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聰明玲莉6-7

聰明玲莉6-7

聰明玲莉(6)

聰明玲莉

作者:小雞湯

(6)

一時衝動,胡裡胡塗地向玲提議了參加遊戲程式設計比賽,半天不到,我已

經後悔不已,所謂無事找事忙。我女伴無數,平日幹炮都嫌沒時間了,怎麼還要

免費教人寫程式?尤其這個玲不知怎地,總是叫我做出一些連自己也難以置信的

舉動,當日只不過是吃她一片三明治就說幫她參加比賽,那幹一炮豈非要養她一

世?想到這裡我呼笨之餘,往下日子就連玲的電話也不敢接聽,以免再次說出多

餘的話,為自己添上麻煩。

如是者兩個星期很快過去,期間玲給了我三通電話,我均沒接聽,想來她也

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自此便不再來電。

然後到了這天春和日麗,又是幹炮的好日子,下午才剛起床,就接到妮這淫

婦的電話:「今天那老淫蟲外出公幹,上次只幹了半場,有沒有興趣繼續?」

我淫笑問道:「又是玻璃幕牆?」

妮回答說:「今天不行,公司在趕大計劃,大部份人都要加晚班,如果你不

介意在人前表演,儘管可以上來。」

我毫不猶豫道:「我不介意!」

妮罵說:「我介意呀!來我家吧,待會我把那老淫蟲的照片拿回去,我要你

把精液都射在他那禿頭上!」

我為難道:「有沒他老婆的照片?我只愛顏射女人。」

妮笑說:「你這死變態,那老淫蟲的老婆六十都來了,還顏射啊?」

我無廉恥道:「沒關係,只要是女人我都可以射。」

妮哼聲說:「變態!今晚準時八點不要遲到,人家的例假剛完,屄很癢。」

我笑答道:「沒問題!」

晚上準時到達,一年沒有到過妮家,發覺無論裝修傢俱都比過往豪華不少,

想來這年裡她在創智總裁身上一定撈了不少好處。問到此事,她也毫不拘泥的直

說:「當然了,如果不是,我會給他那種噁心的老頭子幹?」

我摟抱著全身赤裸的妮輕笑兩聲,扶好硬挺的大龜頭在屄口磨蹭:「是嗎?

那妳怎麼又免費讓我幹?」

妮被我挑逗得全身發軟,喘著氣道:「你貌勝潘安,雞巴又大,幹得人家那

麼舒服,就是不收錢,我也願意給你操。」

我得意一笑,以兩指撥開屄口,稍稍把龜頭塞入,妮立刻抖動著身子喊道:

「好大唷!都插進來吧!」

聽到妮對自己的評價甚高,我有點得意洋洋,也就順她意的把雞巴捅進。女

人在經期過後的幾天性慾特別高漲,妮經我剛才稍稍挑逗,陰壁已經濕滑一片,

插入毫無難度。難得妮這淫婦被創智老闆日操夜操,小屄卻仍甚緊窄,包裹得我

十分舒服。

「好哥哥,你插得人家太爽了!」

操人情婦,份外興奮,妮並非善男信女,為免令其失望有辱男人尊嚴,我比

平日加倍賣力,出盡渾身解數,把其幹得死去活來。狠狠大戰了三個回合,兩人

才在汗水和精液間倦極倒下,相擁而睡。

「上星期玲很高興的跟我說,你要她參加遊戲設計比賽,我們的聰哥幾時變

得那麼有人情味了?」蓋著被子,全身赤條條的妮笑著問我。

不說猶可,說到這件令我也感後悔的錯事,還真有點生氣,我點起香煙,事

不關己的說:「我只是叫她參加,沒說其它。」

妮帶點錯愕的弓起身子,問道:「什麼?你沒打算幫她?以她獨個參賽,必

輸無疑啊!」

我笑著說:「參加比賽,不一定勝利才有意思吧?要有體育精神。」

妮聞言哼著道:「原來你真想著袖手旁觀,我以為你仍有一點人性,想不到

還是壞蛋一名。」

我無恥地笑說:「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妳是別人情婦,我不壞會跟妳上

床嗎?」

妮敲著我的胸膛說:「不跟你說這些,不理你,反正玲參加比賽,你一定要

幫她!」

我好奇地問道:「她只是妳公司的其中一個小職員,跟妳又不同部門,為什

麼要那麼多管閒事了?」

妮縮起雙腿,幽幽的說:「我覺得她跟往年的我很相像,一樣是沒有父親,

而且她更可憐,連唯一的親弟弟也死掉。這種好女孩世上不多了,應該要好好珍

惜。」

我調笑道:「呵,淫婦也有同情心啊?」

妮狠狠盯著我說:「我也是女人,有感性的一面。怎樣?不答應我,以後不

給你幹。」

我望望妮那仍半張的小屄,心想剛剛才幹了三炮,說實在有點玩厭了,用妳

的身體來作條件,似乎沒什麼吸引力吧?

妮也知我所想,誘惑地說:「最多事成之後,我介紹我表妹給你認識,二十

歲,是個處女。」

我揚眉問道:「是美女?」

妮嘻笑說:「二十歲仍找不到男人開苞,你想她有多美?」

我白她一眼,這個女人,真是誠實得作嘔。想了一想,淡然拒絕:「還是算

了,這個玲什麼都不會,要她拿獎好比登天,只怕要花我很多時間。」

妮扭著腰說:「你就忍耐一下嘛!」

我搖搖頭,指著下體說:「不劃算,我小弟弟天生強壯,半天不打炮就心難

安,要我花那麼多時間才不會幹。」

妮挪動身體轉到胯間,以手揪起我的肉棒讚嘆道:「天,剛剛才射了三次,

怎麼又這麼大了?你這寶貝的精力到底有多強?」

我自豪地說:「妳剛才不是試過了嗎?要不要再領教它的威猛?」

妮把整個大龜頭含在口中,吸得嗦嗦有聲說:「男人強是好,但也不要玩得

太過份啊,適當時候要給自己好好休息。」

我大笑道:「我也想,但可惜這小弟弟才不肯休息,每天都硬得像根鐵棒,

有時候我倒想它像其他男人般軟弱一點,不要把我搞得經常為著餵飽它而四齣奔

走。」

妮盯著我說:「那看來只有受傷它才會肯休息哩!」

我笑說:「沒可能,我一向很小心保養,要小弟弟受傷,除非陰道有牙。」

妮舔著龜頭肉冠說:「陰道當然不會有牙,但嘴巴有啊!」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