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和同學媽媽的曖昧

和同學媽媽的曖昧

今天我想起前次向同學張克漢借來的春宮圖片尚未歸還,上學時不敢帶到學校,於是放學後才騎著腳踏車到他家去打算還他。

我按了電鈴,來開門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一張瓜子臉,標準的東方型美人,一件絲質的洋裝穿在她豐腴的嬌軀,使那對肥滿的奶子高高地挺立著堆在胸前,腰身很纖細,但那屁股蛋兒卻非凡地凸出,不僅面積寬大,而且以驚人的幅度翹得很高,蓮足移動間,一步一顫,抖得像波浪般扣人心弦。

她拉開鐵門見到我,問道:「請問……你找誰呀?」妖撓的語調配上嬌細的聲音,浪酥酥地使我聽得胯下的大雞巴在褲子裏硬了起來直抖著。

我想她一定是我同學的母親,於是問她:「請問您是張伯母嗎?」

她點頭稱是,我接著問道:「伯母,我是克漢的同學,他回來了嗎?我有事想找他。」

她先是一楞,媚眼上上下下地巡視著我,我總覺得她非凡把眼光停留在我那被大雞巴撐得老高的褲檔上面,久久不移地直視著,然後才道:「哦!……原來你是他的同學呀!長得蠻俊的嘛!克漢不在,進來坐坐嘛!」

我正在猶豫不決是否該進去,卻見她已經殷勤地替我拿好室內拖鞋,攤著手

請我進去裏面,我想坐一下也好,至少能夠多欣賞一會兒這位千嬌百媚的張伯母。進了門,她把鐵門關上鎖好,走過我身邊帶路,一陣如蘭似麝的香風從身旁掠了過去,令人聞之不醉自迷。

進入客廳坐好,屋子裏似乎沒有其他人在家,她忙著倒茶招待我,我則坐在謝謝上仔細地打量著她。張伯母看起來艷麗多姿,一雙會勾魂攝魄的眼睛,天生嬌媚,胸口洋裝前的蕾絲邊被高高地緊繃著,可以猜知她的乳房有多麼的肥挺上翹。

她幫我倒了杯熱茶,自己也倒了一杯,我忙道:「張伯母,不用客氣了,我自己來就好。」

她預備好之後,坐到我身邊的謝謝上,陣陣香風又直迫著我的鼻子而來。她輕嘆了一聲後道:「這孩子!天天下課後都不知道野到哪去了,那像你這麼乖呀!唉!」說著用她的媚眼深深地望著我,似乎要看到我的靈魂深處似的,看得我一顆心碰碰直跳,意亂情迷。

她接著道:「請問你今天來,是有什麼事情呢?」

我結結巴巴地道:「沒……沒有啦,是……是有東西還他。」

張伯母嬌聲道:「是這樣呀!拿給我吧!等他回來了我會轉給他,唉!他大概又要在外面野到很晚才會回來了。」

我心裏面著急地不知如何是好,我要還給克漢的是那些春宮圖片呀!怎麼能夠交給他媽媽呢?萬一她忽然興起打開來看了,豈不是……  她見我盡遲疑著不說話,伸出玉手向我要東西,我沒有辦法拒絕她,只好從口袋裏拿出那包春宮圖片給她。

在我還沒開口請她不要打開之前,她一接到手,就邊說道:「這是什麼東西呀!嗯?是不是女朋友的照片?待我瞧瞧……」

她含著嬌媚的笑臉,隨手就從塑膠袋子裏抽了一張出來,我來不及阻止,她雙眼一落在照片上,「啊!……」的一聲嬌呼,俏麗的臉上滿布紅雲,趕緊閉上媚眼。

我這時才反應過來,伸手要去把那些照片搶回,誰知慌急之間,雙手無巧不巧地直接按上了張伯母胸前那兩顆豐肥的肉團子,她口裏喘著氣,臉紅紅地搖著榛首道:「你……你怎麼……和他在……在看這種……東西……」

我從以前插過的幾位女人身上所得來的經驗,知道此時正是她心情大亂,很想找個男人來插插她意亂情迷的小騷穴。

我當下便不顧一切地將嘴湊過去試著想強吻她,不料張伯母竟然自動地把舌尖伸了過來,深入我的嘴裏翻攪吸吮著。倆人就這樣互摟著,滾到謝謝旁的地毯上去了,我口裏不斷地吸著她的舌尖,又把手伸進了她洋裝的胸口,肉貼肉地揉捏著我一直想到手的肥乳。

一會兒,張伯母似乎動情得忍不住了,開始用力地吸吻著我,而鼻孔裏也咻咻地補充她無法由口中獲得的氧氣。

我和她狂吻了一陣,移開嘴唇,半坐起身子,她還是閉著眼睛頻頻地喘著氣,惹得她胸前的大肉球不停地搖擺著。

我替她脫去了她身上的束縛,張伯母也依順地轉身好讓我脫她的洋裝,不多久,除掉洋裝和奶罩後,只剩下一條三角褲緊包在她非凡肥大的屁股上面,我再輕輕地往下抹,那條和她的大屁股極不相當的小三角褲也落了下來,看她全身雪白一片,芙蓉般的瓜子臉,雙乳的直徑好大,又高高地翹著,渾身浪肉膩人,由於她的屁股又肥又大又高翹的緣故,下體看起來比一般女人還要豐滿白嫩,陰戶也因此呈斜面向下方延伸,陰毛濃密,好一付肥嫩騷浪的嬌軀!

她自動地叉開了大腿,腿縫間現出了一條深紅色而帶著皺紋的淺溝,只見兩道肉瓣之間,又另夾著兩道較細狹的肉片,中間一條彎曲的白筋,上頭一個小凸點,再後面才是那深黝而迷人的淵崖。

我伸出食指,在那凸出的小點上輕輕觸摸,使她全身猛然抽搐了一下,再輕撥桃源洞口,她的肥臀扭了扭,我的手指頭便插入了洞裏,我用手指頭轉了一圈,張伯母忽然兩腿緊夾,跟著又松了開來,大屁股向上擡了擡,她的臉上也紅撲撲地像玫瑰一般嬌艷,那陰戶裏也漸漸地溢滿了淫水,順著我挖動的指頭流了出來。

忽地她睜開了眼睛,對我媚笑著道:「我的好人,你怎麼如此了得……」我伸手按上她肥大高翹的粉乳,撚轉著她那硬得凸起來的奶尖,一手替她理著披散的秀發。

她忽然將我一把抱住,口中喘著氣,發出顫抖的聲音道:

「小冤家!……哎唷……嗯……別…別再逗……我了……你摸得我……癢死了……哎……哎呀……我受……不……不了……」

我抓著她頭發的手把她漂亮的瓜子臉往上仰,俯下我的臉在她小嘴上連連吻著,揉著乳房的手也用了更多的力氣,張伯母又連連打了兩個寒噤,星眸微閉,情欲的火花在她嬌靨上閃動著,她哀哀地道:

「你……怎麼還不……脫衣服……」

我剛低聲道了句:「伯母……」

她如瘋狂似地扯開了我的衣扣,剝下我的上衣和褲子,再褪去我的內褲,一邊嘶吼地叫道:

「小……小冤家!……救……救救我吧……不要再……再逗我了……」

她伸手一把抓住我的大雞巴,臀縫一張,大腿一夾,便把我的腰部卡住,肥臀向前挺動,就要把大雞巴硬塞進去。

我對準洞口,才碰了一下,她便全身抖了起來,再向裏面幹送一截,她更是顫得叫道:

「喲……痛……慢……慢點……我的媽呀……雞巴……好大……哎唷……親漢子……你怎麼這……麼狠……要了……我的……命了……呀……喲……唷……  不…不痛了……再幹……進去點兒……對……把小穴……插爛……啊……太……  太美了……啊……啊……」

我此時玩心一起,拖著大雞巴,慢慢地磨著她的陰核,並不急著攻入她的小穴,張伯母被我逗得連挺腰身,嬌媚的俏臉上現出惶急的神情,我這才又幹了進去。

她肥翹的大臀兒不知何時已經篩動了起來,一圈圈地浪搖著,配合我插幹的動作,發出了肉與肉互相碰撞的聲音。我感到大雞巴的四面緊緊地,滲入了一陣熱氣,尖端龜頭上一下下撞到一圈軟肉墊,傳來一陣美感,我知道那是她的子宮口,也就是她的花心,這騷娘們的陰道還很緊窄,到底是久不食肉味還是較為豐滿的關系?

她俏臉上紅了又紅,臀部的篩動忽然加速,頭兒也又搖又擺地,口中發出模

糊的咦咦唔唔的聲音。

我知道她快要到達高潮了,忽然把臀部一擡,大雞巴不再往下插動,我這一停,原來緊閉著的媚眼驀然圓睜,肥臀更是急急地往上弓挺,一直想再度吃進我的大雞巴,嘴裏也喘著氣道:

「快……快……難過死了……哦……小……親親……小冤家……親弟弟……  好丈夫……好爹爹……救救我的……命吧……不要……耍我了……好人……快幹進……來吧……我要難過……死了……」

她抱著我,把一對肥嫩嫩的大奶子在我胸口直磨著,浪叫著她知道的所有淫穢的稱呼,央求著我快給她插進去。

我把她放下,兩手用力地緊抓著大肥奶,屁股下壓,大雞巴直沖花心,她全身像打擺子似地抖了又抖,我更加狂力抽插,使她全身更是抖動扭曲,喘息聲也越來越急,雙手又抱緊著我道:

「啊!……親爹爹……浪女兒不……不行了……哦……好美……女……女兒要……泄了……啊……啊……」

我感到大雞巴上被一股淫液淋個正著,她又猛縮四肢,全身浪肉直抖,泄了一陣又一陣的身子。

我還沒過癮,又急急插幹著,才幾十下,她又開始扭臀擺腰地迎送著,我又直揉著大奶頭兒,大雞巴更是狠肏著,她又是滿口浪叫道:

「親親……大雞巴……爹爹……肏死浪穴兒了……親爹……小穴美死了……  哎……唷……美死我了……你不能……丟……下我……女兒……愛你插……愛你幹……一切……都獻……獻給你……沒命了……哦……女兒又……要丟了……哼……我……又泄……泄了……」

她全身發顫,小穴夾了又夾,陰道裏的淫精一次又一次地丟了出來,又濃又急。我只好抽出大雞巴,讓她的陰戶泄洪,靜靜地欣賞她泄精後的淫態。

張伯母瞇著媚眼,享受著泄精的快感,我摸揉著她那非凡肥大挺翹的屁股蛋兒忽發奇思,想要肏肏她肉緊緊的屁眼,把她翻了個身,大雞巴頂著那臀縫凹窪中的小屁眼兒就想幹入。

就在這時候,她驚叫著道:「哎呀……親爹……你……你要……幹我……屁眼……不……女兒我沒……弄過呀……」

我壓上她的背,雙手伸到前面去揉著她肥嫩的奶球兒,說道:

「好伯母!讓我幹吧!你這小屁眼兒好肉緊,就讓我開了你的後苞吧!好嘛!親親小穴穴女兒!」

張伯母被我揉得乳球直顫,只好道:「好……嘛……親爹爹……你……你要

慢點兒……輕輕地肏呀……」

我摸揉著張伯母雪白肥美的玉臀,伸手在她屁股溝輕撫著,手感非常滑嫩和柔軟。

看著張伯母這渾身妖冶的浪肉,與又白又嫩,嬌艷欲滴的肥臀,抹了些她陰戶滴出來的淫水在奇緊的屁縫上,只那麼輕輕的一抹,張伯母已緊張得全身打哆嗦,蛇腰猛擺,屁股也隨著搖擺不已。我用手握住那又粗又硬的大雞巴,龜頭就在她屁眼兒上,左右上下地輕搓著,又磨著轉著。屁眼兒上的騷癢大概是她從未經歷過的,只見她那雙媚眼,似閉而微張,又快要瞇成一條直線了,呼吸重濁,小嘴嗯聲連連,渾身發燙,玉體狂扭。

我也按住她雪白的大屁股,龜頭上覺得她的小屁眼兒已潤滑無比了,抱著她那迷死人的下體,「吱!」的一聲,硬生生地把條大雞巴猛幹進了一個龜頭,小屁眼漲裂開閤之中,緊緊地夾住了我的大雞巴。

痛得張伯母大叫道:「媽呀……可疼死……我了……」一個肥美的大屁股痛得拼命扭動,但是她這一扭,卻使我的大雞巴被夾得更熱更緊,一股奇異的快感,刺激得我不顧一切地用勁更是頂了進去。

只聽得她哀叫著道:「哎唷……哎唷……痛死我了……你……你幹穿……我的……股了……」

她痛得死去活來,我一下下抽得急插得快,室內只聽到「啪吱!啪吱!」的陰囊和屁股肉碰撞的聲音回響著。

我低聲對著她說道:「好伯母!忍著點,一會兒就不痛了,屁眼兒插松就美了。」

我一邊抽插著她那肥嘟嘟、白嫩嫩的大屁股,一邊也撫摩著她背上的柔膚,「唷……唷……哎……哎呀……」是她咬牙切齒的苦苦哼吟,每一下的幹入,直貫大腸,必弄得她瞪大眼尖叫著,這火辣辣的刺激,使她宛如再開一次苞樣的痛苦。

我的大雞巴在幹入小屁眼兒之後,就開始左右晃動著屁股,使它在腸壁上既磨又旋不已,弄得張伯母的嬌軀產生了一陣痙攣,屁眼被撐得辣痛,但裏面又有一種酸癢痛麻混合著的滋味。

一會兒果然她又淫蕩地屁股左右前後狂扭猛擺,雙手拍打著地毯,小嘴裏浪呼著:

「啊……好漲喔……大雞巴……親爹……好舒適……呀……美死……了……  唔……哼……小屁眼兒……爽死了……哎呀……插死女兒了……哼……哼……哦……酸……女兒受……受不了……要泄了……啊……嗯……嗯……」

浪叫聲忽然由高亢轉為低沈,而那狂浪扭擺著的嬌軀也漸漸地慢了下來,媚眼如絲,嘴角生春,額頭香汗淋漓,我的大雞巴狂搗著她肥美的屁眼兒,她被我幹得四肢發軟,釵橫鬢亂,兩眼反白,口流香涎,一股陰精混著淫水從她前面的小穴中沖出,滴濕了地毯,也使她的陰毛浸濕了一大片,一泄之後,她暈暈的不省人事,浪昏了過去,渾身又白又嫩的肉體,也趴伏在地毯上面了。

我也再緊插幾下後,大雞巴在她小屁眼兒內抖動個不停,龜頭酥麻,精關一松,濃濃的陽精在龜頭的跳動下,射向了她的大腸裏。

一會兒後,大雞巴才軟了下來,由她的屁眼中慢慢退了出來,張伯母清醒後找了塊毛巾幫我拭凈,又擦了她自己的陰戶跟屁眼,柔聲帶媚地對我說道:「親爹!你好厲害呀!插得小淫婦好爽。」

說著咬了咬我的嘴唇,又輕撫了我的臉繼續道:「好在克漢不常在家,你就常來嘛!女兒就做親爹你的太太,讓你插幹我的小穴和屁眼,好嗎?」

她又幽幽地告訴我原來她和克漢的爸爸在一年前離婚了,經過我這一次的使她爽快,她死心蹋地的要做我的情婦,要我常來幹她,假如怕克漢在家不方便,也可以到賓館開房間,費用全部由她支付。

她告訴我她的芳名叫王莉美,以後我倆單獨在一起時,不必叫她張伯母,叫她莉美,或是其它什麼親女兒,小浪穴都可以。我將她摟緊,命令她將舌尖伸出來,她也溫馴地伸出香舌任我吸咬。熱情地吻了一陣之後,服侍我穿衣,又替我煮了一碗甜酒加蛋好補補身體,我邊吃邊揉著那令我迷戀的大乳房,逗得她吃吃嬌笑又吻了我一陣子。

和她離別時,我又輕薄地摸揉了她全身的浪肉和高翹的屁股後才走。這樣我又勾引上了一個騷穴供我隨時插幹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