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將國內頂級車模,操到潮吹

將國內頂級車模,操到潮吹

北京,又進入了雨季。空氣潮濕悶熱,讓人的心都變得煩躁不安,無論做什麼,事事毫無章法。

已經很久沒寫什麼文章了。主要是因為現在每一天都過得忙碌,但卻無為。

想靜下心,哪怕只有2個小時的時間,細細的回憶一段和美女們的記憶,然後寫成文章的時間都沒有。

7月19日,北京發佈了藍色暴雨警報,所以今天難得窩在辦公室裡,不用出門,工作上也不是非常忙,我便突然想打開word,寫寫這個姑娘。

女孩子最光鮮靚麗的職業可能就是模特吧,在聚光燈下,在眾人的眼中,在各大媒體的爭相報導中,她們都是最最令外人羨煞的職業,今天我要講述的女孩子,就是一位小有名氣的車模。而且還被臺灣媒體報導的一位超高身材,極品妹子。

小夜,我大概兩年前曾經有幸與之交歡的妹子,身高182cm。但畢竟年齡只比我小兩歲,34-35歲了,而且明顯已經是過氣的模特。身材也頗有些魁梧,臉大、腿粗、有肌肉,甚至強壯。

而今天想要記述的小征,則完全是精緻瓜子臉,纖細的長腿,微微帶著馬甲線的超美身材,身高超越了小夜達到了超高的184cm,雖然名氣不一定有多大,但是自己的硬體條件絕對是國內車模屆最頂級的。而且最主要的是年紀,只有22歲。正式一個模特最美好的年華。

認識小征也是在國內一個著名的攝影論壇中,人像版塊見到了她的作品。

第一眼見到就被她那長長的大腿所迷惑住。查看了她相關的資料資訊之後,立刻聯繫攝影師、經紀人等關係網絡嘗試聯繫她。

等了一個月之久,終於有一天得到了回復。

一個攝影師朋友說,也是他的朋友認識小征,說小征身體條件不錯,又年輕,但是名氣在國內也只能算是二三流車模。偶有些報導,都是媒體沒事瞎編或者經紀公司讓他們寫的槍文。

而且,因為名氣並不出眾,為了填補每個模特都有的高額日常開銷,這個小征曾經做過大尺度私拍(具體可以參照閆鳳嬌私拍尺度)。我一聽這話,反問道:「這丫頭就是缺錢唄?」

「嘿嘿」,哥們壞壞的一笑說:「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  終於在各種安排下,我與小征見面了,那是一間採光並不十分好的酒店房間。

我洗完澡,窩在沙發上的時候,門鈴響了。

當她邁進屋子一瞬間,我被她的身高折服了,184cm!!腳下又踩了一雙7公分左右的尖頭扣畔式高跟鞋。下身是一條今年女孩們比較流行的黑色闊腿褲,褲子的材質顯得很輕薄很柔軟背帶式的,兩條背帶跨在肩膀,其中一邊故意吊著,上身是白色帶荷花領的襯衫,沒有吊肩的一側肩膀,背著一個黑色小金屬鏈包。頭髮長長的披散著,從一邊順過來搭載肩膀前面。

整體來說,下黑上白,搭配黑包,很簡約的顏色,但是並不顯得樸素。比起豔麗的花色,或者粉色,藍色,我反倒更喜歡這種風格。

「謝謝你!」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突然冒出這麼一句,可能我自己都沒多想,只是禮貌性的打個招呼,比一句hi要更真誠吧。

「憋客氣,我還得謝你呢!」她回復道。

「老妹,東北的啊!」

一句「憋客氣」的口音,估計大部分人都判斷出了這個美女從哪裡呢。

「嗯嗯,哈爾濱。」

「一看就黑土地的妹子,糧食肯定長得好,不然長這麼高個兒。」

「吃高粱長大的唄!」她回答道。

我倒被她逗樂了:「還吃高粱,怎麼想的!!」

「高粱杆多高?」

「一米八四唄。」她也沖著我微微笑,顯然我給她的印象也不錯。

「真的,真的謝謝你,特別喜歡你,從見你照片第一眼起就喜歡了!」

「值到!」小征繼續用東北味跟我聊,「於導(一位姓于的鐵磁,從事影視業的哥們,對外宣稱導演,簡稱于導)他們說你人不錯,我才來的,不然我也不輕易的這樣。」

她這句話,有些假了,我立刻覺得有些不高興,我心想,既然大家都出來玩,各有所需,在乎好眼前的春宵一刻就可以了,如果非得把自己搞的冰清玉潔或者被逼無奈,我覺得就會失去真誠。

客觀的說,東北的女孩尤其如此,我對於東北人沒有主觀偏見和地域歧視,反倒好幾個不錯的大學同學都是東北老家安家在北京的。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遇到的東北女孩十個得有八個,好像都很把約炮這種事搞的很刻意,很彆扭。反而是重慶,湖南的妹子更會迎合和取悅男人。

小征似乎也看到了我臉上的不悅,便說了一句「來吧」,她便開始脫衣服,白色襯衫向上一撩,黑色褲子向下一褪,便只剩下穿著內衣的她。

那是一身黑色蕾絲的內衣褲。我能看到她隱約的馬甲線腹肌,還有更明顯的肋骨,身材瘦得幾乎沒有什麼脂肪,所以胸部只是微微的隆起,但是Bra的聚攏效果還是不錯的,有挺拔的突起,但幾乎沒有一掌大,目測只有A+,下身的是黑色蕾絲的T褲,一根細細的後縫線勒在屁股溝內,兩邊細細的畔就這麼掛在髂骨上。前側的內褲低低的位置正好蓋住三角位置,但依然一細微的毛,從側面露出。

「來!」我說了句,小征便走到我的面前。

我一下子把頭紮進她的腹部,因為我坐在沙發,而她是站著的,而且身高又那麼高,所以她能用雙臂從上面環住我的頭,我的頭用力紮在她的小腹間,親吻著她的肌膚,我甚至用嘴唇觸碰到她馬甲線。

在她用雙手環住我的頭同時,我也用雙手從後面環住她的屁股,開始輕輕的揉搓,然後突然用力,抓了一把,把手指都深深的掐如臀部的肉裡。

她「啊!!」一聲尖叫,我便繼續又抓了一下,這次的力量更大!

「你咋這壞呢!」她說道,但是語氣很明顯的是在嬌嗔。

我不理睬她,用舌頭擱著內褲開始舔舐她的下面,一隻手繼續揉搓她的屁股,另外一隻手伸到前面,用拇指和食指開始把她內褲往一起聚攏,這樣內褲的前面就勒的更緊更窄,直到完全溝塹在她的兩片大陰唇以內。我用兩個手指開始上下滑動,這樣她的內褲就在她的陰唇間摩擦,偶爾的一下用力,甚至可以壓住她的陰蒂。

就這樣持續幾分鐘以後,小征開始有了感覺,呼吸聲音明顯加重,鼻息變粗,下面已經開始不自覺的流下了淫水,只幾下功夫她的內褲便已經全部濕透。

我把她的內褲從側面撩開,露出了微微深色的陰唇,中指和食指突然發力,一下插了進去,她下意識的一抖,出於自我保護的用力加緊了自己的雙腿。可禁不住我抽插幾下,她自己又不自覺的大大的分開了雙腿,顯然她已經享受了抽插的感覺。

「我要!……啊……我要!」

看來小征已經完全準備好了,我摸著她的下體,從大陰唇,到腹股溝,再到恥骨已經一片濕潤,黏黏的液體遍佈了她下體每一寸的肌膚。

「你要什麼?」我呵呵的壞笑。

「我要你的大雞吧!」小征迷離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好啊,那給你。」

但是我並沒有起身,而繼續坐在沙發上,脫掉了洗澡的浴巾,完全赤裸的坐在沙發正中,我的雞巴就那麼直挺挺的立著,「給你,他是你的!」我對著小征說。

小征甩掉了自己的BRA赤裸了上身,又將自己的內褲褪到了膝蓋位置,雙腳繼續踩著她那雙黑色的夾頭高跟涼鞋,像一隻待交配的小母狗一樣跪在了我面前,她扭了扭屁股,顯然這個動作出於動物的本性。然後一口叼住了我的雞巴,然後整根含了進去。

小征的嘴唇特別的豐厚,而且多肉,所以沒有一點齒感,她就那麼跪著,一邊扭著屁股,一邊繼續吮吸。

我就那麼坐著,看著她跪在我得面前,慢慢的欣賞她柔美的背部線條,時而用手輕輕的撫摸,時而又用腳趾頭鉤鉤她的下體,時而又用力挺一下自己,往她的喉嚨裡插得更深一些。

當一次用力過猛的插入後,我可能觸到了她咽喉敏感的部位,她立刻乾嘔起來,嘔吐出了一些黏黏的液體,那是我雞巴的分泌物和她口水的混合。

她喘著粗氣幾下,然後又繼續張開嘴為我做深喉。

我突然左右手用力扶助她的頭,用力的向自己胯下猛地按下,她反抗了一下,但是我用力更猛,同時用雞巴大力的抽插她的喉嚨。

一張漂亮的臉蛋,和一張性感的嘴唇,被我的雞巴玷污。那種快感讓我更加忘情的抽插,直到最後時刻,身體一抖,我把身體裡所有的力量一下湧動而出,我快速抽出了雞巴,自己用手迅速擼了幾下,小征配合讓自己的臉,迎著我,閉上眼睛,舌頭也淫蕩的突出來。

一瞬間一股熱乎乎的白漿,射在她可愛的臉蛋上。大部分糊住了她的眼睛,甚至還粘住了她的一隻假睫毛。另一些在嘴邊的,她調皮的用舌頭舔進了嘴裡,咽下……

在她漱口,洗臉的功夫,我躺在床上休息,待他回來。我用手拍拍床邊,她心領神會的躺倒了我旁邊,我們聊了一些話題,但都是無關緊要的話。

待我回了神采,說:「剛才你著急壞了吧,呵呵!」

「你真討厭。」她嬌羞的對我說。

「給你繼續吃!」

「好啊!」不由說完,小征又附下身子給我口了起來。

這次我讓她頭向我相反反向,在大床上我們躺著,互相做起了69式。我用手指不停的扣著她,直到她自己忍耐不住了。

「哥,你快操我吧,受不了啦!」

她整個人平躺了,雙腿大大的分開,顯然剛才的口暴,而沒被操,讓她很難受。

我這一次來到她的正面,又欣賞起了她的身體,這是怎樣修長的身體啊,沒有一絲的贅肉。兩條大腿,是我見過最長最直最漂亮的,我把她這兩條長長的炮架子擔在肩上,這一次才真正第一次進入她的身體。

雙腿架肩的姿勢,是插入最深的姿勢,她立刻叫了起來,「受不了,哥!太深,你慢點!」

我哪管她怎樣求饒,毫不憐惜的猛插起來,她兩條大長腿想蹬,但是懸空,只能腳腕子甩幾下高跟鞋。兩隻腳只能隨著我的抽插而擺動。一股股的淫水包裹浸潤著我的雞巴,我用力更猛更深節奏也更快,小征的叫床聲越來越大。我立刻停住了抽插,讓她趴下從後插。

她配合的跪在床上,高高的撅起了屁股,我扶助她纖細的腰肢,用手摸了摸的的屁股,然後扶助自己的雞巴從後面直接插了進去。

但是她這麼高的個子,大腿明顯比我長出一節,所以後入式她的屁股有些高,我夠不到了,她也這時候展現了自己的協調力,兩腿可以不用膝蓋跪著,而是兩側分開,這樣屁股的高度正好和我的位置配合了,這是我最喜歡的姿勢,可能也是她最喜歡的姿勢,我開始了忘情的,甚至是無情的抽插。

到最後,整個房間只剩下小征那重複的,不間斷的,嘶聲力竭的叫床聲,以至於她的叫聲都帶了幾分哭腔。

我再一次把她翻過來,再一次把兩條大腿架在我的雙肩,回到最初的姿勢,抽插……抽插……抽插……抽插……無數次。

到最後,可能是聲嘶力竭的喊叫消耗了她所有的氧氣,她突然臉憋的通紅,眼皮和白色眼珠外翻,嘴唇大口張開,卻只有出的氣息,沒有進的氣息,就像缺氧一樣,屏住了呼吸,整個身體抽動起來,整個下體一挺一挺的抽搐起來,伴隨著雙腿亂蹬,腹肌一卷一卷的,她的馬甲線也更加清晰。

就在這種抽搐的半分鐘之後,我看到她大大分開的陰道,一股清亮的尿液一樣的液體,好似噴泉一般噴射出來……她潮吹了。
【完】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