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妓女做了我愛妻

妓女做了我愛妻

小弟今年26歲,由17歲懂得性事以來,不時穿梭於野間花叢尋歡,在這十年來玩過的女人極多,由剛長出幼毛的十多歲少女到五十多歲的祖母級超熟婦人都玩過。近年來較喜歡三四十歲的身材豐滿女仕,尤以四十多歲的膚白婦女尤為喜愛,這類師奶(太太)們大都生養過,身材也多為豐乳翹臀的豐滿型。一來喜歡她們奶大膚白多肉有手感;二來中年女仕床上經驗豐富,玩的花式也比較多。這兩年多在本地尋歡,能令我有性趣多次光顧的也有五、六人;加上她服務態度又好,任你想怎樣玩都笑呵呵的,有點賢良型慈母的長相。三十一歲的她,不但風韻猶存,艷麗的程度簡直不下於正值年少的模特兒。所以去年以來上去光顧了好幾次,後來知道她的真名叫「章小麗」是北方人,交談也多以國語為主,就讓我叫她「麗姐」。平時都可以打電話和她預約時間打炮的

我和「麗姐」混熟後,通常上去她住所做完後都會坐一陣聊聊天才走。閑聊之時據她說,間中也有些廿三十歲的年輕後生仔找她做,她還樂於玩角色扮演,有時扮下嫖客的「姨表姑嬸」之類的都行,所以找她打炮的後生仔就多有這方面的嗜好,找她玩這類的近親性愛。我則喜歡她學日本AV片中「近親相姦」的「親母」一職,就要她扮演「媽媽」的角色,於是每次均和她玩母子亂倫;她也知道我的嗜好,於是在邊干邊叫她「媽咪」的時侯她也滿口應著配合。可以玩肛交或顏射,也可以不戴套在她口內射精。去年和她玩熟了之後,她就對我說如果喜歡可以上去過夜,由夜晚八點玩到次日。之後我試玩了兩次過夜,年青力壯的我由晚上直弄到早上,幹了超過七次之多,每次她都笑著大叫吃不消,但走的時侯還是熱忱送別令人回味。

上個月中秋節前,那次打給麗姐約時間,巳是第十八次上她那兒玩過夜了。在電話裡閑聊了幾句,她說這次要加一百,收1700塊了,是因為她剛買了兩套性感的內衣褲。前兩次過夜後,次日走的時候,我向她要了她身上穿的小丁字內褲作留念,說是留念其實只是我的小弟弟有需要時以作慰藉,她也知道我的用處,所以還特意把穿過的性感丁字內褲脫下給我,又弄了些她私處分泌的淫液殘留在褲襠給我分享。於是這次也沒和她講價,晚上7點半多一點就上去了,一按鐘很快就開門了,麗姨穿著件半透明的吊帶睡衣迎我進去,她平日也都是這樣子穿著迎送客人的。進屋後她就把電話擱上,以免有其他客人打來找她吧。這裡是三樓的一個小單位,只有一間房間和廚房、浴廁,不夠200呎大的面積。

「我洗過澡了。」她說著,打開浴室趟門示意我去洗。通常在約定的時間前半小時,「麗姐」自己都會清洗得乾乾淨淨,為客人省回不少時間。「那你也得幫我洗呀!」我邊脫下T恤牛仔褲一邊笑著道。她穿著那件性感睡衣跨入浴室,我巳把內褲都脫掉了跟在她後面。「來,麗姐!我幫你脫了吧!」我說著從她後肩兩旁一把拉下兩條吊帶,她裡面沒戴胸圍,一對大奶子登時垂晃了出來。我用手握著自己半垂的陰莖套弄開包皮,然後讓肉棒緊貼住她大腿,「哎!……」她嚇了一跳,明白過來又笑著拍打我的屁股:「快點洗,我在外面等你呀!不然弄濕我的睡衣了。」我就說:「那好,你就在門口等吧,不過要自摸給我看,我也好爽一下!」 她見睡衣反正拉下了一半,就把整件都脫了下來,這樣下身僅穿著條藍色的喱士T-back,就在浴室門口坐在椅子上等我。

我望著門口半裸的「麗姐」,頓時自然地把肉棒高舉起來,開了花灑用了5分鐘就快速洗完。這時她還坐在浴廁門口的椅子上,兩手捧著一對白嫩的乳房輕揉著;我忙抹乾身子挺著勃起的陰莖走出來,站到「麗姐」面前,把半包的包皮套弄開,脹得發亮的龜頭足有冬菇頭般大小、呈著紫紅色的油亮,直靠近她臉前。「麗姐」識趣地握住我的陰莖幫我挫著套弄起來,在「麗姐」溫暖手掌熟練的套弄把玩之下,我越發的熱血沸騰,肉棒微顫地一下一下抖著…..翹得更直更硬邦邦了!麗姐撥一下頭髮,張開口含住龜頭吞入口中,再一前一後地吞吐著,雙唇緊緊套住了陰莖……直吞弄了數十下她才張嘴出來松幾口氣。「嗯….怎樣?很爽了吧?!」"麗姐"仰起頭來帶點意淫地說。「很舒服啊,麗姐!再來再來…..」我撫著她的頭髮答道。這次她又一口含入,只吞吐了十數下就停下來,接著側過頭用溫暖帶濕的舌頭舐我下面的兩顆袋袋,一邊望著我,那感覺比吮肉棒還要親切。再輕握住陰莖的根部開始挫著,雙唇包含著龜頭部分,暖濕的舌頭挑逗地舐著(馬眼)尿道口,我在她的手口並用下差?要爆漿了。忙按住抽出來叫她暫停,「靠!差點交貨了…..」我呼一口氣,「麗姐,該到我弄了!」我從她手中掙脫出重武器,兩手伸下抽捏她的胸脯。「嗯,幫我揉揉心口…..!」麗姐意會我的下一部動作,自己用手托住右乳,用手指輕捏著乳頭。我也加入雙手,幫她搓弄剩下的另一隻乳房了。

麗姐的乳頭在我和她自己的先後捏弄之下巳脹大起來,且翹得挺起發硬,我一手僅夠握住她大半隻的乳房,軟軟的肉球被我用力搓揉著。「麗姐,餵我吃幾口奶吧!!」我說著半蹲下身子,兩手捧托地握著她的兩隻奶子。「嗯!……別咬痛我了,怎麼不叫媽了?呵呵!……來吧,媽咪餵你吃奶啦。」麗姐低聲說著,又從喉間發出"呵呵….."的低吟,眼望著我含住她的奶頭吮起來。她的一對奶子因年紀的關係巳略呈外八字形垂晃下來,乳暈也不大還有些暗深的紅色,乳頭可能經過不少男人的品嚐,卻巳是黑黑的深褐色,但兩隻乳房都脹脹的並不小,而且乳房的皮膚又很白,很誘人。我一口含住奶頭吮吻住,手上也搓揉著,舌頭不住地舐著奶頭打圈,嘴上吮得「啜啜….」有聲。麗姐低沈的聲音巳忍不住又發出「呵呵…….噢!….噢!!」的呻吟聲,「媽咪,你忍不住要叫我啊!」我說著吮完右乳吮左乳,兩顆奶頭都被我的舌頭撩得挺起,如兩顆大黑棗似的又大顆又硬地挺在乳尖,她的整個乳暈也沾滿我的口水。

接著,我拉她到一旁的廚房門口,廚房對著街外的牆身是一幅大玻璃窗戶,裡面貼了反光紙,所以只能裡面望出街外,外面看不見屋裡。我拉她進來,「怎麼要在廚房裡做嗎?」麗姐問道。我抱起她放在一張発上:「我想試一下,邊看著街上的人邊干很刺激的!」我說著又親了幾口她的奶,「來吧好媽咪,反正街外的人看不見我們的」。麗姐輕聲哼著,「那就上來吧孩子,媽也受不了了!」她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套套叫我戴上。我拉下她的T-Back,她的陰毛由肚臍眼下一點就生了一大片,又濃密又雜亂的遮住陰阜。我用手掌按在她私處,搓揉著她一大片濃黑的恥毛,把手指往陰唇口摸索著伸入。「濕了沒有?」麗姐問道。「有點濕了,要不要我幫你舐舐牠…..」我另一手摸著她肥白的屁股回答。接著我乾脆蹲下來,再把她的兩條大腿扛在肩上,這樣她的下陰正對著我眼前。「我洗干淨了!你喜歡就吃幾口吧…..嗯呵….」她亳不介意地張大雙腿任由我扛著,「來,舐我的穴,舐媽的穴,媽會好爽的。」我忍不住麗姐的挑引,竟用手指撥弄開她覆在外陰的濃密恥毛,兩塊又黑又肥厚的大陰唇外露出來微張著。我湊近鼻子在陰毛處,嗅到一陣沐浴液的香味,忍不住把舌頭伸出舐弄兩塊黑唇,只舐了一下就仰起頭,剛好麗姐也低下頭來望。我把食中二指伸入她穴口扣弄起來,「麗姐,我再幫你撩幾下這穴!」我迎接著她的眼光說著,吐了些口水在手指直插入陰道口內挖著,「呀!你怎麼用口水?」麗姐急道。「怕什麼,我體強健壯,就算是口水也沒事呢,剛才不是用口水舐濕你的穴口了嗎?」。「嗯!行了,你還是快些操吧,我好想要了」麗姐特意啍著叫我,並撕開套子。我站起來讓她幫我戴上,用手搖了搖雄糾糾的小弟弟。「喔!好硬,好粗壯!!」麗姐每次都這般驚嘆。也難怪,至從受我精液滋潤得更形嬌媚豔麗,更加迷人。麗姐我扶持著陽具一舉挺入,眼看著肉棒沒入毛茸茸的肉隙叢中。麗姐也發出「啊!…..」的叫聲,我把她的雙腿抱起架在腰間抽送起來,抽送了好一會,感覺雙手有點酸了,因為一直抱起抽著她的兩條大腿。我把肉棒退了出來,套子上濕粘粘的沾滿了麗姨內陰的分泌.她也斷斷續續地吟出低沈的淫蕩婦人的叫床聲來。

完事後同麗姐傾談後,覺得麗姐真是好伴侶,而麗姐又未嫁人,我倆坐下來談談大家的期望,有沒有做長期性伴侶的需要。麗姐會為尊嚴問題,難於啟齒問我主動表明立場,我讓她有個著落,是要相宿相棲。同麗姐有了共識,我就安排麗姐搬進來、和交待生活安排、誰負責等問題。我有奉養麗姐的責任,她又兼任你的性伴侶,家用當然由我付。麗姐覺得有需要做些結婚儀式,增進情趣,同她去泰國渡假勝地,買一個「蜜月套餐」,花一點錢,就會給你安排到一個婚禮。及買了枚結婚戒指,「正正式式」的跪下向她「求婚」,給她戴上戒指,說些至死不渝的諾言。在睡房裡掛張親密的合照,我便到攝影公司租婚紗禮服,所費無幾。

平時在家裡她都全裸的不穿任何衣物,就算外出時也只穿上衣和一件超短的迷你裙且不穿胸罩和內褲,這些都是為了我想做愛時可以方便些她主動做的。

每當我一想到媽,哦!不,應該說是章小麗對我的一片深情,我就暗下決心這一生一定要呵護她,疼愛她一輩子,跟她白頭偕老。javascript:;javascript:;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