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女特务的SM特训(1)

女特务的SM特训(1)

本文最後由 a5702133 於 2009-12-14 08:33 編輯

林 潔 女 二十一岁 身高168cm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本科生。

叶 媚 女 二十岁   身高160cm 大学日语系本科生。

张慧虹 女 二十五岁 身高178cm 广告公司模特队的模特。

(一)

南方的冬天来得迟,已经是十一月底了,中午时分人们还要穿短袖。幾天前,学校刚开了校运会,我以破纪录的成绩夺得女子七项全能的冠军。这天,我正在上课,系裡的辅导员来叫我,让我到院长室去一趟,说院领导找我。院领导找我?我有些吃驚,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学生,院领导找我幹什麼?带着满腹疑团,我过去了。敲开了院长室的门,只见校领导正和两位我不认识的人交谈。我刚想退出来,领导叫住了我,对我说:“你是林潔同学吧!这两位是国安局的同志,找你有事。”

说完,院长就離开了办公室。

我有些吃驚,国安局!不是反间谍的機关吗?他们找我幹什麼?我仔细打量起那两人。只见男的约四十岁,有175厘米高,相貌很普通。女的三十岁左右,身裁高挑,大约有165厘米左右,模样靓丽,淡淡地化了点妆,穿着一身合體的白色套裙,肉色的闪光丝袜和白色的高跟鞋。性感而又不失莊重。(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夫妻。)

这时,那女的招手让我过去,我过去坐了下来。只见那男子拿出证件对我说:“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这是我们的证件。我们找你有一件事。”

“什麼事?”我问。

这时那男子站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一个仪器在屋子四面比画了幾下,然後对那女的点点头。说:“没事。”

於是那女的开口了:“我们是国安局的,我姓衣,叫霓裳,他是老韩。我们看过你的档案,你是孤兒,国家把你抚养大,並送你读大学。对吗?”

“今天我们跟你谈的事,希望你好好考虑,答不答应完全由你自己决定。但是你必须绝对保守秘密。能做到吗?”

我点点头。她继续说道:“是这样,国安局准备招收一批女特工,应付特殊情况,我们觉得你的条件很符合:一、你有相当的外语水平;二、你有运动员的身手;三、你的社会背景简单;四、你有出众的样貌。”

(是的,我对自己的身材和外貌是很有自信的,我身高168cm,體重50千克,三围是90、60、90,胸罩是D罩杯的。可以说是该大的大,该小的小。相貌上人人都说我长得象宋祖英。有一次,在大街上还有好幾个人围上来,让我签名,以为我是明星。)

“你好好考虑一下,考虑好了就打这个电话。不管你考虑的结果如何,都别把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泄露出去。”说完,她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见面就这样就结束了。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一早,我就打了那个电话,说我答应了。以後的事就简单多了。首先我搬出了学校的宿舍,住进了专为我们准备的地方。(这是一个住宅楼的地下室,只有一部电梯可以到达,从电梯出来,首先是一个四百多平米的训练大厅,厅的四面都镶有长镜子,跟电梯在一边的有器材室和教练休息室,对面是医务室和衣姐(我们把衣霓裳叫衣姐)的办公室。另外两边还有两进走廊去我们住的宿舍和浴室以及两间储物室,还有各種电子仪器、运动器械;有教练和医生。)很快,叶媚和张慧虹(也是苗条性感的身材,靓丽的容貌)也搬了进来。

最初的训练是體能训练和柔韧性训练。医生用仪器帮我们检查完身體后,就让我们服用一種药片。並告诉我们这種药可以成倍地提高我们的體能和柔韧性。还进行了一些格鬥训练。一晃就是三个月,我的體能和柔韧性本来就不错,现在更好了。而身體也变得柔软得可以表演柔术。这段时间衣姐並不是经常在这里。

二月底的一天早上,大约八点钟衣姐和老韩来了。衣姐还是化着淡妆,穿着一件白色的毛料连衣裙,裙子很短,下摆只到大腿根,腿上是闪光质地的肉色丝袜,白色的高跟皮鞋。衣着非常性感。

她把我们三人叫到了医务室,对我们说:“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你们的基础已经打好了。要进入正式的特训阶段了。现在是到了把特训的目的和一些方式告诉你们。让你们选择的时候了。”

“你们受训主要是为了对付境外的一个恐怖集团,这是一个专门针对我国的恐怖集团。头目是一个極端狂热的台独分子,叫昭木登辉,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台湾人。他本人出生在台湾,但在日本长大。其父是日本極端右翼分子,这个傢伙到处宣扬要不惜任何手段,促使台湾独立。根據我们获得的一些情报分析,此人正在日本策劃一个针对我国的恐怖行动,时间可能是我们的国庆节前後。现在是二月份,我们要用三个月进行训练,然後去日本,争取能在七月份前打入他们内部,適機获取其行动计划,併除掉他。但此人警惕性很高,以前我们的特工幾次想接近他,都失败了,还牺牲了幾个同志。所以我们准备用一種特别的方法去试一试,那就是用你们三人,当然还有我。”

讲到这,衣姐的脸突然泛起了红潮。她对我们说:“你们等一会,我和老韩先准备准备。”

说完和老王进了对面的器材室。

我们三人感到有些奇怪,不是布置任务吗?要准备什麼?好一会衣姐才一个人回来。还是那身衣服,但感觉衣姐怪怪的。脸越发红了,裙子的两个袖子空空的垂着,手收到了衣服裡面了?去了半天就这样准备?衣姐看出了我们的疑惑。

“想知道我准备了什麼,是不是?别着急,慧虹,先把门关了。”衣姐说道。

“我现在准备告诉你们训练的方法,我的准备就是当个模特。小媚你来,帮我把裙子脱了。”

叶媚走到衣姐身後,拉下裙子的拉练,突然驚讶的张大了嘴,停止了动作。

“别发愣了,脱吧!”衣姐吩咐道。叶媚把衣服从衣姐的肩上褪下,裙子一下就滑到了衣姐的脚边。

“啊!”我與慧虹也驚讶的张大了嘴。原来衣姐的双手被麻绳牢牢地反绑在身後。我从来没见过这種绑法。(以前我只在影视作品中见过五花大绑。现实生活中第一次见到真人被捆绑。而且是一種我从没见过的捆绑方法),只见衣姐的上身被一条长长的麻绳缠绕着。绳分双股套颈而下,身前有五个结,(最上的绳结在锁骨处,最下的一个隐约见到陷在裤袜里。)然後从胯下绕到身後,在身後绳从身體两侧回到身前把身前的绳子拉成四个菱形。麻绳缠绕得如此的紧,经过胯下的绳子都深陷在裤袜里,看不见了。(怪不得觉得衣姐走路怪怪的),另外在乳房上下各有幾圈绳索缠绕。这时衣姐的身上只穿着白色的蕾丝胸罩和小三角裤,肉色的丝光裤袜和白色的高跟鞋。还有就是棕色的麻绳在上身结成的菱形。胸罩是透明的,透过胸罩可以看见衣姐的乳头已经挺起来了。内裤是丝质的,上有镂空雕花,也很透明,可看见底裤下的那丛黑色的阴毛。这时衣姐脸上的红潮消褪了些,她原地转了两圈,把前後都展示给我们看。只见麻绳从后股沟里出来(那小三角裤的後面只有一条线,被麻绳挡住了,看不见。从后看,还以为衣姐没穿内裤。后来我才知道这種内裤叫丁字裤),在後腰处打了个结,然後分到身前把身前的绳子拉成菱形后,又回到身後交缠,再到身前,如此反覆,然後拉到了颈后穿过套在颈上的绳圈拉下把双手捆紧,打结。这样双手就被高高地吊绑在身後。而第二条绳子则是先捆手腕,然後在乳房上下缠绕,收紧,使到双乳更突出。如此復杂、紧密,怪不得衣姐准备了半天。

“这就是‘BDSM’,是日本很流行的一種性游戏。领导还特批从东亚搞来一些资料,以後我们要仔细模仿裡面的花样,有空你们也看看,多学习学习”展示完,衣姐说话了。“它主要是捆绑年青女性,来刺激男人的感官,使男人达到性高潮,当然女性也会从中感到性快乐和高潮。今天我给你们展示了两種日式捆绑方法,一是菱缚;一是後手缚。这是日本很常见的紧缚方法。菱缚可以刺激阴蒂,後手缚则刺激乳房,这都是女性的敏感部位,很容易使女性达到性高潮。”衣姐一边说着,一边在医务室来回走动,很快,衣姐脸上已经消褪的红潮又泛起了,额头上渗出了细小的汗珠。

这可是二月份啊,虽然屋裡有空调,但氣温也只有二十度左右。我仔细观察了一会,原来衣姐每走一步,那深陷在阴部的绳索就会刺激她的阴部,衣姐已经有反应了,白色的内裤的裆部已经湿了, 变得更透明了。

衣姐看见我注意她的举动了,显得有些羞涩。

“大家看我的下面,我知道你们都是女孩子,对女性的生理機能可能还不是很了解,刚才我来回走动,就是让绳索刺激我的阴部,这样女性的生理機能就使到我的阴道分泌许多液體,就是俗称的爱液。大家可以看我的内裤,裆部是不是已经湿了。你们要接受的训练就是使大家象我一样,当被捆绑时可以达到女性的性高潮。但这只是训练的第一步,还要练就在高潮中保持清醒,从而完成任务的本领。”

说到这里,衣姐停了停,看见我们有些不解,就接着说:“这个昭木登辉在日本公开的职业是高级紧缚师,也就是专门捆绑女性的人 ,他开办了一个紧缚俱乐部,经常从人蛇手中收买长得漂亮的大陆女偷渡客到他的俱乐部做性奴。然後残酷的折磨她们,我们已经了解到有好幾位女同胞被他害死了。每次他害死我们的同胞后,都把她们当做食物吃掉了。被害的同胞是屍骨无存。我们就是要通过关系伪装成偷渡客,混进他的俱乐部。然後接近他,了解他的恐怖计划,趁他不备除掉他。而我们能接近他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成为他的性奴。在他捆绑我们时找機会下手。”

“可是我们是被捆绑的,怎样能杀掉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我有些不解地问?

“请注意!”衣姐说完,一个后转身旋踢,高跟鞋一下踢到了我的太阳穴旁,我还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快!

“这是第一種方法,格鬥!第二種是……”衣姐说着嘴一合,嘴唇上叼着一片锋利的刀片。嘴一张,刀片又不见了。

 

剩下的会每天更新一章的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