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要干明星

我要干明星

我叫李天倫,是中國李氏集團的唯一合法繼承人。李氏影視娛樂公司是我父親生前白手起家打拚的成果,集團的主要發現方向是影視娛樂,就是培養明星。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暗地裡集團主要從事毒品,奢侈品的走私。因爲是違法活動所以借著明星的名義還比較容易掩飾。

我的父親去年出車禍去世了,我只是一個才滿十八歲的孩子。我的母親說起來有兩個一個是生母她很早就去世了,大概是我三四歲時。還有一個是后來又跟著父親的,我叫她小媽,小媽是在我十六歲那年爸爸帶回來的,叫溫碧霞,沒錯就是那個拍電影的溫碧霞……

***********************************

第一章 蕩媽碧霞

我叫李天倫,是中國李氏集團的唯一合法繼承人。李氏影視娛樂公司是我父親生前白手起家打拚的成果,集團的主要發現方向是影視娛樂,就是培養明星。

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暗地裡集團主要從事毒品,奢侈品的走私。因爲是違法活動所以借著明星的名義還比較容易掩飾。

我的父親去年出車禍去世了,車禍說是意外,但我總覺得有點蹊跷,但我並沒有深究因爲我的能力還有限,我只是一個才滿十八歲的孩子。我的母親說起來有兩個一個是生母她很早就去世了,大概是我三四歲時。

還有一個是后來又跟著父親的,我叫她小媽,小媽是在我十六歲那年爸爸帶回來的,叫溫碧霞,沒錯就是那個拍電影的溫碧霞,不知道她用什麽辦法把父親勾搭上的,而且她也沒和我住在一起而是自己在外面弄了套房子,平時也對我不理不睬。不過等父親一去世,他傻眼了,因爲她和父親並沒領證,父親死後所有的一切都留給了我,第一年她還能硬撐著,不過過了一年,原先的錢就花的差不多了。她也只好搬到我這里來住,希望我能給一些錢。我也沒拒絕她,我知道她來的意思但始終不提錢的事,她也不好意思開口,你不讓我干,我就不給你錢。

最終她沒辦法了因爲她都沒錢買化妝品和去spa了,小媽終於勾引我了,不過也是我喜歡的。

這天我剛從外面回來,溫碧霞很殷勤的跑過來給我倒水喝,她快走到我跟前時,突然身子一斜跌倒在沙發上「啊」我趕忙過去去扶她,走過去一看,一條雪白的身體趴在沙發上,溫碧霞這天只穿了一件粉色透明的睡衣,裡面居然沒穿內衣,由於摔倒睡衣帶已經從肩膀上滑落,一個雪白的肉球暴露在空氣中,一顆鮮紅櫻桃點綴在巨乳上,這是我真想上去摸兩下。

溫碧霞看見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她的奶子看,好像並不著急,慢慢的把吊帶拉個回去。

「天倫,把媽扶起來!」

她見我一直沒動作。

「啊,行」我馬上前去扶她,扶起來時我故意把手往她的胸前靠。

「天倫你在這座,媽去換件衣服。」這是我才注意到剛才的水正好灑在了腰上,本來透明的睡衣一粘上水好似沒有一樣,雪白翹立的臀部已經暴露在我的眼前,「行,小媽你去換吧」我說到。溫碧霞轉身就往樓上走去,屁股一扭一扭的看得我心神蕩漾,於是是上樓是短短的裙子根本遮不住豐腴的臀部等她走到二樓的樓梯口時,轉身對我說「天倫,要不你上來吧,幫媽看看穿什麽衣服」幫你看衣服?你這是在勾引我嗎?我沒有急著上去,而是沖了個澡準備一會的大戰。哈哈!

等我上去時溫碧霞只穿著一條內褲在鏡子面前拿著一件旗袍比劃著,從鏡子里看見我過來,轉過身說「天倫,媽穿這件旗袍好看嗎?」

我坐到了床上「好看,小媽真麽漂亮穿什麽都好看。」溫碧霞頓時高興了起來,抱著旗袍做到我旁邊「真的,你會不會覺得媽老了」說著還把身子往我這邊靠過來。由於離得我比較近溫碧霞整的光滑的後背,和半大個白嫩乳房都展現在我面前,隱約還能看見兩點紅。

我一手攬住她得腰,另一隻手放在她的胸前,一邊揉一邊說「哪裡老,這叫成熟,小媽,你這大奶得有35f吧」

「有,你怎麽知道的,小媽的奶子就是f的,天倫喜歡嗎?」

我看著雪白的大奶忍不住含了起來,溫碧霞奶頭特別的大,含在嘴裡后,我用牙齒輕輕一咬。這是溫碧霞受不了她整個身子往後仰了起來,我順勢把她撲倒在床上,這時我對上了她的臉,小媽的臉上還真沒還有歲月的痕迹,她爲了勾引我還畫了藍色的眼影,我看著她,小媽慢慢害羞起來不敢跟我對視了。

我心想,勾引我的時候怎麽沒這麽害羞,還裝純。小媽咬著下嘴唇,臉色绯紅,眼睛里水汪汪的,果然夠騷。

我雙手這時候用力一捏她奶子前的兩個嫩櫻桃,她「啊」的呻吟了一聲。我馬上用嘴堵住了她的嘴開始舌頭的侵襲。

「小媽連舌頭都真麽甜」

「天倫,你怎麽真麽壞,」我沒回答而是繼續由唇往下舔,「好癢啊」啊小媽溫碧霞每一寸肌膚都是那麽光滑舔到胸部時,我把小媽的兩個奶頭拉到一起吞了進去,「啊,小媽的奶頭,啊。」

就這樣奶頭之後順著平滑的小腹漸漸到了她的神秘園。直接幫小媽脫掉內褲后,用雙手分開她跟白麵饅頭般飽滿豐隆的嫩穴……騷貨連毛都颳了。接著用舌頭一下向嫩嫩小穴舔了上去,小媽全身一顫,嗯嗯嗯呻吟聲更加強烈,的小媽淫水嘩嘩的往外流。

「舌頭天倫的舌頭好厲害,弄的媽好爽。」

我覺得差不多了,脫掉內褲用龜頭劃開小媽鮮嫩陰唇,小穴早已淫水汪汪的肉穴里,卻不插進去……小媽見我沒插進去雪白的大屁股扭捏著往前拱「快!快插進來!媽咪人家裡面好癢好癢呀!」

「小媽要我進入嗎?求我吧,求兒子干你」說著用大拇指在陰唇邊上摩擦「求你,天倫,快乾我,用大雞巴干我」我用龜頭撐開了溫碧霞豐厚的陰唇,大雞巴對準了她的小穴,屄里的水已經流了很多了。

我輕輕的一頂雞巴就進去了大半根,接著用力一頂整根都進去了,「天哪!太深了!都快到肚子里了!」

這是小媽痛苦的說。

「嗯?小媽沒被這麽大的雞巴干過嗎?」

「沒,沒有,他們的都沒你的大」

「是嗎?」

說著雞巴就一下下的抽插了起來,溫碧霞的修長的大美腿環在我的腰上。

「小媽被這樣干吧……啊?」

「爽不爽啊?啊?」

「舒服好舒服啊!親愛的兒子用力頂了幾下。」

「好,親親哥哥,大雞巴孩子干我呀」

「騷妹妹,我們換個姿勢吧。」

小媽說:「好的,那你從後面插我吧」跪趴在床上,兩只玉腿趴的開,蜜穴對準我的大雞巴,我用力的一頂,雞巴就在里抽插起來。

我雙手用力的扶住被我用力插的朝前小媽的豐臀,使我的大陽具每次都能整根插入,我看著我的雞巴在阿姨的嫩穴口進進出出,穴裡面的紅色的嫩肉跟著我的雞巴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往外翻著。我感覺渾身有勁,就更加賣力的抽插起來,「啊!這樣好深……唔唔唔唔……」插了幾百下后,「不行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啊」我感覺到陰道里一陣蠕動,接著從最深處湧出一股熱流,「騷妹妹,這麽快就謝了,咱們下去走走吧!」

「嗚嗚,啊好,行,怎麽都行大雞巴哥哥」這時候溫碧霞已經被乾的什麽都不知道了。

我用胳膊從小媽的膝蓋處把她抱起來,走到床下把她放到地上,這時候小媽已經沒力氣站著了只好跪在地上,像小母馬一樣趴下,我一拍她那雪白的豐臀,「走,我要騎馬。」溫碧霞轉過頭,用媚眼看著我「天倫,你怎麽能這麽作踐小媽啊。」我沒理她,只是用雞巴用力一頂,接著又在雪白的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啊,痛啊,行,小媽讓你騎,別打了,再打就腫了。」

我一看還真是只是兩下雪白的屁股上就出現了兩個紅紅的手印。

「我怎麽捨得打小媽呢?愛你還來不及呢!」

說著又用雞巴往前一頂。

「啊,親哥哥,你頂死妹妹了,妹妹讓你當馬騎。」說著慢慢往前趴「這多好,一邊騎,一邊干。」我隨著溫碧霞也慢慢的往前走。等走到落地的鏡子面前時,我讓她面朝鏡子。然後把她手臂往後一拉,一條雪白泛著潮紅的玉體出現在了鏡子裡面。兩粒大奶隨著抽插的頻率一直晃,一陣乳波晃動讓我看的目炫。這時候我忍不住調戲「小媽以前拍戲的時候沒少被干吧,真麽大的奶子一是讓不少男人揉出來的」

「沒有啦,我那時很裝純的,不讓男人碰我!,我要是千人騎,萬人操,你爸也不可能要我啊,啊啊啊啊。」

「那你的奶子怎麽可能有這麽大。」說著雙手從她的手臂繞到了胸前用力的揉了起來「啊,在用力點,哪都是小媽自己弄的,每天都用豐乳爽,揉著揉著就大了,你不知道在圈裡不能讓男人碰,有一就有二慢點干,好哥哥,都快乾半小時,要死了啊,讓男人干多了就不值錢了」

「那你自己麽麽給我看看」說著我抱著溫碧霞的腰把她抱起,過了好久她才勉強站住腳,我扶著她的腰「你揉把,你揉一圈我抽插一下,怎麽樣,騷媽媽」說完又用力一頂,我的兩個睾丸打在她的大腿上。

「哎呦,情哥哥你就折騰我吧」小媽的手開始揉搓自己的大奶,時不時還用食指和拇指捏自己的櫻桃。

「快點嘛,大雞巴哥哥,好哥哥,好老公,我又要射了,在快點」是嘛!我趕緊把雞巴從她嫩穴里出來「噗!」的一聲嫩穴里流出來許多水「干什麽,好哥哥,人家還沒高潮呢,你想憋死霞霞啊!」

我把她像幫小女孩尿尿一樣抱了起開。

「想高潮嗎,自己動手吧,哈哈」

「你,你怎麽能這樣,」小媽這時滿臉發紅,春意盎然,媚眼裡閃著光好像要哭出來似的。這時我盯著溫碧霞的嫩穴,嫩穴因爲被雞巴幹了很久,已經分開了一個小洞,紅嫩的陰唇這時一張一合的,好不誘人。這時小媽的手指已經到了屄口,自己開始來回抽插起開「啊,啊,這樣不行啊,好癢啊,天倫,你幫幫我吧」她看我沒反應只是干看著她自慰「你怎麽這樣,啊,啊,要來了」她也加大了力度由一個手指變成了三個。

「要噴了,啊啊啊啊,」一股水流從嫩穴里噴出來射到鏡子上,足足射了五六秒,整個鏡子已經被水一過一樣。

我把她放到地上,「爽死我了,你個小壞蛋,累死我了」她一下就無力的趴在地上。

「小媽?看著我」正當小媽溫碧霞擡起頭來時,我把雞巴沖著她,將儲備了好久的精液噴射到她的臉上,大概射了六七股,小媽的臉上,頭發上,奶子上都沾滿我的精液。

第二章 騷女棋涵

以後的幾天我都和溫碧霞做愛,用了各種方法來調教她,這天我和她玩的真high時,門衛告訴我楊助理來了,我趕忙穿好衣服下去接她,而小媽已經無力在動了。

「棋涵你怎麽來了,也不提前說一聲」一邊說著一邊下樓。楊棋涵,李氏集團的總裁助理,現在主管李氏的大多數業務,沒錯就是那個足球寶貝楊棋涵。

「我提前說聲干什麽?我來還用告訴你?」

楊棋涵踩著高跟鞋咔咔的走進來。

我看到她時眼前一亮,雖然每次都是這樣打扮,但每次都令我血脈沸騰,燙過后染成淡黃色的頭發披散在身上,臉上畫著粉色的淡妝,粉色發亮的嘴唇讓人忍不住親一口。身上只是普通的黑色職業裝到穿到她身上卻倍顯誘惑,白色的襯衣上兩個扣子沒繫上,文胸也包不住35f的大奶,雪白的大肉球有三分之一裸著外面,下身的包臀裙也盡職盡責,只把豐腴的屁股包了起開而把將近九十厘米的長腿抛棄在外,纖細修長的美腿被一雙肉色的超薄透明絲襪包裹著,腳上穿著一雙跟很高的高跟鞋。本來就高挑的身材加上高跟鞋后能有一米八五。

「不用,自然不用,這不就是你的家嗎!」

我趕忙拉著她的手座了下來,一陣香風撲面而來,令人心怡。但我忽略了一件事,我身上殘留的小媽的香水自然也被她聞到了「什麽味道,這是?」

棋涵皺著眉毛說。

「你又和哪個女的鬼混了,這幾天你沒出去啊」面對她的質問,我支支吾吾沒有回答。突然棋涵好像想到了答案,臉色驟變,起身就準備離開。我趕忙抱住她說「又怎麽這是,說變就變啊」棋涵好像特別生氣「你連她都上,你男子里全是精液啊!」

我看這樣說「你又不在,我不上她上誰,我憋壞了怎麽辦!」

我一邊說一邊把手從腰部轉移到了她屁股開始輕輕的揉起開,來分散她注意力。棋涵見我開始動手臉也有點發燙,但沒有躲開,而是把身子又往我這邊靠了靠「那你也不能那樣啊,她畢竟名義上是你媽。」

「什麽我媽,女人到了我手裡都是蕩婦!」

「那我是什麽?也是蕩婦?」

小祖宗瞬間又不幹了。

「你當然不是蕩婦」

「這還差不多」

「你頂多就算個小淫娃」這時我的手已經滑倒了棋涵的大腿內側,雖然隔著絲襪到明顯能感覺到一條細縫,我的手指就在細縫上刮蹭著。

「啊,好壞啊你,先等等,去書房我有話和你說」棋涵已經面露春色了。

「行,我抱你去」說完就抱起她往書房走去,別看棋涵身材這麽火爆,體重也不過九十多斤。到了書房我把她放到書桌上,而我坐在轉椅上,棋涵不愧被我調教過,馬上知道了什麽意思。

她把高跟鞋脫了扔在地上,然後剛剛脫離了高跟鞋的絲襪小腳,在我眼前很近的地方晃動著,陣陣香水味傳到了我的鼻子「你腳上都噴香水了?」

「笨蛋,那是人家體香。」瑩瑩絲足,鮮紅腳趾,我怎能放過。雙手抓住那嫩足,就往大嘴裡送,呼,一股如蘭似麝香馥味道沁人心脾,我舔著,含著,咬著,一次次的吸入那迷人的香味,激動得心醉欲死,血脈噴張。

「琪琪就知道你真麽變態」說著把腳收了回去沒讓我繼續舔。

「先說正事」我又把她的腳拽了回來,沒有繼續舔,而是把雞巴掏了出來雙手握住她的小絲襪腳手淫起開。

「你說你的,我聽著」棋涵的臉被我的舉動搞得羞紅,到無計反抗,只能繼續說到!「你最近好嗎準備一下,九月份去上大學!」

「啊」雞巴被絲襪摩擦的漸漸勃起了「去大學干什麽,我不用上學吧」棋涵也慢慢進入狀態了,他把外套脫了下來「去,必須得去,現在集團的危機關頭不能由你性子」我見她小腳自動摩擦了起來,雙手就放棄了小腳丫,向美腿進攻,好光滑啊,和光滑的皮膚還不是一個觸感「什麽違紀關頭,算了不管了,都聽你的!」

說著從轉椅上站了起來,把棋涵往前一抱,雙手隔著白襯衫揉起大奶來。

「啊,什麽叫都聽我的,啊,」我猛的一用力吱啦把她的襯衫直接起開,黑色的文胸根本阻攔不了35f的巨乳,雪白的奶子直接跳了出來,我忍不住去品嘗,棋涵讓我弄得嬌喘連連,「唔……啊……不要……再舔啦!人家……琪琪的咪咪好癢啊!哎喲……天倫……用力」我又從奶子往下舔,舔到小腹,就要把她短裙脫下來,「天倫,不要脫絲襪,人家知道你喜歡絲襪,就沒穿內褲,這樣可以穿著絲襪被你幹了!」

我把她裙子脫下來后,用手分開棋涵的長腿,隔著絲襪舔起嫩穴來,不知是淫水還是口水,沾濕的超薄的絲襪彷彿沒有一般,一就能看到粉嫩的穴肉。

手指從陰唇滑過細縫,至嫩穴再到菊花蕾,輕輕摩擦一陣陰唇又將手指伸進棋涵的小穴里,絲襪的彈性特別好這時還沒被穿透,剛進洞門棋涵就並攏纖細修長大腿用勁收縮陰道,我手指明顯感到陰道壁的擠壓,此時手指頭塗滿了愛液,我食中二指並攏慢慢順著柔嫩的陰道壁探進去,大拇指輕搔媽媽的陰蒂。

「啊呀哦啊啊快點,快點,要射了了」我看棋涵要到高潮了,加快了手指的力度,突然感覺她身子抖了起開,然後從嫩穴噴出一股熱流「啊啊啊,真舒服,天倫,我泄了哦哦哦」我看她爽,接著就該我了,我也爬上了桌子,把她的雙腿分開抗到我的肩上,身子往下壓,把身體的重量全壓在棋涵的身上,接著把雞巴送到嫩穴口,磨了幾下,隔著絲襪就插了進入。

「啊,進來了,好漲啊,你的雞巴又變粗了……」,「是嘛!」

這是我一遍用力的插著,一邊用舌頭舔逗著棋涵的瓜子臉。

「穿絲襪被乾的感覺好奇怪啊,嗯……天倫哥哥,你爽不爽」

「爽,棋涵妹妹真令人疼,哥哥想什麽都知道,哥哥要好好疼你」說著起身把棋涵的雙腿並到一邊放到我的腰上,這樣棋涵變成半側身被我幹了,而且雙腿一並本來就緊的小穴變得更加有壓迫感,再加上絲襪的摩擦,讓觸感至少提高一倍。

突然間感覺變得特別爽每一次抽插都讓心髒劇烈顫動,不好要提前繳槍。我趕緊把棋涵身子扶正,讓她背對著我跪著,用老漢推車展開了最後的攻勢「哦哦哦啊」

「真的好舒服哦,很爽,插我,干我,快死了哦哦」

「啊」我忍不住將精液噴射了出來,「騷妹子,從哪想來的這麽淫蕩的情趣啊!爽死哥哥了,才幹了十分鍾哥哥就挺不住了」!棋涵雙手后撐著桌子,喘息著把雪白的奶子挺的高高的,兩個奶頭上還保留這我的口水「怎麽樣,比那個浪蹄子厲害吧!」

「誰?」

當我看見她眼向門口飄時才知道她指的是小媽「現在還吃醋啊,那你就再和她比比誰厲害」順著把她抱到床上,棋涵自己把碎爛的衣服脫了下來,這是她全身上下只剩下那條肉色絲襪了。棋涵跪著來到我面前用小手扶起的我的大雞巴,用櫻桃小口含了下去,到她也只能含住龜頭,碩長的陰莖需要她的兩個小手一起上下撸動。

「嗚嗚,哥哥雞巴真大!」

因爲龜頭太大,許多口水從小嘴裡流了出來,直接就滴在了她的大奶上。

「用你的奶子,棋涵,給我乳交」棋涵用雙手拖起大奶,一下一下的擠著我的雞巴,因爲棋涵奶子特別大可以乳交口交一起進行,我用手摁著她的頭盡量讓雞巴每次能進到更深的地方……就這樣摩擦看了有十幾分鍾。

我們又開始新一輪的抽插,這邊我讓她坐到椅子上,讓她自己把屄掰開,然後插了進入,每回都是深插到底,然後又把雞巴抽出一大截!這樣就能讓棋涵看見我的雞巴在她的身體里進出。在視覺的雙沖擊下不到兩百下,棋涵也泄了。

「你這是報複,啊爽死……了」由於我的雞巴已將嫩穴沖滿,嫩穴裡面噴出的水被堵住,使龜頭想在水裡面一樣「你,這騷丫頭,說不定什麽時候讓我爽一會啊」說著抱起棋涵雙手拖著她的豐臀,讓她的絲襪細腿和胳膊環著我的腰,又開始上下抽插起開「啊啊,好哥哥,大雞巴,哥哥,妹妹讓你頂飛了輕點。啊啊啊啊」一邊抱著她,一邊繞著書房轉,繞了四五圈后,走到床邊上停了下來,又插了一百多下,我猛的將棋涵往床上一推,還沒等她落到床上,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就噴灑但她的身上,今天特別的興奮足足射了又半分鍾,再看這時的楊棋涵雪白的身子上都是我的精液,尤其是那雙九十公分的黑絲美腿上白色的精液顯得額外的扎眼。

「怎麽樣,爽不爽啊?小騷貨,還勾引我,」

「嗚嗚,爽,爽死了,妹妹快讓讓哥哥搞死了……」

第三章 醫院姐妹花

沒辦法,棋涵說是什麽集團人力資源不足讓我去大學找幾個明星潛質的大學生。我操,我問棋涵說怎麽著,她坐到我腿上,溫聲細語的說「用大雞巴找!」

「合著讓我出賣色相阿,不過我喜歡」我看她那媚態騷媚的樣子忍不住又幹了她一回,一直干到她喊我親爹才放過她。

時光短暫去哪揮灑種子呢?突然我想到了在醫院的那對姐妹花,嘿嘿,就去醫院了。姐妹花是一對干姐妹:阿嬌,阿sa.阿sa呢,是集團的前台,最近說是中暑了,在醫院打點滴。而姐姐阿嬌是醫院的特級護士,正好照看阿sa.當我到達醫院時,是中午一點多,醫院里異常的安靜。

阿sa住在集團安排的特級病房,自然這是我的要求了。走進病房順手將門鎖上,病房裡也非常安靜,這時阿嬌提前發現了我,趕緊給我做了個「噓」的手勢。

我走過去抓住她的小手,就把手指含了進入。阿嬌趕忙把手抽回去「討厭,+_+*」我這時才細細的打量起阿嬌的穿著,阿嬌的護士服和其他護士的不一樣,其他護士的是醫院定做的,而她的是在情趣店買的,粉色的護士連衣裙,裙子只遮住了小半個大腿,腿上套了雙淡紫色的過膝細網襪,透過一個個細小的網眼能看見雪白的小腿,在襪口的蕾絲邊上還幫著金色的蝴蝶結。腳上穿的白色的護士鞋。

「你穿這樣院長能放過你?」

我把她拉到桌子旁邊「不說,他們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不過就是老色迷迷看我」

「是嗎!你穿真麽騷,碰到楞頭青就要干你怎麽辦?」

我抱住她的細腰,左手開始隔著護士裙揉搓她的奶子。

「啊啊!」阿嬌讓我揉搓的有點受不了「哪能怎麽辦,只好讓他們幹了,怎麽?吃醋了?」

阿嬌也開始挑逗我,用纖細的小手去尋找嚮往的擎天柱。

「說,這幾天讓幾個男的干過。」

我慢慢的把連衣裙後面的拉鏈拉開,一塊雪白如玉的後背逐漸露出,咦?沒有文胸帶,小騷貨連奶罩都不帶,我要看看下邊是不是也沒穿。往下一用力整件護士服都滑落到地上,果然沒穿白嫩的骻上沒有任何東西。

我把雞巴從屁股通過阿嬌大腿根穿插到前面,這樣來回通過大腿之間的縫隙,時不時還能摩擦到嫩穴,「情哥哥就這樣啊啊」阿嬌盡可能的閉緊大腿。我的雙手也沒閑著,在那對嬌嫩的玉乳上揉搓著,阿嬌的奶子不大隻有33b但卻異常的滑嫩,揉在手裡像水一樣。

「啊,嬌嬌的奶子讓哥哥弄得好舒服啊,嬌嬌都濕了」我也早已感覺到了阿嬌的淫蕩,從淫穴流出的液體都已經到了絲襪的蕾絲邊上。

我於是把阿嬌往前一推讓她雙手撐地,雙腿八字岔開,這樣泛著淫水的嫩穴和小菊花,接著用大拇指在嫩穴和屁眼之間摁來摁去「啊呀,情哥哥,好癢啊,給我治治癢吧!」

看白饅頭似的陰唇,雞巴更加的堅硬,用龜頭稍微在花瓣上沾了點花蜜,就直接挺根而入。

「嗯,進來了,雞巴用力插吧!」

我的肉棒狠狠肏著阿嬌的小穴,小腹撞擊陳靜粉臀發出的響亮的「…啪……啪……」聲。

幹了有五六分鍾阿嬌開始亂叫「啊啊……啊……呀……弟弟……你把……姐姐……操的好爽……啊……我……不行了……啊……好爽呀……美死姐姐了……要泄了……啊啊啊啊……」阿嬌身體站不住了,直接像小母狗一樣跪在了地上抽搐了幾下,我繼續把她的小腿拖起,這樣阿嬌像做俯臥撐一樣的姿勢被我幹了。

「……好呀……乾死姐姐吧……使……勁……使勁干……」

「不行了,這姿勢太累人了」阿嬌的胳膊已經沒力氣了,大半個身子都趴在了地上。前後加起來還沒十分鍾就不行,「看來這幾天你被乾的次數還真不少」

「沒……沒有啦……」阿嬌面對我的調侃有些慌張,明顯在掩飾。

「姐姐實在是受不了啦,你去干阿sa吧,讓姐姐歇會啊,那丫頭一定在裝睡!」

「好吧,我去看看她」說著不在管嬌喘噓噓的淫蕩護士阿嬌姐,往病房的病床那邊走去,走過去發現穿著患者服的阿sa躺在床上,我跑到床上貼著她的臉說「阿sa是不是再裝睡啊?」

她沒有回答,我的雙手開始解阿sa上衣的扣子,叫你裝,看你能裝到什麽時候瞬間一對少女的大白兔跳了出來。

阿sa的要稍微比阿嬌的大點就是34c吧,我並沒急著愛撫,而是又將阿sa的褲子脫掉,她也像阿嬌一樣都沒穿內衣,不愧是姐妹阿,一樣的淫蕩。看見粉紅的屄縫中已經有了晶瑩的液體。

「小騷貨,剛才沒少聽吧」沒有任何前戲直接把雞巴插進了泛水的嫩穴了「啊,壞哥哥你怎麽直接就插啊」阿sa裝不下去了,直接用雙腿環住了我的腰,我每次都把肉棒一插到底,抵在她的花心上。雙手抓住阿sa的一對乳房,大力的揉著。

「你肏到我的花心了,好癢啊,好哥哥,別停,用你的大雞巴操阿sa的小穴,你的雞巴又粗又長,插進小穴,小穴好爽呀……」我用力將肉棒狠狠地肏干她的小穴,小腹打在阿sa柔軟的屁股上發出「啪,啪」音響。阿sa的小穴被雞巴地抽送下也是淫水橫流了,阿sa向上挺著身體迎合著我的肉棒。最終我在她嬌柔的浪叫中肉棒肏乾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把積壓了兩三天的精液澆灌在阿sa令人陶醉的小穴中。當我拔出雞巴后大量白色的精液流了出來。

這時阿嬌來到了床上,用她的絲襪小腳在我的雞巴上套弄起來,因爲有大量的精液和淫水的潤滑,阿嬌小腳套弄的非常自然,阿sa也不甘示弱,同樣用小腳給我足交了起來,這樣四隻小腳兩個肉色兩個淡紫色把雞巴完全圍了起來,不斷刺激龜頭,麻麻地好不舒服。

漸漸地大肉棒又挺拔起來,我馬上抱起阿嬌將肉棒插進后又緩緩地插入,就這樣開始反複的抽插。膨大的龜頭被阿嬌的小穴緊緊夾著,每一次的拔都刮著阿嬌小穴的肉壁,帶出大量的淫液,而且阿sa爬過來舔著阿嬌的嫩穴,這樣的雞巴全是連阿sa的小嘴也幹上了,我的手也沒閑著用三根手指伸進阿sa的屄里,猛扣著。

「……我要爽死了……操死我吧……我上天了……好美呀……呀,呀……大雞巴哥哥(弟弟)要把我插透了……插爛了……」兩個淫蕩浪女的叫聲在屋子裡徘徊著,不到五分鍾兩姐妹同時達到了高潮。

我把雞巴抽出來后,自己用手自慰著,兩姐妹懂了我的意思臉都搶著沖我的雞巴貼過來「給我……給我」

「好哥哥,射我臉上吧……」

「不,射我嘴裡」兩姐妹不斷爭搶著精液的歸屬權。過了兩分鍾,我脊椎一涼,精液飛射而出,而阿嬌搶先一步把雞巴塞進她的嘴裡,等阿sa反應過來已經是三秒鍾以後的事了。趕緊把阿嬌踢開,讓雞巴自己沖著自己噴射。不過也差不多一開始的精液多,后來的少,基本讓讓兩個騷丫頭平分了。阿嬌滿足的把精液吞了下去,而阿sa也是把精液吐在手上,當豐乳霜摸在了奶子上。我看著倆人的動作,心想:真不愧是姐妹阿,一樣的騷媚……

第四章 空姐柏芝

轉眼間就到八月份了,我該去上大學了,咳難捨身邊的一群美人啊,但是俗話說的好「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本來我的意思是坐公司的商用飛機去的,棋涵那騷貨卻說什麽要把自己當成普通人一樣,學低調點。最後看在我幾小時辛勤耕種的份上給了我張經濟艙的機票。

無聊啊,上了飛機環顧四周的空姐們,準備獵豔一個,找了半天放棄了,不是她們條件太差就是小爺水平太高。沒辦法只能拿出隨身的大平板玩起了一款《調教松島楓》的遊戲,場景和衣服都是自選的,爲了YY我自然選擇了飛機和空姐制服,正當我快要把松島楓拿下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先生,飛機要起飛了,請繫上安全帶」我沒搭理她「老子玩的正高興呢!。」

那女的好像很執著一直在我身邊提醒我,最後在她的辛勤的騷擾下,遊戲中的我由於太急色嚇跑了松島楓。看著「gameover」的字樣,我不禁有點生氣的說「你可真執著啊!」

「謝謝您的誇獎!這是我應該做的!」

這時我才擡起頭,我要看看這個聽不懂諷刺話的人長什麽樣。

擡頭一看,頓時一張絕美的容顔出現在我的面前:瓜子臉,彎彎的柳眉,小巧的鼻子,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眼中充滿無限的魅惑,鮮紅的嘴唇向人們展示她的性感,往下看去她的胸部不大34c左右吧,但很好的把紅色的制服裙撐起開,纖細的小蠻腰下面就是高跷的屁股,修長的腿上套了雙肉色的超薄絲襪,而小腳上自然穿的是黑色尖頭高跟鞋。尤物,絕對的尤物,少爺這回就上你了。

「小姐不好意思啊,剛玩遊戲太投入了」

「你們男人就好玩那樣的遊戲。」

原來剛才玩的sex遊戲全讓看見了,囧。

「小姐不是中國人?我看你漢語說的不是很流利。」

我趕忙轉移話題。

「啊,對,我是個混血兒,母親是英國人,從小就在英國長大的,最近才在中國生活的。」

果然是個混血兒,在英國長大的,應該比較容易搞上吧。之後我們倆聊了很久。聊的很投機,才知道她不是職業空姐,而是暑假來體驗生活來的,因爲認識航空的老總,就讓她上飛機了。過了有一會,另外一個空姐過來貼著她耳朵說了幾句話,她於是不好意思到「先生,還有其他的事哪,我還要去工作呢?」

「哦,沒了,對了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中文名叫張柏芝,先生有事可以叫我」說就跟著那名空姐去其他地方了。

我閉上眼睛想著無數中方法,這樣應該行吧。飛機大概起飛半個多小時了,許多人都有了困意,我就利用這個機會把張柏芝叫了過來「張小姐,能帶我去下洗手間嗎?」

「可以」於是前面帶路,我在後面跟著,看著她那左右搖晃的屁股,真想上去直接草她,到了洗手間,「張小姐,可以稍微等一小會嗎?剛才跟你聊的十分高興」

「可以」我得到她的回應后就進入了洗手間,在裡面過了三四分鍾,我從裡面出來,假裝很不好意思的說「張小姐,也想請你幫我個忙,好嗎?」

「說」張柏芝非常爽快的答應了「這個嘛……就是……」我特別不好意思的用手指了下雞巴,這時我的雞巴已經傲然挺立。

「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才想到張小姐的……」她似乎也被我這個大膽的舉動愣住了,我一直盯著柏芝的臉看她神色的變換,「好吧,我幫你」看她說完這句話,臉也變得羞紅。我把她拉進洗手間,然後我靠著牆等著她的動作,她現實蹲在了我的面前,然後用染著紅指甲的小手把我雞巴掏了出來,瞬間一根大肉棍出來了「myGod這麽大」說著用小手幫我套弄起開,她的小手才勉強能握住我的雞巴。

「張小姐在英國沒見過這麽大的嗎?」

「沒,沒有,他們雖然都很大,但都沒你的真麽大」說完開始用鮮紅嘴唇的小嘴在我的龜頭上蜻蜓點水般吻著,又用舌頭輕輕舔弄我的馬眼,並吸啜肉冠和包皮;一會又用臉頰輕輕在我的肉棒上摩擦,最後才雙手捧著我的整根陽具放進口裡。而且把龜頭盡量放入她自己喉嚨的深處送「真大啊……這樣的雞巴,才好吃,李先生你的雞巴太厲害了,嗚嗚……」這是張柏芝的小嘴已經有口水溢出來了。

「張小姐,在英國時是不是特別開放,你舔的技術這麽好!」

這是張柏芝的臉上已經布滿了紅暈「沒有了……只是偶爾參加幾個party了,大家一起玩玩。」

這是我用手按住她的頭,腰也動起來,開始在她小嘴裡抽插「張小姐這麽漂亮,一定特別受歡迎吧」

「算是吧,嗚嗚……每次都有三四個男人圍著我一起干,有時還換人,我都受不了他們了,好幾回都被他們差點乾死。」

這是張柏芝的騷勁也被我引了出來,一隻小手跑到了裙子裡面不知道干什麽去了。

「不行了……李先生,都十幾分鍾了,怎麽還不行……我的腿麻了都……幫我站起來。」腿麻了?是想被操了吧!那也得等我射了再說,又過了三四分鍾,我感覺要射了,猛的把她頭往下按,這下我感覺到干到她嗓子眼了,接著就噴射了出來,足足射了半分鍾才放開她的頭,張柏芝馬上就無力的趴在地上咳嗽了起來,口水和精液從她嬌嫩的小嘴裡流出,有的還順著脖子就到了胸前的溝壑里。

「實在不好意思啊,我太激動了」說著將她懶腰抱起,把她放到座便器上「我幫你揉揉腿吧,柏芝?」

她沒注意到稱呼上的改變「好,謝謝李先生了。」我開始一隻手扶著她的小腿,另一隻手在肉色絲襪上來回撫摸。我順著她的腳開始,一直滑上膝蓋,越過膝蓋之後,又溜回到小腿和腳踝上,如此來回了好幾次。漸漸的從腳踝到大腿,再到大腿根。

「柏芝。你的腿真美,而且還這麽香」這時候張柏芝把腿叉的更開「幫我止止癢……快……好難受」屁股也開始扭動起開。

我看時機差不多了,雙手滑倒她大腿內側鼓起的小山丘上,稍微用力一按溝壑出現了,我用食指不斷的在溝壑間扣著,果然溝壑漸漸泛粗水來,內褲是薄紗蕾絲丁字褲,穿了和沒穿一樣,被淫水淋濕后,溝壑的面目顯露了出來,肉色的絲襪遮蓋不住的嫩紅,我看差不多了把張柏芝扶起來,半抱著她到了洗手池前,讓她把一支腿踩到一米多高洗手台上,這動作對她來說沒有任何難度,這是張柏芝也用小手握著我的雞巴往她嫩穴里送,因爲有絲襪內褲的原因,只能把龜頭塞進去然後就進不去了。

這時媚眼微張的她只能求助我「李先生,來干我把,柏芝小穴好癢啊……用大雞巴來插我吧」我笑了笑說「樂意爲你效勞,美麗的小姐。」雙手稍微一用力「嘶」把她的絲襪撕開了,內褲就忽略了那只是一條細繩子而已,接著用力一頂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全都插了進去,「啊」可能叉的太猛,張柏芝全身都繃緊起開,到隨著我慢慢的抽插她的身子也逐漸軟了下來。

「哦……哦……哦……嗯……舒服……喔……插的好……好大……喔……啊……」我的雞巴被肉穴包起來濕暖滑嫩,龜頭在濕滑肉洞壁摩擦著,讓我更加賣力。每次都直到花心。

「哦,babycomeon」柏芝也忘情的搖著屁股。

可能是和陌生混血兒做,也可能是她太騷了,不到十分鍾我感覺又要射了,就將抽插的速度慢了下來,可張柏芝不干我慢了,可她的屁股卻前後扭動的更快「爽啊,爽死了……先生雞巴真厲害……」沒辦法在她的攻勢下我又射了「好燙……好多……把小穴灌滿了呀……」我射完后沒急著把雞巴抽出來,而是雙手從她衣服裡面深入,尋找高聳神秘的山峰,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終於攀上高峰,也觸摸到了小櫻桃,柏芝的奶子並不大,大概就是34c正好一手握著一個揉搓,不愧是混血兒,奶子不大但有著西方女人的堅挺爆滿,皮膚卻想東方女子的柔滑,揉了一會我覺得我們倆都從高潮中恢複過來準備息戰時,柏芝說「先生,柏芝身上你還有個地方沒干呢!」

說著把我的手牽引到了她的粉菊上,另一隻手繼續套弄我的雞巴。

「可是,我累了啊,柏芝,下回吧行嗎?」

想讓我假裝拒絕到,到手沒停下。中指已經伸到屁眼裡慢慢的開拓著。

「不行,人家還要嘛!那我主動,你坐著」說著把我推到座便器上,然後她騎到我的腰上。

我就這樣看著她,柏芝似乎感受到我看她了,剛從高潮中恢複的小臉,又紅了。

但她沒有停止,一隻手將雞巴扶正,慢慢的做了下去,我的雞巴明顯的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和壓迫,腸道上的褶皺把龜頭刮的發麻,差點讓我又射了,真是個小妖精。

最後二十厘米的肉棍全被張柏芝的屁眼給吃了,看她緊皺的眉頭也慢慢舒緩來,這時她趴到我身上發騷的說「爽不爽……嗯……」她一張嘴精液的味道撲面而來。

我趕緊把臉上閃開了,柏芝小騷貨更狠直接用小嘴堵住了我的嘴巴親吻了起來。

算了我也顧不了那麽多了,怎麽精液是自己的,一邊用力親吻著她,一隻手揉著她那堅挺的奶子,另一隻手用三隻手指猛扣著她的浪穴。

「嗚嗚……爽死了,李先生一個人能頂三個男的,好厲害……fuck……ohyeah……firemyass……」她的嫩穴里彷彿有無盡的水是的,嘩嘩的往外流。屁眼就是屁眼,也就三四分,插了兩百多下,將第三波精液給了柏芝的直腸,當我把雞巴拔出來后,柏芝又用小嘴幫我清理了下雞巴上慘留下的精液和穢物,舔干淨后還說了句delicious……

第五章 初遇兩女

我略微有點腿軟的下了飛機,還回想著剛才的激情,要下飛機時,柏芝還主動給我留了電話,還真是開放啊。

出了登機口我尋找著來接我的人,突然我看見了一個牌子寫著「超級無敵大帥哥。」

咳咳,這應該就是找我的吧。拿牌子的是個穿的非常性感小孩,呃,應該說是少女。我沖牌子走過去,快走到時,少女也發現了我,很高興的說「李天倫是嗎?終於等到你了,舉著個大牌子累死我了」

「你是?」

「啊,是涵涵姐讓我來的,因爲你要和我讀一所大學,所以讓我來安排你」

「大學?你多大了?」

我十分好奇這個穿著高跟鞋才到一米六的小家夥怎麽會上大學?「诶,你不知道問女人年齡很不禮貌嘛?我只能告訴你我讀大二而且還是你學姐,算了不說了趕緊的給你找個酒店,我還有事呢!」

小丫頭已經不耐煩了,拉著我的手往機場外面走。

「住酒店,爲什麽住酒店?你住哪?」

「讓我去酒店,去酒店怎麽辦你。」

「我自己在外面拼的房子,你干什麽?」

「去你那,來時棋涵和我說好的。」

我騙她說。

「真的?我打電話問問她!」

說著就跑的遠遠的,去打電話了,好像怕我聽見什麽。這是我好好的打量著她,頭發燙成了金黃色,娃娃臉,胸有點小32b吧,不過不大的乳房卻能把黑色吊帶裙撐起來,裙子下擺到了大腿就沒了。修長纖細的腿上套了一雙黑色的網襪,網襪的蕾絲邊上還有個蝴蝶結,是不是的從裙子里出來一下,最特別的是她的身子特別的白,像歐洲人是的白,難道又一個混血?她給我的整體感覺就像是一個芭比娃娃,充氣的芭比娃娃。

看著她給棋涵打電話,時不時的還看我一眼,偶爾還向電話里撒嬌,真想一個小孩子,她真的上大二,我覺得最多也就十五六歲頂天了。最後她像斗敗的小雞一樣走了過來。

「怎麽樣,棋涵怎麽說?」

呵呵跟我斗,你不看看棋涵是誰的人。

「走啦,大壞蛋」說著拖著大牌子就找了輛車做上去,我也趕緊跟了上去。

在車上本來穿著的裙子就短,在這麽一做下,整天腿都裸露了出來,而且我個子比她高很多,從上面能看到一片的雪白,和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只能看不能吃啊,糾結。

「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麽名字呢?不好意思啊!」

我趕緊轉移話題,要不一會我就忍不住動手了。

「張韶涵,你可以叫我莉亞(櫻井莉亞)。」

這時車子不讓來了個急轉彎,莉亞一下趴到了我的身上,我趕忙撫住了她,由於她的身子一歪,吊帶裙的下擺又往上移了半截,莉亞的半個屁股已經裸露了出來,雪白的屁股上邊系著一條細繩,原來是丁字褲!這麽風騷,有機會啊。

「你……你可以把手放開了,」這時我才發現鄙人的手還放在莉亞的腋下,里白嫩的胸脯非常的近。過了有一分鍾,「呀」一驚一乍的,這丫頭現在才發現自己大腿走光了。

她偷偷的飄了了我一眼,發現我正在看她,臉變得通紅,接著拚命的把裙擺往下拽,本來就是超短裙,無論怎麽拽,都有白色的大腿肉露出來。我實在忍不住就把手放到了她膝蓋上面的絲襪上,一直摸到絲襪的蕾絲上最回來。

她用小手去拽我的手,到根本不起作用,漸漸的我膽子也大起來開始接觸絲襪上面的白肉,好滑啊,我順著方向就滑倒了短裙里。韶涵沒有辦法,她更怕司機看見,這樣我們離得更近了。慢慢的手指觸摸到了丁字褲的那根細繩,我用手指在細繩摩擦著,我看她韶涵面色潮紅,媚眼微張,決定向內褲裡面進攻時,車停了,韶涵明顯的舒了一口氣。

她趕忙說到「我先說好,我是和人一起拼房的!你去了別亂說,別亂看,更別做不該做的,知道嗎?」

「和女的?」

「廢話,還是大美女,去了矜持點。」只做愛夠矜持了吧!沒想到還一下雙飛,老天帶我不錯啊她趕緊下了車然後咚咚跑上樓了「你在三樓門口等著」,這時一個比較舊的小區,居民樓都是六層的。

沒辦法,我只能往上走去,走到三樓時面對禁閉的防盜門,只能等著。過了兩分鍾左邊的門開了,莉亞的小腦袋探了出來「可以進來了,記住,矜持點!」

一進到屋子裡面,一陣香風撲面而來「果然是女生住的地方啊!。」

才一轉頭一位大美女出現在我面前。披肩發,家居裙,穿著拖鞋但卻有將近一米八的身材,由於家居服遮住了身材,看不出腰和屁股但一對巨乳卻高聳著,「這麽大,少說有36g吧」,很少的裝飾到卻顯得很高貴。小丫頭這時跑過來介紹「這是我姐姐,林志玲,你可以叫她波姐(波多野結衣)。」

「莉亞,你怎麽連這都說啊!」

林志玲似乎對她的介紹有些意外,臉突然紅了起來?「啊,我忘了……算了他也不是外人,波姐,這是我弟弟,李天倫,要在這住幾天」弟弟,我什麽時候成你的弟弟了-_-!「波姐好,以後多多關照啊,小弟有什麽不對的以後多包涵了!」

我把手伸了出去,林志玲也只能把手伸出來,握住了林志玲的小手,真的好軟啊,當我還在回味時,張韶涵趕緊把我手拽開「好了,就這樣了,今天不動火了我們出去吃,天倫你請客!」

說完就把林志玲又拉進屋子換衣服去了。

吃飯兩美作陪自然吃的很滋潤,不過我原本的意思是勾他們多喝點酒,倆人都很堅決差不多了之後倆人我在怎麽說也不喝了。回到家,張韶涵紅著臉上「你先去我房間睡,明天給你收拾房間,記住十一點后必須睡覺。」

看她們在一起不好弄只能暫時放棄,回到張韶涵的小屋誰,躺在床上拿起了平板,找到張柏芝給我留下的方式和她聊了起來。張柏芝不斷的挑逗著我,時不時發過一張裸體的照片來,我被她搞得雞巴搞搞頂起開。

哎,只能去洗個澡,去去火這是已經有兩點多了,剛從門里出來,發現林志玲那屋裡有燈光從門縫中出來,居然還沒睡。趕緊繞道了陽台,雖然窗簾也拉上了,到從縫隙里,還是能看的非常清楚裡面的情況。

一紅一藍兩個顔色的睡衣竟然重疊在一起,藍色的是張韶涵,她這時一手抱著林志玲,而另一隻手居然在志玲的大奶上揉搓,「波姐,你的奶子又大了,怪不得白天天倫那家夥用盯著你看」

「你瞎說什麽啊,對了,那天倫真是你弟弟?」

志玲好像聽享受韶涵的揉搓。

「不是,是另一個姐姐介紹過來的,讓我帶他轉轉然後去上學,說起來他還是咱們的學弟呢!對了,明天帶他去買東西,不能讓他住我屋子裡,順便狠狠宰他一會,波姐,你不知道,在出租車上他看我的眼神,都把我看濕了」

「那是你騷!」

說完林志玲把手伸進韶涵的睡裙里「都這麽水了,小白虎果然淫蕩」

「你才淫蕩,你說我告訴天倫爲什麽叫你波姐,他會怎麽看你?」

說著將林志玲的睡衣往下一扯,兩點白嫩的大肉球跳了出來,韶涵趕緊用小嘴含住一個乳頭,然後用小手扯著另一個乳頭劃算。

「啊……你輕點……疼」林志玲的小手猛烈的在韶涵的裙子里抖動著,這時也只能在手上找回點優勢來。

突然韶涵的身子一陣顫抖「泄了……波姐的手真厲害」林志玲將剛從韶涵睡衣了拿出的手伸到韶涵的面前,纖細的小手上閃著水光,韶涵趕忙舔了上去,把每個手指都舔到乾乾淨淨。

「波姐再幫我舔舔吧。」

這時韶涵的臉上已經是潮紅滿面,說完自己向前爬了兩步,把自己的屁股丟準林志玲的臉。我操,還要玩69啊!

由於視角問題,只能看到張韶涵的下體,韶涵是個白虎,而且屄特別的嫩,只看得到兩片饅頭似的陰唇,幾乎看不到縫隙,粉嫩的屁眼也只是一個小小的菊花,韶涵完全像剛發育的小女孩一樣,我覺得她最多就15歲。志玲用指頭小心的分開陰唇,一條粉色的細縫出現了,伸出香舌從下往上舔起來,從嫩穴舔到屁眼,再從屁眼舔回來。

「波姐的舌頭好滑啊,跟你的小穴一樣……嗯嗯……繼續……」韶涵淫蕩的說到,可惜完全看不到另一面的景色,69的姿勢大概持續了兩三分鍾,接著韶涵向前爬了點然後轉過身子,將自己的腿和志玲的腿交織在一起。

我想這時她們的陰唇應該和在一起了。由於林志玲他們倆身高差距太大將近二十厘米,所以韶涵能親到志玲的腳,一個手抱著志玲的腿,用小嘴含著一顆顆圓潤的腳趾。

而志玲則雙手撐床,努力將自己的身子與韶涵的身子來摩擦,這個姿勢完全把林志玲的身子拉開了,雪白的雙峰傲然挺立著,向所有展示自己的高聳,而且隨著身子的振動,大奶子畫出無數的弧線。

「嗚嗚,好舒服……在快點……」

「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兩點小美人盡情的浪叫著。

過了十分中兩人同時「啊啊……」居然同時達到了高潮。看著兩個美人在那裡喘息,最後相擁而睡,我的雞巴已經快漲裂了,沒辦法趕緊拿著平板跑到衛生間,到了衛生間,找到張柏芝剛給我發的她自慰的視頻打起手槍來唯一令人慶幸的是,我找到了張韶涵白天穿的黑色網襪,趕忙套到雞巴上搓了起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