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非原創)姐夫的榮耀(六)

(非原創)姐夫的榮耀(六)

(19)第十九章 女人的口水

是巧合嗎?章言言畢竟也是一個大美女,美女受到男人追捧是很正常的,特

別是好色的杜大衛,陰險又假裝性無能的朱九同。這兩個人與章言言保持密切的

私人關系情有可原。可是,羅畢的電話也頻繁出現在章言言的電話里,那就實在

太巧了,巧得有些詭異。

這裡面是不是存在什麽陰謀呢?我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害怕,離休市就剩

下兩個半小時了,我的豪賭又讓我緊張,我已經無暇在細想了,現在我只希望我

的交易帳號沒有出現虧損,如果真的虧損的話,那我就死定了。按照十五萬手的

交易量按93。5美圓的價位平倉,我將負債上千萬美圓,就是把我賣了一萬遍,

我也還不起這個債務。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最關鍵的不是什麽陰謀,而是贏利,我企求上天給我

一個機會,這次就算賺少一點我也心甘情願了。

想到這,我心中的惶恐減輕了許多,望著心不在焉的章言言,我忍不住問:

“言言,你跟兩個大色狼在一起,你就不怕?”

“哈哈……”孫家齊先笑了。

“我……我當然不怕,因爲你們不是色狼。”章言言笑得很勉強。

“唉,像言言這麽溫柔,這麽可愛的女孩,我們就是色狼也不忍心下手。”

我溫柔地說著,目的就是先穩住章言言,先哄她開心,先讓她內疚。

“咯咯……”章言言笑了,在出租車里,我雖然看不到她的眼睛,但我可以

聽出章言言的笑聲自然了很多,女孩最愛聽的還是被別人贊美。

已經是深夜,路上行人稀少,出租車一會就到了KT,公司大樓前一片寂靜,

寂靜得讓人害怕,我們三人剛下車,章言言就突然說道:“我……我還是不跟你

們回公司了……李主管我跟你說兩句話,就……就回家。”

“哦?”我點了點頭,然後看向孫家齊。

孫家齊很知趣,他笑了笑:“你們聊,我先回家。”孫家齊就在公司附近居

住,他離開的時候向我擠了擠眼,好象笑我豔福不淺。

等孫家齊在我的視線消失后,我故做輕松:“好啦,說吧,是不是想問我借

錢?”

“我……我……”章言言突然低垂著臉,眼睛里似乎閃爍著淚花。

“怎麽了?這是。”我大吃了一驚。

“李中翰,你……你自己要小心點了,我……”章言言欲言而止,神情緊張,

兩只小手交搓一起,不停扭著指關節。

我迫不及待地問:“言言,你爲什麽要我小心點?我是不是處境很危險?”

“恩,我本來不敢說的,但你不是壞人。”章言言看了我一眼,又想了半天,

才緩緩地點了點頭。

我心裡已是明鏡,這會已經猜出了重大隱情,看著章言言,我突然嚴肅地說

道:“言言,你也許知道一些秘密,這些秘密關繫到我的命運,也關系很多人的

命運,你一定要幫我。”寂靜的夜裡,我的臉繃得很緊,在幽暗的街燈下,我想

任何人見到我的表情,都會感到害怕。

“恩。”章言言嗫嚅了半天,才應了一聲。

“那你說吧。”我盡量用最平穩的語氣來鼓動章言言。

“我不是想瞞你,因爲我們也身不由己,這裡面牽扯了那麽多人,我們怕幫

不了你,反而受累,但我們又不忍心見你有危險。這次我豁出去,把秘密告訴你,

就希望將來如果我們這些公關有什麽麻煩,你一定要幫我們。”章言言小聲說道。

“幫你們?我能幫什麽忙?”我迷惑不解。

章言言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反問,她柔柔地歎了一口氣:“唉,其實大家見我

們這些公關個個年輕貌美,打扮漂亮,每天好象都很快樂的樣子,可是誰又知道,

我們每天都在擔驚受怕?我們……我們有時候連狗都不如……”章言言突然嘤嘤

地哭了起來,她在痛苦中把她所知道的驚人秘密一點一點地說了出來。

聽到這些秘密,我都傻了,雖然是大熱天,但我此時如臨大地飛霜,蒼天飄

雪,冷得不能再冷。

原來早在三個月前,杜大衛和羅畢的一次期貨投資出現了重大失誤,公司陷

入了絕境。爲了掩蓋他們的失誤,同時也是爲給所有股東的一個交代,他們決定

選一個替死鬼。而我,由於高調追求戴辛妮,也恰好闖入了了他們的視線,經過

多方面的觀察,他們一致認爲我是一個很合適的替死鬼。

爲了讓我這個替死鬼失去理智,他們唆使朱九同把戴辛妮放了,不再爲我追

求戴辛妮設置障礙,條件就是支持朱九同連任公司的執行總裁。本來地位搖搖欲

墜的朱九同也樂得同意。

於是,他們就上演了一出精心安排的好戲。

首先,他們在我面前編造了一個互相傾軋,互相敵視的假像,讓我遊走於他

們之間,讓我覺得可以左右逢源,然後用大量的美色誘惑我,讓我窮於應付美色,

分散我的注意力,一個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人身上,當然難以察覺身邊有陷阱。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們連升了我三級,讓我更加飄飄然。

利用美色,又連升我三級后,朱九同就大方地送出了一張可以調動五千萬美

金的指令卡,雖然表面只允許是使用五百萬美金進行投資操作,但他並沒有對我

使用超額設置限制,這使我可以隨意調動五千萬美圓的資本,這就是一個很強烈

的誘惑。

如果我經不誘惑,就會違規操作,私下挪用公司的資金進行個人炒作期貨,

這個時候,違規的帳號就出現了,如果違規的帳號贏利了,那麽他們就逼我把贏

利吐出來。如果虧損了,那麽他們就把所有責任推到我身上,從而洗清自己三個

月前所犯下的失誤,也對所有股東有了交代。

這是一個完美的計劃,但在完美的計劃也有漏洞的地方,那就是我這個笨蛋

是不是經得起誘惑,是不是能冷靜地看待所有問題。

很遺憾,我不但是笨蛋,還是一個沖動的笨蛋,只進行了一次交易,我就被

內心的貪婪勾起了貪圖的慾望,一下子,就滑到了懸崖邊。我不但違規操作,還

私立個人交易帳號,甚至把五千萬美圓的資金都投入到這次原油期貨的炒做中,

我一點餘地都沒有保留,就是赤裸裸地挪用,佔有。我瘋狂到了極點。

上帝讓人滅亡,必先讓你瘋狂。這真是一句名言,我已經從瘋狂中墜落,而

且現在看來,已經無法抓住滑不溜秋的懸崖壁,等待我的將是掉入深淵,摔得粉

身碎骨。

“原來如此。”我倒吸了一口冷氣,看了看淚眼婆娑的章言言,我木然地問

道:“你是怎麽知道這些秘密的?”

“是,樊約告訴我的。”章言言哽咽著繼續說道:“樊約經常和他們一起出

去喝酒,但樊約經常裝醉,裝得很像,所以沒有人注意她能聽到這些秘密。這些

秘密都是她一點一點地收集起來的,她很早就想告訴你。”

“樊約真的喜歡我?”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流,想不到,樊約對我卻是一片真

心,至少,她是關心我的。

“還用問?樊約是喜歡上了你,你被抓進警察局,我告訴她了,她急死了,

讓我去求朱總裁,羅總,和杜大衛幫忙,可是,這三個人一聽是你惹了何婷婷,

就馬上敷衍我,沒有人願意插手,幸好,幸好你有一個大本事的朋友,”章言言

答道。

“如果今天我不去酒吧,如果我沒有與何婷婷發生沖突,如果你沒有看見我

安然無恙地從警察局出來,你就不把這個秘密告訴我?”我歎了一口氣。

“不錯,我和樊約還有幾個公關都是無依無靠的弱女子,除了給這些壞男人

玩弄外,我們什麽本事也沒有,自保還來不及,怎麽敢惹是生非?樊約生日的第

二天,她就想告訴你這個秘密,但我……我還阻止了,還把她從伯頓酒店拉走。

李主管,我希望你別怪我,我們很害怕的。“章言言小聲地說道。

“不會怪你,我感激都來不及,怎麽會怪你?你也迫於無奈。”我忽然想起

樊約的不辭而別,又歎了一口氣,溫柔地拍了拍章言言的頭發,在我面前,嬌小

的章言言就像小君一樣高。

“現在,我把這些秘密說出來了,心裡也好受了許多。”章言言擡頭看著我,

眼眶泛淚,唉,我見猶憐。

我真不知道用什麽語言來感謝章言言,如果今天她沒有把秘密說出來,也許

兩天之後,我將被險惡的社會吞噬得體無完膚。我走了過去,輕輕地抓住了章言

言的手:“言言,謝謝你。”

我只能說出三個最簡單的字“謝謝你。”

“不用謝,你現在最好提防著孫家齊,他也是計劃的一部分,他一直想得到

樊約,但樊約拒絕了他,你自己要好好想想怎麽辦,我可幫不上什麽忙了。”章

言言擦了擦眼淚。

“知道了,言言,你爲什麽說我能幫你?我沒錢沒勢,一個普通的打工仔。”

我百思不得其解。

“恩,你也看出來,我們對何婷婷很在乎吧。”章言言說道。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