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你看不到的世界

你看不到的世界

英語老師紅脣輕啟,念出一段一段的英語,圓潤的發音,優雅的語調,聽著便叫人心曠神怡。

陸飛是下面坐著學生之一,自從英語老師進入教室以來,他的眼光就再沒離開過這個美麗的身影。他是剛轉到這所學校的,沒人知道他從哪裡來。也許他只為某個人或某件事而出現在不同的場合。

這個女老師大概二十七八歲,有氣質,聲音靈活,因為本身就是個美女,所以她的課很討學生喜歡。

「老師,上廁所!」

英語老師瞥了眼下面剛來的轉學生,隨意的向門外打了個手勢,繼續她優雅的口語教學。

陸飛快速的跑到衛生間,到水池旁拿手指狂插舌根,嘔吐的慾望很快襲上來,他不停的強制自己嘔吐,吐了好久,直到胃裡一陣抽搐,大腦一片空白,滿臉的鼻涕眼淚,這才停止了對自己的施暴,打開水龍頭,洗漱一番後激動的回到教室,這時的教室鴉雀無聲,本該上課的老師和學生都變得靜止不動了。

陸飛得意的哼著小調,將教室的門鎖死。他的特殊能力是將一定區域的人「定身」在原地,看起來好似時間暫停了一樣,但只不過是人們的大腦陷入一片空白的假象罷了,讓別人意識處於真空狀態的這種能力,他將之叫做:「空白時間」,代價是讓自己狂嘔。

這項能力是他與生俱來的,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一次偶然而發現了這個驚人的天賦,於是便開始了他的「性福「的獵艷人生。

陸飛肆無忌憚的坐到講桌上,近看英語老師的臉,她講課講到一半,紅脣微張,眼神孕笑的看著下方,陸飛的鼻子湊近她的嘴脣,聞到一陣幽香,鼻子又再往裡,口水酸酸的味道讓他一陣興奮。

年僅十七歲的少年終於吻在一個比她大十歲的女老師的嘴脣上,吸食她的口水。味道好正

陸飛終於像是想起了什麼,激動的跳下桌子,跪倒女老師的身後,看到被牛仔褲包裹的挺翹豐臀,一雙眼睛寫滿讚嘆,雙手顫抖的找到老師的腰帶扣,臉已經迫不及待的埋上去聞嗅牛仔褲蘊含的味道。

除了馨香,難辨其它。

牛仔褲很快被脫了下去,白色內褲也離開了崗位,陸飛再次將頭埋上去,這才聞到他想要的氣味,陸飛一臉陶醉,聞了一會兒,伸出舌頭開始在女老師的股溝裡滑動,盡情品嘗著禁忌的雌性味道。

舔到後來,陸飛漸漸的將老師的腿叉開,頭鑽到下面去舔女老師的私處,一股好濃的騷味讓他大是振奮,沒想到在美麗的外表下竟蘊藏著這麼放蕩的味道,陸飛的整張臉都在英語老師的胯間活動著,摩擦著,浸潤著,盡情的舔著她的秘密花園,動作越來越劇烈,直到深淵中的輕微痙攣,陸飛眯起眼睛用力的吸吮,英語老師鮮美的精華已經漏進他的嘴裡。

等鼻子在女老師的身體裡又呆了一會,一陣鬧鈴聲從手臂的小表中響起。

陸飛不捨的離開英語老師的私處,拿出紙巾幫她擦了擦胯間的口水,給她穿上內褲和牛仔褲。

英語老師又恢復了剛剛的講課姿態。

陸飛好整以暇的回到座位上,默數著時間,隨著一聲「叮」,教室裡又恢復了先前的狀態,英語老師依然從容的說著外語,陸飛色色的盯著英語老師,臉上還盤恆著她的味道。

不知何時窗外對面的操場邊出現兩個人,一男一女顯得與這個學校格格不入,他們穿著時尚,貌似很有身份,其中男人摘掉墨鏡,露出一張英俊的面孔,長出了口氣對女人說:「就是那裡了,一定錯不了,很強烈的精神波動,我不用吃草都能感覺的到,這次是一條大魚。」

女人瞥也不瞥男人一眼,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層迷霧的美眸冷冷打量著那座樓,說話的聲音很穩:「不要小看這些民間的異能者,他們的逃生能力有時是我們難以想象的。」

放學的鈴聲剛過,陸飛滿足的隨著人流出了教學樓,由於學生多,免不了推推搡搡,突然陸飛感覺身邊多了幾個黑衣人,他們呈包圍狀將他擠在中間,向著固定的方向涌去。

「幹什麼?」陸飛試圖反抗,但幼小的身子怎麼也脫不出,身邊的黑衣人低低的說:「乖乖的走吧。」聲音充滿威脅的意味,仿佛他的一切都在對方的掌控中,如果離開人群,他可以幻想到可能發生的事。

危險的感覺讓他很快做出最有效的反應,手指偷偷的插進舌根,黑衣人的動作雖然只有幾秒的停頓,但足以讓陸飛脫出圍困,幾個人眼睛一亮,在他們看來,陸飛已表現出了「瞬移」的能力,抓到這樣的大魚,足可以讓他們立下大功。

陸飛沒命的奔跑,慌不擇路,穿過操場,奔向馬路對面,前方一個長髮美女正在走過來,眼看就要撞到一起,陸飛及時的讓了一個身位,誰知就要過去時腳下被惡意的一絆,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

「哎呦,小弟弟沒事吧!」女人伸手將陸飛扶起來,嫣然一笑,就在陸飛被她的素手碰到時,像是大腦後面突然開了個洞,涌進水流後強橫的將思維填滿。

他瞬間變成了一個水貨,一個受人控制的傀儡,女人讓他自殺或者殺人都是一句話。

堅硬地面,歐美風格的壁畫,紋理色澤的天花板。

陸飛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個房間的,只是恢復意識之後就在這裡了,他知道,自己遭到了同類人的攻擊。

「來人啊,來人啊……」陸飛大喊,仍帶些孩子音的喊叫甚至帶有些哭腔。

「什麼事?」守門的黑衣人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也許也是個異能者,長相說不上特別,屬於扔進人堆裡就找不到的那種,但給陸飛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大鼻孔。

「我想上廁所,肚子……嘶……」

男人皺眉,見他很有就地解決的架勢,終於打開門,像提犯人一樣架著陸飛,到了衛生間,男人寸步不離的守在一旁,不屑的說:「我知道你的能力是瞬移,但是最好別嘗試在我眼皮底下溜走,不然我會讓你把拉出來的吃回去。」

陸飛正準備用手指插進嘴裡,被男人這樣一嚇,心裡果然打起了退堂鼓,但是想到自己將來很可能成為小白鼠,只有和自己拼了……  不遠的一間套房中,年輕的美女正在向房間正中的神秘人做著匯報:「通過初步接觸,可以斷定他的能力是瞬移,我親眼所見。」

這個女人如果當時看一看手錶,她就會知道她錯的有多離譜,雖然只是幾秒只差。

辦公桌後面坐著一個戴著面具的女人,散髮著逼人的氣勢,雖然戴面具,但仍不敢讓人直面她的威嚴。

「嗯,我會親自去判定他的能力,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幾天吧。」

「是。」

女人開門正要走出去,動作突然頓住……  陸飛在廁所裡狂嘔了半個小時,這是他嘔的有史以來時間最長的一次,也是過程最激烈的一次,這兩個條件都可以延長他的「空白時間」。

沒心思搭理旁邊已經木然不動的黑衣男,小心的跨步走了出去,廁所外面站著三個黑衣人,遠處樓梯口又有三個,每個人手裡均拿著奇怪的機器,一定是對付他的工具,真是層層部防啊,幸好他的能力是逆天的。

在經過一個曲折的過道時突然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這不是抓他的那個美女嗎?那時只看她的胸腰腿等部位,已經給他留下深刻印象,這時看她的樣子,真是人比花還嬌,媚艷無匹。一點不像個帶刺兒的主。

陸飛決定停下來好好的品嘗品嘗她。

先從哪開始呢?之前就是這隻手讓他失去了意識,他拿起白皙的素手放進嘴裡。

她平常是否用這隻纖纖玉手自慰過呢,想到這裡拼命的吸吮她的手指。

將兩隻手吃的口水淋漓,想起她還絆了自己一跤,陸飛低頭,女人穿了一雙很性感的高跟鞋。身為異能者,也許穿什麼裝束已經束縛不了她們的行動力了。

腳是女人性感器官的重要組成。每個女人腳上的味道都不一樣,這區別在是否穿絲襪,穿什麼樣子的絲襪,是否有灑香水等等,即使穿一樣的鞋子也使女人的腳每天產生不同的味道。

陸飛稍稍抬起女人的腳,脫掉她的高跟鞋,透過薄如蟬翼的絲襪,一隻光潔玉足吸引他的眼球再不願轉動。他索性躺到地上,臉湊到人家腳底,這樣仿佛被她踩在腳下,盡情的呼吸著她的腳香,她的腳熬出了許多濁氣,夾雜在馨香中,很是引人入勝。雙手控制這隻腳將在他臉上來回摩擦,撩人的味道充分浸潤他的五官,最後伸舌將她的腳心舔濕,又含住她的腳趾攝取它們的滋味。

當陸飛含住她另一個腳時,女人重心失衡,倒在他身上,陸飛站起來讓她仰躺在地,擺成雙手扶住雙腿等待被人侵犯的誘人姿勢,屁股翹出直到他低頭可聞其穴的地步。

陸飛抬頭看了看女人的臉,她那仍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神態,讓人升起異樣感覺,尤其她若有所思的眸光,和她此時擺出的動作形成強烈反差。陸飛的鼻子終於著陸在女人的襠部,到此地步女人的味道仍是馨香居多,他接下來要領教這個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所孕育出來的氣味。也就是用來上廁所的兩個洞口。陸飛已經迫不及待要最深入的品嘗了。

絲襪和內褲很快脫離了陣地,赤裸的兩個洞穴散髮著女人最隱秘的氣息,陸飛的鼻子先湊到後洞聞了聞,味道很猛,熏人欲醉。

陸飛不客氣的舔舐起來,啃食著這個異能美女的屁股,舔著舔著鼻子不自覺的來到前線,美女毫無保留的暴漏她的私處,其中洋溢著濃郁的淫香與尿騷氣息,夾雜著野花的香氣。

陸飛找到隱藏在縫隙中的尿眼吸吮,滋味很足,像是她尿尿之後有很多尿珠被兩片厚實的脣瓣包住沒能出來的樣子,吃起來比那個英語老師還夠味。

到後來,陸飛漸漸將女人的屁股抬起,最後抬的老高,一邊近距離的盯著她的臉看,一邊吸她的私處。

待得涌出兩次水進了嘴裡,陸飛終於放過她,轉頭走向屋子裡的女人,他早就注意到這個女人的存在,因為她的氣場太強大,如果不是他對自己的能力有足夠的自信,他都沒有勇氣靠近她。

走的越來越近,陸飛隨手摘掉女人的面具,露出一張高貴泠艷的臉,明媚之處可比他遇到過的所有女人,臉上卻帶著一條與之毫不相稱的刀疤,但存在她的臉上不但不醜,反而平添一種凌厲的氣質,眼神深邃顯得飽經滄桑,眼角收的很緊,仿佛隨時可能射出冰冷寒芒,教人生出萎縮伏誅的觀感。

不用猜,陸飛知道這是個惹不起的角色,剛打起了退堂鼓,但眼睛瞄到對方胸口裂衣欲出的茁挺雙峰,一顆心又不可抑制的狂跳起來。

「就算吃她一次又能怎樣,現在是我的空白領域,她又不會知道。」想到這裡不再猶豫,陸飛走到女人身後,將她扶起趴在桌子上,臉湊到她挺起的美臀後面,緊盯著褲子繃緊的形狀,盯了好一會才湊頭去仔細的聞嗅她肛門的位置。

極度誘人的味道讓陸飛快速扒掉眼前的緊身褲和內褲,分開渾圓的美臀又聞又舔。

舌頭越來越往裡,吸吮的力度加大,好想吸出點什麼,如果真的那樣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吃掉。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