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征途》 第一集 第一章 捕獲少女

《甜蜜征途》 第一集 第一章 捕獲少女

 

大陸108年,魔幻大陸被維利斯所統一,稱為斯雷爾帝國。

大陸158年,維利斯因病去世,兩王子進行王權爭奪戰,帝國被分為雷爾

蒙帝國和斯雷爾帝國。戰爭導致死亡人口一百多萬,直接經濟損失三千萬銀幣。

大陸200年,兩個帝國形成強勁實力,雙方無法確保在戰爭勝利,所以魔

幻大陸步入和平之年,經濟開始復蘇,各種魔幻種族興起。

然而本故事發生在大陸220年,因魔幻種族崛起威脅兩國統治,致使造成

爵位封地事件發生,對抗種族的危險. 當然也會有酒館任務的出現. 「老闆,有

什麼挑戰性的任務呢?這幾天太無聊了。」一位穿著輕盔甲的少女問道。

「任務,這是挺多的,可能給『紅玫瑰』帶來刺激的,這綈像沒有…

…」

老闆擦著酒杯沈思道。

「是嗎,那我去一下別的地方問問吧?」

那少女正想離去的時候,老闆再次爆出驚人的言語留住她的心。

「等一等,是有一個任務挺棘手的,通常都是有去無回的,不知你感興趣不?」

「哦,有去無回?能說說這事怎麼回事呢?」

老闆放下手中的酒杯,在酒吧台下拿出一份資料道。

「幾個月前,這個任務只是一個低級的任務,只是消除在北幻森林擾亂道路

的魔獸,可去了的人就沒有一個人回來,本來以為他們實力弱完成不了,可有些

實力中級的,都是有去無回的,所以升為高級的。」

「這樣呀,會不會是有商家在搞鬼呢?」

「起初都是這樣想的,可每一支商隊都襲擊,而且還襲擊周邊的村落,據目

擊者稱襲擊者是史萊姆,而且……」

「而且什麼?」少女不解地問道。

「雖然那些史萊姆數量不多,但是他們分工很分明,它們會選擇合適『苗床』

帶回森林,其餘的都被吞噬掉化為它們的營養,連小孩都不會放過的。」

「呯!」一陣的魔法波動,震碎那吧臺上的酒杯,而且酒櫃上的酒也震動了。

「別生氣呀!我的酒是無辜的,如果你想去,我就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少女的目光中充滿了心中的怒火,連閱人無數的老闆也有些害

怕。

「由於這些事的發生,據推測森林出現了史萊姆王,所以任務升為S級,而

且商會還出重賞給成功者,這一疊是關於史萊姆的資料。」

少女此時保持沈默,拿著資料就離開了酒館.

……

森林深處那一個黑暗山洞,充滿著令人無法抗拒的淫慾呻吟,彌漫著讓人

把持不住的淫穢氣息。抈撗蚖那些小小的史萊姆球,還有那突出的深綠史萊姆

王,它好像在發號施令,分配它們的工作。

「小的們聽好了,又有人踏進我們的領域了,而且是一個很好的『苗床』來

的,不過那人有些難對付,需要我們的合力應付才可以。」

……

少女追尋著史萊姆留下的痕跡,朝著森林深處前進著。她想坐在樹蔭底下歇

一歇,可她好像發現了什麼東西似的,用自己的劍把那棵給砍掉了。一般人會想

她是在做什麼呢?幹嘛砍樹呢?然而那倒下的樹出現綠色液體,告訴了我們答案

——樹上埋伏著史萊姆。

「不愧是『紅玫瑰』,這麼容易就發現我們的埋伏。」

「哼,想不到史萊姆王都知道我的外號,我應該感到羞恥還是榮幸呢?」

少女的諷刺對它並沒有太大的效果,畢竟是王級魔獸. 「其實你的名號並不

是很響亮,但那些『苗床』成為母豬之前,都會說你會打敗的,但我想你只是來

提供『苗床』的。哈!哈!哈!」

「可惡,居然這樣對待女人,決不饒恕!」

少女爆發出的魔法波動,驚走了棲息在森林的鳥,嚇跑了那些兇狠的魔獸,

可史萊姆王只是站在那,一動也不動。少女以為它被自己的力量所嚇傻了,當

她發現不妥時,就知道自己的判斷錯了。

「這明明是土地,怎麼會變成沼澤,是不是你在搞鬼!」

少女的腳在原地下陷著,無法動彈。

「不是我搞鬼,而是我的兄弟們在弄,顯出真面目吧!」

原本棕色的土地變為了綠色,而且還有東西在那遊動著。少女有些驚訝了,

想不到這種低級魔獸偽裝,自己竟然毫無察覺,連自己的劍也沒有反應,這只史

萊姆王有些不好對付,難怪這麼多人有去無回。

「怎麼樣?是不是很有趣呀,接下來更有趣,只要注射小小的一滴東西,你

不會討厭我們了,而且會很需要我們的。」

「你休想!」

少女的盔甲隨著她的怒號,由銀色變為深紅色,而且腳下陷的地方開始出現

了煙霧,沒錯那些小史萊姆正在被蒸發. 「怎麼會這樣!兄弟們快吞噬她。」

但一切都太晚了,少女已經從那掙脫出來了。不受限制的她把手按在大地

上,念出那短而有力的咒語,大地開始沸騰起來,地面的溫度已經超出平常人能

接受的境界。別說小史萊姆怎麼樣,連史萊姆王也出現蒸發現象,你說小的會怎

麼樣呢?

「居然是火結界,想不到『紅玫瑰』居然是魔法騎士!」

「哈,有很多東西都是你無法預料的,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你會死在奈

魂聖劍下。」

「奈魂?難怪察覺不到魔法氣息,原來有神器相助。」

現在小史萊姆已經蒸發完,連史萊姆王也開始縮水了;少女持著那一把劍,

帶著一身凜然地接近那垂死的它,舉起那奈魂之劍。正想審判那萬惡靈魂的那一

刻,她的心開始暴動起來,現在她只能依靠著劍站立在大地之上。

史萊姆王冷冷地道,「你以為王級魔獸這麼容易被殺掉嗎?那你就錯了!」

「你……你做了……什麼?怎麼會……這樣……明明沒接……觸到?」

「這樣還能說話,我真的要對你刮目相看,不過是對作為母豬的你,哈!哈!」

「你……你無恥!」

「無恥,這不算什麼!不過你的呼吸急促,就預示著有更好玩的東西發生!」

少女的身體開始發熱,讓她有一種脫掉衣服的慾望;她極力抵抗這慾望,因

為她知道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了。她想站起來,可護胸軟甲的緊貼感讓她產生一

種不知名的瘙癢,力氣也逐漸消失了。

「你以為只有你們才會進步嗎?那你就大錯特錯!我們本身就是很好的春藥,

史萊姆蒸發後的氣味,則成為最好的媚藥,而且你吸入的還有我的一部分!」

現在少女的心充滿著悲憤,她在努力滅掉那隻可惡的東西,那就不怕自己中

了媚藥。每走一步下體就被軟甲摩擦著,臉蛋的紅粉出來了,頭腦也開始空白起

來,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唔……」

少女已經到達極限,景物的恍惚讓她的眼皮變得沈重,耳邊充斥著它淫亂笑

聲而倒下了。史萊姆王慢慢地接近自己的戰利品,但它並沒有碰她,只丟出一句

話。

「原來還有這一招……」

……

少女慢慢地恢復意識,她想用手搓搓朦朧的眼睛,卻發現手腳不受自己控制。

發現自己身處於由綠色液體所組成的山洞,而且自己的四肢反著被牆壁鎖住。

「咦!我的手腳怎麼會,啊!這是怎麼回事!」

五個女生像她一樣被鎖在牆上,原本明亮的雙瞳已經失去神色,她們扭動著

懷孕七八月的身體,發出渴望強暴的淫亂呻吟聲,而且她們的奶子已經被史萊姆

改造得不符合比例,下體不斷分泌出淫慾的液體. 深入一點看,牆壁包含著一

些像她們那樣的孕婦,但她們被液體消化了一部分身體,但還在抈↗知覺地蠕

動。

少女環顧四周並沒發現史萊姆的存在,暗地運用火魔法從牆壁上掙脫下來,

小心翼翼地往光亮處走去,可心有一個疑問讓她停下來沈思。

「一切太順利了,會不會是圈套?『藍玫瑰』!」

被稱為藍玫瑰的女生已經雙瞳失去光亮,但她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懷孕,只是

下體止不住的淫水下流,像是被調教了兩個星期左右。聽到呼喚的她微微地起

頭,細聲道:「紅玫瑰……」

少女把藍玫瑰救下來,放在地上悲傷道:「堅持住,我來救你出去!」

「別……唔……趁我還……呀……清醒……快逃……我被種下『種子』……

回不了頭……唔……」

少女沒有聽從她的話離開,反而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口中細聲念出咒語雙

手發出紅光。

「我不會放棄你的,我要堅持下去!」

「別……這樣會……唔……我不行了……來了……來了……啊……」

藍玫瑰像射精般射出了大量的綠色液體,高潮帶來的衝擊擊昏她的頭腦而昏

迷,尋求慾望的身體也平靜下來。少女想用手帕擦掉她臉上瘋狂後的淚水和吐沫,

可這時昏迷的藍玫瑰捉住她的手,將她反壓在地上。

少女驚訝地問道:「藍妹,你在幹什麼?」

藍玫瑰空洞的眼神和臉上淫亂的癡態,告訴少女她已經成為了慾望的野獸.

少女想念動咒語封鎖她的行動,但她的蜜唇已經被藍玫瑰緊緊地吻住。少女開始

反抗想推開她,藍輕輕地往她的耳背吹氣,讓她力量逐漸地消失;接著用自己濕

潤的舌頭撫摸著她的耳根,嘴巴緊緊地吸住她的耳垂。

「藍……不要……啊……這樣……我……會……不行……唔……」

藍沒有停止自己的行動,反而更用力地調戲她的小耳,而且另一隻魔手已經

脫掉她的護胸,少女的美乳在她的蹂躪之下,變幻出各種淫蕩的形狀。藍像擠牛

奶那樣緊緊地捉住乳房,嘴巴吸住乳頭並用舌頭在上面打圈圈。少女的身體不受

自己控制,下體一股騷悶讓她緊閉著雙腿,乳房傳來的快感衝擊她的理智,下流

的呻吟不自覺地吐出。

突然,藍用力咬住她的乳頭,並最大限度地往上拉。

「啊……藍不要……咬……腦子奇怪……不要……什麼要出來……出來了……

出來……唔……」

少女緊繃著身體迎接人生的第一次高潮,可藍並沒有放過她;無視少女的哀

求,脫掉她最後一件軟甲。少女下面已經氾濫成災了,粉紅蜜肉的跳動讓藍去吮

吸;高潮後的少女身體十分的敏感,藍這樣做無疑加重它第二次的到來。

「那是……唔……不要吸……要出來了……出來了……」

藍感覺所吸的尿道要東西要出來,就用東西把它給堵住。少女尿意十足卻得

不到解放,哀求著藍:「藍,我要尿尿!給我尿!」

藍用手撐開那濕淋淋的牝戶,示意讓她玩弄自己才可以尿尿。高潮後的刺激

讓她的理智瘋狂起來,為了滿足自己去舔她的蜜洞;當然藍也依然調戲著少女的

小可愛。

「紅……我要……來了……來了……唔……」

「藍……我也是……快不行……不行了……啊……」

少女的高潮讓自己潮吹了,尿液衝破障礙爆發出來,這個感覺讓她失神昏倒

……

「主人,我要給我,給我!請狠狠地蹂躪我的牝戶,低賤的小穴!」

少女被這些淫賤聲音而吵醒,看見藍哀求著一個史萊姆侵犯自己。

「低賤的魔獸給我住手!」少女吼道。

少女想用魔法制止它,卻發現自己的魔法力量消失了。在她驚訝地想這是怎

麼回事,史萊姆王已經給出答案:「是不是使用不了魔法?那是因為沒有軟甲的

保護,你的力量被牆所吸取!」

說到這,少女發現自己像一開始那樣鎖在牆壁之上,可不同的是身上沒有

衣物,赤裸裸地展示給史萊姆王。不過少女好像想到一些事情。

「你想的一點也沒錯,利用她來解除你的魔法軟甲;不過我也要多謝你,不

然怎麼會讓藍玫瑰墮落到深淵!」

少女想起那場戰鬥史萊姆王所說的話,史萊姆本身就是一種春藥;自己那時

化解她體內的種,就等於加強她墮落程度。

「是我害了她……」少女嘀咕道。

史萊姆王看見少女這樣,想到一條很好的詭計。

「你們兩個淫亂舞臺劇,害我的心癢癢的。可惜,我不能解除你身上的魔法,

唯有讓你的好姐妹好好懷孕,爭強實力後在來玩你吧!」

「等一下!你不能對她這樣!」

「是嗎,看你這麼維護她。不如我們打個賭,你三個星期內任我調教,如果

你不墮落的話,就放了這所有的女人,墮落了就要成為這的苗床。當然在這

期間我不會動她的。」

少女猶豫了一會兒,「那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遵守賭約?」

「當然需要一個保證,以史萊姆一族名義發誓,我若食言史萊姆一族遭幾生

幾世的天譴;再加上『賭神契約』,你可以放心了吧!」

少女有信心熬過三個星期的,況且只有這條路可以走了。

「那好,我答應這個賭約. 你先簽這個契約. 」

少女看見史萊姆王把它的液體滴進契約中,自己也咬傷舌頭滴血進契約. 契

約接受他們兩個的液體,發出強烈的光芒而消失在這,這代表契約成功建立了。

明天就是少女接受調教的第一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