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我的風流老媽

我的風流老媽

我是小傑,剛考上大學的新生,有個標致的女友小芳,一想到她啊!我的雞

巴又忍不住硬起來,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充滿蜜汁又緊實的小穴加上她浪叫聲,

真的是……

「喔∼∼」先來找個妞幹上一炮好了。

這集呢,是介紹我風流的老媽,還記得我說過,我老媽是當某知名酒店的

經理吧!雖然我有個當軍職的老爸,不過聽說我老爸也是在那酒店認識我老媽,

之後雙方看順眼,幹了起來才有了我,呵呵呵……

至於我老媽……給她個小名好了,叫小翠吧!168、48,三圍34D、

26、35,算標準啦!畢竟她生過我啊!她啊∼∼在18歲時生下我,我老媽

常說她那時候生活環境困苦,唯有做這行賺得才多,誰知道是真的假的啊?我想

也不應該一定要做這行吧!莫非她是『犯賤』?嗯∼∼這也是有可能的。

老媽和老爸的相遇,這是我偷看老爸的日記發現的,不過認真說起來,他們

夫妻倆還滿喜歡寫日記,雖然都會藏在自己覺得私密的地方,不過我就是有辦法

將它找出來,如果不是這樣,怎會有這麼多的情節提供我寫出來呢!

據說那天去了一群約十名左右的軍官上酒店,當然啦!他們不可能穿軍服到

處跑,被發現上酒店是會被關緊閉的,不過他們連同上級一起出來就算被發現,

也不至於會被關。

當官就是無聊沒得打炮,上酒店就是想找妞來爽,於是他們叫了十多個美眉

來陪酒,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當眾就拖走順眼的妞到廁所爽快去了,聽說隔音

很差,淫聲浪語的叫聲叫到外面的人各個雞巴都硬了起來,喝酒的人當然也沒有

心情喝酒了,當眾就表演起春宮秀。

我老爸那時還沒戴梅花,看見上級都幹了起來,不找一個也怪,於是他歷經

千回百轉之餘相中我老媽。日記上寫說我老媽那天第一天上工就被我老爸給幹掉

了,之後歷經一段時間就互有喜歡,老爸也光顧她好幾次,最後娶了老媽。中間

有段家庭革命我沒興趣說,最後就是有了我,那場紛爭才結束。

而我老媽呢?有印象以來,只要我老爸不在,都會有不同的叔叔來我家裡過

夜,依稀記得有幾位叔叔都是我老爸拜把的好兄弟,如果這些人讓我老爸知道,

當他不在家時,都是他們用雞巴在『照顧』我老媽,不知道他的反應會是什麼?

呵呵∼∼

內 容

第一號人物:錢叔叔--現任議員

錢叔叔,他是我老爸高中的學弟,錢叔叔常來我家作客,不過都是我老爸不

在的時候居多,因為他作客的地方永遠都是我老媽的房間里。事實上,錢叔叔有

娶個老婆,他的老婆是進口貨,很標致的。不過呢,野花通常都比家花香,所以

這也不能怪他,只能怪我老媽太艷,只要是男人都會受不了她的『誘惑』。

「小錢……干我……用力點……再……用力……啊……啊……干我……乾死

我……」

聽著聲音,我知道老媽又在跟錢叔叔辦事了,肉跟肉拍打的聲音「啪啪」作

響,淫語呻吟也此起彼落,透過針孔錄像畫面更清楚現在干到什麼處境。看著螢

幕上出現老媽正被老爸最要好的兄弟干,我只能替老爸感到悲哀,這就是他口中

所謂的『最要好的兄弟』,用的都是雞巴在照顧他好兄弟的老婆。

「小錢……好深……好爽……到了……」

嗯!他們終於幹完了。我將畫面一面存檔,一面聽著他們氣喘籲籲的對話。

「小錢,你還是這麼強,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該怎渡過這樣的寂寞。」

老媽看著錢叔叔,摸著他的雞巴上下搓揉。

「你不是也一樣這麼迷人嘛!要不是你,我也不知道生活可以變得這麼有樂

趣。」

是啊!是啊!我老爸要是知道你的樂趣泉源來自他老婆,我想讓你死過一次

都便宜了你!看著畫面他們又幹了起來,我實在不太想聽這對狗男女在浪叫,我

關起了喇叭,只要負責將所有影像存盤就好,畢竟這是未來爭取所有財產的最佳

利器。

打從十三歲那年開始學裝攝影機到現今的針孔,為了就是挖出老媽最不為人

知的事情畫面。那年我才十歲,卻不懂為什麼有那麼多叔叔喜歡來我家,一待就

在房間里二至三個小時;現在我懂了,不過這也變成我的影片收藏品,看看收藏

品少說壓成光盤也有上百卷,就可以想象我媽是多風流的一個女人。

錢叔叔不過是我老媽其中一個男人,只因為他人高馬大,雞巴長度跟我老爸

一樣長,不過粗了一點,再加上他是現任議員的身份,如果可以跟他搞上關系,

以後我老媽走路就可以橫著走了,在酒店也更有地位。

其實這錢叔叔很少來,大多都是我老媽這女人找他來干炮,才有見到他的出

現。所以他沒有什麼好說的,來的時候也是快速干一干、爽一爽就走了,彷佛很

害怕被別人看見一樣,他跟老媽也只有利益上有用,給他爽算是優惠吧!

看著屏幕上錢叔叔走出房間,想必他們應該完事了,看一看右下角的時間,

晚上大概又是那個陳叔叔吧!

第二號人物:陳叔叔--水電工人

陳叔叔,老爸國小的同學,他們是同穿一條褲長大的。陳叔叔比較矮胖,為

人也比較憨厚,財富上也比不過其它叔叔,但老媽會喜歡上他,是因為他的雞巴

很粗,長度上當然就比較短。

時間已經到了晚上6點,心想他應該要來了吧?最近小芳都沒時間陪我,害

我只能看A片來打打炮真是不過癮。走回房間打開計算機屏幕,「叮咚∼∼」一陣

門鈴聲響起,看吧!聽著老媽的招呼聲,果然是陳叔叔,感覺上好像就是安排好

的一樣,一陣閑話家常到無聲。

我關起門來,看著轉換到客廳的屏幕,發現他們竟然就在客廳幹了起來,兩

人不斷地吻著對方,手也沒閑著地替對方互脫衣物。

不知道是忘了還有我這個人的存在,還是突然良心發現,老媽牽著陳叔叔走

進房間里,繼續那淫蕩的勾當。我看著牆上老爸、老媽的結婚照,只能說很諷刺

吧!

老媽的情趣所設置的,故在裡面還裝設機關,現在全變成老媽淫慾的性愛空間。

「啊……啊……好爽……好粗……好爽……干……我……」戰火已經開始燃

燒了,聲聲作響在浴室中回蕩。由於我並沒有在浴室裝上針孔,所以根本就看不

見裡面的情況,等待變成唯一可以做的事。

正當我在看其它情色網頁時,突然瞄到畫面中的兩個人光溜溜摟著出來躺在

床上,大概是經歷過了一次,雙方都小累吧!第二次的戰火才沒有那麼快展開,

老媽用腳磨蹭著陳叔叔的雞巴,嘴裡不知道跟了陳叔叔說了什麼,只見原本小軟

的雞巴也因此站了起來,「唉∼∼再怎麼站也不會比我的大。」我一邊搓揉著我

的雞巴,嘴裡低咕著說。

陳叔叔抱起了我老媽,讓她坐在他的上方,用小穴磨蹭著他的雞巴,微微著

往上頂了又頂,只見雞巴有一下沒一下地在穴外插著。可能是太過刺激了,老媽

一手握住陳叔叔的雞巴就這樣坐了下去,不停著上下擺動,回蕩著呻吟還有睪丸

撞擊著肉聲「啪啪啪啪……」聲聲作響。

陳叔叔利用他那肥胖的身軀坐了起來,且將老媽順勢改變成狗爬式的動作,

看著陳叔叔那大肚子頂著老媽的屁股,雙手抓著她的兩邊奮力地衝撞,有時還握

著她的手去摸兩人結合處,讓她更為興奮。

「啊……嗯……好爽……好粗……好爽……干我……干我……乾死我……快

呀……」

聽到這樣的叫聲,要不是她是我老媽,我早就衝過去幹了,哪還輪得到陳叔

叔?

由於我老媽有裝避孕器的關系,她從不曾要求過其它叔叔要戴套,當然就更

不需要在外射出。

「小翠……我要……我要……射了……喔……」

「射吧……全……都給我……射進去……啊……」

他們一同驚呼達到高潮。

當陳叔叔把雞巴抽出來的時候,我依稀看見雞巴拉了一條精絲出來,隨即又

插進穴洞衝撞了兩下再拔出來,這就他是的習慣,感覺上就好像要老媽記得他的

好。老媽像懲罰他似的握著他的雞巴,上下迅速擺動然後一口含下去深吸,直到

陳叔叔受不了求饒為止。

這樣的兩人可以一直持續干到深夜,不過通常也怕老爸臨時回來,故老媽都

會在淩晨一、兩點時將陳叔叔打發走。

第三號人物:陶叔叔--現任某國軍主任醫生

這位陶叔叔,是老爸軍中同袍,也是他們口中的『三劍客』之一。所謂『三

劍客』就是我老爸、陶叔叔跟李叔叔;李叔叔也會在下一段介紹,現在先說陶叔

叔。

記得是今年2月,那一次陶叔叔初次到我家時,那天和我老爸去參加聚會,

而我那白目老爸因不勝酒力喝醉酒,需要他人帶他回家,而帶他回家那個人就是

陶叔叔。

「叮咚∼∼」門鈴響了,因為是淩晨三點多,老媽穿著薄紗似的睡衣,若隱

若現地十分清晰可見。我老媽身材很火辣,一點也看不出來她是生過一個小孩的

媽,披上那若有似無的睡衣實在令人遐想。

我躲在樓梯口往下看,「哪位啊?」老媽一邊開門一邊詢問,深怕就是匹色

狼。

「是我小陶啦!大嫂,快開門,真的是夠重的啦!」撐起我爸的陶叔叔不免

抱怨道。

老媽迅速把門打開,讓擡著老爸的陶叔叔進來,陶叔叔一看到沙發就把老爸

往沙發里輕放上去,我看老爸醉得不醒人事,想必老爸應該很重,185高壯的

身材,要是老媽早就被壓在下面喘息了。

「小陶,真是謝謝你,把你大哥給帶回來,我還在想說他不知道要鬼混到何

時才肯回來。」

「哪的話,是我帶他出門,就要有義務帶他回來還給大嫂啊!」

雙方一陣寒暄,也不知道陶叔叔是怎麼了,看他的眼神不停亂飄,好像是看

有沒有人一樣,恰巧我這位置陶叔叔很難看見我,不然我就看不見接下來那麼火

辣的事了。

「那就先這樣啰!我先走了,嫂子。」

「嗯∼∼再見!」

看著老媽護送著陶叔叔往門口走,不知道是故意還是意外,陶叔叔突然往後

轉,老媽就硬生生地撞進了他懷里。

只見陶叔叔手不客氣地往老媽屁股摸了上去,用力抵住他的下體磨蹭:「早

就有聽說嫂子長得很水,沒想到今天一見,真的是很水,而且還很騷。」陶叔叔

手指觸碰沒有穿內褲的蜜穴,沾了沾那溢出來的蜜汁,上下滑動。

「小陶,你敢這樣,不怕∼∼對不起你大哥嗎?」

老媽也不是省油的燈,打從他一進門,老媽看著就只有陶叔叔的下體,雖然

是被褲子包裹著,但歷經無數的老媽可是一眼就看出來他的尺寸,那是她有興趣

的尺碼。

「那大嫂你現在又在做什麼啊?你不怕大哥突然爬起來嗎?」

「他嗎?哈……看他睡得那麼死,不到明天中午他是醒不來的。」

這對狗男女,想也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不過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大膽到

在老爸面前做吧!雖然說他已經睡死了。

看著兩人的手不規矩地在互相探對方的身體,感覺只要有一人先動,就扒了

對方的衣物。陶叔叔一直不斷進攻老媽的私密處,嘴巴也不停地親吻她的頸部,

一手更是抓著她嫩白的胸部;而老媽則是把手伸進陶叔叔的褲襠內玩弄他的睪丸

跟雞巴,嬌喘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

「啊……你濕透了,大嫂……還真是淫蕩,別忘了你老公在旁邊咧!」

「那……那……那你呢?你在硬什麼?還不就想干我的穴!嗯∼∼要嗎?」

看著老媽解開他的褲扣,任由褲子滑落,清楚地看到陶叔叔的雞巴已經硬得

充血犯青站起來了。老媽蹲了下去,順手就把他的四角褲脫了下來,一手握著他

的雞巴上下抽動,一手愛撫著自己的穴來回攪動。

相信只要是男人都會受不了這樣的誘惑,陶叔叔當然也不例外,急著就要把

雞巴往口送去,這時卻聽見我老爸的聲音:「來,再喝一杯!」嚇得陶叔叔的雞

巴差點軟掉。

我斥卑著,心想:『死酒鬼老爸,你老婆就要被幹了,你還有興致在那邊喝

一杯!』

「小陶,去廚房吧!這里太危險了。」老媽緊張的站了起來說道。

「也行,走吧!」陶叔叔撿了地上的褲子就跟在老媽的身後走向廚房。

我趕緊躡手躡腳地走下樓,躲在廚房旁邊的小倉庫里繼續觀賞。只見陶叔叔

猴急著從後方抱住老媽,一手掀起睡衣就這樣幹了進去。

「要……死了……幹嘛那麼急,是怕干不到嗎?啊……啊……」

「要是大哥……突然起來就沒得玩了,當然要快一點!嗯……爽……」

我還以為陶叔叔跟別的叔叔不一樣,原來還是一樣色,難怪人家會說天下烏

鴉一般黑。呵呵!

「啊……啊……好爽……嗯……喔……好深……好深……」看著老媽如癡如

醉的淫樣,不禁望向被遺在沙發的老爸,這就是你費盡心思追來的好老婆。唉!

真是可憐。

原本一直從背後干進去的陶叔叔,突然轉換了姿勢,改讓老媽背靠著冰箱、

一腳勾住他的腰,死命地衝撞著,一下又一下頂得老媽淫語霏霏。老實說,這個

招式我也跟小芳干過,干起來還真是爽,被肉壁蜜汁緊緊吸住,會令人幹了一會

就想射了。

「說!我跟大哥哪一個比較強啊?」

「啊……啊……你啊……陶……陶……大……好大……」

「哪大啊?還不說!」陶叔叔故意用力衝撞她的小穴,讓睪丸撞擊蜜穴的聲

音聲聲作響,『啪啪啪啪啪……』的叫。

「雞巴……你的……雞巴……好大……爽……死……妹妹了……」

「呵……讓大哥看一下你是怎麼被我操的吧!」說完就抱起老媽,一邊走向

老爸,一邊用力插著老媽的穴。

「別……別這樣……啊……」老媽無力地響應也阻止不了已走到老爸面前。

陶叔叔故意將老媽的頭放在老爸的胯下,並且命令她將老爸的雞巴掏出來,

睡死的老爸怎會知道在他面前正表演的活春宮秀,不過最現實的還是他的雞巴,

一受到刺激就立正站好。

「來啊,用你的嘴巴幫他爽一爽,打個嘴炮。快!」陶叔叔正驕傲地命令老

媽,動作卻一點也沒有慢下來,反而有越來越快的樣子,可能是看見老媽正享用

著老爸的雞巴,受到了刺激而加快動作。

看著陶叔叔插了十幾分鐘后,且老媽已經高潮不知道幾次去了,「啊……要

射了……要射了……」突然兩人頓時像石頭般釘在那邊,兩秒后才互相分開,當

然睡死的老爸也射了。

只見老媽整理了一下老爸的褲子,才轉向跟陶叔叔說話,「怎會那麼濃?你

都沒在用啊?」摸著精液的老媽說道。

「你也知道當醫生的忙啊!如果我老婆像你一樣那麼水,我就沒有庫存了,

你說對吧?」

笑得花枝招展的老媽對他說了一句:「那要有空來看我啊!」就這樣他們又

轉移戰地了,直到早上六點多陶叔叔才離去。

而我那老爸繼續在沙發上睡,一直到當天中午十一點多才起床,還春心蕩漾

地跟我老媽說他昨晚做了一個春夢。呵∼∼我想如果他知道那件事的話,我想他

會認為那是惡夢。

第四號人物:李叔叔--現任某高職教官

李叔叔,『三劍客』之一,在老爸陞官不久,聽說就轉職當教官去了。我老

媽之所以會變成蕩婦,事實上可以說拜他所賜,也許不完全是他的錯,只不過是

他引動了我老媽隱性淫蕩的一面。

那年我十三歲,也就是升上國二的那年暑假,我老爸接到命令要出任務長達

三個月的時間,因為機密性的關系,當我們知道時,是由李叔叔口中得知的。李

叔叔是個好色的人,只要他覺得漂亮,通常都逃不過他的手掌心,據說學校有好

幾個女學生就因這樣被他干去了,事後他都會使用一些手段將事情壓了下來。

「大嫂,大哥吩咐我,要他不在的時候好好照顧你們母子倆。」

雖然李叔叔這樣說,不過我看得出來,他是想照顧我老媽,並非真的想照顧

我。

「可是小李,如果是這樣就太麻煩你了!不然這樣好了,你幫我載送小傑上

下課,這樣一來我也比較安心。」

靠!該死的老媽把我當啥了?我虛委的說道:「不用啦!這樣太麻煩李叔叔

了。」

「怎會呢!小傑,你不把李叔叔當自己人啊?」

看著那張嘴臉實在令我害怕,我打馬虎眼的說:「那就……謝謝叔叔!」

從那時候開始,我的惡夢也開始,暑假也等於泡湯了,有上不完的才藝班、

補習班,這些都是那個李叔叔假藉老媽的名義替我報名的,上得都快吐了。於是

有天終於忍不住翹了課,我跑了回家,決定再也不去那些鬼地方。

正當我邊跑邊走回家的途中,我看見了李叔叔正興衝衝的下車,小跑步地進

入我家,我心想:『奇怪,我老媽沒關門嗎?』我偷偷跟往窗戶看去,發現老媽

並不在客廳里,反而好像是在廚房裡。

這時李叔叔卻在我老媽的水杯里倒進不知名的透明水物,等我漸漸大了之後

才知道,原來當初李叔叔倒的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春藥。

「大嫂,別忙了,看你忙得整身汗,不用忙了,我等下就要走了。來,先喝

口水吧!」

李叔叔拿著那杯加味的水走進廚房給老媽,就在這時我見機不可失,偷偷地

跑進家中,上了樓梯躲在轉角落往下偷看。

只見老媽不疑有他的接過水杯,喝了一口水:「謝謝你呢!小李,要不是有

你,我可能會忙瘋了,今晚說什麼都要讓我好好招待你一下。」聽著廚房傳來的

對話聲,我想老媽還不知道她喝的水被動過手腳了。

李叔叔邊推著老媽往客廳走來,邊說:「不用忙了,要招待有的是時間,你

說是不是啊?」

李叔叔賊笑著,他大概不知道我會逃課吧!正坐在樓梯轉角處偷看這一切一

切。

「奇怪,怎麼頭好暈,怎會這樣呢?而且還全身燥熱,怎麼回事?」

正當老媽茫茫然時,李叔叔牽起老媽的手故意問:「小翠,你有沒有怎樣?

要不要……帶你去看醫生?」

老媽似乎沒有聽出來李叔叔叫著她的名字,而不是稱呼她大嫂。

「不……不用了,我躺一下大概就好了吧!不好……不好……」

話都還沒說完,只見老媽不停扭動著她的身軀,手也無意識地脫著自己的衣

物,一件又一件脫去,上至衣服內衣、下至褲子內褲,脫得一絲不掛。同時李叔

叔走往玄關把門輕輕的關上,搓著雙手,色迷迷地看著老媽赤裸的身體。

「小翠……小翠……我來啰!」

老媽帶著迷濛雙眼看著李叔叔,彷佛在告訴他:「快來吧!」

李叔叔移開長桌子,讓客廳呈現一大片的地毯狀,抱起老媽就壓了下去。看

著叠在一起兩個人,想也知道他們在做什麼,A片上都嘛會有介紹。這時李叔叔

猴急地爬了起來脫掉他身上所有的衣褲,又再次壓了下去。

李叔叔的雞巴較短,勃起也比我小2-3公分,但比我粗了一點。他的雞巴

頂著老媽的小穴,猶如是烈火遇上了冰水,只見老媽不停扭動下半身,尋求解熱

之道。

「小翠,你知道嗎?其實我早就想上你了,不過礙於你是大哥的女人。你放

心吧!既然大哥有交代要我好好照顧你,那就讓我好好照顧你吧!放心放心,我

會照顧你到爽翻天的。」

一說完,嘴就覆蓋上去一陣又一陣地熱吻,手遊移頸部、胸部直搗蜜穴,聽

著老媽的嬌喘聲此起彼落:「啊……啊……喔……」

李叔叔抓著老媽白嫩的胸部用力揉著,嘴巴卻也沒停過親吻著她的嘴,老媽

忘我地把雙腳勾在他的腰上,屁股上下擺動用陰部洗滌著雞巴。

這樣應該算是強奸吧!因為使用不明藥物的關系,才讓老媽有這樣不能自拔

的淫賤行為。

「想要吧?在這之前,小翠,你要先幫我口交,我才會給你唷!吸到我爽,

我自然就會幫你解熱。你很熱吧?」

「熱……好熱……」

「那就來啊!」

李叔叔解開老媽勾在他背上的腳,移動著身體,讓彼此變成69的姿勢,想

也不想就把雞巴給老媽吹了起來;而他自己也沒閑著,一下親著濕到不得了的小

穴,一下又用手指愛撫、扭夾著陰蒂,讓老媽受到更刺激的快感,接著又試著插

入手指滑動。

「真騷,小翠,很濕啰!都出水了呢!不過你吸得也不錯,吸到我差點都快

射出來了。過來我這邊吧!」

接到命令,老媽可能是發昏了,想也不想就轉了過去,極度需要有人幫她止

渴一樣。李叔叔戴上了自己準備的粗粒狼牙套子,想也沒想地打開她雙腿,一對

準目標就插了進去。

可能是很緊吧!不斷地聽到李叔叔在喊著:「馬的∼∼都已經生過一個小孩

了,還那麼緊,可見大哥都沒在操。沒關系!就讓小弟我為大哥服務好了。真夠

他媽的緊!」

看著李叔叔一直干著老媽,嘴裡還念著:「乾死你!乾死你!死騷貨,乾死

你……」

老媽不停地嬌喘,「嗯嗯哈哈」的叫著,雙腳卻緊緊勾著李叔叔的腰部不斷

地索求,好像在跟他說:「大力一點!再用力一點干我!」

雖然說我一直都躲在樓梯上偷看,不過像這樣香辣的場面,我究竟也是個有

生理上需要的男人,如果看到這樣都不會有感覺,我想那也應該去找醫生了。我

偷偷拉下拉煉將硬巴巴的雞巴拿了出來,緊緊地握住上下擺動,只要聽到李叔叔

悶悶的叫聲,我就越是緊緊握住雞巴用力套弄著企圖達到快感。

我知道我應該要出去阻止他,但我不敢,畢竟我是個十三歲的孩子。這時看

見李叔叔臉都變樣了,不停地瘋狂干著老媽,如果我真的出去阻止,說不定只會

讓事情變得更慘,不會有任何效益,於是我只能犧牲老媽了。

李叔叔加快速度不停地干著老媽的蜜穴,可能也快射了吧!所以悶叫的聲音

越來越大聲:「啊……啊……啊……啊……啊……」

只見李叔叔狠狠地操了十幾下后飛快抽出雞巴,拿掉狼牙套,將精液射在老

媽的肚皮上;這時的老媽也不知高潮過了幾次,見她的時候早就昏了過去。在這

時我也射了,濃濃的精液射在樓梯板上。

看著李叔叔沒有打算整理的感覺,他躺在老媽身邊,玩著她的嫩穴、陰蒂,

手指頭還不停插進去穴裡面愛撫它,淫淫著笑好像又有什麼事要發生一樣。李叔

叔走向他的公文包拿,出了照相機飛快按下快門,就這樣一張一張的裸照被存入

了底片。

或許還覺得不夠精彩吧!只見到李叔叔又換成了V8,調對好自動焦距自錄

了起來,握著自己微軟的雞巴插進去老媽的穴里。李叔叔可能沒有想到,被下藥

的老媽漸漸意識了過來,可能是老媽只喝了一口水的關系,所以藥效並不重。

「小李、小李,你……你在干什麼?」還有點昏的老媽無力而吃驚的問道。

「干你啊!嫂子,別怕,既然你醒了過來,那也好,就好好陪我爽一爽吧!

反正大哥也沒時間干你,這種事就由小弟我代勞了。哈∼∼」李叔叔緊緊壓住老

媽干著說。

「怎樣,很爽吧?瞧你緊的,都干過了一次,還那麼緊緊地包著我,叫我怎

能不為你瘋狂!大哥也曠你夠久的了,喔……喔……喔……好爽……」李叔叔不

諱言對著老媽訴說。

「啊……啊……你……你……你不怕對不起你大哥……我是……我是……我

是你嫂子啊!嗯……啊……別……別……」

「閉嘴!你只要為了叫就夠了,其它少跟我廢話!騷女人,仔細看好我是怎

樣愛你的,要是多話有你好受!」李叔叔恐嚇著老媽。

雖然老媽是酒店出來的,不過因為出來做的頭一次就幸運地遇上老爸,做酒

店的工作也草草結束,所以並沒有被那大染缸給徹底洗滌過。直到發生這件事情

之後才又開始接觸酒店工作,遇上這事也算是頭一遭,顯得好像特別惶恐。

「不要……求你放過我……我不能……啊……不能……對……對不起……阿

城。」

阿城是老爸的名字,老媽哭著求著李叔叔放過她,雙手還不停揮舞企圖推開

他。只不過這些都沒有用,對一位曾是軍官的人一點影響力都沒有,她越是這樣

反抗,李叔叔就越是得意,幹得也就越是起勁。

「不要……不要……拜託……啊……啊……」

李叔叔不耐,出手就賞了老媽一巴掌,並說:「賤女人!老子要爽你、干你

全是你的榮幸,如果不想讓事情曝光,就跟我一起爽,讓我幹得舒服,我會考慮

不把照片寄出去給大哥看。如果不是,嘿嘿嘿嘿……後果你是知道的。」

「你拍了照片?!不要……不要……求你別寄給阿城,我讓你爽,讓你爽,

只要把照片還我,求你……」老媽哭喊著並且沒有發覺V8的存在,她一心一意

只想要回那些照片。

「好,那現在叫給我聽,我叫你叫……還不叫……」李叔叔加重力道衝刺,

睪丸撞擊的聲音也因淫水的流出而越來越大聲。

「啊……啊……啊……哈……拜……托……不……要……喔……喔……」

李叔叔沒有讓老媽開口的機會,用力親吻著她的嘴,可能是怕掃興吧!整個

客廳剩下的只有呻吟聲,究竟再怎頑強的女人遇上雞巴,剩下來的也是只有呻吟

聲。

李叔叔越動越快、越來越興奮,因為藥效過了的她,互動干起來的真實感是

真實存在。

「要射了……要射了……來!給……阿傑……添個弟弟吧!」李叔叔用力地

撞了兩下,我知道他射了,同時老媽也達到高潮叫了出來:「啊……」

李叔叔把雞巴抽出來,起了身,隨手抽張放在客廳的衛生紙將雞巴擦乾淨,

動手撿起丟在地上的衣物,淫穢地說:「好啦!你也爽過了,只要你乖,這件事

就是屬於我們之間的秘密,不過……如果我要,嘿嘿嘿∼∼你還是要讓我爽,不

然阿城會不會知道,我就不曉得啰!還有婊子,你的穴比你還誠實,真濕!哈哈

哈哈哈……」

「是你……是你下藥的!我……是被你下藥!你這禽獸,我是你嫂子啊!」

老媽聲嘶力竭地指著李叔叔大罵。

「小翠嫂子,你被大哥晾著也夠久了,我是怕你的嫩穴發黴,才犧牲自己干

了幾次。怎麼?你被我干不爽嗎?我是不介意再來幾次,不過……小傑也要回來

了吧!你好意思在他面前撞見我們干炮嗎?」李叔叔朝著老媽的臉用著雞巴磨蹭

著她。

李叔叔掐著老媽的下巴,冷冷地說:「你最好記著,別耍花樣,這樣日子會

過得比較輕松,就當我是你的老公,服侍我也是應該的,別忘了『證據』還在我

手上。哈哈哈哈……」

衣服穿好、話說完,李叔叔取下V8,將聲音轉到最大播放著影帶,隱隱約

約聽到老媽的浪叫聲回蕩在客廳里。

「怎樣,還不賴吧?如果讓阿城看到,真不知道他會怎樣想?明晚我會再來

找你,希望這次我們是在床上渡過。」李叔叔說完轉身開門就走了。

老媽崩潰的在地上哭泣,牆壁上的鐘聲無情地敲下五響,只見她慢慢爬起走

進浴室,「嘩啦啦」的水聲持續不斷。我只能無奈卻不能怎做,偷偷下樓走出門

口,假裝當作剛回到家門的樣子再次進入。

李叔叔的大方調教

自從老媽被李叔叔強暴之後,看得出來她有了極大改變,她開始墮落,開始

不懂得愛惜自己,就連晚上都夜夜流連酒店,我知道這不是她,只是做兒子的我

卻無法過問。

看著老媽被李叔叔強暴的那天晚上,悶悶不語地茫然,有時還要借故跟我談

話家常、嘻笑,我知道她的心很受傷吧!

夜裡我偷偷爬起來,躡手躡腳地走到老媽的房門外偷聽,隱約聽到她的哭泣

聲,還有一點杯子輕撞玻璃的清脆聲,想得到她大概是在喝著悶酒吧!畢竟明天

還要應付那李叔叔,只是不知道老媽會怎做,是抗拒還是……選擇接受。

「都是你!都是你!放著我孤伶伶的一個女人,才會讓我受到這樣的……強

暴,我要報復你!死阿城,我要讓你戴很多很多的綠帽!對,我要讓你戴綠帽!

為你的大未來干一杯,為你的表哥們干一杯,為你的……為你的……大綠帽干一

杯,最後……為我的為你忠貞劃下句點。」

最後一句落下時,老媽的心也等於是封閉了,淚水應是無情地滑落。

聽到這邊,天啊!老媽瘋了,如果真是如此,看樣子我會多出很多乾爹了。

隔天早上,我依舊正常去上課,只不過上了一半,還未到中午便逃學溜回家

去了。

開了門,老媽還沒起來床,看樣子她昨晚應該喝了不少酒,該不會把老爸的

陳年老酒都給喝光了吧?

我沒有時間想那麼多,我要去小準備一下,抓起前天花了幾萬塊跑到附近數

位影像店買來的三台功能超強又小型的DV,一台安置在客廳,預計一台安置在

老媽房裡,不過她還沒起床,要進去也不容易,我得想個辦法讓她起床出個門。

正當我苦思無策時,電話響了,我偷偷拿起另外一支電話偷聽,喔∼∼是李

叔叔打來的。

「喂∼∼」老媽無力地出聲。

「寶貝,是我啊!我是小李。昨天我讓你太累了嗎?一副沒精神的樣子,等

下十一點我會先過去你那,最好少給我耍花樣!照片還想要吧?滿精彩的,等下

拿過去給你鑒賞一下。」李叔叔從溫柔到兇狠,過程真不用五秒,一句句清楚的

說道。

「要來就來,路會走吧?記得把底片帶好。」老媽不客氣的說完,『摳』的

一聲就掛上電話。

趁著這時老媽起來梳洗走下樓,我偷偷潛入她房裡安置好DV,再偷偷出來

下樓偷看,我依舊坐著老位子觀看。

「叮咚∼∼」門鈴響了,李叔叔來了。

我打開DV,按下PLAY開始錄像,免得錯過精彩片段,那就可惜了。

「你來了,底片帶了嗎?」老媽無情說道。

「緊張什麼!不先請我進去,我怎會知道有沒有確實帶了?還是說……你想

請各位街訪來參觀?呵呵∼∼」李叔叔邊說邊對著老媽毛手毛腳,冷不防將她推

了進門,順手將門關上,狠狠地將她壓在門上吻住。

突然間李叔叔「唉呀」的一聲,隨即清楚地聽見一聲清脆的「啪!」聲,原

來老媽咬傷李叔叔的下唇,氣不過的李叔叔反手就是五百萬給了她。

我心咒念著:『昨晚聽到不是說要給我添老爸嗎?怎麼一睡起來全變了!順

著他就好了,幹嘛討打呢?』

「婊子!尊敬你一聲才叫你嫂子,不然你都被我干過了,還裝什麼裝?臭婊

子!」李叔叔抓著老媽的頭發拉過沙發將她丟了進去。

我偷偷將DV的遙控器對準客廳DV按下,利用紅外線的功能讓兩台可以互

相傳輸,輕易地就可以在手上台監看。我將聲音關掉免得被發現,專注地看著螢

幕上的畫面。

「你不是想要底片嗎?先讓你看一看照片。」李叔叔拿出了一叠厚厚的照片

就往老媽的身上丟去。

老媽撿起了幾張照片,每張都是赤裸裸的她,還有他的精液,她茫然地含著

雞巴、被插……一張張不堪入目的照片在她眼前呈現。

「還有更刺激的畫面,想看嗎?」李叔叔拿著光盤走到的播放機前將光盤置

入,原本沙沙的畫面出現了彩色影段。這是……昨天他硬上老媽的強暴畫面,老

媽那時候因為被下藥,還在忘我地呻吟、到清醒的一切一切。

「怎樣,精彩吧?該怎麼做不用我教你吧!我喜歡你很久了,不過因為有了

昨天讓我更愛你。只要你願意成為我的女人,這件事將不會被第三個人知道,自

己考慮一下。」李叔叔輕輕鬆鬆將該說的話說完,卻完全不知道事實上有第三個

人存在,那就是我。

「你想要我怎做?」老媽面無表情的說。

「成為我的女人,現在脫光你身上的衣服。」

「只要……只要我成為你的女人,就可以保證我們的事不會曝光?」

「當然!就算哪天我不要你,我可以保證我不會說出去,相信我。」

「好。」老媽動手脫光自己的衣服,一絲不掛地站在李叔叔面前:「希望你

說到做到,還有……別在小傑面前親熱,我不想讓他知道。」

拜託!我早就知道了,不過你死到臨頭還會想到我,我這做兒子也夠感動的

了。

「可以。」李叔叔站起來,愛撫著老媽一絲不掛的身軀,挑逗似的親吻她的

嘴、頸部、鎖骨……沿路親吻下去,李叔叔在蜜穴前方停了下來,改用手指撥弄

陰蒂、刺激蜜穴。

「都這麼濕了,我決定要好好調教你啰!腳擡高,放在我的肩上。」

李叔叔用手指摳著濕透的小穴,接著一隻手指放進去小穴里抽動,這時老媽

腿軟跌坐在沙發上呻吟:「啊……啊……會……受不……了……嗯……喔……」

「受不了可以大聲叫,如果叫得讓老子我爽,呵呵……我也會讓你很爽。」

李叔叔淫淫笑著,動作依舊持續加快。

「給我……給我……不要這樣……」老媽扭捏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淫蕩。

「給你什麼?說啊!我聽不懂,說清楚一點,要什麼啊?」

「不要……不要……」

「不要啊!那就沒辦法啰!你真的不想要嗎?」李叔叔掏出他已硬到不行的

雞巴,故意在老媽面前套動了幾下給她看。

「嗯……喔……喔……我要……要……給我……給……我……」

「真濕!高潮好幾次了吧?」李叔叔取出手指,看著整個手掌都被老媽的淫

水給濕透,不禁大聲笑出聲。

「想要就給你,哈哈哈哈……」李叔叔拉開老媽的腿,輕握住雞巴就撞了進

去,一下又一下不停地抽插住:「爽不爽啊?說啊!爽不爽?你的穴真濕又緊,

讓我干起來很爽呢!真便宜了大哥。」

「爽∼∼好爽喔∼∼干我……干我……別停……喔……喔……嗯……啊……

啊……」

李叔叔抱起老媽換了個姿勢,改由後方干她,可能是老媽高潮了好幾次的關

系,淫水多到濕透了地板,撞擊聲也越來越大,呻吟聲也越叫越大聲。不過這時

門鈴聲卻響了,老媽嚇了一大跳,想也不想地掙脫起來,可能是害怕老爸突然回

來吧!

李叔叔抱緊了老媽用力撞了兩三下,輕松的說:「放心吧!我約了幾個高中

生,我想應該是他們到了。」接著對著門大聲說道:「門沒鎖,都進來。」

我看著兩名高大又壯碩的男子打開門進入我家,看起來不太像高中生,可能

是營養太好的關系。

其中一個高中生對著李叔叔說:「教官,不錯嘛!看起來很爽唷!」

「這是當然啦!不過你們爽完之後,答應我的事記得要幫我辦好,這次是犒

賞你們的。呵呵……嫂子,他們的小弟弟都要麻煩你了,前提是……先讓我爽出

來吧!」

李叔叔又繼續幹了起來,兩個高中生也沒有閑著,脫起了衣物一絲不掛地站

在老媽面前。

「不……不要……別這樣……啊……啊……小李……求你……別這樣……」

老媽哭喊著求饒。

「放心吧!嫂子,他們是我們學校的跆拳道代表選手,很強壯的唷!包準你

會愛上他們。喔……嫂子你真緊,好爽好爽……」

李叔叔擡起老媽的雙腳不斷地頂著,因為大量淫水的關系,睪丸撞擊的聲音

越是大聲。同時那兩個高中生搓著自己的屌讓它脹大,一個比較粗短,而另外一

個則比較細長。

比較粗短的那一個叫小易,他扶著他的屌靠近老媽的嘴巴,輕聲的說:「來

吧!張口幫我吸一下吧!很補的……」他淫淫地笑著,抖著雞巴不停地往老媽的

嘴裡塞去,老媽不得已開口吸吮他的雞巴。另一個比較細長的叫阿強,他扶著他

的雞巴走到李叔叔的後方。

屆時李叔叔正加快速度地衝刺著,「要射了……要射了……喔……喔……射

了……啊……」李叔叔叫著,將他的精液全數射入老媽的穴里。這時老媽已經癱

軟無力,但口中的屌還是硬梆梆的。

李叔叔退到旁邊點了根煙,阿強隨后遞補上去,他讓老媽那肥嫩的屁股對著

他的屌,一下就撞了進去。

「喔……不要……那麼……頂到了……頂到了……」可能是阿強的雞巴比較

長,老媽不斷地喊叫:「喔喔喔喔喔……嗯……」

「挖靠∼∼沒想到你都被上過一次了還那麼緊,包得我想射……小易,過來

接力。真是太爽了!」阿強一臉舒服地衝刺,用力地一下又一下狠操著,有越來

越快的跡像,我想他應該撐不久了吧!

小易笑著對阿強說:「這婊子口交的技術也不賴,不過你也太沒凍頭了,才

一下下就要出來了,太久沒幹了唷?難不成你跟小雪都沒在干炮喔?」

「干……要干就干,說那麼多幹嘛?那個女人連碰都不讓我碰,干……裝啥

聖女?干!干!干!干!干……」

阿強每說一次「干」,就越大力干,最後干沒幾十下就射在老媽的穴里了。

老媽爽到連叫的力氣都沒有了,軟趴趴的趴在地上嬌喘著。

「婊子,想休息啊?行!等老子爽完了就給你休息。」輪到小易提槍帶棍上

陣。他跟阿強不一樣,他抱起老媽,讓老媽坐在他上面,用他粗短的雞巴填滿老

媽的穴。

「好大……好大……受不了……受不了……別幹了……干……了……」老媽

受不了這樣的折磨,不斷地求饒,可是小易不打算這樣就放過她,他不斷變換姿

勢,讓她達到高潮一波接一波,熟練的程度看得出來他常在研究。

「我想你以後應該會常常想念我吧!不過你真的很緊,搞得我都快射出來!

啊……靠……要射了……射了……啊……」

小易也射了,在三人歷經了兩三個小時之後,大家都累了,尤其是老媽,早

累癱了。我偷看到脖子也僵硬,真是難受,看著他們三人又在嘰嘰咕咕的說著,

大概又在計劃什麼吧!

由於李叔叔休息了一下子的關系,原先小軟的雞巴又硬了起來,他邪邪地對

著老媽一笑,又是激戰開始。就這樣,他們三人持續到了傍晚……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