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isable any ad-blocker you are using in your browser.

媽媽戴有環

媽媽戴有環

熱! ! ! 窗外一片刺眼的光亮,知了的呻吟讓人覺得頭腦變得一片空白,開

著的窗戶沒有任何意義似乎空氣已不再流動,呼吸聲大如牛,嘈雜著,汗水一滴

滴匯成小溪流下,達到潔白的乳房上。

好爽。 兩個肉體完全接觸在一起,糾纏。 留下的汗水似乎變成了潤滑劑,身

體不停的抖動,顫抖,痙攣。 充血的銀槍插入充滿臊氣的穴,瘋也似的進出,隨

著這進出白色的漿似液體流出,粘在銀槍上成為一幅絕美的戰鬥圖。

身體下面的肉體的呻吟聲更加劇了興奮的程度,所有心中隱藏的野性全部激

發,歇斯底里的抽插,迴盪整個房間的吟叫聲!

下體的快感漸漸佔據整個頭腦,合體的兩具肉體完全合一,腦袋裡已經是完

全空白,只有獸行的爆發的原始行為在本能的重複,充血的銀槍瞬間更加巨大,

通往仙府的液體從銀槍內的通道裡一躥而出,熱騰騰的噴到騷穴的花心,兩人同

時劇烈痙攣,所有的快感積聚到頭頂,啊——————,美死了,爽死了,滿足

的吟叫得迴盪。

「媽媽,我爽死了……」

光偉是個好孩子,從小就是學校的好學生,家裡的乖乖仔。 成績好,腦袋聰

明,幾乎所有認識他的人都對他充滿了期待。 隨著漸漸的成長,所有期待的目光

似乎成了一種負擔,正因為這些目光,光偉不能和其他的孩子一樣的頑皮,不能

惡作劇,不能偷懶………

所有的這一切致使他苦悶無比。 媽媽是個很要強的人,總是希望光偉能出人

頭地,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他身上。

所以為了讓兒子能夠安心的學習,媽媽不惜一切。 如其所願,兒子是很棒的,

讓她可以在任何地方高昂著頭。

媽媽是19年前和爸爸結婚的,那時媽媽是20歲。

20歲的媽媽是個很有特點的女人,是個美人,但不應該光用漂亮來形容,

但是無論在什麼地方只要出現就肯定會集聚大部分男士的眼光,看到她似乎就像

立刻得到她。 爸爸成功了。 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老實的爸爸竟得到了她。

也許是爸爸做愛很厲害把,光偉曾極偶然進聽到過隔壁房間傳來的擾人心魂

的長時間的吟叫聲,那時聲音裡似乎充滿了無限的滿足,無比的歡悅。 那時光偉

17歲。

光偉19歲了,上了本地的一所有名的大學。 媽媽十分以他為傲,似乎在家

裡媽媽的眼中只有他,而老實的爸爸是除了晚上一起睡覺外,沒有任何身份的。

上大學後光偉很想留校,但是,媽媽死活不同意,因為只有每天看到光偉她

才能安心,她不允許任何人打擾光偉。 光偉必須要讀博士,媽媽這樣告訴光偉。

自然結交朋友是很浪費時間的,完全不允許,女性的更是1萬分的不可能。

光偉愛自己的媽媽,而且他從小就是個好孩子,到現在他也很聽話。

他不和其他人來往。 但是他越來越覺得每當一個人獨處,特別是自己躺在床

上是,似乎沒心空虛的像有一個無底的深,有種莫名的似乎不屬於自得的思想會

佔據他,讓他立刻就想擁抱一個溫軟個肉體,接著該怎麼做他並不很清楚,但是

這種感受強烈的幾乎無法自治。

大一暑假的一天晚上,悶熱,騷動的感受著在折磨著躺在床上的他。 「怦怦」

兩聲敲門聲後媽媽走了進來。

媽媽剛衝晚涼,烏黑的頭髮濕踏踏的垂在肩頭,真絲的睡衣寬鬆的套在勻身

體上,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像玉似的潔白。

媽媽的手裡端著一杯衝好的果真,一倚身坐到床邊,把果真遞上前,「熱吧?

喝點果真。 「微笑著的臉依然美麗,然而更增添了無數婚後女人的無比誘人

的魅力。

光偉習慣於這一切,聞到媽媽身上傳來的微香味,光偉總是感到十分安穩。

光偉據身坐起,就在這時電燈突然熄滅,瞬間又亮起,可是就在這段時間的

黑暗中光偉的一打翻了果真,全撒到了光著的小腹的褲衩上。

媽媽立刻拿來毛巾,給光偉擦拭,「真不小心,剛泡好的。」媽媽的身體倚

在光偉的身上,柔軟的手輕輕的抓著光偉的胳膊,頭髮垂到光偉的胸上。

光偉突然感到剛才的騷動的感覺完全復活,心中萬隻螞蟻在爬似的癢,媽媽

的手擦到光偉的下身,突然手一頓,驚詫的看了光偉一眼。

兩目相撞,只有不到一秒的時間,可竟似交流了千言萬語。

光偉被一種莫名的力量驅使,一下子擁住了媽媽。 媽媽順勢頭一倚,這似乎

是個很習慣的動作,但這個動作只持續了不到一秒的時間,媽媽抬起頭,輕輕拍

拍光偉的被,「傻孩子,還沒長打?」。 說完起身不自然的一笑,關門離開。

可是光偉卻感受到了媽媽的那些細小的反應,心中驚濤拍岸,呼吸竟變得渾

濁。 一動身子才發現下身竟使樹著的。

躺在床上的光偉明白的每天折磨他的騷動的原因,回想媽媽的一舉一動,竟

然發現平日里看慣的媽媽是那麼地吸引著他。

光偉的媽媽很注意保養,年近四十依然有著十分勻稱的身體,潔白富有彈性

的肌膚,充滿著美麗的笑容,烏黑的長發,潔白的牙齒,誘人的體香。

光偉的腦裡浮想聯翩,出現的全是媽媽,不知不覺中媽媽似乎已成了光偉生

命中唯一,也是最重要的女人。

光偉驀然醒悟,每天折磨自己的完全是自己的獸行,而今天讓這壽星完全爆

發的自己的親生媽媽。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我是要女人,不是媽媽,哈哈,

世界上有很多女人,啊,美女我要你,諤諤,為什麼? 別的女人是那麼的陌生,

完全進入不了我的思想,她們和男人,和桌子,檯燈一樣根本就是完全客觀的存

在,媽媽,你,只有你,我要你,……」

所有的思想全圍繞媽媽。 不管怎樣媽媽的影子不停出現,強迫自己去想女人,

漂亮的女人可是,完全沒有任何吸引力。

光偉乎的坐起來。 在房間了踱步子,不知為何所驅使靜悄悄的來到了媽媽的

臥室前,似乎從裡面常來很重的呼吸聲,光偉心緊緊收縮,輕聲將耳朵貼到門上。

「啊啊啊,啊,再往裡一點,是啊,啊—,就是這裡,快……快啊,啊……,

我要,使勁,使勁。 」

這正是媽媽的聲音啊,可是現在是那麼的充滿快樂,幾近於淫蕩,光偉的雞

巴噌的豎直起來。

「啊——,啊啊……,好老公,你好厲害,啊啊,再快點兒,人家都要死了,

啊——,我被你操的上天了,使勁操我,我要啊,啊……你的大雞巴真是太棒了,

把人家的騷比全撐滿了,啊啊……,不要不管我,只管操,啊啊,爽……,啊啊,

我要出了,快啊快啊塊啊,使勁,啊————————,」。

聽到這裡,光偉頭腦也變得一片空白,一種從未體驗過的快感充斥了整個身

體,一股白漿噴到內褲上……

這種感覺從未感覺到的,是最愛的媽媽帶給了偉這種無比的歡愉,「我們好

久沒有這麼瘋狂的作了,你今天晚上真瘋狂阿。 」這時爸爸的聲音。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想要,剛才爽死了,好久好久沒有這樣過了」,媽

媽回答說。

光偉棠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無盡的快感,腦子裡出現的全是媽媽。 我是個不

孝之子嗎? 我應該怎麼辦? 為什麼媽媽會給我帶來這麼大快感。

而且,媽媽為什麼今天要這麼瘋狂,難道這和我有關係嗎? 應該是的,剛才

她無意中觸到了我豎起的雞巴了,是不是和我一樣媽媽也在不知不覺中把我當成

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第二天,在給光偉洗內褲時媽媽發現有一塊很大的硬,那是什麼? 看不出來,

下意識的放到鼻子下一聞,啊,媽媽的臉竟然閃過一絲紅。

因為沒有朋友,光偉是不大出門的,而媽媽也因為非典沒能去上班,早上送

走了在電信局工作的爸爸後,家裡就只有媽媽和兒子兩人。

自從那天晚上以後光偉似乎變了很多,喜歡一直呆在媽媽身邊,有時甚至呆

呆的看著媽媽發呆。 媽媽卻像沒事一樣。 但是光偉總覺得媽媽對她微笑的眼眸裡

有很多的東西。

大約一個星期以後的一天媽媽出去買菜去了,光偉切西瓜是不小心割破了手

指,創可貼應該在媽媽臥室的櫥子裡,想著,光偉便去打開了櫥子,突然在廚子

底下看到了一疊內衣,是媽媽的胸罩和內褲!

光偉一愣,心裡又是緊緊的收縮,啊,這就是包住媽媽那兩個潔白柔軟而且

挺立的東西啊,光偉下意識的抓到手裡,放到鼻子下面嗅,啊,媽媽的乳房是那

麼的柔軟,潔白,把她捧在手裡用手指輕輕的撫摸乳頭,紅豆似的醉人的乳頭,

光偉的雞巴有戰鬥似的站了起來。

貼近媽媽下體的內褲,它是那麼的幸福,每天都可以任意撫摸媽媽下體的黑

森林,可以隨時聞到媽媽的騷穴的味道,是不是還可以吃到那個騷穴裡流出的淫

液呢?

光偉忍不住用內褲包住了大雞巴,用它來回的蹭,啊,好舒服,就是這樣用

我的大雞巴來蹭媽媽的騷穴,啊……一股白漿衝出,快感讓光偉不禁叫出聲來。

傳來的開門聲音讓光偉一陣慌亂,急忙已經射在媽媽內褲手忙腳亂的放回原

處,提上褲子,媽媽走進來。

「你在找什麼?」「俄,我,我手,啊,創可貼……」。

「啊,手破了!創可貼在這裡。」媽媽從抽屜裡迅速找出,給我消毒並包紮。

光偉的頭和媽媽的頭幾乎貼在一起,媽媽的體香是那麼熟悉,現在卻變得那

麼誘人,媽媽鞠著身子的認真的消毒,光偉從上衣的開口處看到了若隱若現的潔

白的乳房,兩個大小合適的乳房擠在一起形成的乳溝,隨著媽媽的一舉一動一跳

一跳,不爭氣的雞巴有戰鬥似的站了起來。

媽媽的手臂碰到了它,因為豎得很高,而且很硬,媽媽的手一頓,眼角瞟了

一眼光偉,有沒事兒似的繼續。 包紮得這一過程雖不長,對光偉來說卻似乎享受

了一個世紀。

媽媽站起身「出了一身汗,我去沖個涼。」轉身進了洗澡間。

光偉卻完全沒有回過神,完全進入會想和遐想中。

我真的要媽媽,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感受,我很喜歡媽媽,我要! 浴室的水聲

嚓然止住。

媽媽圍著浴巾走出來,隨後進入自己的臥室,光偉驀然驚醒,媽媽的內褲裡

面還滿是他的精液!

可是,媽媽已在房間裡,沒辦法拿出來,要使媽媽看見怎麼辦? 忐忑不安之

極。 可是這是房間裡的媽媽已經開始換內褲了。

正是那條沾滿了兒子精液內褲! 像往常一樣媽媽站在地上,彎腰,雙手稍微

撐開內褲,一隻腳,兩隻腳,慢慢提起來,這已經是熟門熟路的事,根本不用多

考慮,也不用用眼睛去看,所以完全沒有註意到那些乳白的精液。

啊! 內褲完全卡到下身時突然覺得有點濕濕的,是什麼? 用手一摸,粘糊糊

的,還有點溫熱,乳白色? 放到鼻子下一聞,啊! 一周前給兒子洗內褲時聞到過

的! 聯想到剛才進門時兒子慌亂的表情,媽媽想到了。

兒子的精液已經和貼緊她穴的內褲一起完全親吻了它的穴,而且那些濕濕的

東西已經全沾到了潔白的大屁股和紫紅的肉穴,黑森林更是完全黏糊糊的一片。

光偉在門邊早已呆立多時。 然而正執拾間,媽媽就隱隱覺得氣氛的不妥,一

瞥之下,忙將手裡的物事別到腰後,神色忸怩地輕嗔道:「光偉沒禮貌,來了也

不先敲個門……」

媽媽俏立一旁,手指在腰後纏弄著不及藏去的內褲,被兒子看得一顆心怦怦

亂跳,遂加重語氣以圖鎮靜自己:「光偉——說你呢,在那裡看什麼嘛?」

媽媽手向後側身擋住了兒子目光,臉紅得有點不像樣了,自然不能讓他看見:

「就你算死草,外面聽到了還真以為媽有那麼個好兒子呢,誰曾想卻是個人小…

…人小……」溺愛地在他臀部上反拍一掌。

「哼……難怪你爸老說將來你肯定是那種被你計算過的地方草都沒得生的角

兒。 」

「誰曾想卻是個人小……人小……咦?」光偉正吊著喉嚨學母親的蚊吶聲兒,

又發現了她手中的異樣。 「捏著什麼哪?我看看……」

媽媽驚叫一聲,右手緊握成團,左手攤掌反身捂兒子的眼睛,笑道:「不許

看的,不許看……」

媽媽整個兒跳起來,把已經擺好窺視架勢的兒子掀翻一旁,笑道:「想得你

美了,這裡可是女人包得最嚴實的地方,還能說打真空就打真空了? 」

「那更要看看了,沒能讓你選中的就這麼撩人,能裹著你身子的就更……」

光偉站在母親身後,由她腋下繞手過去,試探性地按在圓滾滾的乳房上。

「哦,這乳罩沒今天的這麼硬了——我說呢,剛才打鬧時這裡像水袋似的晃

來晃去的,敢情這裡面沒海棉罩杯。 嘖嘖,要是沒戴得晃成什麼樣? 」

媽媽笑著捏一下兒子的手,沒有阻止他的意思,兒子對她的內衣褲感興趣的

程度超出了她的意料,也令她對自己作出的選擇感到滿意。

看著自己的乳房在他手中變換的形狀,她想起前夫的「三婦」論:「要想做

一個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的話,她應該在客廳是貴婦,在廚房是主婦,在臥室是

蕩婦。 」

媽媽想做兒子夢寐以求的女人,而這裡是臥室。

即使她想不「蕩婦」也由不得她了,腿根上的液體為證。

媽媽讓兒子看得渾身發燙,垂眼所及,似乎半掩的胸脯上光潤白膩的肌膚也

滲出一片嬌紅來,她目光追著正圍她團團轉的兒子,嗔道:「看夠沒?媽都讓你

轉暈了。 」話音甫落,兒子已消失面前,背後……,她正待回頭,一股粗氣襲向

臉龐,下身隱約有東西頂在臀縫中。

「光偉,媽真的有點暈了,得……上床躺著……」媽媽俏臉蹭向兒子的額頭,

那裡的溫度同樣滾燙,老讓他憋著對身體總沒好處。

「媽媽,吊帶和絲襪可以不脫麼?我喜歡這…」光偉手忙腳亂地甩開衣服,

眼見母親背了他除去乳罩內褲,忙將她扳落床上,鼻息重重地喘在她耳脖間。

「好呀,光偉喜歡媽就留著……慢點,媽不是在這裡麼?」媽媽輕輕地握住

兒子在腿間亂捅亂跳的陽具,感覺比白天裡好似又粗壯許多。 「以後想要怎樣用

不著跟媽商量,說一聲就好了,媽還有哪裡不是光偉的? 」說著屈起雙腿,玉指

輕點,將莖頭按進門戶之中,「來,動一動……噯…」自己配合著往上一迎,呻

吟聲尚在唇邊,玉莖早已沒根而入。

光偉只感到從下身傳來的是母親的柔軟、溫潤和陣陣的鬆緊夾放,比早間母

親手的抽動來得更妙,進出中帶來的攪拌聲混和母親的呻吟後聽起來亦一如天籟,

心口憋著的血氣令他加重了抽插的力度。

媽媽享受著已失去了好多年的慾望回歸,而且情慾比肉慾的收穫更多。

兒子的尺寸或許只能算得上比同齡人強些吧,反正比不上製造出他來的那一

號。

但她不在乎,因為壓在自己身上的,是她最心愛的、最牽掛的、也是最愛她

最牽掛她的男人。

拋開自己的愉悅舒暢不說,只要能令他幸福快樂,就已是她的快樂幸福了。

一念至此,媽媽替兒子拭去額汗,柔聲道:「別急,慢點……動……嗯…,

不想出那麼快就…停一下,媽會陪你一晚上呢……」見兒子在上面只曉閉著眼睛

一味地猛杵,不覺好笑,暱聲道:「光偉,光偉?你不說要看媽的……這裡麼,

怎麼就閉了眼睛……看嘛…」

光偉看著因自己的撞擊而造成母親的乳房的上下湧動,想摸,苦於騰不出手

來。

「嗯……媽媽,你……」

媽媽覺察到兒子的意向,笑道:「好,讓媽媽在上面,你就可以空出手來了。」

說著摟住他輕輕地調了個個兒,騎在兒子身上。

她原想跪坐著抽動,這樣動作幅度可以大些,雙方也會有更多的愉悅,但想

到兒子此時還未有很好的床上技巧,便改主意俯下身子,用了和剛才兒子同樣的

姿勢。

如此一來,她那碩大的乳房正好垂在兒子的嘴邊,眼看著他張口含了乳頭,

一陣電流般的酥麻和陰戶傳上來的感覺在心間絞在一起,令她長吸一口冷氣,腔

道不受控制地夾了兒子好幾下。

「哦…媽媽……能不能再夾我一下……好舒服的…」

「是嗎……嗯……這樣媽得變個姿勢…才好出勁的……哎,不用你起來…」

藍暖儀高興找到了兒子喜歡的東西,重把身子跪坐起來,一心一意地在小腹

使著陰勁。

光偉頭一側,嘆道:「媽媽……好媽媽……」突然又發現新大陸地叫起來:

「媽,你看見沒,身後的鏡子裡有你耶!」

床尾一側的試衣鏡能將整張床都反射其中,這媽媽早知道了,當年與前夫也

曾嘗試過對著鏡子作愛,亦能令他大呼過癮。 她故意不隨兒子回頭看鏡子,卻細

聲道:「那你告訴媽媽,都見到什麼了?」

「有……有媽媽的很白的後背,嗯…媽媽你光著身子配這髮髻真好看,還有

……媽媽,你……你的…屁股厥起來真大……」

「還……有麼,再…找找……」媽媽的腔道收縮得更頻密力度更大,所不同

的是,這並不是在她控制下發生的……

「對了,還有那吊帶,它也在動呢……一伸一縮的……」

「奇怪…,這麼快就……來了?比……比…光偉…還快?」或許應該拜兒子

在她耳邊的描繪之故,這描繪亦生成一幅景像在她臆念間,又不似在此房中,好

像是在一個春天裡,在一片綠茵中,在藍天白雲下,在兒子的裸體上……「光偉

……和媽媽一起…來呀……」媽媽囈語中加快了速度。

「媽…壞了,我忍不住啦…」

「別忍…來…就在裡面,你也動動呀……和媽媽……一起…光偉…」媽媽強

忍著因酥軟而直想趴下的感覺,緊繃著的抽動摩擦使收縮頻率密集得完全失去控

制。

兒子回應她的,是陽具在陰戶裡的跳動,那股溫熱的液體似乎能貫通腔道,

直抵她喉嚨深處,終於化成一道撩人心弦的呻吟破關而出……

「媽,你不用去做個清潔麼?」光偉仰頭看看母親,媽媽這麼的支首側身地

盯著他得有好一會了。

「嗯…嗯?……幹嘛要清潔,這是光偉第一次送給媽媽的東西,媽當然要存

在裡面了。

媽媽戴有環呢,不怕……「媽媽輕柔地撥撩著兒子的黑髮,如果兒子願意,

她恐怕真能就這麼著一晚上將他的頭髮有多少根也數了出來。

↓↓↓↓↓Link Exchange - 交換連結↓↓↓↓↓