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和爸爸交換了妻子

我和爸爸交換了妻子

我和爸爸交換了妻子

一個令人神清氣爽的早晨,我與新婚的妻子小惠剛從法國度完蜜月回來的第四天,正親密的摟著躺在臥室的大床上面,小惠穿著黑色絲質性感內衣,遮不住她那性感的胴體,我只穿條內褲。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及錄影機,昨天媽帶給我們婚禮當天的錄影帶,現在才有機會看。我右手摟著小惠,一邊親吻著她的肩膀。

「咦,這不是我們的結婚典禮啊。」小惠疑惑的說著。

「是啊,爸跟媽都在裡面啊。」

「可是媽當天不是穿這件衣服。」

「她可能後來又換了一件吧。」我不在意的說著。在螢幕的一角,一對男女正在互相親吻著。

「奇怪,他們在作什麼,我不記的……」我也疑心起來。當鏡頭拉近,答案揭曉,男女正在激烈的接吻著,兩雙手互相探索著對方的身體。

鏡頭一轉,媽走向坐在沙發上的一個男人坐在他的大腿上,男人看來比媽年輕十幾歲,媽正跟他交談著,他的手放到媽的大腿上,並把媽的裙子拉到腰間,露出媽雪白的大腿跟黑色的內褲。他們的對話被室內其他人的交談淹沒而聽不清楚,不過看得出來媽與男人談的非常高興,當鏡頭移進,我們看到男人的手在媽的大腿內側摸著,離媽的方寸之地不到幾公分。我感到心跳加速,腦中轟轟作響,我敬愛的母親與爸以外的男人……

「也許我們不應該再往下看……」小惠說著。

「再看一下。」我盯著螢幕說著。鏡頭集中在媽的臉部,媽美麗的臉上是充滿快樂的表情,她的頭正左右搖擺著,嘴巴張著。螢幕中男人的手在媽的內褲裡面蠕動,很明顯的男人正用他的手指玩弄媽的肉穴。

「我們不應該再看下去了。」看到這,小惠說。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我回答。

「嘿!你在對我老婆幹些什麼?」很快的,爸出現在鏡頭裡。

「抱歉!」男人說完,抽出在媽腿間的手然後舔著自己濕淋淋的手指。

「如果你是男人的話,就帶她到房間裡面,讓她知道你能作些什麼。」爸把話說完。

事情開始怪異起來,鏡頭拉遠,爸的腿間跪著一個年輕的女子,正用她的小嘴吸吮含弄著爸從拉鏈中挺立的肉棒,爸的手抓著女人的頭,讓陽具前後進出女人的唇舌之間。

「對,寶貝,吸我的小穴。」媽這時也低下頭將男人的肉棒含入嘴中。媽的技巧看來很好,男人臉上出現舒服的表情,看著自己的母親在那裡正用她鮮紅的舌頭在一根肉棒上纏來繞去,一雙如絲媚眼還不時飄向鏡頭,彷彿看著我,使的我激動起來,小弟弟也緊頂著內褲,似欲沖天而出。

我將手伸到小惠兩腿間,她也看的傻了,兩腿間濕漉的程度顯示出她的慾火跟我一樣熾熱,我脫下內褲,將她拉到身上,以背位坐姿,我將八寸的肉棒送入她的肉洞中。

「啊!」小惠叫了一聲,繼續看著。我一邊看著螢幕,一邊用粗壯的肉 緩緩的幹著小惠,這時爸正趴在地板上,身下的女人正用力挺聳著肥大的屁股,不停的嬌叫著,爸狠幹進出的陽具將陰唇乾的翻來覆去。媽則是站起來脫下內褲,將它套在男人的頭上,趴在沙發上,翹起屁股。男人自後舔著媽那芳草萋萋的陰戶,伸出兩根手指插弄著媽的陰道。媽似乎被玩弄的非常快樂,不停的呻吟著,白圓的屁股不停的左右擺動。這時房內的其他人也一對對交合起來。

媽的呻吟不久就低沈下來,原因是另一個男人將肉棒插入她的口中,臉前的男人動手將衣服的拉鏈拉下,將衣服褪到腰間,除下乳罩,媽雪白的皮膚,豐滿略鬆弛的乳房馬上出現。男人一邊用肉 猛砰媽的小嘴,一邊用兩手用力擠壓她的乳房,白色的兩辦肉球馬上在男人手中變形。

她身後的男人這時起身,從後面將肉棒插入媽的淫穴中,開始作撞擊的運動,物理中的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在這時顯現出來,身後的男人把她幹向前方,一股反作用力使身前的男人將她干向後方,媽的肉體像是皮球一樣的夾在兩個男人中。過沒多久,兩個人換手。

小惠看的將手伸到陰蒂上不停的揉弄,屁股不停的套弄著我的肉棒,穴內濕熱的程度可以知道她看的非常興奮。「你媽真是狂野的女人。」

「別這樣說我媽。」我報復性的猛往上頂,撞的小惠向上一震。

「啊……好痛……對不起嘛……」

注意力回到鏡頭,爸跪在女子的背後,雞巴正像油井的鑽頭,快速的在身前女人的肛門進出。女人發出又痛又爽的聲音,媽身前的男人這時躺下,身後的男人自媽的騷穴拔出,她來到躺著的男人身上,抓住男人挺立的肉棒坐下去,身後的男人將雞巴插到媽的後洞,第三個男人加入,媽身上所有可以插入的洞這時都塞著男人的肉具。

「天啊,媽真的這麼淫賤嗎?被三個男人……」我難以置信但眼前的事實是如此。

沒多久,三個男人加快動作,身後的男人拔出肉棒,將白色的精液射在她的屁股上,身下的男人則一直朝上猛頂,媽被乾的全身顫抖,兩手抓住口中的肉棒,不停的搓弄,她臉前的男人也一陣抖動,將陽精射在媽的臉上,媽的臉顯示她正要到達高潮。身下的男子一個翻身,將媽壓在下面,抽插了數十下,也洩在媽的體內。

視覺與觸覺的結合,我再也把持不住,將精液注入小惠的陰道。我下巴靠在小惠的肩上不停的喘息。螢幕上的媽把三人的肉棒輪流舔乾淨後,起身走向在旁邊交纏在一起的另一組。

這時電話響起,我關掉錄影機去接,是媽打的,聽到媽的聲音,心裡泛起奇異的感覺。

「小易啊,昨天拿錯錄影帶了,待會過去你那邊換過來。」

「媽,不用急,我們並不急著看。」

「沒關係,反正沒事,待會我過來,拜。」

「好吧,拜。」我將小惠抱離身上,取出錄影帶擺回盒內,跟小惠到浴室沖洗身體。

十幾分鐘後「叮……咚……」門鈴響起,是媽來了。小惠倒了杯飲料,在沙發上我身旁坐下,小惠坐在另一邊,我跟媽交換了錄影帶。看到爸媽的隱私,我跟小惠都不敢正眼看媽。

「你們還好嘛,夫妻倆好像有點不對勁,有問題可以告訴媽。」

「嗯,我們很好。」

「真的嗎?小惠,發生了啥事,告訴媽,媽替你作主。」

「媽,我們真的沒事。」小惠低著頭,不敢看著媽。

「你們該不會看了那帶子吧……」媽看了我們的反應,知道答案。「好吧,反正你們遲早也會知道……」

「小易,你爸跟我在你兩歲時加入了一個換妻俱樂部,我們都是愛玩的人,也很享受這樣的性愛娛樂,希望這樣說沒有傷害到你。」

「媽,這是爸媽的私生活,而且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並沒傷害到我,只是有點不敢相信,從未想過爸跟媽這樣正經的人……」

「你確定你不氣爸媽嗎?……」

「我很確定,小惠,你呢?」我轉頭問。

「喔……不!」

「那就好,既然被你知道那麼多我們性生活的秘密,讓媽也瞭解一下你們的,你跟小惠在這方面如何?……」

「嗯……很好啊,雖然……嗯……不算狂野。」

「小易在床上表現好嗎?」媽問小惠,小惠害羞的點點頭。

「像錄影帶裡的男人那樣嗎?」媽加了這句。

「嗯,我們沒試過這樣的……」小惠想著,臉開始紅了。

「啊,你們沒有幫彼此口交嗎?」

「喔,有……口……有用嘴啦。」

「嗯,當我嫁給小易他爸時,那對我來說算是相當狂野的了,不要認為我是淫賤的女人,當初結婚時,我一直不肯幫小易他爸吹喇吧呢,他的肉棒對當時的我的嘴來說就像巨人一般。小易,讓媽媽看看你的雞雞。」

我身體沒動,但是聽了媽的話,我的肉棒不由自主的硬的跟鐵石一般,媽伸手將我的肉棒自褲中解放出來,八寸的勃起高高的向天怒張。

「喔,兒子啊,尺寸比你爸的長!識貨的女人看到這種尺碼,都會迫不及待張開腿,想讓它進入。」媽邊用雙手環繞著我的肉棒,邊愛不釋手的說著。

「小惠,讓媽媽看看你的吸吮的功夫……」小惠沒有動作。

「不要害羞,讓媽示範一次。」媽彎下來,伸出舌頭舔著我已稍有露珠的龜頭,接著雙唇包住肉棒前端,我的肉棒馬上被溫熱的口腔肌肉十面埋伏,媽以純熟的技巧像個嬰兒吃奶般的吸著肉具前端的肌肉,媽邊在下體讓我發出著重的喘息,一邊脫掉我的褲子。媽還用舌頭在龜頭上纏繞,媽讓我一部步走向高潮。小惠在一旁看的小臉通紅,邊用舌頭舔著自己的嘴唇。

「換你啦!」媽擡頭對小惠說。小惠看著我的一柱擎天,低頭張開嘴把肉 含入後開始上下擺動她的頭,模仿陰戶的動作。

「很好,含的再深一點,把整支吞下去,讓它在你的嘴中變的又大又硬。」媽指導著。當小惠練習口舌技巧時,媽脫下小惠的衣褲,用手在我老婆渾圓堅實的赤裸臀部上面撫摸。

「喔,小惠在幫你服務時,小穴也變的又濕又黏,小易,你有個火熱的寶貝老婆。」說完媽把手指伸進小惠的陰道摳弄著,弄得小惠嗯嗚作聲。

「小惠,你希望肉棒插進小穴多深,就把肉棒吞的多深。」媽一手在小惠的陰蒂上挑弄著,一手伸到自己內褲中。小惠因為吞的太深而作嘔起來。

「慢慢來,放鬆你的喉嚨,第一次會不習慣,習慣了龜頭頂在喉嚨感覺,以後自然就好了。」雖然沒有全根進去,但這次進去的比以前都深。

「來,我作一次。」媽靠過來,一手依然留在小惠的穴內,一手由小惠手中接過我的肉棒,用嘴吞下去,直到媽的 子碰到我的陰毛。小惠難以置信的看著媽將肉棒整根吞入,然後在我的八寸肉具上下運動,媽的舌頭也在口腔內左右運動,這只有我才感覺得到,每次進入,我的龜頭都頂在媽的喉嚨上。

「喔……媽……你吹的……我好美……舌頭還會動……」媽這時手口並用,嘴套著我的陽具,一手在小惠的小 中動作,另一手又回到自己的兩腿間自慰著。媽與小惠相互換口幾次之後,我也攀向高峰。

「小惠……我要……射了……」說完,肉棒痙攣了幾次後,將我的快樂全部釋放出來,小惠被我噴的滿臉白漿。

我倒在沙發上看著媽湊過臉將小惠臉上的陽精盡數舔去,她的手依然在兩人腿間動作著。我的母親幫我口交,又用手指幹著我的老婆與自己,看的我老二再度蠢蠢欲動,媽過來用舌頭把我的肉棒舔乾淨後說:「小易,你現在舔她的穴。」媽叫我起來,一手插著小惠,一邊將小惠移到沙發上,媽拔出手指舔了舔小惠的淫水,讓出空間給我。

「重點在她的陰蒂,但別忘了會漏水的小穴,最好把流漏出來的水吸乾淨,你不會希望沙發弄得濕濕的。」媽做完重點提示後移到我身後,低下頭用舌頭舔著我的屁眼,潮濕溫熱的舌頭一接觸到擴約肌,我的肉棒被刺激的再度完全挺立,媽用手抓住肉棒搓揉著。

「使你老婆高潮,我會安慰你的……」

作夢也想不到會是這樣的情形,我不知身在何處,小惠的高聲喘息跟兩手抓住我的頭回過神,原來我不停動作的舌頭讓小惠達到高潮,流出的熱液沾糊了我的臉。

「再來是善後工作。」媽取代我的位置,伸著舌頭舔著小惠的陰戶及陰蒂,變化無常的舔弄使的我的小妻子在五分鐘內再度達到高潮,無力的躺在沙發上。

「你們做過肛交嗎?」媽問道。我搖頭。

「為何不?」

「我不喜歡,那不是很奇怪嗎?」我回答。

「連試都沒試過嗎?」我點頭。

「沒試過那裡怎麼會知道你喜不喜歡呢!當初我也是這樣想,你爸就一直要我試試,後來試過以後,我就迷上那種獨特的滋味。」

「媽,可是肛門的用途不是拿來作愛的啊!」

「很多事物除了原本功用外,還有其他的附加功能,像女人的臉,從來不是給男人射精在上面的,但是很多男人都喜歡將精液射在女人臉上。」

「我不知道,也許你是對的。」我回答。

「讓媽告訴你其中的樂趣吧。」說完媽站起來,脫下身上的衣服,將內褲褪到腳踝,露出一身雪白的肌膚,豐滿略微鬆弛的乳房,乳暈呈暗紅色,肥大的屁股,兩腿間倒三角形的陰毛密佈,身材雖不如小惠,但多了成熟女人的風情。媽轉過身,將一個又大又白的屁股朝著我跪在地上,兩手分開左右的球體露出陰戶,回頭對我媚笑說:「親愛的兒子,來媽媽這邊,媽要教你一些課程。」想起螢幕上媽淫蕩的表演,現在她正在我身前對她的兒子做出邀請,我決定好好接受媽的教導,嘗試以前從未想過的經歷。我來到媽的身後,媽伸手抓住我的雞巴。

「喔,兒子,你的大雞雞跳得很厲害喔,是不是想插媽媽的小穴,以前你爸每天插我的小穴,把他熱熱的精液射在媽的子宮,然後你就住在媽的身體裡面,後來經過媽的陰道生出來的喔,你的雞雞想不想回老家看看?……」說完媽用手抓住我的雞巴,在她露出陣陣水光的陰唇上摩擦,雞雞與媽熾熱的外陰接觸,海綿體內的血液撐的快爆掉了。媽將肉棒對準裂縫,裂縫因受到壓力而左右分開,龜頭前端已被媽的淫穴夾住。

「進來吧,兒子,乾媽淫蕩的賤穴吧!」媽叫道。我用力一頂,將肉棒插入,與媽作血肉的相連,媽的穴不比小惠緊窄,但是溫溫熱熱的,在亂倫的心理影響下,跟干小惠的滋味大不相同。我頂送了數百下,媽的穴肉包覆著整根肉棒,不停的抽送也帶出陣陣的淫液,使的我們的交合處滑溜無比。

「啊!兒子的雞雞果然……不一樣……比你爸的長多了……來,把肉棒插到媽的後洞……小惠你也過來學學。」小惠這時回過神,來到我跟媽的身邊,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們母子亂倫性交。

我拔出肉棒,青筋怒張,上面佈滿媽的淫水,如同恐怖片全身黏液的外星怪獸,媽伸手抹了些陰戶流出來的汁液,抹在肛門上,我將龜頭對準菊花蕾,一個用力,媽的圓洞被頂開。

「對,慢慢插進來,推送你的肉棍插進來。」媽指導著我的第一次肛交。媽的後洞比前面緊太多,我有點困難的送進我的肉棒,一直送到兩粒睪丸抵在媽的白嫩的屁股上面。媽的擴約肌緊緊箍住我雞雞的跟部,那種雞雞整根被箍緊滋味是我從未試過的。忽然媽的肛肌一用力,後洞的肌肉蠕動起來,彷彿擠牛奶般的揉擠著我的肉具。

「喔……媽……不敢相信……你怎麼辦到的……夾的真緊!」我呻吟著。

「我只是……想讓你……分享這滋味……好東西……要和好兒子分享,你現在把雞雞拔出去。」媽放鬆肌肉讓我的肉 拔出。

「小惠,來伸一根手指進媽的後洞……」 小惠將中指伸進去。

「哇……媽……要怎樣才能辦到?」小惠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練習……熟能生巧……小易……再插進媽的淫穴吧,然後到沙發上,我們一家好好的享受吧!」我聽媽媽的話,將肉棒再度自媽背後插入,保持交合的姿勢坐到沙發上。

「小惠,過來幫媽舔舔淫穴,你可以自己玩弄自己。」

我坐在那插著媽的火熱淫穴,兩手握著媽的乳房,看到小惠跪在地上,下體感覺到小惠的舌頭舔著我和媽連結的地方,她不僅舔媽的陰蒂,也在我的睪丸跟陰莖外露的部份來回舔弄。我們三人因這亂交加上違反道德倫理罪惡感引爆更深的快感,媽開始激烈的上下騎著我的雞雞。

「啊……對……好兒子……的雞雞……插的媽好美……美美……好媳婦……學的真快……以後……媽要再跟……你們一起快樂……教你們新的課程……啊啊……雞雞……插到花心了……爽……爽……」

「喔……喔……媽……我也好爽……媽……開的這門課是不是……叫……家庭……生活……啊……媽的小穴……好熱……套的……雞雞好爽……啊……我要射了……」

媽起身,一嘴含住沾有她興奮密汁的肉棒,頭部以最快的速度上下擺動,我不僅為媽的脖子擔心起來,很快的我將第三次的精液射在媽的嘴中。媽將我的激情全數吞下,把小惠拉來讓她躺在沙發上,媽則叫我跨坐在她臉上,媽則湊臉到小惠的下體。

「來,好媳婦,幫你老公服務一下,媽來照顧你。」

很快的,我們再次興奮起來,在媽的指導下,我趴在小惠身上,將她的雙腿推到她的胸膛,雞巴則猛干她的小 ,媽在我身後一邊舔吮玩弄我遺露在小 外面的兩粒肉球,一邊用中指插入小惠的肛門,我的肉棒有時甚至可以感覺到媽的手指。小惠因為兩邊的肉洞受到攻擊達到前所未有的瘋狂狀態,嘴裡「好老公,親哥哥,大雞巴弟弟,我則是小穴妹,美老婆」,當然不忘「我親愛的好媽媽,淫親娘」的亂叫。

小惠達到高潮時,緊緊的抱住我,手指在我背後抓下一條條指痕,小穴夾的肉棒都疼痛起來,我也在龜頭受到熱浪侵襲時吐出一口濃痰,這才安靜下來。

當風平浪靜時,我讓小惠躺在我身旁,媽也上來抱著我們,笑著說:「看來你們今天學到不少東西。」 小惠親吻著我的胸膛,再親吻媽的臉頰點點頭。

「想不想加入我跟你爸啊?我們一家人。」

「我很樂意,小惠你覺得呢?」

「嗯,從不知道性愛有這麼多的樂趣……加上亂倫……」

「小易,不過最好先替小惠的後洞開苞,你爸非常喜歡肛交,他的肉棒雖沒你長,但是要粗上一點,若未經處理過,小惠會被撐壞的。在肛交前最好先排掉體內的髒東西,使用嬰兒油作潤滑,第一次不要太兇猛,等到幾次適應以後,你們就可以盡情享受那種樂趣了,今天就上到這裡,星期六我再過來上課。」

我與小惠相視一笑,看出對方眼中的期待……

接下來幾天,我依照媽的指示,幹了小惠的屁眼。第一次時,小惠彷彿當初被我破身一般,痛的眼淚直流,之後就漸入佳境,她逐漸愛上這種不一樣的性愛方式。

在那個週末,媽再度來訪,我們三人在臥室裡大幹特幹。有時我在小惠身上,有時在媽身上,或是小惠套弄著我的陽具,或是我頂著媽的淫穴,被我插進身上所有可以被插入的洞,將精液射在裡面,當我休息時,媽與小惠婆媳兩就相互取樂,媽豐富的經驗使的我與小惠沈淪在慾望之海。

接下來的週末,我跟小惠回家,我夫婦兩與爸媽交換夫妻,爸的陽具不停的在小惠的小穴與後洞中出入,與公公的亂倫交媾加上老爸豐富的經驗,高明的調情技巧,使的小惠在老爸身下腿上或跪在那裡的不停嬌叫「親爹爹,好公公」。

我看的有點醋意,老媽也看出這點,對我特別逢迎,不停的用她的小穴、嘴巴、後洞安慰著我的雞巴,一直叫著「年輕的好雞巴」、「頂到花心的擎天棒」,我感受到媽對兒子的熱愛,極大的成就感,也將醋意拋在腦後,用心學習媽教導的干穴技巧,沈迷在母親的肉體上,一直到老爸叫我跟他前後奸干小惠。

第一次,小惠的肉穴與後洞被我與老爸奸著,我與老爸不停的交換位置,父子倆將小惠乾的洩了三次不省人事後,我才在她的後洞、老爸在她的陰戶射入精液。看著老爸的精液從我不省人事老婆的陰道中緩緩流出,我竟然有一股完成大業的感覺。之後,我與老爸如法炮製,將媽乾的死去活來。

可能是兩人都是她心愛的人吧,媽的反應比在錄影帶中激烈,我頂著媽的子宮中射出我的子子孫孫三次,也是老爸與老媽的子子孫孫,這種「血肉相連」的感覺使我high到高點。我愛上了亂倫亂交。

自此以後,每週我與小惠都會回家「孝順」父母,在家裡享受回到「老家」的快感。

現在媽正坐在我懷裡,淫穴套著我的肉棒,屁股不停的套動,嘴裡不停的哼著,我吸吮著媽的乳房。小惠則是像支小母狗般的跪在那裡,小穴被老爸的粗棒進進出出,一面用眼睛看著我們這對「相親相愛」的母子,嘴裡也浪叫著……

啊!好一幅「天倫之樂」圖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