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內地騷星明星性愛

內地騷星明星性愛

內地騷星明星性愛

宋祖英並非徐娘之類的女人。她年紀只有三十左右,身穿一襲半透明的性感睡衣。暴露出來的部份雪白嬌嫩,珠圓玉潤。藏在衣服裡面的雙峰飽滿,嶺上雙梅若隱若現。再看她一張俏臉,也是眉清目秀,好一副討人喜歡的臉孔。我忍不住出聲贊道:“你真是又年輕又漂亮喲!”宋祖英笑道:“我還算甚麽青春呀!替你開門的蔣勤勤才是青春玉女哩!,她是我貼身的菲傭,如果你對她有興趣,你可以先和她玩玩,然後才和我玩呀!”

我笑道:“我專程來赴約,乃是想和宋祖英你較量一下。應該是我們先來一場,等一下才輪到她才對呀!”

“也好!隨你喜歡吧!”宋祖英對蔣勤勤說道:“你來寬衣解帶吧!”

宋祖英讓我玩過之後,顯得有的疲倦。她懶洋洋地依在床上,望著我說道:“你真是名不虛傳。剛剛把我玩完,這麽快又擡起頭來。我可是已經已經不行了。你要再玩,就玩蔣勤勤吧!她已經開苞過了,你放心玩她吧!”我望了望蔣勤勤,她剛才看過我和宋祖英性交。已經臉紅眼濕,挑動了春心。但是她吮陽具很又技巧。於是,我先不即時進她的陰戶,享受了一會兒蔣勤勤的口技之後,才開始正式和她性交。初時,我按照剛才玩宋祖英的方法,在床邊玩“漢子推車”,因爲蔣勤勤的陰道非常緊窄,而這樣的姿勢比較方便進入。我雙手握住蔣勤勤一對小巧玲珑的肉腳,望著我的肉棍兒在她光脫脫的肉洞里進進出出,倒是一件非常刺激的玩意兒。玩了后一會兒,我要蔣勤勤伏在床上,讓從她後面插進去。蔣勤勤很聽話,她的屁股翹得高高,讓我粗硬的大陽具盡根插入她的陰道里。我的手就伸到蔣勤勤胸前摸捏她的乳房。

因爲剛才已經在宋祖英身上快活過一次,所以我把蔣勤勤翻來覆去地抽送,把她玩得花容失色,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橫溢了,都仍然是持久不泄。蔣勤勤,要求用她的小嘴代替陰戶和我口交。我順了她的意思。但是,到了快要射精的時候,我還是插回蔣勤勤的陰道里,因爲我覺得她那迷人的小洞實在太好玩了。和蔣勤勤完事後,我到宋祖英的身邊和她溫存了一會兒。宋祖英握住我的陽具道:“你這里真行,日後我會再介紹一些不同品味的女孩子讓你嘗試的。”

我笑道:“那就要先多謝你了!”我再三多謝了宋祖英,才告辭離開。

幾天後,宋祖英有個不收費的好介紹。這是一個偷吃的少婦,周迅。直接來我家裡。是個二十來歲的青春少婦,生得美麗又端莊,舉止行動完全不像平時上門的應召女郎。周迅的臉紅得好像煮熟的蟹殼,她低垂著頭兒,不肯作聲。幾年來,我在肉林中打滾,除了那一對北妹姐妹花見面時已經被人剝得精赤溜光,而宋祖英有蔣勤勤替她寬衣解帶。其餘所遇上的女子都是向我自動解衣奉獻。就連讓我開苞的雪妮,也是把自己剝光豬讓我奪取她的第一次。可是眼前的周迅,卻紋絲不動地在我身邊坐著。看來,要侵入她的肉體,只有我親自爲她輕解羅裳了。我把手伸到周迅的酥胸,她不自然地把手兒捉住我的魔爪。但是,她並不能阻止我摸到她兩堆溫軟的乳房。我把她的奶子摸捏了一會兒,周迅的身體便酥軟了。她毫無撐拒地讓我脫下上衣和乳罩,現出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我一邊舔吻她嫣紅的乳尖,一邊把她的褲子褪去。她的恥部高高地隆起,長著一小撮茸茸的細毛。我的手在她毛茸茸的部位輕輕撫摸著,逐漸移到粉紅色的小陰唇,在濕潤的肉蚌中找到一顆珍珠。我的手指輕輕地撩弄她那顆珍珠,周迅渾身顫動,小肉洞里湧出大量的汁水。我繼續戲弄著,周迅終於忍受不住了,她肉緊地把我擁抱,嘴裡“依依嗚嗚”地出聲呻叫。我讓她躺到床上,迅速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趴到她身上,把粗硬的大陽具塞入她濕潤的小肉洞。周迅一聲尖叫,四肢向八爪魚一樣將我的身體緊緊纏住不放。我收腰挺腹,把粗硬的大陽具晚她的陰道里狂抽猛插。周迅終於被我玩得放軟了手腳,渾身無力地任我爲所欲爲。我壓在她身上,胸肌摩擦著她柔軟的雙乳,粗硬的肉棍兒不停地在她的小肉洞里深入淺出。當周迅四肢冰涼,到達欲仙欲死的景界時,我也將燙熱的漿液噴入她的肉體。我滑下周迅的身體,和她側身摟抱著,陽具仍然塞在她的肉洞里。周迅也親熱地依傍著我,小嘴兒向我遞過來感激的香吻。我雖然玩過不少女人,卻很少和她們接吻。因爲風塵女子雖然可以用口含客人的陽具,卻多數不和客人嘴對嘴接吻。這次周迅主動地向我獻吻,使我另有一種微妙的感覺。周迅暫時把我當作她的丈夫,我也好像是在和自己的心上人親熱。我們陶醉了好一會兒,才下床到浴室去沖洗。周迅讓我佔有過她的肉體之後,對我就不再像初見面時那麽拘緊了。她親手替我沖洗陽具,把龜頭翻洗得乾乾淨淨。我問她道:“你有沒有和老公試過口交呢?”

她點了點頭說道:“是他要我這樣做的。”“那你願意爲我這樣做嗎?”我笑著問道。“願意!因爲你剛才玩得我太舒服了,如果你喜歡,我現在就可以替你這樣做!”周迅握住我的陽具說道。“色不迷人人自迷呀!你這麽漂亮,我那裡能忍得手呀!”我的手指深深地挖入了周迅的陰道里,觸摸她的子宮頸。周迅望著我嬌媚地說道:“你又再逗我了!”我把周迅的嬌軀抱回床上,周迅立即主動地我的陽具含入她的小嘴裡吮吸得堅硬無比,我和她玩了好多種花式,周迅很聽話地擺出種種性交的姿勢,讓我粗硬的大陽具以各種不同的角度入侵她的禁地。到要射精的時候,周迅還用小嘴含著我的龜頭承接我的發泄,並把射在她嘴裡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吞食了。我和周迅交頸而眠,她又和我接吻,我從周迅的小嘴裡隱約地感覺到自己精液的氣息。此後,周迅常常來和我幽會。一次,“我倒是可以和你玩的,但是我的同學還是個處女,她可能辦不到。不如我和你玩得開心一點,而你就放過她,可以嗎?”宋祖英向我抛了個媚眼兒說道。“你和我成了朋友,我當然會放過你的朋友啦!不過現在她還不能離開。”“你要她在這里看我們做愛呀!羞死她了!”宋祖英說著,已經把她的T恤脫下來,露出一對白嫩尖挺的乳房。”“其實,這次她也應該受到教馴,雖然我並不打算奪取她的處女,但是摸摸都不要緊吧!而且我也要提防她趁機逃跑,所以必須罰她脫光衣服留在這里。”

“你要保證不強奸她才行!”我點了點頭說道:“那當然,除了她自願,否則我絕不會!”

“周迅,沒辦法啦!你委曲一下吧!就聽他的話做!其他的由我來應付!”宋祖英對周迅說了一句,接著就繼續把她的牛仔褲也脫下來。只穿著一件三角褲,撲到我的懷里。我伸手去摸捏宋祖英的乳房,宋祖英吃吃地笑著,也把我制服上的鈕扣一個一個地解開。一會兒,我的身上已經精赤溜光,雙腿間的肉棍兒一柱擎天,好不怕人。周迅一眼見到,羞得把頭扭轉,粉頸低垂。宋祖英卻毫不顧忌地把她握在手裡。她把身上僅余的一件內褲脫去,叫我坐到交椅上,然後騎到她大腿上,以“坐馬吞棍”的方式,把我粗硬的大陽具吞入她細毛茸茸的陰道里。我見到周迅仍然衣著整齊,便催促她脫衣服。宋祖英也說道:“周迅,你放心聽她的話做吧!有我讓他玩,他沒有理由再搞你啦!”周迅只好慢慢地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脫到只剩下一件內褲時,她再也不肯再脫了。她偷偷地望著正在性交的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宋祖英背向著她,兩辦雪白肥嫩的屁股中間的一個肉洞正插進一條粗硬的肉棍兒。隨著宋祖英的身體在我的懷抱里蠕動,那肉棍兒就在她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平時,宋祖英就有對周迅講起她和男同學一齊去露營,在帳篷里大被同眠的豔事,她把男女之間的性交形容得繪聲繪色,活龍活現。現在見到她的陰道里插入了男人的陽具后,的確快活得如癡如醉。周迅突然間想到,如果那條東西現在是插入自己的身體里,不知會是什麽滋味。想到這里,本來已經漲紅的臉蛋就發燒得更加利害了。自己的陰道里竟酥酥養養的,她忍不住用手去摸了一把。我舒舒服服享受著宋祖英溫軟的陰道壁給我的龜頭帶來快感,我的雙手不停地在她一對竹筍型的乳房上遊移著。我見到周迅在旁邊看得渾身不自在,便出聲叫她坐過來。周迅一走到我的身邊,我立即騰出一支手摸到她的乳房上,周迅第一次被男人的手觸摸自己的乳房,她像觸電似的,渾身一陣酥麻。她完全失去了理智,毫無抵抗地任我的手由左乳摸到右乳,又由右乳摸向左乳。在她一對乳房反覆撫摸了一會兒,卻突然摸到了她的三角地帶,隔著底褲撩弄她的陰戶。周迅剛才乳房被摸時,已經觸動了少女的春心。此刻被男人直探要害,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她的淫水不由自主地流出來,透出內褲,沾濕了我的手指。宋祖英已經自己玩得高潮疊起,她停止套弄,一屁股坐在我身上,讓粗硬的大陽具深深插在她的陰道里。她望見周迅也被我調戲得臉紅耳熱。便說道:“周迅,你被他怎樣搞,不湯不水的,一定難過死了。反正女人始終都要讓男人玩的,不如趁現在這麽興奮,讓他替你開苞,痛痛快快地玩一場吧!”我也說道:“如果周迅也肯,以後就是們你們再來偷東西,我也詐看不見了!”周迅羞紅了臉蛋,合著雙眼沒有回答。宋祖英從我身上站起立來。我隨即把周迅抱在懷里,牽著她的手兒握住粗硬的大陽具。周迅這時簡直像吃了迷魂藥一樣,放軟著身子,任我擺布。她身上僅余的底褲很快就被脫下來,嫩白的嬌軀一絲不掛。我把周迅赤裸裸地放到寫字桌上,我讓她的大腿舉高,仔細地欣賞著她的陰戶,周迅陰毛比宋祖英少一點,撥開清潤的小陰唇,只見那陰道的入口果然是有塊幾個小孔的處女膜。我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陰核,便有些汁水從小孔淌出來。我興奮地想把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去,卻見到龜頭已經乾澀了。我望望宋祖英,立即心生一計,對她說道:“宋祖英,你讓我插進去潤潤,比較不會弄痛周迅。”宋祖英笑了一笑,就伏在寫字台。把一個雪白渾圓的大屁股翹起。我把粗硬的大陽具從她後面插入陰道里沾了些陰水,然後拔出來,向周迅的陰戶緩緩插進去。周迅覺得她的下體慢慢被充實了,雖然一些少疼痛,但是新奇的快感遠比疼痛來得刺激。她的陰道雖然酥麻了,但是仍然感覺到男人的肉棍兒在一進一出地抽送著。她的陰道正被我有節奏地填塞著。感覺上卻是美不勝收。我本來有很出色的持久能力,但這這次卻是第一次和處女性交,而且我剛才也和宋祖英經過一場交合。所以我漸漸興奮起來。宋祖英一直在旁邊觀看著我把周迅玩得欲仙欲死,憑她的經驗,她知道我就快射精了,便對我說道:“喂!你可不能在周迅的陰道里射精喲!她沒有準備,你會害死她的!你要發泄的時候,就讓我來承受好了。”

我指了指周迅的身旁,宋祖英坐到桌上,向後仰躺,粉腿高擡,迎著我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的銷魂洞。周迅坐起來,望著我的肉棍兒在宋祖英的下體出出入入。她已經嘗到了性交的滋味。因爲剛才的過程很自然,所以周迅並沒有感受到傳說中處女開苞時的痛苦,她只是享受到下體被粗硬的大陽具插入時的充實,以及龜頭刮磨陰道的快感。其實周迅還沒有享受夠,但是她明白宋祖英的舉動只是爲她著想,才挺身而出,去接受男人在她的肉體里射精。我猛烈地狂抽猛插幾下,就把下半身緊緊貼在宋祖英的下體不動,但是我屁股的肌肉卻劇烈地抽搐著。過了一會兒,我的陽具從宋祖英的小肉洞里拔出來,宋祖英的陰道口溢出一滴白色的精液。穿上衣服后,宋祖英對我笑道:“以後我們一定再來偷東西的,其實你也不必詐看不見啦!我們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如果再被你抓到,頂多也再給你玩一次!”“好!那我可要特別留意捉你們啦!”我笑著對周迅說道:“下次我可要往你的小洞里灌漿,你要做好準備工作才來喲!”

周迅紅著臉,拉著宋祖英匆匆離開了。和周迅交歡的日子裡,最使我感到男女之間的親熱和情感。然而這樣的機會畢竟是可遇而不可求。而且也是一種危險的遊戲。周迅走了之後,我仍然是依靠宋祖英旗下的女孩子解決性慾方面的問題。有一次,她打個電話來告訴我,本港一些玩家將在澳門舉行一次盛大的粉紅色聚會。入場每位一萬大圓,但是你只要帶我旗下一位小姐前去,就可以免費入場,在那裡享盡無限溫柔。”宋祖英的提議,我當然沒有第二句話。當下,我由她指定一名叫著林志玲的女孩子,帶著她搭船前往澳門赴會。因爲時間充足,我揀乘大船,其實目的在於可以先和林志玲親熱一下。林志玲也明白我的心思,一和我走進船上的房間,就主動脫得一絲不掛,走進浴室沖洗一番。我也把上格的臥鋪摺合,只留下格作爲一陣間的戰場。林志玲出來,便向我投懷送抱。宋祖英旗下的女孩子都有一個公式,就是先口交,后性交。口出一次,做出一次。令到男人心滿意足,認爲物有所值。林志玲這女孩子我並未試過,但是一試之下頗感滿意,首先,她的口技一流,我被她吹.含.吮.吸了兩個字時間,已經在她的小嘴裡,一泄如注。林志玲銜著我的陽具不放,直到我又堅硬起來,才跨在我身上以“坐馬吞棍”的花式,讓我進入她的銷魂小洞。林志玲的陰道很淺,我的龜頭稍進入她的洞口,已經接觸林志玲的子宮。林志玲很小心地套弄著,我見到自己的肉棍兒只有一半在她的陰道里插入。我有心戲弄她,就把正在摸捏她乳房的雙手移到她兩邊的胳肢窩突然一搔。林志玲遭到我的突襲,頓時跌坐下來,粗硬的大陽具也整條鑽入林志玲的陰道里。林志玲叫了一聲“哎喲!”,嬌聲說道:“你想插死我,這麽壞呀!”我笑道:“只做一半,怎麽可以呀!”

“那你玩我吧!我忍著,讓你整條插來啦!”林志玲從我身上站起來,躺到床上,嫩腿高高地舉起來。

我笑道:“不必了,船很快就到澳門了,我們摟住休息一會兒吧!”

林志玲側身躺在我的臂彎,我的陽具仍然有一半塞在她那溫暖的小肉洞。到達目的地,原來是一座葡式的別墅。我把林志玲交給女知客,便有人招呼我進入大廳,只見客人差不多已經到齊了。這是一個寬闊的大廳,進門踏下幾級半旋形的石階,就是一個可容百人的圓廳。正面有一小小的舞台,一隊三人的小樂隊在演奏著軟綿綿的音樂。舞台的旁邊,一條弧型的樓梯直通二樓,樓上卻只有微弱的燈光。一個穿著兔女郎服裝的女郎招呼我入座,並端來了飲料。我好奇地望了望周圍的人群,坐在我們這邊的全部是清一色的男性,他們的身份可能都和我一樣。坐在我們對面的卻清一色的女性,全都穿著潔白的旗袍,燕瘦環肥,個個都如花似玉。我看中了一個大眼睛的小姐,她立即熱情地和我摟著起舞。當音樂一曲既終,一曲又始時,我們又可以交換舞伴。但是我對這個大眼睛特別喜歡。所以每一次都是邀她跳舞。我望著她美麗的臉蛋,真想親切地吻一吻她。半個鍾頭很快就過去了,音樂停下來,主持人又在台上出現。他宣佈道:“各位來賓,表演馬上就要開始了,請男仕們陪同你們所邀請的舞伴雙雙就座。”

場面上一時亂了起來,很快又平靜了。我摟住李玟佔到了一個很好的位置,就在舞台前第一行的中間。我望望左右,許多男仕的手都放在舞伴的酥胸。有的甚至侵入她們的衣服裡面,我也用手接觸懷里嬌娃的乳房,李玟並沒有推拒,只是小聲說道:“我沒有她那麽大,是不是呢?”其實她的乳房並不比台上的舞娘小。我手心的直覺告訴我,她並沒有戴奶罩。我輕觸她微微翹起的奶頭說道:“你要是脫去衣服,說不定比她還要大哩!”

“你弄得人家養死了!”她扭動著腰肢說道。“是不是隔著衣服的原因呢?”我俏皮地問。“不知道!”

李玟的手在自己的酥胸上一抹,把第二顆鈕扣解開了。我好像得到她的默許,也把手伸入李玟的白袍里。她果然沒有戴奶罩,一對飽滿的房又滑又嫩,摸落十分受用。台下又“嘩”然一聲。原來表演女郎已經把她的三角褲也脫去,渾身上下一絲不了。她繼續做出各種性感的動作。首先是舞腰擡腿,讓觀衆看清楚她小腹下那個重要部位的內容。我在前排看得特別清楚,她的陰毛和腋毛都很濃密,舉手蹈腳之間,隱約可以見到嫣紅的恥部嫩肉。她的雙手像摟著一個透明的男人,她扭腰挺腹,像似把她的陰戶向著一個隱形男人的陽具迎送。

我悄悄問李玟道:“她的動作表示一些什麽呢?”李玟詐嬌地用粉拳捶了我一下。說道:“明知故問!”

我的手滑到李玟的大腿上。她並沒有穿絲襪,細膩的肌膚滑不溜手。我見李玟沒反對,就得寸進尺,迅速摸向她大腿的盡處。

“哎喲!”

李玟輕輕喚了一聲,李玟的陰戶已經給我摸個正著。原來裡面是真空的一件內褲也沒有穿。李玟沒有阻止我撫摸她的陰戶,只是在我耳邊輕聲解釋道:“我們來到這里后,就沖涼換上制服,所以這里的女郎都只穿著一件高叉的旗袍。”這時,音樂停下來,有人擡出一個圓床似的物件安放在舞台上,主持人又走出來了,他說道:“諸位之中,有那位男仕夠膽量的,可以上台和這位小姐造愛。”

衆人靜了一會兒,便有三位男仕陸續走上舞台,並脫下身上的衣物。我見他們都很精壯。心裡有點兒懷疑他們是預先特約的舞男。不過也沒有什麽理由可以確證,只見主持入和他們談了一會兒,就退下去。音樂再度響起,表演女郎仰臥在圓床似的物件上。那東西開始慢慢轉動,原來是一個活動轉台。

接著三位男仕輪流騎到表演女郎的身體上,把他們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她的陰道里抽送了二三十下,在那過程中,表演女郎嘴裡不停地淫呼浪叫。然後,其中一個男人仰臥,表演女郎伏在她身上,把陰道套上他的陽具。另一個男人雙手按在她渾圓的大白屁股,把陰莖塞進她的屁眼。還有一個男人扶著她的頭,讓她的小嘴含入他的龜頭。我在舞伴的耳邊問道:“你有沒有親身經曆過這樣的場面呢?”

“沒有哇!你有興趣,爲什麽不上去試試呢?”我把手指摸到她的屁眼,問道:“這里有沒有試過呢?”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