓人瘋狂的遊戲。

當我15歲那年第一次由內褲的自然摩擦而產生一種莫名的快感時,我纔開始發覺那是一種多麼有趣的遊戲。

我十七歲了,已經成了一個婷婷玉立的女孩,我擁有163的嬌俏玲瓏的身材,追我的男孩不計其數,然而我不喜歡他們愛我。我喜歡一種沒有負擔的遊戲。

我有一種癖好,很奇怪,我喜歡絲襪,那種不透明的色澤緩和質料較柔軟的絲襪,我愛穿它們,喜歡用手隔著褲襪撫摸自己不穿內褲的私處,有一層薄薄的絲襪加深對自己的憐愛,我通常會不停地撫摸私處,看著下體從乾爽到濕潤,我會站起身,看著泛濫的下體,看著沾滿液體的兩腿之間,讓這種誘人的氣味衝擊我的嗅覺,知道白色的液體隨著我輕輕的呻吟滲出柔軟的絲襪。

那是一個春天的午夜,天氣已經很熱了,我穿著柔軟的小背心,短的可以和內褲比較的牛仔小褲褲,雙腿上包圍著膚色的柔軟的長絲襪一直觸及到我的大腿根部。

我是在路上遇到他的,我認得他,一位學長,不怎麼帥,是個老實人。

我突發奇想的想要進行那種歡愉的遊戲,以前都是一個人玩的,今天突然想和學長一起享受。

我把他帶到了旅館的一間豪華包廂(我自己的天地,一間卡通色彩很濃的房間),顯然他不太理解,我故意把絲襪退到小腿處再拉到大腿根部低下頭的時候我偷偷地注意他,隱隱約約看到他下體的隆起,我笑了。

我指著他的下體問:「學長,你的這裡怎麼突出來呀。」

「不是,不是的……哦,這是生理現像。」他的臉紅了。

「哎呀,這樣不是很不舒服嗎?。」

「……」他只是低頭。

我順勢解開他的褲子,他的長褲咕嚕一下掉在地上,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如此大膽。他穿著白色的內褲,那裡高高的隆起,我忍不住一下子把他的內褲拉下來了,那是一根長的有些驚人的棒子。

「呵呵,舒服了吧,透透空氣纔健康呢?」我用手摸了一下那棒子,真的很健壯。

「哎呀,學長,什麼?那麼大呀?」我笑著問

「可能是要小便了吧。」他竟然說了這樣一個理由。

「啊,那可不能憋著啊,快去小便吧?」我嗤嗤笑,用力把他推向衛生間。

他出來時,我坐在床上,在我的張開的兩腿之間有一些器械。

「選一個吧?」我就這樣對他說。

「干什麼啊。」

「明知故問,當然是要放到人家的那裡去啦。」我有些生氣的樣子。

他不再是剛纔那樣傻乎乎,有點調皮的說:「啊,紅色的,最大的。」

「再選一個。」

「為什麼?」

「你不知道女生有兩個洞洞啊。」我的臉紅了。

於是他又選了一個藍的陽物性的機器棒。這時他笑了,我也笑了。

我迅速的而熟練的脫下衣服,只剩下內衣褲,然後像小狗一樣趴在床上。

「這可是我新買的內衣,漂亮嗎?」

「嗯,還沾著點濕濕呢。」他邊說邊把手伸向我的內褲,用手指按在我的私處上。

「等一下,按程序因該先脫胸圍的。」我低著頭說。

「哦,還有程序呀,呵呵。」

於是他解開我的胸圍,兩個鮮艷的蜜桃跳了出來,在空氣中抖動。他用手撫摸著它們,十分愛憐的樣子。

我的胸部傳來一陣快感,如同觸電。

我的胸部並沒有很大,很堅挺,乳頭不大,是誘人的櫻花色,當乳頭變硬突起的時候,整個胸部的曲線很美,相當吸引人,我很自豪,在他的撫摸下發出輕微的喘息。

「別停下,脫了內褲。」在一陣誘惑下我有點急了。

「好好好,我把它脫掉。?%了,於是少女柔嫩的未經采擷的私處,暴露在他的眼前,我的心中頓時有一種道不盡的興奮。

他開始將手深入我的雙腿之間,用他的手指沿著我那沒有一絲雜毛的肉縫輕輕的勾畫著,我發出輕輕地哼哼聲,然後一絲絲性快感就傳到了我的身體裡。

他的動作開始愈加純熟了,他的雙手撫摸著我包容在絲襪裡的大腿,慢慢地挪向大腿內側,我使勁把腿張開,當他的兩只手會合時,它把兩根食指並攏,然後對準我的蜜壺一下子插了進去。

「嗯……啊……啊。」我被突如其來的侵犯感弄得叫出聲來。

他用他靈活的舌頭吸舔著我的乳暈和乳頭,我的乳頭非常敏感,一被這樣刺激馬上硬了起來,我輕聲地喘息著,並將眼睛閉上,體會從胸部傳來的刺激。

我感到我的下體開始濕了,淫糜的味道彌漫在空氣中,我感到他的手指在慢慢地抽動。

「快快……快一點。」我要求道

他的手指加快了進出速度,在我的陰道裡活躍起來,我盡量的擴張身體,享受這性快感。

不久後我的淫水已經泛濫成災,我感到我的兩腿的絲襪沾滿了我的蜜液,還有我屁股下的床單也濕了。

這時我感到私處有一種一樣的興奮,她的手指踫到了我的尿道

「哦……我……我要。」我還沒說完,一股金黃的液體就從我的私處溢了出來,他一看立刻抽出手指,金黃的液體開始射出來,竄的老高,又落了下來,打在床單上,發出「啪啦……」的聲音。

我頓時渾身輕松,於是他繼續摸我的胸部,他把他手上沾滿的我的愛液塗抹在我的胸部上,

我被他弄得舒服,一股被侵犯可快感使我亢奮,不由得呻吟了起來,他看我十分地投入,便用舌頭舔我的私處那裡。

突然,我猛地從床上彈了起來,赤裸的站在他面前說:「我你要添遍我的全身,所以為了衛生我要先洗個澡。」說完我就跑向衛生間,順手還把臥室的燈關了。

「關燈干什麼?」他不太理解。

我神秘的笑著:「待會你就知道了,對了,別忘了把床單換了,新床單在櫃子裡。」

水,打開噴頭,我盡情陶醉在水漫漫侵蝕、吞沒我美麗身體的幸福中。

我站著衝淋,一隻手撥弄著自己的乳頭,另外一直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自己的跨下,我用力張開,以助於自己更好的手淫。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