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番外篇:莫道不消魂)

再過幾日就是外公外婆的忌日了,我有意要回去鄉下拜祭,就在飯桌上把想法說了出來。

林琳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可是因為公務纏身一時走不開,只能作罷。

至於媽媽李淑敏,我知道她是有多想一同回去的。

因為離婚一事,兩位老人相繼離去,這對媽媽來說是莫大的傷痛,也因此而內疚不已,每每想起更是陷入深深的自責,所以多年來少有回去。

這次,我執意要回去,自然不會白白浪費機會,一番好勸才得到媽媽的首肯,她同意與我一同回去拜祭先人,這多少都讓我有些安心。

啟程之日,我把因為不能同行而生悶氣的妞妞好好安慰了一番,答應她在回來後就帶她去迪士尼玩上一整天,她這才肯露出笑容跟著林琳去了學校。目送她們遠去,我這才拿起行囊走向車庫,回去鄉下大概需要一整天的時間,所以我和媽媽會在那邊住上幾天,就當是散心好了。

一路上,媽媽李淑敏都心事重重,除了偶爾會提醒我注意車速,就再也沒有怎麼說話了,然後在後座靜靜地睡去。

黃昏時候,我們終於到了目的地。外公年輕的時候是名教師,退休後就住在鄉下,說是城市裡人來車往的太過喧囂,住久了鬧心得很,還不如在這裡安安靜靜,每天聽聽蟲鳴鳥叫的來得有趣。外婆最聽老爺子的話,所以也跟著住下了。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他們其實是不想給自家女兒添麻煩,城裡的消費高,多一個人就多一份支出。他們太疼愛這個獨生女了!

老人家走後,房子就空了出來,我又捨不得賣掉,怕傷了媽媽的心,多少給她留個念想也好,所幸當時有拜託鄰里鄉親幫忙打理,所以看起來沒有半點破舊頹敗之貌。這次回來,我還特意提前打電話讓鄰居李大叔幫忙打掃過,所以直接入住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跟李大叔一番寒暄後,我籍口要去他家借點鋤頭什麼的,拉著他就出了家門,留下媽媽一個人在屋裡休息。出了門,我強塞給了李大叔一筆錢,他推搪了幾次,最後還是收下了,臉上的笑容比剛開始要真誠了三分。

在外頭轉悠了一會兒,回到家裡,我以為媽媽會在臥室休息,結果卻在書房裡找著了她。書房是老爺子生前最常待的地方,他喜歡寫毛筆字,喜歡看書,所以那幾個書櫃裡就放滿了各種書籍和他親筆寫下的各種墨寶。依照鄉下的習俗,老人家去世後,家裡的相關物品都應該清理掉的,但媽媽還是留下了不少東西,譬如這間書房裡的所有東西,譬如她現在手裡正拿著的那張全家福。

照片裡就五個人,是在我剛出生不久後拍好的。外公外婆,媽媽,我,還有那個如今在我腦海裡已經有些模糊的男人。那時,他們都很年輕,笑的很是燦爛,而我就安靜地躺在繈褓中,被媽媽抱在懷裡。小的時候聽外婆說起,我在拍照之前並不配合,一直在哇哇哭,後來是在媽媽喂完奶後才肯安靜下來。

「媽~你怎麼不好好休息一會兒?」

我走了過去,從後面輕摟著媽媽李淑敏的腰肢,嗅著她的體香,莫名的心安。

媽媽被我這麼一摟,嚇了一跳,伸手快速的擦拭了一下臉龐,然後依靠在我的身上,故作輕鬆地說道,「在車上睡了這麼久,再睡就變成豬啦!你忍心看著人家變成豬啊?」

我吻了吻她的耳垂,伸手拿過那張照片,看了眼隨後就反蓋在書桌上,「媽媽,我愛你!」

媽媽看了我一眼,報以深情的話語,「我也愛你!」

情話無需太多,一句便足矣!

我吻上了媽媽的紅唇,旋即貪婪地吮吸著她口中的香津,媽媽主動地送來丁香小舌,互相纏綿。這一吻,只吻得我和媽媽倆人呼吸急促,熱血沸騰。

我一把將她抄起,轉身就向臥室走去。媽媽早已在熱吻中興奮得昏了頭,白皙藕臂勾著我的脖子,積極索吻,雙眸裡春水汪汪,媚意瀲灩,胸前脹鼓鼓的兩團擠壓出漂亮的弧形,大片的乳肉白嫩無暇。十二公分的黑色漆皮高跟鞋掉落在地,一雙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小腳丫亂晃。

迫不及待地踢開臥室門,我用力將媽媽拋到床上,然後狠狠地壓了上去。媽媽尖叫著,卻更加興奮地配合著。我一手隔著薄薄衣衫揉捏著她的豪乳,一手已然潛入裙底探索那流水潺潺的美妙幽境。在這之前,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做愛了。

我熟練地解開媽媽胸前的紐扣,那對被紫色的前扣式蕾絲胸罩兜裹著的豪乳近在眼前。我吞咽下一口唾液,輕而易舉地就解去胸罩,然後朝聖般捧著其中一座乳峰,在那雪白乳峰之上一粒被乳暈襯托著的鮮紅乳頭,巍然聳立。我壓抑著興奮,輕咬住它,舌尖抵在上面,肆意舔舐。媽媽上下失守,壓抑多時的情欲漸漸被點燃了,弓起身子,讓自己的胸膛更加挺拔,好與兒子親密地接觸,兩腿微微張開,任由愛子的修長手指在其間撫摸,單薄的丁字褲早已他被拉扯下來,手指就在那濕滑嬌嫩的陰道口徘徊,這可急壞了她!

親生血緣的維繫,母子倆早已心有靈犀。我的手指緩慢地進入到媽媽緊湊的陰道裡,裡面濕潤而溫熱,嬌嫩的軟肉充滿活力。

「嗯~」

儘管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插入,但還是讓媽媽不再感到空虛,喉嚨裡發出了一聲膩人的滿足的呻吟,甚至有了個小高潮。

我嘴裡含著媽媽的乳頭,手上的動作卻是不停,左手揉捏著她另一座乳峰,將這G罩豪乳捏出各種形狀,右手手指在陰道裡搗鼓出大動靜,越來越多的淫液從媽媽的小穴裡流了出來。

「哦~唔唔~」

媽媽抱著我的腦袋向下壓,兩腿分得更開,嘴裡嗯哼不止。

等我把媽媽的兩顆乳頭都吮吸得堅挺,媽媽終於被指奸到了高潮,屁股抬得高高的,整個人都痙攣著,一股又一股的蜜液從體內湧了出來,我趁機又狠狠地快速搗鼓了幾下,飛濺的淫液便把床單都濕透了。

持久的高潮後,媽媽這才慢慢安靜了下來,只是起伏不定的胸脯還是說明她仍然在享受著餘韻。

我從媽媽的身上爬了起來,替她擦去額上汗珠,看著她帶著滿足的笑容入睡,這才走出臥室。一日的舟車勞頓,再加上這高潮,足夠讓她好好地睡上一覺的了。

洗了將近一個小時的冷水澡,我還是沒能把那團欲火熄滅,只能籍著媽媽的內衣和絲襪好好發洩了一番,這才得以冷靜下來。

閑來無事,我便在房子裡四處走動走動。本想著沏上一壺茶,解解乏也好,卻無意中發現了一件小物什。

一條屬於女性的內褲!

純白色的普通款式女性內褲,被卷成了一條,隨意丟棄在沙發的角落裡,不,應該是被它的主人遺忘了。我小心地拿了過來,想要仔細確認清楚,卻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尿騷味,以及性愛後的氣味!

媽媽是不會穿這種款式的內褲,而且這上面還殘留著難聞的氣味,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媽媽身上的,所以……  家裡昨天有女人來過!而且,她還在這裡做了些“壞事情”!

我取來袋子將這汙物包裝起來,打算去找除了我之外唯一一個擁有房子鑰匙的李勇李大叔問個明白,正要下樓,就看見了他家陽臺上走出來一個女人。細看之下,我便認出了那是李勇之女,李巧雲。

說起來,李勇之人,其實是有不少詬病的。

尚且年少之時,我就聽外公外婆說起這人在年輕時就嗜酒如命,每天都喝得爛醉,三天兩頭就借著酒瘋打媳婦,砸東西。

後來,他媳婦實在受不了,拋下他和一雙兒女,在某個夜裡跟外人跑了。

兒子叫李國棟,女兒便是李巧雲,兄妹二人的名字是李勇請外公幫忙取的。

自打媳婦跑了之後,那李勇就更加熱衷飲酒,這飲著飲著吧,兒子在高中輟學出去打工之後就再也沒回過家了。

都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這李勇大概也算不上浪子,不過經此一事,還是回過了頭,終於不再賣醉,而是成功戒了癮,耕耘著自家的那一分幾畝地,硬是把女兒送去念了大學,再後來手頭豐裕後,便承包了村外的果園,賺了不少,在建設家鄉的時候出錢又出力,這才漸漸得到了同村人的讚賞和認可。

這也是我願意把鑰匙交給他的一部分原因。

不說那沒見過幾面的李國棟,且說說這女兒李巧雲吧。

她比我還要大上將近十歲,又因為兩家有著一絲親戚關係,所以我小的時候見了她都得喊上一聲“姐”。

記憶中,她害羞寡言,學習成績卻是名列前茅,是這村子裡不少孩子的榜樣。

早些年的時候,我一人回來拜祭先輩,還曾聽說她經村裡媒婆介紹認識了個男朋友,兩人一見傾心,互生愛慕,很快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沒想到到了男方下聘禮的那天,卻遭到了李勇的極力反對,不僅將聘禮悉數退回,還把男方來的人給大罵了一頓,以至於這一樁婚事直接黃了,此後就再也沒人上門提親了。

然而,現在的李巧雲卻是大著肚子,看起來不止六個月身孕了。這多少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就更想要去李勇家走上一趟了。

我原以為李巧雲已經認不出我來了,畢竟有好幾年沒見面了,卻沒想到她還是第一時間叫出了我的名字。

「劉雨!真的是你啊!」

看得出來,李巧雲挺高興的。因為有了身孕,所以臉蛋也圓潤了不少,上面掛滿了笑容。

我熱情地與她打招呼,「姐,好久不見!」

「快進來坐吧!」

李巧雲禮貌地把我讓進了屋,然後挺著大肚子有些艱難地跟了上來。

我見她身懷六甲,行動多有不便,就阻止了她要去倒茶的動作,說只是過來坐坐,不必太過客氣。

可能是難得碰上小時候的好友,李巧雲就像打開了話匣子,一直在找著各種各樣的話題,大多時候都是她在說,我只需靜靜地聽著就行了。

「姐,怎麼要當媽媽了,也不跟弟弟我說一聲啊?」

我打斷了李巧雲的回憶,隨口一問。

李巧雲大概沒想到我會突然問起這個,有些愣住了,不過很快就恢復了笑容,「這種事情就不必麻煩你啦。再說了,你也要姐姐能見得著你啊!這麼久都不回來看看人家,恐怕都忘了有我這麼一個姐姐了吧?」

我嘿嘿傻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你結婚了?」李巧雲似乎要轉移話題,「戒指不錯啊!挺好看的!你小子看來混的不錯嘛!」

我磨挲著那枚結婚戒指,笑了笑說,「姐,你就別笑話我了!」

「她一定是個好姑娘!對吧?」

不知道為什麼,我從李巧雲的眼裡看到了羨慕。

「嗯,她確實挺好的!」

「說說你吧?怎麼不見我姐夫?」我環視了一下客廳,也沒見著什麼異樣,牆上掛著的唯一一張合照還是我小時候看見的那幅全家福。

「他……」李巧雲顧左右而言他,「我們還是不說他了,我還是去給你倒杯茶吧。」

我眉頭一皺,繼續追問,「怎麼?他對你不好?」

「沒……沒有的事。」

她開始站了起來,挺著大肚子要走向茶水間。

「是因為這個孩子?還是因為李叔?」

聞言,她停了下來,歎了口氣。

「真不是個東西啊!」我狠狠地罵道,也不知道該罵哪一個,孩子的生父?李勇?或者兩者都有吧。

李巧雲突然轉過頭來,臉上沒有半點哀傷,甚至有些擔憂,「你快別罵了!我現在……挺好的。」

等她沏好茶後,我倆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我喝去半壺茶的時候,李勇終於從外面回來了。因為之前的聊天,我現在經已興致缺缺,只是跟他亂扯了幾句就告辭回家去了。

把鄰居送出門口,看著他走遠後,李勇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臉色看著有些陰沉。

回到客廳裡,李勇重重地坐在沙發上,看了眼坐在對面的女兒,問道,「他知道了?」

李巧雲先是點了點頭,接著又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爹知道你心裡頭苦,也怨恨我。可你要知道這種事情還是別讓外人知道得太多為好,這樣對你,你的將來,還有你肚子裡的孩子,終歸是好事。」

對於女兒的表現,李勇還算滿意,習慣性要去掏煙,一時又想起自從女兒懷孕後自己就把煙給戒了,只好給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氣喝了精光。

李巧雲依舊保持沉默,低著頭收拾著客人用過的杯子,然後回了房間,留下李勇一人在那裡一杯接著一杯地喝著茶……  次日,我和媽媽早早驅車來到了墓園。我提著早就準備好的祭品走在前面,媽媽緊跟在身後,一身白色及膝的連衣裙,簡約素雅而不失嚴肅莊重。

無人的墓園,石碑林立,初升的太陽沒有帶來絲毫暖意,晨風中透露著些許幽涼陰森。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先輩的墓前。放下祭品,我就動手清理著墓碑四周散落的雜草腐葉,偶爾的一次回頭,看見了無聲哭泣的媽媽,心裡莫名疼了起來。

清理完畢後,我又擺放好祭品,然後點著了香燭遞給媽媽,順便幫她擦去眼淚,做完這些就靜靜地站到了她的身後。

「爸,媽,女兒不孝!」

從早上到現在沒說過一句話的媽媽終於開口了,可這一開口眼淚珠子就收不住了,嘩啦啦地往下掉,跪在地上徹底的泣不成聲。

看著眼前的媽媽哭的撕心裂肺,我實在是難受極了,慢慢地跪著挪上前去,“咚咚咚”地磕了三個響頭。

「外公外婆,外孫劉雨給您二位磕頭了!」

「今兒本該領著孫媳婦和孩子過來給您們兩位老人瞧瞧的,可是她有事走不開,」

「……」

我每說一句就磕一個響頭,也不知道說了多少,磕了多久,只覺得等到媽媽哭聲漸細時,腦袋有些暈眩了。

「爸,媽,您們都聽見了?您們的外孫小雨,現在可厲害了!他成家了,也學會了照顧人,您們二位若是泉下有知,就多多保佑他!」

「外公外婆,您們放心好了!我一定會照顧好媽媽,絕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一輩子都對她好!」

母子倆對視,看到各自眼中有著濃重的愛意,就都笑了笑。

我伸手擦去媽媽眼角淚珠,溫柔地替她撥弄有些蓬鬆的鬢髮,旋即整理下衣衫,對著那塊墓碑,咬著牙“咚咚咚”地又磕了三個響頭。

「外公外婆,我愛媽媽!我要娶她,娶你們的女兒李淑敏作我妻子!今生今世,不離不棄!所以,請祝福我們!」

我管不了頭暈目眩,眼神堅定地說道。

跪在一旁的媽媽李淑敏沒想到兒子竟然如此這麼大膽,居然敢在過世的先輩墳前口出狂言,一時間嚇得愣住了。

「轟隆!」

遠處的天際傳來一聲雷鳴,整個墓園跟著突起狂風,墳頭的香燭有那麼一瞬間就要被吹熄滅了。一陣陰風刮過,我的臉上就像是被誰狠狠扇了一巴掌!

「我對媽媽的愛是真心的!」我重重地將頭磕在地上,「這個世上,只有我,才能給媽媽最好最真的愛!」

香燭徹底被吹熄了,整個墓園隨即安靜了下來。我始終保持著磕頭的姿勢,但還是偷偷咽下一口唾液,雙腿不知道是因為跪得久了還是其他原因,居然忍不住顫抖著。

大概過了幾秒,我才感覺到一絲溫暖,抬起頭發現那熄滅的香燭又燃燒起來了。

「你們……果然……」

微風拂過,我雙手合十,默然……  是我先離開的,在墓園門口等了約莫十多分鐘才看到媽媽緩緩而歸。我不知道過去的十多分鐘裡媽媽究竟對兩位老人說了什麼,是道歉懺悔也好,是訴說思念也罷,只要能看到她的眉頭終於不再緊鎖,臉上也有了笑容,那我的心就安定了。

「媽……」

我其實還有些擔憂,怕媽媽只是強作歡顏。

媽媽很自然地摟住了我的手臂,語氣平靜地說道,「謝謝你,我的好兒子!」

聽見這句話,我才真正的安心。媽媽回來了。

「你剛才怎麼敢說那樣的話啊?嚇死媽媽了你知道嗎?」媽媽在我的腰間用力的擰了一把,「你外公最看重的就是人倫綱常,要是他還在世,聽了你說的那些話,非得打死你不可!」

「我……我愛媽媽!」我暗自握了握拳頭,「所以,我希望能夠得到他們的祝福!」

「傻孩子!你又多愛媽媽,媽媽都知道啊!」媽媽手上用了些力度,更加貼近我的手臂。

「嗯……」

我用力地點了點頭,眼光停留在媽媽的臉上,再也挪不開,喉嚨一熱,就要吻上去。

「休想!」媽媽嬉笑著躲開,「你就不怕再打一次雷?」

經她這麼一說,我還真的有些後怕。

媽媽便發出了邀請,「陪我走走吧?」

我欣然接受,與她十指相扣,沿著小路走了下去。

山腳栽有竹子,連綿成林,沿路而行,微風拂過,沒有了山上的陰森寒涼,反而能感到絲絲的輕鬆歡愉。竹林深處,設有涼亭,亭邊更是有壘石流水,石頭高低不一,流水潺潺,盡得怡然風光。

我想著再走遠一些,媽媽卻突然蹲在溪邊,伸手捧了些溪水高高拋起,看著它在水面砸出朵朵花兒,然後就順勢坐在了一塊光滑的石頭上,動作靈活的踢開腳上鞋跟尖細的紅底黑漆高跟鞋,還脫去肉色的透明水晶絲襪,小心地看了眼四周後,就把雪白晶瑩的玉足探進了水中,一系列動作看得我一愣一愣,胯下小弟一硬一硬的。

「呀!這水好涼!」

剛把腳丫子放到水面,媽媽有些不適應地叫了一聲,不過很快就玩了起來,白嫩腳掌反復拍打著水面。

我受不了這般赤裸裸的美腿誘惑,尋找著落腳點,一個跳躍就穩穩地站在了媽媽的對面,趁著媽媽還沒回過神來連忙蹲下身去,手掌一抄,就握住了一隻柔若無骨的雪白美足。

「呀!壞人!」

小腳丫被兒子緊握在手,本就敏感的部位傳來了他的體溫,媽媽李淑敏不自然地挪了挪身位,鼻息一下子就急促了,輕咬著紅唇,嗲聲嗔怪了一句。

我一手握住媽媽的玉足,一手捧著清冽的溪水緩緩澆在其上,看著溪水流過了光滑嫩白的小腿,滑向微微弓起的腳背,沒有塗抹指甲油的腳丫子如同珍珠般圓潤。

「啊~唔~」

我不再僅僅滿足於欣賞,手指靈動地上下撫摸著這美腿的每一寸肌膚。媽媽似乎很享受這般的調戲,動情而忘我呻吟,主動地將長腿抬更高,好讓我親吻其腳背。微風吹動裙擺,這樣的角度恰好能夠看見媽媽裙底的曼妙風景。半透明的小內褲,遮住了那方幽林聖泉,兩片大陰唇痕跡明顯,中間位置有了濕痕,不知是沾了這溪水,還是……  我的舌頭舔舐著媽媽的腿部肌膚,浸泡過溪水的腳丫全無異味,舌頭遊走在趾縫,卷吞著上面殘留的晶瑩水珠,清甜芳香。

「不要~髒!」

媽媽臉紅耳赤地掙扎著,下意識的要把腳掌從我手中抽出來,卻被我死死拽住,無奈之下就將另外一隻腳踹了過來。我見勢頭不對,連忙用手去撩撥,可惜為時已晚。

“啪”的一聲,媽媽那濕漉漉的白嫩腳掌已經貼在了我的臉上。

「哈哈哈哈……讓你不聽話!啊~」

媽媽得意的笑聲尤未落下,我已經伸出舌頭舔舐著她主動送上門的玉足,順利地扳回了勝利。

「你壞~」

兩隻敏感的玉足都已經淪陷于兒子的口舌,媽媽李淑敏早就沒了法子,身體軟軟的,手肘撐在一旁草地,呼吸急促,呻吟聲漸起。

我得勢不饒人,便意欲一鼓作氣,直取兩腿間的那一片大好河山。媽媽李淑敏卻死死捂住了裙擺,輕咬著紅唇搖了搖頭,快要滴出水來的雙眸偷瞄了眼不遠處的小涼亭,其中深意我怎會不知?隔著小溪,我雙手托住媽媽的肉臀猛地用力,直接將她抱起放在肩頭,臉龐直接埋進媽媽的兩腿間,左右搖晃著腦袋,用力地嗅著她的體香。媽媽李淑敏又驚又怕,只好死死地抱住的兒子的腦袋,修長美腿箍緊他的腰腹,這樣才不至於搖晃。

慢慢地讓媽媽從肩頭滑落,最後指使她的雙腿夾在我的腰間,我邪然一笑,吻上了她的烈焰紅唇。保持著這樣的姿勢,李淑敏即便隔著衣物也能真切地感覺到兒子下身的膨脹和高昂,異樣的快感驅使著她愈發地渴望它的插入,所以動情地與兒子濕吻。

我一把抱住媽媽的嬌軀,輕鬆地跳回岸邊,撿起她脫下的鞋襪,走向小涼亭……  走近這小小涼亭,才發現原是飛簷翹角,畫棟雕樑,亭中央設有圓桌石凳,四周圍著半人高的石欄,頗有古風古意。

「媽媽,做我的妻子吧!」

「嗯!老公,愛我!快來愛你的妻子吧!」

我溫柔地將媽媽放在石桌上,舌頭靈動,由上而下,一寸寸地舔舐著。雙手根本就不願停下半刻,為媽媽李淑敏寬衣解帶,麻溜溜地將連衣裙和胸罩都解了下來,抓住一座乳峰隨意玩弄。

「唔~舌頭好壞喲~噝!媽媽……乳頭要被你咬壞了啦!」

媽媽李淑敏意亂情迷地撫摸著兒子劉雨的腦袋,嘴裡胡亂地說著淫言浪語。

我強壓著體內亂竄的噴張熱血,細細把玩著媽媽的尖挺豐滿的乳房,舔舐著滑嫩的乳肉和靈氣盎然的粉嫩乳頭。手指悄然滑落裙底,在媽媽的默許下扯去濕透了的內褲,輕車熟路地找准那一汪聖泉,挑逗著兩片嬌嫩的陰唇。

媽媽李淑敏雙手撐著桌面,享受著兒子只是用舌頭就帶給她的非一般的快活美感。說不出的酥麻,癢入了心底,軟了筋骨,快感如同波濤洶湧而來,爽得只能左右扭擺著肉臀,發出嬌嗲的喘息呻吟。

「唔唔~好舒服……小壞蛋,你……要弄死媽媽了!好……好壞啊你!」

我跪坐在石凳上,媽媽配合地將渾圓修長的白嫩長腿擺出M字的造型,門戶大開。癡迷地腦袋深埋進媽媽的兩腿間,我激動得有些哆嗦,那迷人的小穴近在咫尺,濕漉漉的陰毛烏黑細長,泛著蜜液的靚麗光澤,芳草之中若隱若現的粉紅色肉縫正吐露著聖潔的泉水,兩片鮮紅陰唇顫抖著,一張一合間,可見絲絲蜜液組成的線條,誘惑而性感。

我才吻上穴口,媽媽就渾身哆嗦了一下,長長地“啊”了一聲。我的舌頭頂過了陰唇,牙齒輕咬著隱藏在其後的小小肉芽。

「啊啊~受不了了!好難受!好舒服!喔~要……要來了!」

媽媽李淑敏一手抱著兒子的腦袋,一邊大聲尖叫著。我猛地用力吮吸著穴口的裡裡外外,媽媽的小穴立馬作出了回應,溫潤的淫液潺潺不絕。李淑敏性奮地高高抬起了臀部,小穴因此而高凸,兒子得以徹底地品嘗到洶湧澎湃的蜜液。

性欲亢進的媽媽李淑敏,上下扭動著美臀,瘋狂地浪叫著。我樂此不彼地吞咽著她的蜜液,舔舐著她的陰道美穴……  我抓住媽媽的美腿拉近了兩人的距離,再一次吻上了她的朱唇,胯下早已堅硬如鐵的肉棒抵在濕漉漉的穴口,將進未進。媽媽沉溺于和兒子的舌吻,手指乖巧地撐開了兩片陰唇,鼻子哼出幾個音節,修長美腿主動地纏上他的腰肢。

「哦!」

媽媽李淑敏肉棒刺入小穴,帶來無比充實的感覺,之前的空虛一掃而盡,接踵而來的是火熱和鼓脹。媽媽李淑敏忍不住想要引吭高歌,繃直了雪白腳丫,氣喘吁吁地躺在圓桌上享受著期待已久的插入,眉頭緊蹙,水汪汪的大眼睛波光瀲灩,竟是快樂得落淚!

媽媽的小穴裡盡是溫暖而濕滑的蜜液,不停地沖刷著龜頭,那緊緊吸附在肉棒四周的嫩肉有力地律動著,只是簡單一次的插入,我甚至就有了射精的衝動。

我深吸口氣,稍作調整後開始了由慢而快的抽動,肉棒在媽媽的緊湊小穴裡瘋狂地左沖右突,時而深深地緊抵住小穴裡最嬌嫩而敏感的位置,用力地撞擊著。媽媽李淑敏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害怕自己忍不住發出更大的聲音招來不速之客,破壞掉和兒子的放浪性戲。兒子的肉棒勇猛而有力,每一次的深入都讓她止不住要如同觸電般抽搐痙攣,雪白的肌膚如同披上了薄薄的一層粉紅紗衣,小小的雞皮疙瘩也忍不了要湊湊熱鬧,豆大的汗珠很快就佈滿了光潔的額頭。

我溫柔地揉捏著媽媽的豪乳,撥弄著鮮紅腫脹的乳頭,手指覆在豐腴肥美的陰阜上,肉棒真切地感受著媽媽熱情的愛。媽媽李淑敏默契地配合著兒子的抽動,肉臀不停地聳動,小穴裡柔嫩的粉肉將那火熱肉棒緊緊包裹,兩片性感的陰唇時開時合,洶湧的蜜液順著雪白的肌膚流落在圓桌上,很快就聚了一灘……  將高潮後的媽媽抱起,我讓她扶著涼亭圍欄背對著我擺了個羞恥的姿勢,肉棒對準迷人的穴口再次沖進去了。我還特意幫媽媽穿上了高跟鞋,這樣的後入式就更加賞心悅目了……  「啊~好兒子,這樣……羞死人啦~哦哦~好深!要……要死了!」

媽媽扶著圍欄,轉過頭,迷蒙的雙眸裡是滿滿的欲望。

我扶著媽媽的柳腰,變換著節奏蓄力衝刺,激烈的性交讓她的陰道變得更加火熱滾燙,身體的接觸而發出了綿密的“啪啪啪”撞擊響聲……  「媽媽,快說你愛我!」

「我……我愛你!快!快射進來!都射……射到媽媽的……子宮裡!讓媽媽知道……你多愛媽媽!啊!!」

持久而激烈的媾和,我終於到了射精的緊要關頭,稍微用力扳轉了癱軟在地上的媽媽的雪白嬌軀,與她四目相對,十指緊扣,十幾下的快速抽插引爆了積蓄已久的噴發……  這次的野外放縱所帶來的後果,可謂是有些過分了。媽媽在經歷了大大小小的幾次高潮後,已經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下身膩糊糊的,既有性愛帶來的蜜液,也有我激情噴發的濃稠精液,即便是用去了幾包紙巾也都於事無補,只能找回那條小內褲替她穿上……  「媽媽,我說過要好好照顧你的!」

啟動汽車,我對昏睡在後座的媽媽溫柔的說道。

「唔~」

……  大概是為了證明我在先輩墳前說過的話,我和媽媽在接下來的幾天裡瘋狂地做愛。廚房、浴室、陽臺,只要是沒有外人的地方,我們都赤裸著身子瘋狂的向對方索取,肉棒與陰道一次次地結合摩擦……  在深夜裡的一次偶然眺望,我見到了李巧雲肚子裡孩子的生父,最後默默地刪去了手機裡保存的照片……  回城的前一個晚上。正所謂“飽暖思淫欲”,躺在椅子上乘涼的我看著爬上東山的圓月,腦子裡突然冒出個瘋狂的想法。雖然媽媽在得知內容後百般拒絕,但是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她還是紅著臉點頭答應了……  是夜,月朗星稀。湖畔蘆葦蕩裡,有晚風徐動,吹皺不知多少如水月色。秋蟲鳴啾啾,悅耳悠揚。

又是風起,吹低一行蘆葦。女人赤裸裸的雪白胴體在月光照耀下顯得更加晶瑩,烏黑長髮迎風飛舞,分外妖嬈。只見她輕咬著嘴唇,腮間一抹緋紅,赤裸裸的身體在高低聳動著,就像是跨騎在一匹性子猛烈的野馬之上,胸前的傲人雙乳在顛簸中上下拋動著,弧線優美,惹人注目。她刻意將頭髮撥向一邊,這樣那絕美的容顏就沒了遮擋,在月光下看得更加清楚了。

「唔~大雞巴兒子,媽媽……現在……是不是很騷?哦~插得好深!」

「騷貨媽媽~你真……厲害!兒子我都快受不了了!」

好一個“大雞巴兒子”!好一句“騷貨媽媽”!好一對淫蕩放浪的亂倫母子!

我一手扶著媽媽的纖細腰肢,一手捧摸著她的美乳,目不轉睛的欣賞著媽媽的美體,盡情享受著媽媽的火熱小穴的賣力套弄……  騎乘位,我和媽媽兩人其實並沒有太多次的嘗試,主要是媽媽覺得這樣的體位太過羞恥了,她會放不開。之前的都是我趁著媽媽喝了酒後,半哄半強地促成的,說實在沒有什麼感覺。不過,這次可就不同了!雖說剛開始媽媽對於這樣的環境有些排斥,不過在我的用心安排下,她還是可以接受下來了,接著在我的手口並用的強烈攻勢之下,她漸漸向我打開了那扇性欲大門,熱情而激烈地回應著我,與我求歡索愛,最終將我推倒在這鋪了毛毯的蘆葦蕩中,帶著哭腔自個兒撐開兩片陰唇,扶著那堅硬碩大的肉棒,緩緩坐了下去……  「啊~要……要丟了!」

媽媽李淑敏撐著兒子的胸膛,尖叫著,所有的動作在那一下重重地坐下後停止了,接著就是長時間的痙攣,兩條長腿顫顫巍巍,最後體力不支,嬌喘吁吁軟癱在兒子的身上。

這是媽媽今晚的第幾次高潮了?三次?還是五次?我都忘了。

我閉著眼感受著媽媽高潮後還活力四射的小穴,那裡潮水洶湧,卻又十分溫暖,格外的舒服。手指緊緊抓住媽媽的臀肉,耳旁聽見她急促的嬌喘,我性致絲毫不減,甚至更盛之前。我吻住媽媽的雙唇,吮吸著她的丁香小舌,緩慢而有節奏地拋動著她的豐臀,龜頭貫穿濕潤的甬道緊緊地抵住嬌嫩的子宮……  「啊!唔~唔~」

泄身後的媽媽就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任由兒子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插入自己的小穴裡,酥麻的感覺讓她欲罷不能,卻無力跟從這禁忌快感,只好趴在兒子的身上發出一聲聲的美妙旋律,胸前的乳頭硬如豆子,摩擦著兒子的胸膛,更加激起了他的性欲,肉棒插入得更凶更深了。

「媽媽,你的……小穴……好熱……夾的我……好緊啊!」

我挺動著屁股,肉棒在媽媽的陰道裡搗出了白漿,裡面的嫩肉緊緊箍住肉棒的感覺,差點讓我射了出來。

「媽媽……小穴就是讓你肏的……哦~又頂到了……」

恢復了些許力氣的媽媽掙扎著要坐起來,卻被我猛地一下插入給撞的乳浪騰騰,差點又要壓了下去。她咬著牙勉強支撐著,身上香汗淋漓,折射著月光發出晶瑩的光芒,她伸手捧著右乳,送到了我的嘴邊。

「來~張嘴!媽媽要給……寶寶……啊……餵奶喝!」

我乖巧地張嘴含住乳峰上鮮紅的乳頭,如癡如醉地吮嘬著,看著媽媽忍不住仰頭呻吟出聲的樣子,肉棒壯了幾分,龜頭麻麻的有了射精的衝動。

「媽媽……我要射了!」

「射……射進來!都射進……媽媽的……小騷逼裡!」

將龜頭死死抵在媽媽的身體深處,我用力地抓住她的臀肉,媽媽極其配合地下壓著身體,馬眼一麻,精關大開,火熱陽精激射而出,如同出膛子彈精准而有力的射進媽媽的子宮……  「啊~~~」

兒子射精的一瞬間,媽媽李淑敏猛地仰頭尖叫,高亢嘹亮的聲音劃破夜幕,在風中傳出很遠很遠。

那一刻,望著渾身沐浴在月光下,長髮飛舞于風中的媽媽李淑敏,我甚至覺得自己看見了來自天上的神靈,如此的美麗,如此的聖潔……  次日傍晚。媽媽李淑敏的臥室。

「奶奶!奶奶!你怎麼生病了?是不是笨蛋老爸沒有照顧好你啊?」

「……」

我坐在床邊,朝正望向這邊的妻子林琳露出了個笑臉。她還予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然後繼續喂媽媽喝藥。

嘿嘿嘿……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