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嶽母身上的精液(經典亂倫)

嶽母身上的精液(經典亂倫)

嶽母身上的精液(經典亂倫)

在網上看了這麽多有關和嶽母做愛的文章,我也不由得注意起自己的嶽母來。

我嶽母大概47、8歲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這兩年下崗在家。嶽母除了臉上有一些皺紋外,身上的肌膚還是很白很光滑,身材略有發福,但總體保持的還算不錯。有一次去嶽母家,偶然發現嶽母的一套粉紅色絲質內衣,很讓我激動。更要命的是我發現嶽母內褲的褲裆靠前的地方略有一點破損,是不是嶽父滿足不了嶽母,所以嶽母就經常隔著內褲摸自己的小穴,而滾滾的淫水就從破損的洞中流出?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幅畫面:嶽母赤身裸體躺在床上,雙腿分開,正在自慰。。。我的小弟弟一下硬了起來,趕快用嶽母的粉紅色內褲套住自己的小弟弟,撸了起來。不一會了就射了。以後我經常去嶽母家找她的內衣來自慰。有時候看見嶽母,真想立刻撲上去,但我知道這樣是找死,所以只好克制住自己的慾望。

2.迷奸嶽母

去年嶽母家重新裝修,嶽父嶽母暫時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那時正好是夏天,嶽母在家裡經常穿一條無袖汗衫,可以看到她的腋毛,而胸前鼓鼓囊囊的,露出脖子、鎖骨前一大塊白色肌膚。偶爾她低下身時,還可以看見那深深的乳溝。嶽母下身穿一條睡裙,雖然比較長,但她坐下來的時候喜歡把睡裙撩上去,會露出兩條白生生的大腿,我真想把這兩條腿架到我的肩膀上去!有一次嶽母彎下身去撿一樣東西,臀部翹的高高的,把睡裙繃的很緊,可以看到裡面內褲的邊緣。我的小弟弟差點又要控制不住了。

在如此刺激下,我終於決定要動手了。先托一個醫生朋友準備了迷混藥,再借故請了一天假。那天家裡只有嶽母和我,我老婆和嶽父都上班去了。嶽母有午睡的習慣,睡前還會喝一杯牛奶。我偷偷在牛奶里放了迷藥,嶽母喝下去不久就去睡了。大概過了10分鍾,估計藥效起作用了,我迫不及待地沖進了嶽母的房間。嶽母平躺在床上,豐滿的胸脯隨著呼吸而起伏著。我用力推了一下嶽母,看她沒有反應,確定她已經熟睡了。於是我用顫抖的手隔著衣服握拄嶽母的乳房,輕輕的撫摸著。接著我把嶽母的汗衫往上拉起來,解開胸罩,兩顆白白的大奶子一下蹦了出來,我一手握著一個,開始揉捏起來。雖然嶽母的乳房不再堅挺,略有下垂,但軟軟的也別有一番風味,感覺在揉兩團麵粉,真讓我喜歡。嶽母的乳暈不大,但乳頭卻比較大。我把頭埋在嶽母的兩個大奶子間,貪婪的舔著她的乳溝。我又輕輕咬住嶽母的乳頭,拚命吸吮著。漸漸的,我發現嶽母的奶子開始有點硬了,乳頭也挺起來,這讓我更加興奮。我的雙手繼續摸著嶽母的乳房,嘴卻左右前後移動,用舌頭舔著嶽母身上的各個部位。最後我把舌頭停在嶽母的小腹前,添了起來。嶽母的腹部略有點突出,但軟軟的摸著很舒服。

我暫時放過嶽母的上半身,開始轉攻下半身。我把嶽母的睡裙掀到腰際,看到嶽母穿的是一條黑色的內褲,襯托著她兩條白生生的腿,特別性感。大腿有點胖,但膚色雪白,光滑圓潤,更顯一種淫慾的肉感,大腿內側的血管清晰可見。我不由得把頭低下去,埋在嶽母的大腿間,陶醉的親著她大腿的肌膚。接著我把嶽母的大腿略略擡高,用手抓住大腿的外側,用她的大腿來夾住我的頭。嶽母大腿內側的肌膚貼在我的臉頰兩側,那滑滑嫩嫩的感覺快讓我窒息。我左手放下嶽母的一條腿,轉而隔著內褲摸挲著嶽母的陰埠,而舌頭仍然舔著大腿根部。我用左手的中指在嶽母的內褲外上下摩擦,漸漸看到內褲凹進去一條縫,那應該就是裹在內褲里的小穴了。我沖動的用牙咬住嶽母的內褲,把鼻子埋進那條縫中,拚命嗅著那裡的味道—-略有騷味,同時又有一股肥皂的清新氣味。我把嶽母的內褲拉到一邊,終於看到了那神秘的小穴,小肉球一樣的陰蒂,深褐色的大陰唇高高隆起,陰戶略張,似乎還散發著熱氣。我怕嶽母的淫水弄濕了內褲被懷疑,同時也嫌看不清楚,就把嶽母的內褲褪了下來,這下徹底解放了,嶽母的陰戶一覽無疑。想不到嶽母的陰毛很密,看來性慾挺強。我用嘴對著嶽母的小穴,舌頭用力舔著那裡。真是舔不夠啊!漸漸的,嶽母的淫水多了起來,看來她雖然在夢中還是有生理反應的。我掏出了我堅硬的雞吧,先瓣開嶽母的嘴,塞在裡面插了一會,又在她乳溝里摩擦了幾下,我決定要進入嶽母的身體了。我把嶽母的腿架在我肩膀上,用雞吧對準嶽母的小穴,深深吸了一口氣,“噗哧“一下插了進去!雖然是夏天,但裡面還是很溫暖,小穴雖然有點松,但也別有風味。插著插著,突然聽到嶽母哼了一聲,我嚇一跳,趕緊停止抽插,再看嶽母,顯然還沒醒,但臉上卻有一種愉悅又近乎淫蕩的表情,我不由得放心加快了抽插。看著嶽母臉上熟睡而淫蕩的表情,看著她的大奶子隨著我的抽插而像波浪一樣晃動,看著她的陰唇隨著我雞巴的進出而翻進翻出,而窗外透過窗簾射進的幾縷陽光正好照在嶽母的雪白肉體上,散發出耀眼刺目的白光,真是一幅白日宣淫的場面。雖然平時能幹挺長時間,但今天的場面和亂倫的現實太刺激了,不到5分鍾,我就感覺要射了,連忙掏出雞巴,坐在嶽母身上,又用手撸了幾下,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在嶽母的胸部和腹部。雖然很累,但也不敢休息,將嶽母身上的精液和浪水擦乾淨,替她穿好衣服,整理好一切才回到自己的房間蒙頭大睡。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