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穿越機器貓(四)

穿越機器貓(四)

穿越機器貓(四)

「哦?」野比媽媽臉色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在說什

麼?我能有什麼事?」

「你沒感覺嗎?」我驚訝極了,正常人不會頭上立了這麼個東西還一無所知

吧--除非那東西已經發揮了效果,我想著想著心中一動「媽媽應該有什麼奇怪

的感覺的吧?」

「我能有什麼…奇怪的…」野比媽媽看著我忽然停了下來,好像是發現有一

點不對,可又感覺不出來的模樣,忽然她的臉紅了起來,眼神有些躲躲閃閃的道

「算了,這件事暫且不提,技安跟阿福在下面找你,你快下去吧。」

那個表情很是風情,看得我一呆,以我多年來混跡色壇的經驗,自然輕鬆就

看了出來,那是女子動情的徵兆--莫非那繩子真的是可以催情的小道具?機器

貓的世界裡怎麼會有這麼淫蕩的東西?

不過這些想法暫且不提,得先把繩子給弄下來,畢竟老子還沒有作案工具,

即使現在野比媽媽莫名其妙的動情了,也根本沒辦法來個白晝宣淫,而且下面還

有兩個大電燈泡在那裡,還是有機會以後再試試好了。

不過……該怎麼把繩子取下來?

「嗯,媽媽,你頭上有灰啊,我來幫你擦擦吧!」眼看著媽媽的臉色逐漸恢

復正常,可我還沒有想出辦法,我走到門口時順口說道。

這種胡謅的借口我看連小學生都不相信,更不用說是野比媽媽這個大人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她猶豫著問道「怎麼會……哦,真的麼……嗯,好像是啊……」

這也可以?我目瞪口呆之下見到她伸手往頭上探去,要是讓她發現了那跟繩

子,少不了我的苦頭吃的,所以我情急之下叫道「我來吧,媽媽你看不到,掃不

乾淨那些灰的!」

「是麼……好像是哦!」媽媽的表情從猶豫到確定只經過了幾秒種,就把手

放下來等著我替她扶去灰塵。

介個……我的思維有些混亂,這樣子的借口也會相信?不過我還是藉著這個

機會把那繩子取了下來,走下樓梯的時候,我仔細的端詳著手裡的繩子,感覺似

乎不像是先前判斷的那樣,屬於催情道具一類,但到底有什麼用也說不上來,看

來不藉助人體實驗,果然沒辦法弄清楚。

不過不要緊,不是還有兩個忠心耿耿的小弟麼,剛剛入夥就有了證明他們忠

心的機會,這是他們的無上光榮啊!

雖然人體實驗很慘,但從禮物包袱皮裡實驗出來的花花公子雜誌立刻讓兩小

弟的忠心度大增,而且,我也可以得意洋洋的宣佈,這根古怪繩子的用途終於被

我弄清楚了--那就是可以動搖別人的信心。

想來媽媽剛剛那種發情的模樣,肯定是被我誘導著要回憶某種『感覺』的原

因而想起了跟野比爸爸的那場通宵大戰。抹了把汗,還好因為作案工具沒有發育

好,自己剛剛沒有衝動的抱住媽媽亂來,不然肯定是下場堪憂……哈哈哈,我的

人品果然很好的說!

不過這種東西貌似也木有什麼大用,只能不斷的誘導而小範圍的改變別人的

想法,不可能讓人失去理智。難道俺還能憑這個去要求美女跟俺上床嗎?

鬱悶了一陣,我決定跑回房間去回放感覺監視器記錄下來的大戰。禍不單行

果然是任何世界、包括動漫世界都顛撲不破的真理--我正興奮的看著野比爸爸

的手熟練地把媽媽的三角褲脫下,眼前忽然一黑,感覺監視器居然沒電了!!!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機器貓手中的東西即使來自未來,也都是些便宜貨,

即使有些東西看起來很完美,也肯定在某些方面有著極大的缺陷,可是也不要在

這個正爽的不上不下的時候暴露出來啊,而且……連個能插插座的插頭都沒有,

叫鬱悶的俺怎麼去充電啊!!!

作者,我代表億萬淫民強烈鄙視你啊啊啊啊啊啊!!!

賊心不死是我等淫人的真實寫照,即使遇到如此重大的挫折,我還是把感覺

監視器放到了窗戶邊上曬起了太陽,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在機器貓的漫畫裡,

大部分工具都可以利用太陽光來提供消耗的電能,希望這次也沒有例外。

打發時間的娛樂活動沒有了,藉助那本『一定會實現』的爛書至多只能做到

偷窺之類的事情,完全沒有感覺監視器帶來的那種真實上陣的感覺,要等到這個

身體自然發育成熟怕是還要四五年,那個時候,偉大的穿越者潛水小淫蟲同學,

也就是鄙人,怕是早已精蟲爆腦而亡。

看來,我只能研究研究怎麼藉助其他工具的力量在短期內迅速『強大』我的

某部分肢體、以便實槍上陣了。

我無奈的翻了翻手中剩下的六樣工具:一定會實現『的爛書…PASS,動搖信

心的繩子…PASS,還沒弄清楚作用的空白書…PASS,作用不明的膠囊……怎麼想

也不可能是壯陽劑…PASS,禮物包袱皮和那個可以將電器功能轉移到人體的遙控

倒是還有點潛力……

我若有所思的打量著這兩件東西,禮物包袱皮、電器功能轉移遙控……禮物

包袱皮、電器功能轉移遙控,忽然我的腦中蹦出一個絕對天才的主意:假如有哪

個電器的功能是將一個棒狀物膨脹三四倍,而且手感軟中帶硬的話,那麼轉移到

自己的小JJ上,嘿嘿嘿,哈哈哈……

生活中似乎沒有這種功能莫名其妙的電器,不過沒關係,自己反正撿了不少

錢,隨便去哪個小工廠定做一個就是了,而且阿福這個小弟似乎在製作電子模型

上也很有一手……如果再在腰部轉移上一個鐘擺類電器的功能……我抹了把口水,

再次佩服了一下自己的智商,前輩說的果然沒錯,YY就是智慧、慾望就是力量!!

溫飽思淫慾,此刻我的腦中只剩下趕快弄出這個電器的想法,於是帶著個大

包走出家門,一邊從地上撿著錢一邊到處打聽著可以定做特殊功能電器的地方,

日本這個國家各種工作確實很全面,這種以前我想都沒想到過的工作居然也有人

在做,我帶出來的大包還沒裝滿一半鈔票,就已經找到了一個,雖然鋪子小了點,

似乎沒什麼客人。

聽了我的要求,眼前這個外表落泊,看起來很有小說中懷才不遇的感覺的男

人很是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對我要這種沒什麼意義的東西感到很奇怪,但

顧客就是上帝,我從包裡隨手抓出一把鈔票做定金後,他的目光立刻變得堅定起

來,信誓旦旦的表示幾個小時後就會完美的完成任務。

我自然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又出去開始我的撿錢大業。快要撿滿身上的包裹

的時候,我忽然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只是靠撿錢雖然也能成為一大富豪,但卻沒

什麼勢力,如何能夠達成我以後欺男霸女的目的,而且萬一被人發現了不對豈不

是會被綁架份子給惦記上?

還是開一家公司比較好,算算撿到的鈔票也有幾千萬日元了,假如要購買下

一家小公司還是不成問題的。等到做大做強了,那時候想要上哪個美女,就先把

她老公給提上來,不肯順從就降她老公的職……嘎嘎嘎,這下連怎麼利用機器讓

美女順從我的辦法都不用去想了。

不過還是得先把作案工具給準備好,我想到這裡,忽然發覺附近的小妹妹似

乎都在繞著我走,連忙停止淫笑,扯了扯臉蛋,讓自己看起來顯得不是那麼的淫

蕩。

回到那個小店,那個男人已經把我要求的奇怪機器給弄好了,我打開開關試

了試,果然膨脹了起來,而且還是可以在三到六倍間自由調節的……設計得這麼

合我的心意,難道說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第一個公司員工??

嘩啦拉一聲響起,我把半個包裡的鈔票倒了出來「我想開一家公司,你願不

原意成為我的職員?」

那個男人看到蓋滿了大半個桌子的萬元鈔票,目光明顯的呆滯了起來,好半

天才機械的點著頭。

名字叫龜頭正雄??我咧,好名字……果然是我命中注定的手下,不知道以

後會不會招聘到一個叫松下褲帶子的女秘書……

AV影視公司的開辦事情就全部交給了龜頭先生去辦理,我與他簽定好工作協

議後就把那幾千萬的日元全留在他的商店裡(你不怕他捲款跑路??介個,因為

我表示還會不斷提供資金,所以他要跑還是不會在現在跑滴,而且作為命中注定

的未來的AV影視技術總監,起碼在本文中不會偷跑,對不對,作者?)

迫不及待的跑回家,我將那個儀器開動之後對著那新出爐的電器一按,再對

準自己的下JJ一按……梅花香自哭喊來,寶劍鋒從磨砥出,這話果然沒錯,我現

在下面是彷彿被砂輪在磨來磨去,又彷彿是被什麼給用力往外拉,痛得我哭天喊

地,嚎叫不已。

只是這股疼痛來得快去得也快--當然,不可能完全消失,陣陣余痛還是讓

我哀嚎不已。

「不會是斷了吧……」色字頭上一把刀,俗語果然沒錯,我現在極端後悔沒

有拿那死胖子做人體實驗,說到底還是色心太強惹的禍啊!

等到疼痛終於消減到我可以忍受的範圍,我慌忙解開褲帶,掏出我飽經風霜

苦難的小弟弟(作者:你居然連褲子都還沒脫……),心中祈禱著他千萬不要出

師未捷身先死。

嗯,雖然顏色變得血紅,但無論是長還是粗都暴漲到了原來的四倍,而且摸

起來硬硬的,足足有近十公分長,我好像只調了三倍增幅來著,難道剩下的一倍

是腫的?實驗雖然成功,但這不斷出現的陣痛讓我這一神兵利器短時間內是沒有

出鞘的可能性了,搞不好睡覺都睡不安穩。

我正在唉聲歎氣的給自己的小JJ……不,該叫大雞雞了,給自己的大雞雞按

摩消腫,房門忽然開了,媽媽站在門口「你怎麼了,剛才叫得那麼……啊??你

……你……」

對於最大隻看過野比爸爸吃了春藥後漲到五寸的媽媽來說,近十公分長的雞

巴無疑是一個史前巨獸,嚇得尖叫起來,不顧好歹是經過人事的熟女,幾乎是立

刻就清醒了過來,只是她眼中那危險的光芒是什麼意思??我是想亂倫沒錯,可

不代表我想被女人反亂一記啊!!

不過似乎也蠻刺激的說……

我正站在那裡胡思亂想,媽媽已經走了過來「……你,你這是怎麼一回事?」

話說正常的小鬼似乎是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尺寸的,我低頭為自己的不謹慎自

我批評了一會後,擡手扔出動搖信心的繩子「其實我是這裡被蜜蜂給叮了……」

這麼離譜的借口她會相信嗎?我小心的看著媽媽的表情,還好,在動搖信心

的繩子的幫助下,她很容易就接受了這個借口,又或者……她的思維本來就沒有

集中在原因上面??

「痛嗎?」媽媽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來摸在那仍舊硬挺挺的大雞巴上,而我自

然是一臉呆滯(我沒臉活了,讓我痛快的被美女奸死吧!!作者:滾,你想得倒

美!)

看我不出聲,媽媽自然以為我是在強忍住疼痛,當下輕柔的替我撫摸了起來,

不得不說,女性的按摩手段確實是我們男性所比不了的,一陣揉捏之後我的痛苦

就減輕不少了,不過……這場面怎麼看怎麼像是媽媽在替我打手槍……而且,媽

媽你按著按著幹嘛臉紅啊??

彷彿是察覺倒了我古怪的目光,媽媽一聲輕呼後慌慌張張的往房間外面跑去

「好了,你應該好得差不多了,我…我該去做晚飯了……」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低頭看了看仍舊紅通通的大雞巴,算是不在計劃內的

誘姦嗎?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