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荒誕的請客

荒誕的請客

為了感謝鄭局長對慧芳的提拔之恩,我特意請她單位裡的主要領導——鄭局長、劉書記以及工會康主席三人來到我家裡吃喝了一頓,以表示謝意。那天正好星期六,老婆和我商量著如何請單位的三位老總來家裡坐坐,老婆說晚上來吧,時間長一點,好聊天什麼的,我一聽也對。於是上午便與老婆一起出去採購酒菜等,下午又陪老婆去商店買了幾件漂亮性感的睡衣,總不能讓老婆在領導面前丟丑吧,我心裡暗暗想到。

回到家裡,讓老婆一試,真是性感誘人。我忍不住抱著老婆親了起來。直搞得老婆嘻嘻直樂:「傻老公,別鬧了。我們要準備酒菜了,等會兒天黑了,老總一來,看你如何應付。噢。」老婆邊笑邊躲著。「怕什麼,有你呢。今晚你可是大主角呀。他們是特來看看你呀」我打趣地逗著她。「呸。瞎說。」「親愛的,時間還差半個多小時才黑天呢。我們不如坐下來歇會兒吧。」我捉住老婆就坐到了沙發上,伸手打開了DVD,裡面立即播放了昨晚我放入其中的一個A片,正好鏡頭是三男一女在瘋狂做愛。女主角的淫叫聲立馬充滿整個客廳,老婆一見這個,一下子站了起來,好像很感興趣,因為她從來未看過A片,何況是三男對一女呢。也不管我在她後面又摟又抱又摸的。兩眼直勾勾緊盯著屏幕上大戰場面。

連呼吸也變得越來越重了。兩張小臉變得通紅通紅。驕人的雙胸一起一伏。

我也被A片中的淫迷鏡頭激起了性慾,伸手就將老婆的新睡衣中的乳罩解開了,輕鬆脫掉並扔到了沙發角上,又將她的內褲也脫了下來,也扔到了沙發角上。完全被我脫成真空的老婆老婆根本沒理會我做的一切,仍站在沙發前看劇情的發展,她想知道這女主角為什麼這麼厲害。竟然以一對三。真是了不起的女人。

在我的上下其手,左摟右抱的撫愛下,老婆早已淫水直流,雙眼冒火。

正當我要就地正法美貌嬌妻時,忽然「嘀嘟。嘀嘟。嘀嘟。」有人敲門。嚇得我趕緊放下已掀起的嬌妻的性感睡衣,並關閉DVD中的A片,老婆也趕緊自己整理一番。我從貓眼向外一瞧,乖乖,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原來是三位老總——鄭局長、劉書記以及工會康主席來到了,我趕緊開門迎客,將三位老總客氣地讓到了客廳中,只穿著睡衣的老婆紅著臉一一同他們握手,表示歡迎,他們一見如此幾近赤裸的美妙少婦當前,全都看直了眼,連客氣話都忘了回應了。

我見狀趕緊引導他們坐下,讓老婆做菜去。我一邊陪領導聊天,一邊打開電視。

可能是人多的原因,一壺水很快就喝乾了,只見鄭局長提起水壺就想去燒開水,我一看,趕緊起身:「讓我去吧,你先歇著吧」「唉,讓我活動活動吧,老坐著會長胖的喲。」我拗不過只好由他去燒壺水了。我家燒水是在廚房裡燒的,所以鄭局長要經過一段約四米長的餐廳才能進到我家廚房裡,他進去了就把廚房的門給帶上了,裡面的油煙及水蒸氣滿滿的一屋,慧芳正在忙碌著呢。而我那台不掙氣的抽油煙機總是光轉不吸煙。我一直想修可就是工作太忙了。我繼續同劉書記及康主席聊著。

約過了10分鐘,我見鄭局長還未出來,心裡有點不安,因為我聽別人說鄭局長有點色,就想去看看去。我一推餐廳的門,開了,看來沒什麼事,門都沒關,我心裡放心地想著,看來別人的話也不能全信呀。

進了餐廳一看,並無老婆與鄭局長的身影呀。噢,對了。肯定他們二人在廚房裡忙活著飯菜呢。我自信地想到。我來到廚房門前,輕輕一推,咦?

推不動。竟然叉上了門。大白天的關什麼門呀。我正納悶呢。忽然裡面傳來老婆的呻吟聲。「啊。啊。好爽呀。快點?H我呀。」

我瞬時傻了眼。呆呆地站在廚房門前。腦瓜一片空白。原來,廚房中忙碌著的老婆見是鄭局長進來,忙笑盈盈地放下手中的活,趕緊接著鄭局長手中的水壺「唉呀,鄭局長,怎麼好意思讓你來燒水呀。來。快坐下。讓我來。」

只見鄭局長一下將水壺扔到身邊的椅子上,一把將慧芳摟到了懷裡。

「啊。你。別亂來。」老婆有些慌亂的小聲說「這是家裡,我老公還在呢。」

沒事,你老公正陪老劉和老康在聊天呢,況且我已叉上了餐廳的門,誰也進不來的。我的小美人。你可想死我了。這一次出差一下了就是半個月呀。

你想我來嗎?「鄭局長嘴上說著,手裡可沒閒著,早就從老婆寬鬆睡衣的下擺裡鑽了進去,可謂上下其手。直搞得慧芳」咿呀「作語。」不。行。人家怕。

被老公發現的。求你了。等他不在時你再來吧。「老婆竟然這樣說道。」我憋不住了,你先讓?H一炮吧。小娘子。「說完,鄭局長一把將老婆推趴在圓菜板上,只一下就將她的睡衣擼了上去,套在了老婆的頭上,一幕精彩的場景浮現在鄭局長的面前。一具半裸美女胴體橫陳餐桌上,最特別的是高高地翹著的性感誘人的又大又白的屁股,以有那條任何男人看了都會爆發的深深的溝。

鄭局長美色當前,也來不及脫褲子,就拉開褲子拉鏈,大雞巴噌地一下竄了出來。看來雞巴與深溝陰部以前曾相識過,更深交過,二話不說,它就竄進了她的裡面去了。竟然是毫無聲息。可見二者配合得多少天衣無縫。「噢。」

老婆發出了一聲大吼。渾身跟著一顫。好在抽油煙機在開著,她的大吼並沒有驚動客廳的三人。緊接著,鄭局長馬不停路蹄,雙手緊緊摟著慧芳老婆的雙跨,挺著大槍衝刺起來。只聽廚房中「咕唧。咕唧。啪啪。咕唧。咕唧。咕唧。咕唧。」,但這聲音實在太大,也比較有節奏,當時我們三人在客廳中都聽到了,但我們三人都以為是鄭局長可能下手幫慧芳切菜呢。甚至我當時都有點感激鄭局長這麼會體貼手下人。好在我心細,起身來看看情況,誰曾想到。就在我家中。我家的廚房裡,自己心愛的嬌妻正被自己的頂頭上司鄭局長的大雞巴勇猛地抽插著。聽到老婆老婆的吟叫。我心痛地在流血。但好奇心驅使我湊過頭去,從玻璃上往裡瞧。

居然什麼也看不清。因為廚房裡太多的油煙與水蒸氣,只好用手在玻璃上擦拭幾下,露出一個小圓洞來,隱隱約約地能看到裡面的情況。只見老婆赤裸著下半身,趴俯在在菜板上,像一塊美艷的肥肉,任上司鄭局長宰割著。

我想破門而入,但理智使我沒敢貿然行動。因為我也有男人的尊嚴與臉面,況且客廳中還有兩位老領導在場,這事要是讓他們倆也知道了,老婆以後如何在單位上混呀。就這樣,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愛的老婆被鄭局長按在餐桌上抽插了近二百下。呻吟不斷。淫水倒流。慢慢地她居然達到了高潮。陰部猛地收縮起來。這一收不打緊,收得鄭局長也把持不住關口,那儲存良久的彈藥——濃濃的精液。猛地沖關而來。一股股全部射入了慧芳的騷?履淞U夤鎏痰木?

液的灌入,使得老婆攀上愛慾的頂峰。這下她連聲音也無力發出來。只能張著大口。渾身顫抖著。接收著鄭局長源源不斷地精液灌注。鄭局長見身下的少婦如此入情配合,激動地將她扳轉過臉來,一陣浪吻。而剛才的女主角竟然恢復體力,熱烈相擁濕吻。直看得作為受害人的我的下體竟然也莫名地翹了起來。好像裡面的女主角不是自己的老婆似的。莫名的興奮與刺激在體內來回竄騰著。看到這兒,我知道好戲已到尾聲。為防撞破姦情,鬧得大家不歡而散。我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了客廳,繼續同老劉和老康聊天。

那天晚上,本來酒量不行的我,由於意外發現老婆與鄭局長的姦情,心裡不痛快,硬是主動敬三位領導酒喝,最後我自己竟糊哩糊塗喝了近一瓶白酒,老早就躺到了長沙發上不省人事。老婆也陪著喝了近半斤白酒。看她那兩眼迷迷的樣子就知道她喝得也差不多了。而三個領導卻一點事也沒有,因為他們整天在喝,早就煉出來了,我那裡是他們的對手,為表示領導的知遇之恩,再加上剛才發現姦情一事悶在心裡,我左一杯,右一杯的敬了一個又一個,最後只好讓老婆老婆替我喝了。原來說好吃完飯後,我和三個領導玩幾圈麻將的,看到我喝得這種樣子,只好讓慧芳老婆替我上陣了。麻桌上,鄭局長提議,一人拿出100元錢,然後開始打牌,來的是一二五元的,同時還規定,誰先輸光了,每輸10元,誰就得脫一件衣服。然後,鄭局長就問慧芳,「小芳,你看可以嗎?你敢不敢玩這個呀。要是不敢就算了。」劉書記和康主席也附和著勸著。我雖然喝多了,但頭腦還是清醒著的。聽到他們的話。心裡很著急,因為我知道老婆的脾氣,就是三個字「不服輸」,也不管對方是男是女。果然,我聽到老婆很大氣地說道:「現在社會誰怕誰呀。來就來!看我不脫光你們三個。哈哈哈。」可能是酒能裝膽吧,老婆說起話來頭頭是道來。「嘩啦。嘩啦。」三個領導與慧芳開始搓起麻將來。

可是他們三人在洗牌時,都有一種相同的毛病,就是都願意有意無意地去撫摸慧芳的兩隻小手,而喝了半斤白酒的老婆早就沒有什麼感覺了,任由他們三人隨意撫摸,一心只在糊牌上了。因為她堅信她能贏了眼前的三個大男人。

果不其然,由於這三人光顧著占油水了,也沒好好打牌,一會兒,全輸光了,只好每人脫下一件上衣來。但讓我生氣的是他們誰也不自己脫,說什麼也非讓贏的人來脫才成。我就擔心這個,怕老婆去動他們。結果,略有醉意的老婆,笑呵呵地站了起來。晃晃悠悠地來到鄭局長身邊,伸手就去解鄭局長的襯衣。邊解邊說:「我就不信,脫不了你這件。哼。」

由於慧芳穿得是半透明的睡衣,裡面又是全真空的,她那驕人的雙乳也就格外突出,她站在鄭局長的面前,兩個朦朧的乳房正在抵在鄭局長的臉寵上,咋看起來,好像老婆在餵奶似的。而一旁的康主席正好在老婆的後面,老婆的後翹的性感豐臀就在他的眼前晃動著,他的一雙小眼早就一動不動地盯上了。

只有劉書記還算正經,遠遠瞇著眼欣賞著這眼前美景。緊接著。我那迷人年輕的老婆老婆,又連戰連勝,一口氣將他們三人的衣服脫得只剩下內衣和內褲了。

而她卻一件也未被脫掉。這很讓我驕傲。同時我心裡在喊:「親愛的。該收手了。

再贏下去就危險了呀。「可是,老婆又接著打下去,還是沒有收手的意思,可能是打瘋了。我想道。這一次,老婆老婆將三人的背心全脫了去了。而她竟然沒有發現三人的褲衩早已漲得老高了。」哈哈。我又是自摸帶扛上花。每人10元。

哈哈哈「老婆驕傲地推到面前的牌,又晃動著站了起來。看來酒精在起作用了。

因為她要去脫三個大男人的內褲去。

這時三個男人興奮地同時站了起來,來到空闊地處,老婆一看,笑了:「什麼呀,你們輸了就別想跑呀。看我怎麼脫你們的衣服。」說著,老婆搖搖晃晃地來到三人的當中。她要一個一個地脫。

而這三人也挺能配合,竟將慧芳老婆圍在中間。從沙發的角度來看,三個大男人的下體早已翹得上了天。正好全抵在了老婆的身上。而當中的老婆搖晃著左碰右碰地,正好磨擦著三支雄赳赳地大雞巴,雖然是隔著一層內褲,但顯然三人頗為興奮。不過,令我放心地是,他們三人的手都很本分,沒有一人伸手去扶或摸慧芳老婆的身體,他們都是雙手後背著,挺胸收腹,一副很紳士的樣子。

當然下體的自然反應除外。醉眼迷離的老婆一見三個大男人都圍在她身邊,看來今晚自己是主角呢,心裡感到非常自豪和興奮,並且她發誓要讓這三個大男人當眾出醜呢。

只見老婆一伸手就將鄭局長的內褲給扯住了,往下一拉,竟然拉不下來。因為鄭局長的大雞巴生氣勃勃向上頂著呢,正好卡住了內褲,老婆顯然非常生氣。

這在眾人眼裡顯得也太沒本事了,見她伸手一向裡一摸,禁不住樂了:「呵呵。

原來你的內褲還裝有門栓呀。這麼粗呀。「她哪裡知道,她手裡拽著的不是什麼門栓,而是鄭局長的大雞巴。看來她今晚喝得太多了。很快,老婆很熟練地舉一反三般地將三個人的內褲全部脫掉了。可是,她還是沒有走開,而好奇地瞪著雙眼,」咦。怎麼三隻大門栓還在呀。「說著,她蹲下身去,伸手玩弄起三支大雞巴來。好像小孩子碰到了什麼稀奇玩藝般。你想呀。喝醉了的人能把這三支雞巴看成什麼。何況這三支雞巴都還往外不停地滲著白白的淫水。

「呵呵,原來不是什麼門栓呀。是快化了的三支雪糕呀。」慧芳象發現新大陸般興奮起來。「老婆,那是雞巴,不是什麼雪糕呀」我想大聲喊,可是我根本發不出聲音來,因為我喝得太多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年輕漂亮嬌妻進一步的表演,而無能為力。而此時的三個領導,居然表現出少見的耐性,無人出手和出聲制止這場不應發生的荒唐事。他們三人仍然背著手,六隻色眼,迷迷地盯著中間的老婆,並欣賞著她的進一步表演。臉上均流露出一種自我陶鑄和驕傲的表情。好像在比拚著,看誰的雞巴挺的又粗又大,要知道,我單位這三個大領導年齡都已過五十多了呀。可能是對鄭局長比較熟悉,老婆首先開始進攻鄭局長的大雪糕,只見老婆很拽地向後一擄黑黑的長髮,張開她那性感迷人的小嘴,慢慢地舔弄起來。接著,她猛吸一口氣,張大嘴,一口將鄭局長的大雪糕全吞進了嘴裡。而她的一雙小手,也不閒著。順著大雪糕就摸了過去。

「咦。這是兩個什麼東西呀。圓圓的?該不會是兩個冰蛋吧。」老婆心裡嘀咕著。

嘴可不閒著。呱唧呱唧地吃著她心中的大雪糕。雙手撫弄著兩個大的冰蛋。

鄭局長那受過這種待遇呀。早就受不了了,一股熱騰騰的精液,噴發而出。

一點不剩全?H進了老婆的口中。

而老婆還以為是她嘴的溫度太熱,而導致了雪糕的加速融化呢,趕忙全部吃進肚裡。最後她竟還戀戀不捨地將鄭局長的大雞巴舔了又舔。才去吃另一支大雪糕。直到全部吃完,她才滿足地站起身來,回到自己的座位去,嚷著「來,我們接著玩。再輸了,你們就得給我光著身子出去,到外面去。呵呵。」

由於射精的緣故,三個年過五十的領導,看來是有點體力不支了,特別鄭局長,他已經是第二次射精了呀。只好光著身子坐到自己的位置,繼續玩麻將。我努力睜眼一看,我的娘呀。原來這時的餐廳出現了一付怪誕的場面。三個裸男正陪著一個半透明美少婦在打麻將。

這一次,慧芳可沒有這麼好糊牌了,因為三個領導已有了共識:「要讓老婆當場脫光光。,但不是被迫的,而是自願的——願賭服輸。」不到一圈,老婆的四百元便輸得精光,看來她好像是輸急了眼。一個勁地催他三人快出牌。這一次,是老康來了個自摸加扛上花。每人得給他10元。慧芳,伸手住麻將桌的抽屜裡摸了幾摸。可是令她失望的是什麼也沒摸著。可能是尷尬吧。本來就醉紅的兩張誘人的白臉漲得通紅。慢慢地站了起來。害羞地低著頭,活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一樣。可憐巴巴地看著眼前三個大男人。而這三個大男人好像也挺體貼人似的,竟一同說道「小芳,這樣吧。我們三人也不好動手幫你脫,你自己看著辦吧。反正我們三人都是被你脫個精光的了。」「噢。人家知道了嘛。急什麼呀。」慧芳口頭上可從來不饒人,沒說完她就偷著向我躺的沙發瞄了一眼,見我像一頭死豬般不停地「呼嚕」著。便回過頭不再理我了。見三個大男人共六隻小眼,全都迷迷地盯著自己看,慧芳更覺得不好意思了。「你們先轉回身去嘛。」

她嬌氣地嚷道。「好,我們聽小芳的!」三人說完就全部轉過身背對著老婆。

眼看著嬌妻在客廳中輸了麻將,正要履行承諾——脫掉一件衣服,喝得大醉的我還在心存僥倖呢:慧芳才脫一件,不怕。阿芳,脫吧,等會兒好好打,贏了這三個狗娘養的,讓他們全都滾蛋。

老婆見三個男人轉過身去後,紅著臉開始脫一件衣服。只見她一雙手到處亂摸自己的衣服,可就是找不著北似的。找不著拉鏈。因為她現正處在醉酒中,當然有心無力了。三個男人見一大會兒還未有動靜,一齊轉過臉來。你道發現了什麼。原來,慧芳老婆左右打不開睡衣,急了。從下邊往上翻起睡衣來了。

只見一具活生生的美女胴體展現在眾人眼前。直看我的眼也直了。沒想到老婆才脫一件,怎麼就全露出來了呢?我可是給她買了好多漂亮衣服呀。到底是咋回事呀。醉了的我根本全忘了,在三個領導未來前,我和老婆正在看一個黃片子。

直看得老婆淫水直流。便把內衣全脫了。

到後來,領導一來,一急也就忘了換了。我只好看著事態向下發展著。眼前景像是。兩條細長的小腿。向上是勻稱而又性感的大腿和後翹的臀部。

茂密的黑森林。再往上就是柔滑的腹部,但最讓男人著迷的,恐怕便是驕艷欲滴的誘人雙乳了。就是因為老婆長得確實太美了。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會想要狠命?

H她的。再往上。咦。老婆的頭哪去了。唉。她一心光想脫掉一件衣服。可她早就忘了她今晚才只穿了一件真空睡衣。趁著老婆正在把頭從睡衣中掙脫的當兒,鄭局長三人立即又將慧芳圍在當中。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擔心三個男人會對慧芳老婆有什麼不軌。這可如何是好?我是心裡?H著急。

根本是有心無力。說不出一個字來。誰讓自己貪杯來。也怪老婆,我喝多了,你怎麼也喝多了呀。就在老婆忙著脫掉罩在頭上的睡衣時,鄭局長三人不住地嘖嘖稱奇「小芳呀小芳,你可真美呀。是我們見過的第一美人呀。我們願意拜在你的石榴裙下。」說完,三人同時赤裸裸地跪在老婆的周圍。看來他們不會「霸王硬上弓」了,我一塊石頭落了地。

因為我想信老婆雖醉了,但羞恥心還是有的吧。只要她出聲說「停止」恐怕眼前自己的三個老領導也會礙於臉面全身而退的吧。這時,終於脫掉睡衣的同樣赤裸著的老婆,一看到眼前的情景,聽到三人的讚美之詞,激動地熱淚盈框,兩眼發情。我覺得這可能也與她和鄭局長飯前剛?H過有關,所謂餘情未了的緣故吧。那種誘人的性交快感再加上之前我與她剛看的A片的精彩刺激性愛鏡頭,會徹底擊垮她的羞恥心的和道德防線的。因為結婚幾年來,我和她就跟左右手一樣,沒有一點新鮮感了,更不用說情話什麼的了。而這正是一個青春少婦最最需要的。

她確實需要有人讚美有人誇。所謂「女為悅已者容,是也」。真所謂「怕什麼便來什麼」。

只見老婆老婆對待三人像心疼三個小孩子似的,俯身下去,用雙手去撫摸他們的臉。可這樣一來。她那誘人的雙乳正好抵在鄭局長與康主席的嘴邊,這兩人好像是心領神會般,同時吸吃起老婆的雙乳來,在老婆後面的劉書記一看沒他的份,乾脆用嘴親吻起老婆的後翹臀部來,兩隻手卻不安分地遊走在老婆的大腿之間。我一看這種狀況。心想:壞了。這麼搞下去,性慾極強的青春嬌妻肯定淫情大發的。

這局面該如何收拾。我的心裡早已亂成一團麻了。可是麻麻的感覺裡卻有一絲絲的興奮與刺激在萌動著。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親眼所見自己的美貌嬌妻同時享受三人的服務。想著即將發生的場面。以及鄭局長與老婆飯前廚房中的精彩場景。

我的下體正在一跳一跳著。慢慢地變粗著。變硬著。甚至比鄭局長、劉書記及康主席三人還著急似的,想要?H這眼前的美少婦。醉了的我根本就快要把老婆看成是黃片中的漂亮性感的女主角了「啊。不要呀。噢。天啊。好舒服呀。快點。

快點。吃呀。噢。噢 .「這時傳來了客廳中女主角的淫亂的呻吟聲。

「我老公在呀。不要。呀。啊。不。要。」女主角一邊說著一邊扭動著迷人的腰肢「你們。不是我老公的領導嗎。啊。噢。噢。」女主角雖然嘴裡不要,可雙手卻緊緊地摟抱著鄭局長與康主席的頭,好像要讓他倆吃吸得更猛烈些似的。

「啊。

呀 .「只聽得女主角大喊一聲,卻原來是劉書記的嘴已吃著了她的陰蒂。她受不了才發出驚天一吼。可把我們四個男人嚇了一大跳。看到這種情況,三人不愧是當領導的,立劉起身,將幾乎癱軟了的女主角抬到了麻將桌上,分幾路濕吻起女主角的雙腳,雙手,雙腿,雙臂,……渾身上下他們三人都濕吻了遍。

直吻得女主角是呻吟連連。嬌喘吁吁。左右騷動著。雙眼迷離著,透露出一種欲索還休的誘人少婦情態。雙手不安分地東摸西拽地。看樣子她在尋找解決自己問題的根源——大雞巴。女主角不愧是年輕呀,在我的三個老領導的進攻下,仍有雙手搏龍之力,她居然一手捉到一隻粗壯的大雞巴,咋看起來,竟然個個比我的要長要粗,真可謂人老雄風在!連我也不得不私下裡佩服自己的三位老領導了。並暗暗嘀咕:難怪人家能當上單位領導,就憑這個雄風不倒的老龍頭。也當仁不讓呀。並深深自責自己的小龍頭的短小無力。甚至都不能滿足風華正茂的美貌嬌妻的一般性慾。更不用說作愛時令她如癡如醉了。唉。真是枉為男人呀。

「唔。」我睜眼一瞧,原來嬌妻老婆呻吟不斷的嬌口已被老康的帶鬍子的大嘴給堵上了,由於老康是個煙鬼,滿嘴一股尼股丁味,要是在平時,我這嬌傲自信的老婆老婆根本不會讓他這麼接近的,她平時最討厭抽煙的人了。但今天不同,酒醉的她的早已被三個老男人挑逗得淫慾滿溢。見有尼古丁味的男人舌頭伸進自己嘴裡,不但不拒絕,反而激動地猛地吸進嘴裡,讓它與自己的嬌舌狠狠地糾纏起來,雙手鬆開了兩支大雞巴,忘我地伸展玉肢摟上了老康的大頭,拚命地濕吻起來。失去撫愛的兩支大雞巴,開始尋找原始的宿主-騷?隆@現S肜狹跫?女主角的上半部被人佔領,只好攻擊下半部。

令我真正想不到的是,老鄭與老劉竟然目標一致——同時移動大炮,瞄準女主角的誘人洞穴——騷?隆G敖?。前進。向前進。我竟然在此時想起了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只見兩支雄赳赳,氣昂昂的大炮瞬間進軍到了目的地,可居然全都停了下來。我努力一瞧,原來他兩人的身體碰到了一塊,堵車了。兩支大炮顫悠悠地在洞口晃悠著。誰也無法前進一寸。老鄭不愧是單位一把手,善於組織與管理,他立刻命令老劉爬上麻將桌,並指揮著老劉分開雙腿趴俯在女主角身上,讓老劉雙手按著女主角的嬌人雙乳,並幫老劉的大炮瞄準洞穴,雙手在老劉的屁股上一使力,只聽「撲哧」一聲,老劉的大炮瞬時不見了。而麻將桌上的女主角在老劉大炮消失的同時,渾身一個機靈,就想要夾緊兩條誘人大腿;說時遲,那時快,老鄭的巨炮迎著女主角兩面夾擊的玉腿,向上一頂,「撲哧」又一聲響,也消失在女主角的神秘洞穴中了。而這時的女主角,她的那雙玉腿已不再收縮夾擊入侵的敵人,轉而改為收縮防禦,主動放棄作為夾擊的兩翼——兩條玉腿,讓兩條玉腿自然地分開。以吸引敵人到更深的內地以進行內部絞殺。

看到這兒,我不得不佩服眼前桌上女主角的大膽用兵策略,根本就將她是自己嬌妻的身份忘得一乾二淨。可見當時場面及其戰況是何等激烈與刺激。

而我下體的小細短炮也被當前的活春宮現場表演刺激地一翹一翹的。只恨自己酒醉無力參戰。否則炮雖小,仍有戰鬥一番的餘地的。我自信地想著。「噗唧。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只聽到桌上的淫迷的性交音樂,我看到老劉就像在騎戰劉一樣,雙手緊緊握著兩個高聳的嫩乳,屁股一上一下地在駑馭著身下的戰馬,而老鄭則是另一番喜人的境象——只見他雙手各捉一隻玉腿,像老漢推車般前前後後地用力耕耘著身下的肥田。可能是女主角從來沒有享受到如此厚到的待遇——一個洞穴被兩隻大炮衝擊,想要呼喊的嬌口也被敵人無情地佔領。她賴以生存的空間——只有自己的意識和並不受自己控制的軀殼了。

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顫抖。擺腰。扭動。和盡情奉送迎來。正當我入神地欣賞著眼前這一幕誘人的活春宮,而漸入佳境時。猛地聽到一聲歇死地裡的大叫。

「啊。」得我一個激靈。竟然清醒了一半。仔細一看,卻原來女主角掙脫了老康的大口封殺,興奮地忘我釋放剛才積聚的性愛壓力。「噢。噢。唔。

唔。呀。「嬌喘呻吟聲從此不絕入耳。這更增添了活春宮的誘人情緒。讓我這個唯一的現場觀眾更加興奮。體中的炮彈差點就一噴而出。看到身下呻吟輾轉承歡的自己下屬的少婦嬌妻,鄭局長一臉得意,一邊發佈新的戰鬥指令,一邊用自己的大雞巴深深地抽插著美貌人妻。首先他命令老康和自己交換陣地,易地再戰。

因為他不想女主角的淫叫讓鄰居聽到。老康早就等不及了。由於長時間與女主角接吻。心裡的慾火被女主角挑逗得越著越旺。只見他未等鄭局長撤退,就提著大雞巴衝了過來。雖說自己是一把手,可戰場上那分得這麼清呀。

老鄭一看這陣勢,趕緊收兵後讓,免得讓老康的大炮走火傷著。能是老康上陣晚的事吧,他的大炮顯得格外雄壯,居然一時未能擠入洞穴。這時意外的事情發生了老康只覺得自己被人往前送去,藉著外力他的大雞巴才得以順利入關。感激地他趕緊回頭找幫忙的人。咦。沒有人呢。老鄭早就竄到前方陣地了。

那還能有誰呢。不會是第三個男人吧。他向我一瞧。不僅樂了。因為他看到的我——還是一堆軟泥般地躺在沙發上呢。奇怪地他還在納悶呢。忽然他又感到有人在推他。他回手一捉。呵呵。捉住了。他低頭仔細一看。又樂了。原來是女主角的一雙玉腿在幫他呢。知道真相的他,知恩圖報。用自己的大雞巴的猛烈沖擊來回報身下可人人妻的好心相助。

感受到巨大雞巴衝擊的女主角正想極樂地大叫,忽然聞到一股腥味入口而來。

原來是老鄭的雞巴及時趕到,將女主角將要極樂發出的一聲怒吼給硬生生地壓了回去。直憋得女主角兩臉通紅。鼻尖冒出了虛汗。只好拚命搖擺腰肢。

雙手抱緊了鄭局長的粗腰。主動吸吮起大雞巴來。以緩衝剛才的壓力。而作為單位一把手的老鄭那有受人擺佈之理,雙手按住女主角的頭,以上對下,狠狠地?

H將起來。由於他的雞巴太長,一開始,女主角的嘴巴還有能全部容納,到後來,在他的大力抽插下,大雞巴居然能全部入內了。直插的女主角的小嘴呈大大的O型。「唔唔。」不斷。在女主角上位的老劉一見上司這麼勇猛,也是不肯落後,低頭一邊猛吃著女主角的乳房,一邊狠狠地向下猛?H過去。三個老男人你來我往,你看我勇猛,我看你不要命。比著法兒表現自己的雄風與男人的尊嚴。

那管身下的嬌人人妻的死活。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清晰的念頭——那就是在自己雞巴下碾轉承歡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自己單位的嬌妻,既誘人又性感,既活潑又可愛,既苗條又不失豐滿的少婦會計。

這一點是他們興奮與刺激的根本點與基礎。因為他們知道與自己家中的黃臉老太婆相比。有機會享受這麼上等的少婦,是何等的榮幸!!!真是天賜良機。

哈哈哈。三人在盡情抽插的同時,驕傲地大笑起來。充滿了男人的自信。

女主角看來早已被激發開來。高潮迭起。忘我扭動誘人腰肢。騷?亂徽笳蠷羲踝擰M?時嬌口也收縮起來。

這一著。可是管用。三個老男人畢竟年事已高,再也經受不住嬌美人妻的誘敵深入之計。在肉穴的夾擊與收縮攻擊下。齊齊敗下陣來。只見三人同時大吼一聲。緊緊抱著女主角的不同部位。久集的大量炮彈——白白精液。一滴不剩。全部灌入女主角的騷?潞塗謚小?再一看麻將桌上的女主角,渾身顫抖著。

早被這又濃又燙的大量精液給灌得衝上了最高潮。唔唔地想大喊。可口中有精液又捨不得浪費掉,騷?驢諞餐?外流著多餘的精液,而口角上也溢出不少,但我發現她竟然很快吞掉口中的,又用香舌舔淨口角周圍的。但同時她也累得滿足地昏了過去。任玉體橫陳在我家客廳的麻將桌上。仍然是凹凸錯落有致。性感誘人。

這一精彩瞬間,直看得我慾火噴張。不能自抑。緊隨其後,一陣噴發。也敗下陣來。再一看戰鬥場面。三個老男人全部癱到了桌邊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看來,還是桌上的女主角功力深厚呀。我打心裡喜歡上了桌上的女主角,心想要是我能娶到她就太滿足了,深然不知他就是我最最心愛的嬌妻-老婆。

可能是由於酒醉,再加上剛才一幕的興奮與刺激,及其炮彈的盡量而出。我竟昏睡過去。直到早上,老婆喊我起床,我才酒醒過來。但頭還是有點暈,以至於我竟然記不起任何嬌妻被?H的事了,只記得自己請三位老總家中吃過飯,還讓老婆陪他們打過麻將。只是隱隱約約覺得好像我們還一起看了一個比較黃的A片。

女主角與老婆長得特象。並且劇情相當誘人與精彩,是三男對一女。噢,我終於記起來了,一定是DVD中的A片。並且事後每每想起此事,下體就會自動勃起。特別令人興奮難忘。老婆看我醒來,便告訴我,她陪他們三人昨晚玩了一通宵麻將,剛才將三位老總送走呢。我高興地親了老婆一口。我射精後昏過去後,他們三位老總休息了半個小時,恢復了體力。根本就沒有再打什麼麻將,而是欣賞著自己的戰鬥成果——癱軟的裸美少婦老婆。一臉自豪!!!

老劉提議休息一下,便坐到了沙發上,發現我佔了整個沙發,便與老黃和老康將我抬進了臥室,並帶上門。老康看到茶几上有DVD遙控器,伸手取來打開了DVD中的片子。「噢。噢。啊。爽死我了。啊。」片中淫浪的聲音,頓時吸引了三位老總的卡眼球。竟然也是三男?H一女。真是天意呀。哈哈哈 .三人淫笑起來。目光不約而同地轉向了麻將桌的赤裸美妙少婦——老婆的身上。

玲瓏的誘人曲線。嬌人的雙乳。茂密的黑森林。秀長的玉腿。三人的慾火又慢慢地升騰起來。正巧,麻將桌上的女主角也醒轉過來,下來後晃悠悠地站在三人面前,仍然是雙眼迷離誘人。一副欲語還休的可人形態:「你們三個輸了吧。

呵呵呵。「女主角竟然語出驚人。三位老總全都愣了。原來她還沒忘記剛才的牌局呀。

聽著A片中淫叫聲,看著眼前的誘人赤裸少婦,三位老總又展雄風,如三頭惡狼撲了上去,轉眼將孤單的自己單位下屬職員的嬌妻圍在當中。學著DVD中A片的樣子。開始了新一輪的總攻。A片中的女主角與現實中的女主角同時發出了一陣陣讓人心燥的呻吟,來回飄蕩在客廳中。甚至傳到了窗外。

直到清晨,戰鬥才結束。而慧芳竟然還沉迷不悟,仍然定格在麻將的輸贏上。

好像所有的一切仍是麻將的繼續。只可惜作為老公的我也是記不起什麼來了。

生活如風般往前過著。

【全文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