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懷孕的大嫂

懷孕的大嫂

我叫宋培宇,生於一個平凡的小康之家。家父任職銀行經理,家母擔任小學老師,上面還有個大八歲的兄長。我十歲時,大哥就赴外地求學,畢業後於K城找到一間食品公司的工作,便在當地安身落戶。

 

兩年前,大哥突然到法院辦公證結婚。事前毫無徵兆,完全出乎家裡意料之外。之後,他趁著一次假期把愛妻帶回家,我也首度見到大嫂:原來她是大哥公司的同事,長得面目清秀,五官端正;身形體態婀娜多姿;個性溫柔賢淑,應對進退頗爲得體。

 

沒多久,父母就對這媳婦感到十分滿意,我也羨慕大哥能娶到美嬌娘。雖說婚姻成立已是定局,但傳統禮數仍不能免。於是,就在農曆新年前,挑一個黃道吉日,補辦婚宴款待親友。

 

等到一切都忙完,年也過了,大哥、大嫂返回工作崗位。身爲學生的我則繼續拾起書本,努力課業。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我以優異的成績考取曆史悠久的名校─L大學,父母爲此高興了一番。更巧的是,校區就在K城近郊,離大哥家不遠。

 

母親特地打電話通知大哥,要我之後就住他們家。所幸大哥家裡空間寬敞,所以當我拖著沈重的行囊來到他家,一間空房早就整理好了。這時再見到大嫂,已懷孕近七個月;而爲專心生産,她向公司請了産假。

 

等學校開學,開始嶄新的大學生活后,我的活動重心除校園外,就是大哥家了。放學回家,大嫂會不辭勞苦,準備好豐盛菜肴,等待我和大哥享用。平時生活起居大小事,她也會特別關照我。

 

我相當感謝大嫂,想自己畢竟給人家添麻煩,總不好意思成天就只「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加上大嫂挺著大肚子,行動不甚方便。因此只要有空,我便會幫忙打理家務。

 

某周六早上,大哥人在外地工廠出差視察,我和大嫂兩人在家打掃環境。因爲懷孕的緣故,大嫂每做一陣就要休息一會,額頭上早已汗涔涔。她抖抖寬松T恤領口想讓自己涼快些,但不斷冒出的汗水浸透了衣服,粘膩地貼在身上。大嫂交代我收拾善後,便回房間換衣服。

 

我悄悄跟上前去,發現房門並沒有關緊。透過門縫往裡瞧,大嫂背對我脫去T恤,也褪去下身的短褲,只穿著白色胸罩和內褲。

 

看著大嫂的背影,全身肌膚光滑白皙。雖說有孕在身,身材略顯豐滿,但圓潤的曲線增添了成熟的美感。她拿起一條毛巾,細心擦拭身體上的汗漬,接著轉過身來:雙峰堅挺而飽滿,兩團肉球彷彿快要撐開胸罩般,在身前晃動;隆起的腹部碩大而渾圓,上頭沒有一絲皺紋。

 

看著如此曼妙的女體,我下身慢慢發硬、升起。大嫂換上淺褐色連身裙,向門口走來;我連忙閃到客廳,手上繼續工作,當作什麽事都沒發生。

 

當晚大嫂洗澡時,我又躡手躡腳來到浴室門外。隔著門,便傳來「淅淅瀝瀝」的沖水聲,還有她輕哼小曲的聲音。我把目光轉向門外的洗衣籃,看見堆叠在最上面的,正是大嫂剛換下來的衣物。伸手拾起胸罩,指尖感覺到上頭還殘存些許溫熱;而撿起內褲,發現褲裆處微微濕潤。

 

拿近一聞,女性特有的味道撲鼻而來。這下不得了,褲子里的寶貝又開始充血、膨脹。此際浴室里水聲停止,料想大嫂已經在穿衣服。爲避免被當場撞見,趕緊把東西放回原處,快步回房。那夜,我躲在被子里,幻想大嫂的裸體,DIY了好幾次。

 

過了數周,一個星期三,我爲了準備隨堂報告,在圖書館忙到晚上九點多才回大哥家,進門卻發現客廳一片漆黑。大哥因爲公司客戶來訪,少不得要應酬招待,大概半夜才回得來。那大嫂呢?「這麽晚了,能去哪呢?」

 

我正滿腹狐疑地走回房間,看到大嫂房間透出光線。我推門進去,驚見她浴袍敞開,底下只穿著黑色缇花內褲,一手放在豐滿胸部,一手伸進內褲忘情撫弄著。

 

大嫂見我莽撞出現,嚇了一大跳,「啊」的一聲,連忙拉緊浴袍,滿臉通紅,不敢正視。我當下也大窘,連聲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急忙退出房間。

 

幾分鍾后,才整理好情緒,來到大嫂房間。這次記得敲門了。我說道:「大嫂,我進來囉!」

 

一進房,大嫂已穿上一套粉藍色睡衣倚在床頭。我再度爲剛才的冒失鞠躬道歉,大嫂連忙說道:「沒關系,沒關系,其實…我也有錯。」說完又低下頭去。

 

看大嫂羞紅的臉,原本就很漂亮的面容,現在更顯嬌美。我望得出神,好一會才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我鼓起勇氣問道:「大嫂…妳…妳剛剛…是在…那個嗎?」

 

大嫂身體震了一下,猛然擡起頭。她的臉漲得更紅,雙唇微微抖動,好像想說什麽,卻又難以啓齒,最後別過頭去,輕輕點了點頭。

 

我繼續問:「大嫂,莫非…妳覺得寂寞嗎?」

 

大嫂頓了半晌,才開口道:「自和你大哥結婚以來,我們倆雙宿雙飛,幸福的很。但懷孕之後,他就很少碰我。最近公司里又忙,老不在家。夫妻在一起的時間變少,我又是個不喜歡寂寞的人,所以只好…」講到這,她再也說不下去。

 

我說道:「大嫂,其實…其實這也沒什麽嘛!」說話間,我把手緩緩搭上大嫂的肩頭。

 

大嫂輕輕掙脫,說道:「看你,一副不老實的樣子。其實我本來要做的是這件事。」

 

大嫂從床邊矮櫃抽屜里拿出一瓶乳液。「這是給孕婦使用的。」

 

大嫂說道:「每天抹一點,可以避免妊娠紋生長。我肌膚之所以這麽光滑,全拜這每日保養所賜。」說完,她把睡衣掀起,露出白皙渾圓的腹部。正要打開蓋子,我阻止了。

 

「大嫂,平常妳那麽辛苦,今天就由我來服務吧!」

 

我從大嫂手中接過乳液,打開蓋子在手中倒上一些,然後開始在腹部撫摩。雙手輕柔地由上而下,由左至右來回按摩,又繞著肚臍劃圓。

 

我問大嫂:「這樣可以嗎?」她微閉雙眼,點頭應聲道:「嗯!」掌控得宜的力道,讓大嫂感到十分舒服。她雙唇微開,帶著淺淺微笑,看來十分享受。

 

我的指尖感覺光滑無暇、吹彈可破的肌膚觸感,胸中慾火不禁燃起。我不安分地把手伸進掀起的睡衣,被大嫂擋了下來。「嗯!不行!」我不死心,目標轉向下身,隔著睡褲撫著雙腿間的三角地帶。這次還是被無情擋了下來,大嫂微慍說道:「就說不行嘛!」

 

我碰了一鼻子灰,怏怏說道:「對不起。」

 

草草結束按摩,大嫂關燈睡下;我則回被窩里,又狠狠DIY了幾回。我滿腦子想和大嫂進行親密接觸,卻苦無機會。我只好耐心等待,終於,機會出現了。

 

一天,大哥又到外地出差數日。那夜,外頭正下著小雨,昏黃的路燈照映濕滑的巷道,顯得格外冷清。我剛念完書,合起書本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怎樣也無法睡不著。

 

空氣一片寂靜,只聽見床頭鬧鍾「滴答!滴答!」規律走動著。我斜眼看去,時間已過午夜,此時突然感到口乾舌燥,便起身到餐廳倒水。

 

剛喝完水,我望向大嫂房間,心念一動,踮起腳尖慢慢走了進去。巷子里路燈燈光從窗子透進來,映在已然安睡的大嫂身上。她朝左側睡,身穿乳白色連身睡裙,只在腹部蓋上薄被,雙手緊擁一個大抱枕。大嫂果然害怕寂寞,爲了尋求慰藉,她抱著枕頭,當自己正抱著大哥入睡。

 

我悄悄坐上床,手伸向大嫂潔白的玉腿。嗯!摸起來還是那樣光滑,如絲般舒適。屏住氣,輕輕掀起裙襬,往上延伸直至大腿根部。我接著把大嫂屈起的右腿拉直,左腿維持彎曲。就憑這小動作,裙下的深色內褲便露了出來,也足夠我把手伸向那裡撫摸了。

 

大嫂的三角地帶既溫暖又柔軟,我摸得正高興,聽見大嫂發出一聲輕哼:「嗯……老公…討厭……」看來她還作著春夢呢!

 

我將手轉移到腹部,隔著睡裙輕撫。大嫂的腹部隆成完美的圓弧,我摸著摸著,下身寶貝開始膨脹。繼續向上遊走,轉瞬間來到豐滿的一對巨乳前。由於底下沒穿胸罩,隔著薄薄的衣料,便能直接感受到彈性極佳的觸感,兩粒蓓蕾在刺激、挑弄之下早已硬挺。

 

大嫂仍酣然睡著,呼吸還是那樣均勻,彷彿不知道這一切的發生。我早已心癢難耐,立刻褪去下身短褲,掏出腫脹的巨根,抵住大嫂豐臀開始磨蹭起來。

 

大概感覺到有陣陣溫熱由身後傳來,大嫂醒了。她坐起身,回頭看到黑暗中一個人影躺在身邊,大吃一驚。「救…」她正想喊,就被我一手捂住嘴巴。

 

「大嫂,別怕。是我。」

 

大嫂聽清楚是我的聲音,驚道:「你…你在…在這里…干…干什麽?」

 

我說道:「大嫂,剛才我起來喝水,關心妳才進房看看。結果看到妳睡覺的模樣就控制不住,實在太迷人了啊…」話一說完,就親吻起她的粉頸、香肩。

 

「你…你敢…我…我要叫人啦!」大嫂不斷扭動身子,掙扎地說道。

 

「大嫂,我真的早就想和妳…也不知爲何,全天下女性我就覺得妳最美。一見妳挺個大肚子和巨乳,我就…」我邊說道,邊拿起大嫂的手,往自己兩腿間塞。大嫂閃避不及,碰到我滾燙又無比粗大的雞巴 。

 

「不…不可以…我是你大嫂呀…啊…不要……」

 

這時候,我一手滑進內褲,在大嫂雙腿間的花蕊搓揉著,另一手則溫柔地撫摸豐滿的胸部。低下頭,將挺立的乳頭含在口中吸吮、啃噬。

 

大嫂心裡一陣蕩漾,她不曾經曆過這些。平常大哥是直接把她按倒在床上,開始一場狂風暴雨,因此她直認爲行房是件痛苦而煎熬的事情。

 

「別…不要…我…已經…九個月…就快生了…」大嫂推著我身體,但是雙腿卻不由自主打開,小穴流出了蜜液。

 

我知道大嫂想要了,內心激動不已,順手打開床頭燈。微弱昏黃的燈光,大嫂雙頰緋紅,豐盈飽滿的雙乳垂在胸前,圓潤的腹部高聳著,全身線條真是美極了。

 

我看得出神,忍不住貼在她耳邊說道:「嫂子…妳太美了…我要妳…」

 

大嫂還來不及開口,我二話不說把她推倒在床,扯下內褲,將雞巴瞄準蜜穴,迅速捅了進去。「嗚…不…輕…輕點…」大嫂左右用力擺頭,雙手推著我胸膛。

 

我加快前後擺動的速度,幅度、力量也越來越大。蜜穴的肉壁緊緊吸附雞巴,沒想到大嫂婚後,還是維持少女般的緊致。

 

我說道:「大嫂…不錯喔!」她承受著撞擊,香汗淋漓,嬌喘道:「嗯…嗚…舒服…」

 

「舒服嗎?」我又說道:「那就來吧!」

 

我繼續用力在大嫂體內沖刺,大嫂淫蕩的呻吟聲越來越頻繁,聲調也越來越高。我知道彼此都快高潮了,就在快噴出的時候,我猛然自她體內抽出。卻見大嫂不滿足地嬌吟著,手抓住雞巴,主動往穴里送。

 

「別…別拔出來…我要…受不了…啦……」

 

應大嫂要求, 我再次挺進她豐滿的身軀,比之前更加用力。

 

「啊……肚子…好痛…啊……」大嫂失聲叫道。

 

我顧不得這些,抱起她猛烈插著,一雙豪乳上下晃動。

 

大嫂扶著我肩頭,不管胎兒在腹中翻滾,高聲呻吟道:「啊…好脹…啊……」她體內感到一股劇烈快感湧上,猛地擡起下身,挺著大肚子向我迎來。經過數回合,我終於噴發而出。

 

大嫂已疲累不堪,差點要暈過去。她突然感到一陣尿意,便吃力地起身,一手撐著酸痛的腰部,一手托住沈甸甸的腹部,扭著豐碩的屁股慢慢行走。

 

我看到這景象,雞巴又堅硬起來。大嫂覺得肚子有些發脹,且比原來大了許多。但她沒在意,慢慢走進廁所,手撐腰,扶著牆,勉強坐到馬桶上。我又忍不住了,趁大嫂剛起身沖水,便由後方抱住她,抓住雞巴直入花蕊。

 

「啊…不…不…我肚子…好脹…啊……」大嫂嘴上這樣說,卻還是順從地高高蹶起臀部,好讓我的寶貝更爲深入。

 

「怎樣了?是不是要生了?」我托著大嫂腹底,明顯感覺肚子略向下墜,而且變大、變硬了。

 

「沒有…剛才…肚子…頂…頂到牆了…痛…」她上氣不接下氣,捧著大肚子,作勢要往地上癱倒。

 

「大嫂,我扶妳上床躺下。」我連忙說道。

 

「不成…我…走不了…肚子好疼…啊……」大嫂直接蹲在地上,手抱肚子不停呻吟。我只好吃力地架起她,半拖半拉地往床邊走去。

 

我小心翼翼地讓大嫂躺下,還在腰下墊上枕頭。如此一來,本就高聳的腹部顯得更大,大嫂的胴體更加性感了,由腳部望去,根本就看不到臉。由於適才激烈活動,她胸前的蓓蕾竟滲出少許乳汁。我心裡一激動,就像小時候吃母奶一樣,猛然往她身上一撲,叼住乳頭就使勁吸吮。

 

「啊…啊…你…你輕…輕點…我…受不了…」

 

隨大嫂的嬌聲呼喊,我雞巴又堅挺了。我將寶貝不停在大嫂肚子和乳房上磨蹭,一時興起,把它放在豐乳中央的深溝,要大嫂用手由兩側往中央擠壓,讓雙乳夾著它。大嫂難爲情地照辦,雞巴便愜意地在那前後抽動。

 

我腦中浮現一段不知是誰說的話:「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后句套用在當下,還真貼切。

 

隨著速度加快,也漸接近噴發邊緣。終於一股熱流射出,白濁的精液落於大嫂的乳房上,有些還噴到了她臉上。看到這幕,我又邪惡地把雞巴放到大嫂嘴邊,說道:「幫我舔干淨。」

 

大嫂原有些抗拒,但拗不過我,只好張嘴含住。我又沒料到大嫂“吹箫”的功力頗有水準,力道拿捏剛剛好,弄得我“爽歪歪”,沒多久就射了她一嘴。我不好意思要大嫂吞下去,於是遞上衛生紙,讓她自行處理。

 

想想玩得差不多,該是收尾的時候了。於是分開大嫂雙腿,再度對小穴展開最後進攻。而在大嫂失聲呻吟中,雙方達到高潮,我又大量發射一次,才依依不捨地抽離……

 

我躺在大嫂身邊,彼此在喘著氣。我瞥見大嫂眼角閃著淚光,不知是對自己背著丈夫作這檔事,感到不齒而掉淚;是許久沒作得如此盡興,喜極而泣。我把她攬入懷抱,說道:「大嫂,開心嗎?我功夫應該不輸大哥吧!」

 

大嫂紅著臉,朝我胸口輕輕打了一拳,柔聲道:「死相,討厭啦!」說完又埋入我懷中。我知道,我成功了…

 

幾星期後,大嫂生下一個男孩,大哥當上爸爸,我也升格爲叔叔。不過從此我跟大嫂建立了默契:大哥在家時,她是他的妻子,我的大嫂;但大哥不在家時,我就鸠佔鵲巢,取而代之。大嫂說在我完成學業,離開他們家之前,她要好好和我享受,因爲有不同以往的全新體驗在等著她……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