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同事嫂嫂

同事嫂嫂

那还是去年的事了,我21岁。我应聘到了一家计算機公司。上班第一天,我就发现公司的文员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家两年没想到现在落成一个美丽妖艳少妇了。她二十六岁,穿了一身吊带长裙,腿很修长。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细带凉鞋,是那種有两个细带横过脚背的那種很性感的凉鞋,脚趾纤细白嫩。她就座在我对面。应该说她是属於保养的很好的那種女人吧,齐肩的碎发,甜甜的笑容,实在让人有些冲动。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时常出差,留下孤单嫂子一人在家,这给我这个色狼以機会填补嫂嫂内心的寂寞空虚,当然在身體上也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嫂嫂好像凉鞋挺多。有时穿一双银色的无带凉鞋,有时又是一双细带黑色高跟凉鞋。一天中午,同事们都在午休,对面的嫂嫂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独自在上網看小说,手裡拿着铅笔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附身去拣。无意中我看到了对面嫂嫂的美脚从那双黑色细带凉鞋中取了出来,左脚踩在右脚上。她今天穿了双发亮的黑色丝袜,脚趾塗着紫蓝色的指甲油。我顺着她光潔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开,我居然看到了她穿着一条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桌上的数码相機。。。

我慢慢的起来,坐到我的椅子上,环顾四周,同事们都在睡觉,有两个後排的正在打游戏呢。再看嫂嫂,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我拿起相機,慢慢伸到桌子下面,按动了快门。。。。

下班回家后,我把相機中的偷拍相片导入计算機中,细细观看起来。她的双脚在细带凉鞋的映衬下显得很纤细,脚趾很圆润,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长,似乎要顶破丝袜似的。我边看边把裤子脱了,开始打起了手枪,心想什麼时候一定要把这双美脚拥入懷中。我边看着我偷拍的相片,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那话兒,直到浓浓的液體喷涌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陆续拍了好多嫂嫂的高跟凉鞋美腿相片了,每天晚上就靠这些相片打飞機来洩慾。白天,看到嫂嫂时,眼神总不自觉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发现。一天中午有意无意的问我:小傑,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实啊?我说:那还不是因为你漂亮啊,你要丑,我还不看你呢?

我忽然心起一念,说:嫂嫂,我给你看一些东西,你到我機器的嫂嫂目录来,我把共享打开。这个目录装着我拍的嫂嫂的所有美脚相片。我看着对面的嫂嫂眼镜盯着屏幕,眼神很吃驚。"你,你什麼时候拍的这些照片?""因为我喜欢嫂嫂的美腿啊""你给别人看过没有?""没有。就我自己看,也没别的什麼意思,就是喜欢。"

忽然,我感觉有个什麼东西在轻觸我的下體,我伸手去抓,竟然握住了嫂嫂穿着谈蓝色凉鞋的脚。我的心狂跳了起来。她在对面不动声色的说:"你把相片删除了!",我说好,反正家裡还有的。她的脚轻轻往回缩了回去,我看她弯腰下去了,过了一会,我的下體又被她的脚压住,並轻轻的揉动了起来。原来,她把凉鞋脱掉了。我的手我住了她的脚。穿着肉色丝袜的脚显得是那麼的光滑和细嫩。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脚趾在我的下體不住的扭动,我的那话兒鼓胀起来,顶在裤子上,难受異常。我用手捏弄着她的脚趾,轻轻搔了一下她的脚心,她的脚猛的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她起身对经理说她到隔壁的会议室去写报價单,因为办公室太闹,经理让她过去了。二十分钟以後,经理接了一个电话,然後对我说:你去隔壁帮雅馨看看她的笔记本,好像出问题了,然後你和她一起做一下报價,她对商用機型的报價不太熟悉。我应声出了办公室,来到了隔壁。

我敲门,门开了,我看到对面桌上的笔记本,但没有人。忽而门自己关上了,我感觉我背後被人给抱住了,我扭身一看,嫂嫂把吊带裙的吊带拉了下来,一大片白色的胸脯露了出来,半个乳峰也显现出来。

“嫂嫂,你幹什麼呀,天!在上班呐!"

“不幹什麼,门关上了的,吻我!"

我的嘴压在了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开,舌头伸到了我的嘴裡,在我的嘴中滑动着。胸前的乳峰紧紧顶着我的胸膛。我感到下體涨得非常厉害。她的一条腿环扣在我的腿上,下體紧紧夹住我的,轻轻的扭动着身子。我这时心裡冒出个怪念头:美女蛇!

她缠得越来越紧,舌头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搅着,我腾出一隻手,抚摸着她环扣着我的那条美腿。她口中呢喃着,时不时的发出嗯的一声。我在她耳边说,我们到沙发上去吧。她的腿放下来,嘴仍然咬着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沙发。

到了沙发上,我把她放到了。她面色潮红,嘴裡说:"我早就看出你不是个好东西了。"

她说着,将腿横放在我的膝盖上,问道:喜欢我的腿啊?我说"是,有一次我在桌子底下看到了你的腿,实在忍不住,就拍了那些相片。""漂亮吗?"我说:"当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了你的腿才睡觉的。"

她穿着淡蓝色高跟凉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我朝思暮想的两条美腿啊。"把鞋给我脱了"。我依言动手解开她的鞋扣。那双包裹在肉色丝袜的双脚正好压在我的话兒上。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两条美腿。她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我的肩上,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我的裤子逗弄起我的那话兒来。

我俯身将她压在身下,又开始轻吻她,她侧头避开我,问:想要我吗?我的手猛的按住了她的乳房。隔着她的吊带裙和白色的胸罩使劲的揉搓着回答道:想死了!做梦都想干你。嫂嫂推开我,把吊带裙从肩上褪下来,乳罩也从身上滑落,然後把裙摆拉到小肚上,挺起穿着粉色蕾丝内裤的屁股,一脸媚态的说:“脱掉它,来插小穴。”“在这吗?”“不敢?!”我哪受得了这刺激,什麼也不说了马上把她的内裤扯到脚踝处,把穿着肉丝长袜的玉腿扛在肩上,三两下解开腰带把下身的衣物除去,然後把嫂子的腿缠在我的腰间,用鸡巴在阴蒂和阴唇上摩擦了十多下用鸡巴从阴唇中间挤开条缝,对准勉强看到的穴口稍微用点力往裡顶了一下。嘿!以为可以进入嫂子體内的,没想到连龟头都没进去。嫂嫂的呼吸变着紧凑起来低声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轻点,嫂嫂好久没做过了”原来如此,龟头能清楚的體会到被紧紧的阴唇挤压有点癢。这下爽了,可以干到嫂嫂的紧穴真是走好运啦!

我重新调整了下姿势,又对准了小穴,准备用力插进去,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嫂嫂慌忙松开双腿从我身下逃开一边整理衣衫,而我也急忙提起裤子望着嫂嫂性感妖娆的身段说“嫂嫂,对不起!”嫂嫂抬起头茫然的看着我:“怎麼了小傑,嫂嫂不怪你,等有機会了嫂嫂给你最好的!”我们整理完以後做贼似的马上離开了房间回到办公室,我看到已经坐下的嫂嫂和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美丽的脸白里透着红,小嘴仍在努力的调整呼吸,我想以後和嫂嫂好的真正的大幹一场还是有機会的。

一天中午,大家吃过午饭,又是昏昏欲睡时,我感到下體又被什麼东西给觸弄着,我手伸下去握住那双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觸摸过的脚。我左手把那支脚紧紧握住,右手开始解裤扣,我将那话兒从内裤侧面掏出来,硬硬的,开始用顶部去觸弄那双脚的脚心。可能嫂子也感觉有異,想伸回去。不料被我紧紧抓住。我轻声对她说:"把脚趾分开,夹夹我。"她的脚趾头轻轻的分开了,我把那话兒的头插进了她的脚趾之间,她的脚趾开始夹动,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觉在我心头涌动,那话兒在她脚趾的挫弄下,开始分泌粘液了。我用手把那话兒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她的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

忽然,嫂子递给我一张纸条,我拿来一看,上面写到:养精蓄锐噢,明晚你哥要出差幾天*^_^*

好容易挨到第二天下班,我和嫂子一起上了电梯,心裡暗笑不已。终於可以佔有嫂嫂了!!!

我和她一起在她家楼下的小餐馆吃了点东西,来到了她家。进屋后,灯还没看,我一把将她搂在懷裡,嘴贴在了她的嘴上,双手不安分的按在嫂嫂的乳房上把玩着,她挣扎开来,喘息着说:"你猴急什麼啊?整晚的时间都是你的,色样!我先去洗个澡。

开了灯坐在客厅沙发上好象等了一个世纪之久,一股香氣伴随着我迷人的嫂嫂终於从沐浴室出来了

她换了一身白色透明的睡裙,湿湿的长发垂在肩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粉红色的无带胸罩,美腿上穿着肉色的长筒丝袜脚上,丝袜的顶端和粉色小内裤有两条带子连接着,脚下还穿着那双让我性慾骤起的白色的细带高跟凉鞋。我的下體已经涨得很难受了。我说:嫂嫂,我想要和你做爱!她扭动腰肢来到我身旁,搂着我的脖子双腿跨坐在我身上轻声说:抱我去卧室…

我将嫂嫂抱起进到她卧房,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开床头的台灯,把它调得稍微暗一点以增加氣氛。关上门,脱光我的衣裤, 上床把嫂嫂搂入懷中,亲吻着她.

我把她的睡裙前面的带子拉开,将睡裙向两边铺开,只见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粉红色襄着蕾丝的奶罩遮在胸前,两只玉乳豐满得幾乎要覆盖不住。长丝袜下一双美腿是那麽的诱人,粉红色的三角裤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湿了。我把她的一条腿抬起。从大腿根部慢慢向上亲吻。隔着丝袜亲吻,感觉很滑很柔。她半抬起身,手伸到背後,把乳罩扣解开,让我把乳罩给她取下,然後把粉红色的三角裤和丝袜的连接带松开,把内裤也褪了下去和乳罩一起扔在一边。待我把嫂嫂全身脱的只剩下穿着肉丝袜的玉腿和凉鞋的美脚,嫂嫂已用一隻手遮住了乳房,一隻手遮住阴部。但这时的嫂嫂如我所想,再也没有说一句不願意的话,这是嫂嫂的默许。

我拉开嫂嫂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暗暗的灯光下,赤裸裸的嫂嫂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乳房,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光滑、细嫩,又圆又大,裹着丝袜的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很密,再往底下,是湿淋淋的一片了。当我的手指碰觸到她的私处时,她嗯的叫出声来。

嫂嫂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慾火亢奋,无法抗拒。我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嫂嫂的乳房豐满而坚挺,我张开嘴吮吸着红色的奶头,嫂嫂的奶子好香,使人很难想象居然有如此完美的乳房,用手揉搓着乳房,感觉饱满而柔软,鬆手后马上恢復坚挺的形状。含住奶头使劲吸着,两粒葡萄似的乳头很滑。不一会嫂嫂的奶子变得更加豐满,两个奶头也翘在乳峰中央顶端。

「嗯┅┅嗯┅┅」嫂嫂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

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

十分艰难才離开那对美乳,接着吻嫂嫂的肚脐、阴毛。嫂嫂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小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好美的桃源洞!

虽然嫂嫂刚刚已经清洗了身體,但这诱人的地方始终也是有点異味的,不过这点異味在现在的情况下只能提升我的慾望,让我更加冲动!!!

我将她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搭在我肩上,美丽诱人的玉穴呈现在我面前,我用手指轻轻分开两片阴唇,用嘴先行亲吻吸吮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弄她的大小阴唇後,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舌尖刮着阴唇上的淫水,有意无意的对着穴空吹着热氣,嫂嫂呼吸呼吸变的急促了。

「啊!┅┅嗯┅┅啊┅┅小┅┅小色鬼!┅┅你弄得我好癢┅┅我难受死了┅┅ 你真壞!┅┅」

「嫂嫂┅木木木┅嫂嫂的穴好美啊!┅太诱人了」

嫂嫂被舔得癢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小傑┅┅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

聽到她要泄,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穴肉。嫂嫂的小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的舔食她的甜美淫水。

「嫂嫂┅┅我这套吸穴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我抬头对嫂嫂说

「满你的头┅┅小色鬼!┅┅你┅┅你壞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我┅┅我可真怕了你啊!┅┅」 嫂嫂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脑袋羞道

「别怕┅┅好嫂嫂┅┅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让你尝尝老公以外的男人┅┅」

「┅┅小┅┅色狼!┅┅害我背夫偷情┅┅以後可要对嫂嫂好┅┅」

「嫂嫂,你就放心好了!」

「小傑,你来躺下,我也让你舒服舒服!」

我不知道嫂嫂要搞什麼鬼,管她呢,我顺从的在嫂嫂旁边躺了下来,鸡巴高高的挺立着,嫂嫂翻过身吻住我的嘴,香舌用力搅动着,我也極力的回应。接着嫂嫂朝我的胸膛滑去,一双小手故意拨弄我的胸膛,手指在我胸膛画圈圈,搞得我很难把持自己,嫂嫂笑吟吟的看着我,突然鸡巴被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抓住,原来是嫂嫂的手,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鸡巴已经分泌出好多晶莹的液體,嫂嫂别过头去看着鸡巴说到:好粗壮的东西呀!一边说着一边把从鸡巴留出的液體均匀的塗在龟头上。我只看到她低下头,接着鸡巴被温暖潮湿的空间包围。我晕,嫂嫂居然用嘴含住了我的肉棒!

我脑袋一阵眩晕,用手爱摩着嫂嫂滑滑的背激动的说:嫂子,不要这样吧,它好脏的!

嫂嫂答道:你刚才不也是这样做的吗,你都不怕我怕什麼。说完移动到我对面趴下身體,用手扶住鸡巴,嘴巴又含了过来。一阵阵酥麻传到心头,我不禁挺了挺鸡巴。嫂嫂抬头伸出调皮的舌头在龟头上颳了一下,然後笑嘻嘻的看了下我,然後用力含住肉棒上下使劲吸吮起来“啊┅好爽!嫂嫂你真好!”我想我是爱上嫂嫂了。

嫂嫂就这么趴在我腿中央,左右摆弄着圆滑的美臀,吸含肉棒足足有五分钟,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嫂嫂对我的爱意,屁股稍微翘起让肉棒更加高挺,我感觉鸡巴越来越大,好象要爆炸一样,虽然我咬紧牙齿用力控制着,但还是被嫂嫂察觉到了,嫂嫂轻咬了龟头一下终於松开了快要爽死我的小嘴对我说:「小傑┅┅我这套吸棒棒的舌功你还满意吗?┅┅」

哈,嫂嫂学起我刚才说的话,真是太可爱了,我坐起来拥住她,捧着她漂亮的脸蛋神情的说:嫂嫂,给我吧,我要和你做爱!我想插你下面的唇!

嫂嫂不语只是轻轻的在我鼻头上吻了一下,乖巧躺了下去,分开双腿在等我行动。

我得到嫂嫂的默许后跪在嫂嫂两腿中央,右手掰开阴唇左手握住鸡巴先用那大龟头在嫂嫂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嫂嫂骚癢难耐,不禁挺动着屁股娇羞∶「┅┅小傑!┅┅别磨了┅┅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鸡巴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给我插穴┅┅你快嘛!┅┅」

从嫂嫂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我舔咬时已泄了一次淫水的嫂嫂正处於兴奋的状态,又吸了那麼久的鸡巴,穴内空虚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慾火。

嫂嫂浪得娇呼着∶「小傑┅┅我快癢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进去呀!┅┅快点嘛!┅┅求你了┅插进来吧┅恩哼」

看着嫂嫂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忘记了前天嫂嫂说过很久没做爱的事,把鸡巴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住嫂嫂的花心深处。嫂嫂的小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如此紧凑的美穴估计处女也就到这地步吧

「啊!」嫂嫂驚呼一声,把正要抽插的我吓得止住了。

过了半晌,嫂嫂娇喘呼呼望了我一眼说∶「小色鬼!┅┅你真狠心啊┅┅明知道嫂嫂很久没┅做过了┅而且你的鸡巴这麽大┅┅也不管嫂嫂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嫂嫂痛死了!

你┅┅呜呜」嫂嫂如泣地诉说着,眼中闪着泪花。

她楚楚可人的样子使我於心不忍,当然这时的我也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射精慾望。但我不能就此射出来,这会让嫂嫂失望的,以後再想得到嫂嫂就根本不可能了。於是我先按兵不动,让鸡巴仍插在嫂嫂的穴里,排除杂念,集中意念。老天有眼,我最终把那股射精的慾望给压了下去。然後我抬起嫂嫂的上身,她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我用嘴再次舔她的的面颊、脖子,然後一手抚摩並用嘴吸吮她的乳房和奶头,另一手搂住嫂嫂的腰轻轻晃动着。

不一会嫂嫂叫道∶「小┅┅色狼┅┅快!我的┅┅穴好┅┅我快癢死啦!」

我把嫂嫂放了下去,直起身缓慢的拔出鸡巴,又缓慢的插入,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两片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开陷入。嫂嫂一改刚才的娇媚可人,随着我的动作也缓慢的配合着扭动腰肢。

「喔!┅┅美死了!┅┅」

我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嫂嫂穴里水开始泛滥了,虽然嫂嫂的肉穴很紧,由於淫水的润滑,我抽插起来感觉不是那麼费力,抽插间肉與肉撞击的「啪啪」声和淫水流动的「唧唧」声再加上席梦思被闪动弹簧发出的「吱吱」声,成了疯狂的乐章。

「小傑┅┅美死了!┅┅快点抽送!┅┅喔!┅┅」

我重新的在她的美胸上打转,最後张开嘴用牙齿轻咬住她的乳头吸吮着,鸡巴前後用力顶着嫂嫂紧凑温暖的小穴,好想一辈子就这么下去。

「┅┅傑┅┅你别吮了┅┅我受不了!┅┅下面┅┅快抽!快┅┅」

搂起嫂嫂的腰让她也直起身子,双手揽住我的脖子,双腿重新缠住我的腰,我扶住两瓣圆滑的屁股拖起放下,鸡巴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嫂嫂昂起头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穴门深处流出,顺着我的鸡巴和蛋囊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

看着她陶醉的样子,我问道∶「嫂嫂,喜不喜欢小傑干你?」

「喜┅┅喜欢!你弄得┅┅我好舒服!」 嫂嫂媚眼微张吐氣如丝。

我吻住她的嘴搂住她柔软的躯體加快抽插速度 「啪.啪.啪.啪……」

她猛地挣拖开我的亲吻樱声叫道「┅┅啊┅┅我不行了!┅┅我又来了!┅┅」嫂嫂抱紧我的头,双腿夹紧我的腰,屁股使劲一坐「啊!┅┅」一股淫水泄了出来,鸡巴被激的更壮大了

泄了身的嫂嫂抱着我在我耳边喘息着。我没有抽出的鸡巴,我把嫂嫂的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摸乳房,一边抽动鸡巴,仔细品味嫂嫂成熟的身體。

「小┅┅小傑,让我┅┅在上面。」嫂嫂要求道。

我使劲顶了一下,嫂嫂樱哼了一声喋道:「啊!壞蛋┅┅想顶破小穴呀你!」

「嫂嫂你太┅太美了┅我一刻都不願離开你」

「好啦,让我在上面┅我会让你舒服的叫出来┅」

嫂嫂起身先把鸡巴拿了出来,然後把我按在床上双腿跨骑在我的身上,用一隻纤纤玉手扶住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鸡巴,然後用两手指分开红色阴唇露出穴口轻轻坐下来,龟头慢慢进如小穴,然而嫂嫂却停下了下坐动作,又抬起屁股使龟头退了出来,接着还是缓慢套完龟头后又抬身,如此幾次以後,我感觉龟头上好象千萬隻蚂蚁在爬一般奇癢无比。我往上挺鸡巴,嫂嫂却和我同向移动,小穴始终只套下龟头就離去,好失落的感觉!

我对嫂嫂说「美嫂嫂┅我好癢啊┅求你坐下来吧┅鸡巴好想小穴来夹它呀」

嫂嫂笑吟吟的低头问我「小傑┅舒服吗?」

「嫂嫂啊┅鸡巴好癢,求你用小穴套住它吧┅好癢呀」

「呵呵,┅看你以後还敢不敢欺负嫂嫂」她指的是我刚才故意在穴口研磨而不插入的事。

「我不敢了嫂嫂┅坐下来吧,我想要你!」

「这还差不多┅注意噢,我来了」嫂嫂直起身道

「卜滋」,随着嫂嫂的大白屁股向下一沉,整个鸡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

「哦!┅┅好充实!┅┅」

「哦!┅┅好紧凑!┅┅」我和嫂嫂同时的叫道。

嫂嫂双手按在我的胯骨上,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聽有节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媾声。

嫂嫂款摆柳腰、乱抖玉乳足足套了五分钟,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

「喔┅┅喔┅┅小┅┅小傑!┅┅嫂嫂好舒服!┅┅爽!┅┅啊啊!┅┅真爽呀!┅┅」

只见嫂嫂上下扭摆,扭得胴體带动她一对美丽豐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我神魂颠倒,嫂嫂伸出双手握住我的手伸向那对豐乳,我尽情地揉搓抚捏,嫂嫂後仰着头下身套动着,她原本豐满的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嫂嫂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肉,将大龟头频频含挟一番。

「美極了!┅┅嫂嫂的一切┅一切都给你了!┅┅喔!┅┅喔!┅┅小穴┅美死了!」

香汗淋淋的嫂嫂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我松开美乳抱住她的腰,开始为她使力,加重她一上一下的力度。我也觉大龟头被舐、被吸、被挟、

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我用力往上挺迎合嫂嫂的狂插,当她向下套时我将大鸡巴往上顶,这怎能不叫嫂嫂死去活来呢?

我與嫂嫂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

足足又这样套弄了幾百下,嫂嫂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我┅┅我要泄了┅┅哎哟!┅┅不行了!┅┅又要泄┅┅泄了!┅┅」嫂嫂颤抖了幾下穴内抽筋似的湧出一股淫水,娇躯伏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娇喘如牛。鸡巴再一次的被嫂嫂的穴水沐浴了。

我在下面搂着嫂嫂仍然积極挺着鸡巴,由於角度不是很好,鸡巴幾次都顶偏而滑出小穴,弄的鸡巴很是不舒服,索性我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嫂嫂压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轻抽慢插起来。而嫂子渐渐恢復體力中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肥臀地挺着、迎着。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嫂嫂暴露出了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小色狼!┅┅太爽了!┅┅好┅┅好舒服!┅┅小穴受不了┅┅小傑┅┅你好神勇,嗯!┅┅」

幾十次抽插後,嫂嫂已颤声浪哼不已。

「┅┅唔┅┅啊!小色狼!┅┅你再┅┅再用力点!┅┅」

我按她的要求,更用力的抽插着。

「嫂嫂,叫我亲哥哥。」

「不要┅┅你就是小色狼!┅┅」

「那叫我老公!」

「┅┅嗯┅┅羞死了┅┅你勾引嫂嫂┅┅你是┅┅小色狼!」

看来她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於是我又加快了抽插速度,每次都把鸡巴抽到尽头,然後用力深度插入。这招果然有用,幾十次抽插後,她开始逐渐进入角色∶「嗯┅┅唔┅┅小色狼┅┅

我好┅┅爽!好┅┅舒服!┅┅嗯┅┅快乾我!┅┅」

「嫂嫂,叫我亲哥哥!」 我故意停止抽动大鸡巴,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害得嫂嫂急得粉脸涨红。

「羞死人┅┅亲哥哥!┅┅啊┅┅快!┅┅干我!」

我聽後大为高兴,随既翻身下床,将嫂嫂的娇躯往床边一拉,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扛起她的长腿,使嫂嫂的小穴突挺得更高翘,对准肉穴毫不留情的用力刺进穴去,使出「老汉推车」猛插猛抽,插得嫂嫂娇躯颤抖。

不多时嫂嫂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驚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嫂嫂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

嫂嫂的小穴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亲弟弟┅┅你┅┅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呀!┅┅」

虽然她求饶的喊着,但嫂嫂的骚浪样使我看了後更加卖力抽插,我一心只想插穿那诱人的小穴才甘

心。嫂嫂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

「喔┅┅喔┅┅亲哥哥┅┅你好会玩女人┅┅嫂嫂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

粗大的鸡巴在嫂嫂那已被淫水湿润的小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亲┅┅亲哥哥!┅┅亲丈夫!┅┅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肥穴嫂嫂┅┅嗯┅乾死我┅好美┅好爽」嫂嫂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得将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

嫂嫂那又窄又紧的小穴把我的鸡巴夹得舒畅无比,为了推迟射精的时间於是我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鸡巴在嫂嫂的肥穴嫩肉里迴旋,努力拓宽阴道。

「嫂嫂┅┅我┅┅我乾的怎麼样?┅┅嫂嫂┅┅鸡巴被夹得好舒服!」

「喔┅┅亲┅┅亲丈夫┅┅嫂嫂┅┅被你插得好舒服!」嫂嫂的小穴被我又烫又硬、又粗又大的鸡巴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

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挣脱我的手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我的鸡巴的研磨,嫂嫂已陶醉在肉慾的激情中。

浪声滋滋,小穴深深套住鸡巴。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她过去與她老公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嫂嫂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嗯┅┅亲哥哥!┅┅嫂嫂┅┅肥穴嫂嫂┅┅好┅┅舒服!┅┅好爽!┅┅亲哥哥!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哎哟!┅┅你┅┅你的东西太┅┅太┅┅太大了!」

「心┅爱的┅嫂嫂┅,你满意吗?肉穴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嫂嫂太┅┅太爽了!┅┅唉唷!」

嫂嫂这时已被我挑逗得心跳加剧、血液急循、慾火烧身、淫水横流。她难耐得娇躯颤抖、呻吟不断

「美嫂嫂,你┅你刚才说什麽太┅大呢?我在做什麼呢?」

「讨厌┅┅你欺负我,你明知故问的┅┅是你┅┅你的鸡巴太┅┅太大了!┅┅大壞蛋┅┅你在姦淫你的亲嫂嫂」嫂嫂不勝娇羞,闭上媚眼细语轻声说着,看来除了老公外,嫂嫂確確实实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淫猥的性话。这些话现在使得成熟的嫂嫂深感呼吸急促、芳心荡漾。

我於是故意让端莊贤淑的嫂嫂再由口中说出些性器的淫邪俗语,以促使她抛弃羞耻,全心享受男女交欢的乐趣。

「嫂嫂你说哪裡爽?┅┅」

「羞死啦┅┅你┅┅你就会欺负我┅┅就是下┅┅下面爽啦!┅┅」她娇喘急促。

「下面什麽爽?┅┅说出来┅┅不然亲哥哥可不玩啦┅┅」

嫂嫂又羞又急∶「是下┅┅下面的肉穴好┅┅好爽!┅┅好舒服!┅┅」

「嫂嫂你现在在干什麽?」

「羞死人┅┅」

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龟头不停在小穴里探索冲刺,鸡巴碰觸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

嫂嫂红着脸,扭动肥臀说∶「我┅┅我和小傑做爱┅┅」

「你是小傑的什麽人?」

「羞死了┅┅」

「快说!」我狠狠的顶着肉穴道。

「是┅┅是┅┅小傑的嫂嫂┅┅我的小穴被小傑┅┅我的亲丈夫┅┅插得好舒服!┅┅嫂嫂是淫乱好色的女人┅┅我┅┅我喜欢小傑你的大鸡巴!┅┅」嫂嫂这时舒畅得语无伦次,简直成了春情荡漾的淫妇荡女。看着嫂嫂从一个有教养的高雅氣质女人变成一个荡妇,並说出淫邪的浪语,这已表现出嫂嫂的屈服。

我暂时放慢动作,俯下身爱抚着嫂嫂那两颗豐盈柔软的乳房,她的乳房愈形坚挺,我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拨,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嫂嫂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淫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哎哟┅┅好舒服!┅┅拜託你抱紧我!┅┅亲哥哥!┅┅啊啊嗯┅┅」淫猥的娇啼露出无限的爱意,嫂嫂已无条件的将贞操奉献给了我┅她的小叔。

想到以後还要和嫂嫂天天对面上班,如果今天不把嫂嫂玩个半死,恐日後无法博得她的欢心,於是开始新一轮卖力的抽插起来。

「哎哟!┅┅亲┅┅亲哥哥!┅┅好舒服!┅┅哼┅┅好┅┅好棒啊!┅┅嫂嫂好┅┅好久没这麽爽快!┅┅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用力插用力干┅┅喔喔┅┅爽死我啦!┅┅」嫂嫂失魂般的娇嗲喘叹。

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慾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她完全沉溺性爱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嫂嫂骚浪十足的狂呐,使往昔端莊贤淑的风范不復存在,此刻的嫂嫂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要泄┅┅泄了!┅喔┅嗯」嫂嫂双眉紧蹙、娇嗲如呢,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淫水从小穴急泄而出,鸡巴被烫得舒爽无比!射精的慾望再次袭击了我。

为了彻底蠃取嫂嫂的芳心,特别是以後我能随时干她,我又把泄了身的嫂嫂抱起後翻转她的胴體,要她四肢屈跪床上。嫂嫂依顺的高高翘起那有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豐硕浑圆的大肥臀,臀间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湿淋的淫水使赤红的阴蒂阴唇闪着晶莹亮光,阴唇被乾的红肿了好多,並且微微露出了穴口嫂嫂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萬状。

我跪在她的背後,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亲吻着嫂嫂的肥臀。好美的圆臀啊!

「哎呀!插的好深!」当我把鸡巴从後面插入小穴时,她娇哼了一声,柳眉一皱,双手抓住床单。

我把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我顶撞地抽送着鸡巴,这般姿势就如在街头上发情交媾的狗。端装的嫂嫂可能从来没有被这样干过,这番「狗交式」的做爱使得嫂嫂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慾火更加热炽。嫂嫂纵情淫荡地前後扭晃肥臀迎合着,胴體不停的前後摆动,使得两颗豐硕肥大的乳房前後晃动着,飘曳的头发很是美丽。

我用双手伸前捏揉着嫂嫂晃动不已的大乳房,它们是那麼柔软有肉,我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後扭摆迎合。成熟美艳的嫂嫂品尝狗族式的交媾,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

大鸡巴在肥臀後面顶得嫂嫂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而「卜┅┅滋┅┅卜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亲┅┅亲哥哥!┅┅亲丈夫┅┅嫂嫂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

我直起身抱住白晰细嫩的肥臀勇猛的干着,“卜滋”声变成了“啪啪”声

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巴!┅┅啊┅┅美死了!┅┅ 好爽快!用┅用力插┅┅嫂嫂要飞上天了┅快┅用力!」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體加速前後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美嫂嫂淫嫂嫂……,我好舒服啊……,不行了,我要……丢了,要丢……了……,噢……"

“我也丢了…来了来了…啊……美死我了"嫂嫂虚脱的大口喘着氣

我的下體猛的感到有一股热浪袭来,这一次嫂嫂的高潮来的好猛,我觉得我的下體开始收缩然後是剧烈的膨胀,然後感觉包围我下體的软软的皮肤开始抖动起来。从鸡巴根处传来一阵奇癢。

「嫂嫂,我要射了!啊。。。。。。」用力顶了幾下后准备把肉棒拔出来射精。

嫂嫂好象意识到了猛回过头伸过一隻手扶住我的屁股叫到:「亲丈夫!不要┅不要拔出去┅┅射┅进┅来┅把精液全┅┅射进嫂嫂體内┅小穴泄得太空虚了┅要精液滋润它」

我聽到嫂嫂的淫语,心裡感动的一塌糊塗,深吸一口氣更是用鸡巴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嫂嫂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浑身舒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粉红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嫂嫂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再次急泄而出,小穴的收缩吸吮着我鸡巴,我再也坚持不住了。

「嫂嫂,我来了!我爱你!」鸡巴快速地抽送着,嫂嫂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冲刺。

「老公┅恩人啊,射给我┅全部!」

「啪`啪`啪`啪"""」我抱住嫂嫂的美臀使劲全力顶了肉穴十下,然後把嫂嫂屁股用力往我身上一拉,我昂起头最後紧紧顶在嫂嫂屁股上大吼:“我射了!!!吼~~~~~吼~~~”

终於「卜卜」鸡巴在嫂嫂的體内爆发並狂喷出一股股精液,劲道十足的精液冲劲小穴最深处,激打在花心上,灌溉並注满了小穴,嫂嫂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带来的快感

「啊┅啊┅一┅二┅三┅四┅┅┅十一!好烫的精液!」嫂嫂居然淫荡的数着我射的次数。

我用尽全力又顶了两下把最後一点精液挤进嫂嫂的體内。

「喔┅┅喔┅┅太爽了!┅射的好多好浓啊┅你是我的亲老公」嫂嫂欢愉的叫道。

我完成了使命。疲惫的爬在嫂嫂的背上大口的喘氣

「嫂嫂┅我好舒服!」

「小傑┅你真棒!」

五分钟后,嫂子说“你别动,让我躺下,我要你搂着我睡,今夜都不许鸡巴離开我的身體噢”

我说好的,我抬起身,嫂嫂用手支在床上,屁股又往上翘了翘,顶住了我的小腹,右腿慢慢上抬,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於是帮她把腿从我面前绕过,瞬间嫂子把身子翻过来了,仰面朝上,嫂嫂迅速用双腿紧紧缠住我,肉棒扔插在穴内,可以感觉到小穴仍然有规律的夹着鸡巴,嫂嫂的高潮还没完全消退。我趴在她的胸前,抚摸着那对玉乳,嘴巴含住一颗奶头吮吸着奶子的香氣。。。

就这样嫂嫂被我大幹了一场,我们找时间做过很多次,一直到现在。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