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柳姐的往事

柳姐的往事

柳姐的往事

柳姐是我來到這所鄉辦中學第一個認識的人,也是第一個願意幫助我的人。

她和我教同軌,也就是教同一個年級的不同班級。她坐在我的對面,齊耳的

短發,頗有些五四青年時期的味道。那個發型,是她的經典發型,長年不變,直

至我離開那所學校時,她也依然是那種發式。柳姐很端莊,典型的知識女性。不

說話不笑,一笑,那光滑發亮的腮幫上就會有兩個小酒窩兒,雖然比我大了幾歲,

可還是看著很可愛。她的老公是個海員,常年不在家。在工作上,她沒少幫助我,

也沒少給我指點,甚至平時還幫助我寫教案,設計教具以及課件什麽的。當然,

我也常常幫助她,所不同的就是我幫了她以後,她總會邀請我去她家吃飯,但她

在幫助我時,我卻沒有什麽確實的表示,實在也是因爲住在學校宿舍里又能有什

麽表示呢?柳姐跟我說過,要是覺得學校的飯菜不好吃就去找她。不是我不明白,

但我沒有去過一次,一是怕別人看見了說閑話,二是孤男寡女的,誰知道會做出

什麽來?柳姐的孩子,上的寄宿學校,也是不在家的。就這麽著,一晃半年多過

去了。說真的,我對柳姐並不是一點渴望也沒有,實在是不敢,或許身爲教師的

那種也決定了我不能去做那樣的事。曾經有好多次,我自己一人住在宿舍里,只

要一想到柳姐,我就會想象著她的容貌和身體自慰一番。那種感覺也是很爽的。

但我也常常想,柳姐喜歡不喜歡我呢?從常態上來看,她對我還是很好的,像是

朋友,也像是很默契的一對搭檔。

那一次,柳姐來找了我,原來是她家的電視機有了點問題,不出人兒了。我

學過一些電器修理的知識,沒費什麽勁就給她修好了。她把她冰箱里的幾乎所有

的好吃的都拿出來了,款待我。我要走了,她極度挽留,而我也就又坐了一些時

候。那時的我,雖然很鎮靜,其實心裡百爪撓心,下面的那個東西也在褲子里硬

翹翹的了。我穿的是大褲衩,那麽一翹,我都不敢站起來了,一站起來肯定露陷。

我很尴尬的坐著,時不時的會抽一支煙來緩解我心中的緊張。她似乎也看出我的

緊張來了,就說,“天真熱!你去洗個澡吧!”“不了!回去再說吧!”“還會

去干嗎?也不是外人,洗個澡怕什麽的?”我心裡說,是沒什麽,可我洗了,也

許就有什麽了。

柳姐沒等我同意不同意,就走出房門,到院子里的廂房去干什麽了。我站起

身,一看自己的下面還在鼓漲著,那大褲衩被支出了一個大鼓包。“小趙!行了!

你看看!”她在廂房那邊喊著我,我不能不去,可我一看見她,我的臉上也發起

燒來,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她也看見了我的大褲衩被支了一塊,裝作沒看見

似的又說,“水溫正好!你洗洗吧!宿舍有不能洗澡!”看來我是真的得要洗了。

等她出去后,我就脫了衣服,精赤條條的稀里嘩啦的洗起來。

“小趙!毛巾還沒給你呢!拿著!”她在屋外又在叫著我。我光著身子,把

房門拉開一條縫,伸手接了過來。那時我才注意到,柳姐已經換過衣服了,緊身

的T恤不見了,寬大的短褲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吊帶睡裙,款款的飄來

飄去,只有她的那雙白白嫩嫩的光腳沒有變化,還穿著那雙皮質的拖鞋。她是不

是在爲什麽做著準備,我不得而知,僅以此光景來看,我分明已經明白了幾分。

我的那根棒棒,在我洗澡的過程中一直鬥志昂揚,那時我真想柳姐能夠進來撫慰

它。

我洗好了,沒有再穿T恤,是太熱了,光著脊樑,只穿著大褲衩。“柳姐!

我走了!”“走什麽嘛!再坐會吧!有沒什麽事!”我是在托詞,哪想走啊。這

樣,我又走進了她的屋內。“洗完了,涼快多了吧!我也剛洗過,淨吹空調也不

行!”我點頭稱是。同時,我也開始轉移思路。“柳姐!你穿這裙子真漂亮!”

“漂亮吧!還是他給我買的。”“大哥不常回來嗎?”“他啊!別提了!一去就

是半年一年的,我跟守活寡似的!”柳姐這樣厲害的話,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她

總是那樣溫文爾雅的。柳姐的肌膚很白皙,胳膊腿兒的看著就讓人喜歡,特別是

她那不大也不小的兩個乳房,若隱若現的出落在她的薄裙之內。我正那麽想著,

忽然我的肩膀被個蚊子給叮到了。我沒覺得怎麽樣,可柳姐趕忙去拿花露水,小

心地給我擦抹上,還問我癢不癢。“柳姐!你經常這麽一個人過啊?”“是啊!

怎麽了?”“沒什麽?”柳姐插上蚊香,看也不看我的說,“你也該找個人了!”

“一個人不是挺好嗎?就像柳姐這樣!”“我有什麽好?只不過是習慣了!”

“那你還要我∼∼”她笑了說,“你是該找一個!”“要找柳姐這樣的我就願意!”

“什麽話?我可老了!”“你不老。”“真的嗎?”“當然是真的!用個詞來說,

那就是風韻猶存!”“什麽呀?淨唬我!”“沒有!是真的!何止是風韻猶存?

簡直就是楊貴妃!”“你在說我胖吧?”“不是那意思!確實很好!”話說到這

份上,我似乎覺得下身不那麽硬朗了,人也覺得自在很多。“好了!柳姐!謝謝

你的款待!我得真走了!要不我就得跳大門了!”“跳就跳呗!”柳姐靠在沙發

里,伸著雙腿,一副舒適又不屑一顧的模樣。我和她彼此都沈默了。

沈悶的空氣壓迫著我的心胸,也使得這個屋子變得異常狹小。柳姐看著我,

我也看著柳姐,誰都不說話,那時我的心都要快跳出來了,下身的那個地方又開

始鼓漲起來,眼看著我的大褲衩的前面又起了一個包。我實在忍不住了,也管不

了許多了,一把把柳姐從沙發上拽起來,擁在懷里,上上下下的撫摸起來。柳姐

也很主動配合著我,多日的慾火在燃燒著。她的舌頭在找尋著我的舌頭,而我的

手也在找尋著她的命門。原來柳姐的那個地方早就是濕漉漉的了,一抹一大把。

我脫光了她,她的那身白白嫩嫩的皮肉十分耀眼的呈現在我的面前。“你真漂亮

啊!”“才知道吧?”“早就知道了,只是還沒摸過。”

“我的身子好嗎?”“好!很好!太好了!簡直是完美!”“那你還要走?”

“唉!我怎麽說呢?”“不要說!我知道!”柳姐的身子。可謂是白玉無瑕,只

有那叢軟軟又黑黑的毛發鑲嵌在她的雙腿中間,似乎是在等待人來撫摸似的。她

的屁股很白,很豐滿,也很滑。我的雙手饑渴的撫慰著她的屁股,她的手也在撫

慰著我的雞巴。擁抱了好一會功夫,柳姐才俯下身,把我的雞巴吞進口中,品咂

著。“柳姐!我想操你!”

“再玩一會!姐會讓你操的!”她如醉如癡的品咂著我的大雞巴,我撫摸著

她的頭發,心想著一個美女子一個美老師一個美同事就是這樣品咂我的雞巴啊!

如夢似幻的,我確實有點暈眩。“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這個很大!”“怎麽知

道的?”“你看你的鼻子,比別人的都大!”“倒是有人這麽說過!”“我沒說

錯吧!”“沒有!很正確!”我擡起了一條腿,放到她的肩上去。“別動!讓我

舔舔你的後面!”她更來了興致,腦袋夾在我的雙腿之間,用她的舌頭尖兒觸碰

起我的肛門來。

“這就是你拉屎的地方!”“是啊!你也有!”“可我看不見!”“那我來

幫你看!”她扶著沙發背,撅著屁股,讓我看她的屁眼。她的屁眼,很乾淨,沒

有痔瘡,一條一條的紋理都彙聚到很深的肛門里去。我在後面抱著她,撫弄著她

的全身,與她肌膚相親的感覺很好,很爽很爽的感覺。“我要操你了!”“來吧!”

我對準了她的陰道口,直接進入。她哎呦一聲,差點摔倒。“姐姐!我操到你了!

我在操著你呢!操你的這個地方叫什麽?”“陰道!”“俗名。”“屄!”“姐

姐的屄真好啊!我的這個叫什麽?”“陰莖!”“俗名!”“雞巴!”“再說一

次!”“雞巴!大雞巴!”“我在幹嘛呢?”“在操我!操我呢!”她大聲喘息

著。

“操我!使勁操我!操我的屄!操我的大屄!我有屄,你有雞巴!操我!操

我!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雞巴!使勁操我!操我!”她很饑渴,比我還要饑渴,

平時的那種斯文全然不見,在我的面前的似乎只有一個放蕩又銷魂的柳姐。“射

在我裡面!射在我裡面!”“你不會懷孕吧?”“我戴環兒了!隨便射!”“好!

柳姐!柳姐!我操你呢!在操你呢!我的大雞巴在操你呢!柳姐我要來了!我們

一起來!一起來!”我的動作越來越快,叭叭的撞擊她白屁股的聲響也越加響亮,

忽地一下,一股子熱流從我的體內噴射而出。我趴在柳姐的背上,體驗著那一下

又一下的高潮,並且還在她的耳邊說,“我配了你了!你跟我交配了!”“你真

會配!”“我還想配你!以後也想配你!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你想怎

麽配就這麽配!”

那一晚,我住在了柳姐那。柳姐和我保持的這種關系,一直維系了3年,直

到我辭職永遠的離開了那所學校,離開了教師的崗位。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