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前半段網上有,後半段我自己寫的,各位指正

前半段網上有,後半段我自己寫的,各位指正

年正月十一的晚上,八點多鍾。
樊小波從上自習開始就覺得肚子疼,堅持到第二節課,實在堅持不了了。於是就和班主任請了假,回了家。他在他家的小區診所里買了一些藥,就匆匆的回家了。過幾天學校要進行開學綜合測試,不管怎樣,他得準備一下。
先說說這樊小波,他是樊劍和鞠蓮的兒子,在祁門一中高三理科補習班讀書,在07年的高考中,他只考了四百一十多分,於是就留在一中補習,他今年二十歲了,本來是挺聰明的,可是到了高二,和一些狐朋狗友混,於是網吧他是常客,不僅如此,他還和女生交往過密,和班上的女同學晏飛發生了關系,成績自然是一落千丈,樊劍和鞠蓮也沒有細心去理會他。到高考就成了差等生了。
自從去了補習,樊小波有所觸動,於是他不再上網了,和女生也不再刻意的交往了,經過一個學期的努力,他的成績有了明顯的提升,到現在,都能考到540分左右。
樊小波輕輕的打開家門,映入眼簾的是客廳上發上亂七八糟的衣服,他仔細一看,他認得他父親的夾克和西褲,還有陌生的灰黑色的妮子女西裝和女士牛仔褲讓他熱血沸騰,“莫非是爸爸帶女人回來了?”他把西裝抓起來,湊在鼻子前聞了聞,一股清香鑽進了他的身體,他突然有了偷窺父親的沖動,“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他把鞋子脫掉,蹑手蹑腳的沿著複式樓的扶梯來到了父母的臥室陽台。臥室里射出玫瑰色的柔和的光 ,刺激了少年的慾望和獵奇的心情。
鋁合金的窗戶被窗簾遮得嚴嚴實實的,樊小波急切想看到裡面的春色,於是輕輕的推開了窗戶的一腳,把窗簾掀開一腳,湊上去貪婪的向裡面看。
寬大的席夢思上,紅色的被褥被高高的聳起,很顯然是自己的父親和別的女人疊在一起,因爲是冷天,他父親只露出后腦勺, 女人的臉恰好被枕頭遮住了,看不到。被子的中間正有節律的上下聳動著,少年知道,父親的雞巴正一下一下的插進女人的陰道里。他於是握住了自己硬挺的東西,輕輕的套動著“劍哥,你兒子不會回來吧?”女人的聲音很甜很美。聽上去因該只有二十多歲。
“放心吧,倪虹,我的寶貝,我兒子這一年可用功了,每晚要到十一點多才回來的,放心的好好地享受吧!讓我好好操操你,先親親你的大乳房”
“倪虹?倪虹是誰?”樊小波沒聽過這個名字。 “你啊,太壞了 ,唔…… 每次都是這樣……”
“你不就是喜歡我的壞嗎?嘻嘻…,每次不都是操得你欲仙欲死的。舒服吧。” 看來父親與這個女人的關系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少年默默地想。
“ 唔……”女人開始了銷魂的呻吟,在女人呻吟聲的激勵下,樊劍操女人的速度與力度明顯的加快了。少年清晰地聽到肉體的撞擊聲和淫靡的“唧唧”交合的聲音。他的雞巴幾乎要爆炸了。 “ 你老公經常和你操屄嗎? 倪虹,一定沒有我操你爽吧。?”“他很少操我的,本來他們二中教務處的事情就多,又帶補習班,就更忙了,尤其是去年他喜歡上了一個銀行的老女人,就不太理我了。”
“你老公可夠傻的,這麽漂亮年輕的老婆不操,去外面頭亂搞,要是你是我的老婆,我天天的操你,把你的小 屄操的舒舒服服的,噢……”樊劍越說越起勁了。“真的是太爽了。”
“你們男人都一樣,天下哪有不偷腥的貓啊。”“我就喜歡你這條騷騷的小魚,就想天天操你。”“我也是,操我吧,操死我。”少年暗暗吃驚,女人怎麽能說出如此淫蕩的話來。他的快感在屋內男女淫蕩的對話里迅速的攀升,他能感受得到透明的液體正從自己龜頭的馬眼裡溢出。
“我操死你這淫婦,操,操,…唔”“噢,”女人的浪叫像是從雲端里落下來,又在半空綻放成美麗的焰火,“劍哥,我要……用力…操我…噢……天啦,我要來了…操我…” 樊小波再也抑制不住了,他用力的套動著自己的雞巴,快感在他的血液里爆炸開來、蔓延到每一條毛細血管。“唔……”他壓低自己的聲音,閉上雙眼,年輕的臉被強烈的快感扭曲,火熱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噴出

第二天,樊小波沒有任何理由的和同班同學打了一架,還打電話給鞠蓮說再也不願在一中讀書了。鞠蓮拗不過他,她又在黃山市裡有事,只好電話央求王肖寒接受他到二中來補習了,王肖寒不好卻同事的面子,就答應了其實個中緣由只有樊小波自己清楚,他是爲了接近和自己父親好的女人,他想得到自己的師母。
樊小波第一次見師母是在一個傍晚,她和王老師在校園小徑散步。他立刻就被她那成熟的豐韻所傾倒。他想起那晚父親壓在她身上的情形,不由得向師母舉槍致意了。從此以後她成爲了他意淫和手淫的長期伴侶。后來他才知道她在縣醫院做護士長,已經有了一個六歲的小男孩,真沒想到她生了小孩身材依然還這麽完美。那時他常常想,要是能夠和師母做愛那該多好啊,他一定要瘋狂的蹂躏她那豐滿的臀部、柔軟的乳房,輕添著她殷紅的乳頭,在她伊伊呀呀的呻吟聲中抽插她的陰道。每次想到這里少年的陰莖就漲的發痛。真的是老天有眼,這種機會終於來了。讀高中的時候樊小波比較喜歡運動,校籃球場和足球場上時時有他的身影出現,在那段時期他最喜歡的運動卻是遛旱冰,不過他的水平也不高,尚處於初級水平,摔交的事情時有發生。那天放學后他又到學校的旱冰室練習溜冰,忽然斜方沖過來一大一小的兩個人,猛地撞在他的身上,巨大的沖擊力足夠讓他美美的摔上一交。他怨怒的爬起來,沖口而出的“三字經”卻被師母嬌美的容顔給驚得收了回去,原來是師母帶著她的兒子在學溜冰。師母紅著臉連聲的說:“對不起”。當他看清撞倒自己的人是讓他魂引夢牽的師母后,先前的火氣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希望師母豐滿的肉體再猛烈的撞自己一下。
今天師母下身還是穿著那條緊身的牛仔褲,緊身牛仔褲把她豐滿的臀部曲線表現得淋漓盡致,上面穿著一件緊身的高領毛衣,兩個如碗形的乳房傲立在她的胸前。這麽性感的打扮看得他的陰莖又不自覺的勃起。他一直覺得師母不但漂亮而且很會打扮,每次看見她都打扮得這麽成熟性感。 倪虹明顯感到少年目光中的熱力,先前臉上的紅潮都還沒退盡,不過現在更加紅了。她拉了拉身邊的小男孩說:“快給哥哥說對不起。 直到這時候樊小波才醒悟過來,連忙說:”沒事,沒事。師母,你也喜歡溜冰呀。“她聽少年叫她師母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知道他是她老公班上的學生后,她對少年的態度明顯的親切了許多。於是他順勢拉起小男孩的手邀請她們一起滑。滑了一會,小男孩說他累了,於是他們溜到旁邊的椅子上座了下來。
聊了一會天,樊小波就自告奮勇的要教師母倒滑,師母可能才開始學習溜冰,勁頭還比較足,於是欣然答應。他拉著師母軟綿綿的小手,興奮得手心冒汗。師母一點也沒有覺察到少年的異樣,還是認真的跟他練習倒滑。當滑到拐彎處的時候,樊小波假裝被什麽東西拌到了,一下坐在地上,師母自然也摔入他的懷中,他順勢雙手一抱,兩只手剛好抱在她豐滿的乳房上,順勢輕輕的用手搓了搓她的乳房,可能因爲生過小孩的關系,她的乳房並不是很堅挺的,摸起來軟綿綿的不過很舒服,而且還能感覺到她乳房上的兩個小乳頭。少年下面的陰莖又不爭氣的硬了起來,硬邦邦的抵著師母圓潤的臀部。他禁不住聳了聳下身,由於她穿的是牛仔褲,所以她屁股頂起來並不是軟綿綿的感覺。不過他還是很興奮。師母明顯感覺到少年下面的變化,臉又紅了,這次連耳朵都紅了起來。她回過頭來白了我一眼。樊小波那時真的相當的緊張,生怕師母發火,趕忙爬起來並把師母也拉了起來。師母站起來后並沒有說什麽,也沒有抽回還在他手中緊握著的小手,只是臉紅紅的。
樊小波覺得師母當時真的是好妩媚喲。不禁膽子又大了起來,便繼續帶著她繼續往前滑,手上輕輕的用了點力,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和他靠在一起。然後松開她的小手,並把自己的右手探視性的放在她的小腰上。她居然沒有拒絕,只是向周圍看了看。  少年知道她是怕被人看見。其實現在溜冰室人很多,大家都在專注的滑冰,沒有人注意到我們。即使看見了,也以爲他只是扶著她在教她溜冰呢。她的兒子也正和旁邊的一個小女孩玩得很高興,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少年和他媽媽正摟在一起。樊小波手上又加了點力,於是他們緊緊的貼在一起了。樊小波轉過頭,把嘴貼在她耳朵上說:”師母,我早就注意你了,從看見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歡上你了。“她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 少年看著她白皙的耳朵,用嘴輕輕的碰了一下她的耳垂。她身子禁不住輕顫了一下。轉過頭又白了他一眼。 ”師母,你好像掉了什麽東西在我家哦。“少年那次有幸撿到了她的內褲,就藏起來了,讓她一陣好找,最後之後沒穿內褲回去了。
”啊?“倪虹醫生驚呼,”你,怎麽?是你拿了?“”師母,不要慌,我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只是想和你……呵呵。“樊小波把放在她腰上的右手慢慢的移到她高翹的屁股上,來回輕輕的撫摩著,一邊向前滑行一邊摸著她的屁股,有時候還用力的捏一捏。在這段過程中,她沒有說一句話,只是臉上的紅潮從來沒有褪過。少年膽子越來越大,把左手伸過去牽引著她的左手摸向自己博起的陰莖,當她的手碰到那博起的陰莖的時候,她條件反射般的收回她的手,樊小波執著的再次把她的小手放在那博起的部分,她這次沒有收回她的手,少年的手也輕撫著倪虹的陰部,雖然隔著褲子,他依然能夠感覺到她陰部的柔軟和灼熱。隨著樊小波雙手動作的加劇,倪虹的身子越來越軟,幾乎完全的靠在他的身上,偶爾還伴隨著一兩聲低低的呻吟。他正想把她的牛仔褲拉練拉下,倪虹抓住了他的手,並低聲的說:”不要這樣。少年看著倪虹俊俏的臉,她也看著他,他知道她這次是真的不想自己再進一步觸摸她。他只好老實的隔著褲子撫摩著她,她也放軟了身子繼續享受少年的撫摩。他不時的撫摩她的陰部和臀部,偶爾還用摸陰部的手去捏捏她豐滿的乳房,就這樣撫摩著,樊小波覺得她的身子越來越軟、陰部卻越來越熱,而且陰部還不時的蠕動,連隔著她的牛仔褲的手也能感覺到她的潮濕。倪虹也不時用她柔軟的小手捏捏少年博起的陰莖。他們們就這樣的互相的撫摸著,直到她的兒子吵著要回家,他們才分開。當樊小波隨著她們母子走出溜冰室時,天已經快要黑了。少年知道今天是師母的老公輔導他們晚自習,於是走到她身後,對著她的耳朵輕輕說:“師母,我晚上來找你好嗎?”倪虹回過頭吃驚的看著少年。“師母,我真的好想你,給我次機會好嗎?”樊小波繼續懇求道。倪虹妩媚的笑了笑,轉過身拉著小男孩走了。看著師母婀娜多姿的背影漸漸遠去,樊小波決定今晚一定要冒險去會會師母。不知被同一對父子操過后的倪虹,思想上會産生一個怎樣的突變?

晚上八點多上晚自習的時候,樊小波假裝肚子疼溜出教室,直接跑到倪虹家門口摁響了門鈴。開門的是倪虹,穿著一身粉紅色的睡衣。倪虹看見樊小波,先是一愣,小聲說:“你怎麽真來了?”樊小波側身擠進屋裡,隨手關上門,然後一把把倪虹摟住,嘴湊過去吻住倪虹,雙手放在倪虹豐滿的屁股上使勁揉搓。倪虹被吻得喘不過氣來,好容易掙脫樊小博的嘴,並把手捂在了他又一次湊過來的嘴上,小聲說:“別急,孩子還沒睡呢,你先去廁所洗個澡,我哄他睡覺”樊小波呵呵一笑,又使勁吻了她一下,開開廁所門進去了。

樊小波胡亂洗了洗,重點洗了洗雞巴,就光著屁股走了出來。倪虹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樊小波走過去坐在倪虹旁邊,摟住他的肩膀問:“孩子睡著了?”“嗯”倪虹有點害羞,把頭偏了偏離曉波遠了些,小波把頭追過去叼住了她的耳垂,溫柔地吻著,手放在了她豐滿的乳房上,“嗯。。。。。。嗯”虹發出了滿足的聲音,嘴也主動湊過來和曉波吻在一起。小波一手揉著乳房,一手向下放在倪虹大腿上,順著大腿伸進了睡衣里往上摸。倪虹竟然沒穿內褲!輕易地摸在了她柔軟濕潤的陰戶上“小騷貨,早就準備讓我操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