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那年秋天

那年秋天

轉眼間畢業了,意味著我也要開始工作了,在親友的建議下來到廣州。廣州

的天氣真熱,每天頂著酷暑忙碌地奔波於招聘會,應付考官們奇怪刁難的問題,

接受他們高高在上而向下俯視你的眼光,嘴角那絲詭異的微笑讓人感覺永遠是一

場噩夢。求職人群中一張大專文憑毫不起眼,理論知識高不過本科,實踐經驗比

不上中專生,高不成底不就,一次次地失敗,感覺近二十年的書算是白讀了,現

在的大專生估計都處於這種尴尬局面。哎!生活就像強奸,不能反抗哪就默默地

接受吧。

哎!今天又失敗了,剛從招聘現場出來,口乾舌燥,扯了扯領帶,拖著疲憊

的身軀爬上公車,趕緊找了個最後排的位置坐下,單手支撐著下巴望向窗外,西

裝革履、白領美女,每個人都是行色匆忙,他們都有自己工作去奮斗、努力。想

到這不禁失語,來了廣州這麽久,盡管天天啃方便麵,口袋中的錢依然是越來越

少,工作像鏡中花、水中月一樣遙遙無期。對於未來那更是不敢去想,有時候期

望越高,隨之而來的失望也越大。

車到站了,后門走下去幾個大媽,前門上來幾個年輕女孩,衣著時尚,身材

長相的也是蠻靓的。廣州天熱,美女的衣著都很清涼,紗質的上衣,淺淺的牛仔

短裙,總能在街邊形成一道靓麗的風景線,這也讓我們男性同胞深感幸福。空著

的座位不多,有一個美女走到我旁邊的座位做了下來,粉色絲織上衣,短小的迷

你裙,一雙漆黑的大眼睛,文靜典雅的粉臉,白皙的胳膊,雪白的玉腿,身上陣

陣淡淡的幽香,真是誘惑男人犯罪啊。

她瞄了我一眼,看著我一身劣質的西服,眼裡閃過一絲異樣的色彩。我不甘

示弱地看著她,肆意上下打量她。嬌小玲珑的身材,雪藕般的玉臂,渾圓筆直的

玉腿,青春誘人的一雙玉乳,配上細膩嫩滑的玉肌,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女。公

車在緩緩前進,突然一個急轉彎,我的左手不經意搭在她的大腿上,這有性騷擾

的嫌疑,本來想拿開,可一想到她哪不屑的眼神,我依舊搭在她腿上,手指不停

地撫摸,通過裙角的縫隙伸進去,這小妞皮膚真細膩、真濕滑,爽的我心裡得意

地笑,我不依不饒繼續撫摸著她細膩的大腿。

美女臉色绯紅,想喊一聲「色狼」,我把手指摸到她大腿深處,肆意地搓弄

幽谷里的嫩肉,拉扯幽谷兩邊的芳草,眼睛看著她:你喊啊。

想喊的意思,只是低著頭,低聲泣語。我趕緊把手指抽出來,一來感覺我是有點

過分,二來她要是大哭大鬧怎麽辦。本來想懲罰一下小美女,可沒想到變成這樣

子。大意失荊州啊。

我拿出紙巾,小心翼翼遞給她,她哭得更大聲了,周圍的人把目光投向我,

我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正想著該這麽辦,車又到站了,我把剩餘的紙巾放在她的

包包上,也沒去看她什麽反應,逃命似地從后門下車,回過頭才發現公車已經遠

去,哎!回去吧,明天還要找工作呢。

早上起床,打開房間里的百葉窗,深深地呼吸,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我的

神啊!來個天使救救我吧!

給我份工作吧,以後每天都給你上香,即使燒個美女給你也沒問題啊。祈禱

完畢,帶著一身裝備離開房間,半個小時的路程,我走進一家招聘單位,排在我

前面的人,帥哥美女,西服領帶、短裙制服,心裡有點後退,但想到昨晚方便麵

的味道,我還是咬著牙上吧。

一個個進去緊接著又出來,終於到我了,輕輕地敲了兩下門得到了允許,進

入辦公室便看到兩男一女三位身著制服的考官,並排坐在長桌後面,兩個男的都

是三十多歲左右,當我的目光掃到哪個女考官的時候,懵了!是昨天哪個在公車

上被我弄哭的美女,我心裡一陣涼意,工作應該是沒戲了,黯然轉過身去想走。

「你的計算機學得這麽樣。」她臉色平淡無奇說。

「還可以。」轉過身來回答她的問題,這時有點搞不懂美女的做法。

「我看了你的資料,來我辦公室當內勤文員。」說完和另外兩人低聲私語。

想到我有工作了,心情是大不同啊,心裡早已樂的哈哈大笑。可是冷靜下來

才發現,美女的眼神里分明有一絲詭異,眼裡寒光閃閃,有一種想把我吃了的感

覺,我猶如墜入冰窖,不寒而慄。難道她是爲了整我才讓我進公司。想到這不禁

毛骨悚然,這太可怕了,難道我的悲慘生活就此開始了。還是不想了,以後見機

行事,少說話,多做事。

辦好了一切手續后,美女領著我穿過落地玻璃裝飾的走廊,把我帶到她的辦

公室,裡面幾個文件櫃,傳真機、複印機等一些辦公用品,還有兩張辦公桌,上

面有一台電腦,還擺了幾個小盆栽,幾個精美的小相框。相信這是她的公工桌。

「你以後就用這張辦公桌,你現在所屬的部門是廣告策劃部,負責的主要工

作是文件影印、打字、製表、傳遞資料,接發傳真,接聽電話等工作。對了!以

后叫我稚姐。」她指著稍小的辦公桌說。

「你幾歲啊,還叫你姐姐。」我低聲嘀咕。

「我是你前輩,當然叫我姐姐,不服啊。」說完挺了挺飽滿的胸部。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忍,百忍成金,小樣,總有一天我咬死你。現

在先把這姑奶奶先哄住,我嘻嘻地賠笑,可當看著她得意的表情,心裡那個拔涼

啊,不足爲外人道,哎!誰讓我得罪一個記恨的小女人,還是一個愛記恨的小美

女。

這個小魔女真是難以捉摸。

一天工作下來,感覺真累,這小魔女估計沒把我當人看,她就坐在沙發上喝

茶,指揮我做著做那的,給這個經理送份報告,給那個部長傳份資料,最可恨的

是讓我去內衣店,女店員眼神的那個暧昧再加上小魔女肆意的笑容,想想都咬牙

切齒。一整天就在她的吆喝聲中艱難地過完了。哎!回去洗洗睡吧。

整整一個月,每天都受到稚子的百般刁難,搞得我白天老是精神恍惚,哎!

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進精神病院,想著乾脆讓我辭職算了,太折磨人了。可我

一想到方便麵的味道,心裡那個苦啊,眼淚那個流啊,累是累了點,起碼能填飽

肚子,繼續做我的工作吧。在工作之餘,我會偷偷地想起绾绾,想起和她在一起

的日子,和她在一起是一夜情,加上是我曾經暗戀的對象,總是在無人的時候想

起她。就像女人忘不了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一樣,說不上刻骨銘心,但有一點點

難忘。

一天下午剛踏進辦公室,小魔女又來找我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心裡憤怒

不平,思量著:小樣,別落在我手裡,不然看我怎麽收拾你。

「哎呀,小七啊,你怎麽了,最近老是沒精神,年輕人,要節制一下啊。」

說完還掩面嬌笑。

「沒事,最近天氣熱,可能沒睡好。」我暗自咬牙,你個小樣,你別落在我

手裡,不然看我這麽收拾你。

「看你這一個月里工作努力,姐姐帶你去犒勞犒勞。」面含嬌羞地說。

不知是否真的精神恍惚了,我沒注意到那眼神里的那份不正常的笑意,迷迷

糊糊地跟著她上了車,稚子有一輛保時捷當坐騎,而我每天擠公車上班,哎!人

與人的待遇怎麽相差這麽大呢,等有一天我翻身了,小魔女,我要將你按在身下

狠狠鞭撻你。稚子載著我到城外,將車停好后,我走下車,才發現是一棟別墅。

我好奇打量著別墅,這棟房子,就我那點工資我一輩子也賺不到,看著我的

傻樣,稚子感覺她的計劃也即將開始了。

稚子親自下廚,嗯,小美女是刁蠻了點,但做的菜還真不錯,一桌子的美味

讓我食慾倍增,我以風卷殘雲的速度席捲桌上的美味,稚子在一邊喝著茶吃著點

心,最後稚子拿來一瓶白酒,我們一杯接一杯對著干,慢慢地頭有點暈了,倒在

桌邊就睡著了。

半夜,喉嚨癢的難受,想找水喝,正要起身時,感覺到下身好舒服,分身被

柔軟的東西緊緊包裹住,睜開眼發現,在一個透著暧昧的粉色裝飾的房間里,擺

了身上的衣服已不知去向,想起身才發現手腳被白色繩子綁在按摩椅上,而稚子

這個小魔女則趴在我身上,只見她左手使勁把包皮撸下來,然後用右手指尖貼著

龜頭畫圈,一雙玉手不停地套弄著分身。同時,還不忘擡頭看我的表情,一邊嘿

嘿地笑,一邊繼續她的動作。

她今天穿著一件粉色短袖斜肩襯衣,一雙美瞳眸清似水,精緻典雅的玉臉,

白皙的玉臂,飽滿高聳的乳房欲裂衣而出,下身是藕色層疊雪紡短裙,纖纖細腰

不足一握,豐腴渾圓的雪臀翹挺,肉色透明絲襪包裹著雪白的美腿,身上散發出

陣陣幽香,小魔女真是美豔動人,我半眯著眼,享受著她給我帶來的精神和肉體

的雙重刺激。

「小子,是不是很舒服啊。」小魔女握住分身,媚眼如絲望著我。

「哦,往裡一點,對,就是這樣。」有美女幫我釋放一下,而且還是蘿莉般

小魔女,我聳肩得意地奸笑。

「沒事,舒服就喊出來吧。」說完玉手飛快地套弄分身。

說實話,小魔女的玉手好柔軟,想棉花一樣,套在分身上,輕柔地撫摸著,

我感到腰眼酥麻,有種想射的沖動,口中發出低沈的吼叫,腰部不斷向上迎合小

魔女的套弄,一股令人慾仙欲死的快感如潮水般向我襲來。

我舒爽地昂著頭,「啊……啊……」地呻吟,我情不自禁地顫抖著達到了情

欲的巅峰。岩漿狂射而出,白花花滾燙的岩漿噴射在小魔女嬌媚的臉上。

稚子抽出紙巾擦掉臉上的岩漿,轉過身,從包包里拿出一顆綠色小藥丸,慢

慢向我走來,對著我不斷奸笑。

「你不是很爽麽,我讓你爽個夠。」說完把藥丸強行塞入我口中。

「不要……我不吃。」我拚命搖頭,讓她的手不要接近我的嘴,同時緊緊地

閉上嘴。

「那天在公車上,你不是很大膽麽,怕了啊,小樣,誰讓你對我色,我讓你

射的精盡人亡。」捏著我的鼻子,不讓我呼吸,等我憋不住了,張開嘴想呼吸的

時候,她迅速將綠色小藥丸扔到我口中。櫻唇貼上我的嘴唇,渡過一口香甜的津

液。

我轉過頭,試著干嘔把藥丸吐出來,可惜藥丸和著口水已下肚了,臉色變得

紅撲撲的,剛射過的分身迅速勃起變硬,膨脹欲裂,想找個濕潤緊湊的地方來釋

放下,人已變得口齒不清,口中發出狂野的吼聲,通紅的眼睛不斷掃射小魔女曼

妙的身體,小魔女可能被我狂野的一面嚇得不知所措。

稚子櫻唇貼著我時,藥丸溶解后一絲口水有一部分進入她口中,此時粉面绯

紅,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我。呼吸開始變得沈重,嘴裡開始胡言亂語了,玉手開

始在身上胡亂的撫弄著,右手按在飽滿的玉乳上,不斷地捏弄,左手穿過雪紡短

裙,伸入兩腿之間的幽谷中,在幽谷里輕撫慢揉,美目緊緊地閉合,櫻唇咬得發

紫,嘴裡哼哼叽叽地嬌吟,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著。看來綠色小藥丸藥效真強。

我被迫吞了幾顆藥丸之後,渾身瘙癢,胸口有一把火在燃燒,兩腿之間的分

身漲得分外的疼痛,被綁的手腳拚命掙扎,身體不斷扭動,想掙開繩索將眼前的

小魔女壓在身下,把漲硬的分身插入她兩腿之間,好好地釋放心中的那把越燒越

旺的慾火。

雙手在掙扎中,竟掙脫了繩索,我快速解開腿上的繩索,走到同樣慾火焚身

的稚子身前,此時玉體癱軟在床上,但見她歡快地扭動,柳腰款擺,雪臀微挺,

粉色襯衣的紐扣已解開幾個了,淡藍色的蕾絲胸罩向上托著堅挺飽滿的玉乳,雪

紡短裙已撩到細腰,粉色蕾絲花邊小內褲向下拉到大腿處,幽谷一片泥濘,芳草

上有幾滴透明的玉液,粉紅色的肉唇被玉液浸潤得更加嬌嫩。

湊近稚子的胴體,她身上的淡淡的幽香刺激著我,我跨坐在絲襪包裹的美腿

上,右手撫上豐滿的玉乳,大嘴一張,將微微變硬的的乳頭吸入嘴裡,溫柔地輕

咬舔弄,手指深陷按壓膩滑的乳肉,並讓玉乳在手裡不斷變化著形狀。左手把粉

色蕾絲花邊小內褲拉到小腿處,再探入幽谷之中,拇指輕按肉唇上的小肉粒,食

指和中指並攏,緩緩插進蜜穴,在蜜穴不斷扣挖,潺潺春水徐徐流出。

「啊……嗯……好癢啊……」稚子歡快地呻吟。

「人家好癢啊……好人……」櫻唇微啓,秀發飛揚,螓首輕搖。

稚子情慾高漲,玉手捉住分身,拉向下身,直到濕潤的蜜穴才停下,玉手環

繞我在的腰身,輕按臀部,「咝」的一聲,分身滑入蜜穴,來到蜜穴深處,一層

肉膜艱難地捍衛著童貞,沒想小魔女還是個處,腰部加重了力度,分身直接盡根

沒入,

「啊」撕裂般的疼痛,稚子柳眉緊鎖,兩粒晶瑩的淚珠湧出美眸,不可控制

地呼疼、喊痛,修長美腿緊緊纏住的腰身。狹窄的蜜穴,撕裂般的疼痛,痛苦的

呻吟激起我的獸性,開始猛烈地抽送,一次次用力地撞擊著稚子的蜜穴。稚子很

快告別了疼痛,開始歡快地迎合我的抽送,我含著豐滿堅挺的玉乳吞吐吮吸著,

壓著她從上而下重重地抽插,蜜穴里玉液汩汩流出,稚子的喘息呻吟更響亮了,

伴隨著一聲放蕩的呻吟,我腰身顫動,滾燙的岩漿射入稚子的蜜穴深處,兩人一

起攀上了情慾的巅峰。

稚子兩腿間誘人的幽谷,粉紅色的兩片肉唇,飽滿堅挺的玉乳,隨著稚子的

嬌喘,上下劇烈起伏,玉臀間芳草一片,我看著眼前雪白的胴體,嬌嫩的冰肌玉

骨,怒聳的雪白玉乳,纖纖的輕柔細腰,修長的膩滑美腿,無不誘人犯罪。

我怒吼一聲,再次挺身壓在稚子美妙的酮體上,看著曾經對自己呼之即來,

揮之即去的小魔女在自己身下,美豔肉體挺動,迎合承歡,嬌喘籲籲。心情是大

不同,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似乎同時張開了,像是吃了人參果一般神清氣爽,真

是舒服啊。

嬌豔動人的酮體已是春潮泛濫,幽谷泥濘。稚子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嬌媚

的聲音在耳邊,更加刺激了我的慾望,肉色絲襪包裹著的玉腿繞在我的腰身上,

兩個可愛的小腳丫交織在一起,玉臀脫離了的床單,緊緊抵在我的腰胯處。

「輕點……我受不了……輕點啊……」

「啊……痛啊……哦……嗚嗚……」

「好痛啊……停下來……嗚嗚……」

這個平時端莊靓麗的小魔女,不斷發出嬌媚呻吟,那聲音真是媚到骨子了,

真是一個嬌豔的性感美人,我雙手抓住稚子圓潤豐滿的雪臀,用力把稚子抱起,

她不由自主抱著我的雙肩,櫻唇輕咬我的耳垂,秀氣的瑤鼻時不時在我的頸間磨

蹭,玉乳在我的胸口研磨著,嘴裡喊出一聲聲嬌媚的呻吟。

我站起來挺直身子,在房間里走走停停。走幾步就停下來,摟住稚子上下挺

動,分身在稚子蜜穴里抽送,然後又開始走動,稚子緊緊地摟著我的脖子,嬌嫩

的肉體纏在我的身上,嘴裡「啊」地嬌媚地叫著,圓潤豐腴的玉腿緊緊夾住我的

腰身,修長的玉腿胡亂踢蹬著,粉色蕾絲花邊小內褲還掛在小巧白嫩的小腿上,

隨著小腿的踢蕩,在房間里劃出誘人的弧線。

看著稚子如癡如醉的神情,耳邊傳來她嬌媚誘人的呻吟,想著我在她的房間

里干著小魔女嬌豔的酮體,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燒,一陣想射的沖動隨著強烈

刺激的快感,不斷在我的身體里快速遊動,想找一個可以釋放的地方。

溫潤濕滑的蜜穴緊緊夾住分身,嬌嫩的蜜穴內壁不斷摩擦著分身,快感在一

點一點地累積,我感到腰眼酥麻,抱住稚子的豐腴圓潤的雪臀,頂住蜜穴不動,

分身旋轉著研磨蜜穴深處,稚子指甲在我背部瘋狂地抓扯,抓出一道道深深的血

痕,「啊」一聲亢奮的吼叫,將滾燙的岩漿射入稚子的蜜穴深處,稚子咬著我的

肩膀,蜜穴痙攣著顫抖著,一股春水噴射而出,澆注在分身頂端,兩人一起攀上

情慾的巅峰……

一次次高潮后,我無餘力支撐稚子的重量,抱著她走到床邊,輕輕放下她的

雪臀和玉腿,坐在床邊喘氣,稚子癱坐在我的腰上,趴伏在我的胸部輕聲喘息,

我愛撫著她高潮過后更加汗濕滑膩的酮體,回味著剛剛結束的情慾快感。

思量著身體里的藥效應該過了,我摟住稚子,輕撫她嬌豔的酮體。稚子心緒

平複后,大眼睛直直看著我,美瞳里淚光閃閃,欲言又止,猶如雨後梨花般黯然。

看著小魔女美目紅腫,忍不住爲她感到心疼,想想嬌嫩的肉體初夜承歡,我

在藥物的控制下毫不節制的一次次狠狠抽插稚子嬌嫩的蜜穴。

「寶貝,對不起,我傷害了你。」

「嗚嗚……你是壞人……嗚嗚……」說完開始哭了,並且哭得越來越來淒慘

了。

看情況不對,趕緊抱住稚子,雙手在她光滑的後背輕輕撫摸,輕聲私語,耳

鬓厮磨,細心的安慰她。等她哭累了,開始向我傾訴一些我還不知道的事情。

「嗯……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就開始喜歡你了,可是你的狼爪子都對我什

麽了,嗚嗚……」

「我讓你到我的辦公室來做文員,不就是想著能多看幾眼嘛,近水樓台先得

月,這都不知道,嗚嗚……」

「今天找你來這第一是想犒勞下你,第二想懲罰一下你,嗯!誰讓你在公車

上那樣對我,現在又想上次一樣欺負我,而且結果更惡劣,嗚嗚……」

「是哪樣對你?」一想到先前香豔的懲罰,我壞壞地對著她笑。

她抓過的我的左手,櫻唇湊近胳膊,咬出一個梅花狀的血印,看著我呲牙咧

嘴的表情,她櫻唇微啓,雪白的牙齒間隙中絲絲血漬,她笑了,兩個小酒窩很是

好看、很是迷人。張愛玲小姐說過,女人不是因爲美麗而可愛,而是因爲可愛才

美麗,稚子,顯然就是這樣的女人,看著她在我懷里的暴雨梨花般可愛的模樣,

妩媚中又有點含嬌帶羞。我想我開始喜歡上了她。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