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性感的嫂嫂

性感的嫂嫂

那還是去年的事了,我二十一歲。我應聘到了一家計算機公司。

上班第一天,我就發現公司的文員是嫂嫂。嫂嫂以前並不怎麼漂亮,分家兩年沒想到現在落成一個美麗妖艷少婦了。

她二十六歲,穿了一身吊帶長裙,腿很修長。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是那種有兩個細帶橫過腳背的那種很性感的涼鞋,腳趾纖細白嫩。她就座在我對面。應該說她是屬於保養的很好的那種女人吧,齊肩的碎發,甜甜的笑容,實在讓人有些衝動。大哥在家外企工作,時常出差,留下孤單嫂子一人在家,這給我這個色狼以機會填補嫂嫂內心的寂寞空虛,當然在身體上也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嫂嫂好像涼鞋挺多。有時穿一雙銀色的無帶涼鞋,有時又是一雙細帶黑色高跟涼鞋。

一天中午,同事們都在午休,對面的嫂嫂也昏昏欲睡,我一人獨自在上網看小說,手裡拿著鉛筆把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我附身去揀。

無意中我看到了對面嫂嫂的美腳從那雙黑色細帶涼鞋中取了出來,左腳踩在右腳上。

她今天穿了雙發亮的黑色絲襪,腳趾塗著紫藍色的指甲油。

我順著她光潔的小腿看上去,天啊!她的大腿微微分開,我居然看到了她穿著一條半透明的三角內褲,內褲中央黑乎乎的一片,我的心狂跳不已。我想起了桌上的相機。

我慢慢的起來,坐到我的椅子上,環顧四周,同事們都在睡覺,有兩個後排的正在打遊戲呢。

再看嫂嫂,她趴在桌子上,也正在休息。

我拿起相機,慢慢伸到桌子下面,按動了快門……

下班回家後,我把相機中的偷拍相片導入計算機中,細細觀看起來。

她的雙腳在細帶涼鞋的映襯下顯得很纖細,腳趾很圓潤,大拇指的指甲有些長,似乎要頂破絲襪似的。

我邊看邊把褲子脫了,開始打起了手槍,心想什麼時候一定要把這雙美腳擁入懷中。

我邊看著我偷拍的相片,邊用手上下套弄著我的那話兒,直到濃濃的液體噴湧而出。

我用此方法,已陸續拍了好多嫂嫂的高跟涼鞋美腿相片了,每天晚上就靠這些相片打飛機來洩慾。

白天,看到嫂嫂時,眼神總不自覺的去看她的美腿,她似乎也有所發現。

一天中午有意無意的問我:「小傑,你眼神好像不是挺老實啊?」

我說:「那還不是因為你漂亮啊,你要醜,我還不看你呢?」

我忽然心起一念,說:「嫂嫂,我給你看一些東西,你到我機器的嫂嫂目錄來,我把共享打開。」

這個目錄裝著我拍的嫂嫂的所有美腳相片。我看著對面的嫂嫂眼鏡盯著屏幕,眼神很吃驚。

「你,你什麼時候拍的這些照片?」

「因為我喜歡嫂嫂的美腿啊!」

「你給別人看過沒有?」

「沒有。就我自己看,也沒別的什麼意思,就是喜歡。」

忽然,我感覺有個什麼東西在輕觸我的下體,我伸手去抓,竟然握住了嫂嫂穿著談藍色涼鞋的腳。我的心狂跳了起來。

她在對面不動聲色的說:「你把相片刪除了!」

我說好,反正家裡還有的。她的腳輕輕往回縮了回去,我看她彎腰下去了,過了一會,我的下體又被她的腳壓住,並輕輕的揉動了起來。原來,她把涼鞋脫掉了。我的手我住了她的腳。穿著肉色絲襪的腳顯得是那麼的光滑和細嫩。

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腳趾在我的下體不住的扭動,我的那話兒鼓脹起來,頂在褲子上,難受異常。

我用手捏弄著她的腳趾,輕輕搔了一下她的腳心,她的腳猛的縮了回去。

過了一會,她起身對經理說她到隔壁的會議室去寫報價單,因為辦公室太鬧,經理讓她過去了。

二十分鐘以後,經理接了一個電話,然後對我說:「你去隔壁幫雅馨看看她的筆記本,好像出問題了,然後你和她一起做一下報價,她對商用機型的報價不太熟悉。」我應聲出了辦公室,來到了隔壁。

我敲門,門開了,我看到對面桌上的筆記本,但沒有人。忽而門自己關上了,我感覺我背後被人給抱住了,我扭身一看,嫂嫂把吊帶裙的吊帶拉了下來,一大片白色的胸脯露了出來,半個乳峰也顯現出來。

「嫂嫂,你幹什麼呀,天!在上班!」

「不幹什麼,門關上了的,吻我!」

我的嘴壓在了她的嘴上,她的嘴立即打開,舌頭伸到了我的嘴裡,在我的嘴中滑動著。胸前的乳峰緊緊頂著我的胸膛。

我感到下體漲得非常厲害。她的一條腿環扣在我的腿上,下體緊緊夾住我的,輕輕的扭動著身子。

我這時心裡冒出個怪念頭:美女蛇!

她纏得越來越緊,舌頭在我的口腔中不停的攪著,我騰出一隻手,撫摸著她環扣著我的那條美腿。

她口中呢喃著,時不時的發出「嗯……」的一聲。我在她耳邊說,我們到沙發上去吧。

她的腿放下來,嘴仍然咬著我的嘴,和我一起慢慢移向沙發。

到了沙發上,我把她放到了。她面色潮紅,嘴裡說:「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個好東西了。」

她說著,將腿橫放在我的膝蓋上,問道:「喜歡我的腿啊?」

我說:「是,有一次我在桌子底下看到了你的腿,實在忍不住,就拍了那些相片。」

「漂亮嗎?」

我說:「當然,每天晚上我都是看了你的腿才睡覺的。」

她穿著淡藍色高跟涼鞋的腿就在我的眼前。我朝思暮想的兩條美腿啊。

「把鞋給我脫了。」我依言動手解開她的鞋扣。那雙包裹在肉色絲襪的雙腳正好壓在我的話兒上。

我的手輕輕的撫摸著兩條美腿。她把一條腿擡起壓在了我的肩上,另一條腿用腳趾隔著我的褲子逗弄起我的那話兒來。

我俯身將她壓在身下,又開始輕吻她,她側頭避開我,問:「想要我嗎?」

我的手猛的按住了她的乳房。隔著她的吊帶裙和白色的胸罩使勁的揉搓著回答道:「想死了!做夢都想幹你。」

嫂嫂推開我,把吊帶裙從肩上褪下來,乳罩也從身上滑落,然後把裙擺拉到小肚上,挺起穿著粉色蕾絲內褲的屁股,一臉媚態的說:「脫掉它,來插小穴。」

「在這嗎?」

「不敢?!」我哪受得了這刺激,什麼也不說了馬上把她的內褲扯到腳踝處,把穿著肉絲長襪的玉腿扛在肩上,三兩下解開腰帶把下身的衣物除去,然後把嫂子的腿纏在我的腰間,用雞巴在陰蒂和陰唇上摩擦了十多下用雞巴從陰唇中間擠開條縫,對準勉強看到的穴口稍微用點力往裡頂了一下。嘿!以為可以進入嫂子體內的,沒想到連龜頭都沒進去。

嫂嫂的呼吸變著緊湊起來低聲念道:「嗯……啊……小……小色鬼!輕點,嫂嫂好久沒做過了!」

原來如此,龜頭能清楚的體會到被緊緊的陰唇擠壓有點癢。這下爽了,可以幹到嫂嫂的緊穴真是走好運啦!

我重新調整了下姿勢,又對準了小穴,準備用力插進去,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嫂嫂慌忙鬆開雙腿從我身下逃開一邊整理衣衫,而我也急忙提起褲子望著嫂嫂性感妖嬈的身段說:「嫂嫂,對不起!」

嫂嫂擡起頭茫然的看著我:「怎麼了小傑,嫂嫂不怪你,等有機會了嫂嫂給你最好的!」

我們整理完以後做賊似的馬上離開了房間回到辦公室,我看到已經坐下的嫂嫂和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著頭,美麗的臉白裡透著紅,小嘴仍在努力的調整呼吸,我想以後和嫂嫂好的真正的大幹一場還是有機會的。

一天中午,大家吃過午飯,又是昏昏欲睡時,我感到下體又被什麼東西給觸弄著,我手伸下去握住那雙已經好些日子沒有觸摸過的腳。我左手把那支腳緊緊握住,右手開始解褲扣,我將那話兒從內褲側面掏出來,硬硬的,開始用頂部去觸弄那雙腳的腳心。可能嫂子也感覺有異,想伸回去。不料被我緊緊抓住。

我輕聲對她說:「把腳趾分開,夾夾我。」

她的腳趾頭輕輕的分開了,我把那話兒的頭插進了她的腳趾之間,她的腳趾開始夾動,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在我心頭湧動,那話兒在她腳趾的挫弄下,開始分泌粘液了。

我用手把那話兒流出的粘液全部刮在她的腳上,輕輕的把它鋪開。

忽然,嫂子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拿來一看,上面寫到:養精蓄銳噢,明晚你哥要出差幾天。

好容易挨到第二天下班,我和嫂子一起上了電梯,心裡暗笑不已。終於可以佔有嫂嫂了!

我和她一起在她家樓下的小餐館吃了點東西,來到了她家。進屋後,燈還沒看,我一把將她摟在懷裡,嘴貼在了她的嘴上,雙手不安分的按在嫂嫂的乳房上把玩著,她掙紮開來,喘息著說:「你猴急什麼啊?整晚的時間都是你的,色樣!我先去洗個澡。」

開了燈坐在客廳沙發上好像等了一個世紀之久,一股香氣伴隨著我迷人的嫂嫂終於從沐浴室出來了。

她換了一身白色透明的睡裙,濕濕的長髮垂在肩上,可以清晰的看到粉紅色的無帶胸罩,美腿上穿著肉色的長筒絲襪腳上,絲襪的頂端和粉色小內褲有兩條帶子連接著,腳下還穿著那雙讓我性慾驟起的白色的細帶高跟涼鞋。我的下體已經漲得很難受了。

我說:「嫂嫂,我想要和你做愛!」

她扭動腰肢來到我身旁,摟著我的脖子雙腿跨坐在我身上輕聲說:「抱我去臥室……」

我將嫂嫂抱起進到她臥房,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打開床頭的檯燈,把它調得稍微暗一點以增加氣氛。

關上門,脫光我的衣褲, 上床把嫂嫂摟入懷中,親吻著她。

我把她的睡裙前面的帶子拉開,將睡裙向兩邊鋪開,隻見她豐盈雪白的肉體上一副粉紅色襄著蕾絲的奶罩遮在胸前,兩隻玉乳豐滿得幾乎要覆蓋不住。長絲襪下一雙美腿是那麼的誘人,粉紅色的三角褲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濕了。

我把她的一條腿擡起。從大腿根部慢慢向上親吻。隔著絲襪親吻,感覺很滑很柔。

她半擡起身,手伸到背後,把乳罩扣解開,讓我把乳罩給她取下,然後把粉紅色的三角褲和絲襪的連接帶鬆開,把內褲也褪了下去和乳罩一起扔在一邊。

待我把嫂嫂全身脫的隻剩下穿著肉絲襪的玉腿和涼鞋的美腳,嫂嫂已用一隻手遮住了乳房,一隻手遮住陰部。

嫂嫂起身先把雞巴拿了出來,然後把我按在床上雙腿跨騎在我的身上,用一隻纖纖玉手扶住那一柱擎天似的大雞巴,然後用兩手指分開紅色陰唇露出穴口輕輕坐下來,龜頭慢慢進如小穴,然而嫂嫂卻停下了下坐動作,又擡起屁股使龜頭退了出來,接著還是緩慢套完龜頭後又擡身,如此幾次以後,我感覺龜頭上好像千萬隻螞蟻在爬一般奇癢無比。

我往上挺雞巴,嫂嫂卻和我同向移動,小穴始終隻套下龜頭就離去,好失落的感覺!

我對嫂嫂說:「美嫂嫂……我好癢啊……求你坐下來吧……雞巴好想小穴來夾它呀……」

嫂嫂笑吟吟的低頭問我:「小傑……舒服嗎?」

「嫂嫂啊……雞巴好癢,求你用小穴套住它吧……好癢呀……」

「呵呵……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嫂嫂……」她指的是我剛才故意在穴口研磨而不插入的事。

「我不敢了嫂嫂……坐下來吧,我想要你!」

「這還差不多……注意噢……我來了……」嫂嫂直起身道。

「蔔滋……」隨著嫂嫂的大白屁股向下一沉,整個雞巴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

「哦……好充實……」

「哦……好緊湊……」我和嫂嫂同時的叫道。

嫂嫂雙手按在我的胯骨上,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隻聽有節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媾聲。

嫂嫂款擺柳腰、亂抖玉乳足足套了五分鐘,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小……小傑……嫂嫂好舒服……爽……啊啊……真爽呀……」

隻見嫂嫂上下扭擺,扭得胴體帶動她一對美麗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著,晃得我神魂顛倒,嫂嫂伸出雙手握住我的手伸向那對豐乳,我盡情地揉搓撫捏,嫂嫂後仰著頭下身套動著,她原本豐滿的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小乳頭被揉捏得硬脹如豆。

嫂嫂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縮小穴肉,將大龜頭頻頻含挾一番。

「美極了……嫂嫂的一切……一切都給你了……喔……喔……小穴……美死了……」

我的下體猛的感到有一股熱浪襲來,這一次嫂嫂的高潮來的好猛,我覺得我的下體開始收縮然後是劇烈的膨脹,然後感覺包圍我下體的軟軟的皮膚開始抖動起來。從雞巴根處傳來一陣奇癢。

「嫂嫂……我要射了……啊……」用力頂了幾下後準備把肉棒拔出來射精。

嫂嫂好像意識到了猛回過頭伸過一隻手扶住我的屁股叫到:「親丈夫……不要……不要拔出去……射……進……來……把精液全……射進嫂嫂體內……小穴洩得太空虛了……要精液滋潤它……」

我聽到嫂嫂的淫語,心裡感動的一塌糊塗,深吸一口氣更是用雞巴猛力的抽插,所帶來的刺激竟一波波將嫂嫂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渾身舒麻欲仙欲死,穴口兩片粉紅嫩細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插而翻進翻出,她舒暢得全身痙攣,嫂嫂小穴大量熱乎乎的淫水再次急洩而出,小穴的收縮吸吮著我雞巴,我再也堅持不住了。

「嫂嫂,我來了!我愛你!」雞巴快速地抽送著,嫂嫂也拚命擡挺肥臀迎合我最後的衝刺。

「老公……恩人啊,射給我……全部!」

「啪……啪……啪……」我抱住嫂嫂的美臀使勁全力頂了肉穴十下,然後把嫂嫂屁股用力往我身上一拉,我昂起頭最後緊緊頂在嫂嫂屁股上大吼:「我射了!吼……吼……」

終於「蔔蔔……」雞巴在嫂嫂的體內爆發並狂噴出一股股精液,勁道十足的精液衝勁小穴最深處,激打在花心上,灌溉並注滿了小穴,嫂嫂的穴內深深感受到這股強勁的熱流帶來的快感。

「啊……啊……一……二……三……四……十一!好燙的精液!」嫂嫂居然淫蕩的數著我射的次數。

我用盡全力又頂了兩下把最後一點精液擠進嫂嫂的體內。

「喔……喔……太爽了……射的好多好濃啊……你是我的親老公!」嫂嫂歡愉的叫道。

我完成了使命。疲憊的爬在嫂嫂的背上大口的喘氣:「嫂嫂……我好舒服!」

「小傑……你真棒!」

五分鐘後,嫂子說:「你別動,讓我躺下,我要你摟著我睡,今夜都不許雞巴離開我的身體噢!」

我說好的,我擡起身,嫂嫂用手支在床上,屁股又往上翹了翹,頂住了我的小腹,右腿慢慢上擡,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於是幫她把腿從我面前繞過,瞬間嫂子把身子翻過來了,仰面朝上,嫂嫂迅速用雙腿緊緊纏住我,肉棒扔插在穴內,可以感覺到小穴仍然有規律的夾著雞巴,嫂嫂的高潮還沒完全消退。我趴在她的胸前,撫摸著那對玉乳,嘴巴含住一顆乳頭吮吸著奶子的香氣……

就這樣嫂嫂被我大幹了一場,我們找時間做過很多次,一直到現在我們還時不時的溫存。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